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嗯?」不僅周昕璇,本來在旁想衝上去把黃計生吞活剝的林啟艾也愣住了。

窗口聯絡人?

雖然林啟艾也才剛進來中華製糖三個月不到,但以常識論,高級研究員是不可能擔任這種聯絡人的打雜角色的。

「嘿,對方可是Apple全權當主持人跟聯絡人,總不好讓小小助理跟她對口吧?」E_VxSODn%HmYl5IH9LLU-uRviBcSl1&Umj4oNcBa!vj11DQf-T黃計似乎看穿周昕璇與林啟艾心裡的疑惑。

「所以?」周昕璇依舊漠然。

「但也不好由我出馬當聯絡人啊,妳也知道K4kOkn*JQrs#_Wet-b7k%ixF4YfgUhzyqj9_%cAcnDuPfFlx7s我的資歷太高,當聯絡人也太大材小用。所以我問過課長後,他也同意讓妳做窗口聯絡人啦!」黃計得意洋洋,「所以,今後就要麻煩妳聽我的指示啦!」

「所以,周博…不,周『wjitZ(UXSpZ-h#JD+Z*S^KHexo*vPnM+v45vtiDxE0t5XZ$oU)聯絡人』,我派給妳的第一份工作,是先跟Apple問好,可以吧?不會太難吧?」黃計開始得意忘形地命令周昕璇。

Apple…?是誰?聽到這樣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林啟艾愣住。

「當然可以,」周昕璇微笑,「等等馬上辦。」

黃計像是打贏了一場戰役般地離開周昕璇的辦公室。

黃計離開後,周昕璇怒不可遏,一個拳頭重重地打在桌上。


(圖/visualhunt)

林啟艾第一次見到如此動怒的周昕璇, 也不管Apple究竟是誰了,只嚇得趕緊安撫她。

「昕璇,不要生氣……還是,我去當黃博的窗口聯絡人?」

周昕璇微微地笑了笑,但口氣依然盛怒,「呵,不用了。妳難道看不出來,黃計就是想羞辱我?他就是想讓我當他的hSvbD4R8=g)2ZJJ2z#r1Wayj63(Ne6ds0we$XlXB#0SVckW2Lm下屬……妳自願做,恐怕他還不肯呢!」

「黃博太過分了!」林啟艾咬牙。

「他就是硬要跟我槓上,」周昕璇冷笑道,「既然如此,就別怪我未來會咬他一大口!」

下一秒,周昕璇卻差點昏厥過去。MwH)iCMM4nbEcW7L(-VRQ0-gFx1CevT-nHtzy$M2J9jwg8)MiP一時間,林啟艾差點來不及扶住倒下的周昕璇,還好周昕璇即時清醒撐住自己,但這一短暫的昏厥,已經足以嚇出她一身冷汗。而她抱著、扶著的周昕璇,是如此嬌小,體溫卻又如此涼冷。

現在明明還是會嫌熱的台南初秋啊。她心底升起一股強烈的憐惜。

「昕璇,妳還好嗎?我怎麼覺得妳從剛剛就怪怪的?」

只見周昕璇望著自己幾秒,最後悠悠地開口。「今晚有空嗎?啟艾?」

林啟艾見著周昕璇紅著一張臉問著自己。「有啊,怎麼了?」

「那妳陪我回家、陪我說話、陪我聊天、陪我睡覺,好嗎……?」

周昕璇細軟的嗓音虛無地在飄入耳內,把林啟艾的心給搔得盪漾。

見著差點昏厥過去的周昕璇、如此虛弱的周昕璇、如此惹人憐惜的周昕璇……。

「當然好。」她差點脫口而出。

但下一秒她又隨即恢復理智。

周昕璇可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還有賴卓群這個男朋友。vs-RwV-#k5%Sk-GoGMq+j2h5SMd9wX2&3x9on_et^TVCG7oc4w她區區一個下屬,這樣跟長官回家,會不會很奇怪?嗯,真的滿奇怪的。

「所以,妳不願意陪我?」看著猶豫的林啟艾,周昕璇難掩失望。

「也不是不願意,只是……」只是這樣很奇怪。剩下的話語,被林啟艾給硬生生地吞回心裡去。

「只是什麼?」周昕璇難過地問。

林啟艾不知道該怎麼說出那句不知是否會傷人的話,只得沉默。

「那陪我吃飯就好…可以嗎?拜託……」對於林啟艾無語的拒絕,霸道的周昕璇非但沒有不悅,竟放低姿態求著。

林啟艾一時無法反應。一向霸道的周昕璇到底怎麼了?而且見到周昕5#F6GRWKvWTlNKcaFPvmT4*R0p)PLGJld$&D8=5#i#1HKM8nOS璇如此虛弱、可憐的模樣,她哪能說不?就陪她吃飯就好、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好……。」林啟艾猶豫了幾秒,終於還是答應了。

