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圖/123RF)

這一年的辛苦終於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

公司的晚會上,梁Xf7KRM6l$mMVXqO(L(cjw7(emdZaK5DNtUO5Z&%XN-Ge%(TtMs孟涵不免要被灌酒,但比往年好的是,有可愛的在薇玄在旁邊,因此當梁孟涵吐得一蹋糊塗,卻還有人拉著她不往馬桶衝。

「喝這麼多幹麻?」薇玄皺眉,她討厭別人灌酒,尤其那些酒量好的,是平常不做事情都在練酒量嗎?

「沒事,開心嘛……噁……」孟涵乾嘔著,感覺內臟都快給她吐了出來,「……至少他們開心。」她擦角說:「一整年被壓榨,總要有抒發管道)BpJu$W$M)[email protected]_(ktqLkFeYs0s&)fAtQpZR,難免的。」

一回去,她就被薇玄推入洗澡間,就在她脫好衣服時,一轉身,卻看到薇玄還站在她身後。

「那個……妳要不要出去?」梁孟涵問,她要洗澡耶。

「不行!萬一妳醉倒呢?」薇玄正經地說,但是她的嘴邊確有一抹憋不住的壞笑。

梁孟涵哼了一聲,來啊!誰不好意思還不一定呢!她轉開蓮蓬頭。

這場鴛鴦浴,由霸道總裁V.S.腹黑死神。

死神完勝!

梁孟涵看著自己眼前的磁磚,怎麼感覺是自己吃虧呢?

沈薇玄的手貼著她,替她洗著後背,梁孟涵還是維持著僵硬的姿勢,思考剛剛的環節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是因為沈薇玄沒有脫衣服嗎?梁孟涵享受著薇玄替她吹頭髮的時候想。

「不公平!我都被妳摸遍了!」孟涵說,而且還被撩撥成這樣。

「那給妳摸回來啊!」沈薇玄沒有想太多,只是下意識的回,等她說完感覺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

黑夜之中,孟涵的眼睛發亮,她那美艷的臉帶著一抹得逞微笑,「那可是妳說的,不准逃喔。」

今天她可是布置了好久,才騙到薇玄這句話。

她欺身,將薇玄壓在床上,將記憶中的高中制服扣子一點一點解開,她伸手到她(BpPElvw9Dnn9tfm4qab9vo_nXp1T_uzikdZti0Cb6pYCuaCWx的背後,解開她的胸罩,手摸上她的背。

薇玄喘息著,孟涵叫她不准逃,但是她手好熱,她的氣息帶著侵略的味道,撲在自己身上,像是有麻痺的作用,或者說,她其實並不想抵抗)_3)Q#w1Ugt_!^&zY(4teW1#O4Fib6m=8fJ-te&gSaEucux3sx孟涵。

她任由孟涵的手摸進自己的衣服內,那溫熱的體溫滑過她的身體,讓她忍不住的溢出呻吟。

然後她就被人吻住QiAPUBXJ+dg(dlN1a!++-en7qy&poUAD3i$MB7ma8ZvjUrhp(y,不同於以往輕觸的吻,這個吻很長,孟涵身上沐浴後的香氣,還有刷過牙的薄荷味道,她的舌頭餵進自己嘴裡,像是把某種欲望也餵給了她。

孟涵的吻。


(圖/123RF)

想到這,薇玄閉上眼,然後又敏感的睜開眼,因為胸前被人用手罩住,讓她發抖的輕喊。

「啊……涵。」薇玄的聲音,細聲的帶著一點啞跟喘息。

讓人心熱的喘息,梁孟涵的手在薇玄的身體上來回撫摸著,她品嘗著早就想要親吻的唇,細碎的吻著薇玄的耳垂,看著她因為自己的6P=*[email protected]&Gxp5(KUvR_gAro2WP5T^氣息而蜷縮,身體被她的手觸賞著。

然後她沿著薇玄的耳朵,慢慢滑到可愛的鎖骨,然後是胸前慢慢往下到小腹,然後是那有些濕潤的腿間。

因為被腿中間擋了一個孟涵,薇玄就算夾緊,也無法阻止孟涵的進攻,她閉眼,沒想到光是被撫摸身體,她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熱,當孟涵的手摸[email protected]=Q=m!xMBeraXU8GuQLNix_bQerEr+u%vyfustafe4上自己的腿間,她從沒有嘗過的感覺從孟涵的手傳來。

