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當申屠雲看到趙如凡的眼神,她就有不祥的預感。

果然,趙如凡表面很溫柔跟她打招呼,但從兩人見面後,她的手握著自己就沒有放開過。

「二哥,你怎麼會來?」申屠雲看著帶趙如凡來的申屠杭,用眼神示意他,快把趙如凡帶走。

「我來通知你,這位就是我們這屆的比賽狀元,你也知道,申屠家一向是說到做到,而且這HRIfA46x=g6Q4nWg6fV1KDNFv3$BRPc-AyFgb)$3r9171drFBt位狀元不要獎金…」申屠杭微笑地看著申屠雲,難得可以看到一向冷靜、運籌帷幄的申屠雲,有這樣坐立不安的模樣。

「她要拿所有的獎金換你,申屠雲。」申屠杭說。

「二哥,爹怎麼可能同意?」申屠雲愣住,看著申屠杭不解。

申屠杭解釋:「三天…你必須陪她三天,這就是我們的狀元提出的條件。」這也是他能爭取到最多的時間。

「雲,你不是最重規則嗎?難道打算違反規定?」趙如凡幽幽的問,她看向申屠雲的眼神,MKIAMoWl4l6iz0OMnE89e#A-j-Pd$BM$H)Deu^00^XU9N0Vtjg卻一點也不友善,那是對待已經入手獵物的神情。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記得我們約定,趙姑娘。」申屠杭拱手,他轉身出了申屠雲的房間。

聽到背後,申屠雲的嗚噎聲,他微笑地替他們關好門。

「二少爺?」彩香剛剛拿了東西過來,就看到大白天的二少爺怎麼把小姐的門給關了?

「四妹正在『忙』,你就別進去打擾她了!」申屠杭吩咐彩香說。

彩香一臉茫然的點頭。

申屠杭離開,背對彩香的微笑卻帶著一點憂傷。

四妹,你該好好珍惜這個人,因為她為了你,從地獄回來了。


(圖/123RF)

當申屠杭一走,申+mKIOP%u9+snZr3Uvc2h_Dn^[email protected]^-#onr6G&69MA6Ngn^K屠雲就感覺自己被人抱住,趙如凡直接就封住了她的嘴:「嗚嗯…」什麼辯解都無法說,她就被抱著壓到了床上。

腰上一重,趙如凡已經扯開她的腰帶,她俐落地探入她的衣襟,手掌罩住她的胸前揉弄。

申屠雲喘息,她的身體卻已經迎合著如凡的動作。

好不容易,申屠雲剛能呼息幾口氣,趙如凡卻已經脫下她的衣服跟髮簪,她想求饒:「如[email protected])gp+i*btThz=Bz+rKLkIkh2aeB=u_IZLLDf&X27S凡…」但卻被趙如凡捧住臉。

趙如凡伸手,輕撫著申屠雲,看著那張絕美的臉,看著自己時,帶著討好跟求饒,她微笑,用手指撫過她的唇:「我很想你…」但她ElrZLDqfH4Tggli_eD%QJOTB*u32A1eo_m&-nSUTwZzkU^U2%X並不打算給申徒雲開口的機會。

這個女人太狡猾,口舌功夫也太好了!

她撥開申屠雲的衣服,將她推上床。

「申屠雲你這個壞姑娘!」趙如凡說,她吻著申屠雲,一手在她身上游移,一手摟住她的腰,感覺她軟了身。

十幾天不4shL09zYk5Cs(Gg(A=0wYLH3M6JXrq3Q(bxq1bmNwyadmoc8!i見,這女人居然忽視她,明明她們早已經是這樣的關係了,她卻還是冷靜地讓人髮指,趙如凡親吻她,兩唇相貼時,她看著申屠雲的眼睛笑了。

