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對她而言,房間像是一個界線,房間內是熱情的紅色,房外卻是憂鬱的藍色。

ed2k_t$IOR!XErU#[email protected]$XcI5yCXk她也喜歡藍色,代表冷靜的顏色,也如她給人的態度,就只是個沉默的下屬,性慾的滿足後,她也有一點聖人時間的感覺。

走出那個房間時,已經是規矩的便衣,她熟悉的在廚房拿出泡麵跟食材,在轉身時,她看到一個身影在客廳。

「小飛?」她驚訝的打招呼「今天不是去顧先生那?」虞經理的夫家姓顧,她沒有冠夫姓。

第一次見到顧臨飛她有些嚇到,沒想到主人已經有個adeig*MR65y2MFJLNC6rFNnqAjv0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q十一歲的女兒,後來想一想也算是正常,畢竟她認識虞經理時,她已經是三十許的人了。

「我爸在『忙』。」顧臨飛撇嘴說,一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不喜歡自己的父母有這些關係。

可惜父母是孩子的天,孩子卻只是父母的一根線,羅芙問她「有沒有吃晚餐?」

「沒有,羅姐姐,我肚子餓!」顧臨飛看到羅芙眼睛一亮,然後又想到什麼的皺起眉,看著房間。

羅芙知道她在想什麼,臨飛是個早熟的孩子,至少在父母各有情人的這一塊,臨飛是抗拒但又不肯說的。

羅芙其實很懂這種感覺,因此,在臨飛願意的狀況下,她會對臨飛溫柔一些,因為那像是彌補童年的自己。

她一邊跟臨飛聊天,一邊轉身煮了麵加上蛋、青菜,然後放在顧臨飛面前。

顧臨飛卻沒有動,等著羅芙把自己的也端過來,兩人坐在一起,她笑著抱住羅芙親了她的臉頰一下。


(圖/pexels)

「還是羅姐姐最好!」顧臨飛笑說。

「別這樣…」羅芙有幾分心虛,畢竟她剛跟這女孩的媽媽有過身體的碰觸。

她吃著自己的麵,然後耐心等著顧臨飛吃完,並沒有繼續B*NBO9cLoipvhHqShDRUlfEzGY%n(!o6E5#R^VR!SMq#Xy8R^2追問她怎麼沒去顧先生那,因為顧臨飛會這時候回來,肯定是因為顧先生在『忙』。

她剛跟虞經理接觸時,就知道,他們夫妻早已是貌合神離,甚至可以說是各玩各的,虞經理告訴過她,顧先生也有自己的情婦gt$4fwU=d8sLL-([email protected],她不用想要從誰身上得到什麼好處。

雖然對羅芙而言,性欲滿足就已經是好處了。

只是對顧臨飛而言,她有一對很有錢的父母,但卻沒有照顧她的人,出於這樣的心憐,她在的時候會ZXYc%IWwFg^[email protected]@8=XxL*[email protected]+7w-p幫忙照顧臨飛,雖然臨飛有點虞經理強勢的樣子。

顧臨飛看著羅芙給自己彎身端麵時,那對飽滿的胸脯,還有胸上的吻痕,她把內心U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想連同泡麵一起吃掉,然後看著羅芙端著碗去清洗。

然後她自然的拿出作業,而羅芙就坐在她身邊,陪她寫作業。

兩人很安靜,羅芙不會對她指手畫腳,但也不會對她完全不顧,更不會像媽媽,只在乎她寫完沒有。

她很喜歡羅芙這個姐姐,但她內心知道,這姐姐會對她好,是因為媽媽的關係。

「以後這麼晚回來,就打個電話,讓你媽媽或者誰來接你。」羅芙低聲說:「不然很危險的。」在她眼中臨飛還是個孩子,外面的JmVEx3x(qOMN4+oNkXRc*D1XM)gE^XkZl#sz^RkZ#PtXFt1J(6世界有太多的惡意,她不希望臨飛面對這些。

「那羅姐姐為什麼不來接我?」臨飛下意識的接話。

「我只是你媽的下屬。」她只是個小職員,她若接走臨飛,都可以算是綁架了。

顧臨飛一邊寫著作業一邊高傲的說:「你知道百分之八十的性侵案OwYmdtKWRCrv8gDGjC2a7T8auYZcue-BxZWP-*YoL057$WFrr1都是熟人所為嗎?比起回家,更危險的是在家吧?」

羅芙被她說的語塞,有些尷尬的笑,「現在的孩子真聰明。」

她不知道要怎麼跟臨飛解釋,就算虞經理有了孩子qSi&cA+a9w(oEpyDMnsH7VTvAMp&o8(&([email protected],她終究還是的女人,渴愛需要感情的女人,尤其她的丈夫這麼理直氣壯的出軌,若不是她意志強大,恐怕早就崩潰了。

