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被稱作前輩的女子,她也捧著水晶球看著,看著梁孟涵那帶著思念的微笑。

抱歉了,沈薇玄。

讓我自私一回吧!

地獄的冥風吹過,吹下了她的兜帽,只見一張雪白秀雅的臉上,秀眉秋瞳櫻唇kP8qZ*S0zkqd1Yh#HLJ2ksu(t!MlvE)hRDDL^vpbnK6_SN6Fn3,面貌美好的像是洛神賦裡的美女,但她卻有一頭紅髮,紅得張揚,在冥風凌亂的吹拂下,像是燃燒的火焰。

她很美,卻美得很不祥,在東方普遍的黑髮中,她是如此特殊的存在。

她攤開手,幾顆黑色如同寶石的晶石在雪白的手上,那是薇玄的眼淚。

死神的眼淚。

她微笑,笑容中有與梁孟涵相似的思念,那是一種為了所愛的笑容。

走進專屬於自己的空間,她的空間只有一片SJP9ptBUy0FPHKzcg5mrgXcr8nzLu2ObCoiXJ!$IW(aPBJ#[email protected]混沌,因為她的沒有辦法像其他的死神,有閒心佈置自己的空間,她當死神所有的福報,都拿去買材料。

她等待了九年,耗盡許多心血,她終於製成聚魄丹,最後就差這一個重要的死神眼淚,就能煉成了。

而這個丹藥,就是為了那個床上的人。

只見她渾沌的空間有個人浮在空中。

「琢兒。」她輕聲的喊,但是那個躺在床上的人卻沒有任何反應。

她伸手,撫摸著琢兒美好的臉,她有著會讓人著迷的美貌,如同晨間清香的白花,讓人愛不釋手的想要親近mS5R6v6q)jrp76D*ym*UQ%wIpBQm(l6vSq9jQvET_L7gU-p-J_,那烏黑的秀髮垂到地上,她卻穿著唐朝的服飾,額上描繪著羽毛的圖案。

那特殊的額妝,是貨真價實用唐朝的胭脂所畫。

唐朝,這個距今幾千年的時光,她卻是貨真價實的在那個朝代生活過。

那是一個女子的時代,在那個金碧輝煌到奢華的時代,她叫林姒,是李氏廣大分枝中的一家。

在那時,她是少數領有軍功的女武官,因為這一頭紅髮,她被人參了一本,說族上有胡夷血統,被以祈Ogrcei#[email protected]@NU_4rcMpa4yvVa6KJ0WIZcN!eL福的名義送上鳳山,講好聽是要請鳳凰,但實際上就是在朝堂的鬥爭上被陷害落馬,當成祭品送死。

她被綁赴鳳山,被綁在樹上,準備餓死。

但是當她昏迷,半夢半醒間,卻看到一個神奇的畫面。

一個女孩,她叼著野果,雙手化為翅膀舞空而起,然後就這樣貼著自己的唇,把維持生命的野果餵給了她。

「妳是誰?」她迷糊的問,野果酸甜的滋味,提醒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女孩發出了鳥鳴的聲音,但林姒卻聽不懂。

但是周圍很吵,似乎有許多的鳥叫聲。

她想,該不會自己是真的遇到了鳳凰吧?

那種書裡的神獸怎麼可能出現?

但是再睜眼,她已經躺在了地上,有人解開了她,她起身,卻被嚇到。

周圍有好多鳥,有野鴨、雁,小到文鳥、燕、雀,大到鷹、鳶,但是卻安靜無聲,他們都圍著一個女孩,那個餵給她野果的女h^wIZe3xk=TCyJ%OB^68AOpueA67TDV(j-XmaZPAmj6qYFUAhf孩。

而且眾鳥都安靜無聲,像是怕吵到那女孩的好眠。

她打量的眼神,讓周圍的鳥兒啾鳴一聲,那女孩就睜開了眼,對著她笑。

「我叫林姒,妳是誰?」林姒問。

女孩微笑,她歪頭想一想說:「我叫琢兒,鸑鷟琢。」

鸑鷟琢?

