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第一次穿著租來的禮服,林若綺很不舒服,因為這件衣服的後背,沒有內襯,刮的她細嫩的肌膚很難受。

可是為了漂亮她又不得不忍受,這是她最低成本能弄來最好看的禮服。

她走進會場。

看著身旁西裝筆挺的男人,她卻有種不習慣,因為以前,這個位置是周季筠的。

沒出息!林若綺,你給我振作點。

林若綺閉上眼,想給自己打氣,這是她許久沒有用的方法。

第一次她跟周季筠參加這種宴會,她們兩個穿著禮服,握著對方的手,閉上眼睛互相打氣,說出自己的目標後,一起睜眼。

一起踏入宴會,也一起走上合作的路。

就這樣一走,周季筠在自己的身後,陪著自己走到二十六歲。

她以為自己的每次回頭,都能看到周季筠等候的笑容。

「記得自己這次的目標…」林若綺給自己打氣。

但她閉上眼卻聽到熟悉的女聲。

「來,閉上眼,記得自己的目標,然後深呼吸,再睜眼。」周季筠溫婉的聲音,正跟一個打扮清麗的女人說。

林若綺猛然睜開眼,瞪著遠處的周季筠!

這明明是她們之間的默契,為什麼她要用在別人身上!

憤怒讓她的眼神熾熱而明確,也讓周季筠注意到,她還是那樣溫婉的微笑,卻把自己身旁的女子拉到自己身後。

她在保護那個女生!

林若綺握緊手,那一刻,她嘗到了忌妒的酸蝕,然後有些狼狽的撇過頭。

原來自己也是有這樣的情感,那樣的負面而可怕。

「周姐姐,你遇到誰了?」那個清麗的女子好奇問。

周季筠微笑的轉頭:「一個我很在乎的人。」她看著楊家宏的妹妹楊家鳶解釋。

楊家鳶看著她:「那你不過去跟她打招呼?」

「她現在不會想要看到我的。」周季筠笑說。

楊家鳶看著她:「那妳為什麼還要來?我聽哥哥說,為了弄到一張請帖,妳花了很多錢。」

「因為我想來啊!」周季筠微笑,習慣性地走到食品區替她夾了培根乳酪捲:「吃點東西墊墊胃,不然等一下會很累。」

楊家鳶點頭,但卻把乳酪捲還給周季筠:「可是周姐姐,我不能吃乳製品。」

周季筠愣了一下,馬上又微笑:「抱歉,我記錯了。」喜歡乳酪捲的是若綺。

習慣挽著自己進會場的是若綺,會悄聲問自己,在耳邊吹著芳香甜蜜氣息的人,也是若綺。

周季筠這才發現,並不是只有她在林若綺身上留下回憶,林若綺也用這T6H!Lz5iTOk82XMSEkLrMuCcCNcrUf2YX9!N2LBisdI$4^#5Ao三個字,在自己的生命中,刻上極重的痕跡。

只是現在,她會很討厭自己吧?

周季筠苦笑,繼續擔任楊家宏的護妹使者。

林若綺看著周季筠掏出手帕替那個女子擦嘴,她恨恨地把叉子插進乳酪捲,然後送進嘴裡。

什麼嘛!她為什麼要對那個女生這麼好!那些以前都是我的!我林若綺的!

林若綺轉身,高傲的找到陳彥平:「我要爽口糖。」

「什麼爽口糖?」

「你沒看周秘書的筆記嗎?我參加宴會,你身為祕書要帶爽口糖,不然我吃完東西怎麼跟人談生意!」

「那就不要吃東西就好啦!」

「不吃東西我的胃會壞掉!」

「可是我沒有帶啊!不然林總去廁所漱口?」

「你叫我去廁所喝髒水?」

「反正就你這樣,也拿不到投資,還不如你就乖乖做個女伴,陪我去談就好。」

「你把我當什麼?宴會的交際花?」她才不是那種出賣皮相的女子。

她是林氏分公司的總裁,是有才學有資歷的生意人!

