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補戲?」夢夢問。

「嗯,要補一場結婚的戲。」經紀人說:「《梧桐影》賣得很好,所以要拍外傳。」

「我看看……月姐的時間。」夢夢摀著話筒,低頭對那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問:v=KN$EX#*[email protected]*W!0e+cD1WYmn4hqZ「月姐,《梧桐影》的補戲,下個月有空妳去嗎?」

麝月躺的正開心,聽了夢夢的話,她懶洋洋的點頭,「嗯……」

她撐起身,看著夢夢跟人講電話的模樣。

「有!可以……」夢夢對著電話說,她看著自己的筆記lyp1k%AYCPnQqHb&2^SDtvZkBZB#UxPo%H-Bc9vBsT&l*14_sq,正在確定時間,突然一隻手摸上她的腰然後調皮的往上撩,讓她忍不住的輕呼,「啊!」

「怎麼?時間不合嗎?」經紀人在電話那頭問。

「沒有!」夢夢說,推著那tkXX*[email protected]!k)TK9(AmC0dGGyAw!sr#9Mj_Zi$erLn#=個膩在自己肩上的人,阻止她的手伸進自己的衣領,結果擋住前面,擋不住後面,她的胸罩的被人解開,讓她驚跳,閃躲著,卻被麝月抱住腰,坐在她的腿上。

「時間沒有問題,經紀人還有什麼事嗎?」夢夢快速的問。

經紀人有些不快,這些小助理就是仗著麝月當後台,對自己大小聲,他挑了幾個夢夢最近的缺點給她施壓。

夢夢道歉,但是她的腰被麝月抱著,她用手摀著她的唇,求饒的看著麝月,別鬧啦!

麝月壞笑的看著夢蝶,她伸bJ&eRmTfAV5^FoeZuk(bIAE*sTgtpUJg0YIir)X4Tu*Q!w-o&&舌舔著夢夢的手心讓她縮手,少了夢夢的阻攔,她開心的埋進夢夢的脖子,貼著她的肌膚輕嗅她的體香。

夢夢抖了抖,她用手制著麝月的肩讓她不要靠在自己身上,別,拜託!

她可憐兮兮地用眼神看著麝月,讓我講完電話啦!


(圖/123RF)

夢夢還是帶著行李箱,看著麝月上裝,戴上複雜的假髮、上妝,生生從一個現代人美女變成古代佳人,她看著另一邊穿著紅色霞披的女生,是飾演夢蝶的演員叫蘇宜宣,#o^LjkI4x8&kpz-ZAG-oj$dr*I$np=qtIe%a6Ynd7S)^@[email protected]她戴上鳳冠,上面罩著紅紗的蓋頭。

兩人站在一起,既像是鏡影,又各有風情,麝月英姿嫵媚,而蘇宜宣嬌8reY+JWtajU-453FmR0nn_CpebFvPng7*S5Wq#=6lj*mi1FvGS俏可人,兩人執手的模樣讓她既心動又難受。

我是不是在吃醋?夢蝶問自己。

答案她卻不敢想,她看著麝月跟那個女生,兩[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e5W4人執手站在古色古香的喜堂,門外是攝影機跟燈光,門內卻是兩個古裝女子,一道門,隔開了她們,隔出了千年的時光。

她受不了的跑到休息區旁,拋下麝月,她靠在樹旁,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醃心,那種把心泡在醋汁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都不像是自己了。

「我願與妳……妳……」麝月看著蘇宜宣開口,卻發現自己無法oo_f)6TtOH2_u^TR*[email protected]*n)b-Cy5ME42Acd68td講下去,明明台詞是那個流利的在心裡,但是眼前披著紅色頭紗的人,她卻發現自己無開口……

