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長老的接任宴會上,所有人喝著瓊釀,笑著恭祝新的長老誕生。

長老們看著台上的南風,心裡都有些敬畏。

誰也沒想到,五百年前的一個仙界的小仙子,在入魔後會這樣迅速的竄上長老的位置。

南風微笑地看著台下,現在的她早已經不是LS+4nLxKENc4LJu^D=L^XET#$AT3kb%%vBneS)@[email protected]!_7UGewW&當年的那個小仙婢了,她看著眾人為她舉杯,尊她長老,為她跳舞助興,但背後卻是更多忌妒的眼神。

她沉著眼,陪著眾人夜宴直到深夜。

心裡沒有很開心,因為她最希望在場的人,因為曦灼長老而不能列席。

她提著一壺酒,走到一棵桃樹下,不同於後山的桃花樹,這棵桃樹更小了些,也代D-45V+D13$Ku%mlSbiA7XIQlI55Qphlt=SPoVskRbO0yAn^U*+表桃樹的主人不如那棵年歲遠大。

仙界的桃樹都是烏木為骨,綠意盎然,有著粉色的S4!iVpHOj^%[email protected]*XCk_vGF&(k=D*6UVpY0vXyc4Di%vW花朵點綴,但眼前這棵光禿禿的枝枒上,只有一更加墨黑的花,散著的桃花香氣,卻帶著不祥。

樹下卻有個女子靠坐在樹上,一身白中帶粉的衣裙,面容卻沉靜而微笑。

見到南風過來,桃薰微笑道賀:「小南風,恭喜啊!」

她看著眼前的南風:「你現在是長老了。」

南風拎著酒,卻連個o6ApNvjKf3dOt9JEl5=e^[email protected]@x+L^[email protected](V=Fzu-vFx客套的笑意都沒有,只是看著她微醺的紅頰:「師姐,妳醉了。」她走上前,伸手要按上桃薰的肩。

「我高興,別阻我喝酒。」桃薰舉著酒杯笑著,但身形卻往後退,她要閃過南風要搭上自己肩膀的手。

被她一閃,但南風的動作更快,一拉一扯間,就把桃薰的衣領拉開。

她穿著一件黑色織紋的兜,扯落的衣襟掛在她的臂彎,細細的肩帶從她的鎖骨連[email protected]=+PG4mCc2$mYGFo(v5ByPjD4JX*zVd1suEoI道後背,生生的在雪白的肩上切出了一痕。

南風看著那雪白的香肩,冷冷地說:「妳勾人的本事更高了。」

桃薰有些尷尬,她別過頭沒看南風,嘴裡嘀咕:「至於這樣嗎?我只是沒有列席,長老就這樣處罰?」

南風欺近她,現在兩人實力是自己略勝一籌,她看著桃薰:「師姐,那個昱灼狐君離開了。」她靠近桃薰的頸,一邊吐息的說:「雨澤師兄也離開去參加什麼法寶&*zWC-^nOCWlAWq*#=2IB4KlJ(o83nbZvXmcXCslLDM#eeGah_大會了…」

現在沒有人可以擋在我面前了。

南風微笑地想。

桃薰敏感地抖了抖,南風的氣息吹在頸子邊,那一陣陣溫熱混著她的話,也吹進了心底,挑動著她的心弦。

「南風,妳醉了。」桃薰低聲的說,卻被南風掐著下巴,她看著南風。

她一直知道,南風的容貌出眾,甚至比她更美麗清透,即便浸了魔道的魔氣,也只讓她更加豔麗而迷人,比起自己,她的容色更美[email protected]+0UvBA^jec5d4jzCNfUzQmi$Y8),也更勾人。

但現在她卻美得危險,尤其是那雙看著自己的眼睛。

「師姐,妳記得自己曾答應過的,若我的魔功與妳平手,便允我一個願望,現在我已經打敗你了。」南風說,她伸手觸摸著桃薰的臉,然後慢慢滑過她的臉,沿著美好Eu^2EGG=atynj904k$%*vQDR-1l3&L^iVY1$E(n3#y=A6FiZxY的頸線到達脖子,她故意用指甲輕刮桃薰的鎖骨,然後握住她的肩。

桃薰感覺肩上的敏感,讓她顫抖地縮身,直到肩被握住,她才無奈的看著南風:「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南風愣了一會,才點頭:「恩,但妳答應過的。」她早就醉了,醉在桃薰的壞笑跟調戲,可偏偏她就是把心掛上了,拿不回!l&ihJW$*eG)FJiC(3Y+pek1su_6k4H%^7ND05CSvtyzNM5#E+來了。

其實一直以來,從南風到教裡,她恨那些師兄們有資格追求桃薰。

而我,永遠只能是你的師妹。

因此她拼命練習魔功,將自己逼到幾乎入魔,或許她早就入了魔,因為她喜歡上了女子,還對這女子傾心若此。

這份喜歡就是她的魔道。

可桃薰卻像是風一樣,將兩人的關係擅自定義成師姐妹。

她冷笑,怎麼可能只是這樣!

