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狹窄的走道口突然變得太擁擠,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關係徐茗瞬間覺得無法呼吸 ,她瞥了一眼隊長,又將視線放回自己的胸前,微微側身面對剛才突然跑出來的陌生學妹 。 「那,學妹你想說什…」 話還沒說完,那道聲音又硬生生地打斷,一隻微涼的掌心用力a%A67JroXjxMl%KUSET)3Pa&$^8AcE%B@=!$Et(S$MepaZv^P+抓住她的前臂,把她給結實的嚇了一跳。

詫異的徐茗下意識地fpGEEbNEhj&ybF_GW+aClCJzXHgOIEn_YE7=ZS=hL2ou8rUGn7轉頭,正中羅琳禎的視線,此刻正笑得好甜美好虛偽,虛偽的,連徐茗都看得出來。 「你忘記我們的約定了嗎,學姊 ?」 「我…」誰跟你有什麼約定?徐茗瞪大眼,半是著急半是惱怒的張嘴,質問的話還沒說出口,卻又被人給打斷。

「那,你們講吧。學姊,畢業快樂。」莫名其妙開啟話題的陌生學妹又莫名其妙地結束話題,對徐茗秀氣的小幅度揮揮手,那張笑臉卻有些扭曲,簡直像是要哭了一樣,說完把手裡包裝lHvK%$i4G$bU#mdrO!en6pSdDWRlfz#@3qB3hnoBLdZuBVAWM!過的小盒子塞到徐茗的手裡,轉身小跑步離開。 有必要這麼急嗎?而且為什麼大家都不讓她把話說完?

「欸!」而且,為什麼素不相識的人要送禮物,是不是認錯人了啊? 徐茗於事無補地叫了一聲,伸長手臂對方卻已經消失在轉角。 什麼跟什麼。她看著手裡的小盒子,有些莫名地搖搖頭,轉身又對上那道仰M*Ow-v9d*hfaWskeX%h2g(TS7#qmLf02I*y7%l=u-c_eEPDpKo望著卻比誰都驕傲的視線,說不出梗在胸口的是什麼。

「你有什麼事?而且我們才沒有約定。」

「我才要問你有什麼事5q7-kwazpatMofo-UmQGQ@wuWJ+A0d@L_WuMqqZ!25OpyQZ%$B呢。」已經不是自己隊長的學妹微微皺眉,鬆開手,似乎被她太過粗魯的態度有些不滿。 「而且我們有約定,你到畢業之前都要聽我的。」

「那才…」那算哪門子的爛約定?根本只是學妹單方面的決定吧。徐茗想反駁,卻覺得自己不那麼有把握在學妹面前說話於是住了口。 反正,她還有兩個小時又七分鐘就要畢業了。就,再也跟這個人沒有關係了。 她低頭頓了頓腳尖,半$*2*tItdo(dznkTVoEmogsb-@Tdq_7a7Jd%gR!2SD5A7Z+f=FY晌才開口。

「我沒有事,你也沒有事,所以我要走了。」

「你明明就有事!」學妹又一次伸手抓住她,強調的語氣聽起來好幼稚,這次徐茗k1xezF%DU7j#cm(pxc3sGnPl)Dq)g_!R+JfcTe$HScVe=%io$i才發 現對比學妹的暴燥,那隻手好冰。她轉頭想要撥開那隻手,卻又莫名的在那道視線下不敢 動。 「徐茗,為什麼要躲我?」

「…」

「那天,在廁所的話你聽到了對不對?」 走道漸漸清空,似乎是典禮要開始了,此刻的徐茗卻一點都沒注意到。在他們之間的寂 靜中,學妹的清亮的聲音太過宏亮,震的徐茗腦中嗡嗡作響。 「…」她又開始徒勞無功的想掙脫學妹的掌握,卻因GSpK5X=_GXn($O*UeOHmvLlGoC-OO6_33puI)Vfohsu-=1aENN為那是曾經受傷的那隻手而不敢真 的出力。 「你不講話,我就當作是你承認了。」

「…」

「為什麼什麼都不說?」羅琳禎有些粗魯的扳過她的身體,皺眉盯著她,語氣沒了一開 始的焦躁,有股沒得5goe9-c0$OnIdcgVEIWrZXKVk5TNtEzDt9Snah7M-ug!SPpHM)到答案不會輕易放過她的堅定。 是她熟悉的,最喜歡的那個學妹。對她有耐心,會等著她回答,不會亂生氣的學妹。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於是徐茗低聲開口,但腦海裡好像有聲音在控制自己,自作主張的說些自己明明不真的那麼想的,違心又衝動的話。 「是我自己不好但是我也不是自u02K6lOldoYLymsRDSpK_%gm(+hf+aNG^LcHUUi9E!=jY3C-4p己願意這樣,何況我已經離你遠一點了。」

「我…」出乎意料的是,羅琳禎的臉上竟然一瞬間出現慌亂的模樣,瞪大Ud$zrsQx4)(cv0tjXbG6wNzQJXF#gqPn@+i_xLJDIaYikhUxJX一雙鳳眼,說話亂了節拍,連諷刺的輕笑都走調,只有在這一刻徐茗才發現學妹也不過是個小女生。

「我說什麼,你就相信嗎?」 難道不是這樣嗎?如果不能相信,那為什麼後來還要對她友善?只C*cgJj$tf%dzr@(gb)_^O*LCA*E8eU*d5fFxx61ojZl_RQu&_0是在欺負自己聽不懂 別人的說謊,被耍了很好玩嗎? 張美麗說過人類是一種愛說謊的生物,就算言語不說,表情動作也會說,也會拐彎抹角的說。

徐茗不是沒被那oOR7SOaSVxRXofV+N!%(el)iHv50hF)trO6DJ1XzIjX8209D&0樣對待過,只是沒人像這樣先慢慢對自己好,然後在自己決定好好相信的瞬間又用力粉碎。 這感覺好痛,痛的徐茗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對誰全心全意的好。

「…你明明知道,你說什麼我都會當真。」她握緊拳頭,低聲開口。 她不知道自己說出這樣的話是想責罵或者得到道歉,但她很確定她沒預期到學妹會像這 樣瞪著她脹紅了臉,好像從頭到尾做錯事的就是自己。 在那緊繃的一刻,她看見學妹好看的嘴唇緩緩張闔,內容卻太不真切,像是核彈爆炸瞬間的C@zr)evdU2uam5Bpe5#9+Z@=95#e@lq&FZ($xC3EoyC9T8)P_g真空。


(圖/freepik)

「那難道,我說我喜歡你,你也相信嗎?」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3:即使會被討厭,她還是會做出相同選擇!》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2:那是她人生最光輝的一刻!》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