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那晚,我睡得異常香甜、異常深沉,所以隔天我罕見地睡過頭,睡醒已是近上班時間,QvY4n9M%!4^HN5UabsKuw5wfde-a=0u)tm&oYBXhcnbmGYFRbl我胡亂梳洗一番便趕忙出門。雖然狼狽地在最後時間趕到公司,我仍掛念著昨晚發表的徵求文,因此在開會前夕我趁空以手機連上PTT,登入帳號後,馬上看見有來信的號誌燈閃爍。

我心中一喜,但尚未來得及打開s==YFkcG3*-e0J^2xIUN-%FML=kgQ=xf(sUD$*g)[email protected]#6C($信件閱讀,會議便開始了。我心情愉悅地將手機擺到一旁,想著那些信件又不會不見,晚點會議結束再來看也不遲。


(圖/blog.swat)

來說說這個很無趣、刻意又可笑的會議吧。本會議稱之為期末檢討會,除了檢討員工一年下來的成果外,也是避免一些年輕員工為了歡度跨年夜請假的策略。所以我們每每在跨年這天開這樣的7_Mywa(WrP%=aGgXx_Tt-*)o1+$_FUyjE$fW!EmJA0z8gZM1TN會議,而且往往一開就是一整天,常常有同事會在這天被電得很慘。我懷疑這種會議分明是意圖把所有員工榨乾到沒體力也沒心情去跨年。因此,等到我有空且有心情再度連上PTT,已是下班之時。

不過我一心掛念著PTT上的跨年回信,因此我的心情完全沒有受到枯燥會議轟炸的影響,我心情愉悅地打開手機、等待著PTT連線。但後來我發現無論如何也連不上PTT,嘗試到十來次也一樣。我覺得奇怪,叫鄭淇也試[email protected]!aovq0uugZ%XeP看看,她也連不上去。

我不信邪,想著徵求文中預定的邀約時間為晚上八點,於是趕忙回家以筆電連線,想不到也一樣連不上去。

天啊…,現在是怎樣?我想著或許跨年夜有太多跟我一樣單身無聊的男女在PTT上閒晃,因此才會造成PTT大塞車使我連不上線吧?不過沒關係,我繼續試,總有一個時刻是可以讓我連上去的。所以我繼續保持愉悅的心情,一邊想像著等會跟網友去見面,我該如何與[email protected]$HT1rYXz7(+17si6*T-cEUJOMGVfqdDjPw793對方互動,一邊想著今年跨年一定要好好過。

我那個晚上就是如此待在電腦前,一直不死心地重新連線,心情也漸漸從愉悅,慢慢到不耐煩,最後開始動怒。


(圖/visualhunt)

——我一直連到……,電視上藝人們看似很嗨地倒數完,我的電腦還是不讓我連上PTT。

「這什麼爛網路啊!!」我氣得在電腦前怒吼,超想摔電腦但還是不敢。

GnLGQ4Kxq*=+y$EmSDNfmdDmoEE)iLxpUeJt^nU&OWw0zvKE#G不到我如此用心計畫滿心期待的跨年活動,最後竟然被PTT搞到變成自己一個人在家跨年?!我煩悶地嘆息一聲,正當氣惱一股氣沒處發時,簡訊聲又在此時響起。

「新年快_Ts+2H*SM9!Ug1Z*TTP*NY=Ga!Z9rmd8rVG%2IuK2_W$*m#FoI樂。」又是她。這女人到底想做什麼啊?我現在心情超差的,是要快樂什麼?而且這種簡訊看起來就是群組一起發送的啊,煩啊,別煩我啊。我心煩地把那封簡訊再次刪除,悻悻然地倒頭入睡。

隔天我起得早,我嘗試連上PTT,這次一連就成功連上,我趕忙登入自己的帳號,點開信箱。…天啊,果然有詳細資料的徵求文,反應就不一樣,我竟然在一晚內就收到二十來封的回信!但是有什麼屁用啊?今天都元旦了啊!我翻白眼。同時經過昨晚一整夜的折&sNr4q_(NV2lGAVYr%kECtb+=H5sn!zkcfQDFGyzXAvrp_!vgS騰,對於約網友見面這檔事我也熱情全消。我將徵求文刪除,同時把每封來信瀏覽一遍,最後以很客氣地語氣一一回信,說明前晚PTT斷線的情事,並且深感抱歉無法順利邀約之類客套的話語。

忙完後便趕著上班,我一進辦公室,就看到鄭淇以一種饒富興味的表情看著我。

「……。」我假裝沒看到她,包包放著就往會議室走去。

「欸欸…,老闆…,等等嘛。」想不到鄭淇竟然小跑步追了上來。

「老闆,快快快,跨年夜的妹怎麼樣?」然後以興奮並充滿熱忱的態度問著我。

「…我沒出去啊,PTT不是當機整晚嗎?而且妳那麼關心我做lGk0oL+x-i4Ak2EWQ+RlJ3aa_SC1c7swJbOAOS$57efuQ(a4=c什麼?甘妳屁事啊?」想到我竟然浪費一整晚在嘗試連線PTT,我的口氣開始不耐。

「啊?可是我那晚上PTT好好的啊?」鄭淇沒回答我的話,自顧自地一頭霧水答著。

「怎麼可能?我嘗試連線一整晚欸!」我不敢置信,所以現在是我家電腦在搞我嗎?

