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看著早晨的=f7eFDXdT*[email protected]=RH2JgoTVy+xAuPOpkwF%#*slFC2AR8b8IK0G晨光,她有幾分恍惚,客房的門是鎖的,但房內只有自己,她不知道昨晚到底主人來過,還是那只是她的春夢。

她打開房門,經過主人房間時,裡面還傳來鼾聲,她看著床上的一男一女,她有幾分恍神。

今天是周六,她恍惚的走到客廳,已經有人做了早餐。

「羅姐姐。」熟悉的聲音喊了自己。

她僵了一下,「小飛,早啊,什麼時候回來的?」她記得主人的行程,明天小飛才會從社團回來不是?

「昨天晚上。」顧臨飛笑說。

「昨晚?」羅芙有些僵硬,她昨晚好像沒有刻意壓抑聲音…該死!這樣會不會影響小孩子?

「昨晚…怎麼了嗎?」顧臨飛看著她,用明知故問的態度。

「沒事、沒事,我想起來還有事,先回…」她講到一半,剛好被虞群芳打斷。

「羅,你昨晚去哪了?」虞群芳踏出房門問。

羅芙愣住,如果昨晚虞經理沒有到客房,那跟她上床的人是誰?

「經理,我在客房睡著了。」她扯著謊說。

虞群芳點頭,她昨晚跟小狼狗玩的很盡興,她也沒有多管的交代著,「對了,等等你載我過去東區那。」。

「喔,好。」就算她跟主人的關係沒有了,但她還是虞群芳的下屬,她習慣性的點頭。

「我剛好也要去,媽可以讓我搭便車嗎?」顧臨飛跟著說。

「好。」虞群芳自然的化妝穿衣。

而羅芙則有些分心的準備,然後她開車載著兩人過去。

先把虞群芳送到東區,然後羅芙載著顧臨飛,到她要去的地方。

「小飛,到了。」羅芙有點緊張的說。

顧臨飛故意不下車,因此羅芙只好停好車後,親自過來打開車門。

「小飛,你不是要去…」

顧臨飛下車後卻貼著她的耳邊:「怎麼不叫我主人了?嗯?」她說完,帶著得意的笑容離開了。

羅芙卻整個人呆在原地。


(圖/pexels)

周一的早上,臨飛下課後得意的到公司,卻發現羅芙的位置空了。

她慌張地找到母親那邊,「媽媽把羅姐姐調走了?」

臨飛驚慌的表情在虞群芳眼中,她看著臨飛,內心卻有著千般複雜的滋味。

她不是沒有發現臨飛對羅芙的依戀,在臨飛還lQHmt73b5KSw#FB*2D#YV*0^LyB=9OdZg$Q&VYHYckztAvlQk$小的時候,她只覺減輕了育兒的負擔,但什麼時候起,臨飛只願意跟羅芙一起吃飯,只去找羅芙一個人?

但是看著女兒這份情感,她沒有太多的反對。

她是女王,女王是不會聽從外界的聲音,因此女同的歧視,對她而言是枝微末節,她考M([email protected]@nWl^7RQHmoaFIX6Q#3y-vQg_Up7d慮的,是如何藉由這件事情,讓自己的女兒成長起來。

「是她自己請調的。」虞群芳誠實的說。

當羅芙像個犯錯的孩子來找她,要求調離職位時,她有幾分驚訝卻又覺得這件事很正常,或許她的調教很有用,羅芙的忠心不離FOs0XM3rYw7mQf2Opp(cFXu9X)A6=Vf+LoRz&EjWVMmJRwD2Kr開自己或者臨飛。

至於肉體的關係,其實除了滴蠟好像兩人也沒太多的交集,彥均更是礙於她知道羅芙性傾向的關係,[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1O-4HdFAG5z9C-!pa^D沒有讓他碰過羅芙,這場禁忌似的遊戲,卻幾乎沒有性行為。

