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目送麝月離開後,元英才停下動作,跟麝*6+kYl5cC1V4L)HRu=p_+U#gj2h3XF)^@LwpB6H&wgbaTdV-xh月相處久了,她好像也會演戲了,她看著留在桌上的劇本,元英拿起那本劇本端詳。

她看著封面上的『白月』微笑起來,那是麝月古裝的樣子,她摸著書皮。

其實,她喜歡麝月。

喜歡麝月的時間,是從國中開始吧!

當開始意識到愛情時,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投射的對象,而她投射的人,就是麝月。

那是一種很幽微的喜歡,挽著她的手相處,她知道麝月的嗜好、興趣、#+j&noyUD$0fK+a15_gqK^$wjj=uVAe)dD5wYCa%$u=7%8K^!1挑食的內容,每天為了跟她聊天看她喜歡的節目、書籍,為了她喜歡的東西,存錢買生日禮物給她。

她對麝月的好,好到被人傳她們是拉子。

「欸!妳信嗎?連別班也說我們是一對!」麝月說,她試探的眼睛,讓元英有些不知該如何處理。

「嗯……」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假裝專心的看著手上的書。

「林元英!妳不要假裝喔!」麝月認真地說。

「啊不然咧!妳喜歡我嗎?」元英問。

麝月看著她,美麗的臉笑了出來,「喜歡啊!妳是我最好的朋友!」

元英也跟著笑,「三八耶!」儘管心裡在淌血。

朋友,這個位置就是她在麝月心裡最高的位置吧!

她問自己,妳有勇氣去告訴麝月,妳喜歡她嗎?

oDB^CT=fy3bo^-g8nthQf=_&##3&ZIhP&Lj^56DOrj#^AdD3cY她還沒開口,就已經知道麝月有喜歡的人了,那個高高的男生,會打籃球,看著麝月緊張每一次偶遇,看著麝月眼神追隨著那個人。

她知道,在麝月的心裡,愛情的這塊,沒有任何她的位子。

元英垂下眼,麝月很漂亮,追求者很多,比起班上許多人來說,她有很鮮明0&*0=UCDVnnL%[email protected]%#GO2Bw$-ii1kIZE&v8d3Xv8的個性、漂亮的外表,暗戀她的人很多,而自己只是其中一員。

兩個女生在一起,總有太多問題,她沒有勇氣去面對這些尖銳惡意的問題,於是她選擇當一個朋友。

朋友,能擁有的時光更久、更知心吧,只要能在麝月心裡佔有一席之地,就夠了。


(圖/123RF)

只是看到自己成功撮合麝月跟那個男生,她才知道了忌妒的滋味。

她開始沉迷遊戲,為了遊戲跟網友離家出走、為了遊戲被騙,在狂躁的青春期叛逆跟瘋狂。

但是即便如此,麝月還是關心著她,因為她們是朋友。

遊戲有從頭開始的選項,人生卻沒有後悔的按鍵。

她看著螢幕上的麝月,看著她努力、走紅,她最清楚麝月的倔強,麝月當了演員,對她的好處就是可以理所當然地喜歡她,因為她是明星啊EIHDzy#pm9rQ0mIj(*M-^%#[email protected]+BNnpy(rT&

她還記得有次,麝月喝醉了跑去找她。

「元英,我在跟女生交往。」麝月說。

「誰啊?」她有些不是滋味的問,麝月說了一個陌生人的名字。

「所以妳們吵架了?」

「分手了。」

她聽到自己聲音說:「那要不要跟我交往看看?」

那是少有的,麝月眼神中出現一種迷茫,她也期待著麝月能有一點動搖。

面對元英Pal_GKx7tY2%Cwyz+w*ySg0DNl6sEQSUstrCbWPOBaZAkENA&s的告白,麝月並不意外,她一直知道自己的追求者很多,暗戀的眼光是怎樣的她很清楚,但她的朋友太少了,少到只有元英一個。

她其實知道元英對她的好,可是對一個人,只有信任沒有心動,那怎麼在一起?

就算一起,以後也一定會吵架,元英也會發現自己並沒有熱情,那為什麼要為一段注定要分開的感8%$$3t6E!Cd#ydR35s$TOPzqYI5qlV071Kb!seRy=fCRKvmORd情,去浪費一個知心的好友?

