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周昕璇的辦公室與黃計辦公室的距離,以時速三十公里的速度換算,大約車程是四至五分鐘不等;這個距離的意思是,除非兩週一WT=WjEeybUoWaBZKwU$%lHqNwcdfPDbEpWc&$y!y3eV4Iiud+B次的課內總報告及其他更高級的會議外,周昕璇基本上是不會見到林啟艾的。但很奇怪地,她卻常常聽見關於林啟艾的事情,頻率高到她差點以為她跟林啟艾是在同個團隊。而傳入她耳裡所謂林啟艾的事情,常常都是做錯事情、搞砸實驗、打出爛報告之類的負面評價。

她感到匪夷所思。

林啟艾聽說XYs5pEgcyL1E0S2vB7RFNV8N!A2_X*uI@8MMK!a8fdAQqKx(Oj三年內就取得台大碩博士,並且在考試時是以極高分且優於第二名十幾分的優秀表現考取,可見得腦袋瓜是有一定的水平在,怎麼會工作表現如此不佳?反觀在她團隊的許依如,雖然許依如對於細胞試驗方面是一竅不通、報告內容也差強人意,但她至少維持著不出大紕漏的水平。

在兩位新進人員一大壞、一持平的表現比較下,許依如明顯地獲得楊宜樺相當高0hDkzm_P(ex-o_^V&_-fG=f6CjT^C)%G_FiPU2pnNoIp%T-!W6的評價;而對於林啟艾,楊宜樺的態度始終冷漠且忽視,

周昕璇本來與林啟艾之間,除了報到那天於火車上的偶遇外,就沒有其他值得一提的牽絆。本來對於傳入她耳中關於林啟艾表現不佳的種種,她也只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聽著,偶爾感到匪夷所思,並不那麼放在心上。但不知怎的,在兩位新進人員報到後一個月,在一場所內會議上,在楊宜樺仍稱呼林啟艾為「依如」時,她開始替林啟艾大感aLZwPOyXa@sNi1991-GFA8KWeH^0XZBHny1JznQg9u!7mr5V3%不妙。

「黃博,啟艾的工作狀況還好嗎?」在一次飯局中,她忍不住私下問起黃計。

「周博,妳問認真的?妳都沒聽說?」黃計一張口,滿嘴的飯味不客氣地朝她臉上噴來。

黃計,中華製糖的人習慣稱呼他為黃博,已是年近半百的中年大叔,有著一頭稀疏油垢的頭髮,身材短胖,一雙濃眉大眼透露著他巴著楊宜樺不放的汲汲營營,對於年僅卅六歲卻已跟ezJ45G8*=qg-w^dd@gza_EX-IOtpzfYFI6x7&##AXb3LmCyPqR他居於同等高級研究員地位、且同樣深得楊宜樺疼愛的周昕璇,一向就不是很有善意。

「沒聽說呀?」周昕璇忍住皺眉的衝動,裝傻地問著,一邊巧妙地拉開與黃計之間的距離。

這是周昕璇的社交之道。

明明她聽那些關於林啟艾的負面評價聽到差不多-#hd-Agxe6=01mlNXw-RiLQao9m^e8E*TdaRYU^myyPyH7LQgP都會背了,她依舊會假裝自己並沒有聽說過那些事情;一方面讓對方有話題可以發揮,最重要的是,她偶爾可以聽見比原本道聽塗說而來更多的事情。

「妳怎麼可能沒聽說?天啊,我真的不曉得她當初到底怎麼考進來的?她的報告做超爛、實驗亂做一通,我每天幫她收爛攤子就飽了啊!」黃計劈哩啪啦開始抱怨,「唉,我們這種資深的就是比較辛苦,就要負責訓練這種黃毛小丫頭;哪像妳j_SaosM@Snbfu0JX^bz=zfaNUx-1XgCa_^X(HQzS1t!^43N@Om們那麼幸福,可以直接用像許依如這種已經出過社會的,妳應該覺得帶她很輕鬆愉快吧?」

