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那難道,我說我喜歡你,你也相信嗎?」

「…」徐茗瞪著眼前的學妹兩秒,最後垂下頭,輕輕笑起來。「好,現在我知道你的話不能相信了。」

「呵呵,對吧。」羅琳禎看她,勾起一邊嘴角,眼底一點笑意都沒有,並不帶惡意,卻很冷。

冷的徐茗覺得,自己似乎又做錯事了。 我們可不可以1x=4+_jQd!bk1!xhbHvem42%fIxXLU1dXaZt6SY2fzFifeCcDJ和好?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我氣?徐茗望著那個一點都不真誠的笑臉,心底有股衝動想這麼說,忍了幾秒還是沒說出口。

那個冬天過後她花了好久的時間才說服自己不要太在意,可是此刻學妹站在自己眼前, 她才發現那一切都只是安慰自己。 其實她在意的不得了…她既生氣學妹其實沒有真的把自己當成朋BQbk%P3I+HpSOHg5WVYanVM4_pdWv^(ToR%2H-mua+gs24p=d)友卻又其實好希望他們可以回到一起準備比賽的那段時光。 可是萬一說了被更討厭怎麼辦?如果他們從來就沒有真的好過,又怎麼和好?

「所以,你找我是要說這件事嗎?」於是最後,她只蹩腳的吐出這一千零一句。

「當然不是啊,笨蛋。」學妹深深的看了她幾秒,任徐茗惴惴不安的猜測一陣3ACWY=Q&xFsAn4ihsScuJ54%m(%1^DV07SH^8kf3uq-Tn6V)3A才歪頭露出另一個笑,然後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塑膠的資料夾。

「是你的吧,那張報紙。」 血液瞬間衝上腦袋,徐茗覺得臉好熱,壓抑住轉身跑走的衝動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nP&)CUo6)yjc8_u89aqM+Ny0R9@C(leR$7)nLfyVKARr^1Rd2b該不該伸手接過。

「你你你怎麼會知道?」

「上面的字這麼醜還會是誰?」學妹冷笑一聲,眼底卻微微閃過一絲光芒。「幹嘛我又不會笑你。」

「呵呵。」她訕訕的從學妹的伸過來的手裡接過資料夾,方才緊張的氣氛不知道什麼時候消散了,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卻又莫名的不希望話題就結束在這裡。 QCyu=fgnQew8D9woy!s^k#8K4dm_G!(YYtsjKHyt5Z3_y9LiWZ畢竟只剩兩個小時了啊。

「因為我接收你的置物櫃了,雖然你不開心也只能接受,但還是跟你說一聲。」羅琳禎收起笑,歪頭看著她fk3I!Z9YNat%4#_(Y&rLP$29M!ElD@eF4*)aZUL=SipAR-I((k,臉上的表情讓徐茗猜不著。

「不要亂相信人啊。但也不是每個人SqyZ#6qHl!fWs+*cX$nLAhpmvY4YlN^(&#&7l@&#UD+^V(bRdw都不能相信,像我這種壞人不行,不過有的人可以 ,所以還是要相信好人。」

「…」徐茗有些莫名的看著突然說起教的學妹,最沒資格說這種話的不就是她嗎?畢竟 ,假扮成好_*R1&FkyT6@C4o7#G!Pw0KsnE#pmG80y6G4LgwYpf3*QNJN@Pd人的壞人才是最壞的吧。 不,假扮成好人,讓別人喜歡的壞人才是最壞的。

「總之,雖然我本來就是隊長,你本來就只能聽我指揮。不過,明年就算少了你我也會帶著女籃進四強的,你放心吧。」BTYQUd$PFiDpp1_XhtlVupOmA^q%1XKGD%7C69Rm8vBpDC#pl%對於徐茗的毫無反應,羅琳禎像是早有預料那樣,毫不在意的逕自說下去。

「希望你之後上進了N大之後一切順利,有機會的話,我們UBA再見。」 這是,在說再見38ZFl7M3^VNTb-V)RQludC*O)YT+$&pH(Zf90!$*Zqp#W71Q2d吧。在那瞬間徐茗才突然確實的體悟到這點。

「什麼鬼啊,你心裡難道就只有籃球嗎?」莫名的她想起學妹有次曾經這麼對她說,臉 上的表情看起來好像是生氣。雖然還不明白原因,_L7VQi-4SR56(+jM7VeqA^)@@tasNAuCYDEmI=VOkpYA)dO%hd但現在她可以確定那是怒意了。因為現在此刻的她,就沒來由的感到一股微微的怒意從胸口竄起,梗在喉頭,讓她有些難以呼吸。 她握緊拳頭,克制住拿腳蹭地的衝動,咬牙低聲開口。

「我…是啊,與其當好隊友,我們果然還是當對手比較適合吧。聽教練說已經有幾間大學在詢問你了,也祝你一切順利。」 她沒說的是,教練其實問過她有沒有意願為了學校明年的戰績再留一年當高四生。 如果是以前=-rLjpCtuF68!-m1p$%aM9)bG4JABsn$GH(jkM##HrWtjOBdZh她或許會答應,畢竟在哪裡打籃球對她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差別,而教練又這麼照顧她。但經歷那件事後,她想自己無論如何沒辦法在這裡待下去,於是沉默地拒絕了。

她只是沒想到,原本這麼急於擺脫過去的她,此刻又不乾不脆不gSDW7bu795HJEo0FVgEP$gyKApqo_^#$jw)nPa#I_67pTcjV^3捨得了。「所以,我們和好吧?」一片沉默之中,那道好聽的聲音顯得有些溫柔。沒想到最後竟然是學妹先這麼開口,但那張臉此刻卻笑得有些扭曲。

…剛剛那個跑走的陌生學妹也露出這樣的表情呢。人為什麼有這麼多表情搞都搞不清。 徐茗看著羅琳禎伸出的掌心,和她臉上有些勉強的表情,說不清腦中一片混亂的情緒是什麼成分,明明本來就很希望可以和好的不是嗎? 可若是那樣不情不願不真心的,她果然還是寧願不要。她果然沒辦法像班上女生那樣明pq$aO3%aiqcQcWjJo29swYCc%7LnI845srqMPYoh&SljZ-a^dZ明不喜歡還要假裝很友善。


(圖/freepik)

她看著竟然有些陌生的學妹,那個她曾經以為,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討厭的學妹… 此刻這樣複雜的情緒:憤怒,忌妒,煩躁,想傷害人..n=Kg1&3BiLn8emWNK!@*i#mCp6E5Feddgx(MX#9vUK@RciDqn+. 「不,我果然…」她吸口氣,對上學妹的視線,抑制住聲音裡的顫抖。「最後還是討厭你了。」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4:「那難道,我說我喜歡你,你也相信嗎?」》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3:即使會被討厭,她還是會做出相同選擇!》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