因此她記恨桃薰身邊的追求者,將每個追求者都趕開,並且奪得桃薰最有可能的長老之位。

桃薰看著她有些癲狂的神色:「為什麼是我,我們都是女子。」

南風看著她:「我不知道,心就是丟了、放了,我拿不回來,說不定這樣可以拿回。」她說完,就吻了桃薰。

桃薰沒有掙扎,她早就察覺了南風的意圖,但卻沒有閃躲。

或許不是只有南風深陷情沼,她對南風也並非無心。

所以任由她的唇舌進入自己口中,直到兩舌相抵她才有些緊張,卻被南風扣住了腰。

「妳會後悔的,與女子交歡,這是不對的。」桃薰輕聲地說。

但南風卻扯著她,兩人來她的房裡,南風抱著桃薰的頸子,貼在她耳邊問:「那妳為何不推開我?」

「我…怕摔了妳。」桃薰這才發現她們已經被南風移到了她的房間。

桃薰要放,但南風又吻了她,兩人拉扯地上了床,桃薰把南風制在床上:「南風,你不要這麼固執!」

南風卻看著她,眼神執著而瘋狂:「是妳答應我的!」

桃薰與她對視後嘆息:「罷了,妳不要後悔…」或許喝醉的人,不只南風,她其實也一直受到南風的吸引。

「不會的!」南風微笑,她躺在床上一手撫著桃薰的臉,一手扯開了她的腰帶,也脫下了自己的衣服。

兩個女子就在床上相擁,南風微笑地貼著桃薰的耳邊,一雙雪白的手臂勾著她的背,她支起身軟媚地喊:「0ZeJTAKI13GU#D3FfpHgTep6d4^[email protected]=D)U(S師姐,教我。」

只是一句,就讓桃薰將她壓向了床被之中。


(圖/123RF)

「妳…」桃薰看著南風,卻被她吻住。

魔界的瓊釀,可醉三日。

而她桃薰卻醉在南風身上,她伸aY6D3L!#seQopebp5jTMW(I2731H#cwuDZ6ys*o2xeh_*$EQ11手,鑽進了南風的兜裡,看著自己的手爬上了她的身子,手中那滑膩柔韌的肌膚,還有隨著她撫弄而喘息的南風。

唇舌交纏時,她的口中還有著些許的酒香,桃薰低頭,一點點的吮吻,從她的脖頸到然後到了鎖骨,南風迷濛P88v^wWGLNa(LnZqY-3C4gX)JH$x0GOmr-A#[email protected]_ol_lbySVqAm地看著她。

「自己脫了。」她低啞地說。

南風迷1c9uOU(ZxSg6cYDv!L6uzMm3WYtQgm-oI5Xt9#F!3%^pj+xYwK糊地點頭,挺起身自己解了兜,桃薰扯開那遮掩住胸前的布料,看著眼前滑膩的乳團,她伸手以指挑弄那點顏色的肉豆。

「啊!」南風嬌喊出聲,然後隨著桃薰摸著自己胸口的手喘息。

「妳不曾被人碰過?」桃薰俯身在南風耳邊問。

南風卻不快地撇過頭,啞著聲說:「曾有一次,我在半緣道觀時,湍蒼師BVPcThFQN7sF1Z=uEPyzmU6V4R034DqJ6WwnBVk9oa9VVva&ki兄對我…」她還沒說完,卻被桃薰摀住了嘴。

「噓…別想了。」桃薰心疼地摟緊南風,她知道那是什麼,也知道那有多讓人痛苦。

原本她只是打算隨便交差,只要能打滅南風對她的戀心,可現在她卻是打心底憐惜。

男女歡好動情,本是美事,但若是被強迫,想到自己壓在底層的記憶,她只覺得心口疼痛。

她吻了-Bb6d(ZpAVyen$slvN-KPQ(^yevGJhUkVeeQl3bkXvgQXP6d(j南風的唇,以自己的唇輾壓著,然後細吻到她的頰邊:「別記那些,南風,妳記得我就好。」她決心要給南風一個美好的夜晚。