她並不想對眼前的蘇宜軒,有任何求愛的話語。

麝月抬頭想找尋夢夢的身影,卻發現她不見了,一種驚慌的感覺讓她很不適應。

「卡。」一旁的攝助喊,這段是白月內心的自白,若是演員沒有感情,他們沒辦法繼續。

演夢蝶的蘇宜萱看著麝月,她跟麝月是面對面的,所以麝月眼裡的掙扎也特別清楚,她輕聲問:「還好嗎?」

這齣古裝劇內,麝月的狀態一直很好,整個進度太順了,但是現在卻卡在這場婚戲。

「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有點……沒辦法念順。」麝月無奈的說。

「該不會妳有喜歡的人吧?那個助理妹妹?」蘇宜宣笑,看到麝月在人群中找尋夢夢的模樣她了然。

「……對。」麝月苦笑,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在專業的領域發揮所長,那是她不曾遇過的。

為了麝月,整個片場休息十分鐘。

蘇宜宣微笑看著麝月回答,「我了解了!」她心裡已經有了計畫!

她溜到旁邊,跟攝助談了一下,又到化妝師旁邊,跟她說了什麼,她就先離開,留下麝月一個人看著爛熟於心的kx1T%K#[email protected]#f*rlM+w#o82bGORZBo0RMKSMMu#-劇本。

十分鐘很快過去了。

麝月抬頭,蘇宜宣披好了蓋頭,站在喜堂的一端等她。

她還是找不到夢夢那穿著黑色外套的身影,她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妳是專業的!麝月告訴自己。

她彎起幸福的笑容,挺直身體,她說服自己,裡面的人是夢夢,正在等著她……頂著鳳冠的她,

紅紗下麝月的臉變的柔軟,恍如夢中的幸福感在鏡頭前,捕獲每個人的眼神。

她走到喜堂,在司儀的面前接下彩球的一端與另一個新娘對看,在轉身時,她[email protected]_qajt8&jYDUKd8X6B(+67sqbXSx(!RM看到了人群旁站著的蘇宜宣,對她壞笑。

等等!她繃住表情,蘇宜宣在人群裡,那站在旁邊的新娘是誰?

麝月驚喜地看著那個新娘,那個熟悉的身高、體型,兩人相對時,那紅紗下靦腆緊張的模樣。

夢夢?

麝月開心的看著紅紗蓋頭後面的人,想到這場婚戲的對象是夢夢,一向嚴謹的她居然沒ee+qpWNd$y^[email protected]=(YBJvM)ILM#Z%$uZ-K0gn$0r$ZSJ)!有生氣別人亂用臨演,而是覺得開心。

夢夢有些害羞,可是當蘇宜宣出現,跟她說了這件事,她發現自己幾乎馬上就同意了!

因為麝月的結婚對象不是自己而吃醋,她就亂接下蘇宜宣的提議,這樣麝月會不會生氣?

但當夢夢抬頭看著麝月,她眼裡驚喜的模樣,夢夢就覺得很值得,雖然有點緊張,但是更多的是開心IGzN!)fuQicGe3PbcE#O0AEMZ(%mO2(boE45#%spJ2FE%y9_gu,麝月……還是我的!

「我願與妳比翼雙飛、長相廝守。」麝月發現自己竟然說的無比順暢,兩人拜了天地、高堂。

夫妻對拜時,夢夢臉上的紅暈,只讓她覺得無比幸福。

場景轉換,兩人坐在新房內,她挽著夢夢的手說:「夢蝶,我終於娶到妳了!」麝月說完,她突然聽到了[email protected]^&^fY!Fc1VXTUlQuo1vgaA嗩吶鑼鈸的聲音,誰這麼應景,還帶音效過來?

