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編按:本系列小說關鍵字:純幻想文、肉、H、調教、練手。注意:前期有男配角內容,請斟酌閱讀。

羅芙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寡情淡薄的人,可是在她一天要轉頭好幾次,只為了找手邊那個熟悉的身影時,她知道自己的喜歡是哪一種[email protected]%ORQEd916TKe3FedQ8Ral1LJXm!了。

她有點嘆息,但也有點認命,喜歡就喜歡吧。

因此在過了三個月後,經理傳了員工旅遊的詢問時,她答應了。

跟著所有員工到經理安排的度假小屋,準備展開兩天三夜的旅程。

在她們租的小O-+^+jHbNzC6pz^EL$-sd*RpSpQva!366P%j0LBJmNWyoLYjFy巴上,她毫無意外的被排在跟臨飛一個位子,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而某人就故意坐在她腿上,美其名跟其他人聊天。

「這什麼,我也要喝。」顧臨飛看著羅芙喝水。

「礦泉水…」羅芙無言的看著臨飛搶自己的水喝,水不是都一個味道嗎?

「我要吃那個餅乾。」臨飛毫不客氣指著羅芙包包裡的餅乾。

「小飛,幹嘛搶你羅姐姐的東西啦!」有同事出來替羅芙解圍。

「又沒關係,羅姐姐的餅乾就是我的。」顧臨飛笑說,她靠在羅芙身上,「對不對?」

羅芙拿出餅乾塞到她手中,「給你。」

「姊姊對我最好了。」臨飛故意在她耳邊說:「晚上過來找我,這是主人的命令。」

羅芙皺起眉,她起身藉口找人聊天離開。

到了目的地後,各自分配房間後,她跟另外三個女同事進房間。

「說起來,經理只有一個女兒對嗎?」

「這要問羅,她今天可是給人家當一天的坐墊呢!」

「啊!真的?」

「就是去送文件時,認識的,小飛比較活潑。」羅芙解釋,剛把行李放在p7H%q$a&V&#[email protected]!&Sjp4vkftNuvthWrd4xZ床上,手機就傳來訊息,虞經理要她晚上去房間。

羅芙有點皺眉,因為她跟虞經理已經解除關係了,那個項圈她弄不見了,虞經理認為這就是結束關係。

她也不無不可的接受這件事實,但收到訊息,她還是依約到房間,卻發現是臨飛偷用虞經理的手機,把她約來的。

她進門後發現等她的人是臨飛,羅芙有些僵硬,「小飛,你別鬧了,是你用經理的手機嗎?」

臨飛卻看著她,「為什麼我是在鬧?」

「…你還小,不知道感情是什麼樣子。」羅芙嘆息的說。

她是喜歡臨飛,可臨飛還太年輕,她不認為臨飛的愛有多長,她知道這不是臨飛的問題,是她不相信愛。

愛情,太傷人了。

「那離開我,妳快樂嗎?」臨飛看著羅芙,「是不是我不在,你就不會困擾了?」

羅芙看著她嘆息,這副讓人憐愛的樣子,誰也想不到,幾個月前,她卻這麼霸道的要她喊主人吧?

為了自己軟磨硬泡的臨飛,她嘆息的走過去,「不是,這幾個月,我很想你…」她還是先投降了,說#+-DV!+pktBqpNe+)WEwTQaWkKC0pk8TJFcfA%Xx2ORfFMzcc3出自己的思念。

總覺得有些吃虧,可是看著臨飛眼神一亮的模樣,她又不那麼吃虧了。

或許心魂早已經牽掛著這個人,只是嘴上不說而已。

臨飛看著羅芙說出喜歡,她驚喜的掏出一個項圈,「真的!那我要當你的主人。」

羅芙看著那個項圈,「怎麼會在你那?」

「因為小貓咪忘了,所以我只好提醒你嘛!」臨飛項圈敲著自己的膝蓋,然後站起身。

當她脫下浴袍,身上穿的,居然是一件類似虞群芳的情趣衣服[email protected]@=K5!*Jlmn*jfN-*[email protected]*1AZ,臨飛知道這樣完全就是模擬著媽媽調教羅芙的場景。

