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憶霜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頭枕著翠容的膝上,而翠容則撫著她的額看著她。

「姐姐醒了?」翠容看著憶霜,很認真地看著。

憶霜確定周圍沒有別人,才眨了眼坐起身,她看著翠容,「妳老實告訴我,妳有沒有損傷人命?」

翠容搖頭,她只偷了一枚玉珮而已。

「有被誰看到嗎?」憶霜問。

翠容依然搖頭,她露出一個調皮地笑,「我只是幫人家把想做的事情做好而已。」

她並不在乎那個男人進去如何,如果梅夫人有良心,或x1Q0f_gLF5kWej#o6fHUxr4vrbwaOE+e7D$i#fi7-sUUZ*kFF^者那個男人有,那可能及時打住,她也頂多就是讓梅夫人丟了玉珮,但若那天珠胎暗結,這下可就精彩了!

翠容壞心的想,臉上卻還是溫婉的看著憶霜。

憶霜看著翠容,許久才點頭,算是過了這一次,用了晚膳,憶霜等到要睡了,才在被中牽著翠容的手iLE857!SzVWXpieZlthkeOE)kMasUM)KXBypL5AC78&cy)knSX,「不要為我冒險,我不想失去妳……」這次的事情太危險,若是翠容又被捲進來怎麼辦?

憶霜閉眼,她不想失去翠容,可兩人的感情一旦被發現就是死路。

她太愛這個人,所以害怕失去,愛之怕之,她終究是逃不脫紅塵的束縛。

翠容感覺背後被人貼著,她轉過身,摟著憶霜,「我知道,但我不能活在沒有姐姐的地方。」

對翠容而言,辱及憶霜比辱她還要嚴重,尤其是那些人居然打算汙染憶霜的清白,這更讓她無可饒恕。

她抱緊憶霜,論起持家,她確實不如憶霜,也不會爭這個,她這一輩子,要的就是這個Kk7C6w(7b54*[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AYAyP9z人寵著她、疼她,好好的,她不希望自己是給憶霜帶來災殃的人。

一聲霜姐姐,就是她一世的執著。

心中的佔有欲像是一頭貪婪的猛獸,貪婪地想要吞食所跟憶霜有關的一切,她TTw3usllkb)Mq_51Ak%W*opPU6zfjT!rMwRps*JKIbjtLcuE9a對憶霜的愛如入骨之毒,哪是剝去皮肉可以簡單拿走的?

憶霜也感覺到她的情緒,她撫了撫翠容的額髮,其實她們都不年輕了dp84)C+bE23g0KViH9(cX!667j_Q34G0DascGAa5X$9iU-m0M),眼角有了細紋,可她知道,她是翠容的主心骨,她又何嘗不把翠容放到心裡去。

她也曾懷疑,自己是否該喜歡女子,同性相戀似乎是錯誤的,+CO3he42mx6w%9T28PHdiiAysfJQ!n+jIsT=^(S&gHVOOQxIB7可偏偏就是遇上了翠容,這個人的一切都與自己如此相合,唯一可惜的就是同為女性這點。

這叫她如何放手?

憶霜無奈,看來她只有一個選擇了。

執迷不悔。

許玉嬌醒來時,只覺得渾身痠軟,下身都有些痛,還沾黏的難受。

等她意識到發生什麼時,她驚恐的坐起身,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她趕緊抓了衣服就跑!

等回到府裡,驚魂未定看到聞訊而來的奶娘,她狠狠的搧了她一巴掌。

「唉(OqL%9Kqu0M2HAl!EmALf+2SQTM*LkR_MVdGxF_Z8Yj%$)[email protected]呀!姑娘!妳這是…」奶娘摀著臉不解,她看著許玉嬌,那凌亂的頭髮跟衣著,一股不祥的猜測讓她背後冰涼。

但是面對奶娘的詢問她卻有口難言。

「事情沒成。」她冷冷地說,找個藉口搪塞過去。

幾個月後,她瞪著來診脈的大夫,「有了?」

「是啊!恭喜夫人。」

奶娘也笑著恭喜,只是那笑容背後,藏了幾分猜疑,更讓許玉嬌如坐針氈。

可是面對夫君、公婆的笑臉,梅夫人也只能強迫自己微笑起來,像是對於這個孩子有無限的期待。

直到回到自己房裡,她才放下笑容,握著梳子,梳齒都刺進了手掌心,她看著鏡子。

「都是妳的錯、都是妳v+MPvJ!6frnTCoUL(zjPs2C3_vd_h05y7D)oFp(cQ34xdsdmUH的錯……」她喃喃念著,眼淚從頰邊滑下,她看著鏡子裡,紅眼的女人,「為什麼會是我!為什麼!」

梅夫人憤恨的瞪著妝台,隨著肚子一日日的變大,她的眼神也一點點的黑暗,伴隨著奶娘的沉默,後宅被梅夫人打理成了修羅場[email protected](s^98L#5^Aff2LKn&P)v*P&R#D,她卻恨毒了一個外人。

王憶霜!