「啊,所以妳就沒出去了?好可惜喔!」鄭淇有點言不由衷地說,我倒覺得她是在可惜沒有八卦好挖。

打發掉鄭淇後,我趁著開會前的空檔,又嘗試連上PTT。我收到了那些來信者中,其中唯一一人的再次回信。


(圖/visualhunt)

「取消邀約啊?好吧,雖然跨年夜我家電腦連PTT連得很OK,但如果妳不嫌棄的話,今晚可以一起吃個飯啊--Jz*ETg*6DXCiR=JBc%6+NsLzK#0Nw)_^c*nqLec=!hSYXOwe,晚上八點前等妳的回信摟。」

其實經過跨年夜的折騰,那時我已經開始發懶。但轉念一想,這段日子我總是獨自一人吃著晚餐,或許偶爾跟人出去吃個飯也不錯。我想起五個多月前與她的初次見面,雖然後來我們無疾而終,但那次的會面大抵來說也很愉快pcek-ru9L1$g3RPGoU$X2#Y(%q5N+#%tEaojgX*K$asx+TS^#y。我想起那晚與她的種種,手指也開始在手機上滑了起來。

「好啊,那就一起吃個晚餐吧,時間地點妳選。」

那是我再次跟網友的見面。我細心地打扮後,準時出現在她所指定的餐廳門口。

「艾比?妳是艾比嗎?」在我等到出神恍神時,一個女生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那女生有著一頭及肩長髮,鼻樑上掛著Nfn5QjAglzeg4UM2P%jWte2htvmF1lYeVbrsljSo4k)[email protected]一副黑框眼鏡,大眼、挺鼻、厚唇,大概比我矮半個頭,笑起來很有個性。

「妳…妳怎麼知道我是艾比?」我沒有反應過來。

li54RV9M3N*%Keh+cWa&TtG!YxBBicTBsj$9r$PGo^[email protected]=Pg妳自己很有guts放的照片都忘了?」她晃了晃她手機上我的照片,看著自己的照片出現在陌生人的手機上超怪異的,我感到一陣難為情。

「我是Apple,妳好欸。」有別於我的彆扭,她則是很爽朗地自我介紹。

那晚K7%N_yq6%&zX=L^C8Exf8-#DiqwGax!4nfHQJx3X&KvGhX)gQi我們度過了一個很愉快的晚餐時間,我們很有默契地不過問彼此的年紀、職業,但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聊。Apple聊她的前女友,我聊我的前女友。但是後來幾乎變成她在聽我聊。分手一個多月來,我第一次向別人聊起她,而且出乎我意料地,我竟然可以一直說下去。


(圖/visualhunt)

我比我想像中有勇氣面對使我難堪的這一切。我忍不住說著我與她一開始見面有趣的互動,我仰慕她,我欣賞她,我不敢奢望會**(BX_#D4RXJ%idvziAqk8p83MA3VRF8ZBR^6)[email protected](1與她有進一步的進展。然後事情進展飛快,我們交往了,不過我也開始漸漸對她幻滅,…接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互動開始急轉直下,她開始用很傷人的言語傷害我,然後我開始糾結,最後我們終於分開。

我說完後,這才驚覺自己有多麼不尊重Apple。對方是來跟我吃晚餐[email protected]$&OCqZW7^[email protected]^_zrw^5ciLDMhdF+c(S0y*iwJHICR的,不是來聽我說前女友的狗屁事啊!我忽然對於自己的脫序感到尷尬。但Apple只是撐著手笑笑地聽我說完。

「所以妳還愛她嗎?」她問。

「不愛了吧…我看到她的簡訊都沒什麼感覺了。」QlHFX9&VqX*5qCuBw*!=1t(W#-E6C%98Th+cL=5pJLM_YHHFdI我盡力注意自己的言語,不讓自己再次不受控地大聊特聊我的前女友。

「看簡訊那檔事是AfNQ*J(^6Gvnq%_hkS((vo59LGNu6EazCo-vG^x^N)=725lTkk不準的,這種事…要看本人才準。如果妳看到她本人都還沒什麼感覺,那才叫作不愛喔。」她輕鬆地喝著飲料說。

「看本人…?不可能啦!可以的話,我希望永遠不要再見。」我斬釘截鐵地否定見面的可能性。

「所以我覺得妳還愛,不愛一個人的話,那個人對妳而言就是一個路過的陌生人罷了,妳會不想看到陌生人嗎?不會嘛。陌生人的存在對妳來說根本無關緊要,W&Xh17Hq_iQ3zYZSdW#xtL)TIQxd6X^W4d6HTVc3it^DEvAiS$所以妳根本不會去考慮再見不再見的問題。」

Apple把她的飲料一飲而盡,我們的晚餐邀約到此接近尾聲。Apple在離別前抱了我一下。


(圖/visualhunt)