而這樣的熟悉感,也讓羅芙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臨飛走到自己的面前,解開項圈要替她戴上。

羅芙內心掙扎的撇頭抗拒,「你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戴項圈是一種儀式,象徵認主,她不確定臨飛是否真的知道,而且有辦法負擔這樣的事情。

「我懂,你不是說過我是很聰明的?」臨飛貼著她的耳朵說,然後替她戴上項圈。

「可是…」羅芙還想爭辯,她不是討厭年輕的主人,可是不懂遊戲的人擅自開始,這讓她覺得不舒服。

臨飛微笑的說:「從今以後,我會照顧你、主宰你,你的一切都要對我誠實,我對你也是。」她說出誓詞。

雖然不是硬性的規定,但是這種誓詞,有點像是結婚或者結約,也讓羅芙清楚,她懂這個遊戲的玩法。

羅芙看著臨飛,看著她清明的眼睛,那雙眼睛裏面映照著自己。

這就是臨飛要的嗎?

讓自己屬於她?

這不也是你所求的?

內心突然傳來聲音,想要主人只有自己,一個會愛自己的主人。

還是妳怕了,怕她後悔、怕她逃離?

逃離?

那不是更好,她原本就希望臨飛不要踏進來,若是我讓她離開,至少不是最糟的吧?

我不想讓臨飛被男人弄髒。

她黑暗的想,這一刻,羅芙妥協了,承認了內心的陰暗,她卻有種暢快感,私慾又如何,她從來不是聖人。

「…好的,主人。」她放下手,不再阻止臨飛替她戴上項圈。

臨飛看著羅芙,從掙扎到接受,她微笑的上前替羅芙戴上項圈。

那一刻,羅芙成了臨飛的貓咪。

羅芙戴上項圈後,她們確認著這場遊戲的規則。

拜現在的網路所賜,臨飛確實很清楚這個遊戲的玩法,但她並不清楚自己的習慣#t+!IXf7Tc61pM6q=v(7IsTKjLqCO-8GRppuut4lC*3rW77qq$,她們交流著許多,包括安全詞、身體狀態等等,像是把遊戲更新完。

「這樣聽起來,當寵物的比較任性耶!主人只能照顧寵物。」臨飛坐在床邊,看著戴著項圈的羅芙趴在自己iAZzdFa#[email protected]^GjjUWMWooU-=sKXkRCgwioRJc&!zG&rYup的膝上,她伸手輕撫著羅芙的頭髮,得到她溫馴的回應。

「可是寵物沒有主人,就沒有存在的意義。」羅芙輕聲的說。

「真的?」臨飛問,她看著自己腿上的羅芙,她真的擁有了這個成熟嫵媚的姐姐,她真的願意雌伏在自己的身邊?

「我會執行主人的命令…別丟下我。」羅芙此時已經完全是小0D=SmN9kVCofLxU8Cg)xfXVL_C6+jCQ2wy)tJ&(v3$)(ANEkW^貓咪的狀態,她呢喃的說,仰起的臉龐,是豐滿的乳溝。

臨飛看著羅芙,嘴上這樣說,實際上這個女人卻是高傲的選擇了自己吧?

但是有什麼關係呢?

她要的就是羅芙這個人,至於其他的,她會徐徐圖之。

臨飛一邊想,一邊抬起羅芙的下巴,貼近她的臉,「那什麼時候可以這樣?」她吻了羅芙。

羅芙強迫自己不要回吻,「這是獎勵。」她猛然想到另一件事,「而且你到底成年沒有?」她居然忘了這件最重要的事情,萬一&)[email protected]^%9q^jSY0(Yf&^H82sruEIR^)*vA04*2她跟一個未成年,還是上司的孩子。

她還要不要活了?