夢夢感覺從兩人相握的手中,那個胎記又熱了起來,她恍惚中似乎聽到外面的炮響。

還有絲竹的聲音,二胡咿咿呀呀的拉著什麼歌,她聽不出是什麼語言,卻懂那個意思。

瑞氣籠清曉。卷珠簾、次第笙歌,一時齊奏。無限神仙離蓬島。鳳駕鸞車初到。

見擁個、仙娥窈窕。玉佩玎襠風縹緲。望嬌姿、一似垂楊嫋。

新裝成房子裡,我們就要結婚,許多人打扮得漂亮來參與這場盛會,眼前d=o1G6G+H5imfz9orexL6*8W0PA#2A0EQ!ChgA%dn8jY^5)81b的月如此的美麗,她眼底的自己似乎也是。

天上有,世間少。留與正是當年嬌。更那堪、天教付與,最多才貌。

甜蜜和順的夫妻都是神仙眷侶,在平民裡面是少有的,因此更要好好珍惜現在的一切。

玉樹瓊枝相映耀。誰與安排忒好。有多少、風流歡笑。

然後她又忽然感傷,兩人在一起經過了多少風雨,才能這樣在命運的安排下相戀相遇。

她看著眼前的月,夢夢只覺得自己已經分不清楚了!

到底她心底喊的,是麝月還是白月,或者……都是!

因為這是我喜歡的人啊!

不管是我還是夢蝶,我們都愛著眼前這個美麗而強大的女子。

直待來春成名了。馬如龍、綠綬斯芳草。同富貴,又偕老。

直到我們在一起了,所有人都來恭賀我們,就像是翠綠的顏色必在芳草上,我們一起富貴白頭偕老!

一旁的鏡頭裡,麝月跟夢夢兩人互看,似乎眼底有無限的情意,那種愛到化不開的感覺也感染了在場的人。

麝月感覺心裡有股衝動,讓她對著夢夢說:「我要娶妳!」嗩吶的聲音聽在耳裡,她心裡就是這樣HI9LRGCooVqWmh*Fc)[email protected])%XU!0)2F*[email protected]高亢的喜悅,她的蝶要屬於她了!

「是我娶妳!」夢夢不自覺的說,她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住的喜悅跟落淚,她說著劇本上沒有的台詞。

「我們倆婚後慢慢說吧!反正我們可以爭一輩子!」她微笑,控制不住的喜悅在心裡。

我終於能與妳相守了,月!

一旁的導演點頭,這句沒有在劇本上的台詞,卻把這種百合華麗的感覺更提升,到底誰嫁誰,既重要也不重要,能在一起相守,卻也有往前繼續的動力,兩個女人並沒有誰一定是誰要取代男性位置,既然是同性之愛,自然是平等而互相N&WjF!gV2^udnuFFzjZasSEpeLdM$USytiPHbo9Kjvb$uHek_v的。

這個小女生說的真好,而那種俏皮輕鬆的感覺,更讓人aXdUOn+zU!8dm4l&8mFMt4+3JO#jlp*BA7RB9VEoQ%WB#i6sIg覺得心甜,重點是這個話題,之後還能配合活動,還富有女性主義的議題,肯定能炒熱這齣劇,非常有商業價值。

麝月跟夢夢都無暇關心導演的心情,在她們兩人說出了劇本上沒有的台詞後,她們都是驚訝的。

因為她們並不知道有這段!

像是白月與夢蝶,借了兩人的身體,完成了這場婚禮,兩人同時感覺到那種生死相隨的P=z(5p*=YhSWJm^)Cn0^zLpYJ+Zdz^rYcL848YeG1k9a+Rl9Lw愛,而最後能夠相守那種感恩跟喜悅也影響著她們。

之後的戲就好多了,麝月第一次公器私用的讓夢夢留下來,蓋著頭紗繼續扮演夢蝶。

因此兩人執筆在更帖上寫下聿白月跟李夢蝶的名字。

「月……妳還會寫毛筆字啊?」夢夢坐在涼亭的石椅上偷偷的問。

麝月則是站在她後面,手握著她的手,俯撐著她的嘴巴剛好在夢夢耳邊,她低聲說:「專心。」

夢夢趕緊專心,低頭,她總覺得古代人也不好當,毛筆要握得很用力,才能一筆一畫的寫出來,而且道具只有一張,她認真地順fu&f_D9VRfyS1=F*#[email protected]#s=un!rJsBP9Y)=+u=c著麝月的力道寫。

