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聿朝十年,宮宴的絲竹聲又再次地響起。

「貴主!」有人來對她行禮,白月點頭回禮。

夢蝶離開後,已經五年了,聿朝終於穩定了下來。模糊的歌謠聲傳來。萬民安,農家樂,皆有所養,盛世太平。父王、jIJ#)%KU4WCAYjy!sFg5Ax=hL1-giYI%^B&7YfNV7lh*Hh+Kqp母后,這樣算是有了交代吧?白月看著宮牆之外的萬家燈火沉思。

露面後,她就破席而去,她已經三十許,不再喜歡熱鬧,或者說,那人不在,再怎麼熱鬧,也無法真心的喜悅,她躲在皇宮的屋頂上,看著月亮_$Yw)kn(C^Fe)pftZeOd80QmAJ75jncHeuBYKfknAGv=n6scP6,喝著殘酒。

風中吹來馥郁的花香,一個人,她反而覺得很好,可以把心底那無盡的相思倒出來。她醉了,身體發熱的靠在冰冷的牆柱,只覺得眼前一片暈眩,她乾脆懶懶的倚著。微涼的風吹著,讓B+_*lIiiyy7G0wZTA%z9bq!81KZ8P9cGYJW3R86Q8-ZiVQgdaW她迷糊的入睡。

咻─碰!皇城的煙花,巨大的聲響也無法吵醒她。但那煙花聲音卻像是跟進了夢中,響個不停。

碰!碰!碰!煙花到、喜事到!

高亢的嗩吶聲夾在人群中模糊的騷動,白月睜眼,發現自己在搖晃的轎中。

怎麼了?

我在哪?

白月問自己。

「月,妳醒了!」夢蝶的聲音在她的耳邊。

「蝶?」她驚訝地喊,發現她又穿著那身紅色嫁衣,那年江府的記憶讓她驚慌的攢緊蝶TMw2LR_ZlWe3!5CcXPNLVWNV8R7Nr6!Nn%JPK+5mu$Tsu0Op7G的手,「妳怎麼還穿這個!」

「月?妳睡迷糊了嗎?這鳳冠霞披妳也穿著呢!」蝶在紅紗後的臉迷惑著。

月看著自己,居然也穿著鳳冠霞披。

兩人都是新娘的打扮,坐在轎子裡,她愣愣地看著夢蝶。

「月,妳怎麼了?忘記了大王賜婚嗎?」夢蝶看著月,突然嘟起嘴,「妳該不會要悔婚吧?」

白月看著夢蝶,她心裡的蝴蝶,她拉著她的手,兩人手上的烙印相對,夢蝶溫暖的手摸著自己,手7Zh^dMGce!-wNxc5J%Q4*q&V23ht()GltO5uoDm7o_86k4HIRF上柔軟溫熱的溫度,證明她是真的!

「沒有!當然沒有!」白月說,她看著蝶,露出笑,若這是夢,她願意長睡不醒!

「月,妳還好嗎?要不……我們先喊停吧?」夢蝶看著月,她的臉色一會白一會紅這是怎麼了?

「不要!」白月喊,她抓[email protected]&)%h52er3AA^UWWWmltg%pFXV7sovk0huw緊夢蝶的手,「我要娶妳!」她心裡是一片歡喜,嗩吶的聲音聽在耳裡,她心裡就是這樣高亢的喜悅,她的蝶要屬於她了!

「是我娶妳!」夢蝶笑說,她們為了這個問題討論了好多次,「夢雲說的對,我們倆婚後慢慢掰扯吧!反正我們可以爭uvAmgo)-p)iL)2ax*GvOhMmF1EJ$-*BKEy1PUMj^a-bq3yusyZ一輩子!」

白月看著夢蝶傻笑,模糊的記憶在腦海,對了!夢雲,就是夢蝶的姊姊同意她們的婚事。

她為了夢蝶,兩人求了好久,最後才得到夢雲同意,然後李府的同意,之後大王賜婚她們,今夜是她們的婚禮。

但是她嫁給夢蝶,還是夢蝶嫁給她,卻已經說不清了!

