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公司每個禮拜一是有早晨會議的,通常是各組的組長進去開會,交流進度跟提意見。

但今天早上,所有人卻都是一臉懷疑的看著葉凡霜。

所有目標討論完成後,眾人還是有些竊竊私語,因為關於葉凡霜性向的流言已傳遍公司。

葉凡霜咳了一聲,「最後一點……我知道公司有人在散佈關於我性向的流言,6cTAAR&(*!veVFX-&)z!A1yCuCFjM%*T=3WdyXBbsEjnT0Pxbj但工作應該只論能力不論性別、性向也是,請大家記住我們是來賺錢的。」

眾人聽到後表情各異,而當中有幾人交換了眼神,其中一個正要開口時有人搶先$*KE)c(^p2xppr#%[email protected]=RcvL+UM#VeA2*nJ*tpBG&說:「但總有選擇上司的權利吧!」

人群中林雁荷抱著筆記本看著她,剛剛就是她在人群中說話,現在更是直接的大QfFucj$#Lmde5U#[email protected]$fJKy0K$-Jj$qO$!kaOMMfv$Cw聲說:「葉經理,妳到底是不是同性戀?」

這個疑問問出了很多人的心聲,只是都沒想到提出的人居然是林雁荷,畢竟林雁荷是靠著[email protected]+WVR-y3tqBviifZzLx+#XqmYDlRrXccBDke5mvqMYN姐姐葉凡霜才留在公司的吧?

這個疑問也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沒人去問林雁荷,因為更重要的是葉凡霜的回應。

其實林雁荷是故意的,她想看看這個女人,是否真的敢在眾人面前出櫃,想看她敢不敢面對自己的真實。

甚至內心有些期盼,她敢承認嗎?

……如果葉凡霜真的要追回自己,那她會承認吧?

「很重要嗎?」葉凡霜看著林雁荷,她知道雁荷想要什麼,只是商場不是鬧脾氣的地方,她不會配合下場表演。

自己是不是同性戀,雁荷應該最清楚的,不是嗎?

林雁荷故意的說:「如果妳真的是同性戀,會讓其他人會怎麼看葉氏?」

「經理,其它廠家也在說,我們在同性戀手下做事,這不太好聽……」有幾個平常就反同的人站出來。

葉凡霜看著那幾位職員,然後又看向林雁荷。

她知道雁荷的打算,只要她讓人辭職,到時候可能會有大量人員+JyvB^2x8FD1UWb%Np$%[email protected]&!AN出走,葉氏確實會出現人力缺口,說不定會因此倒閉。

但葉氏若不放人,就更加顯得霸道專斷,這調皮的小惡魔給她出了難題呢!

林雁荷其實沒有想太多,她只是想看*oF2vA-x+HN7bP%gTmVL0z+5XND4K=(Ivy#)A4Q6&=9l-FsNsG葉凡霜會怎麼面對這些事,畢竟這個女人太擅長隱藏了,既然無法讓葉凡霜對自己老實交代,那她倒想看看,葉凡霜敢不敢承認自己的性向。

平時就已經受到矚目,現在更多人緊盯著葉凡霜,但葉凡霜面對眾人的眼光,一點都沒有rq49q&$yu4X07t3Ce-d)[email protected]#@t0YGamZD=za4([email protected]害怕跟怯場,因為她是葉氏的女兒,更是所有人的經理。


(圖/pexels)

如果因為一點小小的質疑就畏縮不前,她還有什麼資格站在眾人面前?

因此她用坦然的姿態,迎向眾人的目光並直接的說:「我是同性戀沒錯。」

一句話如同墨水滴入,那份驚訝的情緒渲染了人群,有些人驚訝,有些人則懷疑,有些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w1M看著同事交換眼神,大部分的職員被葉凡霜的出櫃言論嚇到,會議室的氣氛陷入一片慌亂。

「但是……」葉凡霜看著其他人問:「你們在一個同性戀的手下工作,這份薪水有不一樣嗎?」

其他人看著葉凡霜,也不太敢再開口。

「你們每個人在這邊工作的價值,有因為我的性向降低嗎?」

葉凡霜看著她們,「如果有人因為我的性向傷到你們,公司會提供法務協助。」

更多的沉默降臨到這間會議室,那些想要抗議的人安靜下來。

「你們工作的價值沒有因為我降低,那為T$4zZeAy!G#[email protected]=!Fb49#什麼要聽別人的?我才是付你們薪水的人吧?」葉凡霜看著人群中的某幾個人。

大部分的人都不敢與葉凡霜對視,有人尷尬緊張,葉凡霜反而像是銳利的針,戳入水中攪動起所有人的情緒。

「我是不會辭職的,1-)wKnWNrpiHJubv0a)vX)H_qzqaY$6FiAbuY9cMOOBJmwvBT%如果在我的這邊做事讓你們很難堪,你們可以辭職,等等過來經理室,結算完薪水就可以走了,我不強留。」

葉凡霜看著旁邊的幾個人指示,「會計組的,麻煩撥人過來支援。」

「好。」會計組的組長點頭。

葉凡霜說完就進了辦公室,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覷。

一時大家都安靜了,眾人互看,甚至有人瞪著林雁荷表達不滿,誰也沒有想到,葉凡霜會大方的承認,還直Zu3a^iRnhmHLOT38SoNyJ9O2pOxkFE7=(Ilh2^WN0nRXTAh_KN接喊會計來結算薪水,這時大家才想到,葉凡霜可是整間公司的經理啊!