臨飛不高興的拿出自己的身分證,「我已經大學了!」連學校都有了!

羅芙點頭,「好吧!那…嗚!」她直接被臨飛強吻。

當臨飛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羅芙,不是因為吻夠了,而是因為她的房門被敲響了。

虞群芳站在門口,「好了沒?為什麼鎖門!」

臨飛擦著頭髮打開門,「好了啦!我剛洗完澡」她轉頭,「羅姐姐,我們去妳房間吹頭髮!」

羅芙看著虞群芳點頭,「經理。」她手上的毛巾中,正夾著臨飛給她的項圈。

「去吧!」虞群芳揮手。

她知道自己女兒只要是跟羅芙去,沒有兩三小時是不會回來的,這期間她也可以找點樂子。

母女兩人擦身而過,各自有自己的算計。

臨飛喜歡羅芙,從很小的[email protected]&ETkJklM-f4X9r1TR0PY=s_Y&CYz時候開始,一開始她其實有點氣這個姊姊,為什麼都是女生,媽媽卻願意問姊姊身體狀況,卻不問自己。

但後來,她又轉了念頭,因為羅芙的出現,她的房子終於有點家的味道。

她知道媽媽很忙,儘管身邊有管家、保母,可是她最想要的,還是媽媽問她過得好嗎?

但她也知道媽媽不會,因此當ZV(=A4KQsquc8fd7DWqblCQDM(t7lB0j=m5DIL31vSlR0$9)h8羅芙的關心出現時,她曾經生氣,因為她知道羅芙是因為跟媽媽的關係才關心她,但後面她又轉為高興,因為只有羅芙會這樣關心她。

她對性事的啟發,也是羅芙帶來的。

那個她提早回來的家裡,照例又是那些男女的喘息,她偷偷用卡片刷開房門,看到的就是羅芙張開腿在自k86SB(QHrT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T4cySE!SK慰的模樣,她看著媽媽的眼神很熾熱。

那一刻她突然有個想法,如果把羅芙搶過來呢?

如果羅芙看著的人是自己呢?

她原JFKfpx!sQVGSt80ImNzlQhLV2#db*aB8=QT9Z0_3s([email protected]本以為,從媽媽手上搶走羅芙,她會因為負擔一個秘密感到沉重,或者跟一個年齡比自己大的女性,變成同性伴侶感到不自在。

可是看著前臉紅的女子,被她渴望的眼神看著,她的身體、全部都屬於自己時,臨飛卻感受一種征服感。

所以媽媽喜歡的就是這樣嗎?

「小貓咪喜歡哪種?打屁股還是…滴蠟?」

她們藉口要準備晚上的食材,兩人躲在小廚房,羅芙靠坐在流理台旁,而她則撐在羅芙面前,伸手輕刮羅芙的胸前,其實她更1zw3J$tcFwv4%Uc10j%faz7&QV%QumhqyMqMh_pfFq9oAy3Yhq想做的,是把羅芙拐到床上,親吻她親到窒息,然後將她壓到床上用手弄到她高潮…

「打屁股…」羅芙輕喘的說,其實她並不是很喜歡性虐的部分,比起性虐,她更愛的是那種建立關係的歸屬感。

「沒有說實話。」臨飛輕易的從她眼中抓到她的欲言又止,她故意的貼著羅芙命令,「轉身,彎腰。」

羅芙默默轉身,感覺臀部馬上挨了兩下,不是那種暴力的打,更像是臨飛用這(HT3d)+L3PWJqjoBJElYwLLw7EIlaeZryZwEVxi9wO)xGgZ_R!樣的拍打告訴她,不乖的小貓,等等要處罰一下,這樣警告意味的拍打。

