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一個之前才看過自己裸體,親過自己,動不動就戲耍自己,讓她幾乎要耽溺,說自己是她玩物的女人。

現在她卻問自己,想嫁嗎?

趙如凡卻有種煩躁感。

她甩頭,「我送您回去吧!不要亂晃,你這身子骨,不讓彩香盯著,還敢跑出來?」

「雪瑤。」申屠雲笑著看她,心情很好的問:「你在關心我?還是…吃醋?」

雪瑤做了一件不RBHj9)5aaLR$=J7YJXt+42LJuHNp8NqeWgy73#QBRI&8w+Z8eK可饒恕的事情,她木然的把桌上的茶倒到申屠雲裙上,然後說:「小姐衣裙濕了,我送您回去吧。」

申屠雲也只是挑眉,然後乖乖在自己的護送下回到房間。

趙如凡選了一個偏僻的高處,躲在樹幹裡面,看著遠處的人。

申屠雲,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想到自己送申屠雲進房前,自己的問題:「我想嫁,你就放人?」

「放啊,怎麼不放?」申屠雲微笑的說,她轉身看cIUdhXUw9Pkg17MyClM-)FQ^B)&lA$#EI61wHeUT^SKJWt^K7P著雪瑤,有些深意的勸她:「嫁人,有個好歸宿,把一切都放下,不是很好嗎?」

「我不要!」趙如凡不快的說,然後她轉身丟下申屠雲離開。

她抱著自己,「申屠雲,我娘跟姐姐還沒找到…而且…」,而且什麼?

趙如凡看著申屠雲,而且她跟申屠雲…還沒有結果?

她們本來就不可能有任何結果吧?

怎麼想,她都不該再跟申屠雲有任何瓜葛。

她靠在樹幹上,[email protected]*MP1kU^AC4V_oJ#@!Qe4F9KqD2XwI0RK%oFQnDG*k-Sy%手指撫摸著自己的嘴唇,想到那個幽暗的地下,申屠雲的香氣,那柔軟的唇,卻總是出現在她的腦海,那濕潤的唇舌貼著自己,兩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

申屠雲。

手指磨蹭著唇,那種溫熱的感覺,讓她很想再親一次申屠雲。

應該要覺得討厭、痛苦,被玷汙不是嗎?

但她卻不斷的回想,甚至為了這樣的回憶臉紅心跳,她是不是越過了界限,她不是應該只對男人有興趣?

但為什麼,申屠雲親吻自己時,她卻有些高興跟竊喜。

看到她跟那個男生一起時,她竟然有種微酸的感覺,她甚至身體比腦子快,將劍釘在桌前,想要隔開她們。

申屠雲不可以跟別人一起,應該要…應該…

跟自己在一起才對!

想到這裡,如凡突然意識到,她好像…喜歡上申屠雲了。

回到永盛,如凡盯著申屠雲,為什麼她會喜歡上這個女人,變化、任性,長的漂亮,但卻陰狠無比的女人?

「你盯著我看什麼?」申屠雲挑眉。

「沒什麼…」趙如凡轉過頭,剛想說什麼,突然遠處有人喊申屠雲。

這是夜宴,申屠雲是宴會主人,本來就會有很多人來找她,看著她應TnB#2ZTJGflyGFb$9K$hb9L_ar7=tL0M7t#**mNjgR#!YtU_RT酬,趙如凡有些不解:「為什麼,這麼貴的入場費還會有人願意進來?」

「因為這就是虛榮。」申屠雲嘲諷的笑說。

她看著雪瑤:「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我自己?」雪瑤愣愣地看著她。

申屠雲走過去貼在她耳邊,「明日午時,到這個地方來。」她在雪瑤的手邊塞了一個紙條。

她想要讓這件事有個結果了,不想再糾纏,申屠雲想。

因為,她快要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圖/123RF)