麝月在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她看著元英說:「……我不想失去妳。」

看著元英的掙扎,她起身離開。

被喜歡是一種負擔,她覺得。

有些人會莫名其妙地對自己好,接受了總必須在以後還上,因此,麝月寧願不接受,即使孤獨,也代表她有很l%^[email protected]_Fh_m)Wxz50M(ls6E4多自由。

看著麝月的離開,元英苦笑,當了這麼久的朋友,她太了解麝月的意思,終究麝月對自己沒有一點動心的。

這種相知的感覺太悲傷了!她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告白。

已經用完了她的耐心,死心了,她把對麝月的心情藏在了深處,她就是個朋友。

朋友,可以是一輩子的。

這樣她也等於擁有了麝月的一部份。

她的放手,對麝月、對自己都好,能遇見一個喜歡的人很好,能放下一段感情也很好。

她成全了麝月,也成全自己。

那一刻,她終於懂了。

或許這也是一種成長,元英告訴自己。

國中的元英不懂、高中的元英還想要掙扎,但現在,她告訴自己放手成全,然後感到無比的自由跟快樂,ecspp_PNp#b=JSuxx!MskNk(trvE**wcMk+CWwYYzU7L*d6gLi不再把心掛在不可能的人身上,她反而自在了許多。

她能瀟灑地起身離開,走出咖啡店。

一旁的服務生追出來拉住她,「小姐,妳的書。」她遞出那本《梧桐影》。

看著書上的麝月,元英微笑,她臉上的笑容散著一種吸引人的光亮,「我不要了,妳幫我丟掉吧。」

服務生看著她的臉,有一瞬間,她感覺眼前的人好美,比剛剛離開的美人還要好看,忍不住的她提出邀請,「下次來,我可以請StiflXCaNwVAyEsH8xIHY!Qhl#[email protected])$TN妳喝杯咖啡嗎?」

「好啊!下次。」元英微笑。



(圖/123RF)

為了宣傳新劇,月姐也接了通告,去參加一個綜藝節目。

「月姐……月。」夢夢看到月把眼神橫過來,她馬上改口。

說實在,她們發生關係卻不太影響到生活,畢竟早在她當助理時,做的跟妻子差不多了。

她還是照顧著月,只是多了一點交往的甜蜜。

她看著月姐被人拱上台唱歌,她有些擔心,畢竟她並不是歌手。

今天的主題就是要唱歌h8vtpbY820I!g63VrFaKkPl85Bg%3hxKR5yr#2O)W*w)VsW_kN,加上講一件自己的傷心事,但是綜藝節目就是以消遣別人來娛樂,她有點擔心的看向月,收到麝月對她眨眼要她放心的表情。

當歌曲的前奏一下,主持人跟其他人面面相覷,那是一首慢歌,張雨生的《我期待》。

只見麝月站上台,她開口,一口低沉的女低音,三個字讓周圍的人慢慢的安靜下來。

「有一天tnHWHzz9J#vL**8w!K_JgVwXmm1l(of&bg2VcERd*V-ZvE%ogN我會回來,回到我最初的愛,回到童貞的神采……」她輕輕地唱著,看著攝影機,夢夢也看著旁邊的螢幕,在螢幕裡與麝月對視。

「非常動人,那妳要講的是什麼?」主持人問。

通常別人會講一些失戀或者小時候的創傷,或者來不及與親人告別的事情。

但麝月只是微笑的看著螢幕,「我要說的,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是什麼?」

「我……曾經很愛一個男生……他是一個攝影師,我很愛他,當鏡頭照在我的身上,我相信他說的,那只是情趣,但是當我們分手ZjeCt=#OQ-4y8&7BvO)[email protected]&mqdlD!guYmAbl(後,他卻拿著這張照片來傷害我。」麝月想到那時的自己,還是有些不太平靜。

「他……拿我們的曾經來傷害我。」她低聲地說,看著鏡頭,「我親眼看著別人評論著我的裸體,嘲笑我的裸露,我甚至要裝作不在意的嘲諷自己下賤,用粗俗的詞彙形容自qOqI(lOYOvumB^x=duy([email protected]_aBz己。」