「是呀,承黃博的福,我輕鬆很多,辛苦了。」周昕璇笑言。


(圖/freepik)

對於應付這樣的對話,她早已駕輕就熟。但其實她心裡明白得很,許依如並沒有像黃計說的那麼好用;她依然會犯錯、依然報告會做得不如她意,只是她選擇將這些錯誤扛著,想辦法去將這些錯誤給彌補起來;而不是npvfZzvdql7moED08&gG-v6$%f6d6=tX3zFBU4hs39Sd0Xb_=t像黃計,當林啟艾一有錯誤發生,便急著像傳話筒般到處傳播,最後傳入大家耳裡。

「唉,這個林啟艾,再這樣下去,我看她會成為中華製糖百年來,第一個試用期@iVp(wxed3_d3jC-GPJ0&tcpif5#sQ=VeE$C8MoG#hJV#Z9Yf0被淘汰的新人喔!」黃計說著。周昕璇卻感覺他語帶一絲喜悅。

跟黃計一席話,周昕璇已經感到林啟艾的岌岌可危,但她卻發現她什麼事情都沒辦法做。

林啟艾對她始終保持冷冽的距離,再加上她並不是林啟艾的直屬上司,11yDBqTXdWnEKyFl@I1U^Oqlgqk#g8%Zyo%m(&)QIK4eR7wkmJ還有她們其實並不熟識,這一切都讓她對於林啟艾越來越險惡的處境束手無策。

而更煩人的是,她不懂自己為何會對一個這麼不熟的新進人員感到束手無策。

***

Buok=Xqg$pIzaPdHNXoYrY&xZ9SNcS%JThEH#cDrDDu!$k-PQr周昕璇坐在楊宜樺的辦公室裡,等著化驗課裡,其他三位高級研究員——黃博、鄭博、楊博從他們各自的辦公室趕來。

周昕璇的辦公室就在楊宜樺的辦公室旁邊,也因此有時候她總自覺很像楊宜樺的助理——打電話通知開會、倒茶水給客人、幫楊宜樺送公文、USDMfP(hbAGvwrN55A*#rkb^nR9yBHid^18mVz77+f@a5uKrRl擔任楊宜樺的職務代理人等等,但這其實也代表她在楊宜樺心中的地位,她很明白她這個位置,除了高傲的鄭博外,其他二博是求之不得的;因此,她並不排斥做這些事情。只要她做的事情是有人羨慕眼紅的,她便不以為苦——很幼稚吧?

不過今天這樣的場合,氣氛非常不尋常。

今天一大早,楊宜樺就一臉陰沉地請她打電話通知其他三位高級研究員,到他的辦公室開一個「緊急會議」。

臨時開這樣一個緊急會議,她猜想應該是有大事發生了;她記得她進中華製糖近十年來,只有兩次開過這樣的會議。一次是發生在她剛進中華製糖時,賴卓群的研究計畫遭到廠商按鈴提起刑事訴訟;另一次是兩年前,前所長王鎮忽然請辭所造成化驗課MEd^FQRcdWCfQNl4q12OP!+U+qhBF3_=)p-ADVcoikcaFBiYEg內不小的震盪。

那麼,今天又是為什麼要開緊急會議呢?

只見楊宜樺死沉著一張臉、並且少見地沉默坐在她對面,認真地看著他手!Y!Yy+YwqOlEX41uaBJ)%Vz3DvL)0pyDtV*2adl$l9UwchrfeA上一張單薄的紙張。她一股不安的感覺由心底而生。

沒多久,另外三位高級研究員都到齊了。本來三個老男人還在門外稀鬆平常地聊天,一進門,或許感覺到課長辦公室內肅殺的氣氛,三人馬o9DPn83)1*gQA5D+nD3o0Xip$_0Mso^_rKyPb#S!)Lgv%(^*DV上識相地住嘴,很快地入座就定好位。