申屠雲讓雪瑤到那個房間。

雪瑤到的時候,申屠雲已經坐在房間裡面。

她看著房間的一頭,讓雪瑤坐到自己身邊:「坐吧!安靜地看。」

雪瑤走過去坐下,然後她就臉紅25wRPrB#KKLCGk4jsJ3=F6rS%4hcyI$aDKD%rmcJbA!gF&4fm1了,她們眼前,是一塊黑紗,但或許是織工精巧,加上角度正確,她們可以看到房間裡面,房裡的人卻看不到她們。

至於房間內,是一對女子,一看她們的打扮,是兩名娼家女子。

雪瑤走過去,坐在申屠雲的手邊,安靜地看。

那兩名女子,一名叫心蓮、一名叫憐衣。

她們坐在房間,僕人過來在她們耳邊低語,她們臉紅一陣後,還是點了頭。

然後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留下那兩個女子。

憐衣比較高一些,她起身,將心蓮拉到床上,兩個女子就在床上親吻起來。

雪瑤紅了臉,她看著一旁的申屠雲,她卻只是表情冷漠的看著,像是看著一本書,而不是兩個女子親熱的畫面。

然後她又突然想到申屠雲交代的,安靜地看,她只好轉頭,看著那兩個女子。

@!AXnt*[email protected]*@VinX_BGqm^M0O9yc%1Pw4o+RpS0Tcbx衣一邊親吻心蓮,一邊解開她衣服的釦子,然後拉開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肩膀,她伸手,從解開的腰帶摸進去她的內中。

內裡的衣服本來就緊緊的貼著肌膚,憐衣的手摸進去,可以從衣服的起伏線條看到她的手,Rxp!%5v&(O747$j$Dq6r%wduIrWxuTP_k-b3o*OZfEf^*3Wl$k清晰的五根手指爬入心蓮的身體,從腰到胸口,然後罩住。

心蓮紅了臉,細聲的喊了聲:「姊姊。」

她原本就喜歡憐衣,被她這KO)&HErYowbI2-yviKsgo7c_s3(=*Ir)5bvp4-4kH5BYvlwE*f樣細捻輕擾,只覺得醉臉春融,頰邊是斜照江天一抹紅,心裏既羞且喜,兩人親吻著,唇舌交纏,恨不得能融為一體。

憐衣看著眼前的心蓮,春心情動,她[email protected]+RYxM4_$DdXc6cP*xS7U4iEnSufeQ們一直互相喜歡對方,但是兩個女子在一起的事情,卻是聞所未聞,她也始終不敢戳破兩人之間的曖昧,寧願就這樣混著。

但今天,僕人卻告知,只要她Jb0K_uU-l1dqdZ=p&H3rs9xoDhZOf(eT6vV=23yAeeTWZ)jcZp跟心蓮可以「表演」的好,家主會為她們贖身,並讓她們隱居,有一方天地可以讓自己容身。

對她們而言,這已是主子的恩賜了。

更何況對象是自己心愛的心蓮,她更是歡喜,對主子感激不已。

心蓮也看著憐衣,她喜歡EmMux8ZJttkTSn*^uO_6qRf2i=hwFoS+NcuX98#)B38rrwIiWm憐衣,從進了這個地方就是,只是她們兩個女子,是這個世界的最底層,濃豔而髒汙的一抹顏色。

她不知道要怎麼表達,甚至不知道怎麼表達,但憐衣是她的教導者,帶領&xXp%HJJw=P4gxFr=ORevwAASy_9Mo-U$W3mk8y)+*ExZI=f=c著她也保護著她,甚至願意將客人分享,但其實,她忌妒著,厭惡著那些男人,她希望憐衣只看著自己,不要有任何分心。

甚至故意搶走她的客人,為了她無法說出口的愛戀。

她愛著憐衣,但是她們是妓女、娼家,應該低賤的沒有感情。

可是每次看到憐衣,她都恨不得將她摟在懷裡,想要成為她的血肉,不許有一刻的分開,但現在她的願望實現了[email protected]^kG86GFPRTK9mduClke+3#LM9J$z!q=7vXVyQy593J#,她狠狠的吻著憐衣,這個她喜歡許久的「姊姊」。