更何況她的個性敢說敢做,她哪怕這些流言?

散播八卦很開心,刺激到葉經理似乎很有趣,但拿自己的薪水去玩,大部分人還沒有這個覺悟,人群中跟著起鬨的人也有些jg-qCqxB8f*c+*[email protected]_ENIOesL+#GA9l_KZ-1V%t沉默了。

葉秀芬的人馬更是傻眼,原本準備好的指控通通說不出口,人家都承認了,再說什麼就顯得自InQuc=aFAkgc0Id^X-65+gMdqqivwXf-GiZmvAbDFHb)(3oQL3己咄咄逼人,這是個誰都不想當壞人的年頭。

一時間所有人都卡在會議室,遵循著從眾的天性沒人敢離開,直到人群中有人悄悄舉手,居然是謝琳臻,當大家驚奇的看著她以為她要去辭職時,謝琳臻直接的說:「我網購分期還沒繳完,正缺錢呢!要辭職的自己去,不要拖累我,這年頭工作不好找,我才不拿自己的薪水1Rb(3AcQetpxA8PNcJZLr3fV58G0F2A-NnNi$t0Ywi8y66ZdPY開玩笑,掰掰。」

「妳不覺得同性戀很噁心嗎?」還是有反同立場的人開口。

「哪裡噁心?」謝琳臻看著對方開口:「新台幣可沒有性別之分,我是個無性戀,愛錢就是我的性向。」

她一點都不想離開葉氏好嗎!

葉氏可是台灣的大公司,經過三代人耕耘起來,雖然)ZBX_VkbZvihou-E+*0a2qY1%^LUQ$+nYsxZU0BreO(L86Y)[email protected]不到百年的等級,但也還有不錯的遠景,好好工作升上去,也不比當公務員差。

台灣的大部分是中小企業,企業內身兼多職是常態,只有大公司才能一個專業吃到飽,因此主管葉凡霜是Ww9syFIK(iSelxJUK8Q9-I%TX=#Mkc%YnIDWkZI*n1+rwruL%V同性戀又怎樣?對她而言,重點是老闆會不會準時發薪水!

她表明立場後就離開會議室,整個會議室又陷入安靜。

「我也不在乎,有錢就好。」有人也開口附合謝琳臻,然後跟著離開會議。

只剩下十幾個人尷尬留著,有些人是葉秀芬的人馬,有些人則是不贊同的立場。

「如果我家人知道上司是同性戀……我爸媽不會同意的。」有個人起身先走進了辦公室。

「如果葉凡霜是同性戀……她還留我加班耶……該不會看上我了吧?」一個女職員緊張的說。

林雁荷在內心給她一個白眼,幸好有人替她開口:「拜託,那是妳做事拖拖拉拉的好嗎?誰會看上妳啊!」

「喂!」女職員瞪了她一眼,她轉身走進經理室。

「我是基督徒……」另一個女職員說,S+D!KVFFx8aqBSPzW6r8ACpUHvo9rSaMWuW6uKueQXGNDTO*T%就在大家以為她會走進經理室時,她卻走向會議室門口,「上帝愛世人,世人也包括同志。」她選擇留在葉氏。

另一邊葉凡霜坐在辦公室,其實她也是忐忑的,但這是個好機會……

一個檢視自己的好機會檢視,她這幾年在葉氏的努力方向是否有錯。

她看著手上的信封,裡面是一封自己的辭職信,萬一辭職的人數超過她的預期……她有覺悟為這件事情負責!

她看著經理室的門,這是一個考驗,是她在葉氏的成績單。

經理室的門打開了,進來的人沒有她想像的多,只有兩三名,還都是葉秀芬的人。

她跟許秘書對看一眼,「許秘書,這幾份合約妳印一下。」

「經理……」那幾個人有些害怕,該不會其實是將他們列入黑名單吧?

但葉凡霜果斷放人,一切離職手續都按照勞基法,甚至送名單、寫推薦信,歡迎另謀高就。

隔天,還有一個人也辭職了,她也如自己承諾的不強留,只是這樣還是有人在會議中出了亂子。

再次開會時,有個女職員[email protected])eO)XoWvuqpf8usK9I*sY=E(x&v)tjvJs突然站起來說:「葉凡霜,我不想跟同性戀工作,妳這樣出櫃後,害我沒辦法在葉氏待下去知道嗎?我好好的人生都被你打亂了!」

葉凡霜知道她,她是企劃部重要職位的楊姓女職員。

「妳可以辭職啊!又沒人叫妳留下來。」林雁荷在旁邊涼涼的說。

對方卻直接走到林雁荷面前,「……還有妳!如果不是妳嘴賤問這個,我好好上班的人生會遇到這種問題嗎?」

啪!