孩子出生後,在周歲的時候,從周府來的,卻是那個妾室翠姨娘。

梅夫人看著翠姨娘在自己面前行禮,她恨恨地握緊手質問:「為什麼是妳?」

為什麼來的人不是王憶霜那個賤人?

她明明下帖邀請了不是?

「梅夫人,周府的主母身體不適,所以由妾JznAegZj1G)0rI0W^gSnY_KsQ2P%Vz+krn#[email protected]%qc#身代替。」翠容微笑的拿出一個小杯子放到禮品的茶盤裡,「恭祝梅夫人弄璋之喜。」

翠容在投放杯子時,湊近看著梅夫人眼神飽含深意,「主母讓妾身自行送禮,希望夫人會喜歡妾身選的圖案。」說cfyVxDdE7XGlc8bSH69lz7j)cBNFsv6o80ryna-o=Ukxjwn8Ap完她便告辭離開了。

梅夫人原本還笑著,直到翠容離開,她猛然伸手將將那個小杯子拿走!

她回到房間仔細端詳,那是一個瑪瑙杯子6(HMFj#[email protected]%9)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很普通的一個,她將杯子放在桌上,卻發現杯子的底座不平,導致整個杯子傾斜,她皺著眉把杯底拿到眼前,然後就再也無法挪眼。

一旁的奶娘見狀靠過來,「姑娘,那杯子怎麼了?」

只見那杯子刻著梅花圖紋,樣式卻有些眼熟,但要細看時,許玉嬌已經把杯子拿走,她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奶娘跟著她,剛走到房間內,就被那摔碎杯子的聲音嚇到!

哐啷!

許玉嬌將杯子摔在地上,她還走過去在杯子上踩了幾腳。

奶娘皺眉,要讓人過來收拾,卻被許玉嬌喝斥,「不許收!」

她瞪著眼前的東西,彷彿那瑪瑙杯子是個污物一般。

許玉嬌自小熟讀詩詞,自然知道這瑪瑙杯的出處,「半展龍鬚席[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dV([email protected]#+GRn4eg)RRkANk^7-,輕斟瑪瑙杯…」但她卻念不下去,因為最後兩句是,年年春不定,虛信歲前梅。

春不定、虛信、梅,這都是在暗示她,這個孩子並非梅大人的種!

梅夫人瞪著地上的杯子,恨意在她心裡抓心撓肺,她卻動不得一點、半點!

「王憶霜,妳這個賤婦!」梅夫人憤恨的低聲,她不信那個青樓的小妾會知道,肯定是王憶霜這個妻室指使的!

她竟敢這樣削我的臉,梅夫人在心裡下定決心,一定要抹去她們的存在!

在給梅夫人送完周歲禮後幾天,憶霜聽到府禮的管事娘子說,梅夫人的兒子溺水死了。

她手上的毛筆一頓,在雪白的紙上留了點墨漬,她歛眉換了一張紙,不動聲色的沉默。

倒是一旁的語喬驚訝的喊:「死了?不是才剛過完周歲嗎?」

「可不是!小姐,那梅小公子剛過完周歲呢!翠姨娘不是還代替咱們周府送了個瑪瑙杯過去,結果卻可惜了!」管事娘子語氣含著深意,她原是希望周語喬注意到瑪瑙杯這=zSaljHumbZTd9X3Lg-cOD1rRI7LiNA1AE=wt4YP)k3UwyQ+9m珍貴的物件,但卻被憶霜打斷。

「小姐面前有妳碎嘴的地了?」憶霜冷聲說。

見到娘親生氣,語喬打發了管事娘子,這才看著憶霜,「娘親,翠姨娘怎麼會送這個?」一般小孩周歲,不都是送些金鎖片等qb2ecS)[email protected]$79&9%[email protected])rL*F$1+p6O4+等的?