因此選擇用養小情人的方式宣洩,也只是她虞經理反抗的一種方式。

而她是這個方式的見證者而已。

想著有些索然無味,那些情愛都是太大的負擔,她寧願把思想定義在,大家都成年且同意的狀況,誰也沒有r6(dHphY3mWG)a=5oT6ZLzmU)[email protected]&NWl_4Pubby#s5xVivx4s比較低賤,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在這份沉默中,顧臨飛用寫作業,轉移了兩人的尷尬,「這邊我不懂,羅姐姐…」

羅芙靠過去教顧臨飛,兩人正在聊天y+qExy=2V^-RWswUSBJhnjL=_+ENw=5^5ZfMhy#4sNcJvl#b)o時,彥均卻慌亂的裸著上身出門,「居然這麼晚了!」他隨便的穿上衣服就甩門離開。

羅芙遮NJ(p6*hCD946iE#XdJDCzWTi+-5MwE#[email protected]+lqwa5lWnN住臨飛的眼睛,然後被她拉下手,等彥均離開,她看著手機,「那我也該離開了…」太晚了,她不該在這裡。

顧臨飛看著她,揮手跟羅姐姐道別。

羅芙看著顧臨飛鎖上門,自己才慢慢抱著文件回去。

同樣的裝扮經過警衛室,只是差別在她的項圈已經脫下來放在口袋。

但是!

事實上,她以為放在口袋的項圈,此時卻在顧臨飛的手上。

她挑眉看著手上的東西,然後拿到自己房間藏好。

十一歲或許不是那個清楚每件事情,但也有些懵懂,隱約的知道那些進出媽媽房間的人,是什麼意思。

只是羅芙姐姐是女生,這讓她有些疑惑。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的關係噁心,但對羅芙而言,她只是嘗過了情慾的滋味而已。

因為對小時候的她來說,她已經看過太多了。

她的媽媽是檳榔西施,或許還有兼職其他,因此她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性慾是什麼。

她也很習慣有陌生的男性進出媽媽的房間,這樣的狀況只有一個很直接的原因,缺錢。

沒有錢,沒有食物、資源,都快餓死的時候,她不知道骯髒是什麼,她只知道,如果有錢,爸爸就不會欠債後逃跑,媽媽不用為了錢張開5js!a#@Qg712VLbDMTUKI_tzLgTkedr#0c!Y)[email protected]&sDY8fwPL大腿,或許那樣就不髒了。

因此她喜歡錢,甚至也開始在媽媽的引導%$)[email protected])QGE*L^$BMu-N#fP&C1下,任由那些男人摸進自己的身體,有些不舒服,甚至有很多汙言穢語,但她早已經學會隔絕這些。

當一個沒有情緒的人,她就能很自然地活著。

如果不是弟弟在那天晚上跑進房間,她說不定就會走上媽媽的後塵。

後來滿十八的她逃出來了,沒有記憶過程,或許她的心不想記,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好記,她從羅敷變成羅芙,父母唯一的[email protected]#PocrL存在,就是在身分證上。

她改掉了那個很可笑的名字,羅敷,她才不是什麼貞潔美女。

她就是羅芙,就是一個普通女人。

或許是這樣的背景,她喜歡在公司上班,原來拿到錢可以是這樣9a(SR)[email protected]#9$3MdP)tIb28wz+o(CB*mE2JnVnW6v3,不用脫衣服,不用被人觀看,只是追逐著報表、數字,乾淨簡單的讓她放心。

而性的方面,即使她跟虞經理的關係沒有超過一年就結束,她也沒有怨恨,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張揚,只是依然沉默的在公司,^N0GZdltCgFcCOl1NJ#xfldJ0SjUq&VZcfp_M_g=C(X5i#@wdn當一個普通的職員。

沒有什麼大的抱負,她想要的就是安穩的+xT%Yh-K&-EO6$-s*%DXoxU8MPN7%^zG9z9PMgzOKzuE5(bzrh日子,或許也想要找個伴侶,但是在酒吧或者網路,來的是一堆精蟲上腦的異男。

她真的不懂,為什麼要裝成T的樣子,卻用文字跟言語炫耀自己的陽具,讓人倒盡胃口。

至於她跟彥均都在公司裡,他們的工作範圍沒有任何交集,也不需要認識。

因此,當她被潑水時她有幾分錯愕。

「小三就是你對不對?」彥均的妻子看起來有幾分猙獰,或許負能量的情緒在傳遞時,不管多美的人都會變醜吧?

