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回到自己的房間,夢夢有些怔忪。

除了跟月姐做了這件事情,更多的是這個胎記的問題。

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胎記,是蝴蝶的模樣但是卻有些醜,原本她不太在意,畢竟A=kw^PZl#KINNRI1*3Lnc1r*v#^y(Oo^3Lvf9KiaV2wc)lcUFf這個胎記從小就有,而且其實也不太影響外觀。

可是現在,她卻迷惘起來,自己真的是夢蝶嗎?

可是除了跟月姐在胎記相對的時候,她會有些熱流,但是其他是沒有感覺的。

她甚至也不太記得夢境的內容,這樣對嗎?

不過我倒是記得一些與月姐纏綿的內容!

夢夢有些臉紅的想,這時她才意識到,她跟一個女生發生關係了,那人還是她的老闆。

跟麝月上床的滋味,夢夢思考著評價,只能說,麝月會讓人上癮。

對前戲的掌握、氣氛等,她很有經驗,而且樂在其中。

跟麝月上床很快樂n7*SdoHA0bSIeohUgzjvQb&Wr=#[email protected]!I!Xk5wTLt,因為她很在乎自己的身體,會痛或者緊張,都能讓她緩下,就好像自己就是某種珍貴的東西,被女王把玩著。

麝月很清楚什麼會讓女人的身體快樂,很享受情慾被勾起的感覺,而她對自己也有同樣的情慾。

K^JaDz4U5t8QmhhM&TFDL+D4qav1M%[email protected]=kGYC%i到那天,黑暗中的麝月,她眼神中的黑暗,用慾望對自己微笑的表情,夢夢就覺得身體發熱,床上的麝月好美,像是狩獵的野獸。

美麗成熟的女體、肌膚的溫度_9R*_x%ayYr&8LP-O8()rb=aENRvSvLFWdJAfhFHMMezNHrP2U、呼吸的節奏,她頭髮落在自己身上的搔癢感,她嘴唇上的滋味,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極有吸引力的勾引著自己,讓夢夢感覺自己既臉紅又享受。

她喜歡麝月,喜歡她的進攻。

夢夢夾D&3i&igE(1sQU%14V+4khZVQ*P+T$Cyhq=k7#E=fWdIf7Ze1(i緊大腿,但還是止不住小腹的熱流,雖然喝了酒,但是她還是知道的,俯在她身上的人麝月,她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的慾望,可是麝月卻能讓她迷亂。

麝月沒有扭捏,看著自己時,她那欣賞跟渴望的眼光,像是在用眼神說,我要妳!只要妳!

不需要評價她的身體,胸部大小、身高的高低,在麝月的世界,自己就是這樣,沒有哪邊需要更好,她是麝月的食物,但細心烹s+=QUZq!FYlmpQ+I_)NlkoNTfXAliJv([email protected]_調的人是麝月。

她並不急著滿足食欲,而是溫柔的誘哄勾引,讓人心甘情願供她吃食,夢夢咬唇,溢出一點壓抑的呻吟,麝月給她的,是她從沒嚐過的情慾,而[email protected]%XxmUk!GK=BU^J!8tq#)且她發現自己居然很期待,下一次、下下次,往後每一次跟麝月的歡愉。

完蛋了!

夢夢暗罵自己,可是她發現自己已經沉溺了,對麝月的一切,更讓她欣喜若狂的是麝月的喜歡!

麝月急欲要她當女友的感覺,讓她心甜,那是一種關係確認的安心感,雖然當時話題被岔9Aqa&9QuqbW_$zWDalnER(N#w)#xkPyRy+75r+^sU2i4Su0=85開,但是麝月對自己的想法是一樣的!

她們是互相喜歡的!

意識到這點,夢夢感覺心裡有無限的喜悅跟煙火綻放。

嗡嗡!

