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當申屠雪接到消息,闖進雲院,她推開申屠雲的房間門,卻沒有看到想像中的夜行衣。

反而是申屠雲正在替趙如凡梳頭,她一手握著趙如凡的頭髮,一手拿著梳子。

而趙如凡則是坐在椅子上,任由申屠雲站在她的身側。

申屠雲漫不經心地問:「大姐,你找我有事嗎?」。

「妹妹,你對一個婢女會不會太上心了?」申屠雪不快的說,沒有抓到申屠雲的把柄,她恨恨地看著自己的四妹。

申屠家從沒有骨肉親情,他們從小就是精通賭術的孩子,就算兄teAyT-LGfW(k^elZb19tK5Sx9s&BbRghXIjWLI2GWFAem)D$bh妹,也只是競爭的關係,因為申屠家並沒長子傳家的規矩,能者上位,無能者死,就是他們的家規。

「上心又如何?」申屠雲微笑的問。

她撈起趙如凡的一絡頭髮,放在她的胸前,手指曖昧的輕刮過她的領口,然後用梳子,從k1IMIdf8llBzzAhWHzABFs1Gf&J9PMdkW%@zgkWVihE#7rqCpt如凡的頰邊緩緩地梳下去。

趙如凡感覺自己渾身發熱,臉頰發紅,當梳子的梳齒順過髮絲,刮過自己的臉頰、肩膀,然後越來越慢的刮到她的胸前,隔著衣服的梳齒滑過她胸前,碰frvBQOpf0NlM7^[email protected]!kKy0c_j3SDbqz$tlVlog=j2dB5Dw_K到那豈反應的皮膚時,讓她羞恥的發出:「啊!」的一聲。

太羞恥了,那種被挑逗的感覺,她甚至克制不住自己,在一個女子面前,被申屠雲挑逗到呻吟,vG&iB(rF2G)4O8=N7%Gjo6dlUz8VH$OpKvr4VU^hsBY6S$S=(!但是她卻無法指控她,因為她也只是替自己梳頭罷了。

她甚至連手都沒有碰到自己,只是梳子就令自己動情!

「姊姊,應該知道她雖然是婢女,但也是我的新歡,申屠家的家規,姐姐不會忘了吧?」申屠雲問。

只要可以通過生死局,那父母、親長不得干涉她選擇心儀的對象,申屠雲很早以前就通過了。

「我記得…不需要你提醒!」申屠雪冷冷地說。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申屠雲看著趙如凡,溫柔的眼神像是能滴出水。

而趙如凡也紅著臉與申屠雲對看。

這樣曖昧而糾纏的情感,讓房間旖旎的氣氛,卻是兩個女子在閨房的親密,申屠雪皺眉說:「你們真噁心。」tFhlBBbN#V$X0_WN7FGoxZ=RlTpQ7KBaGrwl67#T#zwD&eTjl8她轉身離開。

直到申屠雪甩上門的聲響傳來。

申屠雲才軟身,被趙如凡抱在懷裡。

這才是剛剛趙如凡遇到申屠雲的狀況。

「你還好嗎?」她摸著申屠雲,她右邊的衣服被人扯破,幸好剛剛側著身,才沒被發現。

「累了。」申屠雲說,她推開趙如凡,但人往後幾步還是被趙如凡拉回來。

「還有你剛剛塞到我手裡的是什麼?」趙如凡看著她手上的黑色令牌。

「收好,那是帳房的鑰匙。」申屠雲說,花了許多力氣,才從充滿機關的帳房偷到。

她讓趙如凡扶自己到床前躺下:「明日你照著地圖進去,應該就可以找到名單了。」

她閉上眼休息,而我也該放手了。

「把梳粧台上的藥瓶給我,然後熄燈。」申屠雲交代。

趙如凡把藥給她,並熄了燈,她應該去外面守夜的,但聞到申屠雲打開的藥瓶,趙如凡皺眉,那是一顆可以弄昏人的迷藥[email protected]$Cg9GYwR6J5j&IgBm7&ap22fH&+4Q4LStZOU9Uhc+G1

