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對南風而言,這陣子無非是她過得最舒心快意的日子。

因為她終於找到一種可以欺負桃薰,但又不會傷到她,還會讓兩人特別愉快的方法。

桃薰握緊拳,咬著牙關,靠在柱子上,卻還是擋不住腿間傳來的快意,跟讓她的細聲呻吟「…恩…南風…求你…」

南風卻不在乎的將她壓在柱子上,趁著其他人都離開,她就這樣將桃薰抵在lL#&Ue7n%$GU0+#[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柱子上,手直接探入她的裙內,熟練地用指尖捻轉著桃薰身下的肉豆。

她喜歡這樣看著桃薰,喜歡她的小臉顧忌著別人不敢出聲的樣子。

因為她知道,等等她就能讓桃薰抱緊自己,桃薰會像是蜜似[email protected]!54j(qqyIOlMXWKHX*nCO(*ck(b0TtyejN5%M$S)i1d61kN的融化在懷裡,抱緊自己的祈求,這是只有她能獨享的春色。

南風微笑,她把額靠在桃薰的耳邊,「師姐…我不會停手的。」

「恩…啊!別…」桃薰紅了臉,她夾緊腿,但腿間南風的手卻沒有停止的意思。

她鼻息急促地無法發出聲音,因為南風的左手正摀著她嘴。

她們現在就在練功室,萬一有人進來,就會撞破她們的事!

桃薰很緊張,但偏偏南風太清楚她的極限跟敏感,她的手按壓著自己的敏感,卻還是沒有進去,她感覺下體緊縮了一下,如果此時在房間,南風的手指早就ivQPXY63CHF=f7SO39+eGW87Ocg*vI8O)t!j$Thmf#l=v9hl2d進入她的身體,勾送起她體內深處的慾望,想到那種快感,她感覺自己的腿間又濕潤了幾分。

南風早就清楚桃薰,她的手往下摸上她的胸,而原本堵8CSIZxv8hrF!lyojVMrivl($K9+pVVXw#B)MIe2$keJBW6H#5F著桃薰的嘴,改成以吻封口,一邊與她用口舌角力,一邊隔著衣服罩住她的胸,感覺那平坦柔軟的胸,突起了一粒豆子似的東西,她壞心地用手上下摩擦。


(圖/pexels)

「不!那…啊!」桃薰感覺到胸前的快意,聲音喘息地拒絕,但她所有的聲音都悶在南風0E0Jhq86Wbo-cIX&QNHi^!W4a)gb7_QblHA2g+JF8Vhc%#QwZg的口中,她甚至都不是那麼堅定的討厭這件事情。

害怕被發現的擔憂讓她的身體更敏感,南風的那不容拒絕得侵入,就像是能挖掘出她的黑暗,那種刺激的快感,讓d(*B9KFF3wyysuGi#P%Q-fLiu=(YCf#ZalaZ1FJE6)Bqec3*CF她感覺心裡原本就薄弱的抵抗,更崩塌了一些。

尤其她看著南風。

這是她最看重喜愛的人,那種拒絕,就只是字面上的客氣而已,桃薰被挑撥震盪時,她迷糊地想。

而南風則豪不客氣玩弄起那挺立的胸豆,輕輕摩擦、勾畫,就足以讓桃薰迷茫了眼神。

兩人纏了一會,南風才停了手的動作,她專心地品嘗桃薰的嘴,一會才分開,雙唇間拉出一條唾液的銀絲。

「南風,我們回房好不好?」桃薰細聲的求,說話時時不時的喘息讓她的話語更添了春色,因為她的胸口不斷ZX&ixh_iOfZr5ttAOx6sOHOgat([email protected]&HARv傳來被刺激的快意,她覺得腦子都快糊了。

「不好。」南風不高興的說,她就是故意想要逞罰桃薰。

因為剛剛,她只是晚到一刻,一回到練功室,就看到一個男弟子纏著桃薰說話,這讓她極其不悅。

「你都有我了,還跟別的男人卿卿我我。」南風不高興地抱怨,她細吻著桃薰的脖子eUt5F+l^[email protected]_0wg65Qmu^dXK*o5OJ)=slmR9Yqf,總覺得她長得太媚、太勾人了,應該鎖在房裡,永遠不要讓人看見才好。

桃薰是我的!