她苦笑,「我才發現,許多女生與我有同樣的經歷,我們的身體變成一種枷鎖,裸照變成一種別人威脅我的工具,我經歷了十年的黑暗期,後來我聽到這首歌,那時候我才能原fCqC24oFeY532g*[email protected])B#CM9BX^Z9_xrqz82)U35諒自己。」麝月看著攝影機。

夢夢看著鏡頭裡的麝月,她認真對自己說:「如果妳是跟我有同樣經歷的人,我想告訴妳,並不是妳的錯,但事情發生了,我們沒辦法逃避,但要走出這件事情,妳必須要有說再見的d1N(x^S_YIIYI72=xS%UZnjPRt3YY#PeI$jozT!i8gYi%O+xqU勇氣。」

雖然有些美化,但夢夢還是懂了,麝月在勸自己。

說再見的勇氣,不是每個人都有。

因為逃避是本能,人性的本能,但勇氣卻需要許久的醞釀。

夢夢不知道這個故事的真假,但懂了麝月想告訴自己的話,讓自己知道,麝月懂她,也受過傷。

那是找到同伴的感覺,不是只有我這樣,不是只針對我。

我們都有類似的創傷。

夢夢看著那個電視裡的麝月,要努力忍住,才不會哭出聲影響錄影,她看向一旁有個衣著暴露女生在抽泣。

「所以這首歌讓妳感覺被救贖?」主持人問。

「對,對於這個社會能停止用裸照去傷害人,我期待。」麝月含著淚光說。

許多女生似乎有共鳴的鼓掌。

等到節目結束,夢夢替麝月蓋上外套,擔心的看著她細聲喊,「……月。」

麝月看著她,用眼神詢問,怎麼了?

「這是真的嗎?」夢夢問,她真的也曾被這樣傷害過嗎?

「我總是在晚上睡不著的夜裡,問為什麼?」麝月平靜的說:「有人告訴我,女藝人都V6T*C9Y1ZJDLm9Xr4SPWbKRD$$Eri5w7gkAqXmpTm$PnkQ)v^$會拍攝寫真集,這沒什麼,但是十年的時間,沒有朋友主動來跟我聊天,接到的戲路都是演壞女人。」

這真的是女明星的惡夢,夢夢抱緊她。

「不過我現在有妳了,蝶,有妳我很快樂。」麝月低聲地在她耳邊說,親了親她的額。

頭頂的熱氣讓夢夢紅了臉,只有晚上兩人濃情時,月才會喊她的名,可是現在她卻這樣說。

有妳,我很快樂。

麝月的聲音讓她喜悅,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讓她平靜了下來。

但隨即又擔憂起來,這樣把過往的醜事挖出來,對麝月有什麼好處?

當天的綜藝節目收視率飆破平常,但是緊接而來的卻是麝月的裸照被翻出來的新聞。

「月,妳為什麼要講這件事呢?」夢夢不懂,這件事情,雖然抬高了收視,卻幾乎快壓過新劇的宣傳。

「再過一陣子就知道了。」麝月說,她抱著夢夢坐在沙發上,讓她坐在自己身前,兩人一起看著電視。

過沒多久,又有人爆料,說女星許麝月居然威脅別人拍裸照,還提出影片!

但更快的有人就指出,那是麝月在新劇裡的毛片,連衣服鞋子都是同樣,懷疑是拿新劇的影片來剪接而成。

夢夢是最清楚麝月行程的人,她翻看著形成紀錄,比對新聞中影片的日期,發現那時候&a=DpL*gSQy(Z4qD6wyf=g2CiU!C6sGJ$M5KzSjJZu)w5lYiTn的麝月根本就不在台灣,那是誰做的?

「是我,也不是我。」麝月只是笑說。

夢夢看著她的,美麗的臉上那[email protected])VQSGPNuBIh*w+YIyCvIgpqEPv&EPP&%C**W$r明媚的笑意,但很神奇,她就是想到運籌帷幄,跟談笑間灰飛煙滅這些字眼,讓她有點害怕又有些期待。

過幾天,少有的,有人來麝月的家拜訪。

夢夢打開門,那是一個魁武的男人,她雖然害怕,但還是擋在門口,「先生,請問你找誰?」

「叫許麝月出來!」男人看著夢夢,這就是麝月的助理?之前拉子疑雲的那個?