「好,大家都到齊了。」楊宜樺臉色難看,「各位不曉得聽說了沒?」

除了黃計馬上心領神會點頭,周昕璇與其他二博面面相覷。

「喔?黃博,你聽說些什麼?」楊宜樺點名黃計。

「是林啟艾曠職一個月的事?」

林啟艾…?曠職…?一個月…?!周昕璇忍不住瞪大眼。

「對,就是這件事。我真的覺得太誇張了,怎麼去受訓一個月會沒有請假?」楊宜樺臉色死沉,接著嚴厲的眼神落到黃計身上,「黃博,你不是她的指導員嗎?怎麼會連這種事情也會遺R&eX*EJQoMcbf_ZT2xWOoas59%)5QsGfWS_psuSjGmO*k@kjB=漏?這是中華製糖創立百年以來,第一個新進人員在到職兩個月出了這麼大的紕漏!」楊宜樺的語氣充滿怒氣。

「冤枉啊大人~」黃計哀號一聲,「我怎麼會沒跟她說?我SniU&_1SG6MIL(e52rx2=AyjgOWxXWUxUEJK9iGak#5ty%ZSjB在新人訓練營公文送達的那天就提醒她了,在訓練營開跑前一天我又再提醒她,誰知道她到最後還是沒有遞出假單,我也很忙…就一時疏忽了,唉…這也是我的錯,真的非常抱歉。」黃計面露懊惱,伸手抓住他所剩不多的頭髮。

周昕璇就這樣看著黃計在楊宜樺面前演了一齣小短戲。她明白黃計明明因為不知名的原因WW$kgZ9nKwo_#*TIy@5JHl&q8zO#LE-+LLm99fH$u&)ruHqQqv,很高興看到林啟艾出了如此大的紕漏,但身為啟艾指導員的黃計並不能說毫無責任,所以他先下手為強道歉認錯——他明白楊宜樺很吃這套。

「這也不能怪你。」果不其然,黃計輕鬆地逃過一劫。

「是這個林啟艾太誇張了,也太我行我素了點,把這裡當作什麼了?」楊宜樺把怒氣的焦up3seA40Q(%Hfy%lreKf%5FiawcyWQJ8#&RiE_c1H*S-G7e^IT點放到人沒在現場的林啟艾。

林啟艾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呀?是不想待了是嗎?周昕璇在心裡為林啟艾捏了冷汗。

這個錯誤,其實在中華製糖並不是什麼大錯。其實偶爾也會有同事發3m=#1(0#cg*@MR8DgBkvFV7Hi0vKS%TgvTRN3luIE6eE*Zzmbg生請假卻忘記遞假單的情事,通常在銷假隔天再補遞假單,人事課幾乎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SV7Tt*xYzQ7M^nSycSo6K3SrpGqEbM*curEGKt9zGJf86kNjL點在於林啟艾是新進人員,再加上她曠職的天數長達一個月,而且還是中華製糖百年以來第一位新進人員如此…。

「她明明腦袋就很不錯,到底為什麼表現會這麼爛?」楊宜樺毫不客氣。

「腦袋會不錯嗎?我怎麼沒有感覺?」黃計莞爾。

周昕璇在心中忍不住翻了白眼。黃計分明想整死林啟艾⋯在此刻正盛+2D%44mHTg_Wz=J_jK96DkbgUD9^azmWlyO%e-3_0PobI1Dvga怒的楊宜樺面前,黃計卻還在無所不用其極地在旁拚命搧風點火。

「喔?她過去這兩個月來表現得如何?」楊宜樺被黃計激起好奇。

「表現非常爛。」黃計不客氣答道,「我交派給她的實驗沒有一次cqEmy2VYoSjz(8O9rd5CtuiX_=gryzo(w4&zGckpl=GSjEXq=D完成,整天吊兒郎當,報告也幾乎生不出來,就算生出來了也一堆謬誤,不然就是實驗數據東缺一塊西缺一塊;還染了個亮橘髮,也真的觀感不佳!」


(圖/bing AI)

周昕璇聽到黃計連林啟艾的亮橘髮色也可以拿出來說嘴,一時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每週三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01:她腦中一直是她的模樣揮之不去!》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5:她怎麼會親了自己的上司?她瘋了嗎?》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