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嘴巴上說不戴的項鍊,夢夢還是戴了,說不要想太多的事情,還是想了。

早上等月姐晨跑回來的時候,夢夢暗罵自己,沒骨氣!

她手上準備著月姐的早餐,她不太能碰太多fy_Dn$_3%!+rHWdGSBm0$$nf7Eq#aB8*EwqeV92ZsjN^q#W-d9的碳水化合物,但是水果跟肉食也不可以太多,最後她弄了班尼迪克蛋,那荷蘭醬的檸檬清香應該可以讓月姐開心一點。

背後傳來開門聲,月姐走了進來,她轉身,「月姐早!」

麝月拿起櫃子旁準備好的毛巾擦著臉跟身上的汗,「早安!」

今天是上班日,所以夢夢會為她準備早餐,她走近一看,驚喜的看到夢夢的脖子上的項鍊。

夢夢抬頭與麝月的眼神相對,知道她看到自己脖子上的項鍊,那副開心的模樣,她說服自己,為了月姐的笑容,就算別人說她p54f30Rdh2NZ6v!tIH%UBTmDeK%UhJ!IQ_YI)TdNo$PdxMI)v=撐不起那種貴氣也沒關係。

戴著項鍊一個禮拜,榮獲狗牌稱呼一名,夢夢苦笑,她也想過要不要拿掉,可是……

那是月姐送的東西呢!

就算是狗牌也沒關係,只要可以待在她身邊就好。

明知道這樣很幼稚,可是夢夢就是不想脫掉這條項鍊。

麝月看著夢夢,她沒有發現夢夢受到的批評,只是很高興,夢夢戴著她送(1pY6aeNcS)bge*s2rXn6!#j%H2JmyfuwlhuG#_R9VjFwTe2at的項鍊,就好像是一種宣告,宣告她是自己的人。

她甚至偷偷幻想,若是那條項鍊遮掩的,是她的吻痕……

想到她就覺得心口熱熱暖暖的,她咬唇,這樣好像太糟糕了!

她努力把心神定在節目上,製作單位要做一集女生有沒有比男生差的節目。

要比唱歌、猜題、反應、體力、魅力,原本就是做效果的東西,她也不甚在意。

哪邊該怎麼做她自然知曉,原本LI%0ME1w09Z-GpnAME+v#AJc0XLV7nrj+D!J([email protected]*yEpjbyN是沒有事情的,但是偏偏有人挑戰了她的底線,她看向那石齊白,不懂他為何喜歡挑戰自己?

「石齊白,你覺得女生體力上,有比男生差嗎?」主持人問。

「我覺得有,畢竟女生天生就是比較柔弱、負責享受的一方!」石齊白說。

主持人聽到就有些皺眉,她努力凹回來,「所以你覺得女生比較可能當接受一方?」

但石齊白依然沒有聽懂,他說:「不,就是真的覺得女生不如男生,你看現在只要是重要的r#[email protected]%CVH$2hW0v*daZ91blWc-QcZ3a)eO9X職位,都是男生擔任的……」

「你不覺得那是因為一些職場文化……」主持人拼命暗示,怎麼會有人這麼愣?

「不是啊!女人在家乖乖生孩子就好……」石齊白依然白目的說。

麝月冷笑,原本她還想放水,很好,從之前他就亂摸自己的腰,現在還敢講這種言論,她舉手,「可以開始了嗎?」她笑說gn07sLk2-mX_W*bw-RvW7T3fMyvATiN58*6liyIFE1948^O5b8

看到有人救場,主持人當然就說:「好!那這關體力,請讓我們開始!」

一開始是很簡單的體力運動,跳繩、跑步、闖關,蛙跳,最後兩人都已經流下了汗,所有人也靠過來看著。

隨著現場的音樂,兩人的比拚也開始進入白熱化。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麝月那組很快到了一百。

而石齊白則是還是在八十幾,慢慢往上。

「好!很明顯,是女生這邊……」主持人要宣布體力這關由女生獲勝,但是石齊白卻開口,「一百!」

夢夢擔憂地看著,她是不在乎石齊白,但是月姐早上才跑完三圈,現在又是這樣的重體力勞動。

「很令人感動的精神,我們石齊白也做完了,有什麼話想說嗎?」主持人說。

「很羨慕有人可以有助理照顧……」他不甘心地說,恨恨地看著麝月跟夢夢的眼神交流,他的助理小豆昨天請辭了,理由竟然是他太Anf%DhB#xWu1F-6ZeDY%BWqTKWEmwF6tTo26jyUIWy4O*k&P$g難帶,馬的,是他的問題嗎?

