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季允宸,高二)

「敬瑞,我的新眼鏡好看嗎?」季允宸得意洋洋的推了推她的新眼鏡,「以前打球的時候為了怕傷到眼睛,只能戴隱形眼鏡,但其實隱形眼鏡保養起來還真麻煩,還是眼鏡方便, 往臉上一放就可以出門了。」 林敬瑞忍不住笑了出來,「WF1Ce=S)[email protected]+xNwyJ%E*[email protected]&9$ZKZ_T15Ek2T妳原本就長的一副小白臉似的,戴上眼鏡是想當文青嗎?」

「我是圖書委員,當然要文青一點啊。吶,敬瑞,妳應該也挺適合戴眼鏡的,要不要也跟我一起戴?」

「免了,我雙眼視力可是有1.2呢。」

「誒?妳每天看書視力還這麼好?」

「只要燈光充足、然後跟書本保持適當距離,就不會對視力造成什麼影響啊。哪S+PP27+HW07GBOt=-bcNGboOYBREzDKu^fJdNY=81$Ux#0caSr像妳,小時候應該都躲在棉被裡看漫畫吧?」

「哇!妳怎麼知道?還是妳厲害。」 季允宸和林敬瑞愉快的邊走邊聊著,眼前忽然一個人影擋住了她們的e(_6)St3eVHTciNya$h3OSlmF3J9CArQ7-&_%M9bX-C0OORIY3去路。 季允宸抬頭一看,赫然發現是鄭安汝。 距離季允宸和鄭安汝一對一比賽的那天至今已經過了兩個禮拜,鄭安汝看起來消瘦了不少 ,整個人也沒什麼氣色,雙眼還布滿了血絲。

「安汝,看來妳有事情要跟允宸學姐說,我就先走了。」林敬瑞說完便轉身就要走。

「等等。」季允宸攔住林敬瑞,然後搭著她的肩膀說道,MNxXfi)A([email protected]()g38nXQqS*0dYHXNtiu9FM8ul^OMzik&y%Jb「妳們都是我最疼愛的學妹,不需要迴避吧?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就好了。」

「那我就直說了。」鄭安汝雙3$QnvyJGN0!Q+=+bZ)9Da4wVPl271IE#v=^WjOoYp82B+hW8Z$眼直盯著季允宸,「允宸學姐,妳什麼時候要回來球隊?」 季允宸搖搖頭,「我沒有打算要回去。」

「妳休息也休息夠久了吧?」鄭安汝哽咽著,「預賽輸了,這支球隊沒有妳不行…」

「安汝,妳還可以再磨練,明年就換妳帶領球$yw#sRVkNWOTIn#TLrG#M&&)bNk625vBH8BcKJ%_S#TMSFSS_Y隊…妳們…」 鄭安汝不耐的打斷季允宸的話,「我不要!我不行的!不要把這種責任丟到我身上!王牌 是妳,不是我!」

季允宸嘆道,「安汝,妳可以的,妳有打籃球的天分,一次失敗不算什麼的,明年還是有機會啊。」

「那麼妳呢?妳也不過經歷一次低潮,就要放EOW0Z-_T5oOk*m6d6oe-tS&q6q^eVXuupF=rk&97M*[email protected]棄籃球?大家都在等著妳回來啊。允宸學姐 ,我求妳了,妳不在球隊大家的士氣都非常低迷,只有妳可以讓大家振作起來。」

「但我真的對籃球沒有興趣了啊,我現在在圖書館有冷氣吹,不僅可以一直休息、還不用 在大太陽t)8TX$L%MVtBkv8u_yX0NqiksnmdLGAXKm*tAfwJhv23(vE0V)底下流汗,還有一堆嘉獎跟小功可以記,想想我以前真是傻,早知道我一開始聽綺旻學姐的話加入圖書委員就好了。」

「妳是認真的嗎?」 季允宸沒作聲,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鄭安汝轉頭看著林敬瑞冷冷8!TwD7JVlgu3BY58a6h2ygcPTQ_0sJ8+WJi5ybk8%dTH&%T-+g的問道,「敬瑞,她是認真的嗎?」

「嗯,我這幾Y5AqRjRji3us^UXrJO15o6IoD2qWizgZg2i$#fOF%3PZ^NKq3*個禮拜都跟妳解釋過了,允宸學姐是真的對籃球沒興趣了,妳也不能一直強迫別人做不喜歡的事吧?」