轎子停在彤館前,她們牽手走出轎子。

跨過了轎子,等著她們的只有少少幾人,但都是她們重要的人,大王、鳶妃、夢雲、中郎將夫婦、蒼英。

白月領著夢蝶,跨過火盆,算是過了祝融,踩碎了瓦,象徵走過歲歲平安。

喜婆將繫著彩球的紅繩兩端,分別交給她們。一旁伶人唱起了歌,優美婉約的詞tzCjOi28A50c2#1lBifko0s&FE^[email protected]+曲賀新郎,也賀她們這對新娘,無限的寓意美好。

瑞氣籠清曉。卷珠簾、次第笙歌,一時齊奏。無限神仙離蓬島。鳳駕鸞車初到。

她看著這個布置簡單的正堂,卻只覺得心裡無限21sTg!hVlTWG2aKQyS3!vEa!Xq^LCx$bjkt4ywAvBrz3yEQ&Gz的得意歡喜,兩個相似的鳳冠霞披,相似的紅蓋頭,兩個新娘,也是雙倍的甜蜜喜悅。

夢蝶跟白月h+Uxtx#IX7V0Dn+c_b2Z4ykGW58YqPGL(0%AIgy+JjIdn2iy6I緩緩地走進去喜堂,終於,她們等到的聿朝安穩,白月將自己所有的功勞換了大王的聿令,同性男女只要家族同意,也可以結為連理!

她開心不已,但眼中卻盈滿了淚,她的月姐姐,已經等了這麼久了!但她真的等到了?

見擁個、仙娥窈窕。玉佩玎襠風縹緲。望嬌姿、一似垂楊嫋。

白月看著眼前的夢蝶,一向收斂情緒的她,發傻的笑,那是她的蝶!

在紅頭紗下,夢蝶的眉眼,妝成可人嫵媚的新娘,她的新娘!

她終於等到蝶,能勇敢的對所有人言說,蝶是我的!

天上有,世間少。留與正是當年嬌。更那堪、天教付與,最多才貌。

夢蝶看著白月,紅色蓋頭下的月姐姐,那年的白月如輝、那年的bjNq9l*[email protected]&wDg%yY817o3zWl7Nt%[email protected]=KOIvNMl白月帝姬,她從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與這樣尊貴的女子一起!

而她的戀慕可以得到最重要的姊妹,夢雲的祝福,是讓她感到最幸福的事情!

她必須很努力的忍住淚,婚禮是喜悅的,她卻沒有想到喜悅到了極致,居然是眼淚!

玉樹瓊枝相映耀。誰與安排忒好。有多少、風流歡笑。

夢蝶跟白月,各拿著一頭紅繩,象徵永結同心!

她們同心,對大王、對聿朝律令,努力的改變,終於迎來聿朝第一次雙新娘的婚禮,那是她不敢想的奢望,e15Tzvy+s&J=V(wH9uhM6n!MRHyB4STaEnyoQrjw)[email protected]終於,同性相戀不再只有悲劇,她可以大聲的說自己喜歡月,而不用害怕世人視她為異!

她看著白月,她們走過了多少時光,為了證明兩人的真心,她們努力說服家人,同性相戀並不是世人想的這樣邪惡,只是有太多歧異,讓人認為兩7G(C6LDZ37kXQk-#IOpJRTFISf$_TbK&UI*u%[email protected]個女子並不能一起。

幸好,夢雲還願意相信她,她看向夢雲

夢雲也看著夢蝶,那個穿著嫁衣的妹妹,經過了八年,她從不解、憤[email protected]^C=^f-3W0a76sCm^UGSDZjK+_zV4ugJrvDpD&cb=8=O#怒,當她看著夢蝶被歧視的人傷害,她才發現自己作了多麼殘忍的事情,她痛苦的問自己,遵守禮法就一定快樂嗎?

不是的,她看著心愛的妹妹,現在的夢蝶笑得多麼幸福啊!

那是她的妹妹,還有陪她走過風雨的白月,她們的臉上是那麼快樂而明亮的微笑。

從沒有傷害過其他人,只是希望能夠相守而已。

她多麼慶幸自己的同意,夢雲看著夢蝶,她心愛的妹妹,這麼在乎自己,寧願等著自己想通。

她的妹妹還是那麼可人,只是喜歡同為女子的白月而已。

她淚眼看著夢蝶,她真摯的祝福,夢蝶,妳要幸福!