要是他也有助理可以顧吃顧喝,自然可以贏了許麝月。

其實他心J=aGdTgpS=C7o1m2wO=zF3A+WaWj50#Qim^fSV%[email protected]%2C裡是喜歡許麝月的,但就是因為喜歡,才對許麝月跟她的助理間的默契感到忌妒,甚至故意出口傷人,想要引起麝月的注意。

但是這樣做只是激怒了許麝月,她原本是覺得AT1z5&4nHvTd0RR$zalIfoU^)[email protected]^&%9$eniVRqec%h0p4_-高舉輕放就算了,但是石齊白卻這樣意有所指,他以為他是誰?敢做自己的主,還意有所指的警告自己?你憑什麼?有什麼資格?

一般人的生氣是憤怒的,可是麝月的怒火,是冰冷的,她看著石齊白,我會讓你後悔!

最後一場比拚,是魅力,實際上就是要跳舞。

男生隊,一出場就是秀歌秀舞,然後撕開衣服非常肉慾,但是也極富觀賞性,但是當主舞的石齊白,跳到她面前,她卻一點都不做效果,就是冷著臉ry5G5^cUJY!rN4z&24925x9f%UhESb9a9K(+Q38PPrA=!swO+M

一旁的主持人開口,「唉呀!看來小鮮肉不是妳的菜呢!麝月?」

就算石齊白的肌肉在她面前晃動,麝月只是微笑當作沒看到的樣子,「我覺得普通。」她說。

輪到麝月時,女生隊的舞蹈自然是比較妖嬈美麗,但是輪到麝月她卻沒有穿預定好的衣服,而是那天跟夢夢去遊樂園的模樣,襯衫跟長褲,只是鞋4J26EA%+9Ra1MYApa#_PFy84h(_R!#hDe1ggC^=4NcUh&mD3&q子換成高跟,非常中性,甚至將氣氛弄得很肅殺!

但是在一節拍後,她突然停下,然後露出一個美麗到極致的笑容。

那一刻,她控制了現場,所有的人都臣服在的她舞台下,她絲毫不[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8q!FuzftUxavo客氣的勾引了在場每個人的慾望,或許是唱歌時的唇舌咬動,或者是她的手指跟動作,或者是那藏在男裝下的姣好的身材。

她跳的舞已經失控,卻沒有人阻止她,在她黑色的頭髮中,每一次的甩盪跟回首,都抓住觀眾的心,宜男宜女的美貌,還有能勾起女性與男性欲望的身體,她像是妖嬈放蕩的妖女,也5ojxRGb!vX+A7GK^UT1D*LD&c^24S!vlij-zcRmosqIRLPmZ20是聖潔剛正的天使。

中性,不是一種空白的隱藏,而是美麗的月華,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分辨!

月光,是沒有性別的!

就像是許麝月的美麗,能勾起男人的慾火、女人的騷動,她就是如此迷人。

她對著場外的夢夢拋了媚眼,看著她羞紅而專注的看著自己,她自信的笑。

最後她做出了結尾的動作,停在石齊白面前,挑戰似的看著他。

石齊白突然伸手,將許麝月拉過來要吻她,卻被她一巴掌打了過去。

這一段被剪進了節目,但是麝月結V1z5cEoCai%$rujFoT#Y-3IdM66KLB-YtxefcSoqp3oL$WgMl5束後的虛弱,卻只有夢夢看到,節目一結束她趕快上前,抱住麝月,才沒讓她躺倒。

「抱歉,先讓月姐休息一下。」夢夢擋開了眾人,她抱著麝月,直接將她公主抱到位置上。

放下月姐,她感嘆,果然是演員,連她一個小女生都可以輕鬆抱起的月姐,那些男生到底在演什麼?

夢夢只顧著送水,替麝月擦汗搧風,卻忽略了麝月看著自己的模樣,少有的有些害羞。

麝月想到剛剛一確定節目結束,她就鬆懈下來,人往後倒時,她在心裡暗暗喊糟,希望不會太痛。

但等她回神,她只看到夢夢的項鍊,那隻蝴蝶閃耀的鑽石在-z*g^t9FQFwBZc(8CJc%Y1Hf=#b(Md^S-jCUeYXgR1a*[email protected](C她眼前,一直到進了休息室,才意識到剛剛自己是被夢夢抱在懷裡。

一旁k=w_KnUkDyXKD9PES9wlaSpenfaR(O6Ir898)+g6T#n6^[email protected]的石齊白看著她們離開,心裡是滿滿的忌妒,為什麼,剛剛麝月不是被自己抱著,為什麼不是麝月對他拋媚眼,他憤恨的看著她們,尤其,他注意到,麝月的手鍊跟夢夢的項鍊墜飾!

