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既然講明了,趙如凡也不客氣了,整天往玉旖梅身邊跑,就為了見申屠雲一面。

玉旖梅不快地攔住她:「趙東家,雲兒真的不是申屠雲。」

「我知道,但我很喜歡雲兒。」趙如凡笑說,接過雲兒遞過來的茶水,卻握著她的手。

「趙東家,我要給主子上茶,請您放手!」申屠雲瞪著趙如凡。

「雲兒,來我這邊工作吧!玉姑娘開多少價,我開兩倍給妳。」趙如凡看著她。

「看來趙東家真的很喜歡我們雲兒。」

「喜歡的不得了,而且我想好了,雲兒已經是我的媳婦人選。」

「趙東家說笑了,兩個女子,如何能成婚?」

「這事情我們自己處理,玉姑娘應該要煩惱的是別的事情。」趙如凡看著外面,她沉思著:「玉姑娘,東邊那[email protected]#z_3S7w間品梅苑,是您的產業吧?」

玉旖梅警覺起來。

如凡則是把雲兒拉到自己腿上,環著她的腰。

「別像個紈褲似的。」申屠雲無奈,她細聲的叮嚀,如凡跟玉旖梅好像天生的仇寇,看到對方&krdzvC7YFi=jZ3&#NzEs)PdH2C__-jiwU)$Z$*(0k-s7%P3-0就是要在嘴上佔點便宜不可。

Hv5we-zcMhPeLqUeFXHlN#[email protected]%P66-0EC#ijCH12誰叫她不肯放手,更何況…」趙如凡看著玉旖梅,她雙手環住申屠雲:「要是耍流氓能得到妳,我可是願意的。」

申屠雲看著她,想從她懷裡起身,如凡卻死死固著她的腰。

「趙8n#nU%brebUU9!liZ0pJaDRJ5*TuI+FDA*2!#2mU#KQjI_Worn…」玉旖梅還沒說話,一旁突然有個男管事進來,在玉旖梅耳邊說了幾句,玉旖梅聽完,咬牙切齒的看著趙如凡。

「妳想要怎樣?」玉旖梅看著趙如凡。

「我要的東西,玉姑娘一清二楚不是?」趙如凡微笑的說,她吻了雲兒的頰看著她。

「不行!雲兒我絕對不會放手!」玉旖梅說,她看著雲兒,眼神裡面都是執著。

申屠雲嘆息,她推了推如凡,示意她放自己下去。

如凡不滿的抱著她,但是申屠雲只是輕輕喊了她的名字:「如凡。」

趙如凡便乖乖的放手。

申屠雲讓如凡出去,自己跟玉旖梅面對面。

一切都是歲月靜好的模樣,申屠雲看著玉旖梅,她們同年,她甚至是自己的初戀,但現在的玉旖梅卻不肯放手。

「旖梅,妳怎麼了?」

趙如凡帶著申屠雲回家。

以家主姐姐的名義,她代替申屠家來給趙如凡提親。

「如凡委屈了,之前我們家遭逢大難,如凡不離不棄,是我申屠家之幸。」申屠雲微笑的說,送上了聘禮。

BE=6y%ItsVVWtfU$C1hN^dn(drlMHvjJLssSFC5G9#1rs%Qi2W看著那價值千金的禮單,趙娘只是看著申屠雲:「如凡個性拗直,申屠家現在遭難,但以後也未必沒有更好的人家。」

申屠雲微笑:「再好的人家,也不若如凡,能同患難,才能同富貴不是?」

「可…」趙娘還想講,一旁的趙如凡已經嚷起來:「娘!」

趙娘瞪著屏風一頭:「思嫁也不許這樣!」

趙如凡紅了臉。

申屠雲則是微笑。

趙娘打量了一下申屠雲,才嘆息,點頭同意。

晚上,申屠雲跟如凡牽著手在院子裡走。

「其實,不用這樣也沒關係。」趙如凡說,看著申屠雲:「你當新娘比我漂亮多了。」

申屠雲微笑:「畢竟我長你幾歲,更何況,看了你的身子,我自然該負責。」

「說什麼呢!」趙如凡臉紅的說。

「希望你別介意,戶籍上你是嫁給一個死人。」申屠雲說,申屠家除了女眷,男丁都被貶,她用自己手上所有hhW-&0HukdjOAziUM^oW36G)u4x(AMvrxXozr%*T%hE38P+U5#的資源,跟三姊換了條件,讓如凡嫁入申屠家後,兩人一起詐死,現在她是徹底的一窮二白了。

「跟你在一起就夠了,其他的,我不在乎。」趙如凡牽緊她。

這件婚事就這樣辦了,臨上花轎前,趙娘把趙如凡叫到跟前,她看著如凡許久。

「娘?你怎麼了?」趙如凡問。

趙娘看了許久,突然說:「如凡,如果那女人欺負妳,就回家知道嗎?」

如果那女人欺負妳!