她搖頭:「我不是,我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那個女子抓著空杯想找下一個人問,卻被+5EPqM=v90r96!YLoXvqm9sQnRVPdQ5g0#TqxTQZzc9x40Owhb她拉住,「但是你弄壞我的電腦,我一下午的文件都毀了!」重要的報表跟資料,都因為這杯水沒了。

「放開我!放開…」她瞪著眼前的女子,最後把杯子丟到她頭上。

羅芙感覺額頭很痛,她皺起眉想要講理「小姐,你冷靜點…」

彥均的妻子卻崩潰了。

「你們…為什麼不放過我!tVJMOJAjes0Pr_AiCnhks1TxZ$p6sE4M+L5Uow5nIfyojoucKf我為了這個家盡心盡力,我變重變醜生下兩個孩子,為你們男人傳香火,還要照顧公婆,還有一堆做不完的家務,為什麼…為什麼不來幫我!我真的好累…」那個女人哭得很慘。

當初結婚時美的多飄逸,現在就對比起來就多悽慘。

羅芙嘆息,她抽了兩張衛生紙遞過去,然後跟警衛讓那個女人先去會客室,等著自己『出差』的老公。

她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套裝濕了,襯衫服貼在她的曲線上,白色的內衣也有幾分明顯起來,加上額上的傷口,羅芙看起來(Bie3PPvB6NX%Ibpe^TWDZnr8mN)SryjgwP6H+xkLANT$dM^j*反而比那個女子還狼狽。

她看著自己的位置,弄得濕爛的文件,嘆了一口氣,有些要重印,有些要重跑,這又會變成一種負擔。

會客室的那一位哭哭啼啼,泣訴著彥均對婚姻的漠然,但她面對這些工作,也覺得要重來的自己很無辜跟委屈,而同事們會為那個女子同情,但對自己l7waqG(^hrcuF)[email protected])f2*2xgV9-iH8)nx!4QD1HWL&抱怨重複工作。

可能真的是先哭先贏吧?

她無奈的走回位置上,嘗試重新開啟電腦。

幸好她有喜歡備份的習慣,她專注在電腦的文件裡,周圍的冷氣VNmZZ=P=k8DF*WRMgZ+3AZmOm%2)463!4bnY+zClusdo0Bis(*有點冷,但她沒有空跟人借外套,因為她今天也沒有帶外套來。

直到一件制服外套蓋在她身上,她身上的溫暖讓她轉頭「小飛?」那個已經高中的小女生。

顧臨飛綁著馬尾,一邊的頭髮別起來,看起來有幾分俐落的英氣,她看著羅芙不高興的問:「liI5yQBgYBOwb2KTgCWYGVb+k4AIElDewPQ&_%yu4Q0Mvg$ZUq你不知道自己衣服濕了嗎?」

她一進公司,就看到羅芙半透明的套裝,周圍的男同事一邊假意的關心,實際上眼睛都瞄在她飽滿的胸口跟腰上。

她聽說了今天彥均哥的妻子來鬧,才害的羅芙被潑水,心裡對那個男人湧上不喜。

「我也沒有衣服換啊!」羅芙無辜的說,她給顧臨飛一個笑臉:「謝啦。」然後又埋頭進到文件的世界。

顧臨飛瞪著她,這個笨蛋!

不過看著她穿著自己的外套,她今天就算了,她轉頭進了自己媽媽的辦公室,卻到母親在跟別的男人接吻。

她故意的摔下書包吵醒兩人。

男人狼狽的離開,留下自己的媽媽。

「外面那個誰…業務的老婆過來了。」她提醒著,那個叫彥均的男生,後來還有來家裡找媽媽幾次,她懶得管內容,就@@ZuWt(k_QZbT5jxVaikXk)kU9_o(pamaoV+S2_iOMaBkycl+&鎖上自己的房門不聽不看。

但她很清楚自己的母親,幾乎可以WW(F0ogpo3v$X6xdrrh5aUNgu1JQe1%n$E3PW=rwr&Ixdti)q6說是逆後宮的霸主,有些手遊她都懷疑是用自己老媽當藍本寫的,她不知道該恨還是該怨,只是比起媽媽,她更喜歡羅芙,喜歡到有點危險的感覺。

顧臨飛有些分神,想到羅芙那白色透明的套裝下,那白色的內貼著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te)EVK(6肉體,她竟感覺有點意動,不過這些都不被虞群芳在乎。

虞群芳絲毫沒有被抓姦的慌張,只是悠閒的收拾著桌上的文件:「作業寫了嗎?」甚至還拿出口紅補著。

「早就寫完了。」顧臨飛不高興的說。

虞群芳從抽屜拿出一張千元鈔:「那自己去吃晚餐吧!我晚上還要開會。」

顧臨飛拿了錢,提起書包出了辦公室,「知道了。」

虞群芳看著她的背影,她不了解自己的女兒,但她就是如此的濃欲,既然這樣,或許有個解決的辦法...