慌亂吧!我會狠狠地欺負妳的。

撫弄著她的身體,感覺她發熱,趙如凡的手,熟練地從美麗的脖子,慢慢往下,叼走她的耳環,封住唇與她對視。

把所有事情都丟掉,只准看我!趙如凡用眼神命令。

那個強勢的申屠雲則在她的攻勢下軟身,任由她擺布。

趙如凡將她推倒,在光裸的身體嗅聞親吻,品嘗著這道她飢渴已久的菜色,申屠雲。

申屠雲紅著臉,被趙如凡挑逗,她溫熱的氣息先是在敏感的脖頸,然後是胸前,她毫不客氣地張嘴,吃食自己的模樣,讓申屠雲羞恥,但偏偏那種快感跟震盪就足以讓她沉溺Fr^[email protected]=Vqmi6D9TO#5T*R0xVkcDQiGJmDE#bpBm#w%$,她夾緊腿,卻被趙如凡用手拉開,然後她低頭,從自己的胸前到腿間。

「別…求你…」當趙如凡的氣息吹在自己的腿間,申屠雲紅了臉,不要做這樣羞恥的事情。

但是趙如凡要的就是她這樣求饒,又怎麼可能放過她,她低頭,與申屠雲腿間親吻。

「恩…噫!」申屠雲控制不住自己發出tW*^^ptgWj22_Pg!ZVp$8iAHgyVMHyPpg9PE6m#%[email protected]呻吟,她用手摀著自己的嘴,她羞紅了臉,趙如凡看到自己那最私密的地方,還用嘴…

想到這,她居然更加濕潤,她知道,趙如凡一定也看到了,因為她笑了一聲,呼息吹到她的身體,讓她僵硬。

但是溫熱的舌很快就侵入自己的身體,她只能發出那種幼犬低哼的聲音,盡力Nzd)GzZxPCRG85H3uPuR_hocEiqFxp9klwPxQnVA)%kND8C5!a的摀住自己的嘴,不讓那羞恥的聲音露出來。

感覺到申屠雲繃緊的身體,趙如凡繼續「欺負」她。

真恨這個女人,永遠主導著他們的關係CVnbWhX&1Cm0Fu6E-8rn#^!j8p9XMAd&5C6wUMRqUmAufv%)w4,說什麼為她好,就將她丟著,難道她以為自己是木頭,被她這樣勾引誘惑不會愛上她?

她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

看著申屠雲求饒羞紅的臉,沒有這樣快的!

從兩人見面,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傷害申屠雲,只能選擇這樣,將她吃得一點都不剩,在床上把場子找回來。

感覺她終於受不住的繃緊,甚至放開口細聲求饒,趙如凡才放鬆,她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申屠雲。

哪有這樣快結束!

「雲…乖,起來。」趙如凡將申屠雲拉起,讓她背對自己,跪在床邊靠牆@[email protected]$TaSh5eM8SKj2%SFz&M^b^R6YKY1)[email protected]$Y的地方,因為跪姿,她的腿打開了,趙如凡則跪在她的右後方,伸手探入她的腿間。

申屠雲迷糊的任由趙如凡擺布。

她以額抵著牆,這次確實是她對不起趙如凡,以為她好的名義,卻將她推走,她會生氣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她能怎麼辦?

愛著一個人,難道忍心讓她被其他人指責,她的家人還在等她,自己不想耽誤她,也害怕…

她能對得起這個姑娘嗎?

她不知道,她從來不相信感情裡的忠PgCLGDN3zHoX1vl0J6gwPCmY!sbcsm=Pu8toKUHqb12$2U%hOk貞,她愛著趙如凡,卻也害怕她的背叛,因此,她寧願把所有人都推走,這樣孤獨,就不可能有人背叛她了。

但是明明被自己騙了,她還是回來了,那我可以相信她嗎?

頭一次,申屠雲迷惑了,她軟身任由趙如凡擺弄,她知道,就算氣成這樣,如凡也沒有打算傷害她,但是她配嗎?

過往的記憶提醒著她,喜歡一個女子對她申屠雲而言,只是悲劇,她的喜歡是骯髒的。

「奴婢不贊成…」、「抱歉…」、「我無法接受」、「你真噁心!」

過往的種種浮現在她的腦海,如凡也有可能是她們其中之一,不是嗎?