這是什麼意思?

他記得這助理叫李蝶,是麝月送了這個助理蝴蝶的墜飾嗎?

想到那個助理可以隨時在麝月身邊,想到麝月對這個助理的眼神,他心裡有個聲音憤怒的質問。

阿姊!妳怎可以這樣!

一股忌6=-erHqUnb8aZR([email protected]*GD%h&妒控制了他,他握緊手上的水,走到休息室,正好看到夢夢在替許麝月擦汗,他隨手搶了一個路人的水,潑向許麝月。

而那個夢夢馬上上前擋著,被自己潑的全身狼狽!

原本他想要上前,嘲諷麝月跟那個助理幾句,但是當他接觸到許麝月看著他的眼神,他就膽怯了,因為那是非常生氣的眼睛,cq^A0YK0^A1#3!cZhSs(w-vP9pvz4DaPvj9gwj+-N$Gm(eC%p+而且除了生氣,沒有任何其他的情緒。

他感覺到控制自己的那股怒氣消失了,他尷尬的離開。

等到石齊白尷尬的離開,麝月看著夢夢輕聲的問:「蝶……還好嗎?」

聽到麝月又喊自己蝶,夢夢安撫的說:「月姐,我沒事啦!我去廁所整理一下。」她拿著附近的衛生紙,邊擦邊走z-4FOVQF6PmeLnAWBvgD#[email protected]&An-cU0qZ39ZT5ltv去廁所。

進了廁所,夢夢發現自己還是在意,到底月姐口中的『蝶』是誰?

夢夢盡量把自己整mLGzL-i=hJKvPn=xsk&x606#D3(F9(Lq#1EY=MpI+2#WS1TsXI理好,她還是陪著麝月,只是用狼狽為藉口,與麝月離的很遠,直到麝月的家,她說聲抱歉,就先鑽進客房洗澡。

留下麝月茫然的站在房子內。

麝月看著無精打采的夢蝶,她還是盡力做好工作,但兩人卻沒有這樣相合了。

時間依然過去,但她心裡的遲疑跟擺盪卻越來越劇烈,她看著夢夢,不知道她有沒有想起來,自己是夢蝶,但是她對iI0jQNXDgD)[email protected]@夢夢的佔有慾越來越強烈,她不知道怎麼面對夢夢。

也不知道怎麼告訴她,自己對她是有慾望的,CYS1XMAddnyBlO^id*$$mEzYTZBmL=_#EiQJjuDA1iyNz#[email protected]但是告白後可能的殘局在她的面前,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幾分把握,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夢夢心裡,自己到底算什麼?

她想問清楚,卻更怕回答是,兩人只有主顧的關係。

就拖著吧?麝月勸自己。

她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尤其是晚上躺在床上,身體卻想要抱夢夢的心情。

睡不著,她翻身,走出房間,到了客廳,夢夢的電腦開著,人卻趴桌上在睡覺,她偷偷看著她的螢幕,發現夢夢的電hoqf)k%U3zTvfWHVm%[email protected]=_Ku81rkFn7+ltI9腦螢幕裡面,她的桌面是自己的照片。

她是不是喜歡我?麝月想問。

叮咚!夢夢的手機響起訊息因,麝月裝作拿東西,眼睛卻撇到夢夢的手機。

夢夢懶洋洋地起來,滑開手機,瀏覽著訊息,卻沒注意到,背後的麝月看到她桌布的驚訝。

麝月注意到,那是自己撐著手坐著,認真背劇本的模樣。

一旁的冰箱門打開的聲音,讓夢夢有點嚇到,她回頭看到了麝月,「月姐?這麼晚,還不睡?」

麝月看著她快速蓋上的筆記本跟電腦,她裝作沒有看到笑說:「想喝水。」

「嗯,晚上別喝太多,會水腫。」夢夢叮嚀。

麝月胡亂點頭回應,看著冰箱上的行程表,兩人背對背卻同時紅了臉。

隔天,麝月收到一個邀請,那是一個夜店的Party。

麝月想了想,便打了同意二字,她想要作個決斷了!

