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圖/123RF)

雲兒睡覺睡到一半,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她她驚醒,看著外面,天才微亮,誰會這個時候找自己?

打開門,一隔兩個月沒見面的趙東家,站在自己門前,渾身酒氣,看到雲兒開門,她撲上前抱著她。

「雲兒!」趙如凡醉眼朦朧的抱住雲兒。

雲兒被一個渾身酒氣的人抱住,整個人僵硬無比,她趕緊說:「趙東家,我不是申屠雲。」趙如凡才放開手。

「所以您怎麼過來了?不是說要去找申屠小姐?」雲兒好奇的問,兩個月前趙如凡說要找申屠雲,兩個月後#WVXlm4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她卻醉醺醺地出現在自己門前。

趙如凡一臉沮喪的站在床前說:「我找不到她。」

「所以您找不到申屠小姐,所以跑來這?」雲兒看著她,醉得會晃,順手將她扶住,卻又被抱住。

趙如凡點頭:「對!」當酒液迷醉了她的眼睛,反而讓她更敏銳的聞到,雲兒身上的香氣,那是百花醉的味道。

原來不只申屠雲會拿百花醉來當安眠的藥,趙如凡想。

雲兒沒$sUW$#9KyN9mQQB6%[email protected]&xT#_Av_i68Yw0C有注意到趙如凡的沉思,只當她喝矇了,把她扶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後,她轉身去整理頭髮,走到妝台前,隨便拿根銀簪把頭髮簪上。

就這樣一會功夫,趙如凡已經爬上她的床!

「趙東家!妳怎麼亂跑啊!」雲兒瞪著趙如凡理所當然的模樣,走到床邊,想叫醒她。

但趙如凡卻從懷裡拿出一個紅蛋放在她的手上。

「這什麼?」雲兒愣住,桌上有一袋錢,是趙如凡跟她約定的數目,但給她紅蛋幹嘛?

「紅蛋。」趙如凡理所當然地說。

「我知道,但為什麼要給我這個?」雲兒皺眉。

「今天是她生辰。」趙如凡說,她卻自顧自己的把被子蓋到自己身上。

「生辰,所以妳做了紅蛋要送申屠小姐。」雪兒看著手上的紅蛋。

「我買的。」趙如凡把臉埋進被子裡:「妳幫我吃了吧。」

雲兒看著她,扯著被子的手,還有些紅色的顏料,說謊不打草稿的!

但看著趙如凡決心要賴在自己床上,她無奈,就當作收容吧!

正好有人送早點,她走到桌前撥起了蛋殼,然後吃了那顆紅蛋。

雲兒不知道的是,她在剝紅蛋時,趙如凡隔著屏風看著她吃。

收拾好一切,雲兒走到床邊說:「趙東家,天亮了,我要去玉姑娘那當差了,妳若醒了,記得自己離開。」

但床上的趙如凡已經睡死了。

她走上前,看著趙如凡閉著眼,眉頭卻還是皺著,她把被子替趙如凡蓋好。

原本想撫她的眉間,但是她又有什麼資格?

有情皆孽,趙東家要的人,不是自己這個替身,雲兒提醒著自己,千萬不要淌這渾水。

等她回來,趙如凡正趴在桌前,頭疼得直呻吟。

雲兒好笑:「誰讓您喝的這樣多,趙東家嫌錢太多,當酒國名花不如把錢給我?」

趙如凡根本沒有心情與她鬥嘴,她低聲「雲兒,妳幫幫我,頭疼得荒。」

雲兒端著一碗湯到她面前:「喝了!」

CM=^OOrQTNHKe(hcH0^*viqhkv7fgI)42=2R^bko#W8&KKpGMF這是…酸辣湯?」趙如凡乖乖的喝下,滾得冒泡,發著熱氣的湯,比往常酸了些,但是也安撫了頭疼,身體出了汗,暖了起來。

