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對周玉堂而言,事情的轉機就出現在他去拜訪梅大人時。

周玉堂去拜見梅大人,他一直想要打進官家的圈子,希望因此成為皇商是他的目標,可惜人[email protected]=+_&h!+p^U-%WUAYg0n--46(eop9^Z-O(=beTGV%QE家嫌棄他商人身分,他只能跟梅夫人談話。

他知道梅夫人對他有意思,但難得今日他在花廳等待,梅夫人卻沒有見他。

「夫人正在忙,請周老爺等等。」送茶來的婢女輕聲說。

「嗯。」周玉堂點頭,喝著茶,看著眼前的婢女轉[email protected]_X#VmuYrrHXWCbJACaTz4aP*=$身點起了薰香,環嬝的腰身藏在衣服後面,可她彎身時,那起伏的曲線讓人心癢,周玉堂歛眉,看著茶湯中自己映著的笑容。

「妳們夫人待妳好嗎?」周玉堂問。

婢女似乎嚇到,她怯生生的說:「夫人自然是極為和善的。」

自然?

周玉堂微笑,他把茶放下,那婢女手要來接,他輕輕一拉,[email protected]#MtYiTCaM1B1([email protected](JkXUt8+$a-f-KYq$1w&NAV女子的手總是綿軟的,他摩娑著,「可憐這玉手這麼辛苦……」

婢女慌的抽手,「周爺!請、請您自重。」她低著頭出去。

周玉堂則微笑地等。

因為點起薰香的關係,他聞到了一縷梅香,縈繞鼻尖,漸漸的HN^rHUi)#NKt_p8DaCgT([email protected]+e4sSn_GjPnyOz47G1Lc感覺身體沉重,他有些胸悶,喝了茶,他皺起眉,看著桌前的一小尊觀音銅像皺眉。

觀音的眉眼彷似誰,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耳邊一陣耳鳴,帶著淺淺的梵音,他不懂,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他的耳邊卻突然傳來聲音一絲似有若無的聲音。

…弟子周玉堂…

觀音的聲音有些飄忽,他看著窗,又看著眼前的觀音。

神明在說話!

怎麼可能?

此時觀音的臉面突然亮了起來,周玉堂也突然可以聽清祂的聲音。

「本尊觀察世間音聲覺悟,關乎爾等聲音知覺苦楚,你可盡說與本尊!」

周玉堂愣住,他看著眼前的觀音,喃喃自語,「…怎麼會…」

「本尊今日分身而降,便是察覺凡間苦厄難,而你身繞暴戾之氣,卻無出處,本尊已然察覺,你還不說嗎?」

「弟子說!」周玉堂恭敬的說,太神奇了,祂居然已經看出自己最近有許多無妄之災。

他才低聲,「菩薩,弟子最近不知怎麼,總是多災多難,該如何處之?」

「本尊早已知曉,這才降身於此,你身邊多災,乃是因為你內幃混亂之故!」

內幃[email protected]%47Vn0t6_Iu6dL#J(dxtj6sqwUOzMx([email protected]#也就是後宅,周玉堂想到自己的妻妾,想到內宅皆讓憶霜控制,他無法插手的無力,還有眼前的神靈居然能說中他內宅隱事,他馬上點頭,「弟子有娶妻妾二人,可我妻妾竟不願侍奉,可她們又無錯處可挑,弟子該如何對待?」

「夫為妻綱,不願侍奉夫君便是大不逆之罪,怎會無錯?」

「可弟子妻室並非不願侍奉,乃是對弟子無心,這又何解?」

「無心即無緣,無緣者,當逐之。」

「可弟子不知道該逐去哪?」

「她既然無心侍奉,又不肯離開,便是造成苦業,爾背負苦業難道不重,不想放下?」

「我當然想…」

「本尊一算便知,爾等的苦楚皆因你身邊之人,爾妻室乃兇獸轉世,今日爾等遇到iFxsIYxkZOEHmd)[email protected]本尊,是緣也、命也,本尊便賜你一藥,爾將此藥化入酒水予她,本尊便能領她往登極樂,即解爾之緣,也滿本尊功德。」

「可這…」周玉堂只覺得頭很重,他聽到可以解了他跟王氏的緣分,那不就是要他殺人!

殺人是不對的!但是他心裡又有些動搖,轉念想到若是如此,憶霜的嫁妝便能留下,那不就襯了他的心?

「爾記住,你此生姻緣不在霜雪,你此法是助本尊圓滿功德,非殺生之事。」菩薩連他的想法都知道!