X#UvLIioD0#87IT8EZcKujGk$i08y47zUt3N#YXT4)XisrLf^6她有些緊張但又期待,但是夢涵並沒有太急著做什麼,而是親吻著她的耳邊,輕聲地喊著她的名,「薇玄……」讓她失神,等到她回過神,自己已經張開腿,等著孟涵的進入。

她知道兩個女生是怎麼回事,但是孟涵卻調皮的在外面就是不肯給她。

「涵……孟涵!」薇玄迷濛的喊。

孟涵卻不滿意,「要叫什麼?」她的手指故意的在她的底褲滑動,只摸到那一點濕潤,卻不肯進入。

「……涵?」薇玄細聲地喊,幸好是在黑暗中,黑暗會隱藏一些東西,例如她的害羞跟無措。

但是黑暗也讓孟涵的眼神如同狩獵的猛獸,那隻慾望的野獸被放出來,而自己是她的食物。

「要喊老婆。」孟涵哄著,手指又回到她胸前,逗弄著那可愛的隆起。

薇玄迷糊地喊:「老婆……」

得到了滿意的稱呼,孟涵才傾身,在薇玄的配合K^OkAJA4Jl7%-Y)!MXct7r+kkfZJ#XhWX7TXX436l4ljcrRCbo下脫了她的底褲,手摸上她的腿間,慢慢的把清潔過的手指送進她體內。

薇玄deKrxM4QwOXDWSaumS=IyW28zrOkuhD(tH%wi*prB0rtRtszl(感覺她的手推進,身體被填了東西,薇玄有些害羞,但是卻抵不過快感的侵襲,那種被漸漸填滿的感覺,讓她有些驚慌,但幸好孟涵並沒有太急躁,而是進入後,讓她適應,她感覺身體繃緊了一陣子才慢慢放鬆下來。

感覺薇玄稍微放鬆,孟涵才敢輕輕的挑動手指,黑暗中,聽著她的呼吸,並沒有痛苦的抽氣,她才漸漸放心大膽的律動起來,她傾身,用吻封住她唇邊zku((np-2tO_EMK!mqYQtn(V)[email protected]^CPKA434er溢漏出的呻吟,現在她可以滋意的品嘗薇玄的美好!

她手指探索著,聽著薇玄迷濛的喘息跟呼喊自己,只覺得眼前的人怎麼這麼可愛,像是一道美好的風景,怎麼也看不厭膩似的,她柔軟的身%ZlJnt$P2-bog+o54cGC(MNXM&mAem&nc*XbSO-LzYA-Bl6lId體供自己採擷肆虐,但卻包容著她的全部。

在兩人漸漸急促跟瘋狂的喘息聲,自己竟也感覺小腹有著熱流,她想要薇玄,細吻著[email protected]#=35(YUkmS^ob4Zdtqu8R1jUEV__7TPr&(&aQf7TP_K6X她的臉頰,俯在薇玄身上律動手指。

幸好薇玄的死神身體,跟自己似乎無異,但就是稍微冷了些。

但沒關係,現在的她被自己的身體暖著,她貼著薇玄,她身上的香氣因為體X3LB([email protected]#loU_$8t3qP9+YG-ho067l5dh2^*YD5nHsfcv溫的升高傳來,她的喘息跟叫喊,一聲聲都成了催情的藥。

她中了名叫薇玄的毒,而只有與她貼近,兩人親密直到肌膚,才能緩解她焦躁的相思。

「涵……老婆!求妳……」薇玄細聲的求饒,她的身體剛剛才oEISOu((i-v*kPZhxqWgpFLmYkPk3gFE&eeyzpJo)YV6^&D0E5緊繃過,現在癱軟的不行,偏偏某人的手指還按著她的敏感,只是輕輕一動,她就幾乎要顫抖。

她還沒有經受過這樣的人事,哪裡還受的了。

「嗯……好……」梁孟涵輕聲地說,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她緩緩地退了出來。

那種翻攪的水聲在黑暗中格外的清晰,沈薇玄臉紅又羞怯的聽著,心臟狂跳,不曉得那人是故意還是怕自己痛,那動作又Ox4dPaBPz!ltC4RB9XRs_sV(d4d)bGCMr6ZgoeG6mo8Bm_Ks%a慢了些,最後才退了出來,但腿間的水液又更多了。