「可是我不相信!我一直都看著她…我知道的…她是真心的喜歡AmNP=J*qTKwVpl3Mm2F$K+gISM89POPII-E+t43vRT7rmjk1ka籃球…」 林敬瑞淡淡的說,「人總是會變的。妳信也好、不信也罷,事實就是如此。」

「安汝,妳回去上課吧,我還有事先走了。」季允宸迅速的轉過身,因為她實在是不忍再 看到鄭安汝p=atU3$TI&1gj!wIjszPG+Eu(2SDa9+kUee%iSzqWGEe(y6UHO那張傷心欲絕的表情。 「等等!允宸學姐,妳回來吧,球隊需要妳…」鄭安汝趕緊拉著季允宸的衣服,輕聲的說 ,「我也…需要妳。」

季允宸停下腳步,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安汝…別這樣。」

「求求妳不要走好不好?」鄭安汝幾乎是懇求般的語氣。 季允宸沒有回應她,但也沒回過頭,只是繼續往前走。 她實在是太害怕了,萬一回了頭,看見鄭安汝的那個表情,她一定又會開始不忍心。 「季允宸,我喜歡妳!從我第一次見到妳的那一刻起,n7DZKj$Eu(*1&7X6nUJD%ef!hgd7%2h9F*Mdr+8FlJ06A72FvR我就一直很喜歡很喜歡妳!」 季允宸愣了一下,臉上一熱,雖然早就知道了鄭安汝的心情,但被她那麼直接的告白,即使是季允宸也不住感到有些害臊。

「我會加入球隊都是因為妳!那麼認真努力練球也是因為妳!我想要成為配得上妳的人,xalXV([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yOYd=&5p94*PlC 我想要一直待在妳的身邊,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喜歡妳!」 季允宸深深的嘆了氣,回過頭一看,鄭安汝果然已經哭得淚眼婆娑。

季允宸心中一酸,像她這種人9=4(v9lk%)2k!R-HA9Hsawhw&&8TGoOkGj#!^S!(&oBwj4+Zc(…像她這種沒有未來的人…鄭安汝又何必這樣為她浪費眼淚呢? 實在是不忍心,季允宸朝著鄭安汝緩緩走了過去,然後把她摟進懷裡,「安汝…謝謝妳喜歡我。」季允宸溫柔的在她額上一吻,「不過請妳忘記我,好嗎?」 鄭安汝推開季允宸,洩氣的說,「妳這是在拒絕我?」

「安汝,妳是個很好的女孩子,相信將來一定會有更適合妳的人出現,妳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妳有女朋友了嗎?還是妳有喜歡的人?」 季允宸嘆道,「安汝,我現在沒有心情談戀愛,也不適合。」

「妳現在不接受我沒關係,不回來球隊也沒關係。我會等妳,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妳願意回來的那天為止。」

「安汝…」

「妳總有一天會回心轉意的,明年我一定會打進HBL的決賽,到時候我會再跟妳告白一次 。到時候妳可別想拒絕我!」鄭安汝說完便三步併作兩步的跑走了。 季允宸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再[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IxJhkAymk$960也看不見鄭安汝的背影,她才開口喃喃說道,「敬瑞…我 …能活得到那個時候嗎?」

「說什麼傻話?當然可以。」

「我到底有哪一點好?值得安汝這樣對我?」

「在她的心中妳就是那麼的重要,一直以來,我可是清楚的很。」林敬瑞抱著季允宸,輕 輕的拍著她的背,「允宸學姐,妳一定要加油。」 季允宸把頭埋進林敬瑞的懷裡,然後緊緊地摟住她,「敬瑞…謝謝妳…」她真的真的非常 慶幸,在如此痛苦萬分的_SW([email protected](12S=$&!4+f=+F-lC2F^QEr當下,還有林敬瑞可以陪伴在她的身邊。

林敬瑞溫柔的來回撫摸著季允宸的頭髮,輕聲地說,「別忍了,哭出來會好過一點。」 說什麼呢? 明明林敬瑞才是最先淚流滿面的人。 但不曉得為什麼,當季允宸聽到林敬瑞這麼一說,她再也無法假裝堅強。 她抓緊林敬瑞的的衣服,開始像個小孩般的嚎6W6a%DLSv$f95OTe=1M!mG&L^[email protected])K6*FEgX7AMjHDYYm7啕大哭了起來。