「如果林氏公司倒了,你連想做交際花都沒資格,林若綺。」

「你看不起我?」

「從我當秘書的這半年,什麼投資都沒招到林總?對!我看不起你!你以為這場宴會是芭比娃娃的舞會嗎?穿得漂亮就行,你不如去酒店。」

「你!你性別歧視!」

「那又怎樣,男人跟男人才有話題。」陳彥平拿下眼鏡,嘲諷的笑:「女人就乖乖到我背後去,否則想拿下投資,算了吧?」

林若綺瞪著他:「學長,你忘了是誰讓你爬到這個位置的?」

「在這種搖搖欲墜的公司,就算給我總裁的位置我也不想要!」陳彥平冷笑。

「你滾!我要踢掉你!」

「你敢叫我滾?我告訴你,是我不幹了!」陳彥平摔了東西就走。

林若綺撿起自己的包包,走進洗手間,看著自己已經磨破的皮包,她哭了出來,那是她最愛的皮包,以前3eoRv!pexJLT=h%Mz#=u*L&@ZTFw2SS$P65$zuMPRIH1khMWTT每個月都會送去保養,那昂貴的真皮卻也受不了這樣頻繁的磨損而破掉。

「聽說一個人的薪水,是自己手包的二十倍,買的越貴,那就表示自己越有能力!」

周季筠的聲音在腦海,林若綺紅了眼眶,她拚命洗手。

「什麼嘛!沒關係!我自己也可以的!我就是不要投降!我不要放棄分公司。」她拼命洗手,眼前卻好像也被灌了水,顯得模糊不清。

她閉眼,讓眼淚掉進了洗手台。

看著鏡子裡,自己如此狼狽的模樣,她終於崩潰了:「對!其實我不行!沒有周姐姐我什麼都做不好!」她痛苦的撐在洗手台哭泣。

她其實也知道自己早該在幾個月前,就該認賠殺出,反正爸爸其實也打過電話,說分公司由她處理。

可她就是想要證明自己,想要證明給別人看!

但是周姐姐的離開,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嫩多笨。

林若綺對著鏡子問:「可是我已經進步很多了,為什麼不給我一個機會?」

但卻有人回答她。

「為什麼要給你機會?」

曾玉霖從廁所走出來看著她:「林氏本來就搖搖欲墜,你那個什麼陳秘書,更是搞了個基金,看到這樣沒有前景的公司,誰會願意投資?」

「你怎麼…」林若綺看著她,以前的這個死對頭,現在卻也沒有那麼討厭,因為她已經無暇顧及兩人的穿著,而是思考曾tgtBMIHNH!KuiEa5ick5L$p3duXQuTAXPXRvIY#lDj%E*8vxYo家投資的可能。

曾玉霖被她看到發毛的說:「這裡是女廁,誰都可以來吧!再說,是我先在裡面的!」

林若綺卻不在意,她皺著眉問曾玉霖「不是!我是問你,陳秘書的事情!」

「你不知道阿?他用你林氏的名義可是做了很多事情呢!」曾玉霖貼著她的耳邊說了許多。

「什麼!」林若綺尖叫。

「吵死了。」曾玉霖一邊洗手,一邊化妝「總之,現在你這個林總只是個紙老虎!呵呵…」

「妳!」林若綺咬著牙看著曾玉霖。

曾玉霖卻繼續毒舌:「妳要是真的鬥氣滿滿,就去外面閃瞎別人搶投資,不然就乖乖回去止損,找個男人替妳收拾爛攤子,就別佔著廁所…」不拉屎!

