Back to top


(圖/123RF)

「補戲?」夢夢問。

「嗯,要補一場結婚的戲。」經紀人說:「《梧桐影》賣得很好,所以要拍外傳。」

「我看看……月姐的時間。」夢夢摀著話筒,低頭對那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問:「月姐,《梧桐影》的補戲,下個M8iZH(vyNTVzKAmI5$ZmfB6)Kp!yfvc-z1T&i$jZYDxb9mKR_b月有空妳去嗎?」

麝月躺的正開心,聽了夢夢的話,她懶洋洋的點頭,「嗯……」

她撐起身,看著夢夢跟人講電話的模樣。

「有!可以……」夢夢對著電話說,她看著自己的筆P4Ow#M6%%BnRUHIno&_M)MGJd%8Fd5A)BPfs-X-KceMPuXUIv=記,正在確定時間,突然一隻手摸上她的腰然後調皮的往上撩,讓她忍不住的輕呼,「啊!」

「怎麼?時間不合嗎?」經紀人在電話那頭問。

「沒有!」夢夢說,推著那個膩在自己肩上的人,阻止她的手伸進自己的衣領,結果擋住前面,擋不住後面,她的胸罩的被人解開,讓她驚跳,閃躲著,+FrvVWIPq8JYg6c9^-0f-tRLDlk1t0^=8P%0RH77EW$SatAS)7卻被麝月抱住腰,坐在她的腿上。

「時間沒有問題,經紀人還有什麼事嗎?」夢夢快速的問。

經紀人有些不快,這些小助理就是仗著麝月當後台,對自己大小聲,他挑了幾個夢夢最近的缺點給她施壓。

夢夢道歉,但是她的腰被麝月抱著,她用手摀著她的唇,求饒的看著麝月,別鬧啦!

麝月壞笑的看著夢蝶,她伸舌舔著夢夢的手心讓她縮手,少了夢夢的阻攔,她開心的埋進夢夢的脖子,貼著她的肌膚輕嗅她的-c88Lj^Ua(yojgG_ovGZXT9!(Xu1wk(2o5+qeF=GbK-qexd$+o體香。

夢夢抖了抖,她用手制著麝月的肩讓她不要靠在自己身上,別,拜託!

她可憐兮兮地用眼神看著麝月,讓我講完電話啦!


(圖/123RF)

夢夢還是帶著行李箱,看著麝月上裝,戴上複雜的假髮、上妝,生生從一個現代人美女變成古代佳人,她看著另一邊穿著紅色霞披的女生,是飾演夢蝶的演員叫蘇宜宣,她戴上鳳y*F=(tk7Xf0OmN(UN8fk5QFAqQNQJV7413mCzVvl#RQ)NhgRgN冠,上面罩著紅紗的蓋頭。

7YFGbq$70MGnAwCH^42c8AVSusZ0oEudqd=$x#uC6^zN#[email protected]人站在一起,既像是鏡影,又各有風情,麝月英姿嫵媚,而蘇宜宣嬌俏可人,兩人執手的模樣讓她既心動又難受。

我是不是在吃醋?夢蝶問自己。

答案她卻不敢想,她看著麝月跟那個女生,兩人執手站在古色[email protected]+VKoFh7JcfWE-+5kE0SF##8gG古香的喜堂,門外是攝影機跟燈光,門內卻是兩個古裝女子,一道門,隔開了她們,隔出了千年的時光。

她受不了的跑到休息區旁,拋下麝月,她靠在樹旁,第一次知道什diVNl-Uqek#rRh9pv09z1VPD6#vY-qX0QFTEXI+Kf-kEB+ZabK麼叫做醃心,那種把心泡在醋汁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都不像是自己了。

「我願與妳……妳……」麝月看著蘇宜宣開口,[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卻發現自己無法講下去,明明台詞是那個流利的在心裡,但是眼前披著紅色頭紗的人,她卻發現自己無開口……

