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林啟艾看著周昕璇的微笑看傻了眼。縱使周昕璇下一秒別過頭去跟其他人聊天,她依然愣愣地站在原地。

昨夜失眠的那千篇一律場景——她坐上他的車、她坐上他的車、她坐上他的車。忽然像b0*F+FlmRFvLQ1YwoKfZiOQ$m%a=opnD3g7Q_PIWts-Hx)^jGT被道士下符解咒般,終於不再如鬼魅般纏在她心頭。

她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朝周昕璇的方向走了過去。直到她站到她正後方,周昕璇似乎都絲毫未覺她的接近。而正與周昕璇交談的人們見到她的悄然接近,忽然像看到害蟲般地紛紛[email protected]*5$3rQ=K+*S8ukLG&LZ($X5Qs&pOatf%KY6WZ9v*Q走避了——也是,自己一介小小菜鳥,居然膽敢在會議上公開支持外人。這下,不僅那些想讓她離開中華製糖的「為數不知多少人」,連一般無辜的同事也想離已經頭頂黑得發亮的她越遠越好吧?

「昕璇…」她怯怯地喚著。

周昕璇馬上轉過頭,一下便與她四目相接,「嘿,還好嗎?」一樣_7ru#dX2pL2Ln9IY^aS^-6gZp23PWG1V^=^^BmrWKpJNDmV29J是那股溫柔,沒有走避,也沒有害怕眼前發黑的她。

「很好,只是想跟妳說,謝謝…。」林啟艾懾懦道。

雖然認zaWNAlXVpPHR6g24-!(Ur+u)3V%uDcxP(vX4Z5qT$JfP^-2h+W為周昕璇是為了支持賴卓群而挺身,她還是覺得該跟她道聲謝。尤其周昕璇待她的態度絲毫沒有任何改變,這讓她開始覺得早上抗拒見到周昕璇的舉止,實在幼稚地可以把自己殺死。

「沒什麼好謝的。我說過了,」周昕璇說著,也不顧會議室還有其他人,直接在林啟艾耳邊說著:「既然我讓妳當計畫主持人,我就會不遺餘c*TLf=u#_s-Kqx7LULWTrWT(GVfxlX9nCv*fvQ5-EQJ%U_!#P5力地保護妳。」

「…保護…我…?」林啟艾不是很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但她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的耳根子被那輕柔的氣息給搔B9v1pcBeHpM)(7nX%JiMX#hAU$h-MptkXhWbw31O28aU3lunFA得癢癢、熱熱的。

「哇!這不是我們未來的專利發明人嗎?」兩人還在竊竊私語時,黃計的聲音自遠而近傳來。

周昕璇聞言,馬上離開林啟艾的耳邊,並笑起一臉客套,「黃博,N1V2(=y5aD=5%LZBJZdlordga4XF!meyl4WaL-S*^pXUl+qV^(你也別再虧我們了,實驗還不知道可不可以成功呢。」

「哈哈,也是啦!不過兩位真是勇氣可嘉,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支持『外f)B+l)eU6hSbo+=uSX(FGo6K9)Z5^FW5G3%#u0-7ziQm(QRyvY人』哪!」黃計酸道。

「黃博,你就別再虧我們了。y4A4xJ*aLaNClrPv==Sa&hEEmR-EbDqhQI%eaNmKyKLIE=J(_Y」周昕璇熟練地笑道,並不想再跟黃計多說,「課長找我呢,我們晚點再談吧!」語畢,也不管是否讓黃計難堪,直接牽起林啟艾的手離開會議室。

這是林啟艾第二次被周昕璇給牽著,只是這次是手掌心對手掌心。


(圖/The Cut)

她可以清楚感受到周昕璇手心傳來的沁涼溫度,同時周昕璇自前方傳來的VgnG$4*vyEWnf^jd(PuIxeB_*2F+t$NibP9VnpFPCE!7ma=l=X香氣,還有方才周昕璇在會議室裡的挺身而出、及對黃計的不屑一顧等,在在都使她心裡紊亂、千種情緒亂竄;在混亂的情緒中,她唯一說得清的,是自己好像對周昕璇起了一種情愫……。