不過她曾玉霖可是優雅的淑女,可不會說這種髒話的。

林若綺咬牙,她搶了曾玉霖的化妝包,畫好了妝瞪著鏡子裡的曾玉霖:「我告訴妳!我不會低頭的!」說完,她就推門離開。

曾玉霖瞪著林若綺離開的背影,她還拿著眼影盒愣住:「喂!那是我的化妝包耶!」

廁所卻傳出一聲輕笑:「曾小姐的口紅,我再買一隻賠妳吧。」

曾玉霖嘟嘴,看著走出廁所的周季筠:「那是限量版而且是我從國外…」

周季筠無奈地拿出自己信用卡:「妳要多少?」

曾玉霖拿出自己飢渴許久的刷卡機,樂顛顛的輸入數字:「謝謝啊!周秘書…喔!不是!是…周小姐。」

周季筠看著曾玉霖好笑:「在廁所刷卡,妳不會覺得怪怪。」

曾玉霖討好的笑:「有水有財嘛!我曾玉霖是個凡人,錢這種東西越多越好,更何況錢(dP+T0-y9pO*K_^i-K!%S+H7iuNJwj(_U9zb9vaWU0EX2P1tp^是在銀行裡,又不是現金交易。」

曾玉霖看著周季筠簽單好奇的問:「其實周小姐幹嘛要這樣,林若綺她雖然自戀的讓人討厭,又不是不講理的人,妳有錢支持曾家,幹嘛不支持她?更何況借我的口去刺激DpBfTOyL^2BjsR1O4rcpJZE*@5k!b$I^JxLj!I=r)s+T*rvE3P林總…」

收到周季筠的要求,她真的嚇一跳,難道周季筠真的那麼討厭林若綺?

可是一會她就轉過來了,周季筠這是在『激勵』林若綺,用一種有點奇特的方式。

周季筠輕聲的解釋:「若綺不懂愛情。」她想讓若綺開竅。

另一方面,周記筠也想讓若綺在經濟上自主,經過自己的背叛,她才會真正去掌控一間自己的公司。

「會嗎?我看她自戀好多年了。」曾玉霖好奇地看著她。

吐槽若綺?

周季筠一挑眉,作勢要把簽單丟進馬桶。

「別、別!我錯了,周小姐妳大人有大量,我替曾家祝福妳一生平安、感情順遂!」曾玉霖搶下簽單。

這年頭錢難賺,她曾家好不容易走過一坎,周季筠這個大戶可不能放掉。

分公司雖然進入財務困難,但並不是真的很爛的公司,林若綺終於還是找到了投資商。

她鬆了一口,談好了合約的時間地點她才鬆懈下來。

正好看到周季筠被那個叫楊家鳶的女人拉著聊天,林若綺頭一昂,準備去她面前好好炫耀一番,順便證明自己可以處理好。

但在她走到周季筠面前,卻有一個男的早她一步,走到周季筠面前。

「季筠,妳幫我看一下,這樣怎麼樣?」楊家宏扯了扯領帶,許久沒有穿手工訂製的西服了,他有些不習慣。

周季筠溫柔的走上前,替他調整好領帶。

看到眼前的男女,男的高大偉岸,女的溫柔體貼,楊家鳶嘆息:「要是周姐姐是我嫂子多好!」

林若綺握緊拳,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看到林若綺離開,周季筠的手一緊,她心裡面滿是想要叫住若綺的渴望,儘管理智讓她安靜,可是她幾乎壓不住內心喧囂的慾望。

那種被壓抑住,有點喘息的哼聲清楚的像是在耳邊一樣。

「…痾…啊!…周…周季筠妳快勒死我了!」楊家宏掙扎的看著周季筠,領帶的結讓他快要喘不過氣了!

周季筠這才趕緊放手:「抱歉、抱歉。」

「周小姐,妳不如聽從家鳶的建議,還是跟我在一起如何?」楊家宏提議。

「不要開玩笑了。」周季筠馬上拒絕。

「反正妳不是要刺激她,這樣戀愛、生意兩不誤阿!」楊家宏壞笑:「再說,我可是苦苦等著,等周小姐給個機會呢!」他伸手摟著周季筠的腰。

周季筠雙按著他的胸:「少來,你只是樂於火上加油。」

「滿意你摸到的嗎?」楊家宏動了動胸肌:「如果上了床,還有更讚的。」

「聽起來很誘人。」周季筠輕撫他的胸膛,慢慢的往上,直到頸邊。

「季筠,當我的女人吧!」楊家宏溫柔的勸:「我可以*yJlL&D&z4JIn-Oy=3yZO)k0kv^eJ)twHFVHe3P^o!z7#Yre%2給你更好的,你不用勉強自己去為誰遮風擋雨,你一直照顧林若綺…不累嗎?」