根據劇組的解釋,更帖是古人訂婚時,會寫在一張紙上,標明生辰八字,用來算命合八字的,還有一些吉祥的祝福,能將兩人的名字寫在更帖上,象徵著現在的結婚證書,那是一種證明兩人屬於對bgbZeMkVBZJlcc)GPoM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方的儀式。

但是兩人卻只能在私下寫,因為她們永遠不可能被承認。

夢夢覺得很難過,但即使如此,夢蝶跟白y-=6dsDJrpDfwB!&&7wjwDR!4Iq0Z&JwRw0m-uy$8WR-kkFe5*月還是一起寫下名字,這張紙上的兩個名字,象徵著她們心裡還是希望與對方在一起。

不曉得夢蝶有沒有跟RtC*[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x-dr她一樣的心情,夢夢看著那張紅帖上的字,聽說古代的紙張很稀有,在這麼稀有的東西上,慎重的、緩緩的寫下與這個人誓約,一筆一畫都不許有一點錯誤,她看著毛筆的墨水滲入紙張,兩人的名字貼在一起,就好像兩人站在一起一樣。

但這是不可能的!

一個飄渺的聲音說,夢夢忍不住的模糊了眼眶fTfKvl&jlnOzlUcuw8Y=*mJ#_mcirEi!B#p!Tf1b5$dvlhBRb4,即使到現在,依然許多人不願承認同性相戀,更何況那個時代,那只是夢蝶跟白月私下裡的盼望罷了。

一個注定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夢夢眨眼,眼淚落在了更帖上,模糊了夢蝶的名字。

糟糕!她驚慌地看著眼前的紙。

麝月原本感覺兩人相握著手,一起寫著毛筆頗有一種綺麗的浪漫。

但是看到夢夢低頭看著更帖,然後開始顫抖的模樣,她是在哭嗎?

麝月看著夢夢,她的目光看著那兩個並排在一起的名字,她突然懂了夢夢的心@LKWlT3)aiTbyf-&hU-Z*G_jAzli3I8T5jDXYZA$JOI$8743Li情,這兩個人在古代怎麼可能真的在一起,這更帖只是兩人的奢望罷了!

她看著夢夢強忍著淚,最後還是滴落在更帖上,她低聲地在夢夢耳邊喊,「蝶。」

夢夢抬頭看著她,眼神又驚慌又害怕,「月……」怎麼辦?

「莫怕,我在。」她抱緊夢夢,然後吻了她轉過來的唇。

一時間,夢夢感覺既開心又難受,開心的是不管自己做什麼,麝月告訴她,我在。

難受的是,她不知道月吻的到底是自己,還是夢蝶?

一點心酸化成了淚,從李蝶的眼中流了出來。

[email protected]%&Q8$M$xb0I#r9rAG42^XcQ$#u5lT1U-3m300i+AgtY白月深情的吻著夢蝶,而夢蝶的臉上卻滑下一行清淚,那種動人又心碎的感覺,帶著愛情的美與悲戀的苦,在鏡頭前面,渲染了觀眾的心。

「卡!」導演的聲音傳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麝月張開眼看著夢夢,她還有點驚慌,小聲地問,「我把更帖弄髒了!」

「沒關係啦!」蘇宜宣在旁邊說:「這樣更有感覺耶!」

麝月看著她,「謝啦!演戲的錢還是歸妳。」

蘇宜宣笑著比出手勢,「OK!」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帥T」Bartender小何(小蠻王承嫣飾)邂逅了來自新加坡的空手道國手孟蓮(黃姵嘉飾),兩人一時天雷勾動地火!為了追愛,小何毅然決然報考空姐,只為爭取與孟蓮更多的相處時間,向來man味十足的他竟在空姐訓練過程吃足苦頭,甚至還在航程中屢被乘客騷擾?不服輸的小何會就此甘心只當「空姐」?無法出櫃的孟蓮又該怎麼面對父母期望和小何強烈愛意的夾殺?

30秒註冊,馬上看《帥T空姐》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Louis信箱:[email protected]orticomedia.com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