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補戲?」夢夢問。

「嗯,要補一場結婚的戲。」經紀人說:「《梧桐影》賣得很好,所以要拍外傳。」

「我看看……月姐的時間。」夢夢摀著話HhhCCNmRlk+V=rK71%piEPm23AusiFdah_GwUV5FjJj2DB*nX2筒,低頭對那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問:「月姐,《梧桐影》的補戲,下個月有空妳去嗎?」

麝月躺的正開心,聽了夢夢的話,她懶洋洋的點頭,「嗯……」

她撐起身,看著夢夢跟人講電話的模樣。

S!+Cof!Nd4PE0ys#NrAx+ddM4bXm)[email protected]!NSDg=F4S04有!可以……」夢夢對著電話說,她看著自己的筆記,正在確定時間,突然一隻手摸上她的腰然後調皮的往上撩,讓她忍不住的輕呼,「啊!」

「怎麼?時間不合嗎?」經紀人在電話那頭問。

「沒有!」夢夢說,推著那個膩在自己肩上的人,阻止她的手伸進自己的衣領,結果擋住前面,擋不住後面,她的胸罩的被人解開,讓她驚跳,閃躲著,卻被麝月抱住腰,坐在她A=MunJtR_sKdmDO8s4q=b$)[email protected]=的腿上。

「時間沒有問題,經紀人還有什麼事嗎?」夢夢快速的問。

經紀人有些不快,這些小助理就是仗著麝月當後台,對自己大小聲,他挑了幾個夢夢最近的缺點給她施壓。

夢夢道歉,但是她的腰被麝月抱著,她用手摀著她的唇,求饒的看著麝月,別鬧啦!

麝月壞笑的看著夢蝶,她G*SWx4$x*[email protected]!gB#[email protected](V2Y伸舌舔著夢夢的手心讓她縮手,少了夢夢的阻攔,她開心的埋進夢夢的脖子,貼著她的肌膚輕嗅她的體香。

夢夢抖了抖,她用手制著麝月的肩讓她不要靠在自己身上,別,拜託!

她可憐兮兮地用眼神看著麝月,讓我講完電話啦!


(圖/123RF)

夢夢還是帶著行李箱,看著麝月上裝,戴上複雜的假髮、上妝,生生從一個現代人美女變成古代佳人,她看著另一邊穿著紅色霞披的女生,是飾演夢蝶的演員叫蘇宜宣,她戴上鳳Mk9bH!bxdxJg0OkHu=aXA02eMSHv-8bOsuUOvTC0KwkL$+XQ-L冠,上面罩著紅紗的蓋頭。

兩人站在一起,既像是鏡影,又-$3u)wS=xPy4=u2yLPo=up28gSYnA+ScD=OK*+3_B--)tmbjif各有風情,麝月英姿嫵媚,而蘇宜宣嬌俏可人,兩人執手的模樣讓她既心動又難受。

我是不是在吃醋?夢蝶問自己。

答案她卻不敢想,JcmuYoU4ko0F%[email protected]#rtWR(1M*(X#QVE她看著麝月跟那個女生,兩人執手站在古色古香的喜堂,門外是攝影機跟燈光,門內卻是兩個古裝女子,一道門,隔開了她們,隔出了千年的時光。

她受7rEOrYB_PF6(%MhGuP2KG&ea(k3NhKcqV-N^fZlEcC%PPHXn6w不了的跑到休息區旁,拋下麝月,她靠在樹旁,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醃心,那種把心泡在醋汁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都不像是自己了。

「我願與妳……妳……」麝月看著蘇宜宣開口,卻發現自己無法講下去,明明台詞是那個流利的在心裡,但是眼前披著紅色[email protected](8JV#k#svpRT8C(&n2(u=!WB%Qf0n_LYafN6cWpiGKme(Zj頭紗的人,她卻發現自己無開口……