她並不想對眼前的蘇宜軒,有任何求愛的話語。

麝月抬頭想找尋夢夢的身影,卻發現她不見了,一種驚慌的感覺讓她很不適應。

「卡。」一旁的攝助喊,這段是白月內心的自白,若是演員沒有感情,他們沒辦法繼續。

演夢蝶的蘇宜萱看著麝月,她跟麝月是面對面的,所以麝月眼裡的掙扎也特別清楚,她輕聲問:「還好嗎?」

這齣古裝劇內,麝月的狀態一直很好,整個進度太順了,但是現在卻卡在這場婚戲。

「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有點……沒辦法念順。」麝月無奈的說。

「該不會妳有喜歡的人吧?那個助理妹妹?」蘇宜宣笑,看到麝月在人群中找尋夢夢的模樣她了然。

「……對。」麝月苦笑,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在專業的領域發揮所長,那是她不曾遇過的。

為了麝月,整個片場休息十分鐘。

蘇宜宣微笑看著麝月回答,「我了解了!」她心裡已經有了計畫!

她溜到旁邊,跟攝助談了一下,又到化妝師旁邊,跟她說了什麼,她就先離開,留下aLUO_DRJnUdk!GUWi)4AY_HQEGd_aj%Rz6mZ%pU#6fcx-UIeLe麝月一個人看著爛熟於心的劇本。

十分鐘很快過去了。

麝月抬頭,蘇宜宣披好了蓋頭,站在喜堂的一端等她。

她還是找不到夢夢那穿著黑色外套的身影,她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妳是專業的!麝月告訴自己。

她彎起幸福的笑容,挺直身體,她說服自己,裡面的人是夢夢,正在等著她……頂著鳳冠的她,

紅紗下麝月的臉變的柔軟,恍如夢中的幸福感在鏡頭前,捕獲每個人的眼神。

她走到喜堂,在司儀的面前接下[email protected]&D=&olXU9bIHmXuYMBQTrKJRbT=RaJcYuGjA%*s-Pbg彩球的一端與另一個新娘對看,在轉身時,她看到了人群旁站著的蘇宜宣,對她壞笑。

等等!她繃住表情,蘇宜宣在人群裡,那站在旁邊的新娘是誰?

麝月驚喜地看著那個新娘,那個熟悉的身高、體型,兩人相對時,那紅紗下靦腆緊張的模樣。

夢夢?

麝月開心[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RiYP^Z+&gPg*q&3WLS4L$Vt$aiV7的看著紅紗蓋頭後面的人,想到這場婚戲的對象是夢夢,一向嚴謹的她居然沒有生氣別人亂用臨演,而是覺得開心。

夢夢有些害羞,可是當蘇宜宣出現,跟她說了這件事,她發現自己幾乎馬上就同意了!

因為麝月的結婚對象不是自己而吃醋,她就亂接下蘇宜宣的提議,這樣麝月會不會生氣?

但當夢夢抬頭看著麝月,她眼裡驚喜的0)[email protected]*@Gp%[email protected]@4SDr02$J模樣,夢夢就覺得很值得,雖然有點緊張,但是更多的是開心,麝月……還是我的!

「我願與妳比翼雙飛、長相廝守。」麝月發現自己竟然說的無比順暢,兩人拜了天地、高堂。

夫妻對拜時,夢夢臉上的紅暈,只讓她覺得無比幸福。

場景轉換,兩人坐在新房內,她挽著夢夢的手說:「夢蝶,我終於娶到妳了!」麝月說完,她突然聽到了嗩吶鑼鈸的聲音,誰這麼應景,5=MEG&x(2P_q$rRedYFcrw+lElFSV6CxxtTf!43d*l6hySfgVe還帶音效過來?

