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醒來的梁孟涵不死心地喊:「薇玄!」

她看著空蕩蕩的室內,卻沒有她熟悉的身影。

梁孟涵握著自己的手臂,痛苦的蜷曲著,心好痛!

可是心*[email protected]*@_)rf1v3U0V_&S6b3_utC7CE3D6zk$rF%uxfT痛還是要上班,她木然站在電梯,看著那個孩子牽著媽媽的手大聲的哭泣,大聲說著我要這個、那個,無理取鬧的模樣。


(圖/123RF)

但就算如此,她也沒有哭。

唯一欣慰的時候,就是聽到梁孟涵想念自己時,喃念自己的名字,沈薇玄笑了。

孟涵,我好想妳。

想念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帶著模糊的惆悵,眼眶漸漸紅了。

那四十幾天的日子,是她最甜蜜的回憶,甜到心都痛了,卻不後悔。

愛上涵的時間那麼久,但卻不停地錯過……

是她愛上同性的錯嗎?

是不是我沒有喜歡她,不要有交集,我們之後就不會這樣難受?

「終於有點反應了啦!」男人笑說:「真是不懂妳們,情孽深重,何苦呢?」

「妳不懂……」沈薇玄說。

死神不該是有感情,尤其是眼前的男人,他不懂情。

「我確實不懂,不懂你們為何自墮情海,不過妳們高興就好!」男人笑著說:「因為Ow4(F%Z*tBmcehj_U0JQ+IVzuZDpbNdJbA#vppR6lmbCquA%VL妳們,我的寶貝才有用武之地。」

男人微笑的拿出他的寶貝刀子,他動作俐落地剃掉了沈薇玄的頭髮,然後從小腿一刀一刀的切進她的肉。

沈薇玄感覺自己S%E8aFv(B$M+bxvyxWsLw5r2EraWHiN^EUamdV!gy#Au4_ci1K又被浸入疼痛的海洋,被海水沖刷的幾乎要失去意識,那種疼痛如果只是挨一刀還好,但一刀又一刀,那種痛苦漸漸爬上身體,施加在精神面上,那種無盡的痛感讓她呻吟出聲。

她感受不到時間跟自我,只有無盡的疼痛。

「還是不說嗎?其niO++cp([email protected]$4prDBgjX2&puCMgV_MqNG9xYMy2+實只要妳投降,我可以替妳去喔!」男人微笑的說:「看在哥哥疼女孩子的份上,我可以替妳取回梁孟涵的靈魂。」

「不要!」沈薇玄尖叫,誰都不可以傷害孟涵。

「妳為她爭取的十年,是她真的要的嗎?」男人笑說,他的目的就是要逼哭沈薇玄。

死神的眼淚,是很珍貴的寶貝,憑什麼那個女人可以拿到,自己如何折磨薇玄,卻拿不到?

他不懂,但是他有無盡的時間,他可以慢慢的試,他拿出一個鏡子,在上面寫上咒語。

「不想看看妳心愛的她嗎?」男人笑說。

沈薇玄抬起頭,看著鏡子裡面那個熟悉的身影。


(圖/123RF)

梁孟涵的聲音又在空中響起。

而隨著聲音一起的,是疼痛,無盡的疼痛。

沈薇玄抬起頭,原本黑色的唇,卻變得慘白,因為無盡的疼痛在侵蝕她的身體、神[email protected](f5nWxh!_Ml(op3L0ZSGQ_I#IyrlObz&jJx_9Dr(M0經,削弱她每一點想要求生的意志。

「呦!看不出來妳的小情人還挺癡情的。」一個輕浮的聲音笑說。

一個男人擺弄著什麼,而眼前的沈薇玄則漂浮在一個小球裡痛苦著。

「幾年了?四年?還是五年?,她還沒有忘記妳呢!」男人有趣的說。

「……五年又三個月。」沈薇玄閉著眼回答,她皺眉的表情,因為身上蝕骨的痛苦。

男人看著她搖頭,「癡兒,喔不對!現在的話……應該說,妳是個傻瓜吧?」

「欸!妳有沒有想過,如6j(%&&!3Melb(yLQXN4m#USfpWHHwlN$7qLzy_k5VBUIhjP5ou果她死了,妳帶她的靈魂下來,妳們可以當同事啊!我看那女娃這麼有範,只要她點頭,妳們說不定可以永久的在一起喔!」男人的聲音建議著。

「……不。」沈薇玄說,幾個氣泡從她的口鼻跑出來,還帶著血,肺部疼痛得像是要炸了,身體會本能地渴求生存,但她卻必(FWEir68tHntICQ+cDbT6IPZmEBm!3kQfARBIww5RpRE8r#1t(須一次次面對死亡的痛苦。

這樣的痛苦,是五年前她沒有回收梁孟涵的懲罰,身為死神竟然縱放靈魂,是該受刑的。

她漠然地承受著那種痛苦,像是把骨頭凹折,一點一點的掏出來,她痛的指甲都刺穿手腕,!*Zx1l_s*[email protected]!1LUpvIm1tcUkDV$Ey7cDeh8Rb但是痛苦卻不容拒絕,她只能一點一點的承受。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Loui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