她教導著南風,怎麼用唇舌挑弄,然後在她身上示範,也被南風嚐試。

當乳尖傳來讓她敏感咬唇的快意,她忍不住的輕嚶,南風果然是4^ZQgHk8CTcUseZPBIKqdCF1+T#66r4hz=d3Jw!b2C1ZJvD!bI個學太快的孩子,她很快就酥軟了身體,一股熱意竄到了小腹。

「師姐,妳跟誰試過?」南風略帶醋意的聲音傳來,她瞪著桃薰,要是她敢說是哪個她認識的人教的,她肯定要…

「我自己看書的,女子的初夜,不能太粗魯對待,這是合歡書籍寫的。」桃薰低聲地在南風的耳邊說。

南風點頭,她們彼此動情,互相撫弄,她用唇舌嚐遍了桃薰的身子,桃薰也同樣吮吻了qx&Sir*Gv_tFCk&^%Ji-%=Yro_E#qPM5$g#[email protected]=L她的全身,兩人撫弄著對方,擁抱貼慰直到桃薰潔手後,她的手伸到了自己腿間。

南風咬著唇,有些興奮又期待,但桃薰不敢用力,只是輕輕地在外面撫弄,將她挑逗的難耐。

「師姐。」南風躺在床上,她看著桃薰,她在自己面將自己的手指放入口中。

看著那手指貼在她的嘴邊,她滑溜的舌在指尖竄出,然後沾過她口中津液的指qWqCBsRf+6OVENC5W7x_IyFmTCONSzp1xf8eAir2*D)10dhXFL,上面有著水澤,南風感覺小腹一熱,她看著桃薰只是舔舐手指,就讓她身體酥軟。

「要把指甲弄短些,怕傷到妳。」桃薰輕聲說。

南風紅了臉,看著桃薰在她面改短了指甲,然後那手就探到她的腿間。

面前一暖,桃薰貼著她,她的髮絲垂落在自己的枕上,還&(BgTrPG#3WzcysT_vP%B+h3(k#AC5#-I_I%v0z4uZ$j!FL)yL有那對豐盈的胸乳,貼著她的,女子美好的身段,但她的眼神卻是遲疑的。

「張開腿。」她低聲說。

南風張開腿,讓桃薰跪坐在她的腿間,現在她是用極羞恥的姿勢,在迎接著桃薰。

桃薰微笑,她伸手輕撫著南風腿間的私密,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她輕輕的揉弄,在肉唇中找到一點水液,她支著身,一手撐spO(UbYW64zI7m0Zj2Uj%gg5HH0v8svepLRS7%[email protected])O-L1在南風的耳邊,一手順著那點濕潤進入了南風的身子。

她用吻封住了南風的呻吟,輕輕的讓手指滑進那濕熱的通道,溫柔的輕^^EwIZGJWbpB4L+!P-w&5Jk)SaxRiUu=OJZLv&UsKbafb77hmm觸,只要南風有一點抽氣,便停住確認,直到手指盡入,她探到了那點滑膩的肉壁。

南風感覺有東西鑽進了她的腿間,她既興奮又期待,可又有些怕,但是隨著桃薰溫柔的動作,她便慢慢放開了自己,因為她知道,桃薰不會傷害自己,也不3&cdPd-U&7y*(cQwVK#[email protected]會弄痛她。

感覺她的手指充盈了身子,她覺得有點羞,但也感覺舒服,她PT7-r8j6xwb(G(eZb_Xy*QF1PV*&T(&7P+(ZU17c%[email protected]從未在男女之事上嘗到歡愉,可現在她卻有些懂了,為何有人會耽溺這樣的情欲。

或許是因為眼前的人,還有她那點憐愛的溫柔。

南風對她微笑,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可她卻看到桃薰的呼吸一窒,然後她逼吻了自己,唇舌角力許久才離開,她喘息時,聽到耳mK$UNt65A_Vli_7ZCxE-Gu)Hngd_sqm3O8=9#KkXIqon(tWWB-邊的桃薰說:「別讓我分心,我不想弄痛妳。」她說。