「這是百花醉,你吃這個幹嘛?」她看著申屠雲的動作,即便黑暗的房間,她也能隱約看到LJyFa)l+e!#LyyO=q9f6jkG+cs4uG4h7j69HDa&KW_LGVth776,她居然一口氣倒出三顆要吃,她趕緊拉著申屠雲。

這就是她一直以來覺得奇怪的地方,申屠雲若真的是個沒心沒肺的人,她不會睡不著。

「我需要睡一覺。」申屠雲說,她要吃藥,但卻被趙如凡制住手。

「不要這樣,你在傷害自己。」趙如凡勸她。

「那我該怎樣?」申屠雲停止了掙扎,她不動看著趙如凡一會,突然邪媚一笑:「或者你要上床陪睡?」

趙如凡愣住,上床陪這個女人睡?

她們雖然有些曖昧親暱,但是寬衣上床…那不就是等於行周公之禮…

她、她…還沒準備好!

趙如凡紅了臉,剛剛被挑逗的熱意又爬回臉上,想到申屠雲曾給她看過的,兩個女子交GdYpaQ6=K68LF8_orLVJL4gTA5Ma0F-y1QCFm*Fy##p8dnw!Bv歡的書畫,她逃避著申屠雲的視線。

「我…」趙如凡遲疑的問:「你確定?」

「要,或不要?」申屠雲問。

趙如凡想了許久,但看到申屠雲要吞下那藥,她居然聽到自己說:「要,我要。」

申屠雲停頓了一下,她坐起身。

「你要去哪?」趙如凡問。

「把藥丟了。」申屠雲說:「手帕給我。」

趙如凡點頭,她放開手,看著申屠雲拿手帕把那些藥包了丟在一旁。

申屠雲轉過身,脫了外衣:「上床吧。」

趙如凡覺得自己瘋了,她居然真的乖乖地照著申屠雲的指示做。

但是當唇親貼上申屠雲的唇時,她又覺得自己不虧,美人在懷啊!


(圖/123RF)

申屠雲並沒有急著脫去自己的衣服,她只是先傾身,親吻她,她手抱著自己,手f9&UT=psjMo=Q-&6-jko7_%Ty*[email protected]指輕撫著她的臉,然後伸舌、勾引。

做著她們熟悉的事情。

黑暗的房間,只能聽到衣服摩擦的聲音,還有兩人有點重的呼吸聲。

她照著申屠雲的指示,脫了她的衣服,先是解開腰帶,然後摸進她的衣領,剝下她外衣,然後是中*E6-^a&7ggr0Vn1cUc-NdTWCAr4tIKnkRc^ZtfoWzi=ECmC$Ii衣,隔著衣服上的繡紋撫摸著她的身體,聽著她動情的呻吟。

這時,才會覺得自己贏了一回,也才感覺這可惡的女人有點可愛了些。

她撫摸著申屠雲的身子,當衣服只剩下內中時,她好奇的把手從申屠雲的腰上伸進去,手夾在衣料t!*hGItYVUtHt9i-dQ44kT%OK!!wrE5huOYyrNS$YGa4$FqyJ^跟申屠雲的肌膚中,她紅著臉恩了一聲,但沒有反抗。

趙如凡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好色,手上的觸感是女人柔膩的肌膚,滑嫩的讓人想一摸再摸。

申屠雲軟了腰,她整個人貼在趙如凡的身上,感覺她的手緩緩貼著身體的曲線往上,然後用手罩著她的胸口。

趙如凡低頭,手上輕輕的揉弄,申屠雲著勾著她的脖子,狠狠的吻她。

趙如凡也不甘示弱的回敬,等她回過神,申屠雲的衣服早就開了。

在她眼前的申屠雲半裸著身體,白色的衣服v21_9LKVmC0UdpW_y7(g=Ht+uvnfVnUBHiFKB!&IETOPJZ^fED掛在她的臂彎,像是邀請人來品嘗她的身子,終於知道為什麼別人要講露骨。