而她心裡感到無比的興奮,甚至小腹收縮著,期待臨飛更多的給予。

「你說過要對我誠實的。」臨飛拿著那個項圈命令。

她們後來討論,在這趟旅程之前,項圈都收在臨飛這,但羅芙要求,臨飛才能替她戴上。

羅芙看著她手上的項圈,吞了吞口水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件事情讓臨飛鬆了一口氣,她並不喜歡傷害羅芙,但如果羅芙的態度是這個方向,那正好是她能做到的。

她貼著羅芙耳邊,「今天晚上到我房間,我會給你說實話的獎勵。」

羅芙咬著嘴唇,「要到晚上?」現在才中午,要忍到晚上才有,她忍不住的拉著臨飛的襯衫,「主人,先給一點不mak(lm_q0EBXD9lGIye#vIQ=br-#qU2g!mnx=$k7uyXTVL4VTY行嗎?」

臨飛看著眼前哀求的羅芙0j2KDNj4EHtD01uRS%&SHHrBlC$dlzGoe3TMoT0PvCDlY#fWo$,在她進入小貓咪的身分時,她真的非常的誠實,她走回羅芙身邊,捧著她的臉,看似要吻她,卻貼著她的臉頰:「不、準、偷、跑!」

然後她就離開了。

看著羅芙咬著嘴唇,忙著弄晚上野餐的食材,臨飛得意的壞笑。


(圖/pexels)

深夜,兩人趁著其他人都累得睡死的時候,她們偷偷溜回臨飛的房km0gRHd2kqjWw!atwHzpeF=Ys!siIz&8mQjb^NT6rAoKicWTQg間,羅芙渴望的湊到臨飛面前,讓臨飛替自己戴上項圈,她站著等著臨飛的命令。

臨飛則脫下浴袍,穿著那件類似媽媽的情趣衣服,她先是命令羅芙,坐在床邊然後自慰給自己看。

羅芙忍著羞恥,在臨飛面前張開大腿,纖長的手指摸進自己的陰唇,輕輕的壓動自己的陰蒂。

而臨飛就坐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動作,用目光收集她美好光裸的一面。

「主人…求你…」羅芙哀求著,她的上衣被拉到鎖骨,內衣翻出一對飽滿的胸部93YLZV=K8mNDVfzCilo3!EP_LB%WD7J8n2BjJVs)L)XExr4mSU,乳尖翹挺著兩點顏色,像是誘人吮吸一樣的輕晃。

她坐在在床上,N_y*e(cjTDSFECoQc7N_HSNYw-82VWJTE#@l$TZFvTYZ0bFEKM想到那天晚上她跟臨飛第一次做的時候,就說出這麼多羞澀的話,還有今天早上的玩弄,她感覺身體早就飢渴不已,按著陰蒂的動作,也改為在陰唇滑動後,中指鑽入陰道內。

但是自慰還是不夠滿足她,她既興奮又期待,主人看她的表情,讓她感覺被視姦一樣,她覺得自己充滿魅力,她下意識的把身體對著主人,臉上Y%7S+Yz3%bc)K84F5(wuVp(D=zSeVBwtj#EZodof+P1bOEOTCu帶著幾分勾引嫵媚。

「求我什麼?」臨飛瞪著這個女人,她想要逼瘋自己嗎?

「用你的手指,哈啊!…拜託!」羅芙紅著臉說,手指自慰帶來的快感稍微少一些,或許是因為用自己的手,如果用的是主人的手,那(azb6ypX6V5*UeqfI1R*2b)435_%UVhV([email protected]^Td滋味…

「用手指做什麼?」臨飛故意要問清楚,好延長羅芙在自己面前的展露時間。

「用手指給小貓咪獎勵…嗯、嗯…」羅芙按到了自己的敏感處,但還是不夠,她喜歡主人的手指,因為沒辦6qbsT$2&R^O3N2WIu6^$CQsb^AE=$wHupIWGMYZ-#-LdoxOiEC法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刺激的關係,這會讓她非常的興奮。