申屠雲問自己。

趙如凡聽著申屠雲腿間的水聲,經過剛剛自己的津液濕潤,她+v2hVc$Bw7l$%WFBRVqCOSIYc&X4glDSp!95g%_ap!UzSy*M0U的腿間已經變成濕滑的深道,已經可以被她進入,趙如凡熟練的探指。

那是總難以言喻的感覺,她看著申屠雲的表情,含著水光的迷濛眼眸,面著牆的身體,卻無法前h2iseyPqrtjq1R#9XRHiOq#-IOHO8q3dJ&yNf7kTTlc7yJUd7m傾,因而無法閃躲,柔嫩的身子如同玉如意般的曲線。

不需要客氣,申屠雲是她的,她的身體、情感、慾望都應該是,不許她有任何的分神。

「啊…」申屠雲喊了一聲,腿間被侵入感覺,讓她措手不及,甚至[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pfcHfeJw*_W55zC_J有種熱感衝入她的腦海,趙如凡喘息的聲音在耳邊,她的手就這樣直接的進入自己,探入直到最底。

腿間不斷傳來濕潤的水聲,她覺得羞恥而身體前傾,胸口貼到冰涼的牆壁時,她又敏感的縮身。

更讓她燥熱的是,她早已習慣了如凡的動作,甚至心裡希An)oMIjPrIoOnV00sC6XXuZ6_+F6^6A^AiO$5y%mQkRMwtoVt!望她做更多,這樣的想法更讓她羞燥的腳趾都要捲曲起來。

「咬得好緊…」趙如凡在申屠雲耳邊壞笑,感覺手指被那溫熱的肉壺吸緊,申屠雲紅嫩的臉,連耳垂都通紅的模樣,她壞心地將她的髮勾到左邊,她則貼著申屠雲耳邊,開始自oL*Gytm^-OkS4Wk6h(^0!X%[email protected]%qBNsstJ4TT3+H己真正的處罰。

她輕輕地攪動手指,那濕潤的水聲讓申屠雲顫抖,「你為什麼丟下我?」趙如凡輕聲地問。

「知道我在台下看到你時,我有多生氣,你怎麼可以這樣笑語嫣然跟z1qqzSl_py8(Ve^TkjIUgDD([email protected])i7ih)*VtTT那些男人講話?」她挑動手指,在那暖熱的緊窒中,逗弄著申屠雲的一點滑嫩,滿意的聽到她喘息的呻吟。

「還有你怎麼可以讓那些女人這樣欺負你?」她不滿的問,慢慢加快動作,聽著申屠雲的喘息。

「你是我的雲,怎麼可以被那些人打敗?」她維持著律動的動作,另一手愛憐的撫弄她胸前的顏色,然後是到腰身,然後撫過腿間,之後又從她的肩滑到背、後腰、臀,在她的Al&qg)=LAId7*+tyncWsQ=JeSSZxcblw1^=Q8lM=NdLY=xze*C臀上掐了一把,聽到她的嬌喘。

申屠雲覺得自己快被趙如凡逼瘋了,有這樣欺負人的嗎?

聽聽她的逼問,還有這樣讓人燥熱的動作,她…她…她怎麼好好說話?

尤其是臀上的那一把,更讓B&W!x1EGJgk!fW+m9B3D2_ZuOT1280J_9(u=6**[email protected]$申屠雲所有尊嚴都被掐沒了,被喜歡的人這樣進入,又這樣飽含佔有慾跟威脅的質問,她整個都酥軟了。

她狠瞪趙如凡,但在趙如凡面前,卻成了柔媚的眼神勾引,被她調弄到軟身,在喜歡的人面前,sS9l+5w&DVH9G$vpIAujOLUxw!9L1pe1ao=(fs*[email protected]老虎成了貓,即便被討債也甘之如飴。

「其實我最討t1J0RtK^Pxy(&IS1YXI-IckhJj4u4!tAa1#ASUHBAyBq*)tnty厭的還是那些男人。」趙如凡說:「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們都想做我現在對你做的事情!」她抽送手指,感覺到申屠雲貼著牆,身體被她的動作,抽出更多濕潤,甚至在手心匯聚成一個小湖。

「你應k7e-r#_!P([email protected](-B18foVNBS%[email protected]!*E&該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趙如凡不滿地說,她忌妒每個可以分享申屠雲美麗的人,應該只有她才能靠近申屠雲不是嗎?