看著她的Kwj3tP3(7)aoDdPEAkiqkmIgvN$e=91DfbIXsAT+Fgt^4xlWsD身子,尤其是脖頸下,應該有衣領的地方,早已敞開,那鎖骨的突起讓她像是白玉似的,讓人忍不住想摸,而趙如凡也真的摸上去,聽到申屠雲細聲的喘息,她貼近,申屠雲則是仰頭,她的唇貼著申屠雲的脖子,一點點的印下去,然後她忍不住的偷咬一口那個鎖骨。

「啊!」申屠雲輕嗔一聲,她翻身將趙如凡制在床上。

她就這樣大膽色情的跨坐在趙如凡腰上,MTQ*7(5uvx)kwAP1%!S$WmD-7QMaQOMq5%khZ2O5VLiG%AYpYN親吻她的唇後,卻沒有離開,而是一點一點的親吻著她的臉,然後到耳邊,有些重的喘息聲吹在趙如凡的耳邊,令她情動。

「喊我的名字。」申屠雲說,聲音很細,如果不是房間安靜,趙如凡也聽不到。

「雲?」趙如凡問。

「恩。」申屠雲說,她從趙如凡的耳邊緩緩往下,扯開她的衣領,細吻著她的脖頸、胸口,手隔著衣服逗弄。

趙如凡感覺全身發熱,隨著申屠雲的動作,那股熱流也從她的胸口到肚子,然後變成腿間令她羞恥的濕潤。

「凡,來,這裡。」申屠雲的聲音也有點羞澀跟柔軟,她跟著申屠雲的指示,將她壓在身下,她的膝在申屠雲的腿間,身下=CsXe%DP3wWPU$qsL+&4Bj=$UL9E%M1P0%[email protected]是申屠雲有著紅暈的臉。

申屠雲一手勾著她,一手卻拉開她的衣領,讓她的手脫出來,然後握著她的手臂往下。

趙如凡感覺肩上一熱,當肌膚與肌膚接觸的感覺,跟隔著衣服是完全不一樣的,她紅著臉甚至有些興W#0yVz=bPxV*d&+$G=P+p+bAHTnfjq!j)H9KAIBU+*IXJq%lma奮跟顫慄,因為申屠雲的手從手臂滑到手背,然後是手掌,曖昧而壞心的鑽進她的指間。

「你有修剪指甲?」申屠雲輕聲的問,她的另一手卻爬到趙如凡的胸口,調皮的挑動。

「你不是叫我要剪…而且你給我看的…那種東西,不剪指甲會弄傷吧?」趙如凡Z5#[email protected]=zqD9O%U!q+5e3RzuK+S9!T7#gpiUUXDar&bR2+sH喘息著問,申屠雲的手在她的胸前挑逗著她的情欲。

她的喘息卻換來申屠雲幾聲輕笑:「真是貼心的姑娘。」她貼著趙如凡的耳邊,吐氣如蘭的說:「這樣我會愛上你的。」然後是幾聲她=%ZeCSWIfN_bYRsk#rWNE9j1ZM*xwB*BH%44w0QH8W%[email protected]!T-的壞笑。

這女人嘴裡的話,就是這樣虛虛實實,老是讓人找不到憑依。

「雲。」她輕喊,房間安靜了一會,才聽到申屠雲低聲地問:「怎麼了?」

「教我…」趙如凡學著申屠雲,貼在她的4xtgW(6%eQlqPrtO_oP)jK7Uckh#9$SC&p77(GkJ*Qi6+3yuzR耳邊「…做讓妳舒服的事情。」說出這種話很羞恥,但是申屠雲嬌羞地捶她時,她終於知道為什麼申屠雲老愛這樣做了。

申屠雲卻也不甘示弱,她拉著趙如凡的手,然後在她眼前,伸舌舔弄著她的手指,挑戰似的看著她。

趙如凡深吸一口氣,這女人,就是這樣不甘示弱,她甚至壞心的咬了自己的手指一口,激起她身體的熱跟情感。

趙如凡一手撐在申屠雲面前,另一手探入她的腿間,手指觸及她的DWzeVeI_T6eXG%^YDg$G1D%PG7s40nN*V77M94q4tE-=R*38i&腿間時,申屠雲的濕潤讓她微笑,所以不是只有她在被情慾挑動嘛!