--

終於到了系上迎新茶會的那一天,王雨熙和翟書璟一起走到有標記好她們號碼的位子上。 王雨熙是17號,然後翟書璟是16號,在她們左右兩側各有一個位子,是給直系的二、三年 級坐的。 翟書璟左右兩側的位子還是空的,而林敬瑞已經在王雨熙的左邊位子就定位了,王雨熙v%2g6I8NLUudeql83N^Zz([email protected]_T&d^Nmc2wjVF4#連忙坐到位子上和林敬瑞打了招呼,「敬瑞學姐好。」

「乖。」林敬瑞那對美麗的鳳眼,朝著王雨熙眨呀眨的,「雨熙,學校生活還好嗎?有沒有認識新朋友了?」

「嗯,有啊。」王雨熙點了點翟書璟的背,「書璟,這是我二年級的學姐,敬瑞學姐。」 翟書璟很有禮貌地對著林敬瑞點頭道,「學姐妳好,我wWJi^Af35lRd4nmhh(#tklv^BB*)-^ATZlSIr1ZJtATPsYz9^v叫做翟書璟。」 林敬瑞笑著說,「哦?妳是16號對吧?看來我們16號跟17號真的歷代都是世交,我和妳的 安汝學姐也是好朋友呢。」

「我學姐沒跟妳一起來嗎?」翟書璟好奇問道。 「嗯,她們籃球隊練球都會練的比較晚一點,待會應該就到了。妳三年級的大學姐已經轉學了,所以妳只會有一個學姐,不過$4LYqGfCq-=^%5r-P(YO4orJsEyLBMH-N!fGt7qK^ftz5n1o)v妳的情況比安汝好多了,她去年左右兩邊的位子都是 空的,妳至少還有一個。」 王雨熙跟翟書璟還有林敬瑞閒聊了一會,不久忽然有個甜美的聲音傳了過來,「敬瑞,那 傢伙還沒來嗎?」 王雨熙抬頭一看,是個綁著馬尾、擁有健康小麥色肌膚的女生,一眼看來就知道是個有在運動的人。 林敬瑞忍不住噗哧一笑,「安汝,妳居然不是先關心妳的學妹,而是先擔心『她』呀?」

「我只是隨口問問。」zd+MMfgtJ&adT^fb&$v^k=spKoe7*8sVST4xSOM+tGB8gwx$Ft那女生紅了臉哼了一聲,然後走到翟書璟左邊的位子,一屁股坐了 下來,「妳好,我是妳二年級的學姐,我叫做鄭安汝。」

「安汝學姐妳好,我叫做翟書璟。」翟書璟笑笑的說,「妳的名字真好聽,尤其是前面兩個字。」 鄭安汝哈哈大笑道,「只有前面兩個字嗎)ZMNYF**aeR5!7MzOL^SsAGbhWlz5_=*[email protected]_06ltgHn=n(2Zi?嗯,那還真是謝謝妳的誇獎,妳長得好漂亮喔 ,該不會有在兼職當模特兒之類的吧?」

「之前在路上有遇過一個星探,但我拒絕了,我認為現階段是讀書比較重要。」

「是嗎?那還真可惜。對了,妳以前是唸什麼國中?」

「城西國中,妳應該有聽過吧?」

「誒?那個有名的私立國中嗎?我當然聽過啊#&p#z%##OGbK+A^FuQznDNrF)GSb41G1#PNynOX3gc+6$v7F3C,以前我姐還曾經在那裡當班導師呢。」 翟書璟喃喃的複誦道,「…班導師?」

「啊、我忘了我姐要我保密的說,算了算了,妳聽聽就好。」 翟書璟緊閉著雙唇,若有所思的直盯著鄭安汝,不知是不是王雨熙的錯覺,她總覺得翟書璟看著鄭安汝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王雨熙看了錶,再五分鐘茶會就要開始了,但她右邊的位子還是空蕩蕩的,她不禁y6doZSGD&c#c3DB#[email protected](bFCdhZA(EQJj2stFj%kAwoe6)t8e轉頭向林敬瑞問道,「允宸學姐還沒來嗎?都快要開始了,難道她忘記了嗎?」