「給你解酒。」雲兒說。

「沒想到妳手藝跟餐館一樣,挺好喝的就是酸了些。」趙如凡說。

「酸才解酒,趙東家,妳酒也醒了,差不多該走了吧?」雲兒順手遞過自己的帕子給她擦嘴。

「好雲兒,妳這手藝能嫁了,真的不考慮贖身?」趙如凡問。

「贖,也是用我自己的錢,我討厭別人管我。」-k!6yxWrXffK1D(fbS3UzS=%WD5BeJw5AD4XhBFvPKyIfmIlnJ雲兒說,但說到最後,她突然聲音小了些,看到趙如凡沒有反應,她才放心。

「那等你贖身後,來找我吧?」

「找您幹嘛?」雲兒呆呆地看著趙如凡起身,以為她要離開,但趙如卻是走到她面前,一手撐著桌,另一手則拉起雲兒的手&23nZz6X)g=wp5Ez&%y30GJY#YwGFmqwLhR*DJuU3fg2D7CsLE

「陪我。」趙如凡拉起她的手輕吻著她指節。

雲兒愣愣地看著趙如凡,當她整個身影1DNULptyPQSX%)v^a^0E*1W1x&10pYZ$JuAy69OO$24JZj^f+f壟罩著自己,手指感覺到趙東家吹在自己手上的溫熱,還有她話語中的意思,她臉紅了起來:「趙東家,妳說笑了…」

「我沒有開玩笑,雲兒,到我身邊吧。」趙如凡說。

「我不要,我不會當任何人的替身。」雲兒抽回手。

當趙如凡還想說什麼時,玉旖梅卻突然出現在門口:「趙東家,妳挖角挖到雲兒房裡,這會不會太過分了?」

雲兒連忙起身,對著玉旖梅行禮。

趙如凡見雲兒不看自己,她有些失望,轉身敵意的看著玉旖梅:「玉姑娘,怎麼有空來這?」

玉旖梅微笑:「這話好笑,我找自己的婢女天經地義,反倒是趙東家,怎麼有空來找雲兒?」

「雲兒是我的朋友。」趙如凡說。

「那雲兒倒是攀上高枝了。」玉旖梅笑說。

兩個女子對視間,卻有些較勁的味道。

「雲兒大概不知道,趙東家可是喜歡女子的,與她為友,於妳的清白有損呢!」玉旖梅笑說。

趙如凡也不甘示弱:「玉姑娘說笑了,若是雲兒不願,我又怎麼可能勉強。」

「怕就怕趙東家手段高,雲兒識人不清。」

「論手段,玉姑娘懂得比我多不是?」

「趙東家還會武呢!要是對雲兒用強呢?」

「玉姑娘難道不希望雲兒幸福?」

「趙東家,既然拿到資金,就應該管好自己的產業,少做那種拈花惹草的事情。」

「有玉姑娘幫忙,我自然能放心,聽聞雲兒懂字會算,我很缺人幫忙打理呢!」

「趙東家!」雲兒看著趙如凡:「您請回吧,雲兒的主子是玉姑娘。」

趙如凡只好安靜,她看著玉旖梅:「若是玉姑娘決定好,我隨時願意買下雲兒。」

玉旖梅卻沒有說話。

等到趙如凡的身影走出門,門內馬上傳出巴掌聲。

玉旖梅看著雲兒,冷笑:「妳要知道,妳是我買下的人。」她甩手,看著雲兒的臉上浮出了紅色的掌印。

「是。」雲兒溫馴的點頭。

玉旖梅捧起她的臉,親吻著雲兒:「我不許妳離開,妳可以逃,但逃不掉的!知道嗎?」

雲兒只是看著她,表情空白。


(圖/123RF)

當雲兒迷糊地醒過來時,她是因為無法呼吸而清醒的,在黑暗中,她感覺到背後不是床板,而是庭園造景的湖石。

臉上有著不屬於自己的體溫,她整個人驚醒,卻被人制住了手。

清醒後的眼前,是趙如凡的臉。

「趙東家?!」

聽到她這樣喊,趙如凡微笑的欺近,然後狠狠地親吻著她,還有撫摸她因為麻藥還綿軟的身子。

「噓!」趙如凡貼在她的耳邊:「這裡是我的別院,但若svjouh0uL7-ohcvz2oxD3i!gyy3nx_)[email protected]#ApznGLO-(h你喊得太大聲,恐怕大家都知道你被我帶來這了,雲兒。」她一邊說,手一邊在雲兒的身上游移,絲毫沒有白日裡的溫和。

「趙東家你要幹什麼?…」雲兒有些害怕的縮身,身體被人撫摸的感覺,讓她很緊張,但又有些熱感在她的身體。

「妳覺得呢?雲兒?」趙如凡問。

「趙東家你認錯了,我不是申屠雲。」雲兒看著趙如凡。

「喔?我認錯?」趙如凡輕聲地說,她突然從掏出一個小壺酒,掐著雲兒的嘴就灌了進去。

「嗚!」雲兒掙扎著,但喝了那個酒,身體越來越熱,這酒裡,加了什麼?