她壞心sK$rW!zDKp8q*wuKY3RIa3%[email protected]#+5+D4)z_+TpYy用手,慢慢划拉,找尋著那濕潤的入口,聽著申屠雲的輕喘,身下溫熱濕潤的身子,跟羞惱的美人面孔,她終於懂了男人為何如此愛色。

然後在她申屠雲的配合下她找到了那個地方,她輕輕地進入,聽到申屠雲的喘息。

「雲,你痛嗎?」趙如凡問。

得到的是申屠雲抱住自己的反應,聽到她用迷糊柔軟的聲調說:「…繼續。」。

趙如凡壞笑,她將手指推進入至底。

得到的是申屠雲喘息的抱緊她。

「凡…」申屠雲輕聲的喊了一聲,然後就沉默了。

趙如凡也不動,感覺手指被柔軟溫熱的包住,過了一會,沒有這樣緊滯的時候,她才輕輕的挑動手指。

兩人已經滿身的汗,趙如凡居然命令申屠雲脫下她的衣服,而申屠雲也照做,兩具光裸的女體相貼。

趙如凡只記得自己似乎已經亂了,腦子也無法有什麼想法,她只是動著手指,勾引輕挑0OUVGaYNvr!M5f)8xzj5$vW8mDg3xnv4kX9a+BDqbV#iI-^tnY,她判斷的唯一的憑依,就是申屠雲的喘息。

手指侵入那柔軟的腿間,壞心的欺負這個女人,唇被她的喘息封住,身體慰貼的感覺讓她也有著同樣的濕潤。

黑暗的房間,聽著隱隱的水聲讓人[email protected]@N$r6H)[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P紅臉,但兩人都不肯分開,她的手摸過申屠雲全身,申屠雲的唇也吻遍她的身體。

那一夜,她才8z7FY7DQg-e(OQ)rIot03$CbiY$mc_+wGwkbXUQp!dQqirIl#v知道,申屠雲也會求她、喊她、細聲的喘息,還有隨著兩人的情欲起伏,從她的嘴裡喊出來,自己的名字。

直到申屠雲的從呢喃的喘息,改成求饒,她才停手。

手指r^xwE+*SyNkT=b$c+#STODQ-kcRrfF^OeDr$Kl6%p9!s9he^Fk退出時,申屠雲的輕顫讓她有些意猶未盡,拿起一旁的帕子將手擦淨,房裡那歡好過的氣味,讓人平穩的心緒又有些熱。

她的手還是戀BeZunwNd!MqPwM2s7y8pxqitSWiCf+2HYRN0b-iv9%))36^c$^戀不捨的貼在申屠雲身上,終於知道為什麼有些人,講到山水,會有那種壞笑,因為現在,她應該是在「遊山玩水」吧?

想到這趙如凡失笑,她撫著申屠雲的身子,從胸前綿巒的山,滑過腰間平坦的川然後來到她的腿間,那濕潤的溝谷,總覺得有些愛$tQE88bd2MgsR_W1GjDWqv7#C8M0o+tdB!Mi_Wuk^=Kjoo*4kK不釋手呢!

「凡…」申屠雲輕聲的喊。

「雲?」趙如凡問,她覺得手上滑膩的肌膚很好摸,她想要繼續霸占這個身子,還有申屠雲的心。

「我想睡。」申屠雲說。

「喔。」趙如凡摟著她的腰:「睡吧!」

「我想這應該是做夢吧?」申屠雲的聲音已經不穩了,畢竟剛剛被進入的人是她,承受情欲的人也是她。

應該是累壞了吧?