鸑鷟,聽說是鳳凰的一種,所以才有這樣多的鳥兒在她旁邊嗎?



(圖/123RF)

「妳為什麼在這裡?」林姒皺眉,她久經沙場,人稱姒將軍,眼前的人明顯的沒有任何攻擊力,但她卻發現自己沒有任([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UY$aleI2nZLyDnu-n_P_dD6x1y(何想要攻擊她的想法。

因為她是代表祥和的鳳凰嗎?

「妳們好奇怪,叫我過來,又問我為什麼在這,我才想問呢?」琢兒笑說,她起身,周圍的鳥兒一起往天上飛去。

在撲騰的羽翅間,琢兒微笑的看著那些鳥,像是這世間沒有什麼比這樣畫面更好看,天上的光照在她的身上,讓林姒有一瞬間的怦然,像是意外見到花開的感覺,覺得每一wNnGjm^xc--016Qq4XaibIQDMJO)5BIJjqNZmBNCG*!5J7kgnU刻都這樣珍貴不容錯眼。

好一會,林姒才回想琢兒的話,叫妳過來?

林姒皺眉,她明明是被綁赴鳳山求鳳凰的……

突然女孩雙臂生翼的模樣躍入腦海,這個鸑鷟琢,難道真的是鳳凰?

「妳……是鳳凰大人?」林姒試探性的問。

「我是鳳族沒錯,但不是鳳凰大人耶,她現在出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琢兒笑說。

「所以妳是收到詔令才來的祥瑞?」林姒皺眉。

「詔令?」琢兒皺眉看到一旁神壇上的東西,她才好笑的搖頭說:「不是的。」

「那對鳳族來說,並沒有任何約束能力,我只是可憐妳,覺得妳怎麼會被自己的同族綁在這?」琢兒解釋,看著林姒的表情,像是看)uMo5i5)w^Eda4NLsL^[email protected]!cde6!h)ck!F0hUqXMF!bba8Lc5一個調皮搗蛋的孩子。

她們第一次認識,就是這樣奇特的姻緣。

琢兒既天真又聰慧,她是乾淨而美好,不因為自己是紅髮而歧視自己。

她們有些相似,都是某個顯族的遠支,兩人同樣對家族有些陌生,兩人都對未知的事物好奇,在一起的時間,催化了兩bRvNlrWIb)jZ^=MoAkROeD)Nswmvqy%8d#9B8$AQlhALxE8Rj8人的感情。

兩人就這樣結成了莫逆、知己、情人。

琢兒說過,自己叫鸑鷟琢是鳳族之一,最常聽到的傳說她們是8#u6)nQlbD)CEFmTxf&KGYD(IEFcK85h5^PCTkKH^h-#aOHbUx象徵著較為堅貞不群,據說鸑鷟是恩愛的生物,配偶去世後會為之哭泣至死。

但琢兒卻否認說:「誰說$Qu(5&aSV5zCyejH*@AQX2OeQs7x41%[email protected]&d2的?我們只是喜歡一個人自在些,而且任何人心愛的人,只要死去都會難過,又不只我們一族。」

林姒看著她問:「那我死掉怎麼辦?」

「我不許!」琢兒任性地說,她坐在林姒的身邊看著她,親吻著她的唇,「妳不許死。」

琢兒不懂,對人族來說,親吻已經相當於喜歡,這是屬於戀人間才能做的事情。

林姒卻沒有提醒,而是貼著她柔軟的唇,輕聲地哄著她,「好,我不死。」

「妳如果死掉……」琢兒似乎想到什麼,她美麗的眼睛流出了眼淚,「那我會很難受的。」

琢兒握著心口,皺起眉,「奇怪……」

「怎麼了?」林姒擔憂地問。

「我覺得剛剛似乎被人刺了一下,可是明明沒人攻擊我啊,為什麼這裡好疼呢?」琢兒按著自己的胸口,為什麼會痛?6BQpw03q9rW-8hgw*^[email protected]!p=!_*^W7Vi似乎是因為想到林姒的死,自己才痛起來的。

「是不是不舒服?」林姒擔心的看著她,將她摟到懷裡,讓琢兒抱緊自己,希望自己的體溫能讓琢兒舒服些。

「不會,現在又覺得開心,人族……好奇怪。」琢兒皺眉,為什麼貼緊林姒後她又好了?