「可若弟子無了妻氏,這後宅總要人打理,難道要扶正妾室?」

「非也,你姻緣不在此。」

「那在哪?」

「佛曰,天機不可洩漏。」

tjUWJGoSO_(M=Y+2zyFgMd7g=*+#1HgzA6pQ%_b$)wtWD5Vqd7周玉堂卻聞到一縷梅香,屋暖生香後是一陣風颳來,頓時整個屋子又冷了起來,並隨著一陣梵音消失,似乎神尊已經離去。

周玉堂跪在地上對著觀音像磕頭,「謝謝觀音大士!」他趕忙轉身,一開那香爐蓋子,在香灰中還真有一包藥!

真是神了!

他看著香爐的香灰,根本沒有任何痕跡,這藥就如憑空出現一般!

他拿起藥包收好,又喝了幾口茶,人卻恍惚起來,看著腳下的地板出神。

這是老天爺給他啟示?

可他命定之人又是誰?

太多問題讓他心沉沉的,他腦子思緒萬千,完全無法理解。

「…爺…周爺!」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

周玉堂慌亂的起身,看著門口的梅夫人,「梅夫人?」

「周爺!您恍神了?我喊你大半天呢!」梅夫人微笑的表情看著他。

「小人失禮了!」周玉堂連忙ekDVOZ9%2tFRptdnl4Oyb&ofc_r#[email protected]起身,但在經過梅夫人時,他卻突然聞到一股梅香,一時恍神,他只盯著梅夫人脖頸上的瓔珞圈。

梅香…梅…

他想到剛剛神明的天機不可洩漏,但他分明聞到一股香氣!

梅夫人察覺他的注目,卻故意無視,然後岔開話題,「無礙的,反倒是周大人,您氣色不好啊!」

周玉堂心底一沉,莫非自己真的被吸走了生氣?

不行!他不能讓王憶霜的存在害了自己!他趕緊奉上帳本後告辭。

這件事情,他要趕快有了結才可以!

看著他匆忙離去的背影,梅夫人卻少有的沒有挽留,她命人收拾好花廳。

「奶奶,這神像也要收回庫房嗎?」婢女詢問著。

「不,我該好好供奉,修身養性rIHzJNIxBgL*v#@icwVB19GP^YV)4G(m&F=8$veien^kBY*b=N。」梅夫人看著那尊觀音微笑的說,她摸著脖頸的瓔珞圈,上面的梅花雕紋,讓她指尖撫過時,有著凹凸的觸感。

都說神者無明,或許這份無明確反而幫助了她。

她吩咐人將二樓的魚缸移走,一切j1=uOUWIV&lgGk9g7OB^s4QFJ*M1OF4+2o2)k=Dj23Uvec5e2g只是湊巧而已,投在神明臉上的光,只是魚缸的水影,那梵音只是她請來的僧人而已。

而她只要等著周郎,替她把那個位子準備好就可以了。

「對了,那個香爐的粉倒了,那香味不適合待客,洗一洗再用。」梅夫人吩咐婢女把香爐的灰處理掉。

一旁的奶娘欲言又止,「姑娘…」

「沒事的,頂多就是有點木灰,也就是不小心參進去不致命的。」梅夫人笑說。

她看著婢女把香爐的爐灰倒掉。

就算發現又如何,她微笑,裡面她只是放了受熱會膨脹的木灰,當薰香點起,那些木灰渣會把那藥拱出來,營造出憑Cy8ua1_M_+&KZ87Z(XpVE+uBt#Jww(1Qrzx)kTOq1NLS([email protected]空出現的模樣。

但最重要的物證,那包藥已經被周玉堂拿走了。

她微笑的摸著梅花瓔珞上的刻紋,周郎,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喔!

沒隔幾日,憶霜便收到了家丁的通知,周玉堂說要與自己吃飯。

不年不節,連生辰都不是,吃什麼飯?

可是畢竟是夫君,她又怎麼能不聽從?

她走到廳堂,一桌上好的酒席,她看了一眼菜色,心裡感嘆,難為夫君還百般打探自己愛吃的菜色。

面對相貌堂堂的周玉堂,她打量了一會,一嫁五年,不長不短,婚姻果然是女子的生死關,她心情甚好的微笑。

看到王憶霜這樣溫柔的笑,周玉堂倒是有些意外,原本她總是板著臉,周玉堂知道,早在四年前,他們之間就無任gIf_bQFOhGSB=3Kh$H_q#n%PJK^ZfYO4U+aE=oH*eErZ1QWW2E何感情,本來就是盲婚啞嫁,他不認識這個女子,可偏偏自己喜歡的,娘親不讓娶。