「我會再問她的。」憶霜沉聲說。

「半展龍鬚席,輕斟瑪瑙杯…年年春不定,虛信歲前梅…這意頭似乎不怎麼好呢!」語喬回憶著書中讀到的詩句。

憶霜點頭,卻沒有讓語喬再問。

「可是娘親!」

「我會問翠容的。」憶霜肯定的說:「我相信她。」

語喬只好閉上嘴,她看著憶霜美麗的臉孔,二十幾的女子,應該不再青春美麗了,但娘親就是有種特別的氣質,總是能將歲月活成一種aYME+L0IiR%h)uaJ91+dp0W&JNv$k^[email protected]=zv)^醇厚的美麗。

她的眼睛裡總是如水般沉靜,在後宅這個地方,卻能成為她心裡的依靠。

但頭一次,語喬在憶霜眼睛裡看到波瀾,為了另一個女子。

她想了想還是沒有開口,因為她知道,能陪著娘親的人是翠姨娘,母子終有別離的一日。

被梅夫人約出來,翠容並不驚訝,既然她敢送上那等同於是挑戰的杯子,那她就敢赴約。

更何況那個婢女、玉珮都還放在她房裡,一切證據都指向梅夫人,做錯的人是她,自己有什麼好怕的?

她走到約定的酒樓,應該人聲鼎沸的酒樓,卻安靜死寂,她走上二樓,看著梅夫人氣急敗壞的臉。

偌大的酒樓,卻只有兩人,因為今天要談的事情,連梅夫人貼身的婢女都不能知道。

「梅夫人,許久不見了。」翠容帶著禮貌問候了梅夫人。

梅夫人看著眼前的翠姨娘冷聲問:「王氏呢?」王憶霜那個賤人呢?

翠容帶著從容的yq0TIKmPY+pwHrbEmTuwO2&G)g09rmx+E3VcvR#9TIOt0M19By微笑看著她說:「姐姐忙,沒空見妳,再說……像妳這樣狠毒的女子,她不需要見。」她越是沉靜,就顯得梅夫人氣急敗壞的煩躁。

「我狠毒?」梅夫人瞪著她,「狠毒的人是王憶霜吧!」

想到自己懷上孽種,那十個月的噁心煩嘔,然後還要用命掙扎的生下,這種身上長著毒瘤的噁心,還不能對別人訴說的苦楚,都是因為─王憶霜[email protected]#DxHWx#SCQu=wFR6Cx^[email protected]%O$HadRueCF+ndr沒有進那個房間!

她成了代替王憶霜受苦的人!

梅夫人看著翠容帶著恨意說:「若不是她…我又怎麼會如此…痛苦、煎熬的活著!」

翠容看著眼前的梅夫人,絲毫沒有反省跟後悔TpSq4ZBaIJ1Y^[email protected]!_CE=EowuRIqxqR%[email protected]%HkYLL8QK,這個女人當真是又蠢又毒,她看似優雅的掩嘴,實則是想掩住自己心裡的不屑。

她看著梅夫人說:「小女子以為市井傳言,梅大人的獨苗溺水夭折,梅夫人痛失愛子才是婉惜,沒[email protected]@JsY_^=z)RL5e8Em%uf(oq!5m6nmM%[email protected]+jM想到,卻是跟周府有關?」

梅夫人!z$DR1v7kS*lCNQe_QeiD)-4bmivHkddTKshdYJNZ0&_By&OCn瞪著她,「妳什麼意思?什麼周府!跟周郎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渾身戒備起來,脖子上的瓔珞圈,那抹銀光也隨著她的動作輕晃。

翠容疑惑的看著梅夫人H8^lYfMNU^K7LltpaKJyU(UStTOoRH&(G+!oJMv(l#LdXY7h-l,不懂的問:「那不然梅夫人說的痛苦、煎熬是為什麼?」她貼近看著梅夫人,揚起一抹壞笑。

「您不是應該舒心才是,畢竟那雜種死了,妳的祕密就永遠不會被人知道了不是?」她的聲音輕巧,但話語中的意rW4^w9!jYYq-0^ICshkKHDmh#4d2vBxF^LER)wRPNcF6xuK=x0思卻重的壓死人。

這句話讓梅夫人瞳孔緊縮,她喃喃自語,「妳居然知道!」

王憶霜那女人居然把這種事情講給翠容聽,那不就等於整個南城都知道了!

那她的聲譽不就完了!

翠容沒有否認,反而微笑的說:「把那個孩子推下去,不曉得夫人心裡是什麼滋味?妾身很想了解呢!。」她笑的不懷好意,因為她就是要這個e69N%eVn((1k$e(b0P4tc1yX7k&Ki1S7%Gtr1H8h$=0Berzz5d梅夫人不好過!