她並不想對眼前的蘇宜軒,有任何求愛的話語。

麝月抬頭想找尋夢夢的身影,卻發現她不見了,一種驚慌的感覺讓她很不適應。

「卡。」一旁的攝助喊,這段是白月內心的自白,若是演員沒有感情,他們沒辦法繼續。

演夢蝶的蘇宜萱看著麝月,她跟麝月是面對面的,所以麝月眼裡的掙扎也特別清楚,她輕聲問:「還好嗎?」

這齣古裝劇內,麝月的狀態一直很好,整個進度太順了,但是現在卻卡在這場婚戲。

「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有點……沒辦法念順。」麝月無奈的說。

「該不會妳有喜歡的人吧?那個助理妹妹?」蘇宜宣笑,看到麝月在人群中找尋夢夢的模樣她了然。

「……對。」麝月苦笑,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在專業的領域發揮所長,那是她不曾遇過的。

為了麝月,整個片場休息十分鐘。

蘇宜宣微笑看著麝月回答,「我了解了!」她心裡已經有了計畫!

她溜到旁邊,跟攝助談了一下,又到化妝師旁邊,跟她說了什麼,她就先離開WZA=e6XlJhXVzgC5+ZvtQpUpHicPf=dVuAQ$YkL_-F5sSAWZ^I,留下麝月一個人看著爛熟於心的劇本。

十分鐘很快過去了。

麝月抬頭,蘇宜宣披好了蓋頭,站在喜堂的一端等她。

她還是找不到夢夢那穿著黑色外套的身影,她強迫自己打起精神,妳是專業的!麝月告訴自己。

她彎起幸福的笑容,挺直身體,她說服自己,裡面的人是夢夢,正在等著她……頂著鳳冠的她,

紅紗下麝月的臉變的柔軟,恍如夢中的幸福感在鏡頭前,捕獲每個人的眼神。

她走到喜堂,在司儀的面前接下彩球的一端與另一個新wL([email protected]!ymE4C8(XEZwcBOc_*6AwsF娘對看,在轉身時,她看到了人群旁站著的蘇宜宣,對她壞笑。

等等!她繃住表情,蘇宜宣在人群裡,那站在旁邊的新娘是誰?

麝月驚喜地看著那個新娘,那個熟悉的身高、體型,兩人相對時,那紅紗下靦腆緊張的模樣。

夢夢?

麝月開心的看著紅紗蓋頭後面的人,想到這場婚戲的對象是夢夢,一向嚴謹的她居然沒有生氣別人亂用臨演,而是覺得開0nIkRH(+rDlzAjxDgUKrSC+v-+zurCeuL03U%gpGwl!PYCzCFi心。

夢夢有些害羞,可是當蘇宜宣出現,跟她說了這件事,她發現自己幾乎馬上就同意了!

因為麝月的結婚對象不是自己而吃醋,她就亂接下蘇宜宣的提議,這樣麝月會不會生氣?

但當夢夢抬頭看著麝月,她眼裡驚喜的模樣,夢夢就覺得很值得,雖然有點緊張,但是更多的Z$^nh2i(q1POP-(W+rLwbx!MwstfGm^rHSF5-54kN#(7R=K38c是開心,麝月……還是我的!

「我願與妳比翼雙飛、長相廝守。」麝月發現自己竟然說的無比順暢,兩人拜了天地、高堂。

夫妻對拜時,夢夢臉上的紅暈,只讓她覺得無比幸福。

場景轉換,兩人坐在新房內,她挽著夢夢的手說:「夢蝶,我終於娶到妳了!」麝月說完,她突然聽到了嗩吶鑼鈸的聲音,誰VM+YeG2grIpmyj$wGHBj8#o1!0qu3$R-pgt#veii+t&9=eT#ZQ這麼應景,還帶音效過來?