難道林姒是什麼奇怪的神族轉生,不然為何自己一靠近林姒,就tqx#bHNv%r3g)EMjOf05cEi6wj+gFK*RG#pfoVrW-6QAAgBzFf覺得無比歡欣,但一想到林姒的死亡,自己又傷痛不已?

難道我對林姒……有結為伴侶的想法?

可人族女性為陰,她也是女性,她們並非陰陽相合,這不太對吧?

琢兒迷惑地想,看來她有必要去找鳳凰大人一趟了解了。

天上一天,人間一年。

琢兒沒有想到,自己離開的一刻,就已經過了四五個月,林姒結廬的小屋被人搗毀,她看到#3MwJHoJ!_*IyMpr3eP2eOCT3wM&uhB6ijMLAttWo4(486^++1時,心裡像是被人拉扯的疼痛。

「姒!」琢兒大喊,但安靜回應她的是一地破碎的瓷器。

林姒去哪了?

琢兒心裡有些不祥的感覺,她緊張地四處找尋。

在找尋林姒的過程中,琢兒想,好不容易,她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她想告訴林姒,我喜歡妳。

是那種只願意陪伴她,只有她的那種喜歡,可是她還來不及開口,林姒就消失了!

她找了一圈,模糊的感應到林姒的氣息,她找到了後山。

卻看到讓她心碎的一幕,林姒的哥哥林群,正把某種藥物灌WeV103o8X7I#KcHyk_nd5U4PU_I1+FILvBGn53Xmy1vzemubO)進林姒的身體,過一會,她就唇色發黑眼神渙散,看到自己時,雖然有一瞬的光華閃過,卻又歸於平靜。

「姒!」琢兒想靠近,卻被拿著劍的林群擋住。

「別過來!妳這隻妖物!」林群生氣地吼。

琢兒皺眉,她知道人族話裡妖物的意思,她大喊:「我才不是!」

「妳就是!竟敢迷惑我妹妹!太邪惡了!」林群生氣的說。

「我是鳳族!」琢兒反對的說,她是林姒口中的祥瑞!

她憤怒地化為自己鸑鷟的真身,變成一隻紫色的大鳥,她要證明自己是鳳族。

「……不!」林姒虛弱的說,但兩個生氣的人根本沒聽到。

琢兒早就忘記自己答Nd3HD8rKsrVEsUQ2!1jb9WVQkau3x4^pkyYCge8Gc%S^@+8M(g應過林姒,要以人身模樣現世,她以為這樣就能證明自己是鳳族,卻沒想到,林群身後,一群人撒網,裹住了了她!

那網是可怕的污物,有人開腸破肚的將孕婦的怨氣跟嬰兒的恨意放UnoZlUQ8$oK##(%MDYDa8yjLgvAV#WvnrIT+t&GX+L0=*B7$cn在上面,琢兒沒有遇過這樣兇厲的髒物,馬上被困住了。

一個道長站了出來,他是國師,鄭劍羽。

觀察了林家許久,當初林姒說自己在山上,被鳳凰派下)6yQD)&A5HYL)43vKWBR_Od3VeEkSUMC7pd_)hHWC$qZw2YHbY來的仙童所救,所有人都不相信,卻唯獨鄭劍羽相信,因為他在林姒的身上,發現了不同於人類的氣息。

但琢兒不懂人族的貪婪,而林姒大意的讓人知道了琢兒的存在。

他驚喜的看著眼前的紫色大鳥。

真正的鳳族!

他幾乎無法想像,若將這鳥獻給皇帝,聖上將會如何誇讚自己,而賞賜下來的金銀又是何等的豐厚!

紫氣東來,這是他想好的祝詞,他得意地要上前,卻被虛弱的林姒卻擋在眼前。

只見她含著血無法講話,但她的眼神卻無比凶狠,告訴著所有人,不許傷害琢兒!