她把手上的東西重砸在桌上,對著林雁荷吼:「同性戀是妳們自己的事情,為什麼要拿到職場來說,我上班已經夠累了,才2DHMTKG&8XD_Va!&cpclY97^2zyw0DZ5j0=n2Exiquw4FYSzAk不想管什麼政治正確,讓我安安靜靜的領薪水可以嗎?」

那名楊姓職員說完就紅著眼眶跑出去,似乎她更像受委屈的那個。

林雁荷呆呆的站在原地,莫名其妙被人兇了一頓,她眼睛含著淚光不懂對方為何要這樣。

葉凡霜看到林雁荷臉上的慌亂,但是她並沒有上前幫妹妹說話,只是問其他人:「還有什麼工作上的疑問嗎?」

林雁荷驚慌的看著向葉凡霜,葉凡霜的眼神卻繞過她,只是公事公辦的冷面模樣。

「……沒有。」其他人說。

「那希望能趕在這週完成,散會吧。」葉凡霜說完就放行了。

其他人也都跟著走出會議室,只留下林雁荷呆呆的看著葉凡霜收拾,等人都走光後,她才走到會議的講台邊。

「我做錯了什麼?」她走到葉凡霜身邊問。

葉凡霜卻沒有回答她,只是繼續把東西收好,椅子靠好然後把用過的紙杯放到回收區,還有剛剛簡報的文件i#WiGc+R6i-Hze_mqd9Q+Feby$rNF##g5A=mfmJS*v(G(sDO)A整理好。

「妳不是說要追我嗎?為什麼剛剛不幫我說話?」林雁荷走到講台邊問葉凡霜,現在的她格外像個孩子,也如童年的習d8fPO0yPTbvX#+C0kORLqsPk+7b95vLonclxt8F%0nnrv1L#6r慣找姐姐依賴。

葉凡霜卻自顧自的收拾,「我是在跟妳賭,況且,我應該幫妳說什麼?」

幫我罵那個楊職員啊!

罵她……要罵她什麼?

林雁荷4#bCBb1Ryl&qwJbJmC6PmIbM0F&9Dv9tAx(=Ks0qaBD(FzU&cZ沉默了,她確實不知道葉凡霜該怎麼幫她,那個人說的也沒有錯,自己打亂了職場的環境,把與工作無關的事情拿出來說。

她知道自己很無理取鬧,以為受到委屈後姐姐會出來保護她,但似乎又不對了。

但她不是在跟葉凡霜對抗嗎?

那她還要葉凡霜保護她豈不是很可笑?

葉凡霜反問林雁荷時,其實沒有打算聽雁荷的話,她收拾好走到門口,然後關了電燈P1m*agIDL$Vo(&LS_Z67uKKrBxW83nvzz6qZLHaBSzFxjJq9O$,把會議室的門帶上,把林雁荷留在黑暗的會議室內。

葉凡霜走進了經理室,謝琳臻已經在裡面等著了。

「經理。」

「檔案傳好就出去吧。」葉凡霜說,她的手捏緊文件,剛剛其實她想要抱著雁荷,也想要替她說話,oJKp*#V&g9Verf)y32&3AGK8WOdVp$4kGV34GT5JuAmCokaRWT但這些衝動她都忍住了。

為了以後,她必須公私分明。

謝琳臻沒有注意到葉凡霜的分心,她存好檔後把USB拔起來m8h01WXS$JlPv4Y3wsUfsMp!YxdDJ5ng0Qip+dsj-kNWauK7*S,只是抬頭時,她看著葉凡霜欲言又止,「經理……」

「檔案有問題嗎?」葉凡霜已經坐在椅子上,她移動滑鼠點開檔案,確認檔案沒有問題。

謝琳臻原本是走到門口,看到對面會議室後,她關上門看著葉凡霜說:「經理……雁荷還在會議室。」

她跟雁荷交情比其他同事好一點,總覺得雁荷個性有些偏激,也不知道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她又會怎麼去想?

她也聽到流言了,其實z&yubBJhM^[email protected]_rjT9O6D^e_YsS$Ay%O#Oh%Nn#[email protected]認真來說,林雁荷跟葉凡霜的姐妹關係,在前任總裁葉偉成死後就消失了,她在人事室看到林雁荷的身分,發現她的生父另有其人,說這樣是亂倫確實有點……應該說是偽骨科吧?

但葉凡霜真的喜歡雁荷嗎?

「讓她待著。」葉凡霜看著桌上的文件說:「冷靜一下也好。」

「其實經理真的喜歡雁荷吧?」謝琳臻看著葉凡霜說。

最開始在會議室中的『薪水至上』論,是葉凡霜交代她說的,不然她即使內心只想著賺錢,真的起衝突她也只打算^xB+xy1=wP_yr&mZ-g3O+KnD8eU%q2T6&TWQNw=v(Zu_fSV3sF安靜到底。

經過她的表態後,算是加速了大家的決定,因為大部分人是從眾的,她也幫忙拉回焦點。

因此葉凡霜要她提出『薪水至上』的論點被一些人接受,只有小部分人特別介意,還有葉秀芬的人馬在活動。

真的反同的當然不該勉強,至於那些葉秀芬的人馬……大概是想Lf5!*[email protected])j3_GFhbF^fSRz)^%-Ep%[email protected]憑著關係讓葉秀芬把他們保回去,才敢真正辦理離職吧?