趙如凡想,因此她壞心的回應:「是作夢喔。」

輪到我欺負妳一回了吧!看你明天還敢不敢晚起。

趙如凡已經打定主意,如果明天申屠雲還是這樣晚起,她就把一切弄得好像沒發生過一樣,-M+(OC3BxM*HXjQNSX(j#5SEttfmUNUYLHsV+%7_ZL_P(8XGmP省得這個女人老是喜歡調戲自己。

「也是#nXknPh)NV=$F9X([email protected]^5&PLN4D$*oyaw&4CT…」申屠雲苦笑,她貼著趙如凡輕聲的說:「…凡,我喜歡這樣的你,別離開我,好嗎?」申屠雲問完,就埋進了趙如凡的懷裡,睡了過去。

趙如凡抱著她,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聽到她均勻的呼吸,這女人怎麼可以這樣,將她的心搡了一把,就qezbKExEQRXJ+-QuJXj4z2UdY2x=BgwnDZDWsDM7FU6Iosze2q自己睡去。

趙如凡抱緊她,低聲的說:「申屠雲…我們沒完的。」

看著床上兩人散了頭髮,黑色的髮蜿蜒在床上,糾纏凌亂像是她們的關係。


(圖/123RF)

當彩香送午餐過來時,申屠雲正在房裡看書,而趙如凡站在門口。

「如凡,怎麼在這?」彩香問,申屠雲跟如凡的事情她清楚,卻沒有報告給夫人,因為雲小姐答應她,要讓她跟自己喜歡的-2oStbb($qEjZ^s&1Xk3y)4^bQ9LDiKR8M8=K2Gl&FERU%&HFx管事一起。

「雲…小姐讓我出來的。」趙如凡說,剛剛她差點KB7dG)4Ma&lwmGzpG=4NE&DtQ!p%l3aVH$)x^SE4bSC!qO-Rlq喊出申屠雲的名字,要克制著,在後面加了一個小姐,才沒有太突兀。

彩香看了看門口的水漏,她皺眉:「那我晚點再進去好了。」

「為什麼?」趙如凡問。

「小姐不喜歡鐘聲…開場的鐘聲」

「鐘聲?」趙如凡問。

遠處傳來一陣模糊的鐘聲,三短一長。

而房裡則有東西摔碎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趙如凡跟彩香對眼,看著彩香沉默的模樣,她皺qNq&NEb!HI+5QqnCRRd0dLNJ^xAJa&sIP-HxOG(4AoqP-FGuRA眉轉身闖進去,而站在她後面的彩香想說什麼又安靜了。

那個鐘聲,是申屠雲的心病,也或許是大部分申屠家人的心病,只要想到那個比賽,彩香還是陣陣發寒。

不過,看著門內,摟著申屠雲的如凡,彩香微笑。

心病還要心藥醫。

她被派來監視申屠雲,這個溫柔又倔強的四小姐,總是默默付出著,x7)bjrcH!j#TkPmfPgO&LK=xvM(uFSI(uO3Y5jocTfVs_9itgw明明她可以像三小姐,冷血的不管任何人,但她還是選擇了與三小姐不同的道路。

自己這個監視的人,也受到了申屠雲的好處,如果沒有那個不省心的生母,沒有生在申屠家這樣#bp*bb9#[email protected]%*lM*SZJBLr$W4JhNDz=ZMasd5TsLhWnE)$OFmzc殘忍的家族,小姐會快樂許多吧?

看著如凡將申屠雲安撫好,然後才走出來,aW#%3N)oIlWKz%2W19+zI4N5Fmu&EIYz8s4v1l7KYD5d19ZyjT她很慶幸當初申屠雲留下了如凡,也希望如凡一直常伴申屠雲左右,可是申屠雲依然要將如凡趕走。

越是喜歡的人,越不該害了她。

這是申屠雲說過的話,裡面的柔情跟寵溺,讓一直觀看著雲小姐的自己心痛。

她跟如凡一起去廚房拿東西,其實她們都知道,申屠雲需要冷靜跟獨處。

「雲小姐是很好的人,她很溫柔。」彩香說。

趙如凡看著她,思考著彩香跟申屠雲的關係。

彩香看著她散發出的敵意,連忙解釋:「我已經有喜歡的郎君了,是老爺的管事。」

趙如凡點頭,難怪申屠雲會說,彩香不會站在她那邊。

忍不住,趙如凡還是問了彩香:「為什麼,雲…小姐會討厭那個鐘聲?」

「那是比賽的鐘聲,如果你在那個比賽,每次這個鐘聲會讓人傷心。」彩香喃喃的說:「那是很可怕的比賽。」

「你知道人獵嗎?」彩香問

趙如凡迷惑的搖頭。

彩香為她解釋:「傳說人獵,是隋p([email protected]*rO74!(N&k6vud7b2#0tL0BJu7LsYGB3aq9xH文帝楊堅的第四子,蜀王楊秀發明的,後來他因為殘暴被降為庶民。但是降為庶民後,他隱匿在民間,替商賈安排遊戲,供他們娛樂。」