久違的寵幸,羅芙卻有些索然無味。

她知道自己滿足不了主人,而主人也不再能夠影響她,或許對女體的喜愛已經不夠滿足她。

兩人沉默的結束,她有些累了,洗完澡後,她直接裸身躺在客房的床上。

主人說讓她過夜,大概晚上還會再找誰吧?

她沒有想太多,就想著瞇一下,沒想到卻睡著了。

咖搭!

門鎖上的聲音,讓她有些警醒,但進來的人身形是個女性,她放鬆下來,迷糊的要去拿桌邊的眼鏡卻被按住手。

然後她被蒙上了眼睛,黑暗中,溫熱的嘴唇貼上自己的嘴,主人身上熟悉的香氣讓她放下心來。

「主人?」她迷糊的問。

「嗯。」

她開心的貼上去,裸著的身體被撫摸,她摟住那具z6kgBCNqEjo+H7Q^z(It7vhHy*4BT1c*Ujg7obth-CY8zlVkE$女體,兩人摔在床上,從熱吻撫摸,主人居然摸遍了她的身體,直到私密處時,她有些臉紅卻驚訝主人居然主動進入。


(圖/GagaOOLala)

她被蒙上了眼睛,但主人沒有,因此也察覺到她的表情。

「驚訝-wTAg#M9e)3AURPO7$e^ekS1qLqvYMI#9q2nBk6x6CpYE_9LUh嗎?」主人的手指進入她,她感覺著被進入的感覺,手指填滿她的陰道,主人柔軟的女體也填滿了她的欲望。

「我沒想到,這麼快就到獎勵時間…」她喃喃的說。

「我會好好疼愛你的!」主人的聲音說。

「嗯!」羅芙悶著聲音,卻欣喜的迎接著主人。

或許是悶在被子裡,她總覺得主人的聲音怪怪的,可是沒關係,只要能有那具溫暖的肉體,還有主人願意疼愛她就好j^UzsqAu#$VRdONH#LksGjiu3yL(C$N^GV=NFc)JT7=Ad_R4QY

她們在被子裡面J*oLZxg#v!z%ZI1tVWolc+NMg)8a8PO*9UDs86u5FwNfm4fzSL盡情,這一次沒有男人,羅芙放得很開,最後她貼著主人的嘴唇一邊吻一邊請求著,「不要離開我,求你…」

她太累了,身體承受著好多次的歡愉,但今天真的太棒了。

她張開大腿,她腿間的小穴,成了主人手指流連的地方。

性跟情,都被餵食到滿足的地步。

當主人的手指插入她,不bFVHF)omDQr2aK1qLXWf&*hnu#rCYedWc7NCpYdhj!syUmVAg8同於陽具的急不可耐,主人樂於找出她的敏感,玩弄著她直到她求饒,頭髮在枕被中凌亂,她欣喜又有幾分羞恥,但最終還是放開自己的全部。

露出最嬌嫩的模樣,跟主人一人一句的說著那色情的話語。

「小貓咪真的很愛撒嬌呢!4FtsAN1+u_%#qgRGSP!_rP)Yd8fBTZIwSzIV3-qBzsuSX4Qb44」主人一邊用中指挖弄著她的下身,進入時順著陰道的角度,然後指尖頂著那最滑潤的底部。

「嗯!小貓咪只跟主人撒嬌…啊!」羅芙顫抖的用下體承接著主人的獎勵。

她喜歡主人這樣在體內按動,但也神經也被刺激的瀕臨邊緣。

羅芙有點受不住,她拱著腰Lg3Nok)JwW)[email protected](meE9wwhle0VW6CJbEO!-y!$O^承接著主人送入的手指,有些虛軟的求饒,「主人…求你…出去…」她的大腿軟弱的動了下,但下身的快感沒有放過她。

「我不…」主人貼著她的耳邊低啞的說:「我永遠不放過你。」

聽到這句話她渾身發熱,腿間的快感已經將她灌滿到快要滅頂,她迷糊的發出喵嗚聲,主人卻沒有放過她。

太多了!

她累到昏睡過去前,有些迷惑的想。

以往主人會這樣嗎?

或許這只是一個春夢,讓她願意沉睡不醒的夢。

作者:馥閒庭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看更多18禁小說文章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