「好,小貓咪先躺下。」臨飛微笑的將羅芙按在xam87vb4dI7)$0cKXmeNn8P8gF5)MmV7QKltAVRpXmRT0B0079床上,然後跪在她的腿間命令,「把手拿出來,我要檢查小貓咪的身體。」

羅芙紅著臉打開大腿,把手指抽出後,她用自己的陰部面對著主人。

「我先檢查胸部…」臨飛俯身舔吮羅芙的胸,感覺到羅芙因為自己的呼息敏感的抖動,她壞笑的一路輕吻下去。

聽著羅芙細碎的低吟,她的吻也一路往下直到羅芙的腿間,那帶著性事氣味的地方,她早就等不及了。

「喵嗚…」羅芙紅著臉,她羞恥的咬著嘴唇,看著眼前的臨飛性感的舔吮自己的手指,想到等等她會用那根手指插進自己的身體7BoArmCz#[email protected])v^IUaV*Y1u^%[email protected](yGC,她就內心騷動起來。

臨飛看著她知道她已經+#mGqS!TtlhlmAImG(=uQ&DXk^3M4LTcr%5IUpIKWIMFzbfN_h很渴望了,她也沒有等待,將手指伸進她的腿間,黑色的陰毛下面,是無比真實的女性器官,兩瓣深色的陰唇微開,沾著幾點晶瑩的水澤。

她把將食指、無名指跟小指捲著,將中指微彎送入那肉唇中,已經修剪渾圓的指甲不會傷到她心愛的羅芙。

感覺到下體有東西進入,羅芙還是有幾分羞澀,在臨飛眼裡的她,好看嗎?

會不會她討厭自己這個樣子?

她強迫自己放下手,看著臨飛執著的模樣,還有她瞳孔中倒映著,張開的自己。

或許她可以相信這個主人吧?

主人進入得很溫柔,確認她可以[email protected](sNoZdwo^oRDgQGR5wTwB8*pMA)接受後才慢慢地動起來,她則輕聲說著自己的敏感處,然後被主人玩弄的暈眩高潮。

「這邊?」臨飛的中指輕按,看著羅芙點頭,她慢慢加快中指點按的動作。

羅芙原本的是張開的M字腿,也慢慢打開變成O型,隨著她的動作,大腿輕晃著。

臨飛看著自己的手指,進出在羅芙的腿間的性器中,手指沾著幾點白色還有透明的水液,如果[email protected]$HKUMOr^抽送的大力一點,就會沾在陰毛上,這樣有些淫糜的畫面,卻讓她更興奮。

「嗚…嗯、嗯!哈、哈啊!啊…」羅芙一手摀嘴,另一手則輕抓著臨飛支撐的左手,感覺下體不斷有快_+swp*8MY+IiPcC-!nD(=UkbtZC2v0+=n#[email protected]感,隨著臨飛的手指進入她的身體。

那種被衝撞的快感還有,想到自己是這樣被主人疼愛著,她就有一種羞恥又歡愉的竊喜。

她享受這歡愉的一切,直到主人越來越加大進入自己的頻率,她的腿也變成完全酥軟AD(Ze69S-z0mFznnhT4J=wiTJXtJ=#xj43fykCk^k1d0rD2NVV的打開,啪答的水聲從腿間傳來,主人的眼神也從癡迷改為一種危險的狩獵。

身體熱的發汗,尤其是後背跟腦後,她也越來越壓抑不住自己的聲音。

快感已8v8m$=V1Cl2cY1MAWiV#[email protected]%VBzj(z)O95f5w3NuGV=YaiK8經完全取代了羞澀,她的呻吟也變成的有些浪蕩的叫聲,她想拿旁邊的被子摀嘴,卻在拉扯被子時,看到了虞經理的睡臉。