直待來春成名了。馬如龍、綠綬斯芳草。同富貴,又偕老。

聽著伶人唱完最後的詞,夢蝶開心的想,我只要能跟月白頭就滿足了!

我心中的月亮,我終於等到妳了嗎?

真的嗎?

夢蝶跟白月一起拜了天地、父母,象徵對皇天后土宣告她們的hJ1KegvNC5YlydOwWP7p$Uztcd_8f2^GLXj#K1^s%a$q-mV1nu關係,感謝父母的養育,對拜時,她們透過紅頭紗對視,彼此看到了幸福的眼淚,在彎腰時落下。

新房內,她們互相拿著秤桿撩起紅紗的蓋頭,象徵稱心如意,走到新床,上面放的喜糖跟甜糕。

「月,我們這樣掀了兩次蓋頭,算不算彼此都秤心如意?而不是只有一方如意?」夢蝶有趣的說,她的聲音還有些哽咽,能得到家人的支持,是她收到最好的新婚禮e2tx$0i*2$G#694([email protected]+755exJ31EpDn7d$&08k物!

「蝶,我愛妳!」白月說,她終於可以大聲的說出來!

看著夢蝶,畫著妝的她,比平常更動人,或許是因為她們,熬盡了八年的年華,終於等來相守的結局。

「月……」夢蝶紅著臉,嗔她一眼,但是嘴角卻忍不的彎著幸福的微笑。

她們喝著交杯酒,說了不分離的誓約。

兩人解了衣服,躺在被子裡,看著對方。

夢蝶心疼的看著白月,披著&^4ki8g4yhh6%55cD2qj3IN*FBlJ&jw1HvUGOUpo5%+GnDckQz長髮,依然美麗的她,眼角已有了皺紋,可月,妳在我心裡總是美的,依然是那潔白的月亮,掛在心裏,明亮了自己的世界。

白月也看著夢蝶,她只覺得內心無限的快意,她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說,夢蝶是她的!

她的蝶!

兩人相擁,親吻著彼此,抱著對方不肯放手。

白月看著怎麼也i^5Ex4fNczZEFZ+BF+SyvMzD6pkwH60pCkrae%Ud^JcDS)uwVC看不膩的夢蝶,她可以大方地擁有她,可以與她纏綿直至天明,不用再擔心蝶的家人,不用費心找理由,因為蝶已經屬於她!

可以摟著她!那溫熱的身體_Xq4&Ar$T1QZqhw&_uzeKObei1Z^9ua)gywyZkY!g_VGX_)^xU,證明著蝶的真實,那個天真的、可愛的、為自己痴狂的蝶,帶給她人生中閃亮回憶快樂的蝶!

兩人相視,怎麼都看不膩的容顏,怎麼都嚐不盡憐惜蜜愛!

紅被帳暖,在這張床上,完成了夢蝶童語過的誓言,滾不盡的纏綿!

看著眼前的蝶,白月感覺心裡面不再是如冰箭穿心的痛,而是如熱蜜淌流的甜!

白月開心的笑,只覺得此生,無限的快意歡悅!

白月再睜眼時,映入眼簾的,不再是那紅被與喜堂,只是她的寢宮。

床邊的櫃子上,那白色的小瓷瓶映著月光,她伸手,瓷瓶的冰冷令她心痛,手抖得幾乎要拿不住那小瓶。

她帶著瓶子走到自己的妝台前,拿起梳子,卻無心打扮,只是理順了髮。

出了宮,她運起輕功,擺脫了跟在她身後的暗衛,彤館的今天一定也是重兵把守吧?

但她不在乎了,她抱緊懷裡的瓶子,來到另一處山林,那是一片懸崖。

她站在崖邊看著碩大的月亮回想。

剛剛夢境中的甜,對比著現實的苦!

「蝶,我又夢見妳了。」她喃喃的對著瓶子說。

這苦澀的五年,蝶活在她的夢裡!