周季筠看著他,眼神有一瞬間的遲疑。

她不是沒有被楊家宏打動,被人保護的滋味很好,她離開若綺,也有部份的原因,是發現自己無法再完全保護若綺。

她也會累,想要當個小女人,想要被人疼愛。

可是…

她看著眼前叫楊家宏的男人,英偉帥氣的外表,她能感覺到肉體被吸引的感覺,但是…她卻沒辦法回應。

她不愛楊家宏。

對她而言,楊家宏是朋友,卻不可能是能牽動她心魂的那個人。

她可以用身體與這個男人歡好,但她的靈魂沒辦法回應他的情。

只有若綺,想到她,她會有一種從骨子裡的愛憐,即使不做愛,她也想要親近若綺,想要把她抱在懷裡,想要觸摸她到深處。

愛與慾望,只有若綺才能讓她燃燒。

周季筠溫笑地說:「遮風擋雨不用了,我自己有雨傘。」她推開楊家宏,對著楊家鳶說:「既然你哥到了,那我先走了。」

第一次被女人拒絕,楊家宏有些不甘問:「真的不考慮?」

「情太重了,我還不起。」周季筠輕聲地說。

她知道,楊家宏會懂。

就如她懂楊家宏。

那次道場的對決之後,他們反而成為朋友。

朋友很好,不需要太用心,卻很相知,把一個人捧在心上雖然很用心,但若綺已經花盡了她的心神,她沒有力氣去還另一個人的情。

楊家宏懂了,他看著周季筠:「如果妳累了,給我的肩膀一個機會。」

周季筠微笑真心誠懇的說:「謝了。」但是不用。

她轉身,自己不需要留在沒有若綺的宴會。

「哥!」楊家鳶嘟嘴,這麼一個溫婉的麗人,幹嘛放走人家啦!

楊家宏說:「你不懂,我這是放長線釣大魚!」扯著自己妹妹,一起回到宴會。

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人群中,有一名貴婦,從頭到尾的看著他們。


(圖/pexels)

警察拜訪了林氏的分公司,詐騙的傳聞傳遍了整個公司。 

林若綺有些驚訝,但還是放了他們進來,經過了解,這都是陳彥平闖的禍,可是陳彥平是用林氏分公司的名義,所以林若綺這個名義上的公司負責人,必須去警局一趟。

 中午進入警局,等林若綺從警局出來時,已經是晚上了。 

晚上八點,警察局外的空氣讓她舒了一口氣,裡面開了冷氣太冷,她早上穿著的是套裝,也忘記拿了外套,冷的都有些發抖。 

但走出警察局,她才發現自己沒有叫車,又不想回警局的林若綺,只能傻站在原地,連手機都忘記帶的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突然肩上一暖,柔軟帶著女性香水味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她轉頭,看到了周季筠那溫婉的面容。 

人的情緒不會一直維持生氣的狀態,對這間公司堅持了這麼久,她忽然覺得很累,這麼執著的自己很蠢。

 但更讓她不高興的是周季筠,為什麼要隨便的離開,又阻止自己,她支撐公司的心更是煎熬不已,這都是周季筠害的。

 她乾脆靠在周季筠身上,感覺到她有些緊繃,林若綺苦笑,算是報復她的突然離去吧? 

周季筠沒有想到,若綺還會靠近自己,畢竟自己被若綺討厭,已經是事實了。

 但是聽到若綺進警局的消息,她還是忍不住的趕過來,看到她消瘦的背影在路燈下,她還是脫了自己的外套,替她披上,如過去的每一次陪伴,習慣的環著她的肩。

 林若綺有氣無力的問:「是來看我這個失敗者的?」她心裡卻有股嗔怨,如果要對她好,那早幹嘛去了? 