趙如凡看著自己的娘:「娘…你知道了?」

「你是我的孩子,你喜歡誰我還會不知?」趙娘看著她說。

「那娘你…」

「我曾經去逼過她,可她寧願給你名分,也不願放手,我跟你姐姐討論過,既然你也喜歡,那我還能說什麼?」

「你去逼過她?!」

「你還沒嫁呢!心就站在人家那邊啦?」趙娘不滿的說。

「等等,娘你講清楚,所以你去找過雲?」趙如凡問。

「對啊!那女娃娃,倒是言辭犀利,嫁給她,你註定一輩子被她押著了!」

「不一定,我也經常押她…不是!娘,所以你…不反對?」

「我要是反對,能攔住你嗎?」

「我死都不跟她分開。」

「所以啊,那女娃娃跟我承諾過,她的就是你的,所以為娘能說什麼?嚷嚷出去丟臉的也是我,反正你名義上是嫁給申屠家的少爺,關起門來,守住秘密知emLe45HV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JTLUK道麼?」趙娘交代著。

最後看著如凡:「你長大了,但娘還是關心你的,以後還是要回家看看知道嗎?」

趙如凡點點頭。

上了花轎,被抬上山。

名義上,她嫁給了申屠杭,實際上她嫁給了申屠雲。

沒有任何賓客,只有申屠杭的牌位。

她跟申屠雲上了香,拜了堂,牽著她的手,兩人一起進了房間。

「後悔嗎?」申屠雲問,她穿著一襲紅衣。

「當然不,現在我們一輩子都分不開的。」趙如凡抱住她。

申屠雲微笑,將她壓在床上:「是啊,一輩子。」

她們親吻著。


(圖/123RF)

趙如凡坐在床上,看著申屠雲慎重的潔手,她有些臉紅:「有這麼慎重嗎?」

嘩啦啦的水,還有申屠雲懶洋洋的聲音傳來:「當然要慎重啊,過了今夜,你就是我的人了。」

如凡紅了了臉,身體熱了起來。

申屠雲走到她的面前,主動寬衣,看著她美好的身形在自己面前#B!YTFw6G3NeYSaLu*[email protected]%7)T2CLDHooMI*[email protected]顯露,如凡貪看著,但當申屠雲對她露出媚笑,她也跟著笑,然後一股不安感在心裡,申屠雲明明是個美人,如凡卻覺得她…

像是狼一樣狩獵。

但如N(zYh*BO7H^s4QP(rk$4SJb8LbT3Zh-=)9UnWN8w(5!KPl7_sr她想像的那種快速的侵略並沒有發生,申屠雲只是拉著她,將她帶到床上,讓她坐著,申屠雲親吻,不同於以往的輕啄。

這次她貼著自己的唇很久,不輕不重,一點一點的吻,從嘴對嘴,然後是舌頭滑過自己的唇。

如凡感覺唇上一陣濕滑,申屠雲在自己面前,丟掉了所有的防備,還有討厭算計的假笑,只是認真的,眼神熾熱的看著[email protected]^9rkC^S4nmeMP9Rvsj!by!!3x=WGLghl)MsB她。

她們擁吻著,如凡用唇迎接申屠雲的唇,但還沒享受到那股體溫的熱,她又隨即分開,一下一下的戲吻著。

如同蝴蝶翩翅般輕緩的煽情,唇舌淺嚐,眼神勾引,一點點的誘惑著如凡。

她摟著申屠雲的腰,想要深吻,卻被她閃過。

「不行喔!」申屠c5hq#g9PsW#68X_9O4_-NMbxGcKv!sa$4G#2jNVKn!y*2px3oE雲伸手,她慢條斯理地解開如凡的腰帶:「今天你是我的。」她笑說,將解開的腰帶放在唇前一吻。