「!」羅芙驚慌的摀住嘴,身體也忍不住的縮緊。

臨飛卻得意的看著她,感覺到手指被羅芙小穴狠狠的咬住,她知道羅芙一定嚇到了,她安撫著羅芙,「沒事,媽媽最近有吃了安眠藥,所以妳不要太大聲,她不%+1==Z(^fN_GoHfK#T%=pFmALHmqLO+C6UUXiW76y!fDlkXFB^會醒的。」

聽到臨飛這樣說,羅芙這才放下心來,看到虞經理確實kOZd7Y!^%iU+5)8t%7BAruJC#_B4-zJ+BW+7ine=wtxSeI9i*H睡得很沉,呼吸絲毫沒有被自己打斷的樣子,她的身體才鬆緩下來。

然後又覺得有幾分刺激,然後她又為自己的心情感到羞恥,她怎麼可以這樣想!

但臨飛的調教卻剛開始,「不過現在,小貓咪要誠實的回答我。」

「回答…哈啊!回答什麼…嗯!」羅芙迷糊的說。

臨飛看著羅芙停下手的動作,「你現在還喜歡我媽嗎?」

羅芙在公司裡,沒有什麼挪動位置,絲毫沒有上進心的樣子,難道羅芙還喜歡著媽媽?

想到這,臨飛就決定,一定要掐死羅芙的想頭,幸好羅芙已經皺起眉回答,「當然不是,我對虞經理只是敬重。」

撇除肉體的關係,她很欣賞虞經理在職場的模樣,強悍而美麗。

但臨飛的手指從抽送改成緩慢的按動,而且是按著羅芙的G點。

像是慾望被輕輕彈撥,羅芙感覺臨飛開始找到宰制她的方法,她原本就很動情了,這樣緩慢的挑動,她感覺身體叫囂著被滿足,又擔心著旁邊的虞經理,這樣緊張又刺激的狀況下,她感覺陰道更加濕潤,而且緊緊夾著臨B96Ng=*[email protected]&FY)n62*SBB9fSpeIwaDnrw*fgUz飛的手指,理智已經走上逼瘋的道路。

「那還有喜歡其他人?」臨飛繼續逼問,手指也沒停下的戳弄那包覆自己的肉穴,不留情的攻擊著羅芙的敏感處。

羅芙快速的搖頭,說出臨飛想聽到的答案,「沒有,小貓咪只喜歡主人!…嗯啊!」

「有沒有下一個?」臨飛居高臨下的逼問。

「沒有…嗯!嗯…啊!除非主人不要我…」羅芙乖巧的說,體內的手指才稍微的放過她。

但很快的,她從臨飛佔有慾的眼神中就知道,她不會這麼快的放過自己,她猛然又往她最敏感的點戳弄。

)ul(xBqcGHTQu)zS)[email protected]^&P35l7*[email protected]*I5(「咦!咿!…這裡別…啊!」羅芙抖了一下,她的敏感點被人這樣狠狠玩弄,她感覺快感不斷湧上來,讓她有點招架不住。

「也不准你跟別的[email protected]*B&brYH*FKqLYJvFzk(@ypV&nMU^*2%ti#*K野貓野狗交配!」臨飛霸道的命令,她不在乎羅芙之前的情史,但她要的就是現在開始,羅芙只能屬於自己的承諾。

「知道…啊!…小F_0QT4k#3-BiYvS6X1!G+K)&aj^[email protected]$MByuq!*貓咪只對主人發情。」羅芙臉紅的說出讓臨飛滿意的話,她知道此時她如果沒有討好主人,將會受到強烈的處罰。

而體內的慾望已omR9ITH#WfLwXMe9wnv5bHE0q!*rW5o9Wtq!(+6dea(OQcO$=9經快要將她淹沒,她看著眼前的臨飛,明明是這樣霸道的主人,但她卻覺得得意,因為主人是這樣兇猛的需要她。