她知道自己是在吃醋,而且遷怒申屠雲,可是她太美太好了,只要一想到有人搶走她,趙如凡就覺得自己心口酸7-Y6%8$d=Of*-72v=+Sq)GrJV6U_%aKrQ^8g3Hb-nZCq7)0ZJY楚,偏偏申屠雲還敢把自己推走。

你不是好女色?不是愛我?不是最喜歡調戲我?

那為什麼你的眼神在看別人?

我不許!不許你有一點心神在別人那!

「凡…我愛你。」申T%[email protected]*@xbkv!Yjn)kM$XfQU&8O#!yZC+Qfnbq!$0屠雲細聲地說,她不得不承認,趙如凡這樣對她,反而讓她快樂,她喜歡趙如凡這樣的占有跟侵入,因為這表示自己已經將她逼瘋了。

沒有愛而不得,哪來的心酸忌妒?

「你只能有我…」趙如凡在她耳邊低聲地說,然後吮上她的肩,在她身上種上自己的印記。

申屠雲乖巧順從地重複著:「恩!只有你…只愛你。」身下的快感瓦解了她的抵抗,也挖掘出她的真心話。

她愛著趙如凡,bLfFcPStQBb*%Yg3)0UzjoaW5yeJyBJ8Li1iouGv&%=p#IOPCA愛到失去自我,這才是真正令她害怕的原因,她不想成為勉強趙如凡的人,但是現在她卻回來,回到自己的身邊。

足夠了。

身下的水聲,那被翻攪的稠液,就像是自己慾望跟愛,沾黏在趙如凡的指尖,潤染了她,然後又被送回SqZ1sYnr(hYe$qi(mhe(4SoZQFEr9gnHun4EeG%_))60(3Q2eK自己的深處,震盪迴響著那個明顯的事實。

她愛著趙如凡,很愛、很愛。

[email protected]^@YUSxHa*8wDc17ZEhWcVKTJP-s%1Jaa=yzS3噎的求饒到後面,就是衝口而出的嬌吟,如凡的手在自己的身體上遊蕩滑動,她被推到最高峰,然後一片飛白,過了許久。

她才被發麻的腿提醒,漸漸的反應過來:「凡…我腿麻了。」

「我不要離開你。」趙如凡說,抽出手指,用自己的帕子摀著[email protected]*35VWJAKBSfkV21lC_#[email protected]那被她揉弄過的谷地,她將申屠雲放躺在床上,親自替她蓋上被子。

聽到申屠雲說愛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希望聽到這句話。

但連自己都羞恥講的話,申屠雲卻說了,這讓她感覺安心。

看著她躺在枕上,微腫的唇,還有脖頸上的點點印痕,還有迷濛的臉,她這樣嬌弱的模樣,也只有自己能看見。

這是專屬於她趙如凡的申屠雲。

「我愛你,雲。」趙如凡輕聲的說,兩人光裸的在被子裡,貼緊汗濕的身體,如果她們之間,也這-rTN24Qa=KVzi&a([email protected]#fzW=SlQ!Q9iz_Reh=7O8D2NKJjgO樣裎裸相對多好?

「凡,我也愛你。」申屠雲說。

「我們之間沒完的。」趙如凡摟緊她,再也不會放開你。

好。

申屠雲想,然後悲傷,因為自己放不下。


(圖/123RF)

先皇陵寢的陪葬品被人盜走,最後販賣流落的事情傳來,皇帝特別的震怒,帝王之怒下,這筆陪葬品雖然大部分被帶回來,但是那盜墓的團夥跟販賣陪葬品的錢財,卻讓皇帝非常生氣,因此下令嚴查,務必要將這筆錢S1$$e^5DM_D51K02t+c0I9b5!!35u0ZJQ+hp1Y#t8NYGD-8^sX查出來。