想到剛剛的夢,白月幾乎要站不住,夢裡的一切太甜了,襯著現實太苦,苦到她已經承受不住了。

模糊的思緒中,夢蝶的聲音傳來……

月影斜,金風冷。今夜故人歸不歸,教人立盡梧桐影。

白月記得這首詞,記得自己吟誦時的擔憂,她記得夢蝶唱給她聽過。

那時的夢蝶還不懂憂愁的天真。

「要是我,那人遲了,我便去找她!」夢蝶天真的說。

蝶,要是我遲了,我還能去找妳嗎?

白月在心裡問著,想到夢蝶那越來越清晰的眉眼,心裡又是一陣疼痛。

這《梧桐影》裡,有六弟跟她、有她跟夢蝶,有太多太多的回憶。

但這次,但她早已知道答案。

夢蝶芳魂已逝,故人不歸。

她脫鞋卸了釵環,素淨的走到崖邊,夜風吹拂,衣帶飄飄,她拿出懷裡的一個小瓶。

那是夢蝶的骨灰,白月打開瓶口,在崖邊迎著夜風灑下。

「蝶,困了妳這麼久,妳怨我嗎?」白月幽幽的問。

彤館送走了夢蝶,她將夢蝶的遺體燒成骨灰,日日伴在自己身邊,她再也不讓夢蝶離[email protected]$M-(yTUF$Z9Vi5)[email protected]#dmBOMUUN28npqyg開她,苟活的五年,若不是夢蝶的骨灰在身邊,她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生不能相許,至少讓死亡的夢蝶陪在自己身邊吧!白月自私的想。

五年的時間,日日如刀割,她必須告訴自己,這是夢蝶的希望,希望她快樂,希望她守護的聿朝8#!JHP!MF*08S(WXgqYS5oQHaSaH8kl5RC(dSjR4zrnBirCc1d平安,她才能起身面聖而不自殺。

可剛剛的夢境終於壓垮了她,那心裡渴望的一切,盡在夢中。

而唯一不屬於這個夢境的,只有自己!

白月發現自己無法忍受,無法再繼續捧著欲狂的相思,她想要蝶,想去找她!

夢蝶,今年的聿朝越來越盛大,我可以放手了!

遲了五年,才去找妳,夢蝶妳可會怨我?白月自問。

「可我心裡一直是歡喜的。」記憶裡染血的夢蝶說,她閉著眼虛弱的用氣音說出最後的遺言。

「我愛妳,月。」

想到這,她又是無盡的疼痛!

夢蝶對自己總是歡喜的,白月苦澀的想,不論自己做什麼,她的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只是縈繞在自己的身邊,她也只願意將光華照在夢蝶身上。

白月看著瓶子裡的骨灰倒盡,或許是她的幻覺,那瓶子竟飛出一隻白蝶,瑩瑩的綠光,展翅翩飛。

「蝶?」白月看著那隻虛幻的,代表夢蝶的蝴蝶,她笑了,「妳來接我了?」

蝴蝶繞在她的身邊,她微笑的伸手,蝴蝶就停在她的指尖。

她的蝶來找她了!

夜風吹拂,吹走了那蝴蝶,將蝴蝶吹向崖邊,而蝴蝶似乎不敵風力,焦急的振翅。


(圖/123RF)

白月也往懸崖走,她似乎又聽到了夢中的嗩吶鳴響。

婚轎,來接我了嗎?

能去找蝶了嗎?白月開心而焦躁的想。

「蝶!等我!」白月伸出手喊著,害怕蝴蝶又再次離開自己,傾身投向懸崖,投向她心裡的那個婚禮。

在墜落的時候,白月看到了那隻蝴蝶在自己面前,化為夢蝶的模樣,她穿著大紅的嫁衣對著自己伸出手!

夢蝶伸出手拉著她,那手腕內側與自己相同大小的印記,映入眼簾。

我的蝶,妳終於來接我了!白月狂喜的看著夢蝶微笑。

而收到消息盡力趕來的大王,看到的就是白月對空虛喊,然後像是要抓住什麼一樣的跌落崖邊。

「阿姊!」他痛苦的大喊,崖邊%dgc&fAl*QQAsXE4(KqAX&3DWitI1KA_gomE_X$bhlue)zH9T7早已什麼人都沒有,只有白月脫下的衣飾釵環,一旁的暗衛拉著大王,不讓他靠近崖邊,害怕他會作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

白月落崖前,看到的,就是美麗的月亮還有那虛幻的蝴蝶。

蝶,妳來了!

