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圖/123RF)

「等等開場時,也是侍衛換班,你就偷偷進去,照地圖去,你只有一刻鐘。」申屠雲貼著如凡說。

此時她們在一個走廊的附近,藉著晚上的陰影,說著悄悄話。

如凡點頭:「雲,謝謝你。」

申屠雲苦笑:「不用急著謝我,被抓到我們兩人都死定了。」

「我不會讓你死的。」如凡拉著她的手按了按。

申屠雲感覺手上的力道,她微笑:「聽起來真舒服,快去吧。」

把如凡送走,申屠雲才走出去,接過彩香送來的面具,她苦笑。

「大夫人還是不願意放過我?」每年都要來這樣一齣。

「那些人很希望小姐去主持。」彩香沉默地說,看著申屠雲戴上面具,她只能嘆息。

另一邊,如凡成功地溜進了申屠家的帳房,跟申屠雲的私產那邊的布置差不多,她很快地找到了人員的名冊。

她快速地翻閱著,想要找到熟悉的名字。

但是沒有!

沒有名字!

她沮喪地蓋上,把所有東西都翻了一遍,還是沒有。

如凡頓時覺得眼GOrW)7l4rki8^eAtw-az8TzAZBiQK&YK*f)8zuB+G)M1L5eH)X前一片黑暗,但是聽到遠處的腳步聲,她還是打起精神,把東西歸位,然後溜出帳房,躲過巡邏的護院,鎖上鐵鍊。

然後溜回雲院。

回到雲院,申屠雲還沒回來,她一個人坐在黑暗的房間發呆。

腦海有許多想法閃過。

會不會是申屠雲騙她?

不可能,如凡馬上反駁這個想法,雲不會騙她,不是因為她們的關係,而是因為她不值得。

不值得。

她一個平民有什麼值得申屠雲算計?

如果要算計,不就更應該讓娘跟姐姐的名字出現,她才會留下來為申屠雲所用?

現在應該離開。

心裡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趁著申屠雲不在,她應該溜走,反正s5Bastx&L-OlfHw5b6axf6u3WAr%5!frwOXXob)(_8N^mGdj-J申屠雲也沒有辦法抓到自己,離開申屠家,然後往下一個賭場去找娘跟姐姐。

或者去找師兄,有無數個方向在她面前,但她卻選擇停在原地。

等著那個牽動自己1tc1nlWIwWjcryYz^1zjw)[email protected]心魂的女子,抱著雙膝,眼淚在黑暗中落下,驚慌跟害怕抓住了如凡,縱有武功能防身,她卻防不住孤獨的寂寞。

她感覺自己被全世界丟下,唯一的連結,就是申屠雲對她的感情,連她都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感情。

如凡在房間等待著,想著自己的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黑暗的房間遠處有著燈光,她抬起頭,看到的卻是提著燈籠走進房間的申屠雲。

「如凡?」申屠雲溫柔的聲音,牽動著她的心。

如凡如同衝上前抱緊她,將她柔軟的身體箍緊,聞著她身上的香氣,才覺得安心一點。

至少有一個人屬於自己,如凡緊緊地摟住她。

被如凡抱著,申屠雲把手上的東西放到櫃子上,改而抱緊她,她拍了拍如凡:「怎麼了?」

「娘跟姐姐沒有在名單上+1^([email protected],雲,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如凡沮喪地說,感覺申屠雲摸摸自己的頭髮,她埋在雲的懷裡。

「乖,那不是很好嗎?」申屠雲抱著如凡:「那表示你娘跟姐姐沒有到永盛不是?」

看來有人在撒嬌,申屠雲寵溺順著如凡的髮輕拍。

「她們不在永盛,那是我就要離開…我走,你就這樣高興?」如凡輕咬申屠雲的脖子,埋在她的頸間悶聲的說。

「啊!很癢…」申屠雲想推開她,卻被如凡緊緊抱著。

「你不是說君子動口不動手?」如凡不高興地說,她動口啊!忍不住的啃了申屠雲的脖子,JtnY4hH0N+9cj70d3I#y#$Q5OhnN^e^w6(MAWgZye0xidE-0m&甚至拱開她的領口,舔著她的肌膚。

申屠雲抱著如凡,看著懷裡的人耍賴,頸間傳來一陣刺癢Y4cE2z$$%eff6&p5mC_x#GNNqILgxLIL(h^%i01NXg_Xzj_=Db,她看著自己調教的小貓使壞,挑眉問:「君子是這樣動口的?」

「不然你教我?」如凡不高興的說。

「好啊!我教你。」申屠雲看著她,眼神曖昧的看著如凡說:「去床上教。」

如凡看著她,紅著臉,卻沒有反對。

申屠雲滅了燭火,將如凡拉到床上,黑暗中,她親吻著如凡的唇。

「不過如凡,你還是回到我身邊了,這表示你的心裡有我吧?」申屠雲問。

「廢話。」趙如凡不滿地說,這個女人,嘴跟手就沒停過。

申屠雲在黑暗中微笑。

寂寞害怕的如凡,柔軟脆弱的讓人索求,對她伸手,會覺得自己是個壞人。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被吻得迷亂的如凡抗議著!