想到若不是她夠小心,憶霜可能就會被此女算計,她如何都不能放過!

梅夫人也接收到了翠容的態度,她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才問:「是王氏指使妳這麼做的?」

「是我自己做的。」翠容冷然的說。

「妳為什麼要幫她做事,妳身為妾室難道不想壓她一頭,妳難道不想當上一府主母?」梅夫人問,這詢問若是放在往常,她自己都覺得好笑,可是只要能夠讓王氏死,她不jdm*u$pJycTAgQRgad+2)Qe9Pd+$ql%LLDbDJ3fq&3G$r_NEjp在乎了。

之前她還派人假扮算命的,要離間這王憶霜跟此女的妻妾感情,卻也被這個妾室打斷了!

她們的關係果然不尋常吧!

「我?為什麼?」翠容好笑的看著梅夫人,這女人居然還想挑撥自己去鬥憶霜,她分心的想,若是自己真的做了什麼YBfM(M(_mY4E3q#[email protected]&xY3gl5ynu0k0cza0gHm2IDnp,她對憶霜是逗,不是鬥吧?

翠容笑的甜蜜,畢竟憶霜是她最深愛的人,也是她最深藏的秘密,而且……

她看著梅夫人,這女人不會猜到的,她跟憶霜的關係,不合常理所以出乎意料。

梅夫人也認為翠姨娘對她的提議有戲,她AC*[email protected]#p(EOO!zm732tHQIGj&&g2ScpI%Jv開始用力遊說:「妳難道不想做這個主母?我能幫妳,用梅府的勢力,將妳扶正……」

翠容裝出理解的模樣看著梅夫人,「喔!妾身懂了,就像─梅夫人與那些周府的管事的協議,對吧?」

「妳知道了!不!妳不該知道的!」梅夫人震驚的看著翠容,她怎麼可能知道!

如果那次宴會的邀情被眼前的女人壞事,那樣就算了,為什連商場上的事情,這女人都調查的出來?

「梅夫人,妾身不該知道什麼?」翠容一步一步走向梅夫人,一邊慢條斯理地細數著梅夫人過去的行徑。

「不該知道是您派人勾結周府管事、背叛主母,azpQK=zbh+n6sqx!PY8ix-VJ6$TvFAGbVFfvoaWFeB46L4lqVU還是您慫恿張小姐,對姐姐行刺?還是不該知道…周府的老爺周玉堂,是妳殺的?」

她歪著頭突然想到什麼,「喔對!還是不該知道,您肚子裡的孽種,#[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quT#6Qy32Fk-3&tJJ梅大人的獨苗是別的男人的種,而這一切,只是妳想算計周府主母王氏,卻蠢到把自己送上床的下場?」

翠容微笑的看著她,那溫婉的笑容,卻將當初梅夫人給她的刁難百千倍的奉還於她。

梅夫人臉色一點點的白下去,她沒有想到眼前的翠容居然都知道了!

「是王氏對不對!她讓妳來講%@65B%[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v這些的!叫她出來!」梅夫人驚慌失措起來,她看著眼前的翠容,卻好像看到了妖魔鬼怪!

將她內心醜惡的那一面一一挖出來,攤在自己面前。

那可怕到不忍直視的髒污,卻偏偏是!j6ZDA!4X*wHR-UgIbj&RtpG-JaI621u19kyLzMWcipF!NiG+5她最私心的想法,這讓梅夫人痛苦而抓撓起自己的手,只見她的手背已經滿是紅痕,甚至有些結痂,看的出來是她經常這樣做。

「姐姐不會來的,我不希望姐姐[email protected]$knGgYuPZzHceOss&nDWZHSqYfNRFV3SLh$0++OEc會看到什麼髒東西。」翠容冷著聲音說,只是她看著梅夫人的表情,那眼神滲著一層黑水似的寒冷。

「妳們為什麼要這樣逼我!」梅夫人看著翠容,她心底的恨意跟痛楚都表露無遺。

「您做了這些喪盡天良事,卻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喜歡周玉堂卻讓他誤食毒藥,親手殺死自己的情郎,您現在現在肯定很煎熬吧?」翠容說出了梅夫人最深藏的心意,戲耍似的看著梅夫人的痛苦ZQHemagf91UxAAMH*[email protected](n=gPcf9Bmwk3!N*tS!WVHJ的表情。

