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憶霜跟翠容搭了馬車來到郊外,一個靜僻的院子。

讓其他人在院外等待,憶霜只帶著翠容進去。

「姐姐這裡是?」翠容不懂的看著憶霜,這個院子是妳的私產?

憶霜卻沒有解釋,只是對著她笑說:「去看看,喜不喜歡?」

翠容走進去,兩進的院子很簡單、靜僻,後院有山泉,開墾出幾個菜園,再過去就是一個小莊,牆壁都是安全的石牆,外面還ORcZeUtmqtg_drvdKs!6hPouyhEQAW3ua#OPy^paKP_C26=xV=有蜜林,如果不是有人引路,根本找不到這。

她進了屋,看到一桌的東西,有新穎漂亮的首飾盒,還有幾件小衣、玩具、水粉,最特別的是還有個水桶!

她看著水桶,應該是七八年前買的,那手把都沾了塵,也黑了。

但她卻忘不掉水桶上的雕飾。

那是普通的祥獸,但是在這個地方是沒有賣的,只有在王府才有。

翠容感覺身後一暖。

憶霜從後面環著她的腰,頭靠在翠容的肩上,兩人一起看著眼前的水桶,「還記得嗎?那時,妳站在井前,我差點以為妳要投井了,[email protected](RR2t^OX*ZSsMwdHW!*q_%4_K+eY71&W4u9bbs1Rs才連忙叫住妳。」

NZ4GV4I=foOg($xwmVyyMgFua)9MGq3SrCixz7L!$Z8&g7!ip=翠容想起自己初見面時,那時她手不穩的把水桶弄掉了,後來就認識了憶霜,她隨手拿了王府的水桶給自己,讓自己跟娘有辦法交差。

「所以姐姐才叫住我?」翠容好笑,當年她一直不懂,姐姐若要g8c^9c=dXvh+K0XdJl^me+O([email protected]@8WOw5#I)[email protected]一個丫鬟,為何不去人牙子那買,要找自己來當,原來她是怕自己投井了?

「嗯,但我很慶幸叫住了妳。」憶霜笑說,她那時只覺得自己不喜男子,對1o9tgyOBrY6d$^(jf^pG3y=6zmMG1Ie*mHs^Oufb$tR_Ib271G翠兒對她依順,她也毫不客氣,直到兩人分開才發現,自己竟是這樣霸道的人,而這世間只有翠容能容自己的脾性。

她拿出一張地契給翠容,「等語喬十八,把周府的家業傳下去,我們便來此處安享晚年可好?」

「好。」翠容拿著那張地契,卻看不清上面的字,因為被眼中的淚模糊了,她嗚噎的說:「姐姐說什麼Y5WPe%03E5%[email protected]$woQqvn%@5(sdL55QLZqVdZ5=都好。」她轉身抱緊憶霜。

在憶霜芳香的懷裡,翠容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與安心,天下之大,她要的只有眼前的女yO)^@mzaXW3Ae*&yy=xY(tJXuGajJBldYQnDeOm$B^$n3i9!_o子,憶霜願意給自己遮風擋雨的一方天地,願意為自己籌畫未來,不是男子、不合常理又如何?

她已經得到了憶霜的真心,一切得償所願。

看著翠容粲然滿足的笑,憶霜摟著她,兩人一起上了馬車,準備回到周府。

在馬車上[email protected]+s)[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k7,憶霜小心翼翼的問:「翠兒,妳可想念自己的家人?」這陣子,她終於打探到了翠兒的家人,但卻摸不準她的心思。

「當初說好,賣斷不回頭的,這樣多年,他們不曾來尋,我便罷了。」翠容苦笑,她轉身抱緊憶霜,「更何況,我有霜姐姐就滿足了J5v+a%RWr^$o_VkdX^GDbQPjba6R%NCdds_OjrIGOG6SxO=V3Y。」

憶霜嗯了一聲,但心神卻飄到別的地方。

「霜姐姐不許丟下我。」翠容抱緊她。

憶霜牽著翠容的手,另一手卻撐著看馬車外,狀似不經意的問:「若妳有更好的去處呢?」

「我只有霜姐姐這一處。O^[email protected]&*g6fbgvJ8F_rdIO_OgSsAURaNqJ7q&Y9AQir*MYp5c」翠容固執地說,她看著憶霜微笑,「說起來,姐姐出遠門的那個月,倒是有位公子上門。」

憶霜有些緊張的想抽手,卻被翠容FNz7K)&Ncc5d^[email protected]#8sdTzZG^Zh2!XgHr*snIQjjvSGoWzT的握住,「姐姐擔心?怕我見了那人?」她看著憶霜緊張的神色壞笑,終於有次輪到自己逗一逗憶霜了。

憶霜卻有些緊張,看著翠容,「妳見了?」頭一次,她有些害怕,翠容是否見了那位公子?

「見了。」翠容想起她跟霜姐姐吵架時,憶霜有些古怪的模樣。

「有,我心裡若沒妳,又怎會……」憶霜突然想到什麼停頓了下。

「那妳……」憶霜有些緊張的看著翠容,她是否答應了那位公子?

翠容看著憶霜,有些調皮的微笑,「那公子可是花了千金,許了比這大十倍的宅院,要將我娶回去呢!而且…我還聽說rIBcx6R27KC=T3Dx5Xkk*D4S4BpiJ7MOo9KP)egQ1Uf_gV^vQ),霜姐姐趕了他十幾次呢!」

翠容直到憶霜離開周府,才聽到有人要娶自己的風聲,就推斷憶霜將消息瞞的死緊,知道這件事情,翠容反而滿心甜蜜,她的霜姐姐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email protected]^oMv9乎自己呢!

憶霜有些心虛,她確實阻止那個公子,有著霸佔翠容的心思。

但如果翠容要走,她不會攔,因為她還是希望翠容有個好歸宿,只是那個歸宿若不是自己……

憶霜心裡馬上閃過一陣疼痛,她是忌妒的,不想讓那個人帶走翠容。


(圖/pexels)

翠容看著憶霜,她牽起憶霜的手,「那時,姐姐想說的話是,『若心裡沒有翠兒,又怎麼會將他趕走』cc6VJz9M2GbKGH+5IXwc3zDDpmLwxU)$)5omNAQpbTSr*Svo=Q對嗎?」她拉開憶霜握緊到掐進手心的指,心裡卻感嘆。

欺負霜姐姐,結果心疼的是自己,她苦笑,只叫霜姐姐吃醋一下便算了,畢竟這個人,是她永q^[email protected]@ug=gkDYmNG$edDP=k28lAh遠的愛戀,更捨不得她惱了、急了。

「我不會答應他的。」翠容在憶霜耳邊柔聲說:「因為,我有個喝了交杯酒的霜姐姐。」親吻著憶霜的頰,看著她眼中@n*PWq8oh&ceQg1IoOu$6jDrT%ZRd+^gTK4dmUQI$uJY3QMueT的驚喜微笑。

憶霜感覺心裡緩了過來,她嗔了翠容一眼。

那一眼極媚,裡面的嬌嗔更讓翠容快意,她知道,自己是被霜姐姐愛著的。

「姐姐答應過我的,生死相隨。」翠容讓憶霜先下了馬車。

憶霜下車後,轉身對著馬車伸手,看著自己牽著的翠容。

「是啊,我們分不開的。」憶霜牽起翠容的手,這是憶霜能陪著自己走過一切的手,是她愛之入骨的女子。

她們願意用所有一切告訴對方。

「我愛妳。」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GL小說《入骨》01:還懵懂不知房事的年紀,她已嘗過情慾的味道。》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