她討厭雲這樣,高高在上的模樣,迫不及待地脫下她的衣服,她會好好施行前幾天的一切。

「那要怎麼看你?」申屠雲微笑地問,她親吻著如凡的耳邊。

體溫由暖到熱,整個房間是她們隱密的貪歡的場所。

「不知道。」如凡被她吻的發熱,她伸手脫下申屠雲的衣服,抱著她溫熱的身體,低聲的求。

如凡聽到自己的聲音說:「抱我…我現在想忘記。」

因為埋在申屠雲懷裡,所以如凡沒有看到申屠寵溺的笑。

「好。」申屠雲點頭,她一邊用吻,印在如凡身上,一邊脫去她的衣衫,貼著她的耳邊說:「如君所願。」

然後一點點脫下了如凡的衣裙,也被她脫光,她一點點的用唇輕觸如凡的每一寸肌膚,然後緩緩地往下,隨著她喘息的脖頸、鎖骨,能一手罩WRml%zge7jbkRNjkhteDuaC_&O%$2hP=YpK2)Vc*L1_lPUIwh#住的豐盈,她壞心的用舌,挑弄胸前的顏色,聽著如凡嬌嫩的喊聲,她壞笑。

往下到她平坦的小腹,感覺她害怕的縮身,申屠雲笑說:「如凡你怕?」

「很癢!」如凡有些害怕的縮身,但又期待著,申屠雲的動作讓她身體燥熱。

「恩,忍一下。」申屠雲低聲的說,她順手將自己的髮勾到耳後,看著如凡一眼,示意她安靜。

如凡卻輕喘一聲,她看著月色中,腿間的申屠雲,不見任何畏縮,那順手勾起長髮的動作,那雪白的手臂,將烏黑的髮絲勾到耳後,她側著頭,將髮順到一邊遮住了她的左半邊身子,掩住那光裸美好的身體,髮絲遮住了胸,卻也隨著*[email protected])meNn4YdsSSecPS*[email protected])AX!AyKzA+*Vt2YM^j6m+她的胸前的線條起伏。

色情兩個字在她腦海,她只覺得渾身發熱,羞怯卻又想要更多。

申屠雲的吻落在她的小腹然後慢慢的往下到腿間。

「雲!」如凡驚慌地喊。

申屠雲卻看著她,在她眼前,用手勾起她的腿。

看著自己光裸的腿,被申屠雲勾起,她壞笑的在自己眼前,親吻了她的膝,然後伸舌。

如凡感覺自己快暈厥,看著申屠雲那紅艷的嘴張開,白色的貝齒刮過自己的膝,然後那粉色的舌,貼著自己的膝。

「嗚…」如凡忍不住的呢嚶一聲,那溫熱的濕滑之後,是一陣濕涼,她紅了臉,看著申屠雲低聲的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5JQTXYIkUSgK問:「這是你想出來折磨我的新招嗎?」

「就當是吧。」申屠雲壞笑,她一點一點的從如凡的膝到腿間。

「別…那裡….啊!」如凡紅著臉,但是面對申屠雲她卻不敢有任何反抗,腿間的濡濕在申屠雲F-BJB5eQ1tHhJvjVF^cUfm0=fvwABsSN%6FcY+sL&5ZEoE!WQ4的氣息吹拂,她該不會要做那種事情吧?

她紅著臉,當申屠雲的貼著她的私處,她覺得自己渾身都要燒起來了。

但是申屠雲沒有放過她,用唇貼著她的私處然後用舌…

「雲…」如凡紅著臉,但身下的快感讓她顫抖,她忍不住的拉過被子來咬住。

申屠雲怎麼可能放過她,她挑動舌間,挑戰著如凡的底線。

一時間,房間只有喘息的聲音。

如凡感覺自己的背後汗出如漿,體內的燥熱化為腿間的濕潤,然後被申屠雲嗜食,那曖昧的嘖[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VP_RC7g5p1-G9iF7Yc聲混著快感,刺激著她的身體。

她忘記了羞恥,只記得那被挑動的情慾,申屠雲眼神中霸到佔有的情感,像是在說,投降,成為她的人。

而她也乖乖的任由申屠雲索討,這一輩子,她怎麼可能逃出申屠雲的情網?