「雲…」如凡細聲地喊她,卻得到她挑眉的回應。

「乖一些,凡。」說完申屠雲送上唇,一邊將情慾餵給如凡,兩人的舌在如凡的口中交纏,她的手卻已經脫下如凡的衣服,撫著她盈潤纖細@CV)opgd*gwwm0c_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肩膀。

如凡只好乖順的任由申屠雲脫下自己的衣服。

「雲…你是故意的嗎?」如凡問,被挑逗的腿軟心熱0$BO8=f36WeMjotPCl)AgvfyLoZRd!cqK^Ueue%kkkQ_kCzt$),直到胸前的一陣快感蕩漾,她才發現自己被脫精光,光裸了肌膚與申屠雲相貼。

申屠雲按著她的肩膀,看著如凡壞笑的承認:「是啊!我是故意的。」她說完吻上了如凡。

如凡感覺嘴被人封住,她欣喜的迎上雲的吻,直到胸前被緩慢的揉弄,她喘了一聲,連自己娘親都不曾這樣對待,她敏感的顫抖,胸前快感衝入腦子,然後#[email protected]_ONcA^8nB_G+ezwJ又化為熱,最後匯聚到小腹。

我錯了,趙如凡,看著眼前的申屠雲,她絕對是記仇的,現在她就是要把那之前,自己幾次欺負她的債討回來!

如凡忍不發出呻吟:「啊!」

申屠雲的手在她的身體遊走,愛撫著她身子的每一寸,然後給予刺激。

如凡從來不知道,光是胸前被人罩住輕輕的柔弄就能讓她臉紅,更別提那手滑過她的小腹,直到她的腿間。

沒辦法夾緊腿,因為申屠雲在她的腿間。

「這裡滋味我知道喔。」申屠雲壞笑的說。

如凡已經臉紅得不能自己,軟聲的說了句:「別使壞。」然後又被申屠雲撩播的不能自己。

她感覺申屠雲的手指,就在她的腿Xe*CLBDJ44*A$G$yfJQlIKqUnmPuvaKa2oA-v43+LVOoPZheWp間,輕輕地找尋著,當她敏感的點被她按住,趙如凡居然克制不住自己的喊出聲。

申屠雲並不急著動作,她輕輕地試探,確定如凡是被她勾起情慾,

她才慢慢地用手往下,找尋著那通往如凡深處的密道。

如凡感覺申屠雲的手指,在自己的腿間划按,然後觸及自己濕潤的身子,在申屠雲曖昧的視線下,她紅了臉。

「你會覺得我很淫蕩嗎?」自己的濕潤讓她很羞怯。

「喜歡極了。」申屠雲的身邊在她耳邊說。

如凡感覺申屠雲著找尋,她放鬆自己,任由申Ag2aMrm31QqoTIvlguEVckLRH*rx1cFyp8oKfVY!kp!Xrb0m4d屠雲的手探入她的腿間,她知道,這一輩子,她會記得這個人,因為她是自己認可的人。

是願意將自己交託於她的人。

當申3ee7nHid(EQtVRKnL5CHpBCO+KAI=*dZzSujEAwETh%qMonz5y屠雲的手指進入自己,她紅了臉,因為她看著雲居高臨下的罩著自己,她微笑得逞的表情壞極了,但手上的動作卻是極其輕柔的。

一點點的以指輕觸她的情欲,進入她的身體,她微笑的表情讓她不會緊張,如凡感覺腿間[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B^Zt2&0&nS*[email protected]!Zj48xi+有股飽脹感,那種被填滿的感覺,讓她舒服又羞恥。

因為這表示她被雲進入了。

進入後,雲並沒有動,讓她緩緩地適應著,她吻著自己,用手揉弄自己胸跟敏感,直到她鬆了下來,[email protected]!8ez*DVArcVc50*[email protected]=Sr5kuU-VjQUZ她才進入到最底。

「別怕。」申屠雲柔聲的在她耳邊說:「不舒服、痛就告訴我,我會停的。」

如凡感覺自己心底一片柔軟,被這樣溫柔的對待,讓她紅臉,她慢慢感覺身體已經適應了那探入自己的指$XTkEE0v)!T!IB!rvXp!&xLAc1IxHfVB5zn*mQ2*i3jjApTX=h,她有些臉紅的說:「吻我。」

「可以嗎?」申屠雲問。

她紅著臉點頭,當申屠雲吻她,她感覺自己的身子裡的手指動了,但還是有些澀感。

申屠雲看著眼前的如凡,她低聲地在在如凡面前,念誦Ls)AN)@RNVL3)@&w2Kj(&*QsnQI6#=MGHAc7C*Pr=dYF(U=+Lm這首詩:「…論情旋旋移相就。幾疊鴛衾紅浪皺。暗覺金釵,磔磔聲相扣。…」

如凡看著她,然後被申屠雲按住體內某個點,她敏感的拱身後,撞到了枕上。

發出扣的一聲!

