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那晚,我睡得異常香甜、異常深沉,所以隔天我罕見地睡過頭,睡醒已是近上班時間,我胡亂梳洗一番便趕忙出門。雖然狼狽地在最後時間趕到公司,我仍掛念著昨晚發表的徵求文,因此在開會前夕我趁c9qV1^[email protected])pm^GFpAUak$1zPydmvt5_pCU5-#3CA4空以手機連上PTT,登入帳號後,馬上看見有來信的號誌燈閃爍。

我心中一喜,但尚未來得及打開信件閱讀,會議便開始了。我心情愉悅地將手_tm8J%0kCf7B*YW4p0g)hfp)jy^jM!-ieM5ZA8pYW0AP2(gY5V機擺到一旁,想著那些信件又不會不見,晚點會議結束再來看也不遲。


(圖/blog.swat)

來說說這個很無趣、刻意又可笑的會議吧。本會議稱之為期末檢討會,除了檢討員工一年下來的成果外,也是避免一些年輕員工為了歡度跨年夜請假的策略。所以我們每每在跨年這天開這樣的會議,而且往往一開就是一整天,常常有同事會在這天被電得很慘。我懷TJn9Ba=_0W^d*25-!$m^[email protected]&=Wh疑這種會議分明是意圖把所有員工榨乾到沒體力也沒心情去跨年。因此,等到我有空且有心情再度連上PTT,已是下班之時。

不過我一心掛念著PTT上的跨年回信,因此我的心情完全沒有受到枯燥會議轟炸的影響,我心情愉悅地打開手機、等待著PTT連線。但後來我發現無論如何也連不上PTT,嘗試到KS0p1PMRi(=x6kiTdSw=HkpFXkCTrP#[email protected]十來次也一樣。我覺得奇怪,叫鄭淇也試看看,她也連不上去。

我不信邪,想著徵求文中預定的邀約時間為晚上八點,於是趕忙回家以筆電連線,想不到也一樣連不上去。

天啊…,現在是怎樣?我想著或許跨年夜有太多跟我一樣單身無聊的男女在PTT上閒晃,因此才會造成PTT大塞車使我連不上線吧?不過沒關係,我繼續試,總有一個時刻是可以讓我連上去的。所以我繼續保持愉悅的心情,一邊想像著等會跟網友去見面,我該如何4dBibij*dD!EOFZwNK8MAaOdGO*@)7hHzbY)e+G+_sEHJe1VaH與對方互動,一邊想著今年跨年一定要好好過。

我那個晚上就是如此待在電腦前,一直不死心地重新連線,心情也漸漸從愉悅,慢慢到不耐煩,最後開始動怒。


(圖/visualhunt)

——我一直連到……,電視上藝人們看似很嗨地倒數完,我的電腦還是不讓我連上PTT。

「這什麼爛網路啊!!」我氣得在電腦前怒吼,超想摔電腦但還是不敢。

想不到我如此用心計畫滿心期待的跨年活動,最後竟然被PTT搞到變成自己一個人在家跨年?!我煩悶地嘆息一聲,正當氣惱一股氣沒處發時UU=G)kOp7y1gI=ztZq41w53MY8XQW1VwYh7#R%ER#ZUmm)vPj),簡訊聲又在此時響起。

「新年快樂。」又是她。這女人到a49^inhrbVt41J26nJZdSBOUd#H16d*8WNtpmNP6!fHi2iTZ2W底想做什麼啊?我現在心情超差的,是要快樂什麼?而且這種簡訊看起來就是群組一起發送的啊,煩啊,別煩我啊。我心煩地把那封簡訊再次刪除,悻悻然地倒頭入睡。

隔天我起得早,我^urcP4uMQ*=uoHgM#rSQxsykEH&XlJ4cVHUZGz!_q2Sqws+y*b嘗試連上PTT,這次一連就成功連上,我趕忙登入自己的帳號,點開信箱。…天啊,果然有詳細資料的徵求文,反應就不一樣,我竟然在一晚內就收到二十來封的回信!但是有什麼屁用啊?今天都元旦了啊!我翻白眼。同時經過昨晚一整夜的折騰,對於約網友見面這檔事我也熱情全消。我將徵求文刪除,同時把每封來信瀏覽一遍,最後以很客氣地語氣一一回信,說明前晚PTT斷線的情事,並且深感抱歉無法順利邀約之類客套的話語。

忙完後便趕著上班,我一進辦公室,就看到鄭淇以一種饒富興味的表情看著我。

「……。」我假裝沒看到她,包包放著就往會議室走去。

「欸欸…,老闆…,等等嘛。」想不到鄭淇竟然小跑步追了上來。

「老闆,快快快,跨年夜的妹怎麼樣?」然後以興奮並充滿熱忱的態度問著我。

「…我沒出去啊,PTT不是當機整晚嗎?而且妳那麼關心我做什麼?甘妳屁事啊?」想到我竟然浪xE-zEnAN=k6o+p1heMLrx%g91OM7L!$dy2dFpIQxbysd&$#G-*費一整晚在嘗試連線PTT,我的口氣開始不耐。

「啊?可是我那晚上PTT好好的啊?」鄭淇沒回答我的話,自顧自地一頭霧水答著。

「怎麼可能?我嘗試連線一整晚欸!」我不敢置信,所以現在是我家電腦在搞我嗎?