手機的震動打斷了夢夢的思考,她拿起手機,少有的是許維的媽媽打來的。

「喂?」夢夢接了起來。

「李蝶!許維在妳那對嗎?」許母驚慌的聲音傳來。

夢夢皺眉,「沒有,我已經很久沒跟他聯絡了。」

「如果他有跟妳聯絡,請告訴我好嗎?」許母的聲音裡,有一絲憔悴,不像以往的跋扈。

「嗯好。」夢夢點頭,不管她跟許維發生了什麼,可是總與許母無關的,她掛了電話。

許媽媽一直不知道她跟許維的事情,所以她不想遷怒。

看著手機的螢幕變黑,她有種惆悵,如果是四個月前,她或許會哭求著許母,要她兒子放過自己,可是現H#ELKbThYUJT0N^[email protected]在,她還能維持住一種表面的禮貌。

這或許就是……成長吧?夢夢想。

她改變了,而那個改變自己的人,就是麝月,想到她,心裡又有點甜,這樣的好心情下,她願意做一些事情。

打開了通聯軟體,畢竟也是有些交情,夢夢勸自己,她通知許維一聲,也是應該的。

她傳了訊息給許維。

而許維快速的回給她,「救我!」

夢夢皺眉,她詢問許維怎麼了,為什麼會傳這樣的訊息給她。

但許維卻只是要她出來說,但夢夢卻不想,蠢一次是人都會犯的錯,不代表她會蠢第二次!更何況誰知道許維要做什麼?出去又有什HefkwtI$4Ba4k+yOd$V0%u$_s^*Vplmv1vPq7cDIRSsdQd1iUx麼在等她?

因此,不論許維怎麼約,她都不肯再出去了。

搞清楚了許維到底被做了什麼後,夢夢感到有些開心跟難過。

難過的是,原來……

許維始終沒有覺得自J7qM(_Bt#gAdy2PQH9m3oSjtSRzLkyVxZNTN-m)88*Yo)([email protected]己有錯過,比起自己,他就像是一個被寵壞的孩子,覺得世界應該要繞著他轉,都是別人的錯,而且沒有絲毫法律常識。

開心的是,原來麝月一直在保護她。

因為許維說出的麝月,跟她設想的麝月,並不是同一個人,這讓她感到複雜。

當初許維潑硫酸,月姐只說有備案,卻沒想到她備案到這個程度。

她不知道,原來月姐從自己被威脅開始就不斷紀錄,許維寄過來的恐嚇j$UJ#%E9rE02qIJWPtW)HV8MQhyibp4EI^_!_OA0T)z_=SiH-t信、潑硫酸的影片還有一些事情,都被如實的紀錄下來,送到了警局成了定罪的證明,短時間內,許維都無法來傷害她了。

她一直覺得麝月很dN1hX+&NnxS^(wpEW=Za)gM0*qHagI5^qQXUft7PH([email protected]厲害,她也偷偷在心裏認為麝月是女王,但是麝月一直只給自己看到很優雅的那一面,她也以為麝月就是一個溫柔的大姊姊。

但是怎麼可能呢?

麝月絕對不只有溫柔的[email protected]$Vkv=it&JDSQ+XOts16L%JlGrh7IXwQ&Q^NaBy1dm*o+Qd一面,夢夢想到,演藝圈的複雜跟黑暗,麝月怎麼可能沒有經歷過,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麝月一直沒有在自己面前顯露黑暗的那一面!

但現在……她還是知道了。

她看著眼%[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前的照片,比她更狠的,是許維裸體的前面,還附上他的身分證跟個人資料,據說是麝月傳給許維的,說如果再糾纏自己,就要散發出去。

麝月的做法真的很女王……很徹底的以牙還牙。

雖然不對,但夢夢還是有點開心,這就是麝月對她的保護吧?

麝月卻從來沒告訴自己,甚至她怎麼得到許維的電話跟聯絡方式也是謎。

那種被人放在心上珍重的感覺,還有不讓她知道,這樣她就不會對麝月有愧疚的態度。

就像她說過的,自己並不欠她!