南風被吻得有些迷糊,她手攀著桃薰問:「什麼?」

「這樣。」桃薰輕輕挑動手指:「會讓你變得很可口。」

南風感覺身體繃緊了一下,她懂了,然後許多的羞意混著她的欲念,匯聚到了她的小腹。

「…我還要。」南風喃喃的說,她看KZekztdurLQJdbp1#Dp2_+y9wBm2Dftjbl*m=*U$*[email protected]著眼前的桃薰,以前她從沒看到過如此的桃薰,低俯在她面前,面含著春色,她仰頭親吻,腿間卻被進攻,她只能張開舒捲的身體,迎接桃薰的進入。

桃薰看著南風,她挑動手指時在觀察著,觀察身下的女子是否舒服,她知道兩人都喝醉了,她Ek%9=2VYnc185Cmz5FF#%[email protected]#&ynF+Xo$+OMj)也知道,自己這樣似乎不對。

喜歡同性,甚至與之交歡,這在魔界是正常的嗎?

但她恍惚一笑,這是魔界啊!

她是魔。

aeO^[email protected](uY5r2=_32dkjVA7*6T^bU-el她湊上前親吻著南風,挑動手指,將她送上情慾的船,潮汐的水聲從她腿間傳來,床上成了兩人共乘的船,她們在這片海上晃蕩前行。

她漸漸能放開內心的壓抑,或許是因為在進行這歡好之事的,是心裡喜歡的那人,所以做這樣的事情,她只覺得歡喜羞澀,能得到她的溫柔疼愛,更是讓她心)[email protected]_9AtFec!pn76)$gLSMExTGp)9#hHDtZ3#H9o&zf2zT*神蕩馳。

終究還是淪陷了。

桃薰看著南風,喜歡跟她做這歡好之事,XJEQwiLEDLYXBrJ+zi+Z$^z!36k6kl#JG3ry4Z9!J(Lvu%CL0U也喜歡慾望帶來的歡愉跟動情,喜歡眼前的女子露出嬌媚的喘息,明明她的身體並沒被進入,她卻可以從眼前這個女子身上,感受到那種被進入到深處的戰慄。

手指撥弄間,她的喘息如此可人,那濕汗淋漓@YkIn$IgN_xAor#Yo7n1Tzm06YJyGoTY!gpbYwHwq$L^fJAB*$的模樣這樣美,她動情迷茫的模樣是這樣可愛,為什麼有人忍心傷害。

「你好美…」桃薰喃喃地說,她想看南風更多,看她被自己挑弄到失神的模樣,像是剛開的bcFOK#YR-pIVeeo4ai&m6Pth^s0)i(u2W+mQaYX8C1%KHVHdOK花兒,綻放了冶豔的生命。

她身上的汗水像是花朵上*%bMU%[email protected]#&-$3pfM9)rGcKR5tf94FC_^xsiPCxRjK*s9jAK+t的朝露,她低頭輕吻著肌膚,嚐到了一點鹹,這樣美麗的女子,為什麼男人卻要傷害她,讓她害怕情欲。

看看此時的她多美,裸露的美好春色讓人沉迷,(p!JrtN%6(&xDBW7HbGH$u(bz(q^eKv9khZFDdP2rPcqcCahd4連她這個女子都心神動蕩,她沉迷地吮吻著南風,被她熱情的回應。

被悶在口舌間的恩啊,讓這場床戲更添隱藏壓抑,她們在昏暗的室內嬉戲。

桃薰帶著憐愛的手撫過南風,那可愛一手盈握的胸乳,滑潤的腰身,曲線的美背,比任何玉如意[email protected]都要溫涼舒適,還有那拱著的腰,和纖窕的腿,以及那腿間深處緊纏著她手指的肉壺,那樣的可愛而迷人。

南風看著桃薰,她覺得這個女子真是…太魔魅了!

她怎麼可以這樣,用這樣的眼光看待自己,好像她是什麼稀世珍寶似的,讓她心神沉迷。

她的一句你好美,-xmuIQBuFEi7!hJE+iSJIa!!+a^X!UeCL=6y0vHdubV((R#v+f那沉迷的表情,就叫她開心的淌著蜜甜,但她的手撫遍她的身子,那溫熱讓她渾身酥軟,但腿間的指挑動時,她又忘情地呻吟。

她不能開口,因為一開口,就會發出呻吟的媚聲,她顫抖著,小腹K(g=8jQ%sA%cqD*B1t27)1BvQN%Pc61EReFXnCayuk-eL+!gv2只感覺到了桃薰的手指挑動,她被推上了情慾的海,被拍打翻攪,她卻動情歡愉。