謝琳臻知道有些人只是請了無薪假,並不是真的辭職。

葉凡霜的動作停了,眨了眨眼,她看著謝琳臻,「沒錯。」她沒有否認這點。

「雁荷好像受到滿大的打擊耶!」謝琳臻看著她,「……經理不安慰一下?」

對葉凡霜而言,最重要的是林雁荷吧?

可是她卻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

現在不是正好上前安慰一下,然後把人家芳心收入囊中嗎?

「有些成長,是她自己要想清楚的,我幫不了。」葉凡霜說。

雁荷做出任性的事情在她的意料中,她也願意去承受,畢竟是她欠林雁荷的,但公司其他人呢?

為了搞垮她,就要拿她的性向到職場公審,甚至可能導致葉氏整體的崩潰,這是她不允許的。

因私忘公或者因私礙公,這都不是好的結果,她不能讓雁荷覺得自己做對了,不然下次她繼續這樣怎麼辦?

抄襲事件自己能護著她,是因為爺爺那邊沒有聲音,整體來說,一是她做SK%SJ3y$U%Xz%fT6z+dGd*AMHuM=t61jMdm=vTnb9*KtB1J=4(的還算漂亮,結果有達到上層的要求,二是雁荷並沒有犯到職場的某些規則。

只是這次就不同了,因為她把私人的性向放到公務之前……

葉凡霜拿筆的手敲了敲桌面,但是謝琳臻的詢問也問到點上。

不安慰一下嗎?

當然想,甚至想要大喊這就是我的人,誰敢欺負她,誰就死定了!

但她知道這是私情作祟,她不可能永遠護著雁荷,在職場甚至在人生中,她總有顧不到雁荷的時候,難道她以後受了傷或者做錯了,就躲在角落哭著等她用『姐g4_D)[email protected]!hez57kxVd&yIN-064*xIco+oXTqBu)Rz姐』的身分去處理?

若自己有什麼不測呢?

葉凡霜想到這,她放下文件,打了電話約林雁荷吃午餐。

接到葉凡霜的電話,讓她中午過來會議室吃午餐。

林雁荷打開門,原本@d7#jH2&Gk5o(MI04oJ0K^_y)Ykka4e0w^hhd-^duE9$nMW3ex以為葉凡霜要對她道歉,她微笑的走進會議室,卻在看到葉凡霜跟她身邊的人時,臉就垮了下來。

眼前是那位兇她的女職員,似乎姓楊?

楊小姐的眼眶是紅的,似乎剛剛哭過,她正在跟葉凡霜訴說自己的內心的想法。

「……雁荷,妳坐那邊。」葉凡霜說完,就繼續聽楊小姐說話。

林雁荷走到有便當的位置坐下,心裡有些悶卻也只是沉默的聽著。

楊小姐眼睛含著淚,旁邊的便當根本沒有動,「……然後我家妹妹,就突然說要跟女生在一起,經理妳知道嗎?我真的很害怕jG7ReYNQLJd5w_Mt&0uH*[email protected]^Hvr_woWW$!z!!」

自己懷胎生出來的孩子,當然包容、接受她,但女兒卻說喜歡女生時,自己真的嚇壞了。

她當然希望孩子走的是一條康莊大道,這是每個家長的想法吧?

葉凡霜肯定點頭,「我知道,有一種說法是孩子出櫃,父母就入櫃了,這會讓妳很擔心,不知道她的未來會怎麼樣,妳會有不適應或者I9uoHovP%Nwo53rTgW([email protected]!yt)Ag_UI0U-4Zi*Z0gP8_szN-Asj情緒激動也是很正常的。」

她的一番話將楊小姐的內心都說清了,被了解後她馬上就對了解問題的人產生依賴的心理,讓她不再防備葉凡霜的詢問,而K82ESg+^sg(*QQ&kEiIXkG%XDiDbnTaYq!#VRp(n*D$RVg%aPu是將自己的心情都倒出來。

「對……我真的很痛苦。」她看著林雁荷又看W_-jFVjswOuajeoI([email protected]#hOfi-m6JwSQEU!L+V1DG向葉凡霜,「其實我不反對同婚,可是我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孩……她居然說要當一個拉子!」她偷偷查過資料,拉子就是女同性戀的意思。

看到自己小孩嘻嘻哈哈的說要當拉子,她內心只覺得恐慌,那會遭到多少人討厭的事情,遇到排擠跟霸凌怎麼辦?

以後出社會誰願意用這樣的員工?

結果她工作的地方,葉經理居然也是同性戀,還被別人拉出來公審,葉經理還算堅強的人也只能讓人結算薪水,如果換成她女兒,能夠承受kA6Y(VEXS_n!Li2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被眾人公審嗎?