「我殺了妳!」梅夫人撲了過去。

「可妾身一點都不同情呢!」翠容側身閃開了梅夫人的動作,她看著梅夫人。

「妳活該!」

梅夫人被這句活該氣的噎住。

翠容沉下臉說skYkmVGGEcUcT=_psR$ihl2VWe3lCKjL)e5(-+f!Dg6WLz+_52:「妳現在的處境,就是霜姐姐若真的大意,會面臨的處境,梅夫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不是?」

「妳好大的膽子,敢算計我?」梅夫人想上前給這女人一巴掌,但U#NV0VI4ISfh^%cJaxawSKB!=!hQx*Ijtzvfy6Dr-jYtahTvxv她卻總是能閃開,甚至抓住自己的手腕,力氣大的可怕。

翠容架著梅夫人,卻被她甩手推到一旁,她站穩後說:「夫人說的好笑,從頭到尾可都是您的算計,是您將毒藥給了周玉堂,是您勾(=Zk7C-Nsw&2r9o=(P^OIZs=yuu=LGgGWcNXeD%cX3!v6l==la結周府的管事又反水滅口,更是您安下這汙人清白的計謀,這一切都是妳自己的因果,活該!」

「我要殺了妳!」梅夫人瞪著她,將桌上的碗摔碎。

這似乎就是個信號,她瞪著翠容,想看她被自己布置的殺手,用弓箭貫穿頭顱!

但一刻鐘過去了,翠容依然冷靜的站在原地,毫髮無傷,只是警戒又不解地看著她。

「怎麼會?」梅夫人轉頭瞪著這間酒樓的對面,不是應該要有殺手的嗎!

這時,本該安靜的酒樓,卻傳來了有人踩在樓梯的聲響。

原本這聲音是不會在喧囂的酒樓被聽見的,但因為梅夫人包下酒樓,因此那聲音也格外的清晰。

咿呀─木頭階梯發出老舊的聲音,也告訴著樓上的兩人,那人正一步一步的走來。

一個女子的身影緩緩出現,從她的髮飾、衣著,然後是她轉過來的臉,赫然就是周府的主母,王憶霜。

「梅夫人摔了茶碗,您的手疼麼?」憶霜還是那樣優雅而穩重的問。

梅夫人痛罵,「王憶霜!妳這個賤婦,居然派一個低賤的妾來羞辱我!對!我就是想要毒殺妳,那又如何?」她上前想m(NdKf9d^VgdDxLgj^)[email protected]要去撓憶霜,卻被翠容制住!

憶霜拿出手帕摀了摀嘴,「梅夫人,慎言。」

「慎言?我有什麼好在乎的,現在周郎死了!被妳這個賤婦害死了!我還有什麼…」她越說越小聲,因dV^-4Hj^kgsk5MdSH2pEAU89mYww3i2&wanA*[email protected]+f1MaB$為在憶霜身後出現的人,正是她的夫君梅大人。

她不可置信地瞪著梅大人。

這下梅夫人所有氣焰都蔫了,她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想到剛剛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被聽到,她的心就[email protected]*uXOOp+SnqA+LK88_h+skfK17NP)#PvVZv$k3一點點的冰涼起來。

憶霜只是平靜的對梅大人說:「梅大人,恐怕夫人得了臆症,要多多保重才是。」

「是該多v*[email protected])#MWEGh_J^048e+61iCpHL+lixGie%dq保重,拙荊出了臆症,周夫人可認識什麼好大夫?」梅大人是個胖子,但他魁武的身形生氣起來更是大了幾圈讓人害怕。

「妾身幫不上忙,還有事,少陪GjKkckV7PzYZn%A)J1sty2awSa&Z9-2PJZ8Izm+-NR#HZFe^%O了。」憶霜說完對著翠容招手,「過來,外面的周府的馬車還等著呢!張縣主還在我車上,別讓人家等。」

「是!」翠容沒有想到憶霜會出現,但她還是下意識的走到憶霜身邊,看似恭順的扶著憶霜,實際yK5F)aS%fVXrJO5L2Yvw9AbB=+-qd=$OG%hnaM%[email protected]*(q=上隨時準備將她拉到懷裡護著。

錯身而過,翠容看著梅大人的手緊了又鬆,她們便告辭離開。

Q(RE9p=r#uWLW+O7Ym+w83EC9Vr!sK1CzH^[email protected](kt大人眼底的殺意慢慢退了,想到王氏剛剛剛說的張縣主,他也知道,那是皇親國戚,他能為了滅口殺了王氏,但他能殺了縣主?

他看著王憶霜牽著翠容的手,兩人在袖下的手十指交扣,看來她說的是真的?