「真的,只能對主人發情喔!」臨飛滿意的叮嚀,看到酥軟的模樣她故意手指扣動那個敏感的G點。

「嗚…主人…壞壞…」看到羅芙崩潰的張開腿,拱起腰的軟聲的說:「主人,求你…放過…咿!」

「不要!我不會放過小貓咪!」臨飛不高興的說,手指有些酸,她原本按動的方式改為抽送,在Mg=65P!O8lURv1s-OD_oogQz1sbEA(w-2W7kkehq6h6g#sh&!I羅芙的陰道中衝撞。

啪答的水聲重新從羅芙的腿間傳來,「嗚…啊、啊!嗯、嗯…」她整個Of3BjcYJ-^[email protected]^Z*u(+fi9Apc*[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人摀著嘴,怕自己洩漏出叫床聲會吵醒旁邊的虞經理,但她的身體也因為緊張,小穴縮緊夾住主人的手指,導致主人輕輕動一下,她就快被快感淹沒到瘋掉。

臨飛滿意的看著,羅芙此刻羞恥嬌軟的模樣。

「看來[email protected])dT-r([email protected]!lsv小貓咪下面的嘴巴,很愛主人的手指喔!」臨飛壞笑的說,感覺到羅芙因為這句話小穴收縮幾次,她的手指被吮緊,她就有股滿足感。

「嗚嗚…主人好壞!啊!」羅芙軟著聲音抗議,現在她已經沒有招架之力了,只能任由主人挖出她所有的真心話。

「對,我就是對小貓咪使壞…羅芙的一切都是我的!」臨飛霸道的在羅芙耳邊低聲的說。

聽到這句話羅芙媚眼嗔了她一眼,卻惹的臨飛又獸性大發的猛攻。

她滿意的看著眼前,那個成熟的女子,酥軟的躺在她的面前,任她玩弄,她含著水光的ORlpQa9CApdYus3ZQVYm!Vti(p--(9jFJ-%V=lD%S3hojAtHii眼睛,看著自己時,帶著渴求跟春意,連媽媽都沒有將羅芙開發到這樣的境地我卻可以。

她得意的動作,直到羅芙真的受不了的顫抖,哀求她才放過羅芙。

親自拿濕紙巾替她清理好,她們才到臨飛真正的床上相擁。

「等等我要回房間。」羅芙低聲說,不然虞經理醒來還不尷尬死。

「不能留在這嗎?」臨飛不高興的說,為什麼她要躲著媽媽,難道羅芙還對媽媽有舊情。

「如果被其他人發現,會有很多流言的。」羅芙低聲說,她親了臨飛的嘴唇。

臨飛這才滿意一點,她們相吻了一陣子後,她才繼續話題。

d2c-9Rq_0eG_Y6!iXx&cCorgnS+q-^=r=5tUZl^hIM=E(rO-X1「媽媽想讓我去讀國外的大學。」臨飛低聲說,她不知道媽媽有沒有發現她跟羅芙的事情,但是想送她出國是絕對的。

「那很好啊!去國外鍍金。」羅芙微笑的說,她的學歷只有高職,她覺得有好的資源去念更多書是好的。

臨飛不高興的一口咬在她的肩上,這個笨蛋都不會想我嗎?

「嘶!痛痛痛…」羅芙看著自己的小主人,她怎麼比自己還像貓啊!

「沒有我,你想找別人?」臨飛不高興的問。

「我只想找主人,也只屬於主人。」羅芙低聲說。

「可是要三[email protected]!6j^I^c+^2FLug3IStS7j8_O4([email protected]、四年…」出國的麻煩她不在乎,可是羅芙萬一找了別人…想到她就感覺心臟緊縮起來,她恐懼羅芙不屬於她,害怕有人享用這具嬌軀。

「去吧!我會等你。」羅芙貼著臨飛,「沒有主人,寵物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臨飛咬著唇:「真的?」

「真的。」羅芙點頭。

作者:馥閒庭

看18禁GL小說《章節》全系列

看更多18禁小說文章

看馥閒庭作品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