「……老婆。」梁孟涵低啞的聲音在自己耳邊。

「嗯?」沈薇玄羞怯的回了一聲,好害羞。

聽到幾聲抽衛生紙的聲音,然後梁孟涵的手又深到她腿間替她清理著。

「……感覺很棒呢。」梁孟涵壞笑的說出自己的感想,抱著沈薇玄光裸的身體,兩人貼著,雖然手臂很酸,但是懷裡的女體是這樣誘人,她hTv-wnfy^&X0JP^Xgy2a^ujHsP-hU+(RrIUTFdhyiaqDtI8Ars還不滿足的摟緊她的腰,嘴唇下意識地貼著薇玄耳邊。

「妳!」薇玄紅了臉,這個色女人!可偏偏只要是梁孟涵,她做什麼自己都是接受的!

她轉頭,很好,她們可都是女的,明天妳就知道了!

隔天吃完早餐的梁孟涵,被沈薇玄當成早餐吃了一遍,附帶可怕的利息。

兩人的生活,也正式的進入沒羞沒噪的妖精打架模式。

兩人更加親密了,像現在,她半趴在床上,而薇玄則輕咬著她的肩膀,她的敏感帶就是肩Zgp$qiHCwyk4lbf*$4nDoI4tK8z!1dMQA6XKW*L6pJ_cZPiv!B膀,那溫熱的氣息吹在肌膚上,她整個人都顫抖起來,而薇玄比她更有耐心,細吻著她的背,一下一下如同蝴蝶搧翅輕輕的、愛憐的。

這怎麼受得住,她咬唇,身體的某處已經濕潤了,「玄!」

「老婆怎麼了?」薇玄笑說,她愛撫著梁孟涵的背,像是上好的玉,但是她的吻痕卻像是落在玉上的花瓣,那抹褚色卻沁入了白玉似的背,是屬於她的烙印,她會記得製造那吻痕時,梁孟涵1mj6dL_ZkB3$dDyxzftYTx(AFm3XzVvHgeAlXrj0llmynS_-iD的咬牙跟輕哼。

那壓抑的喘息,太可愛了,她喜歡這樣的孟涵。

「想要。」梁孟涵說,身體被開啟了情慾,她無法克制自己想要的感覺,尤其眼前的人是這樣壞心的捉弄自己。

「那去床上啊。」沈薇玄笑說,她起身,拉起梁孟涵,兩人進了她的房間,讓她坐在床邊。

沈薇玄一點一點的脫下梁孟涵的衣服,那昨晚穿著浴Mo5nGJO5$GxG2g5)koZiboLv=^T$5)ViTwAjxqL0BYe)gmKv6M袍,太簡單就解開,而浴袍裡面包裹的女體是這樣成熟而豐美,她用吻欣賞著她的身體。

一點一點的吻,像是點點星火,雖然只有一點,卻點燃她的慾望,尤其眼前她喜歡的那人,用著近乎迷戀的表情。

很喜歡我嗎?想要我嗎?我有這樣大的魅力嗎?梁孟涵迷糊的想。

但沈薇玄卻用吻肯定著,她沒有放過梁孟涵身體的每處,從額頭、眉眼,她熬夜的眼圈,讓她心疼的吻,那可愛的鼻子讓她磨蹭,柔軟的嘴唇,軟嫩的耳垂讓她的叼著,鼻息吹進她的耳[email protected](Elq_-$A邊,紅了的耳朵讓人心折。

可愛的脖子,還有美麗的頸窩如同上好的玉如意,讓人愛不釋手的撫弄,她忘情的吸吮,留下自己到此一遊的證據,還有鎖骨跟那飽滿的胸,可愛的腰,她調皮地用舌頭畫6%W1aD8&AIHqs9$KFo3NUZwn9!rTR=)@G(!55FoUAV9S7zUOKW了個圈,然後慢慢地往下直到大腿、膝蓋、小腿。

眼前的人是她6NzdM%[email protected](bN%17g2!u9(k006ZJAnLJcyyMVONiE3L_喜歡的人,時光讓她成熟風韻的讓人瘋狂,讓她幾乎要痛恨自己的青澀,她滿意地看著梁孟涵腿間的水光。