而國家中的首富們也將皮繃緊,官府們也一一上門查找,一時間有些風聲鶴唳。

申屠雲也收到了消息,她垂著眼吩咐:「讓他們查。」

「可小姐,夫人希望小姐…」丫環還想勸。

「怎麼?申屠家難道有做什麼非法的事情,害怕人家查到嗎?」申屠雲問。

「這…」丫環有些遲疑。

「告訴你們夫人,現在要是大量把錢往別處移,反而惹眼,她clUWU+gL0=0-xGw5F**)&9%2$wZKKO=dGiC6uP%cqlKdXDewv#那些珠寶首飾相關的錢財,也頂多就是罰點錢,叫她穩住,不然反而連累申屠家。」申屠雲懶洋洋地說。

「四小姐,夫人是希望你能跟縣太爺的夫人牽線…」

「我跟陳夫人又不認識,怎麼牽?」申屠雲懶洋洋地說,表情就是與我無關。

「雲小姐,記得這三天,好像你是應該要陪我的?」趙如凡不快地說。

「如凡,我吃不下了,你不要再塞東西給我了!」申屠雲不快地說,但還是吃下趙如凡餵過來桂花糕。

「不可以浪費食物。」趙如凡說。

「我已經被你餵胖了兩斤了!」申屠雲抗議地輕拍她。

「我不覺得。」趙如凡說,她看著腿上的申屠雲,手環住她的腰:「我還抱得動。」

「四小姐!」一旁的丫環喊著,看著申屠雲跟這個粗布衣服的女子,兩人旁若無人的親密。

趙如凡卻順手抽出她髮上的簪,一抬手,髮簪刺破了那丫環的手臂,然後紮在地上。

手上的熱辣,提醒著丫環白苓,申屠雲沒有武力,但她依靠的人有,而且非常願意替她出頭。

意識到這點,白苓感覺非常害怕,看著地上晃動的簪,入地三分,那可是上好的青石地啊!

驚惶的心情跟著簪一起晃動,她看著被人抱著申屠雲,她美麗的臉微笑,但抱著YM4nM_W-kHQKtJmwn(yNEG=r!+QdnJXFw5pJF[email protected]*kZ她的女子,面沉似水,在燭光的閃動下,顯得這樣陰森可佈。

如果再不識相,她會殺了自己!白苓肯定。

「白苓,我讓你傳的話,你去回了吧。」申屠雲冷冷的說。

白苓這才點頭,驚慌失措地跑出去。

等白苓走了,申屠雲感覺被抱緊,有人貼著她的耳朵嗅聞。

「如凡,乖,放我下去啦!」申屠雲推她,軟聲的說。

「放哪?」趙如凡抱緊申屠雲,在她耳邊輕聲地問:「放床上?」她輕咬著申屠雲的耳垂,看著那漂亮的寶石耳墜晃Ld1&e*JQC$fECDpaFkB^Li#3k(umfz*E$y7DDE^*(+_OV-3xUO動,她輕輕的用唇摩擦。

申屠雲有些怕癢的縮了縮,她看著趙如凡問:「你又不是男人,怎麼變得這麼好色?」

「誰說只有男人可以愛色?」趙如凡看著她。

「那你?」申屠雲看著她。

「我就好一種顏色。」趙如凡貼著她的耳邊說:「那顏色叫…申屠雲。」

申屠雲挑眉,趙如凡說起情話來,讓人臉紅的功力也是不低呢!

她傾身親吻著趙如凡,兩人自從發生過關係後,也將肢體間的距離縮到了最短。

兩唇相貼後,她終於可以開口:「凡,我總覺得你太寵我了。」

「說的也是,那我還你些?」趙如凡問,她要再吻,但申屠雲卻躲開了。

「明日就滿三天了吧?」申屠雲問。

是,趙如凡點頭,但她的眼神陰沉,內心刺痛。

因為申屠雲提醒了她,那件極度不願去想的事情,三天之後,她就沒有理由留在申屠雲的身邊。

她不滿地吻了申屠雲,看著她柔軟接受的樣子,卻覺得可恨。

她直接將申屠雲抱到床上,粗魯地吻她,在她身上種下吻痕,而她也接aYY42rR636GOR&ONz*-vz1RU(P40NrBiu8RG8)16n2eRWiz6&p受了,呻吟喘息充滿著房間,但不論怎樣的欺負勾引,她就是不開口。