那個叫做王憶霜的女子,對自己也並無任何情意,他知道,王憶霜只是守著妻子該有的規則,卻……無情之極。

莫約婚後半年的時間Lp$^=B+aa63n4%J=Mm2g9+WeYRfSGX8TMl9N9eP3FuTY*[email protected],他有次提早回去,卻聽到憶霜冷然的聲線,交代著自己的事情,但婆子一句夫人有心了,卻換得憶霜一句無情的話。

「他愛哪哪去。」

那話裡的冷意,讓原本對憶霜有些感情的周玉堂,心裡冷了下來。

察覺了憶霜的無情,反而讓周玉堂討厭,嫁進周府,她可以怨自己,可以對妻位眷戀,但她卻這樣不鹹不淡,卻霸ERQ$puP*B5FnCm^&bL(al3A0nwP+P5#4%GUdgB)#[email protected]佔著妻位。

若真的無心,又何必嫁?

王憶霜是個假面仙兒,他不屑的想。

但五年後,憶霜抱著翠容的那一幕,卻更讓他震驚,原來她不是無Uh4Ap(iN5%)RrD_kMKw#Qfe)7+3HTM6dj6hc%wnt#I%[email protected]心,而是無心於他,這女人愛的,居然是另一個女子!

還是自己帶回來的小妾,這綠帽子扣在頭上,他卻無法言說,誰會相信?

恐怕信他妻妾相愛的人,都會嘲笑他一個男子不如女人!

發現這段違背倫常的感情,他開始觀察王憶霜這個女人。

有著不凡的手段,將家裡的生意打理好,府裡上下一致讚揚的心計,她……說不定真的是妖孽吧?

就連菩薩都說她是妖,可以迷惑人心的妖!

而除妖,天經地義!

周玉堂認同的想,他拒絕承認,自己是忌妒憶霜,他安排了許多,為的就偷偷抹平這件事,現在,事情都朝著他安排的方向去,他得TSXGRPMt$WcfKRIL8bE$eqhOg7VzwwwcA*FVqu#=8=M^V8=FGM意一笑,倒好了毒酒。

等到王憶霜飲下這毒酒,他就會是傷心的丈夫,而小妾居然在上香的路途被人行刺,這是有人眼紅忌妒他周府。

然後王憶霜陷害婆婆得了『重%[email protected]@aZXN3^Imed$Mn$!FjNZRqizCKdF&L%zW病』,也就是自己娘親,這樣狠毒心思的婦人,就算死了也沒人會在意,也不會有人再攔著自己娶外室了。

他終於能成為周府名義上的主人,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

「夫君?」憶霜的聲音帶著遲疑在一旁響起。

周玉堂回過神問:「啊?喔、喔、沒事,妳剛剛說什麼?」。

憶霜看著他打量,這個男人打算做什麼?

滿桌的佳餚,她卻彷彿能聞到香燭的味道,這一桌她愛吃的菜,卻像是一種祭奠。

因為……死者為大?

憶霜嘲諷的想,臉上卻帶著笑,她主動拿了酒壺,看著夫君熱切的眼神,她了然,是在酒裡下毒嗎?

「夫君,你討厭妾身嗎?」憶霜懶洋洋的問,她看著周玉堂,替兩人都斟了酒。

「怎會?」周玉堂微笑,他拿起酒杯,跟憶霜對視,「妳嫁進周府五年,說起來,是我虧待妳,這才打算買桌酒席,與qYQ34ZGxw$bnIQTBhEQKic*ioHbjuNzu+x8z^P(!-W+vrWSZ6-妳共飲。」

憶霜卻沒有信他,更沒有拿起酒杯,只是看著他。

「憶霜這是不相信為夫?」他微笑,拿起酒杯一飲,然後給憶霜看著空酒杯。

「看。」他用空酒杯證明沒下毒。

因為他先吃了解藥,憶霜有些好笑的想,想到翠容也曾做過這樣的事情,她嘴角的笑容就真誠了些,卻讓周玉堂以為她aviY9Smn7O&Ks$ECf)Uj(ggK$P0#u3)W^GugkjmSxv4jCquRn-放下了戒心,乖乖拿起酒杯要喝。

外面卻有人要闖進來!