想到這她就崩潰了,因此才會在會議上怒吼,那是身為人母的擔憂。

葉凡霜看著她,「其實,妳的孩子願意告訴妳,表示妳們的感情不=pc#Qf!!xVNjRDu^e1TkYWEa*V%nH#a_6QhV%pi1uMe(M*ndLa錯,妳可以多問問她,除了想要跟女生在一起,未來有什麼樣的規劃,多跟她討論,先確定她是真的喜歡女生,還是只是一時的情緒……」

「可是她的未來怎麼辦?別人會怎麼樣看她?」楊職員不安的問。

林雁荷突然問:「如果別人嫌棄她,妳就不要這個女兒了嗎?」她手指握緊,整個人都繃緊起來。

楊小姐激動的說:「當然不會,她永遠都是我女兒!」

葉凡霜看著兩人溫聲的說:「那妳要多支持她,多一個人商量,總BM*D-kU$WeA*JK+s0)8W*ePS^Mdinl7m&)n5A-gdN-mf#$Z7yO好過一個人孤單的越想越窄,我自己走過這條路,我很肯定,如果能有家人的支持,是非常幸運的事情,而要不要讓這份幸運發生,是妳可以決定的。」

「……真的嗎?可是……我老公會不會怪我?」楊職員還是很緊張。

幹嘛要聽老公的?

那種人生的豬隊友只會甩鍋,根本不會去解決好不好!

反正好事都遺傳老公,壞事都是老婆的錯!

林雁荷想說話,卻被葉凡霜用眼神制止,她生CNd06tHTVWt^[email protected]#FgJLiHUbpc&pQpc(Ghb^kg%64s-=HM_=4著悶氣打開便當,夾起排骨大咬一口,像是咬著那個老公的肉,然後看到自己的便當旁邊多了一條炸蝦。

既然某人討好,她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葉凡霜放下拿著筷子的手,平靜的勸楊小姐。

「養小孩是夫妻的事情,如果妳老公有什麼職場的問題,可以讓他來找我,公司的法務妳也可以去諮詢,不管是離婚、還是家務等等都可以。」葉凡霜給WCWhK3_bt9StZnA6DiB)5_7UfVO2m+#V-oTQOpuIR^AR3%KTzi出保證。

林雁荷咬著炸蝦,內心冷笑,這女人物盡其用啊!

她之前還奇怪,又不是iwzN+RxMHRpo$vc^[email protected])OKGdW!AZXMN新聞媒體,哪有公司專門請法律顧問是整年請的,一般都是要法律文件或者申請專利時才會去花錢的。

不過姐姐也說得太含蓄,那個男人想離婚就離啊!

這年頭女生又不用靠力氣找工作,男方未必就有監護權、親權,從紀錄61Lj9j=(r5M8gqGERUBpGTdGvM3_xk9A*7%4a2+x0=U4(@nJ61上看媽媽還有來諮詢法律顧問,法官如果公正,誰在照顧、關心小孩結果很明確。

媽媽主張自己的親權沒有問題的!

不過她幹嘛替那個楊小姐擔心離婚的事情?

楊職員看著葉凡霜依舊猶豫,甚至最後她帶著希Lob1fm6noEr*V4zZXyoMmlF882W3I7Ewbx$D)9_m!)ZD!$h74Y望問:「經理,真的不會改變嗎?妳會不會哪天就變回喜歡男生,畢竟……這樣才正常不是嗎?」

她看著林雁荷,其實兩個女孩子漂漂亮亮的也不是不好看,可是就有一種『不正常』的驚慌感,真的沒有問題嗎?

林雁荷瞪著她,但是便當又出現了她還蠻喜歡的丸子,她只好吃掉某人的配菜繼續安靜。

不甘願的戳起丸子放到嘴裡嚼,她真恨不得那女人的顧慮是丸子,讓她嚼碎吞下去算了。

葉凡霜看著她從自己的角度說:「對同性戀而言,喜歡異性是一種強迫,我不喜歡別人強迫我喜歡男生,就像不喜歡有人強迫妳喜歡同FRC$tRPVs2K1UX*jB&)qz(8oHS5OV#2*NP2YjT--p0F+YvGc80性一樣。」

楊職員也知道剛剛自己說的太直接,有些尷尬的看著她。

葉凡霜卻不介意,她看著楊職員,「如果妳女兒因為性向找不到工作,等她大學畢業,我代表葉氏非常歡迎她#9xyzMPVljg(_bt$kRYzrP7x2sx1rItpV_v*BlQh8Hkg*nbco5進來,我跟妳保證,在這邊工作不會因為同志的身分被歧視,因為我就是同性戀,所以我不會讓她有同樣的傷口,懂嗎?」

「好……我再想一想。」

楊職員表情不再堅持,儘管還是充滿疑惑,但她拿著便當出去了。

葉凡霜送她出去,關上門後她才轉身。

雁荷馬上像是炸毛的小貓瞪著她,「怎樣!妳想對我說教喔?」

她其實回去想了一天,覺得自己確實有點自以為,葉秀芬弄不到她,她就有點驕傲了。

況且她自己也是拉子,這樣害葉凡霜,反而有點……糟糕,對吧?