表演這種事情,她們早就熟練不已,其實今天的主家已經很仁慈了,尤其聽到表演完後的報酬,她們都很驚訝。

不知道是誰發現了她們隱密暗約的情感,但她們都心存感謝。

因此更加認真跟投入,以身體感謝那個願意給予她們生天的主子。

屬於女子嬌揉的喘息聲在整個房間。

雪瑤夾緊腿,但一旁的申屠雲卻如老僧入定,即便眼神盯著,但她的呼吸卻一點都沒變化。

房間的溫度漸漸的升高,憐衣看著心蓮,她現K2u-TQS-Ra(1dUn#9zSBqnI1SEHA(@$sVKV%=w++*il7A7F3sm在跪在心蓮腿間,心蓮則坐在床沿,兩人的衣服都脫了下來,心蓮已經被自己脫光,她的身體也被自己唇嚐遍。

RU)SS_uFuvkktr4isn$pzHCcVI<^)NY%Y05mSY4YeI-DsZ*Z她的唇舌離開了心蓮的小嘴後,在那可愛的頰邊親吻,然後是白嫩的耳垂,那美麗的脖頸,隨著喘息起伏喉邊,還有鎖骨可愛的突起,然後是胸前,那一手掌握的肉白的胸,還有胸前的一點顏色,她用舌挑逗那點突起,聽到心蓮的嬌吟。

心蓮感覺自己越來越熱,憐衣的手,還有唇舌,一點點的勾起她體內的熱,她甚至迫不急待的展現自己的慾念,只求憐衣的侵[email protected](YJ&oH0y6SAA^D2av2ZA(_4TzcsiqoOVXFBmVl^5N-x6wb入。

她低頭,卻[email protected]@^q!BgObU(#BjJvQarQH4UF8YU1Q(8%看到憐衣美麗的臉,那雙眼睛壞笑著與自己對視,但是她卻含著自己胸前,然後胸前的熱傳進了身體,在她的嘴離開後,那一點的涼意,讓她更加臉紅跟激動。

「衣。」她細聲的喊,被喜歡的人這樣挑逗,她的腿間不需要任何藥物的幫助,就已經濕潤。

「心蓮。」憐衣回應的喊,她pE1Rf1ZgXpOVVrZgk9pC4HEZoQC5f+#KFHsvDt6D%jVShOBQAd的衣服早已脫光,只剩下內中,從她的背後看,能看到她雪白的背,被幾條繩子切割,而她埋在心蓮的腿間,親吻著她的小腹。

心蓮仰著頭,她撐著身體,大腿打開,腿間是憐衣的身體,她在看自己私處,想到這裡她臉又更紅了。

憐衣濕熱的舌,舔過她的腿,那有些搔癢跟濕冷的感覺,反而讓她更受不住的輕哼。

「心蓮,看我。」憐衣的聲音命令。

心蓮乖乖的低頭,然後看到讓自己臉紅的一幕。

廉衣伸出手,在心蓮面前舔吮著自己的手指,她魅惑的看著心蓮,眼神邀請。

心蓮軟著身體,她紅著臉,伸手拉出廉衣的手指,放到自己嘴裡舔著,任由她的手指夾玩著自己的舌頭。

雪瑤可以看到,兩個女子,互相撫慰的身吟,那雪白的,屬於女子豐潤的身材,光裸的在Eo3HA)x-9=sH(b5DpuRnv7u!-I^T2^g-L1qD0N63DA66bP#iY^床上交纏,讓她臉紅心跳。

廉衣把心蓮的腿拉起來f!AarXeN$#Y_rc6n4Z4yQD2Z-2oZhCeQ5ZvOpP5GQ=Vf&tMlh3,讓她一腳踩在床上,然後她一點一點的吻著心蓮的身體,然後到了她的胸前、胸口、腰,然後埋在她的腿間。

廉衣的手指從心蓮的嘴裡出來,濕潤的手指在房間閃爍著光亮,然後她將手指送入心蓮的腿間。

雪瑤看著光裸的女體bKmOtkUlleucx9oneBrNy5terlHo$=Iga=3$wgYavXd0P1_NBQ,胸上的兩點顏色,還有腿間的黑色毛,以及那粉色的肉壺,被女子的手探入,當廉衣的手指沒入。