想到此她手上動作,刺激著桃薰的腿間,那肉丘上的小肉豆在她的輕壓下,讓桃薰彎mB)4MXM0Vk#Wd&s+SnIx75!JlDZ1#*s9EdW*%)xmSD6toe2txh著身軟了腰,南風趕緊一把摟著她,省得桃薰坐到地上。

「我跟師弟講話還隔著一大群人呢!」桃薰虛弱地抗議,況且那人問的是南風的,她就順口幫忙回答而已。

但是大量的快意湧到腦海,桃薰發現自己除了喘息根本沒辦法好好講話,她攀著南風發出嬌軟的喘息,就如晚上hT=GGjxLDq2%[email protected]+JSRcwtlB*C5F*LR%44她在南風床上一樣。

「那就可以講話了?」南風不滿地問,她瞪著桃薰生氣,這個女子,怎麼可能懂她心裡的酸楚。

原本她就害怕桃薰離開,畢竟她們都是女子,在一起本就名不正言不順,現在她又跟別的男人有說有笑。

就算是師弟又如何,她不也是桃薰的師妹。

她恨恨地看著桃薰,好不容易她磨到桃薰點頭,同意與她一起,她怎麼可能讓桃薰有機會被其他人勾走。

就如桃薰評論的自己,自己是愛恨濃郁的,狂愛著桃薰又恨她可能的離去,心裡面恐懼而憤怒的,都是桃薰不再回應sJj%+0el3Y(Qr3hu212wvEQMzA(&KDpuTgGl4KR34Sp%qwphZX自己。

心裡面那條名為忌妒的毒蛇,狠狠的咬住自己,她看著眼前的人,只有一個想法。

桃薰只能是她的!

她正要好好調教一下桃薰,讓她知道即使她是師姐,也不該跟別的男人說話時,卻感覺到遠處的腳步聲。

她打開窗,正好看到紫菱遠遠走來。

「師姐?Z4uCB#RdQ$VTe0O*rL)lCCOG(jhcnY([email protected]」南風裝作無事地探出身,她左手撐著臉,看似無聊的跟紫菱說話,但她的右手卻從桃薰的袖子伸進去,罩住桃薰的胸乳,把玩似的輕捏。

桃薰靠在牆旁,她背後一iEaccP+-wTte4uaFM6HC_=mQiCPy8K87Ji8CnNKXb!7=-oWXnc牆之隔,就是紫菱,她摀著嘴收斂起自己的氣息,不能讓紫菱發現自己與南風的事情,這讓她緊張不已。

但胸口傳來一陣讓她想要喊叫的酥麻,南風的手正壞心地調弄她的胸,她卻不敢伸手阻止,只能任由南風動作。

但胸口的魔爪卻不願意放過她,輕輕地撫過她的胸,然後用食指跟中指夾玩著她的乳尖,她握著南風的手,兩人對視卻只YM&(I0Pnh$Hpmhr$DOSPab10h*[email protected]%dOCxmLwGQA(yX4o接到她不悅的挑眉。

「南風,你有看到桃薰嗎?」紫菱的聲音有些急躁,似乎在煩惱什麼。

南風搖頭:「桃薰她一練完,就先離開了。」她輕聲說。

紫菱聽到她的稱呼卻特意糾正:「你應該要稱呼她桃薰師姐。」

「為什麼?」-991o7SSRcTVIVlJfsjDJ=uUC#lWJp_98J_iAakOd-%AXAcC&q南風好奇的問,但她的手卻慢慢地往下,摸過桃薰的腰後收回來,然後她揉了下自己的脖子,後又看著紫菱問。

但其實她放下的手卻對桃薰比出手勢。

桃薰卻對南風搖頭,她咬著唇,眼神水潤的祈求南風,但在她的微笑的模樣下,還是屈服了。

桃薰乖乖地拉起裙子,讓南風的手可以摸進她的腿間。

t(85)bhhKxj6Od1n7Hpx%T6EW(k52K^[email protected]==著南風的手摸進大腿,桃薰感覺到一陣癢,但伴隨肌膚上微癢的,還有她剛剛未消退的情慾,又慢慢的跟著南風的手爬進腿間。

「因為她是你師姐,你直呼她的名字是不禮貌的。」紫菱的聲音在指責南風。

南風卻冷笑,她看著紫菱:「可我早已能夠打過她,師姐,魔界以強者為尊的,這是你當年告訴我的,不是嗎?」

更何況…

南風看似無聊地看著旁邊,實際上,是看著桃薰被她玩弄到喘息的模$rITV&(f&3yNln*p66Huma!ha8vFJae7_7([email protected]樣,那羞紅的臉跟她腿間的濕潤,想到桃薰在她床上,在她身下被自己操弄到失神顫抖的模樣。

桃薰跟她的關係,早就不只是師姐妹而已。

她們是肌膚相親的戀人。

「隨你。」

紫菱瞪著南風不馴的模樣,她不快地轉身離開,因為她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桃薰商量。

南風看著紫菱的背影直到消失,直到手被人握住,而她的手指尖被MW1#3Y)Eh1eGI!2DHaUo576zzx$tVuFHKT6%G3RIA+S#[email protected]_引導的刺入某個柔軟的地方,她才轉頭,看著桃薰紅臉摀嘴手卻動作的模樣,她抽出手看著指尖沾上的水液壞笑。