「妳累了。」周季筠溫聲的抱緊她,分開這樣久,她好想念若綺,想的都難受了。 

想到昨天,她幾乎要答應楊家宏的動搖,她閉上眼,抱著若綺一會,才鬆開手,牽著她到自己車上。

 坐在副駕,若綺瞪著周季筠從保溫箱拿出餐盒,放到自己手上。 

那是她愛吃的料理,只是現在,自己的錢根本就不夠買人家一個擺盤的雕花。 

周季筠輕聲地說:「吃吧!不吃飽,妳怎麼有力氣恨我?」她啟動車子,轉著方向盤,把車開往林若綺的公司。

林若綺低著頭,吃著這餐昂貴的,沒有預約就必須排隊四小時的美食,眼淚卻滴滴答答的落下。

原本應該要恨這個女人的,但她的心底卻沒有這麼多恨的情緒,反而是五味雜陳。 

她看著一旁開車的周季筠,她溫柔卻堅定的樣子,讓人很想靠在她身上撒嬌。

而林若綺的心底沒有恨,只有一種疲累的嘆息。

終究她的身邊,除了周季筠誰都沒有。

 爸媽都遠在國外,哥哥更是為了公司業務滿世界跑,而她有的也只有周季筠這個陪了她許久的人。

 她用力的咬著肉排,恨恨地看著周季筠,像是想要吃她的肉一樣。 

周季筠苦笑,恐怕自己的手下的太重了,這樣若綺還有可能喜歡自己嗎? 

她把車開進地下室,林氏的停車場,她離職幾個月了,卻還是能用停車卡,這讓她有一絲安慰,若綺嘴上說討厭她,其實她的心裡還是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然按照這妮子個性,早就把所有跟她有關的一切消滅掉了。 

她就是這樣一個念舊情的傻姑娘,對人好的時候掏心掏肺,即使兩人好像水火不容,卻也沒有聽她在宴會上詆毀自己。 

周季筠停好車,習慣性的拿起面紙,見到若綺吃飽後,伸手替她擦嘴。 

只是擦去嘴上的醬汁,自己手背卻有著摔碎的眼淚。 

「為什麼…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在我最需要妳的時候離開我?」林若綺幽怨的問。

 想到這幾個月的咬牙苦撐,她用一雙淚眼看著周季筠說:「我知道我需要妳,也知道自己做不了所有事情,這樣可以了嗎?可以不要再鬧脾氣了嗎?」

 「我沒有在鬧脾氣。」周季筠卻態度平和地說。

 她伸手扯著周季筠的袖子:「我把分公司分一半給妳,這樣回來我身邊好不好?」 

周季筠看著林若綺,那張小臉上渴求的淚眼,讓她幾乎要說好的。

 如果不是林若綺哀求的喊她「…周姐姐。」 

她想,她真的會答應,就此罷手,不再折磨自己跟心愛的若綺。 

周季筠原本的憐惜,全部收了起來,她看著若綺輕聲說:「林若綺,我只是可憐妳罷了。」 

「為什麼妳要這樣說?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妳要這樣子?」她已經不再自戀,也看清自己的處境,為什麼周季筠還要這樣處罰她? 

「因為我累了,我不想永遠帶著一個孩子。」周季筠誠實的說,但她沒說出口的是,這些都還不夠,她要讓若綺知道的,不只是長大,更是她不能宣之於口的愛情。

 而若綺卻還沒意識到這件事情。 

果然,林若綺說:「我現在不是孩子了,妳就不能回來幫幫我嗎?」 

「憑什麼我要幫妳,林若綺,從以前到現在,我幫了妳多少東西,妳有說過一聲感謝嗎?林小姐?」周季筠問,一改平時溫和忍讓的個性,少有的帶著刺問林若綺。

 「那妳為什麼要來接我,妳在那個警局等了多久?」她被帶進警局,公司中午發了消息,她看著車裡的另一個餐盒,那間餐廳只開午餐時段,周季筠在這裡等了多久?