白月微笑的閉眼,承受著死亡時,將自己輾壓到支離破碎的疼痛。

陷入黑暗前,她似乎又聽夢蝶喊自己的聲音。

月!

風聲呼呼,而白月躺在血泊中,4s4kUQVG+LakUJ6#@7I9bmjq^[email protected]=LL沒有生氣的眼睛映著天上的月,攤開的手上,是一朵金菊的燙傷,那是她與蝶約好來世的烙印。

一代帝姬、護國女將的結局終止於此。

夜風中,似乎有著什麼聲音,或者是白月的思念。

「月,妳就是我的花,蝶戀花,有了這個,我一定會找到妳。」夢蝶稚氣的說。

白月的屍體滿足的笑了。

蝶,我們說好了!

※尾聲※

「卡!」一個聲音響徹片場。

一群人擠在攝影機的小螢幕上,過了一會才有個中年男子說:「好!殺青!」

劇組的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

躺在地上的『白月』睜開眼,她被人扶了起來,白色的儒裙外面穿著羽絨衣,有點不中不西的味道。

她抬眼,又找不到自己的助理,讓她又頭痛起來。

「月姐,辛苦啦!」一旁的工作人員跟她行禮,她也點頭,「你們也辛苦了!」

她是水VuxeMA(Az5$LJLe_z^[email protected])SMp2YZryxkR4^3$)uVF!星娛樂的紅牌演員,許麝月,戲齡二十七年,從出生就在演戲,參與了這個名叫《梧桐影》的古裝劇,而且是百合劇,兩個主角都是女生。

因為她本身也是喜歡女生的關係,才答應了這齣劇的表演,她嘆口氣有些慶幸,幸好現在已經eg11([email protected]*PJ5L0o63%XF2H8Fh通過同婚,男男、女女相戀,已經被人接受,雖然同婚領養孩子的資格嚴格的讓人髮指,但大部分的人已經不再視同性戀為病態。

她看著劇本,最後白月抱著夢蝶那場戲,連她自己都哭了!

夢蝶對白月的深情,讓她好羨慕喔!

這齣戲一開播,那幽微隱晦的情感迷倒了拉子圈,也促進了許多人認識女同的世界。

不過她真的太忙了,若是有個人可以一起相守,在現代一定很幸福吧?

不過她的好友元英,傳訊息吐槽她,「阿月,聽妳在屁,哪次的對象妳不打槍?」

沒辦法麻,她喜歡的就是比較文靜的女P啊!

而且不知道為nO^@OPJVOS)i-vJe5eL!bxIZ$2YNjNnjgbYUmlP5si(+hnaIy*什麼,她就是沒有一個看上眼,她看著手上,那個夢蝶的『烙印』,根據劇情是用燒紅的鐵烙上去的。

劇組當然不可能這樣沒人性,她的是用特效妝畫上去的。

她走回Uvdx0xN9T=wFop#Cr5Tc!#[email protected])rOu1x6e!rRW!rwM1US自己休息區,一旁有個帶著眼鏡的女生,看著一旁的照片不滿意,「古代的烙印哪有這麼好看啦!特效組太美化了啦!」

麝月內心同意的點頭,真的太漂亮了,那種燙傷一般都會厚重的肉芽組織,她X68vPi([email protected]=rK4ITxwCAHa=_&p2A^e_WN9EajbUIU)b#VzAoGyk會這麼清楚,就是她自己手上也有類似的胎記。

經常被人誤會成是燙傷。

一旁的劇務說:「月姐!妳^[email protected]!PjMluaIyjkEqt3lbOP14ADeWF(gEAvP4yc34T來了,我找人幫妳卸妝!」她喊了剛剛那個戴眼鏡的女生,「夢夢!過來幫月姐卸妝!」