「如凡你聽,這就是磔磔聲相扣…」申屠雲壞笑的說。

「你念這什麼!」如凡抗議,細思那詩裡的意思,她紅了臉。

「我倒是捨不得,萬一金釵弄傷了你,腦子撞傻了,可會把我心疼壞的。」申屠雲說。

「閉嘴!」如凡紅了臉,身子反而不那麼緊繃。

「也是,動手不動口。」申屠雲說完,欺身貼近如凡,將手指探入的更進去,然後慢慢地動著。

如凡也感覺小腹傳來些微的快感,漸漸地讓她熱了起來。

一點一點的,藉著她的濕潤,申屠雲的手指碰觸輕撞著她的體內,然後快感越來越大,在她身體點起火。

腿間的濕潤越來越多,也上申屠雲的指動起來更順暢,如凡被她挑動的動情,整個房裡的春意如火如荼。

當快感蓋過理智,她忍MDjt_DDYdfdn#XnPEgrC82z*bB_r=eOLj^[email protected]$i不住的發出如幼獸嗚耶的聲音,在申屠雲律動的指間,她張開大腿,任由申屠雲觀看她的一切,光裸的身子、喘息的喊聲、還有自己淫慾的模樣。

腿間一陣陣的快感,如同水波漣漪不斷,她忘了道德跟羞怯,只是被快樂的感覺覆蓋,她沉溺在這樣的感覺中。

「恩…啊…雲、雲…」如凡拿手臂掩著臉,她不想被申屠雲看見,尤其自己到達的那一刻。

但申屠雲哪會放過她,拉下她的手,用吻封住她的口,然後是一波更兇猛的律動,將她%FJR#48MFy=w^2Z)x2c7fZjZR2LMm2)Ys^iPC=O2+1V$gEeiV+徹底沉溺在身體快樂的深淵。

「如凡,現在的你好可口。」申屠雲的聲音在她耳邊笑說:「腰都拱起來,真的…可愛極了。」

如凡卻無[email protected])&eCUw_QrI%mIJ2jl6M4YCVK4YWMT44^m法回應,她只覺得腦子發麻,拱著腰迎著申屠雲的抽送,腿間濕潤的潮聲,已經無法讓她羞怯,她抖著承受那極致喜悅降臨的時刻,甚至無法思考,所有的感覺在都集中到腿間,申屠雲的一點挑弄,都能讓她瘋狂。

許久她才癱軟在xlD7t3!luE^2r%1dod$RJChS!16-83jDQqG7+#[email protected]*5床上,汗出如漿,而申屠雲也貼著她,手指緊緊的扣著她的身體,因為輕輕動一下,便能讓如凡抖身呻吟。

「疼嗎?」申屠雲問,她整個人幾乎是壓在如凡身上,雖然自己並沒有被碰觸,但是看著如凡,她竟然也跟著有al8Y^E!C+yOXYW3sbdSRWw_tViou-9-8TiDt-pcqi!Ow))LN7C了感覺。

「嗚…」如凡無法訴說,她整個人都迷糊了,腰以下的身子,幾乎都沒了感覺,身子輕vEcXsMbgrcm8z#b)8ClW5uYd^wtvl#ysTBno8aWl0n%=Ru)BBn顫著,雙手抱著申屠雲汗濕的背,聞著她身上的氣息感覺疲憊。

「咬的好緊。」申屠雲動動手指,下身的嬌軀就傳來一陣模糊不清的呻吟,還有顫抖,看來她今天把如凡累壞了。

活該,誰叫妳欺負我這樣多回,也該我一次了!申屠雲壞笑的想。

春情的餘韻,讓如凡躺在床上,蓋著被子,眼皮重得幾乎要沉睡,因此也沒注意到申屠雲的起身。

「睡吧!」申屠雲說,她起身,走到一旁的小爐子,拿起裡面溫著的水,再兌了冷水進去,然後用乾淨的布巾沾E8i3_U5e8GMKHrB(5GKWFr+RBVMGH#Q7zodbw#On0zT56p78Zb水。