這時鄭安汝忽然回過頭來插話道,「哼!她怎麼可能忘記?我看那個膽小鬼是不敢面對我吧?」 林敬瑞沒好氣的說,「安汝,允宸學姐不是妳想的那樣。」 王雨熙忍不住好奇心,便在林敬瑞的耳邊輕聲問道,「允宸學姐和安汝學姐是不fk)$pM&HFi5K#9_i(3%Wq(8MDxbx%=zS5Jb5L%bn1T+3dVui!e是有什麼 過節啊?」

「她們就是這樣,老愛鬥鬥嘴,沒事的。」 結果茶會開始了,季允宸還是沒有出現,一到三班*MTjhF==u5CPXD=0KScI1ax#W4bUx#)iA#l#KppEFOMS6&qPwN是同個科系,班導師輪流上台致詞,王 雨熙看著二班的班導師,忍不住覺得越看越眼熟。 想了老半天,王雨熙忽然靈光一現,趕緊湊到翟書璟耳邊確認道,「書璟,二班的班導是不是以前國中妳們班的班導啊?」

「嗯,是她沒錯。」翟書璟盯著那個老師,雙眼閃爍著異樣的眼光。 等到自由活動時間,林敬o2S0^YOrNJq6YoI#%_tcAzNmPaifQ%Rj$IK1A161rcU_6++U%P瑞便直接向王雨熙問道,「雨熙,圖書委員的事妳考慮的怎麼樣 了?」

[email protected]@)8ey0P#@@Tj_)nPf13B^Lu-g%gu$7s#E$Gk8YQ7IEQ7V「嗯,好啊,我要加入。」王雨熙很乾脆的答應了,反正她本來就喜歡窩在圖書館,當圖書委員似乎也沒什麼不好的。

「真的?」林敬瑞欣喜若狂的說,「太好了,允宸學姐一定會很開心的。」

「對了,敬瑞學姐,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記得妳有說過我們歷代圖書委員qXHzfzLkV$oP+a$N%&&JA!6$V6whHyZMO([email protected]*a-9zQ-dFC的傳統差 一點就要葬送在允宸學姐的手中,那是怎麼一回事?」

「啊,那個呀。」林敬瑞苦笑了一下道,ar%vQDQZtm=DUkS($jX&EQzc4(CKO6GG6sP%IQhwyCIa)&$op$「因為允宸學姐是直到二年級下學期才加入圖書 委員的,她之前是別的社團的。」

「真的嗎?那她之前是什麼社團的?」

「籃球社,而且當時她才一年級就當上先發了,而且是隊上的王牌喔,超級厲害的。」

「難怪…我就覺得允宸學姐的身高那麼高,不去運動社團也太可惜了。」王雨熙皺眉道, 「不過既然她那麼厲害,為什麼不繼續打呢。5RME)yJ=FQ7sO&d26F^zS$l$drNIe(m3T5t4e9tVJESNur_McR」 林敬瑞臉色明顯一變,支支吾吾的說,「可能…比起籃球…她覺得書…更適合她吧。」

「也是,她的膚色那麼白,而且還那麼瘦,要不是敬瑞學姐妳跟我說,我也沒想到她曾經有打過籃球。」

「嗯,對了,雨熙,你可別跟允宸學姐說我告訴妳她曾經待過籃球隊的事,她…不太喜歡人家提起這段事。」

「好,我知道了。」 季允宸的身上總感覺藏著不少祕密,王雨熙雖然很想繼續跟林敬瑞追問下去,但畢竟跟學姐們也才ioUsZ=GdUbpDaFs0*BR5t^mBTMB-+9Jzl2*2y)@_cM-PBDxvDs見第二次面,她也不好意思問太多,只得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問了。

「啊、不好意思我遲到了。」季允宸忽然朝著王雨熙走了過來,笑笑的說,「雨熙,不好 意思,我剛剛扶一個老太太過馬路…然後又遇到一個迷路@d(%yPw=Es+9LcN59BWMPZXVp(MUrwkk$BMr!8M1Y3Sq*4X*lp的老伯…所以……」

「哼!總愛找藉口。」鄭安汝忽然插了話,瞪著季允宸冷冷的說道,「妳這個膽小鬼!」 季允宸無奈的說道,「安汝,我好歹也是妳的乾學姐吧?妳這樣對我說話沒大沒小的,可 不行喔!」 鄭安汝白了季允宸一MO1-t2&40IpjfD3WNwaQxv7A7Bjl+YLTb3(v58udxRyY-VKM0+眼,「就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擺出一副學姐的態度,真讓人不爽!」 王雨熙忍不住又湊到林敬瑞的耳邊,「敬瑞學姐,妳確定她們真的沒有不合嗎?」 林敬瑞點點頭,苦笑了一下。