「夢夢,可以陪我出去一下嗎?」她問。

夢夢點頭,「好啊,去哪?」月姐想去的地方,她麝月的助理,麝月要去哪,她都會陪著。

因為月姐是她的女王,她的月亮。

麝月沒有回答,跑到房間戴上假髮,她換了短髮,穿著誇張的龐克妝,然後外面又穿了厚重的外套。

夢夢則是穿著黑衣,兩人跑了出去。


(圖/123RF)

「真的要去?」夢夢沒看過這樣景象,這麼多的人,麝月拉著夢夢走進去。

她把夢夢帶到座位,元英已經在旁邊等她們。

「妳好!」夢夢笑說,她還沒進過夜店呢!

夢夢看著周圍,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下,許多人的臉孔、還有震動地板的音樂,擁擠的人潮。

「嗨!」元英打了招呼說,她走進舞池。

夢夢有趣的看著周圍,麝月撐著手,看著夢夢對什麼都有趣的臉,她點了酒水送到夢夢的眼前。

「喝看看。」音樂太大聲,她必須貼著夢夢才能說清。

感覺到麝月吹在她耳邊的76_x*vBupjSxhVRTFTWH0jhmzv3aq^[email protected]=XtNWkVhyR&h=1聲音,夢夢有些臉紅跟害羞,有什麼在心裡蠢動著,但為了掩飾她點頭,順從的抿了一口。

等到元英跳了一圈回到座位,看著夢夢旁邊的幾個酒*&di*8ZYZb&pi([email protected]_lfY%9U6-*ETy9OAQpR-AZAv杯,她看著麝月,「喂,這樣好嗎?妳是打算灌醉人家好辦事喔?」

「不行嗎?」麝月挑眉問,她手已經握著夢夢的腰,動作中有著濃重的佔有慾。

「我聽到囉!」夢夢轉過來看著她們,雙頰泛紅。

「月姐妳不可以hQxujnKfhx4Z&JRukOdbrAE&S)POLta*TH5)K9APVKgv7KnPLB這樣!要是灌醉別人,被記者拍到會很麻煩的!」夢夢靠著月姐的身體說,她喝著眼前的酒,感覺有些暈眩。

「那就不要被拍到就好啦!」麝月靠在夢夢耳邊說,帶著誘惑的說。

夢夢被她吹在脖子上的氣弄得麻癢,她傻笑著說:「好!」

那種癢像是癢進心裡,讓她覺得眼前的麝月好可口,她嘴唇上的水漬是什麼味道?


(圖/123RF)

很好,夢夢完全醉了!

元英扶著額,她看著麝月,她看夢夢的眼神,讓元英到嘴邊的話又噎了回去,這妥妥的就是勾引人的惡魔啊!

她看向夢夢,這可憐的女孩被惡魔盯上了!

「欸!她是妳助理,妳確定,萬一她挾怨報復……」元英稀薄的善良,還是讓她勸好友,酒後亂性不好吧!

「我可沒有強迫她。」麝月笑說,她對夢夢誘惑的問‥「夢夢喜不喜歡我?」

夢夢肯定的點頭,醉眼朦朧的說:「喜歡,最愛月姐了!」

「那跟我上床睡覺好不好?」麝月問。

「好,上床睡!」夢夢肯定的說。

傻孩子!

元英可以非常肯定,麝月的『上床』絕對不只睡覺而已!

一旁的元英看著已經入狼口的夢夢,她聳肩,「我沒意見啊!妳們自己協調好就好。」

「那我先回去了!」麝月說,拿出錢,壓在酒保面前,「她們的都算我的。」

元英看著摸麝月摸在夢夢身上手嘆息。

嘖嘖!她這好友大概有幾個月沒開葷了,她對著酒杯畫了十字架,然後虔誠的說:「阿彌陀佛。」

眾神保佑,夢夢不記得她。

不過那個小助理好像成年了,既然成年了,就要替自己的行為負責喔!

元英抿了一口酒微笑,彎著的嘴角,讓旁邊的酒客有些癡迷心動。

元英抬頭看著酒保,用麝月的錢又點了一杯酒。

她舉起杯。

敬這個肉慾橫流的世界!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年輕的醫生閔秀一直害怕爸媽會發現他是同志,於是他決定撒個彌天大謊:和漂亮同事孝真結婚!但孝真其實是個拉拉,和愛人就住在閔秀對門,因此兩人就開始了假裝是異性戀的「偽同居」生活。一切看來是如此順利,直到閔秀的爸媽起了疑心,拆穿了謊言,閔秀這才明白,為了討好他人而活通常只會帶來傷害。

30秒註冊,馬上看《兩場婚禮一場葬禮》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