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周昕璇站在楊宜樺的辦公室裡,腦中卻一直是方才林啟艾的樣子。

今天是中華製糖2010年的新人報到日,她今早因為一些緣_i_Q(Jhcdh@%Q2TkhsT01zQTuTNZwhwScofx4POCSA47=PTThy故,不得已只能搭火車上班。沒想到她居然會在火車上遇見今年的新人——林啟艾。


(圖/freepik)

「坐啊,璇,不要站著。」楊宜樺招呼著。

周昕璇此時才回過神,聽話地坐在他對面。

「好了,璇,妳有想要她們之中誰在妳底下工作嗎?」楊宜樺開始以單名稱呼著周昕璇。

其實周昕璇不是很喜歡楊宜樺以「璇」如此親暱的方式稱呼她。

她清楚記得楊宜$eyT4ysnQFI)2Yfl5(q3-5Vqo^=)^zU=s-chA8)fvR7P(Npejf樺在很久以前,一開始是稱呼她為「周博」,後來很長一段時間稱呼她為「昕璇」,是在兩年前的「那件事情」發生後,他才開始在私底下暱稱她為「璇」。起初她感到猶如性騷擾般不舒服的感受,但漸漸地,當她開始受到單名親暱帶來的一些好處後,她開始懂得去隱忍心底那股不適。

「看課長安排。」她溫柔地微笑著。她明白楊宜樺這些看似開明的問句底下,其實早有自己的盤算。

「這樣啊。」楊宜樺翻動他手上的文件,「我是想說許依如看起來比較老練,去幫妳應該會比較好;至於林啟艾,畢竟她剛出社會沒多久,或許去給黃博訓練一下比較好。妳覺得呢?」楊宜樺放下n6OI4P&hM#xndWF1-e*GA6GX6^g#*n2(U7_%jO--B=CI(w3=jq文件,認真地看著周昕璇。

「我覺得這樣挺好。依如感覺滿可愛機靈的,她應該可以給我很多幫助。」周昕璇依舊不改溫柔。

楊宜樺果然如她所料,早已在心中盤算好人事的安排,而且是不容許任何人拒絕的;楊宜樺一直jl@P%0yt0ZE$*=AtfO-^oOtJGGDy0#=*QMpD0pWsfYbs3UaQmX就是這樣的人,他小小的腦袋中不知早已規劃到多久之後的事情。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怎麼連安排菜鳥職務這種小事,他也如此定見安排了?

中華製糖的新進人員,需要經過六個月的試用期訓練,待訓練期滿,還需所有長官,包含所長、副所長、六課課長一致考核合格後,才可以正式人員進用;規定雖然看似嚴格,但實際上,這六個月其實就是給新進人員熟悉環境、學習技能的緩衝期,考核一般也都會高分通過。因此過去以來,新進人員這六個月的落腳處,通常都是由高級研究員彼此協商,看哪位的團隊正缺Y7toP6pvW6DpUjRQGFy)o+IGyv+HG2GInRKH&U0DZbQQh(ii23人手,就會把新進人員編進該團隊中。

這是周昕璇進中華製糖近十年來,第一次看到楊宜樺連這種微不足道的安排也要插上手。

「太好了,那就這樣定案吧!我請黃博的助理來接啟艾過去。」語畢,楊宜樺開始撥打電話。

周昕璇看著他撥打電話時,腦袋瓜卻不知怎麼的,飄進來林啟艾的身影。

那傢伙,外表看起來冷酷機車又欠揍,想不到竟然是個大笨蛋啊。她想起數分鐘前,當她帶著林啟艾跟許依如回到辦公室,楊宜樺一屁股坐下也沒開口招呼她們坐下,林啟艾竟然也想拉椅子坐下。還好那時她剛好站在她背後,及時制止她的白目行為;就是因為她tY-_nK+)3&_eyT8J8RKk)fEdQQ=Z-eEob%U%=RVhijh(8UZ@NJ太了解楊宜樺的個性了,因此當場被林啟艾白目的舉止嚇出一身冷汗。

這一坐下去,她真的連試用Xwh^a40-br+0U$gu$n$pkgnJKV)wZi=xqzB$r(hx)-z5rsbAv=期都被她坐掉了呵。周昕璇忍不住嘴角漾出笑意,不過,她那麼笨,在黃博那好嗎?她又開始沉吟起來。


(圖/freepik)

「好了!那就這麼定案啦!」楊宜樺開朗的嗓音將她從沉思中給拉了回來。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每週三連載,閱讀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5:她怎麼會親了自己的上司?她瘋了嗎?》

(延伸閱讀:《百合小說《糖潮》第一部14:酒醉的她竟要求「不要回家,陪我好嗎」?》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