鄭劍羽冷笑,他舉手,做了手勢並輕聲地說:「放!」

一聲令下,林姒被射成了箭包。

她的生命也消逝在這一聲冰冷的命令中。

而後面的鳳凰也發出了哀鳴。

那是一種聽者動容的哀鳴,讓聞者淚下的痛苦。

……據說鸑鷟是恩愛的生物,配偶去世後會為之哭泣至死……

琢兒心神恍惚,突然想起了林姒的話。

那時候她還反駁林姒,卻沒想到自己卻體驗到了這樣的滋味。

林姒死了。

那如海漫的痛苦就這樣淹進了心底,而她只覺得好痛,痛到無法思考,她不要林姒離開!

姒!她在心底叫喊。

真身也隨著混亂心緒瘋狂的掙扎著。

姒!不要離開我!

我還沒告訴妳,還沒說出那句喜歡,妳怎麼可以離開!

摧折心肝的痛苦,讓她發出了尖利的哀鳴。

才剛動情,卻被斷情,她只覺得心口像是被人撕開似的疼痛。

但是身上的束縛卻越來越緊,緊到無法動彈,最後她掙扎的爬到林姒那插滿箭的身體。

姒!

她用喙輕輕地碰觸著,但傳來的冰冷讓她徹底的心碎了。

林姒死了!

意識到這件事情,她感覺自[email protected])kxp-7e!1PT(TrV0$bP-JNLaWncv&mz%*己心口沒有了任何感覺,疼痛也不再糾纏她,眼前一片漆黑,她感覺胸口好悶,吐了一口又一口的血。

最後,她心碎而死。

在最後的黑暗時,她突然聽到林姒的聲音,幽幽地喊,琢兒!

她卻無力回應。

「琢兒。」林姒還是那一頭如火焰般的紅髮,卻披著黑色的披風。

她當死神遊蕩世間,將蒐羅來的材料製成聚魄丹,最後一個,便是這死神的眼淚。

死神,對死亡早就無感,怎麼可能會有眼淚?

因此她費盡心血,查閱了許多命運,終於讓她找到這個沈薇玄,注定還有塵緣的實習死神,利用她還沒有冰冷的心腸,跟那個與她有情債的梁孟涵,安排人事讓她們相遇跟QDKyEpj_zMQo%#THAV_=IaE()[email protected])wt*%NBByJ相愛。

經過千迴百轉的安排,才拿到了這珍貴的死神眼淚。

好不容易她花了千年的時間,才將材料合成,最後,便是將死y*+Z1M2zz%[email protected]=McOu&XV(-O$czAR4V04_X^nAC8Okj0神的眼淚溶入,她把黑色的晶石放進去,最後在一陣光芒後,她拿到那一顆小小的丹藥。

她把丹藥餵進了琢兒的嘴裡。

然後只能等待。

「琢兒……別睡了,妳明明說過會陪我的,怎麼一轉身就消失了這樣久。」林姒抱著她,親吻著[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pC=H(h!f2B-sWQ6THTrk&6Fm8G-她冰冷的臉龐跟嘴唇。

「琢兒……妳知道這眼淚怎麼來的嗎?是我費盡心機……」林姒喃喃的說著acfElVKDxA&J50R4E70^2HF(a049P1Ek2)8w)Hq8V&T^X7EwBO自己等待千年的過程,她抱著依舊冰冷的琢兒。

求求妳,回來吧!

林姒痛苦的想,那時她輕信兄長,總想著林群就算討厭自己,總不至於害她。

但她卻忘記,就算她領有軍功,也不過是家族kWgDHqHds&eCFA^8DdMI_inWX^+&h(+=x&ILo2RJbf356R(SwD的裝飾品,有她,頂多鮮亮些,但她與一名女子,在鳳山私會的事情,卻會讓整個家族蒙羞。

她萬萬沒想到,林群會直接打暈自己,將自己拖到後山灌毒藥。

「琢兒,別貪睡%VzU*Ed^Xa3#@haiVX_PgGH&$holT(UxAS%E7YxEZD$=vBWI)6了……現在都已經千年後了。」這時間長的她都不敢回首,她抱著琢兒的屍身,感覺她靈魂還是不完全。