「呼,老狐狸煩死人了。」走到停車場,周昕璇才放開手,回過頭來對林啟艾嗤嗤笑著。

林啟艾見著眼前只有自己才看得見的、如此調皮的周昕璇,嘴角也跟著輕鬆起來。

「啟艾。」不過周昕璇笑容沒有維持很久。

「嗯?」林啟艾心頭還在蕩漾著。

「妳今天早上為什麼沒進辦公室,就直接去賴博那兒了?」周昕璇眼神麻利。

「呃…因為我一心想趕快去做實驗,所以才……」林啟艾沒料到周昕璇會忽然找自己算帳,只好心虛地結巴道。

「妳忘了我是妳老闆嗎?」周昕璇挑眉,顯然不滿意她的回答。

「沒…」林啟艾不敢再回嘴。

「那以後不管怎樣,都要先來辦公室見我。」周昕璇命令道,「至少也要親自遞假單啊!哪有下屬要長官BAind1E(JnmTF^tY4elUqnG_88#R&AalCA_jbgPYrW(Vw#c幫忙填假單的!」

「是,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這樣了。」林啟艾趕忙答應。  

「還有,剛剛妳跟賴博進會議室,為什麼不坐我旁UU2&3E*7gceKLw!tyF%KVO2qT^V5K9-cP3qX6jXcOma*V%7G-h邊?」但周昕璇似乎沒打算就此放過她,繼續算著帳,「妳真的沒有忘了我是妳老闆嗎?為什麼不坐我旁邊?」

「沒,我沒忘了妳是我老闆…」林啟艾趕忙澄清。這個好老闆,她怎麼可能忘記?

「既然如此,以後開會,就要乖乖坐我旁邊,知道了嗎?」周昕璇又命令道。

「是,我知道了。」林啟艾趕緊答應。

「嗯。」周昕璇這才滿意地笑了,「好了,我想我該去找課長一下。」

「剛剛妳會議上支持賴教授,不要緊嗎?」林啟艾聽聞周昕璇要去找楊宜樺,忍不住擔心問道。

「沒什麼要緊的。」周昕璇聳聳肩,「事情遇到了,就是去解決就對了,擔心也沒什麼用。」

林啟艾見著眼前周昕璇這麼有肩膀的模樣,竟開始有些崇拜她了。

「我去囉!妳也趕緊去忙妳的吧。」周昕璇道,「啟艾,我們所有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只差妳的味覺細胞了。」她笑著捏了林啟艾的臉頰一下,也沒等林啟艾反應過來,便逕自打開車門、坐進車裡,俐落地開車[email protected]_W57(#Z#X4G4edVIM9)mcv*nxfXgd%nq%cg走了。


(圖/Taobao)

林啟艾呆站在原地,過了幾秒,才舉起手,撫著方才被周昕璇輕捏過的臉頰,一邊望向周昕璇驅車離去的背影。她想著剛剛的對話,想著剛剛周昕璇霸道的模樣B$O)eXST6#7Q^iubbhWBTioHAjRosJXP6b)Z5xi_2N=ELyf6Xu,確認四周沒有人後,她才傻笑起來——雖然不想承認,但一股想法卻如此鮮明地躍上腦海。

我,真的,喜歡上周昕璇了嗎?

但這怎麼可能?她們才相處不到一個禮拜啊!周昕璇可是自己的直屬長官,而且周昕璇還有賴卓群這個男朋友,她怎Fiq89x*YQXnnJ-$rWPgsnBhQl5)8YTTcP=U+Q5kMs$FIdap-)a麼可以喜歡上周昕璇?

林啟艾搖搖頭,努力撇除那個一直躍上心頭的清晰想法,卻沒發現自己的嘴角依然在傻笑著。

***

自從會議結束跟周昕璇道別後,林啟艾便回到成大做實驗。

但她卻無法靜w3HiGNG)[email protected]!E^U)#3=0x8k!-^[email protected]#uG下心來操作實驗——她的腦海裡一直浮現周昕璇在會議室挺身而出、當著黃計的面前牽著她的手離開會議室的模樣。 當然,最讓她心浮氣躁的,還是周昕璇的那句「我會不遺餘力地保護妳。」

我會不遺餘力地保護妳、我會不遺餘力地保護妳、我會不遺餘力地保護妳。

林啟艾在細胞實驗室裡東弄西弄,卻發現只要自己什麼東西都做不好。這可如何是好+iMBBDOm1ubct=gPNC4Ae#8#Z6v!RQ0(qHeg!IF+#BchS2+szM?她想起周昕璇拚了命保護她不被解聘,而她只剩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來分離味覺細胞了。但越是感到時間如此緊迫,她越容易發生失誤。

「Shit!」終於,在她不慎打翻一盤培養液時,她忍不住爆出粗口。

她深呼吸了幾下,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一股害怕的感覺卻漸漸竄了出來。

——我真的喜歡上她了嗎?不然怎麼伊人倩影會如此讓我心神不寧?