「我知道妳現在過得很好,但是還是要繼續好下去喔。」她柔聲道。

那樣的溫柔,讓那時的我差點哭了出來。原來,就算這些日子以來我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但我還是如此地渴sCk($J!VT384J$pxIJCp(Li+F%0NXJdV+wpCzDddklgD1#5XpC望被溫柔對待啊。

「我們不會再見了嗎?」我想起Apple在一開始見面就說明她只是單純找人來陪吃飯,不是來交朋友的。

「對,以後或許妳又跟妳未來的女朋友分手,又想找人跨年時,或許我也剛好在情傷uprUu)wSrpKDi*[email protected]_6-ryQDonsslgv4BS=ee_!ElnYEKzT&S,或許我就會寄信給妳了,哈哈哈。」

Apple離開了。我坐在燈光全無的車上,心中百感交集。當初我渴望著與圈內網友吃飯,我將那視為在異性戀當道的社會中,一個浮出水面深呼吸的機會。但如今我怎麼有種別離的傷感?我與Apple萍水相逢,一頓晚餐的相處或qkTGN1b_F!*VGRvIpnTMBnkJjZ%+sW0pZwT-Qr+6J3DQdwKrhr許根本連朋友也稱不上,但為何有過這樣一頓晚餐時間陪伴後,兩人照原先說定的那樣別離後,我卻有一種注定孤單的悲哀感?

我想起我曾經暗戀過的她們,想起曾經傷害過的他,想起曾經傷害我的她。大家在我身旁來來去去,可否曾經感XId9wgngv6i-W)ooaB_zi7GbQPAUO_oF9srTAY1BGn^BY+c2Kn到過我其實一點都不想自己一個人走?

原來,我一直不如我所期待的那樣堅強。

***

時間很快地又經過一個月,與她分手轉瞬間也兩個多月了,這段日子我過著享受z!%iUMKD&4wrV(=nT%xPxfZ_veBw0KmSK^6Q)eLAKMrpTa20zy孤獨的生活,與前一個月不同的是,我已經開始不需要如此刻意地好好過日子。

我照樣會一個人出去街上晃,會一個人看自己想看的電影,會一個人MCjB^Cgilt!Qw9azQ2uDe1jOcmdalB*h65KlAz6oAh&z7&e7%^自在地坐在周遭成群結隊顧客的餐館中吃飯;不同的是,在理解我是如此無法承受素昧平生的Apple離開後所衍生的孤獨感後,我就再也不邀約網友見面了。

叮咚。某天,在我正在認真辦公時,手機簡訊響起。我還沒回神,身體已經以一種很習慣的動作打開簡訊。

「請問妳還能跟我見面嗎?我有話想對妳說。」是她。我沒有反應過來,又仔細地看了一次。見面…?有話對我說…?會意過來她想找我見面後,我不禁對著簡訊翻白[email protected]@LW)SLbBiMSQPTHiN-Q!stqkz^PG眼。拜託,當時在一起時妳有很多機會跟我見面,怎麼現在分手了才想跟我見面呢?不覺得浪費彼此時間嗎?

我當下本來想直接回信跟她說,我沒空跟妳見面。但我回想起一個月前Apple對我說的那席話——「不愛一個人的T+$+w8wq+g*QMf%jQ8ojc#XK6R8pyKRU$*u67fi2sAm(fRYf^6話,那個人對妳而言就是一個路過的陌生人罷了,妳根本不會去考慮再見不再見的問題。」

她對我來說是陌生人了嗎…?[email protected](fR#$SpXKEQYX-RG^Qw%ejf0hrmljSJnV1oJ!924e1x+GqB(雖然我很想豁達地說,是的,我早已把她當作陌生人。但事實是,我們當時才分手兩個多月,我無法如此心無疙瘩地將她當作無關痛癢的陌生人。同時,我也不免好奇她到底想對我說什麼?

但我更怕我見了她後,我不曉得自己內心會盪mDddqQVw*[email protected]$q!Gl*cL)GoEgo1vnJb%j6rcW+ni*N起怎樣的漣漪。我怕…,我看見她,我會失去自己的分寸。是的,即便這段日子以來,我很努力讓自己不要落入情傷的困境中,但是她引起我當初的心動是事實,我深怕我再見到她,會受到再一次的傷害。

乾脆不要見面了吧?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想對我說什麼。還是乾脆回訊叫她有事用簡訊說就好?但是,說實話,我又很想見見她。不為什麼,9#[email protected]+R%cgd%6v#z3V$-oaEtsKc$fj2AGPmF%&h=ybwE*&UV我就是想見見她。而且我真的很想當面問她,當初憑什麼這樣傷害我,憑什麼這樣對待我,讓我感到自己就是不值得被愛,讓我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卑賤?

「下週一晚上我會提早下班。」思考後,我很冷靜地回訊。

「那我八點半去妳家找妳好嗎。」她也很快地回訊,與以前不同的是,她竟然會徵詢我的同意。

「好。」我簡短地回應。

作者:林艾比

看〈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