「啊,所以妳就沒出去了?好可惜喔!」鄭淇有點言不由衷地說,我倒覺得她是在可惜沒有八卦好挖。

打發掉鄭淇後,我趁著開會前的空檔,又嘗試連上PTT。我收到了那些來信者中,其中唯一一人的再次回信。


(圖/visualhunt)

「取消邀約啊?好吧,雖然跨年夜我家電腦連PTT連得很OK,但如果妳不嫌棄的話,今晚可以一起吃個飯啊,晚上*fGiGCL&8z3672Mr#*[email protected]_%Hrf-5+&8QMSq)XvDdCT八點前等妳的回信摟。」

其實經過跨年夜的折騰,那時我已經開始發懶。但轉念一想,這段日子我總是獨自一人吃著晚Q!Tr#4JyoTF5XHzL&a5ql48gB2d%G&7GghrGbMO9K=!Y^21_5x餐,或許偶爾跟人出去吃個飯也不錯。我想起五個多月前與她的初次見面,雖然後來我們無疾而終,但那次的會面大抵來說也很愉快。我想起那晚與她的種種,手指也開始在手機上滑了起來。

「好啊,那就一起吃個晚餐吧,時間地點妳選。」

那是我再次跟網友的見面。我細心地打扮後,準時出現在她所指定的餐廳門口。

「艾比?妳是艾比嗎?」在我等到出神恍神時,一個女生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那女生有著一頭及肩長髮,鼻doZcYrmx9x2&yGN-jww&qRe9KO(MmQJvw*eMA9M(Ihrm)4^k8o樑上掛著一副黑框眼鏡,大眼、挺鼻、厚唇,大概比我矮半個頭,笑起來很有個性。

「妳…妳怎麼知道我是艾比?」我沒有反應過來。

「妳自己很有guts放的照片都忘了?」她晃了晃她jTqoPFSsCNQxID-h1cn0mY)@U3S8([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手機上我的照片,看著自己的照片出現在陌生人的手機上超怪異的,我感到一陣難為情。

「我是Apple,妳好欸。」有別於我的彆扭,她則是很爽朗地自我介紹。

那晚我們度過了一個很愉快的晚餐時間,我們很有默契地不過問彼此的年紀、職業,但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聊。Apple聊她的前女友,我聊我的前女友。但是後來幾乎變成她在聽我聊。分手一個多月來,我第一次向別人聊起她,而且出乎我意料地,我竟然可以0^X3Ym8BTYEGNP^*M&Wtvbs+K2exuv)uNj8R-i=!StPif50e+#一直說下去。


(圖/visualhunt)

我比我想像中有勇氣面對使我難堪的這一切。我忍不住說著我與她一開始見面有趣的互動,我仰慕她,我欣賞她,我不敢奢望會與她有進一步的進展。然後事情進展飛快,我們交往了,不過我也開始漸漸對她幻滅,…接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email protected]=91WmLWkyJ^)UMrdDpT&a^24j5grOWw1qXOsjk始,我們之間互動開始急轉直下,她開始用很傷人的言語傷害我,然後我開始糾結,最後我們終於分開。

我說完後,這才驚覺自己有多麼不尊重Apple。對方是來跟我吃晚餐的,不是來聽我說前女友的狗屁事啊!我忽然對於S2^kwe9j0-+hsa)VQQEg$ltoPkuEA!(r=z!*6CDb$TlUfMymQw自己的脫序感到尷尬。但Apple只是撐著手笑笑地聽我說完。

「所以妳還愛她嗎?」她問。

「不愛了吧…我看到她的ha#&HZ2%=YtuB*VpDy!3jU7&$tcgzx*W$n=QjzGQfb1&GGI!r6簡訊都沒什麼感覺了。」我盡力注意自己的言語,不讓自己再次不受控地大聊特聊我的前女友。

「看簡訊那檔事是不M&!$Co#XiWuU*%QrQzELKpDErBD2^+(^K3Glbxw#&UH$$qf2p8準的,這種事…要看本人才準。如果妳看到她本人都還沒什麼感覺,那才叫作不愛喔。」她輕鬆地喝著飲料說。

「看本人…?不可能啦!可以的話,我希望永遠不要再見。」我斬釘截鐵地否定見面的可能性。

「所以我覺得妳還愛,不愛一個人xw0&TM95z6bS53yKpHO6MhGIj9HzsqVN$2qbK&4MS(n&r$M&vG的話,那個人對妳而言就是一個路過的陌生人罷了,妳會不想看到陌生人嗎?不會嘛。陌生人的存在對妳來說根本無關緊要,所以妳根本不會去考慮再見不再見的問題。」