對性騷擾她的人,林雁荷會化為報復的惡魔,可是到了葉凡霜面前,她明明委屈了,卻成了傲嬌討摸的小貓。

所有的怨都是嗔姐姐為什麼不來摸我,越來越不像是真的恨這女人。

葉凡霜沒有責備她,「沒有想說教,只是想讓妳乖乖1)82jq_OQHBsK_aOb%[email protected]@Y9&Cez+r%cj)a吃飯。」她知道雁荷如果在外面用午餐,恐怕又要被同事呼來喚去。

她伸手摸了摸林雁荷的頭髮,拍拍她的額頭自己講起話,「之前查資料的時候,我f%mGdxbd(ua=GYZNAE1W+_4scjKKncp%lY8g*kTTuG*u$-jZFQ看到一些諮詢的資料,其實同性戀的事情,比起性行為,其它問題更多更深……」

生活、婚姻、經濟,很多事情,但歸根究底,每段感情想要有個攜手一生的伴侶,都需要很多的覺悟跟手續。

她想告訴雁荷的是,那些不是大聲說出自己性向就能解決的,但又怕自己如果用教育的語氣會讓雁荷跑走。

喜歡的心情就是這樣矛盾,又欣喜她的靠近,但又希望她表現的更好。

愛其弱更愛其強,這種心思很複雜難解,但不管如何,她都不希望雁荷離開她身邊。

林雁荷感覺頭頂一暖,她小心的看著葉凡霜,忍不入喊了句:「姐姐……」

葉凡霜看著她說:「總之,姑姑那邊我會處理的。」

林雁荷看著她,「出櫃的事情.……妳不怪我嗎?」是她在會議討論上質問葉凡霜的,如果她當-dQEoee([email protected]#er7Gc_2drFDeDoL^=yr(ic7rRKtPD$Do6初沒有說那些,說不定葉氏不用這樣人心惶惶的。

葉凡霜卻一臉溫笑的回應:「有什麼好怪的,不過……」她看著林雁荷警戒的樣子微笑。

「原本希^c5f4E=5*kRNQ)QV7n&r^[email protected](gZk3i望出櫃時,能順便介紹我的『女友』,但我們還沒有賭完,有點可惜,不是嗎?」她意有所指的看著林雁荷。

林雁荷想,姐姐跟其他人介紹女友是我?我是葉凡霜的女友!

林雁荷想到這,突然拿著自己的便當盒起身,「我吃飽了,湯給妳!」說完她就跑了出去,只是臉有些366COH-K9iNCxtj^0hj8bnL8s$Is*b+P9K6LkdX69#OW4jQWJq泛著紅,心裡好像有小蝴蝶在飛。

她走出會議室時,跟許秘書擦身而過。

葉凡霜看著雁荷的背影嘆息,在職場這塊,這小妮子還有很多要學。

「經理,那個楊小姐不辭職了。」許秘書打開進來通報,就看到雁荷跑出去,兩人擦身而過。

而她轉頭,就看到葉凡霜的眼神,追著林雁荷的背影出去,溫柔又深情。

許秘書看著自己老闆問:「經理,楊小姐的事情應該解決了吧?」

楊小姐是吵著要離職的人@[email protected]=gNyGcd#AeLBQzLur2JNIz5QS^K0TafDRL中,經理交代要最注意的那個,也是那天說不要打擾她的那位,後來也不知道經理跟楊小姐說了什麼,總之她不離職了。

許秘書報告完,內心卻還在轉著,既然楊小姐不走,大概這次的離職風波也要停了。

她內心偷偷為葉凡霜的強悍讚嘆,她家經理算是一隻老狐狸了。

從一開始就她收到葉秀芬的打算,但悶不吭聲的裝作不知道,等大家在公司內部表態完了,她就下場收割一波。

那些離職的人是葉秀芬的人馬,都是仗著背後有人的關係,打著『WeGHqTZbuGR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nmoDL46GEYVueE葉凡霜倒台後,葉秀芬就會把他們請回來』的小算盤,既然是靠著關係進來,那專業能力自然打了折扣,葉凡霜用這招雖然很險,但也有其作用。

許秘書在心裡細細分析。

經理表明自己的性向後,會讓人覺得身為上層卻也有弱8g!veJh)[email protected](nF%)[email protected]^3XmorxTWY^o點,更貼近平凡人也就更親近,離職的員工要走,不出言威脅還送名單跟對方說再見,表現大度把基層員工的好感度都刷好刷滿。

而葉秀芬的人馬都踢出去後,雖然工作加重了一點,但礙事的人離職了,事情反而更順利而且快速。

她還順便提把公司法律顧問提供給員工諮詢,讓人有種公司很照顧你的感覺,實際上是不想浪費公司請法律顧問的TG!y6!6b*[email protected]錢。

出櫃之後測試員工的開放程度,順便給未來女友鋪路,這一切好像都在她的掌握中。

一魚多吃,難怪經理最近都A9W*n5GfjiU$SvS8Bz6MSCXYllQm=zKpydL2_sf6hgKr+#FFkw神清氣爽的,恐怕葉秀芬以為可以打擊公司內部,卻沒想到葉凡霜談笑間就把她的人馬灰飛煙滅了。

這手段比起她姑姑,葉秀芬根本只能看到車尾燈,難怪她能坐穩經理的寶座,以後當上總裁也是遲早的事吧?

「差不多了,妳可以整理名單了。」葉凡霜淡然說。

許秘書回神似的點頭,但她突然想到還有一點!

「經理,那……關於喜歡妹妹的風聲怎麼辦?」終究亂倫的名聲還是不好吧?