心蓮的顫抖的嬌喊聲,也提高了雪瑤的感官,害羞、緊張、口乾舌燥,渾身發熱。

這種閨房的密事,卻赤裸的在自己面前。


(圖/123RF)

「為什麼要讓我看這個?」雪瑤忍不住的拿起一旁的茶水。

「別喝,我下了藥。」申屠雲說,她看著床上交纏的兩名女子,男人、女人在她眼裡都是一樣的。

慾望也是,髒或不髒都是人心的選擇,那兩個女子,可是洗乾淨的。

她冷笑,把自己的手伸到雪瑤面前:「按著脈門。」

雪瑤按著她的脈門,冷靜的沒有任何波動,反觀自己卻各種混亂。

「我從小就必須接受這種訓練,冷靜、穩心,在任何時候。」申屠雲輕聲的說,她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對女子。

「這很奇怪。」雪瑤不解的看著她。

「沒什麼[email protected]@xYn^xJe_1KeMY3kTX!=KO3mX08,就是這樣,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傳統,打造武器的家族,天生就必須了解武器,申屠家是精通賭博的,所以任何時候都必須穩著心神。」申屠雲用著沉穩的聲線說:「即便是看著那兩個人交媾。」

雪瑤忍不住的握緊她的手,她看著申屠雲,她到底經歷過什麼?

當疑問在腦海,那淫糜的氣氛無法影響她,看著申屠雲,那美麗的外表下,到底有什麼樣的經歷?

同樣都是女子,她面對過什麼,才讓她看起來無比的冰冷跟黑暗?

「不用同情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申屠雲看著遠處:「誰都有自己的難題。」

申屠雲想抽手,雪瑤卻拉住她的手。

申屠雲發現抽不回來,她也不惱:「如果你不想成為那兩個女子其中之一,就不要再沾惹下去了。」

她憑什麼這樣警告自己?

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

雪瑤不高興的想,她問申屠雲:「為什麼?你害怕自己會喜歡上我?」

「我當然喜歡你,不喜歡,我就不會承認你是我的玩物。」申屠雲大方的承認,她喜歡雪瑤。

「所以我更不希望你枉送性命。」申屠雲說。

雪瑤一直扣著她的脈門,所以她知道,申屠雲說的是實話。

但她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申屠雲的承認是這樣的乾脆,但她的用意卻讓人摸不清楚,為什麼會枉送性命?

為什麼她要一副把自己推開的模樣?

申屠雲沒有給雪瑤思考的時間,她起身,走到還坐著的雪瑤面前,傾身親吻了Yc41-tUX78&Vwx(t%Xgc+r!&)m%Pg=qXgYXj%h3)3TTlYRAXiN雪瑤,然後捧著她的臉說:「你乖一點,好嗎?」

雪瑤看著她的眼睛,有那麼一刻,她看到了申屠雲眼中的一點脆弱,但很快就消失在她的笑容中。

在女子浪聲中,申屠雲離開了房間。

雪瑤則是握緊扶手。

申屠雲。

憑什麼都是由你決定一切?

明明是你先開始的,明明是你先題要求的,為什麼我動心了,你卻要把我推走?

你乖一點,好嗎?

來不及了!

雪瑤想,因為我已經喜歡上你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2016年年底,台灣立法院朝野黨團紛紛提出婚姻平權修法草案🌈同志權益露出曙光,社會上卻出現一波波的反同聲浪。

三對不同世代的同志伴侶,也有各自要面對的難題,相愛相守超過三十年的王天明和何祥,正經歷著疾病的考驗;Jovi為了女兒的權益,和新伴侶Mindy把多數時間都投入在爭取婚姻平權的運動中;阿古從澳門跨海來台,和男友信奇共同生活,創業的困境、向父母出櫃的壓力都考驗著他們的感情…

🎥《同愛一家》電影傳送門👉bit.ly/2WQeN4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