梅大人回想起,在周夫人上樓前,他們曾有過交談。

那時他正在書房,周夫人卻跑來拜訪他。

他意外的見了,親耳聽到自己夫人做了什麼,還有周夫人將查到的所有帳冊,以及行蹤、線人口供都一一呈給他。

梅大人臉色陰沉的問:「周夫人,妳這是何意?」

憶霜拿出那塊從翠容房間搜出的玉珮,讓人給了梅大人。

「大人,妾身不是想要以此威脅您,只是我周府的妾室翠姨娘,被尊夫人多次為難,實在難為才選擇告知於您。」憶霜避重就輕的說:「因此想請大人一起去個地方,勞煩您約束尊夫人,好^FfYipwfohFvBFn+OYuMhIEi5-Q!exWMb+NTW4RtAZW5hyjmMQ讓妾身接回翠容。」

「妳可知道妳說的是什麼事情?2#=dmyE445CY(mmVw!abnBDzjk4fWpefLy)zWbxj-ZoU-7)u6)」梅大人看著那些東西,心裡驚怒,想到自己的夫人做出這種事情,還被一個外人道破,他還有臉嗎?

憶霜看著他的神色也知道他起了殺意,她清楚明白的說:「一切證據都由張縣主交與張大人,這些都是複件。」

張大人是一品的光錄大夫,不說官大一級壓死人,他才只是四品的小官,張大人更是他的頂頭上司,[email protected]!KR22ysG5RsW*Ul*$vhT8jy8ZiV$+uSzSghk_&*5wb0^而張縣主更是公主之女,王氏這是在暗示他,若要滅口,他要連自己的上司連縣主一起才行!

「妳…為何KuLYzxniHMwI8uIUwbq+St!0XGDsTJP!mmex=mC#4$0GP(doG2要救那個姨娘?」梅大人問,照理來說,後宅的女人都是仇視的,難道那個姨娘握有王氏的秘密,不然她為何如此緊張?

憶霜看著梅大人許久後才嘆息,「[email protected])tMjK73OdrQmG3XkZ+op([email protected]*ANl0Wh&TO99-5想必大人也覺得困擾,只是妾身有無論如何也要救出那姨娘的理由…不瞞大人說,她是我非常重要之人。」

梅大人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王氏的意思是,她們是對食一流!

「妳為什麼要告訴我這個!」梅大人有些驚訝的問。

憶霜看著梅大人,「妾身只是想證明,妾身並不是背信忘義之人,因此以自己的秘密相託,請大人勿要為難。」

梅大人這才點頭應下,與她來到酒樓接回自己的夫人。

上了馬車,翠容驚訝的看著馬車內的語喬,「妳怎麼在這。」

「娘親帶我出來的。」語喬說,看著兩人牽著的手,她把眼睛挪到別處。

安靜的車廂內,三人都是沉默。

回府後,憶霜直接將翠容留下。

「妳知道今天去見面的人是誰?」

「知道。」翠容一見憶霜如此就知道要開審了,她連忙乖巧的坐正。

「那妳還去見!」憶霜不快的說。

翠容看著憶霜,她輕輕拉過憶霜的手,「我要保護我的霜姐姐,我不要讓那個女人欺負妳。」

「妳差點就死了!妳知道嗎!那個梅夫人還布置了殺手!」憶霜不高興的說。

翠容卻硬梗著氣不說話,只是低垂著頭,看似知道自己錯了的樣子。

可憶霜當然知道,翠容只是看似溫順實際上並沒有反省,畢竟她們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翠容的脾氣她也是NCL6(=Za*ipLa14Cn^gHqww8RaDTXBo5bGkN6D([email protected]+%知道幾分的。

看來這傻姑娘在這個節骨眼犯了倔性,她嘆息的抽手,「妳十日後再進遙院吧!」

翠容猛然抬頭,「霜姐姐!」

憶霜卻執意如此,「翠兒,這是罰妳不知道輕重。」

翠容咬著唇,她慢慢起身,看著憶霜,「妳不懂,我知道輕重的。」因為在我心裡霜姐姐比誰都重要。

說完她就離開了。

憶霜握緊了手,強壓下想叫住翠容慾望,看著她的背影離去。

這次翠容不聽她的,私自跑出去查梅夫人,不但動到了一些人,甚至還差點造成麻煩,她也是循著翠容的DEco2MZLIJeN-MoNQ=x3AK12geGhqmW&01SJqzgCJ&#Z&dmUud後面,循線調查才發現梅夫人請了殺手,又一一打掃才能讓翠容今天全鬚全尾的站在這。

如果她有一點點疏漏,那翠容如今可還在?