夢夢一直以為,許維沒有糾纏自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錯了。

但她沒想的是,其實是麝月[email protected])&C([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lam9MZY=3mBA替她擋下這一切,許維不是不想繼續傷害她,而是麝月介入了他們,隔開了許維,讓他把矛頭對著麝月,保護了自己。

她聽著許維的哭訴,只覺得煩躁,最後直接掛了電話。

在那件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她終於跳出了這些事情,可以稍微冷靜地看待這件事情。

這真的要感謝麝月,是她教自己停止懲罰自己,教她走出來。

夢夢嘆息,想到麝月心裏掠過一陣甜蜜,原來,她一直在麝月的羽翼下。

雖然很俗氣,但她真的覺得麝月是她的天使,儘管是代表手段的黑色的翅[email protected](3WuDVHZL&pL$SLIx5gL6L!(YsWJ^z#5LQecz7#JKX膀,但是在所有人環伺下,只有麝月到了她的身前,伸出手,拉出那個幾乎要溺死的自己。

而且她做的這一切,不求回報。

夢夢感覺腦海突然閃過一句話。

「蝶,妳記著,說謊,是為了保護。」

她想起來了!

麝月說她有備案時,那個感覺,就是這句話閃過腦海,那是夢蝶的記憶吧?

她很清楚,這句話是白月說的,但也是麝月做的,她對自己說謊,只是要保護她。

或許嚴格來說,並不算說謊,夢夢發現自己在替麝月找藉口,因為自己的心已經完全偏向麝月了。

夢夢又4%&MhiLARrlp=*rFGrv+6KojW$g$k_bEpG4r5Gajq-0vFg3)yR忍不住的落淚,她發現自己不知道要怎麼回報這樣大的情意,就算現在跑到她面前,說一萬次我愛妳也不夠!

這個人為自己做了太多了!

但隨即,又是深層的恐懼抓住了她。

如果,我不是夢蝶怎麼辦?


(圖/123RF)

就算夢夢說過不在意,但麝月還是止不住好奇心,這《梧桐影》的劇本到底是誰寫的?

為什麼,她們有這麼多相似點,像是她跟夢夢就是白月跟夢蝶的轉世?

但又為什麼,夢夢的記憶卻不如自己清晰,轉世前她們發生了什麼?

將夢夢哄去忙,麝NXflfn%&+U!#^zbL9KJ2XI_*wiar=q35XNy3g^Qd%%@GE(qJF#月拿回劇本,她翻看最後的編劇是導演的名字,代表這個劇本的編劇並不是太有名,恐怕會很難找到。

她跟劇組的人要了電話打過去,卻發現是空號,她皺眉,又聯絡了導演,導演也不認識這個人。

就好像,根本沒有這個人一樣。

她看著眼前被自己翻爛的劇本,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她喜歡夢夢,喜歡到恨不得整天跟IV%LyV^y*[email protected]*-*ulQA%#1WDU85(!q$8LA她混在一起,但是又很害怕,萬一,這只是一場幻夢呢?

所以她一定要搞清楚,這劇本到底是誰寫的?為什麼她知道?

還有夢夢……到底是不是夢蝶?

元英聽完她的話,看著那本劇本說:「呃……這……很重要嗎?」

麝月看著她,「我們太像蝶跟月了!」

元英看著糾結的好友,不太懂這有什麼好憂鬱的,「照妳這樣說,每本愛情小說都是現實的轉世。」

「可是我從一開始就對她……」麝月解釋,她一直都不是濃情的人,可是自從遇到夢夢,她好像瘋了E)Qb&p-J_v_CiuFn5A6Rn7gjCNag$Hni=i*A5vuFaaJtPlW_Jw一樣,一直在意著她,難道不是她被白月附身了?

元英搖頭,戀愛的人智商會降低,這件事情是寫在基因裡的,她感嘆)Qe4qf61)twiJ1bEq%y+H7v=vAU#M(P-CDns#hKK3arE%^Es+x老天爺果然是公平的,她看著聰明一世的好友,難得也犯了糊塗。

「妳信不信我隨便拿本言情小說,eC&pyH-M5ze7Wy8U0wBy4HzGqQyNmW$nN_U%!JcpVlgcBfK(DZ路上抓一對男女說這是你們前世,都有87%相似,拜託,小說家言有什麼好認真的?」元英勸著,她也是看言情小說過來,幾個公式總歸起來就那樣啊,一定要相愛啊!然後被阻礙等等,不管現實還是小說,誰談感情不是這樣?