她走到如凡身邊,抬起她的腿,輕輕地替她擦拭著。

「恩…你!在幹什麼?」如凡有些昏沉,但腿間濕黏的感覺被擦淨,她覺得舒服了許多。

「別吵,我服侍我媳婦,你睡吧!」申屠雲說。

如凡呆呆的點頭,然後昏睡了過去。

早上。

如凡感覺背後的暖熱,她睜開眼,想轉身,卻發覺自己的腿痠得要命,小腹也是,但還好,並不是太嚴eYv7Os+t=UCl&m^[email protected]+%MvN6JKoBX%sq%k5H-qw3o3r3重,她轉身,看到的就是裸著的申屠雲。

被她的動作吵醒,申屠雲看著如凡:「怎麼了?」

昨晚又纏膩了一整天,抱著懷裡的申屠雲,如凡壞笑,兩人都是春情剛消的模樣。

好不容易磨磨蹭蹭的出了門,在茶樓用了餐,兩人看著夕陽。

趙如凡問申屠雲:「你對賭博有什麼看法?」她摟著申屠雲,看著這珍貴的金光消失。

申屠雲思考了起來,在申屠家,賭遍各種物品,甚至人心,但她賭的最大的,大概就是眼前人對自己的感情。

她贏了嗎?

申屠雲問自己,這是她最大的一場豪賭,賭趙如凡對她的心意不變,賭這段感情能到達彼岸。

那現在呢?

「我一輩子都在賭,但是感情是我最不敢賭的東西之一。」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

「我不知道。」

「那就當作是賭博好了,賭我們的感情能夠持續多久?」

「這樣啊,那如凡,如果讓我下注,你的賠率是多少?」她問趙如凡。

趙如凡挑眉:「我陪你一輩子。」

申屠雲笑了,笑得恣意放蕩:「說定了。」


(圖/123RF)

一個男子坐在茶樓,聽著別人聊天。

「欸聽說了嗎?」

「什麼?」

「山上有賭鬼!」

「賭鬼?那是什麼?」

「公子,你外地來的不知道,我們這城啊!原本有座永盛賭場,聽說背後的人是申屠家,後來申屠家被滿fxp%^8g^[email protected](SW)@r8GjzK*_YDdr6+q_4Al門抄斬,屍體丟在山上,變成了怨鬼,聽說賭徒晚上千萬不能上山,否則會被賭鬼盯上。」