最後,如凡只記得自己拱著身體,在一陣顫抖中,喘息的求饒,申屠雲才放過她。

看著那個女妖似的女人,優雅著拿著帕子抹嘴,像是用餐完畢的千金小姐sgBCxlKjm#!AXNRyVF0yHI$xA-LTetid48z^wmQrv8EBWMI4u_,但她卻裸著身體,維持著掩口的動作,她居高臨下的對著自己媚笑。

「如凡果然…」她放下帕子,貼近如凡與她對視:「很美味呢!」她舔唇。

如凡紅了臉,這女人怎麼可以這樣,那浪蕩的模樣讓人臉紅,她剛剛舔舐過自己的身體,腿間卻因為她的動作跟言語,又(TJid5tZ(e+yJzC&is%-TA5qzct64FWGYNY-eU#_$Jh8g%8Q$3有一陣濕潤的浪潮。

或許師兄說的沒錯,她被申屠雲這個妖女奪走了心魂。

可她是自願的,心甘情願。

被申屠雲摟著,她汗濕溫熱的身子貼著自己的背,讓她很安心。

「睡吧!我的如凡。」申屠雲的聲音在她背後。

「為什麼不進來?」如凡有些失[email protected](v%xv*_mO8pDOHZ21*_fX5xJ-qIarvrBCYvolFhg#落,申屠雲的手規矩地摟著她的腰,她卻希望申屠雲再進一步,為什麼她可以進入雲的身體,申屠雲卻不願。

「你嫌我嗎?雲?」如凡低聲地問。

「不是的。」申屠雲摟緊她,細吻著她的肩:「我不想要你受傷。」

「我不怕痛!」如凡卻不高興說:「我都已經做好準備了。」她都已經決定,甚至願意、希望申屠[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雲要她,進入自己的身體,她想要完成的,是夫妻間的行房,不是申屠雲的服侍!

「可是我還沒,你的家人也還沒準備好。」申屠雲說,她抱著懷裡的Fo-([email protected]%(GZuOe%[email protected]*3lWl=bAKzhp7FQT^axNCoYj如凡:「乖,等你找到家人,將他們安置好,我會迫不及地要你成為我的人。」

「但不是現在,對嗎?」趙如凡不高興的接話。

「對。」申屠雲抱緊她,將額貼在如凡的背:「不要說氣話,如凡,我很想要你。」

「那就…」如凡轉身,看著申屠雲,美人橫陳在眼前,她的臉上有著疲憊,散著髮a#G$27uJ4KTq&ov&1A&YYA0ZL5uVY*LwS-qWnTo4=0xBw7gMNB,那根雲紋簪早就被她放到床頭,月光照在她的臉上,溫靜而美好。

「如凡,我是很貪婪的人,我要的,是你的全部。」申屠AeXGsZ(STbv4W3&Z0X5B3G=AmabYlmx)Y9eBZ0+ez81rHdvPPY雲傾身吻著她:「可現在,你還有一部分的心神放在家人身上,所以我願意等,也相信你對我的感情不變。」

如凡看著她有些微腫的唇,她貼著申屠雲,恨恨地吻了又吻:「真的嗎?等我?」

「恩,我會等你。」申屠雲微笑的說。

如凡才依著她,很快的,歡好後的疲憊讓她沉入夢鄉,在黑暗前,她看到的,是申屠雲深情又憂傷的笑。

我愛你,凡。

夢境中,她似乎聽到申屠雲的聲音說。


(圖/123RF)

早晨穿戴好衣服,她看著申屠雲優雅地坐在妝台前化妝。

「你已經很美了。」如凡不快地抗議:「不要化妝不好嗎?」她討厭別人分享申屠雲的美。

「不好,我沒化妝的樣子只有如凡可以看到。」申屠雲笑說。

聽到她這樣說,自己還有什麼理由阻止申屠雲化妝?