「可是妳看這個胎記!還有我們的年紀……跟名字……」麝月看著劇本,如果只是一點還好,可是Jj_g6=Sw9ZRTW)%vEWJ$w9*npjCUA$x^4&k3uYmjqt^yi#z-zB這裡面的巧合太多了。

「名字有蝶跟月的女生多了去,有胎記的人也很多好不!靈異照片都說有人形,我看了這麼久也沒看出什麼好嗎?」元英沒好氣的說,她看著麝月漂亮精明的&if#*!RAc2vfOo0^WIpKosoZUTrRZVA%b6(yW5Zw1VBykAh^up臉,難得露出一點呆滯。

「還有妳不要跟我扯古代云云,同性戀這件事從漢朝就有,查個資料就有一大堆有什麼好稀奇的?」她看著麝月,她在心裡嘆息,要不是這張臉,她oqjE9FUMZ#(eQeDkhViIP7BrP&VKiS%sfud=YZ+AR1p1$mQAN7絕對不會排開所有事情,坐在這聽一個女人發牢騷。

「可是我確實有夢到……」麝月不甘心的解釋。

元英直接打斷,她看著麝月問:「阿月,我問妳,就算是好了,妳又打算怎麼辦?」

「當然是跟蝶在一起……」

「那如果不是呢?妳就不跟李蝶交往嗎?」

「……當然不!」

「那李蝶跟夢蝶是不是同一個人?」

「是。」

「那妳還有什麼好糾結的?怎麼選都是她啊!」元英翻了白眼,真的不懂&3goy5KN!-NLH6l*1)STZBMS^KPfBKIHcQSqYqu%I_mBNCc(cJ這好友怎麼就這麼無聊,要糾結這種事情?

好像對耶!麝月看著元英,以前覺得元英個性過直,非黑即白,對感情有些潔[email protected]&WdDWfCAa3BvKMh^T1xZ$16p%oy!=uBPlY4^pgR1U+%9Nn癖,但現在想來,說不定那也是一種自在。

「我倒是覺得夢夢聰明多了,她不是說過,不管自己是誰都喜歡妳嗎?」元英勸,她拿起面前的馬卡龍咬一口。

嘖嘖!果然選這家甜品店選對!

外酥內嫩的馬卡龍,伴著甜絲絲的糖粉,香甜的氣息撲鼻而來,配上恰到好處的奶油,在舌尖那甜而不膩的味道,嘖嘖,熱量有多高,美味J2w%DLFfEJpF$A^d-k&fx-Hc^DR#9szD9pv^nwu(9FT(SmK-4V的程度就有多高!

再喝一口花茶,清香的茶湯,玫瑰的香氣恰到好處,讓人整個人心情都愉悅起來。

她認真的進攻著甜品塔,這麼奢的下午茶可不是常有的。

雖然對好友來說,這個價位只是普通,對她這個小資女可是天價。

「不管過去如何,現在比較重要吧!」元英勸R370BmXmS8sa)wndjC=9=)%GE_zLzuMCCGWpMdSx(RYle4Ssk#著眼前的好友,還在糾結這有什麼用?妳又沒有哆啦A夢的時光機,也不會穿越,知道兩人的轉世有啥意義啊?

不過她看著桌上如同童話場景的點心,看在這麼奢靡的甜品上,她就再幫個忙好了。

「說到夢夢,她的家人知道妳們交往了嗎?」元英問,用問題解決問題,借力打力比較輕鬆。

麝月想起來了,這也是她另一個憂鬱,「夢夢似乎還沒告訴家人!」

「她家人管很嚴嗎?」元英問,同性戀最不缺的就是被討厭,要是家人管很嚴,那事情就複雜多了。

「不清楚,也沒有見過她的家人。」麝月皺眉,夢夢很了解自己,但是自己卻似乎不太了解夢夢。

「那妳還是想幾個計畫,看是要搶婚還是怎麼的,加油喔!」元英敷衍地說,她請服務生過來又-E25B(!zPuJ!nvvp_ZiD$Gd!gsLcR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點了一些,剛剛耗了這麼多腦力,她需要補一下。

麝月爽快的刷卡,有時候她真的覺得自己是欠元英的,這好友就是能把自己吃得死死的!

說到元英,該不會也是蒼英吧?

麝月好笑的在心裡搖頭,她決定放下這件事!

元英說的對,不管過去如何,現在比較重要。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