「為什麼?」趙如凡輕聲地問,自己的衣襟也被扯開,她在申屠雲身上種下多少吻痕,就j94TTOxiP!(upG+t*&T&XDKLS!k7%Nur4KfrT09XOn73G(j7qh被回敬了多少,這個女人,一點都不肯吃虧的。

「什麼?」申屠雲問,看著趙如凡的眼神裡,勾引著她同感的心痛,她都不想分離,她知道,但是她卻無法答應。

「開口,命令我留下來,好不好?」趙如凡輕聲地

「不好。」申屠雲抱緊她。

拒絕趙如凡卻反而抱緊她,這真是令人混亂的關係,申屠雲有些傷心的想。

「那進入我。」趙如凡說,拉著她的手,撫摸自己。

但申屠雲卻縮手了:「凡…不要這樣。」

「為什麼?你嫌棄我?」趙如凡不滿的問她。

「不是的!」申屠雲馬上反駁。

「我愛你,申屠雲。」趙如凡生氣的說,這句愛語卻像是指責,指責申屠雲的拒絕。

申屠雲起身,穿好衣服。

她坐在床邊,伸手撫摸趙如凡的臉:qQQ1z7a8vNsut4([email protected]_!pULd6ExdzB$ha「但你也愛你的家人不是嗎?」看著她逃避的眼神,她捧著趙如凡的臉:「不要否認,如凡。」

「…我只有你!只有你,姐姐跟娘y-)bhLoaW([email protected]$3JCIzGWaV=K1#701kzTF)Ax8q%mySeQ,我不知道她們去哪了…」趙如凡卻別過頭,眼淚不爭氣的掉了,她的母親跟姐姐沒有在申屠家的帳簿上,那她們去哪了?

她什麼都沒有了,唯一僅剩的就是申屠雲,但連她都不要自己…。

「如凡,乖,我沒有不要你。」申屠雲親吻她,卻被她閃過,申屠雲好笑,知道如凡是在鬧脾氣。

「可是…」趙如凡想說什麼,卻被申屠雲打斷。

「她們應該還活著,只是我手頭的消息還不夠深入,不在永盛賭場,還有猛虎、秦家,很多地方,我會幫你找到的…你現在只是累了,好好睡一覺*[email protected]^c9F&VQvVS5%iT2lL$+m+wtvLw,明天你就出發去找吧。」

「那你呢?」

「我就在申屠家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身子骨能跑去哪?等你找到了家人,再回來找我不就好1%Ah!8g$!8CzFy_IvLd4i$$3A$okliiWh*@BS#BAfeEfC*F^xr了?」申屠雲哄著她,只是眼神有一瞬間的黑暗,因為她想到,如果真的找到家人,如凡還會回到自己身邊嗎?

就算趙如凡心意不變,那她的家人呢?

知道自己女兒跟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又怎麼會同意?

申屠雲苦笑,可即使這樣,她還是要推開趙如凡,不只因為她還掛心家人。

申屠家…風雨將至,不立危牆,方為上策,她不願如凡受傷。

「你會等我嗎?」趙如凡問,她看著申屠雲,想要她一個承諾。

「我盡量。」申屠雲說,情,是最捉摸不定的東西。

趙如凡卻很不滿,她欺身狠狠的吻著申屠雲,甚至啃破她的唇:「不許忘了我,Jtv=i&ttmIWZTx(yonH%NL8p#Sa4bgVMshfCO%BjNhddHnUh!1申屠雲,你是我的人,你可以逃但你逃不掉。」

「好的。」申屠雲笑說,得意放蕩如同妖女,唇上的疼痛提醒著她,眼前的人是如何喜歡自己。

她抱緊如凡,在她耳邊說:「我愛你,如凡。」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