「這是我特別加了東西的酒,雲兒姑娘在青樓應該知道是什麼吧?」趙如凡說,她雙手制住雲BN8Ig)d*!J!Aj-vem1Ao([email protected]#oFisixno4兒的手,強吻她的唇。

「嗚…」雲兒感覺趙如凡貼著自己,被壓制的力道讓她無法逃離,漸漸的8Brt(h(Rh-X2pXpGR4XE0wxjo$Z7DUIS541^N8hWt04XN(e+vW,身體越來越熱,抵抗的力道也越來越小。

她無法抵抗這個人。

感覺到她的軟身,趙如凡細吻著她的唇,侵入她的口9KWqKp*[email protected]!c16py(kZW7xfgQsNwG#1oY)XOTxEKmpye中,酒液跟情慾一起,讓雲兒暈眩,繼兒麻痺了她的知覺跟抵抗。

唇舌交纏,而趙如凡的手也在她身上游移,隔著衣服順摸著她的身體,她的腿侵進自己的腿間,讓她無法逃離,而她的手則一一wf^ZQct_qlR6x!tQ=87-[email protected]!6J5BiW)MZtze9l5解除了她所有的防備。

越來越熱的身體,還有吹在耳邊的喘息,讓雲兒迷糊,她軟身輕捶著眼前的人:「我不是她…」

趙如凡挑眉,她熟練地欺身:「那不重要,你現在覺得很熱吧?藥效開始發作了…」她一邊說,一邊解開了雲兒的腰帶,看著她紅潤disRu9&oxItp)akyA(yjpdN0*)3Z7mz$vyD#UWzan0%*r1([email protected]的臉,還有含水的眼眸。

「你…放、開…」雲兒還想掙扎,但是趙如凡的手已經探入她的衣領,握著她的前胸輕輕揉弄,這樣的動作讓她吸了一口氣,身體@bd90ZLDF21bhsEP5ZactkjMSEm$-!_Bkl(Aj&qaKhWX8tZK0W發熱,她想逃,往前卻撞入趙如凡懷裡,又被她封住了口。

熟練地摸入這具身體,拉起她的裙子,屈膝侵入她的腿間,趙如凡親吻著雲兒,一手撫弄她的胸,一手則慢慢往下,摸進了她裙底,感覺到她腿間的微濕v4MZD#[email protected]^!W3Z6Yx8#n1D-DxlL1o)gOv%LPDZl0M^l+Vq6w

「真的不認得我?還是不願意?」趙如凡在雲兒耳畔問,卻被她咬住肩膀。

肩上一痛,趙如凡卻一點也不生氣,只是咕噥:「你這小壞貓。」她吻住了雲兒,這次的吻很長,故意QYk!4L8Z+eZzE7nw3X5B6uGKS47OUV$!HRQIBVr7gpeFhQ82l8地要搶走她的空氣,直到她掙扎起來,才分開。

「啊!」雲兒這才吸到空氣,她喘息著,在藥物跟趙如凡的動作下,她沒辦法的抵抗。

趙如凡在雲兒面前伸出手指,在雲兒面前舔吮著,然後看著她震驚的模樣,再次探入她的腿間。

「趙東家!」雲兒卻開始劇烈地掙扎。

「你以為我o%s$)26or$30#XPOx93R^oOZS*spPVd)CLpLLb!NnHMKoz6^07認不出來嗎?」趙如凡問,感覺肩上的力道放鬆了些,她微笑地說:「你可以不承認,但你的身體、你的心,你的每一部分都認得我…」