季允宸走到了王雨熙的身邊,忽然親暱的勾住她的肩膀,然後丟下一句讓眾人愕然的話。 「啊、對了對了,我要跟大家宣布一下,我最近跟雨熙開始交往了。」 交、交往!?季允宸是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王雨熙嚇%i_EzMKxSQ!N#[email protected]#K4)*&i^[email protected]%v(-C6n!U_了好大一跳,整張臉瞬間紅透了。

「妳說什麼?」鄭安汝面色僵硬的說,「哈?新生入學才多久?兩個禮拜?妳說妳在和她交往,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我對雨熙一見鍾情了,妳看她多可愛啊!是吧?」季允宸湊近了王雨熙的耳邊,用只有她們倆聽得見的音量悄悄說了聲,「幫我。」 王雨熙愣了一下,嗯,看樣子是要演戲就是了,雖然不知道是要演給誰看,不過既然學姐都已經有求於自己了,王雨熙也只好乖乖聽從指令的點頭說道,「嗯,我跟允宸學姐是在交往沒錯。」[email protected]=z!XvZVu#@LM=Gt%1+Ri 鄭安汝直接忽略過王雨熙,只是對著季允宸哼了一聲道,「妳這種戀愛白痴怎麼可能對別人一見鍾情啊?妳想騙我是不是?我不相信!」

「妳不相信又怎樣?我不需要徵得妳的同意吧?是不是,敬瑞?」5gFWinqM([email protected]%)n*+T#zn6380C&n3g8sTm4季允宸說完,便對著林敬瑞眨了眨眼睛。 林敬瑞似乎也了然於心,只好點頭道,「嗯…是啊。」 鄭安汝錯愕不已的說道,「這也太荒唐了吧?居然跟一個認識不到兩個禮拜的學妹交往, 更何況我不覺得這學妹有什麼天大的魅力可以讓人一見鍾情,打死我也不相信!」

嗯,雖然王雨熙自己的確也這麼認為,可是這麼被鄭安汝在眾人面前這麼一說,還頗不是滋味的。

「總之我和雨熙交往了,從今以後妳別再來打擾我,我總要顧慮到女朋友的心情吧?」 看著鄭安汝那張鐵青的臉,王雨熙才明白了,季允宸的這齣戲是要演給鄭安汝看的。 鄭安汝轉頭瞪著王雨熙,氣沖沖的說,%^puNipN(!ybPuCcL*%h%#$vI%7E&wuY-ctH!w#lDi4cV+jkOc「妳們上過床了嗎?」

「這…這個……」王雨熙紅了臉,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嗯,當然啊。」季允宸摟著王雨熙的腰,語氣平淡的說,「在一起的當天就做了,我們是情侶,做這種事很合理eo(uHdRn-+IZ4WsrbzCV6ME6jYU8#VC=CS_4%dE&aR027Ct$G+吧?」

「妳……」鄭安汝整張臉脹得通紅,看來她一定是氣瘋了。 「妳要跟學妹亂搞是[email protected]$wzA^@ng$RsjVEKfR+-^()9gwxU9pPNLqiqieJ4=不是?好啊!那我也可以。」鄭安汝忽然轉頭對著翟書璟怒氣沖沖的 說,「學妹!妳跟我去約會!要過夜!這是學姐的命令!」 王雨熙原先以為翟書璟會馬上拒絕,但沒想到她下一秒居然笑笑的說,「好啊。」 出乎意料的回答讓大家都嚇傻了,鄭安汝狠狠瞪了季允宸一眼,還真的拉著翟書璟的手, 匆匆的離開了眾人的眼前。

等到鄭安汝一離開,林敬瑞馬上無奈的說,「允宸學姐,就跟妳說這招不管用吧?妳看安汝被妳一激,萬一她真的跟5JK)M$y2o05AO2Vbuf48Df$xxGcd-H+qrI_auT3*oJUl(xEVkT她學妹發生什麼……」 王雨熙心臟怦怦亂跳,翟書璟她…應該不會真的和鄭安汝發生什麼吧? 「不管如何…若是她能徹底忘了我就好…這樣就好……」 季允宸望著遠方,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著。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