「怎麼安排?」趙如凡好奇的問。

「當你很有錢後,一般的賭博已經不能滿足那些貴族,因此他[email protected]!TnAGK#%$們會將貧窮的人抓來,讓他們用生命比賽。」彩香說,想到那些殘忍如同刑罰的遊戲,她就渾身發冷,但每年還是有大量的窮人前仆後繼,因為錢。

趙如凡聽到,有些不快的問:「所以申屠雲也知道這件事?」她也允許?

彩香收到如凡的眼神,她無奈的說:「事實上,申屠家就是策畫這種遊戲的人。」

看著趙如凡不可置信的表情,彩香有些迷惑,雲小姐沒有告訴她嗎?

「如凡…」彩香想勸如凡,卻被她打斷。

「所以申屠雲也知道並允許?」趙如凡問。

彩香想告訴趙如凡,申屠雲並沒有拒絕的權利,但她卻看到申屠雲在窗邊對她搖頭,她只好沉默。

這樣的沉默卻讓如凡覺得,申屠家真的太殘忍了,而申屠雲…

想到自己喜歡這樣的女人,還跟她發生關係,趙如凡有些慌亂。

「這…太殘忍!」趙如凡喃喃的說。。

「申屠家可沒有逼他們,那些人也是賭徒,他們想要大量的金)[email protected]$q79kLamoqu2*[email protected]錢,而那些富貴的人家想要被娛樂,僅是買賣而已。」申屠雲冷靜的聲音說。

「差不多了,如凡,你去廚房幫忙吧!」申屠雲讓如凡離開。

趙如凡看著她,想問什麼,最後還是走了出去,等回來再問吧?

申屠雲跑不掉,但娘親跟姐姐的名單,如果不快點,說不定會失去。

等到如凡的身影消失,彩香才轉頭看著申屠雲的手:「雲小姐…」她的手指甲都刺到手心裡了。

「不要跟她說人獵的事情,我的事情也別說。」申屠雲說,她看GfggW-3hr=%[email protected]著房間:「我希望在她面前,不是這麼糟糕的樣子。」

「小2(XaI4VV!f^udwZ#78bBcM_PG3=JinVQYPbxZ6JiNeW=WS4vST姐!」彩香驚訝,申屠雲對趙如凡的照顧這樣明顯,但明明申屠雲才是人獵比賽的受害者,她卻不願意讓趙如凡知道?

「如凡有自己的人生。」申屠雲低聲的說:「那裡面不該有我。」

「…」彩香看著她:「小姐…其實趙姑娘…是個善良的人,如果小姐好好跟她解釋。」

「她會聽、會了解,會願意留下來。」申屠雲轉頭看著彩香:「可是彩香,我不配。」

彩香看著申屠雲憂傷的眼睛,她只能選擇沉默,申屠雲的考量沒有錯,讓如凡離開才是對的。

「彩香,明天帶她去看看人獵場,介紹給她聽,然p&g6OIV8fJ9XUXTO9vB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後你回去吧!趙管事最近很可能有空了,找個機會,你調走吧。」申屠雲的聲音疲憊的說。

帶如凡去看人獵場?

那不就是等於讓如凡恨自己嗎?

但彩香卻不能違逆申屠雲的交代。

「好的…」彩香點頭。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在美國愛達荷州的首都波夕,一個很不尋常的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這座城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美國最大的代理孕母重鎮,導演貝絲艾拉緊跟著四名身為代理孕母的另類媽媽,以及她們肚中小孩的親生家長,從她們的懷胎過程中🤰發掘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對於無法親自生子的家長們,代理孕母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令他們也能享受獲得「好孕」的無比喜悅👶

🎥《祝你好孕》電影傳送門👉bit.ly/2WdeDEl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