「你希望我喊你什麼?」

南風靠過去,將桃薰壓在牆前,一邊看著她,一邊揮手放了一個禁制,讓人無法靠近練武室。

「什麼?」桃薰迷濛地看著南風,她臉上的笑容很壞,但卻讓她欣喜,她喜歡南風這樣。

喜歡她如此生氣勃勃,眼神黑暗而濃烈地看著自己,被喜歡的人喜歡,她其實是欣喜的。

南風確定無人可以進來後,她看著自己指上的水液,然後看著桃薰笑了:「有人很調皮呢!」

桃薰紅了臉,她剛剛根本就被情慾蒙蔽,腦子除了想要南風什麼都沒x&=g+VeSy6A=Tm&-_^5sqO-mD2^QZSpLhtLRpWKeWzzQ=nb%^2有了,她就自動的拉著南風的摸進自己的腿間,直到被抽出來,她腿間的濕潤也跟著被帶了出來。

「剛剛師姐說的,你也聽到了,告訴我,你希望我怎麼喊你?」南風靠近C=r47bDgZB9x*5=Bm4*+x9mPYJ&HlnsqY=hCxGdyTR4j3fsCnQ桃薰問,她把中指放進自己口中,舔舐沾有桃薰味道的水液。

桃薰看著眼前的南風動作,只覺得一陣酥麻從小腹直衝腦海,她夾緊雙腿吞了吞口水,直到接觸到南風的眼神,她才有些回神:「喊什麼[email protected]^5rQ!Z7KZnM_^[email protected])A*gA%k7?」

但她看到南風把手指放入口中,看到南風的那柔軟的唇,含進了那手指,她吞了吞口水,然後看到那帶著水光的手指,她就覺得小腹又是一陣收縮,她的身體早已記得那種感覺,而現在她更3gtadRX17q911xgA7wzO_&TYb2B)Vs8_pFevrud=g3T49XbF3K是渴望的,她甚至希望自己也能被南風這樣舔舐。

「別讓我說第三次fsRW0vBR*VPEe3voG)[email protected]#A#([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Vf!」南風不高興地說,她把手伸到桃薰的腿間,從她跟紫菱講話的期間,桃薰一直都拉著裙子,她可以看到桃薰的腿,那黑色的毛髮,跟髮叢間濕潤的露水。

她在桃薰的腿間淫裂遊走,但就是不進入,惹得她嫵媚地嗔怨,但南風卻不想太早就如了桃薰的意思:「我該稱呼你為[email protected]^8%r10CUl*Jy([email protected]#-5U(5GgZ&uWzTwKx&a桃薰還是…師姐?」

桃薰攀著南風,終於腦海重複幾次南風的話後,理解了她的意思:「…桃薰。」

南風卻壞笑,貼著她的頰在她耳邊說:「可我更喜歡喊你…薰兒!」說完她趁著濕潤的當口,中指熟練的滑入桃薰Ax+fRx7TD3psF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7B7-ENS0XJANA&E的體內,只是靜止不動,就能感覺她身體抽緊。

南風黯了眼,如果此時在床上更好,這樣她就能清楚的看到桃薰抓撓被子,嬌軟地喘息,但現在的風景也不錯,她看著桃薰的臉,近到能看清她眼睫的距[email protected]#cKPsdlm+xV)Jkia4!lCrwjY#NS#[email protected]離,那壓抑的恩聲,還有抓撓自己的背的力道讓她微笑。

看著桃薰紅臉迷濛的樣子,終於輪到我讓你渴求不已了,不是嗎?

師姐。

她進入桃薰,直到她喘息而細聲的求。

「南風,求你…我想要!」桃薰紅著臉,她抱緊南風貼著她的唇說,她知道不餵飽這XXu#[email protected]$2BRlWVOh*女子,她是不可能回房的,她只能求一個痛快。

「想要什麼?」南風卻慢條斯理的動作,她細吻著桃薰的脖頸,輕咬著她的耳垂,感覺手指被嘴吮緊的快感,但就是故意不動,她當然知道桃薰所%T#h4kYJKHZgFGQxm^)jB&MB4n_JXBE+dkj#hOLyT89xLFXdm6想,但她會這樣讓桃薰如意?

不可能!

她彎起笑容,看著這個被她手指撥弄的女子,她就是故意的,要她記得自己是她的人,專屬於南[email protected]@ZbB5yJNgNowPOl9I4jSf(_sA3U7M14Ck975^[email protected]風的桃薰,這才對!