 「我來,只是想告訴妳,現在要我買下這個公司,只有這個數字。」周季筠遞過來一份合約。

 林若綺看著合約上的數字瞪眼:「這只有十分之一的價格!」 

「這也是妳現在的價格。」周季筠理所當然地說。 

「妳!」林若綺瞪著她。

 「還有,我很忙,沒空回妳的mail,我要出國了。」周季筠說。

 她最煎熬的時候,周季筠這女人居然要出國去玩! 

林若綺的怒氣又被點燃了。 

「總之妳好好努力吧!」 

林若綺氣憤的下了車,她恨恨地踢了車門一腳。 

「周、季、筠,我要妳等著!我會讓你刮目相看的!」 

「好啊!我就等著看妳失敗。」周季筠冷笑的說完,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等後照鏡中,林若綺的轉身進了電梯,周季筠才把車開上了高架,後座的人也才開了尊口。

 「這樣欺負我妹妹,不怕我生氣?」

 「那剛剛幹嘛不出聲?」周季筠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摸著自己額頭,把髮絲扒到腦後,難得臉上有一絲率性跟煩躁感。

 「看妳逗我妹玩,這麼有意思的事情,幹嘛要出聲。」林峻樊笑說,他那個自戀妹妹也有這樣正常說話的時候,他當然要好好看。

 「若綺該不會是林家撿來的吧?」周季筠沒好氣地問。

 林峻樊抗議:「妳才周家撿來的!喂!幹什麼!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喔!妳現在這樣還不就是為了刺激我妹,省得她因為妳離開一蹶不振,而且她若是能把分公司經營起來,以後也就不怕我爸斷她生活費。」

 他瞪著不斷加速超車的周季筠,突然有點害怕,女人開車都這麼可怕嗎? 

「那林哥哥還真是明辨是非呢!」周季筠笑說,但又連超兩輛車。

 「當然,而且妳把我扣在台灣,不就是要我照顧若綺,等我接了親親老婆…」林峻樊看著不斷飆升的時數表,內心悚然:「喂!妳開慢一點啦!」

 「如果你透露了什麼,我會通知林夫人來台灣抓你的!」周記筠冷冷的說。 

「好好好,我嘴賤,但我這賤人還想活命好不!」林峻樊連忙點頭,接受周季筠的威脅,畢竟他人還在車上。

 「若綺這幾天不好受,你少氣她。」周季筠叮嚀。

 林峻樊:「知道了,『妹夫』…話說,妳這樣不嫌累啊!」拐這麼一大圈,就為了若綺,要不是他是若綺的哥哥,他都心疼周季筠了。

 「反正你不准欺負若綺。」周季筠放鬆了油門。 

「是、是、是!妳放心,等若綺點頭,整個林氏分公司都姓周的。」林峻樊趕緊擺手。

 周季筠看著前面的路,語氣憂傷的說:「我不要公司,我只要若綺。」她要的不是財物。

 我要的,是自己守護到大的若綺。 

周記筠看著窗外的景色,在心裡低聲的說,我想要的是若綺的心,想要若綺屬於自己。

 「好、好、好…」林峻樊敷衍的擺手,直到電話響起,他馬上接起。

 「喂!老婆小親親,人家好想妳喔!對啦!我在妹夫車上,等等過去找妳喔!妳要乖乖,哪有,我最想妳了!」林峻樊把手機親了好幾下才掛掉,一點都沒有他外表該有的帥氣跟端重。

 周季筠無奈,把車開到林峻樊的落腳處,看著兩人相親相愛的模樣。 

她故意探出車窗:「那若綺就麻煩你了!哥、哥!」

看著後照鏡裡,被未婚妻罰跪在人行道林峻樊,周季筠心情很好的哼著歌,轉著方向盤離開。

作者:馥閒庭

看馥閒庭所有作品

看GL小說《甜不知恥》全系列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11:周季筠,我會證明沒有你,我也可以!》

(延伸閱讀:《GL小說《甜不知恥》10:「我不要林氏,我只是想要奪走妳的全部。」》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