「讓開!」來人發出一聲嬌喝。

憶霜跟周玉堂都往外看,來人竟然是翠容,看到她手上提著刀,臉上帶著血,一副剛剛經過一場爭鬥一樣,家丁被她臉上的血嚇jQVQcbfmQKFC83UU0Hyoy2XM!G6oRW*)n3#w6Nut1UBlX$tapL到忘了攔,她便鑽了進來,走到憶霜身邊。

「霜姐姐別喝!」她阻止了憶霜拿酒的手。

「翠容?怎麼來了?」憶霜反而有些驚訝的問。

但翠容還沒回答卻被打斷了。

「妳們這是要做什麼?居然拿刀……這是要謀殺夫君啊!」周玉堂[email protected]&GnOnuf=Xc0IAE06NxDH^[email protected]卻先嚷了出來,一時間,更多的家丁將這裡圍了起來,並把周玉堂跟憶霜、翠容隔開。

憶霜看著人牆只有種好笑的感覺,所有人都亂成一團,她讓翠容把刀丟了。


 

翠容遲疑了一下,手上的刀是保命用的,當馬車遭到賊人的襲Htr$DLXq(Y+8#B!2_XTh)EVsa+([email protected]!wQ8FIcYYj擊,她自保後,料到周玉堂既然對自己下手,那霜姐姐那邊肯定有危險,所以自己搶了刀趕回去。

幸好趕上了,但面對霜姐姐的指示,她還是乖乖的照做。

匡噹一聲。

在她繳械後,整個廳堂終於安靜了。

憶霜態度輕鬆,絲毫沒有站在生死關頭的緊張,嫻雅地對周玉堂說:「夫君別嚷了,翠容……」

「我早知道妳們倆的事情!」周玉堂先發制人的說,他用譴[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759N)Oi1UHVKL2q3U&r=(AOKzJa責的眼神看著王憶霜,他不懂,憶霜怎麼做得出這種事情,她們兩人都是女子啊!

王憶霜卻沒有露出任何愧疚,反而坦然的迎視周玉堂,「所以?」

她就算與翠容如何,也無法可治。

畢竟她們之間,一來兩人都是女子,無法有孕亂族,二來兩人是妻妾,都是周玉堂娶進門的。

更何況翠容的賣身契還捏在自己手上,周玉堂什麼都不能做,甚至無法在家法跟國法找到相關的罪證。

周玉堂也知道,但他還是不甘的想說什麼,「妳們兩個,有違倫常,竟然背著我……」

但開口,卻說不出個寅卯來指責她們,因為他也不知道兩個女子這樣,算是怎麼回事!

翠容看著桌上的佳餚,還有那壺酒,她瞪著周玉堂,直接說破他的目的,「霜姐姐,夫君想要毒死妳。」

憶霜其實知道,她只C8EuiHHKl-alGPyM=jyfnz99bFpinSr)jjtYGQu*S4hfGy!PE*是抬手拉住棉前的翠容,藉著大家眼睛都看著周玉堂跟翠容,她拉著翠容的手輕捏一下,表示知道。

周玉堂見到計畫被說破,而憶霜卻一點沒有動搖,甚至跟翠容兩人舉止親密,他心頭更是火大。

周圍一眾都是周府的家丁,怎麼看都是周玉堂有利,他乾脆心一狠厲聲說:「是又怎麼樣,妳們做出這種淫亂的事情本就該死,王憶霜,妳若不喝$m9+kQ*bVBZdDUUr_th4+WB1oZdygOaHQXinTT1j&X3&6tbvH(,就別逼我用灌的!」

憶霜剛要開口,但身旁卻傳來一聲嬌喝。

「我喝!」

翠容大喊說,她眼神通紅,眼睛含著淚,但卻只看著憶霜,表情堅定的告訴所有人,她不後悔跟憶霜一起,也願+)fYhvsPBd*d*84muN+-1fOw*1bRKNnV_X*DJc9-c^smk8olLE意替她攬下所有責任。

她看著周圍的家丁,即便學過粗淺的功夫,但自己肯定打不過這麼多人,她看著周玉堂,[email protected]@1$hEjQwFdBqT3q_qnh-D91MO4A0+JYgDtp2DrR8U%hN啞著聲音問:「我死了,霜姐姐就不算是有違倫常了吧!」

若自己身死,換得霜姐姐活命,她願意的。

翠容轉頭看OgEFFPvJ(Pj*^DnY6F^qFxbIqmH*@U3A8(JoX((2yb!Dmz2*xy著憶霜,即便到了這樣的境地,她的霜姐姐還是這樣沉靜,她微笑,為了憶霜死,她願意的,這樣霜姐姐會記著我一輩子,對吧?