那動情的證明,讓她期待,h&20byxT&fVv9!TyRMB!ZsX()%[email protected](0aS但是她沒忘記昨晚某人的教學,她潔手後,學著梁孟涵的姿勢,當手指緩緩地送入她的體內,她看著孟涵抓緊床單,那美麗的裸體形成一幅美艷的風景,那美麗的女體伸展如花般,誘惑著在自己面前綻開。

她輕輕的用手指推進,尋找著通往孟涵體內慾望的通道。

然後慢慢的推入,她要記住這樣的親密行為,尤其是看著夢涵的臉,那被自己進入後那壓抑又忘情地呻吟。

難怪她會這樣說,那真的是太美的畫面,夢涵被自己染上情慾的那一刻,在眼前讓她沉迷。

「妻綱不振啊……」孟涵害羞的說。

「怎麼會呢?」沈薇玄笑說,她貼在孟涵的耳邊,壞心的說:「是在服侍我老婆,對嗎?」她壞心的挑動那被肉壁柔軟包住的手指,當指尖觸f(*[email protected])opvaJnGo)RxQuKYV([email protected]到某處特別滑的點時,孟涵呻吟的揪緊被子,讓她知道自己找到了!

「痛嗎?」沈薇玄看到她皺眉,擔心自己是不是弄痛了她?

「不會……」梁孟涵紅著臉,眼前的沈薇玄那一雙擔憂的臉讓她心裡的wJMQ!#_-y0NTKN()F+WoTnHXlk8iCs2T%L-E-cqx_yU9P4^Btu羞窘更加強烈,小腹有些收縮讓沈薇玄會意的了然。

「那就……不客氣了。」沈薇玄笑說。

她的手動作了起來,感覺梁孟涵成了自己手上的樂器,被自己侵入彈奏,那發出那[email protected]!Dcpv-z%[email protected]9aSc9=$3Qb悅耳又迷人的吟聲,讓她愛不釋手。

梁孟涵從沒想過跟女生做的感覺,但在沈薇玄的手中,她卻發U%xV&$QEzYuTOv2N)6KLYJCgYecP$+gEWGmm2Ne(7k1WLJqd1h現自己沉溺在這樣的律動中,她克制不住自己的抬腰迎合,夾緊沈薇玄在自己體內的手,那澤聲的濕潤,讓她既羞卻又忍不住的想要。

她喜歡眼前的沈薇玄,喜歡她熱情的模樣,喜歡她看著自己專注地讓自己燃燒的模樣。

儘管她似乎年歲比較大,但她從沒有在一個人面前展現過自己的慾望。

但是沈薇玄是第一個,讓她願意呻吟喊叫,讓她願意讓她看到自己沉迷在情慾中的模樣。

心裡是那麼的害羞跟害怕,她會覺得自己糟糕嗎?

「我愛妳。」耳邊傳來沈薇玄微喘的告白,那是剪斷她理智的最後一刀。

也是讓她卸下心防的最後一句,她毫不猶豫地投入自己,在這場親密關係中徹底燃燒自己。

歡好過後,她們躺在床上,梁孟涵縮著身體,在她的頸下,是沈薇玄的手,剛好在枕頭跟脖子的空隙,所以沒有壓到@_uHX_)(nln(vPzNRW2Vihf#5t24=I9GvvrkV)TlA8hEEzf-z5她,沈薇玄微涼的身體貼著她,另一手摟著她的腰。

那是一種被寵愛的安心感,她知道背後的那個人會守護她。

當疲憊湧上,她克制不住自己的進入空白甜美的睡眠。

沈薇玄看著梁孟涵疲累的模樣,回想著剛剛的歡愛。

她好美,美的讓她忍不住地開口說出愛語,但是她卻不後悔,只是有些心疼。

自己終究要離開的,可她卻與梁孟涵有了這樣的關係,那以後的她怎麼辦?

後悔混著甜蜜讓她又是酸楚又是開心。

但她心裡卻打定主意,不論如何,她一定會保護著梁孟涵。

因為她是自己最心愛的人。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年輕的醫生閔秀一直害怕爸媽會發現他是同志,於是他決定撒個彌天大謊:和漂亮同事孝真結婚!但孝真其實是個拉拉,和愛人就住在閔秀對門,因此兩人就開始了假裝是異性戀的「偽同居」生活。一切看來是如此順利,直到閔秀的爸媽起了疑心,拆穿了謊言,閔秀這才明白,為了討好他人而活通常只會帶來傷害。

30秒註冊,馬上看《兩場婚禮一場葬禮》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