夢夢感覺從兩人相握的手中,那個胎記又熱了起來,她恍惚中似乎聽到外面的炮響。

還有絲竹的聲音,二胡咿咿呀呀的拉著什麼歌,她聽不出是什麼語言,卻懂那個意思。

瑞氣籠清曉。卷珠簾、次第笙歌,一時齊奏。無限神仙離蓬島。鳳駕鸞車初到。

見擁個、仙娥窈窕。玉佩玎襠風縹緲。望嬌姿、一似垂楊嫋。

新裝成房子裡,我們就要結婚,許多人打扮得漂亮來參與這場盛會,眼前的月如此的美麗,她眼底的自己似乎也V+*yX+*IzKJ=5l0*NguPse41hcxSBrb&HAbBE$5%T3me5MOScH是。

天上有,世間少。留與正是當年嬌。更那堪、天教付與,最多才貌。

甜蜜和順的夫妻都是神仙眷侶,在平民裡面是少有的,因此更要好好珍惜現在的一切。

玉樹瓊枝相映耀。誰與安排忒好。有多少、風流歡笑。

然後她又忽然感傷,兩人在一起經過了多少風雨,才能這樣在命運的安排下相戀相遇。

她看著眼前的月,夢夢只覺得自己已經分不清楚了!

到底她心底喊的,是麝月還是白月,或者……都是!

因為這是我喜歡的人啊!

不管是我還是夢蝶,我們都愛著眼前這個美麗而強大的女子。

直待來春成名了。馬如龍、綠綬斯芳草。同富貴,又偕老。

直到我們在一起了,所有人都來恭賀我們,就像是翠綠的顏色必在芳草上,我們一起富貴白頭偕老!

一旁的鏡頭裡,麝月跟夢夢兩人互看,似乎眼底有無限的情意,那種愛到化不開的感覺也感染了在場的人。

麝月感覺心裡有股衝動,讓她對著夢夢說:「我要娶妳!」嗩吶的聲音聽在#7cflW4*sVHj(*1M_^U&mjIkK%icfp7*-XyQqd+c3Y)Ry$3$AJ耳裡,她心裡就是這樣高亢的喜悅,她的蝶要屬於她了!

「是我娶妳!」夢夢不自覺的說,她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住的喜悅跟落淚,她說著劇本上沒有的台詞。

「我們倆婚後慢慢說吧!反正我們可以爭一輩子!」她微笑,控制不住的喜悅在心裡。

我終於能與妳相守了,月!

一旁的導演點頭,這句沒PZwlTdwYkH_x%0^[email protected]@X$QN73S)7^x)mRf6J$#faHLw_WX%iY有在劇本上的台詞,卻把這種百合華麗的感覺更提升,到底誰嫁誰,既重要也不重要,能在一起相守,卻也有往前繼續的動力,兩個女人並沒有誰一定是誰要取代男性位置,既然是同性之愛,自然是平等而互相的。

這個小女生說的真好,而那種俏皮輕鬆的8ALaQqzfeQ)3ZsoWHKVSK6IBvYWnOw7Z=b!+jpMCDtskF7v-US感覺,更讓人覺得心甜,重點是這個話題,之後還能配合活動,還富有女性主義的議題,肯定能炒熱這齣劇,非常有商業價值。

麝月跟夢夢都無暇關心導演的心情,在她們兩人說出了劇本上沒有的台詞後,她們都是驚訝的。

因為她們並不知道有這段!

像是白月與夢蝶,借了兩人的身體,完成了這場婚禮,兩人同時感覺到那種生_)465^@%sHm5PYv&DI8LSr6sAOIR&!zLyGyMm11iuLqB&E%7Xk死相隨的愛,而最後能夠相守那種感恩跟喜悅也影響著她們。

之後的戲就好多了,麝月第一次公器私用的讓夢夢留下來,蓋著頭紗繼續扮演夢蝶。

因此兩人執筆在更帖上寫下聿白月跟李夢蝶的名字。

「月……妳還會寫毛筆字啊?」夢夢坐在涼亭的石椅上偷偷的問。

麝月則是站在她後面,手握著她的手,俯撐著她的嘴巴剛好在夢夢耳邊,她低聲說:「專心。」

夢夢趕緊專心,低頭,她總覺得古代人也不好當,毛筆要握得很moWSKHmi#sHD*PkWS)EkiS+jBjSy01Ld&4##=mAzIaHt71xFxi用力,才能一筆一畫的寫出來,而且道具只有一張,她認真地順著麝月的力道寫。