周玉堂看著她,遲疑一下,才慢慢點頭。

憶霜看著翠容決絕的模樣,心裡嘆息,她冷靜的開口,「就WW$nmlQ$TjLQtwQBMC6M!eb&+l+pE*+wzTkOYaw=U4Xip$4Xe0算妹妹死了,夫君也只是再找個方式弄死我,與其這樣,不如我也喝,總行了吧?」她看著周玉堂,眼神只有無奈,卻沒有怨恨。

他們之間本就沒有什麼夫妻之情,比起背叛感情,周玉堂更多的是覺得被敗了面子。

翠容卻不高興地喊,「不行!」她看著憶霜,這個她愛了一輩子的霜姐姐,C)t=Tr53EXy_S)-!kk(%xNydKJFPTtR4k6L6yW220Trb&$et^o心裡想著,就算拚死,她也要護憶霜周全!

她打算靠著拳腳功夫,殺出一條血路,但她還沒行動,卻被憶霜按住了手。

憶霜眼神警告的看著她,要她不要妄動。

「翠兒,妳答應過我要乖的!」憶霜堅定的說,她摸著翠容的臉,深情地看著她。

她沒有料到翠容會出現,更沒料到翠容對她,竟是如此情深,願意hANAa1e!ZOO25$Y2zy#1Bg*WfjDLXy^l7$ugP5*ry3$^z(a)uM為她喝下毒酒,如果兩人有一人一定要死,她寧願犧牲。

憶霜心情很好的微笑,因為她的翠兒是多麼可愛,值得她付出的女子。

翠兒。

翠容聽到憶霜這樣喊,她心裡卻很難過,因為這名字從憶霜嘴裡喊出來,也代表憶霜要翠容一定遵從她。

但翠容卻第一次,不想聽從憶霜的話,她恨恨地看著周玉堂,「霜姐姐,這個男人想逼死我們啊!」

她們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只是喜歡著對方,沒有傷害了誰的利益,但連這樣也容不下嗎?

她只想乾淨清白的守著一個人,這樣也不行嗎?

「翠兒,別白費力氣,會傷了自己。」憶霜看著周圍如狼似虎的家丁,又看著眼前露出殺意的周玉堂。

這樣危急的時刻,憶霜卻沒有任何驚慌,她心裡只有感嘆,身為女子想活著,竟然這麼難,天下之大,卻也沒有一A8Bj4A+k1ONR#YOK7Ww(T+8K*SlKmH308_a7M#YXr&wfRHh_Q8片容身之處。

只因為她跟翠容,兩個女子相戀的情意,世間容不得。

)[email protected]+fG!w1)v1gaTd_Z4CgWjr3ULzV6gAqgj(Rm想到此,憶霜苦笑,拉著翠容說:「畢竟我們這樣,總是不容於世,與其這樣,我寧願與妳一起死,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她看向周玉堂,「妾身替夫君省了一回事,應是不介意吧?」

聽到他們要殉情,周玉堂想了想,他要的就是兩人的死亡,至於其他的,事後再說也行,於是他點頭。

她走到桌前,倒了兩杯酒,走到翠容面前遞給她。

憶霜看著翠容,她的表情掙扎痛苦,最後還是在她的眼神下接了酒,憶霜溫柔的笑,終究翠兒還是聽自己的。

憶霜幽聲地問:「翠兒,帶著妳去死,妳恨姐姐嗎?」恨我這樣狠心,面對夫君的圍攻卻一點都不掙扎?

翠容看著憶霜露出淒然的笑,接了酒卻搖頭,「霜姐姐,翠兒不會恨妳,妳知道的,翠兒愛妳。」連死都帶著自己(N)eFEpg+viGIH3rT4([email protected]%K)4L8sMv$nLcZR,她對憶霜所求的也不過如此。

兩人舉杯,翠容看著酒杯有些失神。

好奇怪,明明是代表死亡的毒酒,她卻有絲快意,或許因為眼前的憶霜吧!

有憶霜在時,自己總是安心的,翠容gTH2793TRz+cMODbV(8eh9NK8mX2rlwvJWbH)Ry6w8-hCBz%C)感嘆,到了此刻,她才發現自己是這樣愛著霜姐姐,她突然想到什麼,用拿酒的伸手勾著憶霜的手。

憶霜也懂了她的動作,兩人的手互勾著,將酒杯遞倒唇邊。

「對翠兒而言,這是與姐姐的交杯酒,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翠兒溫柔的問,眼底滿是她對憶霜的愛意。

「諾。」憶霜微笑飲下那杯毒酒。

一旁的周玉堂看著她們飲下酒,他才鬆了一口氣,一切結束了。

那個髒污的後宅的醜聞,被他用一壺毒酒抹去,看著翠容昏厥的向前撲倒,被憶霜接住後,兩人昏沉的坐倒地上。

地板上兩個女子相擁癱倒的身影,讓周玉堂得意的笑了。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GL小說《入骨》01:還懵懂不知房事的年紀,她已嘗過情慾的味道。》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