雖然她知道經理跟林小姐或許是真心相愛,但終究對亂倫一詞還是有些不適應。

感情本就Ek+xjpapSBSKCc0fXpd5=tMh8%*2-QX*[email protected]@n很難定義,兩個人從小生活在一起,兩情相悅就是青梅竹馬,但若有一方不願意,或者什麼亂七八糟的也不好。

葉秀芬放進來的風聲,除了攻擊葉凡霜的同志身分,還有葉凡霜跟自己的妹妹交往,要將輿論導向亂倫的方向。

「雁荷沒有被我爸收養。」葉凡霜優雅的丟出一個很爆炸的消息。

許秘書愣住,「啊!沒有收養?」

葉凡霜看著她問:「對,沒有收養,所以我追求一個外人有什麼奇怪的?」雁荷口中的Y5gvA($j$_&w%(oDW8RloWHSbng_9L*Jj94ZSjOL=Ahek#Hp(+姐姐,一直都是『葉姐姐』不是親姐姐。

至於姐妹的身分,只是方便她趕走繞著雁荷的蒼蠅,人本來就有很多身分有什麼好奇怪的?

許秘書有些驚訝,「難怪您一點都不在乎,可是之前大家都以為妳們是姐妹……」

IRQRJsTBKHCsdutL^l7XGV==eJBVWO3JReD_V9woj3xHe%!q*z她一直站在葉凡霜背後觀察,發現經理只對自己性向被公開採取了措施,但她很疑惑,那些人如果後面突然想起來,要說經理亂倫怎麼辦?

原來林雁荷並不是葉家的孩子,大家都以為她隨媽媽嫁進葉家,也等於葉凡霜的妹妹……

但實際上葉偉成並沒有辦理收養手續,當葉偉成離世後,$xMIB23-8Am*YV6K6aqZM^J!wy1_QRV3amE3ZKA6iz7RI4o=^9姻親關係就終止了,林雁荷就跟葉家沒有任何關係,頂多算是吳秋蓉跟前夫的孩子,並沒有牽扯到葉家。

「她的生父姓林,我爸姓葉,所以……那些人若想攻擊這塊,就太蠢了。」葉凡霜看著旁邊低聲說。

想到姑姑若沒調查這塊w!*bDD*T)W6t%5iT2dxWwdZx*tDLmic2ygD%DENjvdwgjM-&GH就開口,那她真的要考慮甩掉葉家了,人最怕自己是人群中唯一的正常人,被那群白癡親戚當成智障就太掉價了。

許秘書思考著,難怪葉偉成需要用到特別遺囑,用一般遺囑的方式,林雁荷根本不可能繼承他的遺產。

這樣一想通,許秘書在心裡將經理姐妹轉換成追求者的身分,畢竟她也看著葉凡霜許久。

在旁邊看戲還看到超級大八卦,那種拿到第一手情報的快感,太爽了!

因此她好心提醒一句:「那經理不就要好好跟雁荷說?」林雁荷在出櫃這件事上還是太衝動。

雖然雁荷是葉凡霜的女友,就算護著寵著,也要讓她懂事啊!

葉凡霜思考,許秘書已經是第二個要她去哄雁荷的人,自己真的這麼不疼她嗎?

她感嘆回應:「雁荷確實太淺,不懂職場的彎彎繞繞。」她怕自己總有顧不到雁荷的時候。

「其實大家剛進公司都有不夠周全的時候。」許秘書說。

「是呀!」葉凡霜從若有所思轉而露出滿意的笑容低聲,「不過這樣……她就永遠需要我照顧了。」最好雁荷都跟在自己身[email protected]*3q邊,那份佔有慾才能安心。

許秘書看葉凡霜的樣子,突然知道葉凡霜的佔有慾好深,她岔開話題說:「我先去整理下午開會的東西。」

許秘書擺弄起會議室的投影機,中午的用餐時間也快結束了。

「好。」葉凡霜要拿自己的便當,卻無奈的笑起來。

「經理?」許秘書看著葉凡霜,便當怎麼了嗎?

葉凡霜微笑的蓋起便當,「沒事,只是某隻小貓的調皮了。」她拿起便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便當盒內,除了白飯,什麼菜都沒[email protected]有了,因為她剛才不讓雁荷講話,就夾了幾樣菜堵她的嘴,結果雁荷直接把她的便當吃到只剩白飯。

算了,只要她肯跟自己一起吃飯,就算是有進步了。

葉凡霜喝著湯微笑,她多調教那隻調皮的小貓就好了!


(圖/pexels)

林雁荷突然有點雞皮疙瘩,應該不是葉凡霜又算計到自己頭上吧?

這次的離職潮公司上層也注意到了,不曉得會怎麼處理?

「她那麼厲害,應該能處理吧?」林雁荷喃喃自語:「我還是擔心自己吧。」

她接過謝琳臻的文件,繼續手上的工作。

另一邊,葉凡霜坐在辦公室沉思。

雖然自己說要追回雁荷,但一直沒有表現太多討Gr$1(%[email protected](FdU)cG&sE9Fk8Vd$srS0n8k+zlS2好的行為,因為她內心很清楚,在兩人的關係中,討好只是拖延而已。

如果送禮物就能追回雁荷,那不管多貴葉凡霜都會買的,但她知道雁荷是被自己傷了,那不是禮物或者接送可以彌補的,可是她若再不出手,雁荷早就跟劉雅羽在[email protected]&q=8iZNf500tDXV2qj*mB8I1aj9D3F9hx=QR#6bx7Jf一起了。