「妳的臉變了,可是妳的骨7msTa$OjIT+oQ3J0eL=dFW++*cj)JLWX!zm5#[email protected]_%EN骼、體溫、習慣,都沒有變。」趙如凡說,早在第一次見面後,她就認出了申屠雲,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不肯跟自己相認,但她還是按兵不動。

「而且你剛剛已N2Ze+TxwnJ^ozl*aN5aDacap8uUF=rdM6-&0q-9Z_dd)kUclRa經露餡了。」趙如凡看著她:「如果沒有跟女人上過床,妳這怎麼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她舔著手指,在雲兒的眼前,將手指放入口中。

看著她臉紅又羞怯的模樣,趙如凡抽出手指,探入雲兒的腿間9oiAk3&n+tdf#shwS$fyB6e^@n8O1baezhCj_PCW$Oo9q7Q#7!,熟悉的輕划勾引,並在她的濕潤下輕鬆找到她的深處入口。

「我只是…」雲兒還想狡辯,卻被趙如凡打斷。

「就當作是被我欺負了,但是你的身體不會忘了我,不是嗎?」趙如凡探指進入了她腿間,找到了她深處的入口,然後將手指推至最底,進入LFw5Y#$)&XD82&n8p$-lb^7j9U2=CVWQXj+&rirfh3b#868#Z2那柔軟濕熱的地方。

看著雲兒羞紅的嗯啊一聲,趙如凡說出她的最後一擊:「我早就認出你了,申屠雲。」

感覺肩膀被人狠咬一口,趙如凡卻沒有WvV=y%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OLrlbjhpRj生氣,只是手指推至最底:「雲兒也好,申屠雲也罷,我說過,我們沒完的。」

申屠雲!

雲兒看著眼前的趙如凡,原來,她早就認出來了?

意識到這點,雲兒才默默鬆口,她的身體早已經習慣了81AX$dMJh3r4IE^$48v810ARxz&e8F%Xm2O!1=uRpNA1#nWPTc如凡的親近,那怕是相隔一年,她的身子,卻從沒有拒絕過如凡。

如凡也了解她,被進入剎那她知道自己注定無法掩藏。

她抱著如凡,將頭抵在她肩窩,從腿間來的快感讓她喘息。

感覺到她的鬆懈,趙如凡也不客s6IyxZa%Xt+0RA#LVg#HIi3ceoe=_T#[email protected]=氣地進攻,她早就知道她是申屠雲,就算她換了臉,但她的身高、穿衣服的習慣,還有那充滿傷痕的腳,她又怎麼會不認得?

既然雲不想認她,她可以蜇伏等待,確認沒有危及她的生命再相認,但她無法容忍別的人碰她!

哪怕是同為女子玉旖梅也不可!

帶著一年的相思跟怨恨,她狠很地欺負了申徒雲,滿意的看她失神喘息的小臉,還有包圍手指的Rf_&f4InSd9zLmtu#[email protected]+#*ihG#znLS=lG6uJ$0NpQ*K1y緊窒濕潤,她壞心的用吻,突破她的心房,用情慾撕開申屠雲想隱藏的一切,欺負她直到臉紅羞怯。

只因等待太久,相思成狂。

她一手在((^EEe*&)64Bc$3f*$I*6kFiwRBbJj-d^QGRSh$%CV1$!w&)&v申屠雲的胸前揉弄,另一手則進入申屠雲身體,而身申屠雲也環著她的頸子,在她耳邊喘息,發出嗯啊的輕喊。

「雲…回到我身邊吧。」歡好過後,趙如凡還是不甘願,她親吻著申屠雲,品嘗著她的唇,在她的脖頸留下記號。

「我現在,是玉旖梅的侍婢。」申屠雲說,她說話時還帶著微喘,身體的愉悅還震盪著餘韻,她閉眼失重跟暈眩讓她軟在趙如凡[email protected]=U*[email protected]%!X#CbDagY8QpX$2XS-6lZOyhl)8Z身上。

「我會買下你,所以,不要再離開我了。」趙如凡說,輕輕動指,就是一連串申屠雲的喘息,她有些壞心的說:「答應我,否則我就不出來。c8Eoc=^7=ZReq#Pa=7Q14R#[email protected]!GJ!2lB