明明說好是要「吃飯」的。

但她們倆一到飯館,周昕璇就熟門熟路地到冰箱取了三瓶啤酒。聽聞林啟艾不喜喝酒,她也只是聳^^1o(AAbksbJuqX*t+W3mENwhs4+Vdydyy2mdC+77pKtNrGAbd聳肩,逕自拉開了第一罐啤酒拉環。


(圖/visualhunt)

「空腹喝酒好嗎?」林啟艾擔心地問。

「拜託,這是飲料、不是酒……」周昕璇直爽地乾了第一杯酒。

幾杯啤酒下肚,不一會兒,周昕璇一張臉蛋就被酒氣給醺得紅撲撲的。

看來,她一點都不像她自己說的千杯不O*b8GcuH$&SVw+mPa$_6BL0i&iw2FJ5xAi+I=Ix2yuM7=4k8!S醉啊…,這樣喝下去,還撐得下去嗎?林啟艾看著眼前滿臉通紅的周昕璇,正思考著是否要阻止她繼續喝下去。想時遲那時快,周昕璇「噁」的一聲,差點就吐了出來。

「啊!妳還好吧!」林啟艾嚇到,這回,她沒什麼猶豫地把酒瓶搶走,「別喝了妳!」

「我就只是一陣反胃罷了,小妹妹真愛大驚小怪……」 周昕璇睥睨地看著她,邊說著,一口口的酒氣無禮地噴pbE8TAKPf&&c7GC3v(KsXYZmq+KZ+mcjigV_U(isdB0(_1_PMT在她臉上。

她並沒有因e3c21SX8oveVa4XV=o7b#1OW!Qi4u(vew&8iMRTW8Bnb#1_Dga周昕璇的舉止感到反感。反倒是那來自周昕璇嘴裡的濃重酒氣,似乎也把自己給醺得微醉——但她不能醉。絕對、萬萬、千萬不可以醉啊……!

最後,林啟艾沒有醉,倒是周昕璇醉了。還是大[email protected]*CsxI=RgnseL--H+Mmgtfmgl3I3C*[email protected]醉的那種。看著眼前才喝完一罐啤酒就已經開始胡言亂語的周昕璇,她幾乎無法置信。這樣看來,周昕璇根本是一罐就醉,哪來自稱的千杯不醉?!或許自己的酒量都還比她厲害啊!

「嘿,啟艾,這下妳真的得陪我回家了……」坐在對面的周昕璇醉忽忽地媚笑起來。

「……」林啟艾啞口。她已經無法判斷眼前媚笑的周昕璇,到底是真醉?還是假醉?還是……她自己也醉了?

眼見這頓飯也無法再吃下去了,「走吧?」林啟艾問道。

「嗯……」周昕璇紅著一張臉,一站起身就踉蹌不已。

林啟艾趕忙扶住她,「小心……」頓了一下,「妳『真的』沒辦法自己走?」她刻意加強語氣問。

「不行啊…就說妳真的得陪我回家……」周昕璇又哧哧笑答。

這太瘋狂了。

林啟艾死都沒想到,竟然真的會踏入自己長官的家。霎那間,她開始思考起是不是做錯了「陪周昕璇吃頓飯」的決定。還在躊躇間,周昕璇的聲音tf^@f(E()zqNBZzN9U(PO5Zet*TPChHwS8l+xw85qPdlj#JH*7有氣無力地響起。

「毛巾、浴巾、沐浴乳、洗髮乳在這裏……睡衣、化妝水、乳液在那裏……」 不同於林啟艾的內心紛亂,懷裏已經虛弱到不行的周昕璇,作為房子的主人l5t!gh08n*!ao3A#[email protected]^X%Xw_RsZ+iWZVbp0LQmwmGblrWPWZW,竟依然稱職地張羅這些居家瑣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妳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她打斷周昕璇有氣無力的碎語。她可沒打算要留下來睡一晚。

「嗯。」周昕璇乖乖地閉上嘴。

「到沙發可以嗎?」

周昕璇搖搖頭,「到我的床上,我需要躺一下……」

聽聞要去周昕璇的床上,林啟艾頓時感到害羞。但她沒有讓這股羞赧持續XRjWzd7vDQEO0sGY1hPpOGsPHCI+ZLDv)EO%!#@FS7kVuYaqU5太久。好好地把虛弱的周昕璇安置到床上去,是她目前最艱難的任務。