「想要…恩!啊…求你,給我!」桃薰求饒的喊。

「在這裡?」南風裝出驚訝的樣子,看著桃薰:「確定。」

桃薰顫抖地點頭。

「薰兒,這裡是哪裡呢?」南風笑著問。

桃薰紅著臉:「練武室,求你,在這裡抱我。」她說出南風想聽到的答案。

南風滿意的笑了:「好。」

接下來就不需要言語,因此她用唇吻著桃薰,手指卻壞心地挑弄,甚至凶狠地抽送在桃薰的腿間。

桃薰閉上眼,她沒辦法顧及自己是什麼樣子,只是沉溺在被撥弄的快意,她喘息地嬌喊被南風吞4L*e2C$WBH7Ol5qH%YU$sJS_*KXu3+WuOAyS3Y9pTPGAPynSIx食,但腿間被南風的指掌衝擊,那如瀑布拍擊在石上的水聲,在這個無水練武室內格外清楚。

她腿軟地倚在南風身上,被她欺負到陷入腦子發麻的空白。

只有嘴唇被餵食的舌頭,鉤弄出她更多的喘息。

小腹火熱的快意一陣陣的從腿間的肉豆,衝到了腦海,她根本無力抵抗那種情慾,像是在慾海浮沉,被身前的起伏到只$4pC^[email protected]&D-i(dDC^qS)ws1RXG2能抓撓抽緊,但最後她根本就已經無力抵抗了。

腿間濕糊一片,而她每被觸碰一次,就是可怕的震盪讓她無法言語。

她看著眼前的南風,是這樣居高臨下的得意,她虛弱模糊的笑了。

「我愛你,南風。」細聲的說,她攀著南風,這個讓她沉迷的小師妹,她願意交託身體的人,在她面前綻放了全部,從赤裸的身GmvSDc(^PROT3ye&V27b(ca4(vefrRX!-E&%HGEvDDgk)JW4*D體到深藏的心意,全部毫無保留地交出。

南風原本還想再繼[email protected](%o^AH6W2Wj8HQz5*Xc-t4z6oP5vEO3vSV)cbbEkZ9=#z續,眼前的桃薰如此可口,雪白的腿、柔軟的腰,她迷媚的表情,那衣衫不整等人採擷的模樣,還有那一聲聲綿軟小聲的細吟。

可偏偏她就是知道自己的軟肋,一句愛你,就足以讓心裡的疼愛液滿,卻捨不得再施予她任何玩弄。

南風恨恨地吻她,這個可恨的女子,恨她這麼坦然,恨她這麼讓她憐愛,恨她總能牽扯自己的心緒。

她停手後,慢慢抽出了手指,動作小心翼翼,就怕弄疼了桃薰,怕她不喜這樣的自己。

「小南風,吃醋了?」桃薰一點點地細吻南風的臉、頰,貼著她的耳說話,體內的餘韻還再震盪,她也無法有心思注意周圍,她攀著南風Vvtc+oLT-NZ#HybIqycB(%=1c!s2xodT*[email protected],感覺她抽手後,壞心地拍著她的臀,她喘了一聲,瞪了南風一眼。

南風卻還是如此高傲,她哼了一聲,手的動作卻無比溫柔,替桃薰整好衣服,確定從外觀看來沒有問題。

她只是想要製造跟桃薰的回憶,但她不許任何一個男人對她的薰兒有任何遐想,一點都不許!

「真可73p_+w#[email protected]!zTqGkO愛。」桃薰任由她動作,她知道南風嘴上說得狠,但從沒有欺負過她,就是個嘴硬的姑娘,但她卻很喜歡這個姑娘。

「能走麼?」南風收拾好桃薰的衣服,看著地上的幾點水液,她壞心地撥了沙土掩住,但心裡卻有些得意。

桃薰挑眉:「小南風這麼狠心,人家哪受得了,腿都讓你弄軟了!」她軟聲的抱怨。

南風轉身背對她:「上來。」

桃薰愣住,一會她才靠近,抱著南風的脖子,感覺到她背上的汗跟熱,她暖心地笑:「南風最疼我了!」

南風卻嘴硬:「不然你覺得誰會疼妳!」

桃薰微微一笑,被南風背著,這感覺很奇特,她從沒[email protected]@Mmfc=f*[email protected]_KNk有被人如此待過,她抱著南風的肩,兩人選了偏僻的路走,卻沒有瞬移或者輕功,彼此享受這種平凡卻溫暖的感覺。

「其實你說自己叫南風時,我很開心呢!」桃薰調皮地T8xY87U4V24JrOhexH&8Bhms=iJ+Vlo9olSheL#mm52AuIKe0)晃著雙腿:「小南風你知道嗎?南風又叫薰風喔!所以我的名字…有你。」

南風沉默了一會,拍了桃薰的臀,將她拉緊一點,讓她的腿能夾著自己的腰:「別亂動啦!」

桃薰嘻嘻一笑,卻也不再說話。

南風知道,自己恐怕此生都不會再有心去裝別人。

她是桃薰的一部分,桃薰卻是她的全部。

她的薰風。

作者:馥閒庭

《調笑令》最終回漫畫試閱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