根據劇組的解釋,更帖是古人訂婚時,會寫在一張紙上,標明生辰八字,用來算命合八字的,gFJSuqpL7UJdV)NYp-W+)F-hqK24DBppP7=*)EYp&MHLFK))aS還有一些吉祥的祝福,能將兩人的名字寫在更帖上,象徵著現在的結婚證書,那是一種證明兩人屬於對方的儀式。

但是兩人卻只能在私下寫,因為她們永遠不可能被承認。

夢夢覺得很難過,但即使如此,夢蝶跟白月還是一起寫下名字ip77iCDiEvJi2B-n8GK%$ge5WCIzQV)J34KbXrHfzI%#KUy)sA,這張紙上的兩個名字,象徵著她們心裡還是希望與對方在一起。

不曉得夢蝶有沒有跟她一樣的心情,夢夢看著那張紅帖上的字,聽說古代的紙張很稀有,在這麼稀有的東西上,慎重的、緩緩的寫下與這個人誓約,一筆一畫都不許有一點錯誤,她看著毛筆的墨水滲入紙張,兩人的名字貼在一起,就好像兩人站在一起一Jx5jRo2=_iUlSAKqb_mscXjK8frA)54zHBp$Sv6%!k=eBvf5*0樣。

但這是不可能的!

一個飄渺的聲音說,夢夢忍不住的模糊了眼眶,即使到現在,依然許多人不VPsgFw#YaxZpZ%[email protected]%hEcVa-zEW&Nt1#%A4gXdb願承認同性相戀,更何況那個時代,那只是夢蝶跟白月私下裡的盼望罷了。

一個注定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夢夢眨眼,眼淚落在了更帖上,模糊了夢蝶的名字。

糟糕!她驚慌地看著眼前的紙。

麝月原本感覺兩人相握著手,一起寫著毛筆頗有一種綺麗的浪漫。

但是看到夢夢低頭看著更帖,然後開始顫抖的模樣,她是在哭嗎?

麝月看著夢夢,她的目光看著那wD5vyp$7SAO3Mqmz*%iJritiT4YgZYWcljVpgxJMJFEG9K)khC兩個並排在一起的名字,她突然懂了夢夢的心情,這兩個人在古代怎麼可能真的在一起,這更帖只是兩人的奢望罷了!

她看著夢夢強忍著淚,最後還是滴落在更帖上,她低聲地在夢夢耳邊喊,「蝶。」

夢夢抬頭看著她,眼神又驚慌又害怕,「月……」怎麼辦?

「莫怕,我在。」她抱緊夢夢,然後吻了她轉過來的唇。

一時間,夢夢感覺既開心又難受,開心的是不管自己做什麼,麝月告訴她,我在。

難受的是,她不知道月吻的到底是自己,還是夢蝶?

一點心酸化成了淚,從李蝶的眼中流了出來。

白月深情的吻著夢蝶,而夢蝶的臉上卻滑下一行清淚,那種動人又心碎的感覺,帶著愛情的美與悲戀的Th5x*Yi*6OEnQ*Zs_EpysZRv&$By*D_geq5hK-EmOFqJ#+j(^F苦,在鏡頭前面,渲染了觀眾的心。

「卡!」導演的聲音傳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麝月張開眼看著夢夢,她還有點驚慌,小聲地問,「我把更帖弄髒了!」

「沒關係啦!」蘇宜宣在旁邊說:「這樣更有感覺耶!」

麝月看著她,「謝啦!演戲的錢還是歸妳。」

蘇宜宣笑著比出手勢,「OK!」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蜜月系列影片來啦!兔女狼在5月24日登記結婚之後,搭乘同志友善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度蜜月。一起來看她們的專欄文章以及超閃的系列影片吧!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