申屠雲低下頭,她可以看到裙子被撩起,如凡的手隱沒在自己的裙中。

「趙、如、凡!」申屠雲喘息地嗔了她一眼:「你說什麼流氓話…」

「我是認真的,雲。」趙如凡貼著她的耳朵:「我不想再跟你分開了。」

深夜的寂靜中,腿間的汁水聲顯得格外清楚,讓申屠雲聽到時,羞愧地低頭,尤其是在這樣的戶外,明知道不可能有人,但她還是會緊張卻又刺激,衣服還好好的穿在自己的身上,只是鬆了點,領口也拉開了點,上面些許的刺癢,是趙如凡在自己身上種下的[email protected]#47c9Se^im=8Cvl#03zR(pp印記。

一年多的相思,哪是一次雲雨就能補足的,她的心都掛在申屠雲身上,不可能愛上別人…

她抽出手,在月色下,把手掌舉到申屠雲面前:「你看。」

「雲,你愛我的,對嗎?」趙如凡問,她直接將申屠雲摟進懷裡,那一手濕黏的就沾在gFZqXq4d24ngSs%8Q7Phk3!EnuZop+PUSIOPnz))hSDPKtyTeB她的臀上,感覺到申屠雲抖了一下,她壞笑。

對申屠雲,她不願再放手了。

將她抱進房間,原本只是想懲罰她,狠狠的吻了她,但吻著吻著,衣服就Lm2(WP8P7uLupBf)NCX1XWTKJ=W9jd^a^hQBCn1sN^PYTiAhsD被剝了,然後她們無法思考,只是想盡辦法的相貼。

當趙如凡抱著申屠雲,w)[email protected]+LjsgB#7^[email protected])eE4tMWRLgdy兩人光裸著身體相貼時,她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繃得太久,如今雲在自己的身下,她才覺得放心。

手熟練地在她的身上遊走,挑逗著她的敏感。

「還來?」申屠雲喘息著問,兩人汗濕的身體,黏膩的觸感,虛軟的身子只能貼著趙如凡,當她的喘息吹在自己身上時,她覺得滿足而虛弱,抱著她,聽著=qVelQ*eGW6e8qc=6YJF7K0qIywco0&+Q57m&xIeJWkJQd-i6O她身體的脈動。

「才一次,哪夠…」趙如凡動作著。

「我以為該我一次。」申屠雲翻身,將如凡壓在身下,她親吻著如凡的唇,兩人的舌交纏著。

「雲…」

「恩?」

「下面的風景也還蠻不錯的。」趙如凡笑說,看著申屠雲迷濛的看著自己,她的手熟練的找到申屠雲的腿間。

「趙、如、凡!」申屠雲喊了一聲,哪有人這樣的,明明她在上面,為什麼她還是一臉得意。

「好,乖,別那麼心急,這不就來了…」趙如凡說,她的手摸進申屠雲的腿間。

「不…我…啊!…我不是這個意思…」申屠雲撐著身體,她又被趙如凡玩弄到腿軟起不來。

當申屠雲受不住的俯在自己身上,趙如凡壞笑的說:「雲…你捨不得欺負我的。」

被浪翻滾,兩人在房裡纏綿。

天微亮,如凡抱著申屠雲,讓她貼在自己身上。

申屠雲閉眼享受如凡lLG*%&N3DwrWH6g_hoRXN&y294o1(z35h^gB)%G4-5y8yCF**P抱著她,輕輕順撫著,從頭頂到腰間,手掌順著髮絲,帶著細微酥麻的滋味,讓她發出舒服的嘆息,想要溺死在這樣的懷抱裡。

「等等送我回去吧?」申屠雲說。

趙如凡的手停住了:「你還想回去?」她的手在申屠雲身上游移,看來要再努力些,榨乾之後她就不會想那些?

看著如凡陰暗的表情,申屠雲連忙說:「我還沒替自己贖身呢!」

趙如凡只好心不甘情願的送她回去,臨走前,她看著申屠雲:「不會再離開我吧?」

「就算我逃,妳也會找到我,不是?」申屠雲微笑的問。

「當然。」如凡吻著她,以唇索求,她恨不得把申屠雲掛在心上。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