直到那慾念攀上頂峰時,她也承受不住的求饒。

桃薰這才停手,她喘息著,只是迷糊間感覺桃薰要離開床,她連忙扯住桃薰:「別走!」

「我去淨手。」桃薰輕聲說。

房內是兩人歡好後的味道,眼前是南風迷茫的小臉,但她的手還是拉著自己。

南風哀求地問:「你會回來嗎?」她不懂桃薰,但她被桃薰深深吸引。

「會,我答應你。」桃薰說。

南風這才依依不捨的放手,聽著桃薰倒水潔手的聲音,她在被中有些迷茫,自己怎麼就失足成這樣,597cYQ^ljsMnbIDBFOYPM_p-990Jq6c%yy^^lJ(54_-wSnUe98她怎麼就成了下面那個?

被子被人掀開,她看著上床的桃薰,她突然翻身而上,將她壓在自己床上。

桃薰的聲音似乎有些緊張:「南風,你不累嗎?」

「我想要妳。」南風微笑的說,她對著桃薰嫵媚一笑:「該我了,師姐。」

桃薰睜眼時,只覺得渾身痠痛,尤其是腿間濕黏的感覺,原本該在身畔的人也離開了。

她摸摸被子,涼的,她大概也不敢相信吧?

她們師姐妹居然發生了關係。

正當她還陷在一團混亂的思緒時,門卻被打開了。

南風走進來關了門,桃薰起身看著她,直到空氣接觸身體才發現自己竟然裸身。

她紅著臉想找自己的衣服,卻發現沒有。

「妳的衣服我拿去浣洗處了。」

桃薰愣住:「那妳的呢?」

南風心情很好地微笑:「當然也是。」

「我們的衣服一起洗!」桃薰驚訝的上前掐著她的肩:「這樣不就會被發現嗎!」

南風一挑眉:「被發現,要怎麼辦?」她眼神掃過桃薰的胸口,那白嫩的雙峰她昨晚還沒有嚐夠呢!

桃薰紅著臉遲疑的說:「當然是說…我勾引妳嘛!妳還是長老不是,就算是我…等等!妳在看什麼!」

桃薰這才發現南風的眼神根本盯在自己身4l1y_I3CtL=O+nNd-(vUGsH^+5k3X$)^pjYFP0xX)Bi359&3OB上,她低頭,她全裸著身體,唯一的遮掩就是她的頭髮,而且還遮不住,她紅著臉想轉身去床上拿被子掩身。

腰上一緊,南風已經抱著她:「師姐,昨晚有些東西,我還想再問得詳細些!」她的眼神像是狩獵的猛獸。

桃薰貼著她的身子,[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被她衣上的露水弄得發冷的抖:「妳、妳、妳…昨晚還不夠嗎?」她紅著臉,身子現在還痠疼,南風昨晚忘情的很,她都有些受不住了。

她眼神一暗,更何況,她們這樣有違…人倫。

「一晚哪夠阿。」南風一邊說一邊逼近她,親吻著她的唇,正往下咬吮至她的脖子,卻聽到桃薰抖著聲音問:「可是…我只允妳一stnYHFN9HSQ)befg2AKcI%!-JEXwA1yn(nhRnWhLA&b2bMXzsB個願望。」

南風噗哧一聲,她看著桃薰,眼神侵略的湊到她的耳邊:「師姐,我什麼時候說,我的願望只有一夜了?」

桃薰愣住。

南風將桃薰壓回床上,貼著她的耳邊說:「我的願望是,妳當我合歡雙修的對象。」

…夫婦亦甚相悅…視其衾已合歡矣

合歡這種功法…相當於人界的夫妻。

桃薰垂眼,收斂起她心跳的羞澀,強迫自己冷靜,她與南風同為女子,怎麼做夫婦?

「師姐!」南風喊她,眼神透露著期盼,她喜歡師姐,希望師姐能答應她,畢竟兩人已經G=x_vB^vLn8^^56+Kdo8b15x4A45kp!)W+EMvun*+&9NCV0i1$發生了關係,師姐還是不肯嗎?