想到這個可能,憶霜就覺得渾身發冷,若這個世界沒有了翠容,她還有什麼值得留下的嗎?

沒有跟隨的人,她這個主母又有什麼意思?

她嘆息一聲,或許各自冷靜會比較好吧?

或許鬧脾氣就是這樣,一開始只是各自憋著一股氣,但久了每個人都有一個矜持的理由,然後就互相不講話了。

但這個過程,最痛苦的卻是語喬這個中間人。

「姨娘,娘親問妳,中午要吃什麼?」語喬無奈地問,不懂憶霜明明就是關心,卻還是硬要別人過來問。

害她面對姨娘氣苦的表情,她也無可奈何。

翠容哼了一聲,點了一堆憶霜不喜歡的菜。

結果舊是飯桌上,滿滿的憶霜不愛的菜色,把憶霜弄得更不高興。

然後語喬看著翠容給她繡的荷包,「姨娘…這是?」

「喬兒,幫我給姐姐。」

「喔!可是…繡的好醜」

「反正她一定不在乎,我又何必浪費針線」

「姨娘,娘親在妳後面。」

翠容轉身,一看到憶霜,先是一臉震驚,然後是嗔怨,最後咬唇跺了腳就走。

語喬看著憶霜冷著臉,想想還是委婉的說:「娘親,其實…姨娘也是擔心妳…」

「管事娘子,以後不許送吃的去薇院。」憶霜冷冷地吩咐玩,還傲嬌的冷哼。

薇院是翠容的院子,這就是娘親擺明了要逼姨娘過來,語喬還想在勸,「況且…」

「小姐的院子也不許送吃的!」憶霜接著吩咐,還意有所指地看了她的荷包。

語喬摸摸鼻子,好麼,連她都有事,她默默拿出荷a*eyZHaq_3P90K2ORHo%[email protected]^F9!D7xeFY7#Ds5f0NK$z%A包裡的銀票,「娘親!」她哈哈一下「翠姨娘也是在乎您嘛!不然怎會送這些銀錢,氣了幾日也該消消氣了!」

憶霜看著語喬一會,才伸手捏捏她的鼻子,「鬼丫頭!讓妳當個傳聲筒,妳還搞起生意了?」翠容AbIJ(uTD64JRL9*qVz5qgaGNcXqr!VDP13QYwv+P!zgAcxfBh!為了讓語喬給自己傳話,掏了好些銀錢給語喬,想想那還不是自己的,她抽了一張回來,其他塞回去給自己的女兒。

語喬嘿嘿笑了兩聲,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夾在中間她也難做人嘛!

「銀票拿走,順便再傳句話,讓她想想自己哪錯了。」憶霜說。

語喬點頭,去了薇院傳話,看到翠姨娘聽了話,一臉委屈模樣,她想了想,這兩人都在氣頭上,還是要由她來啊!

「姨娘,妳聽我說!」語喬嘀咕的給翠容出主意。

過沒幾日,憶霜正在書房,其實翠容不在她身邊,她也覺得空落落的,幾次想摸手0eLhdLg8C4$Qw)cUdeF+wjcJz5_ZhS3^Yp$%[email protected]#Wif1上的玉蟬,偏偏又摸空,這才想她幾日前把玉蟬退給翠容了。

語喬一看憶霜的動作,知道娘親又再想翠姨娘,她對自己丫頭使眼色。

丫頭點頭出去,沒一會,薇院的看門婆子就來報,說翠姨娘暈倒了。

一聽到這話,憶霜突然站起來!

滿院的人看著她,她只好想了個藉口,「不就是罰她了,還敢鬧脾氣!」

語喬故意幫腔:「娘親,我們去看看那女人又整什麼?」

憶霜這才點頭,兩人一起去了薇院。

語喬慢騰騰的走,不管風似的憶霜,一旁的丫頭好奇,「小姐,夫人走那麼急,我們不跟上嗎?」

「跟啊!娘親急急在心上,我們急在嘴上就好。」語喬慢悠悠的走,甚至還能停下來欣賞一下庭院的景致。

這次娘親跟姨娘是吵架了,但兩人卻又還在乎著對方,她搖頭,其實說白了也就那回事。

娘親是怕翠姨娘這樣私了的做法,傷到了自身安危。

翠姨娘則是恨那些外人,膽敢傷害了娘親清譽。

都是為了對方好,可偏又弄僵了,這次語喬卻是站在翠[email protected]=mT#%41%@ckuaH3qv&y33^bF_uq-had姨娘那邊,愛一個人,哪能允許她被辱,況且她看著那纏在樹上的籐蘿,樹死籐必死。

終究翠姨娘付出的比娘親多太多Kjy7jMw3bvUJP7Nz69FSm%9+3&wYJPyd(hkdUX_s4mxw#[email protected]了,她的身世飄零,若娘親垮了,她也非垮不可,離不得一個人,卻要她不能掙扎,這太殘忍了。

但娘親不曉得有沒有想到呢?