「請問你要找月姐什麼事?」夢夢忍住害怕還是擋在門口說。

一旁的麝月輕笑,看著夢夢保護自己的模樣,她開心的說:「蝶,不用怕!讓他進來吧!」

夢夢這才放人進來。

後來麝月解釋,夢夢才知道,這個男生是水星娛樂的公司高層,叫做袁軍。

「親自過來是想談什麼?」麝月看著那個袁軍,還直接到她家堵她!

「公司不放人,妳就這樣抗議的?」袁軍說。

他看著麝月,這個跟自己同期進公司的師妹,兩人在公司都佔有一席之地,也是多年的好友。

因為是多年的好友,麝月做什麼,怎麼做的,他一清二楚,所以才需要來確認一些事情。

「也不算,就順水推舟。」麝月笑著解釋,走到夢夢的旁邊站定。

一旁夢夢迷惑的樣子很可愛,麝月拉過夢夢的手,無意識的揉弄她的手心。

因為之前有人惹到她,還可以順便宣傳新劇,麝月就藉著媒體的手處理了一下。

夢夢看著麝月跟那位袁先生,不懂他們在打什麼啞謎?

夢夢疑惑的眼神,只得到麝月壞笑的用指甲輕刮她的手心,夢夢握緊麝月的手,只覺得軟嫩的讓人不想放手。

聽到麝月的回答,袁軍嘆口氣,她真的很會掌握尺度。

他沒注意到麝月跟夢夢的動作,只是細思麝月最近的行為,從之前的拉子戀然後被潑硫酸,然後到今天HhBcUk6+)ofFezu+_i(V2KFd1J-$asCsK2e2UWyBHwu+#lHPeT的節目上公開裸照話題。

這一切,看似麝月只是很倒楣的捲入事件,但是新劇炒紅了,麝月的知名度出來,而那個被網友嘴砲死的裸照哥卻連個名字都yHv7=EK0)RTm5r_rSE7o=0PlLApn_tHdMIHEz5#Wzx-E&N%zPV沒有。

而所有的證據,包含影片,麝月都交由警察局,光明正大的立於不敗之地。

而這一連串的操作,精準的切進觀眾對八卦的興趣,卻又讓大家注意到裸照的公共議題,現在那個綜藝節目正好得到特殊議題的提名,EEFZWs)-mJ#^KTZ9k5E#4h5sT9Kw1*ztCo_ZZ*%9dyA-%pDD(M恐怕之後得獎也是她,然後又搶先爆料自己,而別人的抹黑剛好是幫她宣傳新劇的推手。

這樣一個工於心計,把所有事情都拿捏得恰到好處的手段,讓公司又愛又怕!

袁軍看了一旁的夢夢又看向麝月,9Qa9_j%n3lSpheEvy+zab$9T(9dXF%[email protected]!zGdId知道這個女孩就是麝月在乎的人,他看著麝月,知道她另有打算,於是隱晦的勸她:「看來要是公司不同意,妳就要公開性向囉?」

「我只是活得比較誠實。」麝月微笑的說。

「麝月,妳這樣是走在鋼索上。」

操弄媒體不會有好下場,演員跟媒體之間的問題,有太多危險的地方,一個VP8ohOn3Z)eNYTxmWYRQx+$piIJ5N4vnWKrH05yl3NeJp16$z%操作不好,公司可能會損失一個紅牌女星,那種損失太大了,公司承受不起。

「沒摔死的話,那就讓我退休吧。」麝月笑說自己的打算,她想跟夢夢一起,想要休息一陣子。

袁軍看著麝月美艷的臉,公司不可能放過這樣一個金雞母,他悶悶地說自己的底線。

「公司可以准妳一年的假,但之後妳要接節目的主持。」

麝月歪頭,這大概是能爭取到最好的結果吧!

她看著一旁的夢夢,又看著眼前的袁軍,點頭同意。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