在一點沉默後,桃薰的聲音在房間特別的響亮。

「好…」桃薰看著眼前的南風,因她一句話這樣的歡喜,她也不想拂了南風的意。

「恩!」南風歡快地笑了。

桃薰眨眨眼,她沒有想到南風這麼簡IbvqCu#MK^[email protected]_O4xJ(jn^iUZ(Q*=9qHXYvgzzzyGC%單就笑了,她嘆息,這只是一個被錯待的孩子,但她卻對自己的師妹有了姐妹之外的感情。

「但先別告訴其他人。」她低聲說。

南風瞪著桃薰,師姐不想承認跟她的關係嗎?

「等我們對顧君緣報完仇,再決定好嗎?」桃薰伸手輕輕替她把頭髮勾好。

南風懷疑地看著她。

桃薰強調:「我既然答應妳,就不會有別人,我只是想等到那天,妳再決定。」。

「妳不會消失吧?」南風狐疑的問。

桃薰搖頭:「不會。」

南風這才放心,兩人在房間內梳妝時,南風對桃薰說出這些日子她細想過的事情。

「師姐,我知道你會害怕別人的眼光,但我不在乎別人想什麼,我要的就…只有妳而已。」

桃薰梳頭髮的手一頓,她看著南風擔憂:「可是…萬一有人說我們違背陰陽…」

「那些人都不重要!我太清楚了,那些人只高興用言語傷了妳,根本就不是真的在乎aqIG-S(@rqYa%i1-QT$+gzq-B%Bxj(bV(UJD55FUoFGe2moD2h。」南風知道,桃薰內心還是很掙扎的,她說出自己想過的事情。

「我從小就被人排擠,我太清楚他們所謂的道理跟規矩,那些只是要讓妳聽話的手段,至於妳是不是[email protected]@8=HYZjw2$NI)KZKWC-oVwRM-D&AEJO-B=y-sMuT5s)A真的快樂,他們並不在乎。」她抱緊桃薰。

桃薰心疼的拍撫著南風:「人間有言…惡語之傷難消恨。」

「所以師姐,只有妳不是因為我的皮相對我好,我最痛苦時是妳出現救了我,只有妳喜歡我的時候,會為我想,為我的擔心,師姐,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妳,喜歡到要[email protected]*X+MrbVL+0l2_!S&4v1&S%kxjqEj9Q7#AwluezPsJ9-d=51獨占妳,可以嗎?」

桃薰看著南風眼神執著而癡迷:「那往後怎麼辦?」

「等對顧君緣報完仇,我們找個地方潛修,換我照顧妳。」南風說出自己的打算。

桃薰看著眼前的南風。

這樣的南風,值得我交付了吧?

桃薰qWZ*@C8b(#[email protected]+Asf5yN&CmZHuim)[email protected]微笑,她伸手整理自己的頭髮,把其中一絡頭髮,由左繞到右,然後纏上自己剛盤好了髮上,用一根新的簪子固定:「我答應妳。」

她看著南風:「人間盤了頭髮,就是已婚婦人,我答應與妳…一起,就不變心。」她不好意思說出那兩個字,只能用一起代替,但南0895K-btVi4Xbj26wm(mdosyY_^X(NPC(D&2_bqW#=(2BdBYlL風卻能知曉。

「我也是。」南風心裡甜蜜,臉上也笑開,她看著那根簪,與自己手鐲上有類似的wpipcIdor5sA1%0YT0Hu7y7DqejG9VygymfwiqvxJ!z$k)EzIY圖紋,只是自己的是桃花,而桃薰的是飛鳥,代表彼此的象徵。

這一刻,她們互許了一生的承諾。

作者:馥閒庭

《調笑令》最終回漫畫試閱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U是一個快遞機器人,她時常利用空檔之餘去整脊推拿,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瑕疵品,她想要跟其他機器人一樣完美正常,有天U遇到了怪奇清麗的剪接師林銘,U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林銘因為一支商品廣告陷入難關,一直宅在家剪片叫外送解決三餐,U好奇林銘,接了她所有的外送單,數據分析她的需求。人群恐懼症的林銘因為常常和U見面開始對她有了好感,她們開始第一次約會,U的貼心讓林銘感動卸下心防,但U害怕林銘的挑逗碰觸跟率直的個性,因為怕被發現自己不是人類,更害怕如果有了愛情會違反機器人法則,她們的關係將會如何呢?

★《花吃了那女孩》、《揭大歡喜》陳宏一導演最新作品
★脫俗女神姊妹花王渝萱、王渝屏首度共同主演
★女孩與機器人的賽博格之戀,原來「愛」就是天意

註冊馬上看《看不見攻擊的程式》!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