夢夢感覺從兩人相握的手中,那個胎記又熱了起來,她恍惚中似乎聽到外面的炮響。

還有絲竹的聲音,二胡咿咿呀呀的拉著什麼歌,她聽不出是什麼語言,卻懂那個意思。

瑞氣籠清曉。卷珠簾、次第笙歌,一時齊奏。無限神仙離蓬島。鳳駕鸞車初到。

見擁個、仙娥窈窕。玉佩玎襠風縹緲。望嬌姿、一似垂楊嫋。

新裝成房子裡,我們就要結婚,許多人打扮得漂亮來參與這場盛會,眼前的月如此的美麗,她眼底的9PX!Nrwt(tU(t50c63aZvnQWhRWddgGWp%-sSqujS4Lvg%MZMI自己似乎也是。

天上有,世間少。留與正是當年嬌。更那堪、天教付與,最多才貌。

甜蜜和順的夫妻都是神仙眷侶,在平民裡面是少有的,因此更要好好珍惜現在的一切。

玉樹瓊枝相映耀。誰與安排忒好。有多少、風流歡笑。

然後她又忽然感傷,兩人在一起經過了多少風雨,才能這樣在命運的安排下相戀相遇。

她看著眼前的月,夢夢只覺得自己已經分不清楚了!

到底她心底喊的,是麝月還是白月,或者……都是!

因為這是我喜歡的人啊!

不管是我還是夢蝶,我們都愛著眼前這個美麗而強大的女子。

直待來春成名了。馬如龍、綠綬斯芳草。同富貴,又偕老。

直到我們在一起了,所有人都來恭賀我們,就像是翠綠的顏色必在芳草上,我們一起富貴白頭偕老!

一旁的鏡頭裡,麝月跟夢夢兩人互看,似乎眼底有無限的情意,那種愛到化不開的感覺也感染了在場的人。

麝月感覺心裡有股衝動,讓她對著夢夢說:「我要娶妳!a0xlVtm8^LERD2nAX&ff5Vell*Mf%8e6iPg30Eec$$XPVE_DOf」嗩吶的聲音聽在耳裡,她心裡就是這樣高亢的喜悅,她的蝶要屬於她了!

「是我娶妳!」夢夢不自覺的說,她發現自己竟然控制不住的喜悅跟落淚,她說著劇本上沒有的台詞。

「我們倆婚後慢慢說吧!反正我們可以爭一輩子!」她微笑,控制不住的喜悅在心裡。

我終於能與妳相守了,月!

一旁的導演點頭,這句沒有在劇本上的台詞,卻把這種百合華麗的感覺更提升,到底誰嫁誰,既重要也不重要,能^!)Tzgty9D&O#eUcNKAKk1)#w)Q=iJN8ajT8qX2pI7C_(ntj)M在一起相守,卻也有往前繼續的動力,兩個女人並沒有誰一定是誰要取代男性位置,既然是同性之愛,自然是平等而互相的。

這個小女生說的真好,而那種俏皮輕鬆的感覺,更讓人覺得心甜,重點是這個話題,之後還能配合活動43N)3t7f3cvsU)x^g+j5o*mHzQwa^aN1XK0E-%slMA(Q7-g%YJ,還富有女性主義的議題,肯定能炒熱這齣劇,非常有商業價值。

麝月跟夢夢都無暇關心導演的心情,在她們兩人說出了劇本上沒有的台詞後,她們都是驚訝的。

因為她們並不知道有這段!

像是白月與夢蝶,借了兩人的身體,完成了這Gy5J$!T3HFyEdsV--iadAWGyYaja(mHbOOdG#Fi=18LN!+JpI5場婚禮,兩人同時感覺到那種生死相隨的愛,而最後能夠相守那種感恩跟喜悅也影響著她們。