我知道雁荷真正需要的,是一個能讓她安心的對象。

葉凡霜的眼神疲憊中帶著希望,需要她證明自己的……除了雁荷,還有爺爺那邊,因此她要在爺爺的考驗下,努力讓雁荷看到自己想照顧她的b$K8Pych=qE44djDZOkgZqnZsnItFtAD&c_cbaOG5+kVd)34sN決心。

「雖然有點難,但如果成功的話,會很棒吧?」葉凡霜看著手機喃喃自語。

她的眼神溫柔的盯著手機裡的照片,每一張都跟雁荷有關,有些是熟睡的側臉1WKYea%fYgig^t$0rY-hS!hwk0weVDt1_A8cE4TqE$k_3-i=$G,有些是兩人的回憶,每次換手機她都要小心的把那些照片重新放進去,那是她能撐過五年的特效藥。

雁荷回國至今,她不是不想馬上動作,只是最喜歡的人,當然要自己親手送上最棒的生活。

對葉凡霜而言,誓言的真心只有那一瞬間,生活的全部才是她想給的。

她看著手機裡的照片,想起自己跟雁荷的賭注,當她拿下Q^j!oqJFAwD9qvXj^)uWpsK6vKYlGnzJOTQ#h5iJM%jc^H7pr=總裁之位,有能力照顧雁荷的全部生活時……才算真正有資格當她的伴侶吧?

另一邊,葉氏的子公司。

聽到眼線傳來的消息,葉秀芬恨不得把電話捏碎。

她搞出同性戀的風聲,原本以為離職潮可以讓爸爸把葉凡霜換下來,到時候由她這個結過婚的『正常』女性主管-GtjOW15h*#sBR&qLhJgL=dG&h#%AUJfTWb2X4M9Ih7i_nmG0X挽留,不但可以換掉葉凡霜,還能留住員工,更可以在爸爸面前成功扳回面子。

結果雷聲大雨點小,真正離職的人只有三個,還都是自己安插在葉氏的眼線!

她虧大了!

「到底那個女人是什麼鬼!給爸爸灌了多少迷魂湯?」葉秀芬咬牙拍桌,卻都無力挽回局面。

顳定均坐在沙發上雙手插在口袋開口:「媽,妳不是說沒問題嗎?ghAKRk3U!kcULNEQ8-vEWFT#v)W+8EzEWm9Iq&Uwpn69%45+sH已經五個月了!」他的債主都要上門了,如果沒有準備好錢……

葉秀芬煩躁的開口:「你別吵!我總有辦法的。」

顳定均看自己媽媽的模樣,恐怕靠外公的關係還錢是不可能的。

他臉色陰沉的開口:「既然他們不給活路,不如我們讓爺爺……」

「定均!」葉秀芬怒叱一聲的警告:「那是你的外公!我的爸爸!」

「外公?那為什麼他不幫我,我才是他的親外孫耶!」顳定均不高興的抗議,他看著自己媽媽,自己人們口中的富二代,從小到大最敏銳的,不是學校的專業科目,而是大人們最在意的哪些事,他ZapZPuvAA1oOw5kN#z#aNr6S4WG6aL%%tjaEY(_9$jw-bRyiCE故意用懷疑的語氣開口:「況且,媽……妳真的覺得自己還是外公的女兒嗎?」

葉秀芬艱澀的開口:「當然……我終究是姓葉啊!我當然……」

顳定均看著母親,「媽,妳已經嫁給2P!KGf1wtJD15D-!RX_tq=oLvBLUmx)7z$skM=FRguoW*ui6%Q顳家了,外公早就不要妳了!他真正疼愛如女兒的,是葉凡霜吧?」那個過度能幹的表妹。

葉秀芬沉默了,臉皮微微的顫動,像是被戳到痛處隱忍著脾氣。

他看著母親臉上+D=*jc)(MTrx3ZBsV4Jgufyr)cGqmVTsv(5^_xkN9+JhQ5Fy&U的恨意,這些大人他太清楚了,不管嘴巴上說的多專業,什麼公司遠景、經濟,最後還不是想要外公的在乎而已。

葉秀芬咬唇,她正想開口,卻被一陣機器的雜音打斷。

滋、滋、滋|

公司許久不用的廣播突然傳來聲音,不是誰家的車子要被拖吊,而是……

「特別廣播,下週起,將舉辦海上活動,詳情已經傳真各大處室,請注意查收,謝謝。」

這份廣播打斷了陰沉的氣氛,顳定均不解的問:「特別廣播是什麼?」

葉秀芬的表情卻有點蒼白。

葉氏很少動用特別廣_6EwW3zveT+&TLz$Hn$OH7urQ8*4=R--PW6P-U*7wg%XqW58lj播,上一次還是在股票大跌的時候,只有攸關葉氏興亡時,董事才會用特別廣播,她哥葉偉成當總裁的期間,這個狀況都沒有出現過,怎麼現在卻用了?

顳定均還在問:「媽?這是什麼意思?葉氏有活動妳怎麼不知道?」

「我也沒聽過。」葉秀芬看傳真機傳來聲音,印出了一張精美的邀請函。

葉秀芬拿起來看後,卻滿臉不可思議。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