「喔!月姐好,我是第一天報到的夢夢!」那個女生轉過來,笑咪咪的說。

麝月看著她的笑,有一點恍惚的心思從心底飄過,但她只覺得自己可能太累了,她嗯了一聲,任由那個夢夢處理。

夢夢拿了特殊的卸妝液替麝月把那些血漿、粉底卸掉。

看著夢夢仔細的卸自己的妝,似乎卸掉她的彩妝就是最重要的事情,這讓她很有好感,拍一整天戲她已經累了,實在zGf8^VzV^e3!dVfUh#jybj)[email protected]^aZ懶得應酬那種會尖叫的小女生。

這個夢夢相處起來,讓她感覺很舒服!

「我看看,傷妝、彩妝都卸了……啊對還有手!」夢夢拿起月姐的手,將卸妝液塗上去,過一會溶解了那層假皮,她撕掉,看到下面還有一些顏色,7k^[email protected]!d-l^JQabeA+kvI)iIJiXg%[email protected]+SCXX8EHfC(eHN)她摳了摳,「奇怪……」

rFkjA)xK%+Y&#fH%UL=t40b1RCT3V_B^[email protected]=「妳在幹麻啦!」麝月看著眼前的夢夢,她指甲刮搔在她的手心,有些麻癢的感覺讓她輕顫,那癢好像鑽進了心底。

「月姐,這是妳的胎記喔?」夢夢發現這好像是胎記才停手。

看到麝月的反應,夢夢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奇怪的事?

「嗯。」麝月有點不好意思,她知道夢夢並沒有其它意思,可是這樣摳手心的動作,頗有邀請的意思。

麝月看著眼前的夢夢,她乾淨的眉眼,一時間有什麼卻又說不出的感覺在心頭。

「我也有耶,我媽說肯定是我調皮,閻王爺在我身上蓋章!」她打開手Or)5k0F2=cYCaXsw2!E)w)[email protected]@FkpyFL&fl,兩人的胎記有些類似,她比對著,哇賽!大小差不多。

麝月看到那個胎記感覺心裡有些什麼被觸動了,她看著這個名叫夢夢的女生,兩人攤開aM-eZUFfizl!o_MEK34Si([email protected]_ZdJO^的手上有差不多的胎記,她的是紅色,而夢夢的是淺咖啡色。


(圖/123RF)

她試探性的跟她十指交扣,那兩個胎記也如她所想的剛好重合。

麝月抬頭,看著那個姑娘問:「妳本名叫什麼?」

夢夢呆呆的回答,「我叫李蝶。」

太巧了吧!麝月笑出聲。

難道劇本寫的是真的,她真的是夢蝶,而自己是白月?

夢夢看著眼前的麝月,讚嘆的想,果然是紅牌演員,笑起來真的好看!

「夢夢!我這缺一個助理,妳願意過來當我的私人助理嗎?」麝月說了一個數字。

夢夢想了想,她高中畢業就打算出去工作,正好,當明星的私人助理薪水也比劇組高,因此她點頭,「好啊!」

「那說定了!」麝月微笑,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留下夢夢,她把這n6k=aUI1fe)Fb*[email protected]$AO%Mr8o(DbgAd4*_YQ種感覺歸類為,她只是對夢夢很有好感罷了!

看著夢夢純然信任的答應自己,麝月感覺那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又來了,她甚至忍不住把夢蝶的身影套入夢夢的身上,讓她心驚的發現,夢蝶跟_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wtGzQ48t2^qzX夢夢竟有驚人的相似。

那種純然的模樣,類似的面目與未語先笑的習慣!

甚至麝月覺得,演員的夢蝶,還不如眼前夢夢,那種純然的感覺,更讓她忍不住的想喊她。

蝶!

「……月!」夢夢也像是回應的喊她。

「什麼!」麝月看著夢夢,她剛剛說了什麼。

夢夢看到她有點不好意思的,「抱歉,月姐,我剛剛好像……有點恍神!」

夢夢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怎麼敢這麼大膽的喊月姊?

麝月看著看著夢夢跟著劇組收拾,她心裡下了一個決定,她傳訊息給元英。

「我找到了,想要在一起的那個人。」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