之後的戲就好多了,麝月第一次公器私用的讓夢夢留下來,蓋著頭紗繼續扮演夢蝶。

因此兩人執筆在更帖上寫下聿白月跟李夢蝶的名字。

「月……妳還會寫毛筆字啊?」夢夢坐在涼亭的石椅上偷偷的問。

麝月則是站在她後面,手握著她的手,俯撐著她的嘴巴剛好在夢夢耳邊,她低聲說:「專心。」

夢夢趕緊專心,低頭cUVT*b9$gsv&mJ61sGoBkjq*S+B1jE!Nl4dgBA#%[email protected],她總覺得古代人也不好當,毛筆要握得很用力,才能一筆一畫的寫出來,而且道具只有一張,她認真地順著麝月的力道寫。

根據劇組的解釋,更帖是古人訂-oCfQA2_-VBHUiVeNzb1b!P-UF7)[email protected]@MX41$IDji)a6tC婚時,會寫在一張紙上,標明生辰八字,用來算命合八字的,還有一些吉祥的祝福,能將兩人的名字寫在更帖上,象徵著現在的結婚證書,那是一種證明兩人屬於對方的儀式。

但是兩人卻只能在私下寫,因為她們永遠不可能被承認。

夢夢覺得很難過,但即使如此,夢蝶跟白月還是一起寫下名字,這張紙上的兩個名字[email protected]$Q6&FqPyC+m3_qN7xSGbJiqxOtl8otjDXKZJ0w=Rn=KGSd,象徵著她們心裡還是希望與對方在一起。

不曉得夢蝶有沒有跟她一樣的心情,夢夢看著那張紅帖上的字,聽說古代的紙張很稀有,在這麼稀有的東西上,慎重的、緩緩的寫下與這個人yluYl+d4vPzrhhIOUMw3Q+H$PZ*36+vod7Gtt#I=*&pksd!o$h誓約,一筆一畫都不許有一點錯誤,她看著毛筆的墨水滲入紙張,兩人的名字貼在一起,就好像兩人站在一起一樣。

但這是不可能的!

一個飄渺的聲音說,夢夢忍不住的模糊了眼眶,即使到現在,依然許多人不願承認同性相戀,y5q5U_w18Kah2F^[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_yNM8f*zi0W更何況那個時代,那只是夢蝶跟白月私下裡的盼望罷了。

一個注定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夢夢眨眼,眼淚落在了更帖上,模糊了夢蝶的名字。

糟糕!她驚慌地看著眼前的紙。

麝月原本感覺兩人相握著手,一起寫著毛筆頗有一種綺麗的浪漫。

但是看到夢夢低頭看著更帖,然後開始顫抖的模樣,她是在哭嗎?

麝月看著夢yxW&K)uX^W%aV&BT(OSvp%!dOr_xAuxComXvf60#&E+ApHkL*A夢,她的目光看著那兩個並排在一起的名字,她突然懂了夢夢的心情,這兩個人在古代怎麼可能真的在一起,這更帖只是兩人的奢望罷了!

她看著夢夢強忍著淚,最後還是滴落在更帖上,她低聲地在夢夢耳邊喊,「蝶。」

夢夢抬頭看著她,眼神又驚慌又害怕,「月……」怎麼辦?

「莫怕,我在。」她抱緊夢夢,然後吻了她轉過來的唇。

一時間,夢夢感覺既開心又難受,開心的是不管自己做什麼,麝月告訴她,我在。

難受的是,她不知道月吻的到底是自己,還是夢蝶?

一點心酸化成了淚,從李蝶的眼中流了出來。

白月深情的吻著夢蝶,而夢蝶的臉上卻滑下一行清淚,那種動人又心碎的感覺,帶著愛情的美與UsXP*Dpe_4m+0)4sBEWXMn!!xUZ9NzQetnwqF3QTIqmTT&$de0悲戀的苦,在鏡頭前面,渲染了觀眾的心。

「卡!」導演的聲音傳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麝月張開眼看著夢夢,她還有點驚慌,小聲地問,「我把更帖弄髒了!」

「沒關係啦!」蘇宜宣在旁邊說:「這樣更有感覺耶!」

麝月看著她,「謝啦!演戲的錢還是歸妳。」

蘇宜宣笑著比出手勢,「OK!」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