「怎麼去?」

「從右邊繞進去…第一間就是了。」周昕璇輕輕地指示著路線。

周昕璇雖然身形消瘦,但虛弱到無法完全支撐自己的體重時,林啟艾扶持起來,依然感到費力,不#*JKVp$&A*(dg*ZfGbTmn)m+aQJhBk7CPDHVoV%3-2MQ8cyGjJ一會兒便滿頭大汗。費了一大番工夫,加上周昕璇也努力地支撐著自己的身子,她這才總算把周昕璇給安置到床上去。

「啟艾,謝謝妳……」終於躺到舒服的床裡,周昕璇閉著眼,微笑道。

「不會啦。」林啟艾難為情道,猶豫了幾秒,「妳還好吧?要不要喝水?」

「……」但周昕璇卻沒有任何回應。

「昕璇…?」林啟艾試著呼喚幾聲,周昕璇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林啟艾的腦海裡霎時竄入「一女因不明原因橫=mz&6nH55nyuA^[email protected]*M8-tOzfoq1&h屍自家床上」、「疑似下屬懷恨在心」、「最毒婦人心」之類的新聞畫面,一股恐懼湧上心頭。

「昕璇……?」她又嘗試喚了周昕璇,最後終於鼓起勇氣,把手指靠近周昕璇的人中。

感覺到周昕璇平穩的鼻息後,她這才鬆了口氣。同時暗暗覺得自己的恐怖幻想好笑,本來進到周昕璇家裡時、那股難為情的情緒也漸漸地平復uAVdP)ijHcU*9BIu(JaJbBcsDECFL3po5zjHl3D9#m3enqOakE下來。她靜靜地看著眼前已沉沉睡去的周昕璇,不免想起今天下午到剛剛的種種。

「妳今天下午到底吃錯什麼藥啊……?」

林啟艾想起今天下午她回到辦公室後,周昕璇非常不尋常的出神;也想起黃計前來羞辱周昕璇後,周昕璇一反平時冷靜的常態,竟惱y#1*&oLL85WEdLZLZITq-TQ-FK!!bhxl%2y!hFz)r4*@-9cs44怒地重搥桌子;又想起周昕璇要她陪她回家睡覺,她不肯,周昕璇竟一反平時霸道的模樣,低聲下氣地求她陪她吃飯;最後想起吃飯時,周昕璇用一罐啤酒就把自己灌醉,還哧哧地笑著要林啟艾帶她回家……不過還好,現在周昕璇總算安全且安穩地睡在床上了。

看看手錶,被周昕璇這樣一折騰,也快晚上九點了。她也該回家了。

哪知一起身——「妳要去哪?」

前一秒還呼吸著深沉氣息熟睡的周昕璇,下一秒竟精準地開口詢問準備落跑的林啟艾。

「呃,回家……」林啟艾嚇到。

「不要回家。陪我…陪我……好嗎?拜託⋯⋯陪我…陪我……」周昕璇竟然又開始苦苦哀求。

周昕璇一連串惹人憐惜的「陪我」,每說一次,就大大地削弱林啟艾原本想拒絕的意念。是以周昕rvXBBdfwj#S)hoFrP#QpFkqnWhdys(mMT+hh4!wjr+nWGOtqMV璇說了一大串,林啟艾早已心軟得無以復加。

「好好好,我不回家,好嗎?」

「嗯……」周昕璇這才點點頭,下一秒又沉沉睡去。

看著周昕璇沉睡的臉龐——隨意披散的瀏海,再往下是閉著的雙眼,附著於上頭的睫毛不時跳動著(是在做著什麼夢嗎?林啟艾想著),再往下是因酒氣醺得淡紅的雙頰,再往下…是微開且微微紅腫的嘴唇,再往下……是有著性感鎖骨的脖子,再往下…是微開的襯衫領口………林啟艾趕忙撇開頭,不再往下看去。但周昕璇身上的香氣HceT2bFdO3kRUDq_=phMuIFox^2l-E_utDAsEGbNTH(c$48W=_卻混雜著酒氣,嫵媚地飄進她的腦海。


(圖/Collaborative CBT)

「去洗澡好了…。」林啟艾決定沖個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歷久彌新同志經典電影」精選16部中外同志經典電影,包括最新獨家:Outfest洛杉磯同志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今生情男了》、法國名導經典代表作全新數位修復版《愛我就搭火車》、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玫瑰少年》,當然也少不了奧斯卡、金馬獎獲獎入圍傑作。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