群芳想到臨飛提早回來的那天早上,羅芙的不自在跟臨飛的眼神,她只要想一下,就清楚兩人發生過什麼。

「為什麼要答應!」臨飛追問著母親,她不懂母親怎麼會放手,還是她發現了兩人的事情。

虞群芳看著臨飛:「你覺得呢?」她意有所指的看著自己女兒。

臨飛看著自己母親,她們有個同樣的敏銳,她梳理一下就抓住了母親的意思。

「如果這次我班排第一,你就把她調回來。」她提出交易。

虞群芳只是笑而不答的轉身。

臨飛從媽媽的辦公室離開oBXu(6&6G-pG*&Mxb!sR5N-kqJN0JBIE9iruuv(affFzT&)Ebb後,她現在人坐在羅芙的位子,腦子飛速的轉,羅姐姐的生活圈有多大,除了公司,羅姐姐不提家裡,恐怕也不是會回家的人。

公司只有北部跟中部、南部,既然是請調…

她拿筆敲了敲桌面,「小貓咪不乖,怎麼可以逃離主人呢?」

或許對男人而言,感情是一種一見鍾情後的追逐。

但對女人而言,長久被陪伴,才是感情升溫的辦法。

而羅芙眼中,臨飛一直都是特別的。

這個敏銳聰明的小女生,在她心裡有一定的位置。

以前是特別心憐,她喜歡當臨飛的羅姐姐,乾淨的陪伴在她的身邊,她以為這份乾淨可以一直下去。

但或許是她喜歡同性,就注定會把這份關係染黑吧?

羅芙到了分公司,她總是在休息時間思考,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對臨飛有感情,難道她平時有露出什麼邀請嗎?

但仔細一想,還真的該死的有。

她甚至發現自己在臨飛國中後,她就不在網路上徵友了,甚至那些拉拉的社團也很少碰。

一方面臨飛看到就會好奇,另一方面是,她只要忙臨飛的事情,好像就忘記寂寞一樣。

喜歡臨飛嗎?

或許是,她不想回憶昨晚的夢境,夢中的臨飛太真實了,她居然跟夢中的臨飛做了一整晚,然後她還要臨飛不QZpnWHJaS$^HOYSM4ZYUUDxtkn(X4*x(lLC4^obBZXXr!QA*MF要離開她。

她摀著臉,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喜歡上比自己小很多的女生_^rEAe&$r8O89VrxdfdtSo%4H-INHrin#xtPtd$umxKUw8J&3I,想到如過這樣發展下去,光是虞經理那邊她就不知道怎麼交代時,她果斷的提出離職。

「你工作沒有什麼失誤,為什麼要離開?」虞群芳看著文件問。

「有一些私事,所以…」她嚅囁的細聲解釋。

「臨飛很喜歡妳…」虞群芳沒有太多的轉彎,她看著羅芙問:「你對她呢?」

羅芙愣住,她看著虞群芳,那一瞬間否認、撒謊等等的念頭在腦海閃過,但最後她還是選擇了誠實的說:「我很喜歡她,但我不確定是哪種喜歡。[email protected]+M6s3NXpPaLWywD0J=fT^A73P)FoKOWIA3

虞群芳感覺有趣起來,她感覺自己像是母獅看著小獅子沒有成功的狩獵,對於獵物的逃跑,她卻沒有興趣追捕。

對她而言,從結束關係後,羅芙已經完全與她無關了。

她早就知道羅芙是女同志,臨飛對她的依戀她也察覺,她不認為這樣不好,這個社會對家庭的概念在解構中,兩個女子一樣能繳稅,一樣#KGbXi$P_0D%)rEg)spf-79bB#oaiMUpDmz--=p2sJZB*_(bZF能完成生孩子的社會責任。

異性戀能保證婚姻幸福嗎?

她想到自己的婚姻,就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那就去吧!」虞群芳沒有懷疑的在文件上蓋章簽名,把女兒的目標放跑,她絲毫沒有愧疚。

羅芙拿回文件,卻發現虞群芳簽的是調職書,「經理?這…」

「你可以去分公司休息一下,但別想離開這間公司。」虞群芳直接的說。

「…好、好的。」羅芙點頭,只要可以避開臨飛就好。

她其實也沒有太想離開這間公司。

作者:馥閒庭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看更多18禁小說文章

看馥閒庭作品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