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太意外,徐茗在大家的歡呼與笑臉緩緩走下場,喝完水瓶裡的水,教練還在場邊接受訪問,笑得合不攏嘴,眉眼飛揚著好像剛才那意外的28jK^o0rKJzBM6K17TYdeWG1lCHZe%8a3goM&gv3Aw38Fd)8)P最後一擊都是他的布局。 旁邊有個拿著相機的人大聲問她問題,但徐茗充耳不聞的搖了搖頭,她只知道自己累得快要死掉了,連慶祝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圖/@katielou33 IG)

為了接下來的比賽,場地已經開始淨空,她拖著腳步跟著大家往後頭走。胡亂把毛巾塞進包包,她往廁所走去,一邊想著等一下一定要打給媽媽,問她有沒有看電視轉播,有沒有看到自己今天的表現-畢竟隔了這麼QT(b3js0nkm!PjN^ZSjRN1^zBVAvLCtuuVNudcBfE^5B0T7Q7%久,她終於覺得自己打了一次好看 的球-有上場,有表現,有團隊合作…而且,還有一個好搭檔。 她忍不住露出一個微笑。

「真的太戲劇性了啦,羅琳禎你真的很誇張欸,之前明明不是還那麼討厭她,怎樣?教練叫你們當室友真的有用喔?你真的跟那個怪人變好朋友喔?」 或許是多數人都離開去看下場比賽的關係,走廊上還算安靜,也因此讓廁所裡傳出的聲音更加清晰,她有些遲疑的把手eMAmAyiPYu6ZPRZ3tJfpBiOpPuHr*VKR_GjMk8BRbijEe#HWXE放在門上,過去太多次的經驗告訴她,廁所裡面有人在聊秘密的時候最好不要跑進去。…而且,「怪人」十有八九是在說自己吧。 她還在猶豫著要不要憋尿走到另一邊的廁所或是在轉角等一下時,只聽得一道好聽的聲音用冷冷的語調響起,帶著不耐,即使隔著門板都顯得尖銳。

「拜託,還不是我手受傷那次,教練威脅我要是不跟她和好就不讓我上場,你以為我願意 ?反正她也要畢業了啦,接下來就不用忍耐她了。」 那道%lOxqH4YR^8i2=5=$hYOp!GNj(^giS3YJLk-8-u9&CreQDmc*m她最熟悉的聲音。 後來已經記不得故事的細節了。她們最後在總決賽輸了沒能拿到冠軍,徐茗沒戳破那個廁所裡的秘密,她們沒有成為好隊友,球季跟冬天就這樣結束了,她們各自回到生活的常軌,形同陌路。

徐茗不知道自己在小心眼的計較些什麼,只覺得好討厭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幹嘛那麼在乎那天偷聽到的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對學妹有所埋怨。 學妹其實有點可憐,被自己弄傷還要被教練威脅,只好一直忍耐不社會化又笨拙僵硬的她。起碼最後她們最後一起在一片不看好之中殺進冠軍,徐茗不能想像還有誰可以跟自己一起完%#vxHgV&l#=np*lqdx2e0okTFCh1tq2_yJU3AJt9lw^X1d!Rw-成這樣的事情。 這樣就已經很好了。再重來一次,即使還是會被討厭不耐煩,她還是一樣會自私的做出同樣的選擇,厚臉皮的對教練說出我想打籃球。

即使後來她回想起那天學妹在廁所裡的話,還是會覺得胸腔底部痛痛的,即使她有時候會覺得與其這樣,不如一開始就和學妹保持距離… 到頭來,她還是最寧願記得她們一起練的擋拆戰術和歐洲步,還有一起在體育館待到超時的那個晚上,學妹那BCl%oW)bY8*1LJ)oHZa^F%6buhJO+!w(f*9RNCwT0R!TWVSwZ+個回眸和一整片的星空。


​(圖/@katielou33 IG)

其實那都沒關係吧。反正她們再也不會有什麼交集,學妹再也不用忍耐自己。就算像她這種笨蛋會因此在意地不得了,那也只不過是她這樣的笨蛋才會做的事罷了。 明明是畢i(YG9r7UhooCRag2DhJT*%9+nWR_SQ1=@&cgY4!SL$$Vt#tHqE業典禮,為什麼要想到這種事情。徐茗悶悶的跟著班上的隊伍,走進已經被布置成畢業典禮會場的體育館。 時間就這樣麻木的進到夏季,但氣溫再高都高不過此刻沸騰的情緒,周遭的同學們,不管有沒有考上理想的學校,此刻都是笑語歡聲著,對比之下徐茗覺得自己更加灰暗陰涼。

她心不在焉的看著一起考上大學,此刻眼裡只有彼此的盧巧婷和張美麗,歪了歪頭,最後決定在典禮開始前再去休息室一次。 徐茗站起身,無視周遭的喧嘩,安靜的數著自己的腳步,拐著直角往熟悉的角落走,好像這一切悲歡離合都與自己無涉。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高三的準畢業球員們就已經把置物櫃清空,在學妹們的歡送下正式引退跟球隊說再見,她只是想到自己好像忘記門上貼的東西罷了。 如果被%cGTRezaMDm&xy@zSw4+jPZEd*%0+mGSKbuWyhZ8p$TVTH7Nt#清掉也不會太難過,但沒有每天看到的話還是會有些不習慣。

只是還沒走到底,她就被一道陌生的聲音叫住。 「學姊!學姊!」 大概是自己的耳朵不好,也可能從沒預期自己會被叫住,徐茗困惑的側頭,看著小跑步往自己跑過來的陌生女生,環顧四週確認9%qlN0t9756+xbwmcB7qy8a$sacSy3Sk^TiO&J54^z1xeTe(vF是自己之後才停下腳步。 制服上繡著紅色學號,是小一屆的學妹。 「請問有什麼事嗎?」 學妹有些緊繃的笑臉讓她下意識地閃避,將視線放在胸前那朵早上被盧巧婷逼著別上的 ,代表畢業生的紅色假花,她果然還是沒辦法好好看著人說話。

「幹嘛啊…這不是好事嗎?這表示你更不怕人2k=rblGfhO+xu4Y1ip9wYz!=l$*W6&XM90HRZeTgsPSiyRDSF1了吧。」隱隱約約的,她想起曾經有人這麼對她說。 恍然好像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 可是才不是那樣。她才沒有不怕人。 此刻徐茗突然有些明白自己一直以來無以名之的,類似憤怒或失望的情緒從何而來了。 是背叛,她曾經想要相信,可是卻被背叛了。錯的不是自己,想相信人,對人好的自己沒有錯。 或許錯的是自己不該對不對的人好。或者是那個把自己的信任當成垃圾的人。

「那個,學姊…」陌生學妹囁嚅的聲音把走神的徐茗喚回現實,她的臉好紅。 可是為什麼不把話說完?她也跟自己一樣沒辦法好好說話嗎? 想到這裡,原本有些走神甚至不耐的徐茗突然有些覺得溫暖,於是露出鼓勵的微笑。 「那個,學姊可能沒有注意過我,不過…」 「不好意思,我有一點事要找學姊。」突然的,一道好聽的聲音截進她們之間。 那道她曾經最熟悉的u2xN@Q$i#J!PAN(yN4$(_!W_OT1Iy*U6%cyo7EUvkv%w6QaY*n聲音。

作者:寧靜噴發

閱讀《教練我想打籃球》全系列小說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2:那是她人生最光輝的一刻!》

(延伸閱讀:《​GL小說《教練我想打籃球》11:「……等等,徐茗,你現在敢看我了?」》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