語喬看著眼前的植物有趣的想。

一聽到翠容暈倒,憶霜氣的跑了過去。

支開了其他人,看著翠容那嬌弱的臉蛋明顯瘦了的模樣,她瞪著翠容,「就知道給我添麻煩?」

翠容扁著嘴堵了一句,「死當長相思!」

憶霜真的被氣笑了,這壞姑娘還跟她頂呢!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但…轉念一想,她又嘆息,她其實也知道,自己對翠容而言太重要了,所以梅夫人的事情,翠容^t9c9E4rPMVXJ$eAFsvMf0*DuU0zl3ds2WZ7DYFu9SQ%3eHzGN才想自己私了,這一句也說明了她是用盡全部生命,來捍衛自己的。

對一個用生命來保護自己,還是自己喜歡的人,她又能怎麼置氣?

可要放下,她又氣翠容做事不謹慎,想到那個『萬一』她又有些氣。

但轉念一想,自己都來了,何必又帶著氣走?

想法在腦海翻了幾翻,也幸好C6AMETD4%nyKGMIDmkZ-9Q&OUs4nt2Q&DvtN87qAW^V6HkkbtO翠容沒說話,憶霜最後嘆息一聲,摸了摸翠容的臉,「看妳瘦了,卻是處罰姐姐我,心都擰疼了,這下高興了?」

翠容一聽她心疼了,自然高興了,她撲抱著憶霜,「霜姐姐!」

憶霜無奈順著她的髮,卻!DUhDgvezfYmz0Sk*[email protected]=yTs6z)bDMJ2x_!0*wj(8i#E意外隔著她的衣服摸到她的背,那瘦的能摸到骨頭的手感,憶霜還有什麼好說的,她摟緊翠容。

「人VAGWabKZHgQNWl_I1D7Qu8j2zy5w8VQYQpPGyP)a%R)AGf)@w!都說見君誤終身,還真的對,那時門前一見,我一看妳就知道,妳要是落到我手上,我一輩子都要領著妳、捧著妳了,妳說說,沒有我,妳怎麼活?」她半是嗔怨半是回憶的問。

翠容自然也知道,她摟緊憶霜,「所以不許霜姐姐撇下我。」


(圖/pexels)

「那妳就能撇下我了?」

翠容看著憶霜,嘴唇動了動,終究所有的狡辯之詞還是吞下去了。

這人平時跟妳置氣,但一聽到妳病了,第一個YO+VHql1bnqcs9*joz7xyTteV_rn)3Hgr-)w8VCE4w4NQT_enn衝過來,她還有什麼要求,況且她看著憶霜,這麼高傲的霜姐姐,少有的主動來看她,這樣也就夠了吧?

她要的也就是這個人、這份在乎而已

「…哪敢啊。」她細聲,撇頭親了親憶霜的頰,討好的求饒。

「妳膽可肥著,哪不敢!」憶霜說。

兩人妳一句我一句,互捏著對方,然後轉為親吻,最後轉為熱吻。

翠容抱著憶霜,不客氣的貼著她,吻著憶霜耳垂,兩人眼神交纏再一起,曖昧火熱著。

「嗯…」憶霜也摟著翠容的腰,兩人相對,十日來的相思要盡訴衷腸。

突然語喬的聲音傳來,「呀!下雨了,娘親,喬兒先回房,妳再說說姨娘。」

憶霜僵住一會,直到翠容笑了出來,她才姍姍的收手。

翠容下了床,關了門床落鎖後,看著床前的憶霜,她壞笑,「霜姐姐要怎麼說我?」

憶霜看著她嬌媚的模樣,摸上她的身體,「先辦了妳在說?」

「好啊!」翠容壞笑,她貼著憶霜,拉著她的手摸進自己的被子,「姐姐疼我。」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GL小說《入骨》01:還懵懂不知房事的年紀,她已嘗過情慾的味道。》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