如凡嘟嘴說:「我總覺得你在哄我Ln7jPsmIpcr_)9XVKqw^[email protected](!a4d_wCTe3uO*yO0cD)^1(。」看著申屠雲起身走到自己面前,她不高興的走過去摟她,並得到申屠雲在她唇上的一吻。

「玉旖梅看過你不化妝的樣子嗎?」如凡忍不住吃醋的問。

她總覺得自己的情敵好多,申屠雲太吸引人了,這讓她高興s9s10CFze5kHwuwYG5SH*!VKDiZ8A-T6zD8jSwjf+lCsIa(&3k又酸楚,高興申屠雲選擇的是自己,酸楚的是申屠雲身邊,有太多人的喜歡。

「看過啊。」申屠雲看著如凡不高興的嘟嘴,她抬起脖子指著自己衣領間的吻痕:「可嘗過我身體的,只有你。」

如凡這才放開她。

「對了,你今天要出發了嗎?」申屠雲問如凡,要準備啟程繼續尋找家人了嗎?

「其實,多留幾天也…」如凡收到申屠雲的眼神,只好順著她的話說:「下午就走。」

申屠雲把自己私產鑰匙交給她:「算是聘禮吧,裡面的錢好好安置你娘親,有空幫我盯著。」

「你這樣是想我以『婦』為天?」如凡看著她爽利的模樣,心裡卻有一絲狐疑閃過。

申屠雲卻壞笑湊近她悄聲說:「那你可是個捅破天的姑娘。」她壞笑得輕輕碰觸如凡的手指。

「什麼…」如凡還沒意識到,等懂了她的話,如凡馬上紅了臉:「說什麼流氓話!」

「我欺負自己媳婦怎麼了?」申屠雲一臉理所當然。

「誰欺負誰還說不準呢!」如凡湊近她,偷了一個吻,看著申屠雲頭上[email protected]=qCkROe6SbXG9iBE^BElJ%(LsiAhxUyz^QK1JEuu的簪,她有些沮喪:「我的定情信物就減薄多了。」

申屠雲看著如凡微笑:「這我不管,收下了,你就是我的人。」

如凡抱緊她,她其實很不想走,但是娘親根姊姊的下落確實拉扯著她的心魂。

申屠雲親自送她到門口,踏出了角門,如凡看著申屠雲。

門內的申屠雲溫靜的看著她,樹影罩在她的身上,光影讓她的表情朦朧曖昧。

如凡忽然有種沒來由地心慌,申屠雲只是站在她面前,但她卻有種要失去她的感覺。

「雲,你真的會等我?」如凡忍不住地問。

反觀自己一身粗布衣,一道門,隔出了她們的距離,她想要伸手,想要抱緊申屠雲,但她卻突然離的很遠,她甚至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不要再去找娘跟4$TNpLG5*n-x=94E%5W2qfuw%@ZLEW%Lx8)iMY=CRO*1sv-QLg姐姐,留下來,留在雲的身邊。

不對!我怎麼如此不孝?如凡斥責自己。

我只是捨不得跟申屠雲分開而已,畢竟我們才剛剛有過肌膚之親,只是眷戀而已,不是?

雲說的對,等我找到娘跟姐姐,就能放心的跟她在一起了,到時候…

她若想要開賭場,自己就照顧她的安全,她想出門,自己就駕馬車,她會護著雲,兩個人一起,一生一世。

「會等你喔。」申屠雲微笑的說,看著如凡放鬆的表情,她目送如凡的離開,雖然袖中的手握緊拳。

看著如凡上馬離開,她的背影越來越小直至消失。

那個心裡的姑娘就這樣離開了自己。

一陣酸楚在胸口肆虐,申屠雲這才放鬆握緊的拳,她贏了吧?

贏過自己貪婪自私的心魔。

「我會等著你,等你幸福美滿,子孫滿堂,等…你忘記我。」申屠雲低聲地說,揚起嘴角,看著關起來的門,淚模糊了她的UlD%rtoODzzAdvYiQE8-VsLrlPsWCFew(HIJ#rDM9EUgjFFRl9眼,凝於睫然後不甘願地滑落,滴在她的衣上。

不敢在如凡面前露出的脆弱,這時才洩漏出來。

她多想自私地抱著如凡,命令她不准走。

但若是這樣,往後如凡會恨自己的。

娘跟姐姐的消息會永遠是如凡心裡的缺憾,甚至是如凡對自己反目的理由。

而她,已經不想再面對一次背叛了。

這樣很好,如凡離開,她也應該繼續戴著面具,當好一個申屠家的四小姐。

誰都沒有義務要救我。

申屠雲微笑地在心裡告訴自己。

這樣…很好。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日本FUNY迷你手持USB風扇🥺
讓你涼爽一整個夏天👉https://bit.ly/2C8EKV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