「琢兒,不要丟下我。」人族有不滅的靈魂,她已經成為死神,再怎麼痛苦,也無法死亡,但是琢兒若是不回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已經等待L&1auJ8w9XbRe#90kmIEnluB2N9J47sGBhk$ee2dS([email protected]了千年。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面對沒有琢兒的往後。

可她已經用盡辦法做出了聚魄丹,但琢兒卻沒有清醒的跡象,這叫她情何以堪。

「我怕……琢兒,我現在好害怕,!EgA+fLXPelUEQMu$EeGIQ+z!T9_kP271qGFj*i=$!ep5Xswg-妳為什麼不起來……聚魄丹不該沒有用的!」林姒痛苦地說,看著自己的紅髮垂在琢兒的臉龐,她痛苦的閉眼。

或許她應該思考怎麼魂飛魄散?

否則她怎麼面對自己追尋千年的稀有材料,卻付諸流水的事實?

她僵硬的想,回想起來,她最對不起的,還是沈薇玄跟梁孟涵這mOvEg*4k_Co7fH=s&k2g#t%HTgE%a_wo48hQ9V%YsJCa352OvE對情侶,是她干涉了她們的命運,不然梁孟涵早就下了地獄,下一輩子,她們還有緣分。

可她們的緣分,卻不是我的!

林姒握緊手,她已經太過分了,不可再什麼逆天的想法!

她勸自己,到這裡就好了,可以了!

她跟琢兒……終究是沒有那個緣分……

但一隻手卻蓋著她的手,虛弱到幾乎飄渺的聲音在她耳邊,「姒,別怕……」

「琢兒!」林姒看著懷裡的鸑鷟琢,她醒了!

經歷千年的等待,自己的執著等待,真的等到了結果嗎?

真的嗎?

「……捨不下姒,我就回來了。」琢兒虛弱說,這個小小的人魂,她的呼喚卻牽動自己的靈魂。

儘管吸口氣心口都痛著,可是林姒驚喜的模樣,卻讓她願意忍受這樣的痛,以後會好的,她知道。

她感覺自己似乎不再是鳳族,而是介於生跟死之間的曖昧存在,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是心愛的姒活生生在自己身IYo!rKPearJSF0Ptz)1a$pJ$bMAxpRbgrZ8gcDx*lYiHR%[email protected]邊。

一切足夠了。

琢兒微笑,她享受著姒吻在額上的吻,還有落在自己臉龐的熱淚。

這個執著的女人,將自己從幽冥中給拉了出來,她無奈也甘心為了她停留。

天空再廣,她卻只想棲息在姒的懷裡。

「我有沒有說過我愛妳?」林姒問。

「什麼愛不愛的……」琢兒有些不適應,經過千年,姒變得有點大膽了呢!

「可我已經對妳說了千百回了,該妳說給我聽了。」林姒說。

「咦?」琢兒迷惑,有這回事嗎?

「快說。」林姒催促。

琢兒看著她使小性子的模樣,寵溺的細聲說:「我愛妳,姒。」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帥T」Bartender小何(小蠻王承嫣飾)邂逅了來自新加坡的空手道國手孟蓮(黃姵嘉飾),兩人一時天雷勾動地火!為了追愛,小何毅然決然報考空姐,只為爭取與孟蓮更多的相處時間,向來man味十足的他竟在空姐訓練過程吃足苦頭,甚至還在航程中屢被乘客騷擾?不服輸的小何會就此甘心只當「空姐」?無法出櫃的孟蓮又該怎麼面對父母期望和小何強烈愛意的夾殺?

30秒註冊,馬上看《帥T空姐》

《鴻孕當頭》奧斯卡提名出櫃女星艾倫佩姬和《斷背山》魯妮瑪拉之姊演技派凱特瑪拉首度同片較勁,再度引發廢除死刑爭議話題、攜手共譜淒美女同志戀曲,突破尺度火熱對戲,愛到深處刻骨銘心。

30秒註冊,馬上看決愛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