Apple把她的飲料一飲而盡,我們的晚餐邀約到此接近尾聲。Apple在離別前抱了我一下。


(圖/visualhunt)

「我知道妳現在過得很好,但是還是要繼續好下去喔。」她柔聲道。

那樣的溫柔,讓那時的我差JKiy6S(06oDB22mcRdRXad0HwqFu=KhaYSrIG&$vw1521O_iY-點哭了出來。原來,就算這些日子以來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但我還是如此地渴望被溫柔對待啊。

「我們不會再見了嗎?」我想起Apple在一開始見面就說明她只是單純找人來陪吃飯,不是來交朋友的。

「對,以後或許妳又跟妳未來的女朋友分手,又想找人跨年時,或許我也剛好在情傷,或許我就會寄rZucYbwE#xlg1X+^PrIM81y)ccYJ9ciI)Uk4niFc#gGEgonbOz信給妳了,哈哈哈。」

Apple離開了。我坐在燈光全無的車上,心中百感交集。當初我渴望著與圈內網友吃飯,我將那視為在異性戀當道的社會中,一個浮出水面深呼吸的機會。但如今我怎麼有種別離的傷感?我與Apple萍水相逢,一頓晚餐的相處或9&KAnms4rulE*Dzx4#[email protected]%nJyIXn)dMRm許根本連朋友也稱不上,但為何有過這樣一頓晚餐時間陪伴後,兩人照原先說定的那樣別離後,我卻有一種注定孤單的悲哀感?

我想起我曾經暗戀過的她們,想起曾經傷害過的他,想起曾經傷害我的她。大家在我身旁來Ztj7y4aej0LeZodedT)aWfz40Pmb8k7MV(6rHl!*[email protected]來去去,可否曾經感到過我其實一點都不想自己一個人走?

原來,我一直不如我所期待的那樣堅強。

***

時間很快地又經過一個月,與她分手轉瞬間也兩個多月了,這段日子我過著享受o2i-o7&FOL0oW!4#pcFQ9gSEA1m(m8Jr)uQCn(C0)#Za&FeeU0孤獨的生活,與前一個月不同的是,我已經開始不需要如此刻意地好好過日子。

我照樣會一個人出去街上晃,會一個人看自己想看的電影,會一個人自在地坐在周遭成群結隊顧客的餐館中吃飯;不同的是,在理解[email protected]_wlcju7Ykw6y)RC+h8BAjP(5gh7Oyx^n_Gao6EcLqG6我是如此無法承受素昧平生的Apple離開後所衍生的孤獨感後,我就再也不邀約網友見面了。

叮咚。某天,在我正在認真辦公時,手機簡訊響起。我還沒回神,身體已經以一種很習慣的動作打開簡訊。

「請問妳還能跟我見面嗎?我有話想對妳說。」是她。我沒有反應過來,又仔細地看了一次。見面…?有話對我說…?會意過來她想找我見面後,我不禁對著簡訊翻白眼。拜託,當時在一起時妳有很多機會跟我見面,怎麼現在分手了才想跟我見面LDhA^[email protected]%1c=ZJ2OWNlm呢?不覺得浪費彼此時間嗎?

我當下本來想直接回信跟她說,我沒空跟妳見面。但我回想起一個月前Apple對我說的那席話——「不愛一個人的話,那個人對妳而言就是一個路過的陌生人罷了,妳根本不會去考慮再YrHNC1W+nDxiE4LUnHYNMFNME3QGyC(y0YZebCfw+9Tv6q0gj-見不再見的問題。」

她對我來說是陌生人了嗎…?雖然我很想豁達地說,是的,我早已把她當作陌生人。但事實是,我們當時才分手兩個多月,我無法如此心無疙瘩地將她當作無關痛癢的陌生人。同時,我也不免好奇她到oC=Zw$HurSSe0vdn0Yd!B^WogO7U#rLWe+R#44Yq*[email protected]#底想對我說什麼?

但我更怕我見了她後,我不曉得自己內心會盪起怎樣的漣漪。我怕…,我看見她,我會失去自己的分寸。是的,即便這段日子以來,我很努力讓自己不要落入情傷的困境中,但是她引起我當初的心動是事實,我深怕我再見到她,會受到再rKF(K-+f#1xupWYHig!Nt_KALx!UYsFu!QQmnMdKLQk=H9M=mO一次的傷害。

乾脆不要見面了吧?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想對我說什麼。還是乾脆回訊叫她有[email protected]+XtA6ys5JC0Q^T^-JPTi2sig$NWT1uq)PrJqhf事用簡訊說就好?但是,說實話,我又很想見見她。不為什麼,我就是想見見她。而且我真的很想當面問她,當初憑什麼這樣傷害我,憑什麼這樣對待我,讓我感到自己就是不值得被愛,讓我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卑賤?

「下週一晚上我會提早下班。」思考後,我很冷靜地回訊。

「那我八點半去妳家找妳好嗎。」她也很快地回訊,與以前不同的是,她竟然會徵詢我的同意。

「好。」我簡短地回應。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