「什麼樣的賭鬼?怎麼說?」

「那鬼出現時,會有著骰子喀拉喀拉的聲音,所以才說是賭鬼啊!」

「遇到賭鬼會怎樣?」

「聽說跟賭鬼賭的人,都輸慘了,下午上山,白天就赤條條地被丟在山下,全身上下輸到剩一條褲子!」

聽到眾人互相叮嚀著晚上不要上山,申屠杭好笑。

「啊杭,你笑什麼?」一個少年公子不滿的說。

「沒什麼,就是笑那個賭鬼太調皮了。」

傍晚,路人都下了山,他們卻往山上走。

「你確定你妹真的在這?」那個少年恭子說。

「不確定。」申屠杭笑說。

「那你還往這走。」

「我想看看賭鬼是什麼樣子啊!」申屠杭說。

他們走著提著燈籠,突然聽到遠處有骰子滾動的聲音,申屠杭微笑,往聲音處走。

只見一個美婦人在庭院,她支著手,手上的竹子筒傳來聲響。

「猜。」美婦人對著面前的小娃娃輕聲的說。

「三個二。」小女娃說。

美婦人打開:「錯了。」

小女娃不高興的嘟嘴,一旁還有另一個女子過來:「雲,不要教小薇賭博!」

「娘,我們沒有籌碼不算賭!」申屠薇不高興的說。

「對啊,如凡,我們哪有賭!」申屠雲抗議,對她而言,那叫做解悶。

「申、屠、薇,你該睡了!把我娘子還我。」

「那是我娘!」

「那是我娘子!」

申屠雲揉額:「不然這樣,最後一把,小薇猜完,就去睡覺?」

兩人點頭。

申屠雲搖動竹杯,然後蓋在桌上。

「猜吧!」

「三個六。」申屠薇說。

「豹子。」申屠杭說。

依時間,三個人都看向門口,趙如凡更是抽出刀。

「二哥?」申屠雲驚喜的看著他。

「四妹,你過得不錯…」申屠杭微笑,看著趙如凡將申屠雲護著的模樣,他的妹妹有了一個好歸宿。

幾人互相認識後又入座。

「小薇是山下人丟到山上的孩子。」申屠雲說,她懷裡抱著的女孩,兩邊的眼睛居然不AW3jVcSs17!%dE!HjGcVzRwlz8sqerl&RR*85&3IvuJu6veBM0同色,一邊黑,另一邊卻是藍色。

「這有什麼影響嗎?」申屠杭問。

「她就跟一般的孩子一樣。」申屠雲說,讓趙如凡把小薇抱去睡。

「你倒是娘跟娘子都當得。」申屠杭無奈。

申屠雲看著他:「哥也是啊,你跟那位公子,過得不錯不是?」

「所以他才要調查賭鬼事件。」

「呵…」申屠雲失笑:「說來是我的錯,那時有一群強盜,被如凡制住,我一時手癢,就跟那群強盜賭了起來。」

「把人家輸到只剩一條褲子,你也太狠。」

「那是小薇做的,我只是教她怎麼賭而已。」申屠雲歪著頭:「那群人…怎麼說?是她的新玩具。」

「可我聽說那些人還被打?」

「這要怪如凡,是她教小薇擒拿手的。」申屠雲無辜的說。

「管好妳女兒。」申屠杭說。

「我知道。」申屠雲端起酒,看著申屠杭:「哥,你還恨申屠家嗎?」

還恨嗎?

申屠杭也問自己,如果恨,他就不會來見申屠家的任何人吧?

老天爺總是會給人一關又一關的難題,如果五年前的他,要面對的是仇恨,現在他應該要學著怎麼放下吧?

看著申屠雲有些細紋的眼睛,她已經有些年紀,但更多的是一種幸福的甜,看著那著守護在妹妹身邊的人。

少了濃妝跟金銀的首飾,她溫靜的微笑,比那些冰冷的珠寶漂亮多了。

申屠杭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看著天上的月亮說:「今天是中秋呢!」

申屠雲附合著:「是啊!」

天上的圓月,溫柔的照著院子裡的兩個人。

「說起來,小薇可是你的小姪女呢!」

申屠杭無奈:「你這是討禮物來著!」他解下身上的一個玉盅:「給她玩。」

申屠雲微笑:「妹妹替小薇謝你了。」看著杯子裡的酒,申屠雲問:「他對你好嗎?」

「好不好也就這樣了。」「我們這種人的感情不就這樣,鏡花水月原非真,殘香落花輾作塵。」

申屠雲笑說:「會嗎?我到覺得世間的情愛都是一樣的,就是人對了,就好了,人不對,就算是夫妻也至疏。」

「是啊!…那我先回去了。」申屠杭說。

「恩。」申屠雲目送著他跟那個小公子離去。

等他走了,趙如凡才走出來。

「小薇睡了。」趙如凡說,她走過來牽著申屠雲,兩人一起看著月亮。

「你會離開我嗎?」趙如凡問,她們隱居在山上,因為她們之間的事情,注定了不被接受。

「你有看過賭徒離開賭局的嗎?」申屠雲看著她。

趙如凡微笑,將門落了鎖,兩人一起進了房:「也不一定吧?你不總說見好就收?」

申屠雲卻親吻她:「這情局,我還沒看到輸贏呢?怎麼捨得走。」

「喔?」趙如凡看著她:「那賭的內容呢?」

申屠雲的手在她的衣服遊走:「賭…到底是你愛我多些,還是我愛你多些?」

「那可要好好計算了。」趙如凡笑說。

「是啊!我數數…」申屠雲說完吹熄了燈。

黑暗中,趙如凡的聲音有些急促:「你不是說用數的?」

「嘖,怕數量不夠我存一些嘛…」申屠雲說。

然後就是衣服的摩擦聲跟喘息。

在門外偷聽的小薇,一直到長大才懂,自己兩個娘親到底在賭什麼。

《END》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GALASHOP夏日束胸特賣🌞眾多品牌一站買齊😆
📌手刀下單撿便宜👉https://bit.ly/2BUOcMh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