一思及此,她馬上搖搖頭,UVvm)7Hb!I)EkRXKOipW876lc0gU5en5!WXq_R#Pilvuv^k)3e努力將那股害怕的感覺給趕出腦外。她站了起來,決定把實驗早早結束,回公司去。反正再這樣心神不寧下去,實驗也不會有任何結果的;倒不如早早休息、整理情緒,明日再戰。

當她回到周昕璇辦公室時,才下午四點多。

她一進門,就看見周昕璇坐在座位上。她一見到她,心底不自覺地感到狂喜。

「昕璇…?」

但她出聲喚了她數次,周昕璇卻如充耳不聞, 一雙眼直盯著一片黑暗的電腦螢幕,看似出了神。

這可奇了。 周昕璇做事情一向認真,這林啟艾是明白的;但認真到如入無人之境,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

「昕璇……?」 她試探性地靠近周昕璇,直到她已經站在周昕璇身旁,周昕璇依然渾然不覺。

她這才開始感到怪怪的。她瞧見周昕璇眉頭鎖得深緊,一雙拳頭擺在桌上,握得死緊。

「昕璇,妳還好嗎?昕璇?」她浮起一股強烈的擔心,忍不住出手搖晃周昕璇。

被林啟艾一搖晃,周昕璇這才回神,卻馬上笑起一臉虛弱的淺笑,「嗯?妳回來了?」

「我回來有幾分鐘了。」見到周昕璇總算回神,林啟艾小小鬆了口氣,但她隨即見到周昕璇依然緊握的一雙拳頭,「妳剛剛怎nJTccsF3CJMYX)[email protected](K8kB&XNCmmWIynuAxk-1ez3rlII麼了?怎麼會恍神成這樣?」

「我剛剛哪有恍神?」周昕璇嘴硬道。

「哪裡沒有?我叫妳大概叫了十聲,直到我搖妳,妳才終於有反應,嚇死我了。」

「喔!我沒事,想到一些往事罷了。」周昕璇笑了笑,「抱歉讓妳擔心了。」

「妳真的沒事嗎?剛剛看妳非常不尋常耶,真的沒事?」林啟艾擔憂道。

周昕璇正欲開口,辦公室卻在此時傳來急躁的敲門聲,下一秒,門已經被粗魯地打開。

「嘿,我的聯絡人,準備開工啦!」黃計一進門,也不理會站在一旁的林啟艾,直接對著周昕璇輕佻地叫道。

「請問黃博什麼意思?」周昕璇瞇眼問道。

「什麼?妳都不知道?課長都沒告訴妳啊?呵,看來今天妳真的有讓課長不高興呵…」黃計見獵心喜。

周昕璇沒說什麼,只是瞇眼看著他。

「這份文件妳自己看。」見周昕璇沒什麼反應,黃計自討沒趣,便不客氣地丟了一份文件在她桌上。

周昕璇接了過來翻看著。

林啟艾見著周昕璇認真翻看文件的模Cs4)C3aF_Ckzi_#lvOXYBjn0n5WLaDzgCXG)vqG52PDP_ad4aw樣,對比黃計一臉的輕佻,再想起黃計曾經惡搞過自己兩個月,不免忿從中來——

「所以這…?」周昕璇依舊面不改色。

「就妳看到的,『天然草本醫療器材開發案』是跟金屬中心的第一個合作案。」黃計幾乎是用鼻子在說話。


(圖/visualhunt)

「喔。」周昕璇漠*zPtVDxVtuz*N2V(vRuflf958sez5(!VpAb5u_xQ#r0ZmxuwMD然,「恭喜黃博,這個計畫我認為相當好,十分切合我們中華製糖及金屬中心各自的專業,相信會有一番成果。」

「這當然啊,這可是我牽線的。」黃計自大地點點頭,「不過,妳可是這個計畫的『窗口聯絡人』,雖然角色沒像我這個主持人那麼舉足輕重,但oW8D)G#zmK%ilcqs!C7*&HMhVxLcm^[email protected]!也可以多少學點經驗啦。」

「嗯?」不僅周昕璇,本來在旁想衝上去把黃計生吞活剝的林啟艾也愣住了。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柏林影展泰迪熊獎及獲獎劇情片」囊括近年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及柏林影展獲獎影片,包括亦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不思議女人》、《愛是一隻貓》、《愛情的模樣》、《以慾望之名》、《教練與男孩》、《愛我就殺死我》,以及最新獨家《愛在豐收的季節》和受其啟蒙的《春光之境》。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