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鄭安汝推開鄭安婷房間的門,那碗她兩小時前端來的麵,還原封不動的擺在床頭櫃上。


​(圖/visualhunt)

「姐,妳多少吃點東西吧?好不好?」 鄭安婷表情呆滯的望著天花板,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妳已經連續兩天沒有吃東西了,妳再這樣下去身^%UP2TI*I=co%nc=fEL(@6g_FE8$sVg(UA8)o33WW=qRS4ino7體會撐不住的,學校那邊…妳也請了好幾天假了…妳到底什麼時候要振作起來?」鄭安汝對躺在床上不成人樣的姐姐感到有些惱怒。 但床上那人依舊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翻過身,把身體蜷曲成一團。

振作?要怎振作? 光一想到那人已經消失在她的生命裡,她就痛苦的快要死掉了。

在一旁的vPk&(yiy=2)h^ZM!hIq-&*XJ%tNIlK^ZUNwa2%ChL2rnyWQX*5手機忽然響起,鄭安婷瞬間從床上跳了起來,趕緊把手機抓起一看,卻失望的看見來電的是學校的教務主任。她萬念俱灰的把手機放回原處,然後繼續躺回床上。 她喉嚨裡發出模糊不清的笑聲,對於還對那人抱持著一絲絲希望的自己感到可笑至極。

「所以說了,妳明明還愛著韓尹姐,為什麼要這樣跟她賭氣呢?」鄭安汝嘆道,坐在床溫 柔摸著鄭安CGnu%dME*MgW!i&LB*vsatfa46twMjSlFN4Y5LxJ913A)BF-tZ婷的頭髮,「姐…跟我一起去找她吧?」

「不要、再提到那個名字……」鄭安婷摀著耳朵,聲音@+(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j嘶啞,眼眶一陣濕潤,「拜託了, 安汝,求求妳了…讓我自己一個人待一會……」 鄭安汝握緊拳頭,如果這人不是她親姐,她實在是很想一拳給她貓下去,看能不能把她給打醒。

對於失去母親的鄭安汝而言,大她十歲的鄭安婷彷彿就跟她的媽媽一樣,雖然兩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3HCrrcQ72!*_bPj^P08fDK&=S!見面的時間不多,但她這個優秀又溫柔堅強的姐姐一直都是她的榜樣,教她唸書寫字,教她彈鋼琴,教她化妝,教她所有女孩子成長過程中該注意的事。 所以當鄭安婷說她想當老師的時候,鄭安汝馬上理所當然地認為,鄭安婷將來一定可以成 為一個春風化雨的好老師。 總是那麼的堅強、那麼正面的一個人,不該是像現在這樣行屍走肉般的模樣才對。

「妳,妳看看妳自paC%rYl67H-dlP$FN9=VviI6ea!CVgn3($Hn(J7lQHLVbO&wHp己這是什麼樣子!?」鄭安汝語氣急促,「妳要是不快點下定決心,就要來不及了。其實我前幾天有去找韓尹姐了,然後有一件事情我想我得告訴妳…韓尹姐她 決定…」 鄭安汝遲疑了一下才繼續說了下去,「韓尹姐她決定…要結婚了。」

「結…婚…?」鄭安婷似乎對這兩個字稍稍有些反應。 「嗯,是她父母安排的對象。」

「尹…她…要結婚了…?」

「她好像覺得妳已經對她死心了,所以才做這個決定的吧?所以姐,如果妳還愛著她…是 不是應該要去找她好好的談談?」 結婚^[email protected]*$iBs#2LRL%BPfmdjj41zEaJ2N…?結婚…她、她要跟別人結婚…? 鄭安婷摀住雙眼,眼淚不自覺的從臉頰旁滑落。 尹…妳…怎麼可以這麼殘忍…?

鄭安汝伸手拭乾了鄭安婷的眼淚,才一觸碰到她的臉,鄭安汝一怔,把手伸向她的額頭貼 著,「姐…妳又發燒了?真糟糕…該死…我等下要趕去學校補考Q12!l6eWvmHHuztp1)Z86uNUqDwWu-OxK*+i)[email protected]@Es…姐…我得先出門了…待會……」 鄭安婷耳朵嗡嗡作響,只隱隱約約的聽見,鄭安汝好像在她耳邊說了翟書璟的名字,然後在她後腦勺墊上了冰枕後,便匆匆出門了。

想起韓尹即將結婚的事,[email protected]&-w(DExLYzaF鄭安婷不禁又是撕心裂肺的哭了好一陣子,等到眼淚幾乎都快要哭乾了,她才昏昏沉沉的睡著。

睡夢中,她又夢到了那段好幾年前的往事。 打從國中時代開始,鄭安婷就一直非常喜歡韓尹,喜歡她倔強時候的可愛表情、喜歡她柔 中帶剛的個性、喜歡她凡事完美無缺、喜歡她時而霸道jCUyzLe%[email protected]%gdAcijraMe&4RyWXe9-+^+=vz-dcg時而溫柔的脾氣。 關於韓尹的一切,她真的都好喜歡好喜歡,儘管那是直到和韓尹交往以後,她才總算能理解的事。

那年鄭安婷和韓尹一起考上了第一志願的女中,韓尹便在她生日的當天和她告白了,而鄭安婷當然也是開開心心的答應了。 那之後,+d!PpQkuFnTv7PHoB8#[email protected]@3a#是鄭安婷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時光,兩人一起切磋唸書、一起互相為了彼此的夢想加油打氣,韓尹很順利的考上醫學院,而鄭安婷也順利的通過教師檢定考試跟甄試,曾經,鄭安婷以為她們就會這樣在一起一輩子。 但…每次一想到這兒,她腦海中的畫面又會瞬間切換到…韓尹和佳佳赤裸的躺在床上的那 一幕……好噁心…好令人作嘔…她怎樣都不能忍受…她最心愛的人…她深愛了好幾年的人…居然… 會和別的女人躺在同一張床上……。

儘管事後韓尹一直堅持是佳佳故意陷害她的,也透過了很多方式想要挽回,但鄭安婷只要 一想起那個畫GuNquLW)o#cfzevMtIk)bII)M1o07gRGn+(6$KD%cvpeCH9E8M面,她就完全沒辦法接受。 夢的結尾,是穿著婚紗的韓尹挽著一個長相模糊的男人,她朝著鄭安婷揮了揮手,然後轉頭越走越遠…越走越遠…直到再也看不見她的背影………不管鄭安婷怎麼追…就是追不到韓尹…伸出手…卻怎樣都觸摸不到她………。

「別走…不要SFbXIyJbK_tmi8BgcLzv(=UXv&KrrG+QFSSIbQ_4IM_Hg#+%oX離開我…尹…我還………」 鄭安婷瞬間驚醒了過來,赫然發現翟書璟居然坐在她的身邊,小心翼翼的拿著毛巾在替她擦著汗。

「書璟?妳怎麼會在這裡?」

「安汝學姐沒跟妳說嗎?她請我來照顧妳。老師,妳做了惡夢嗎?妳一直Z6B=7HUUb^6Rc#U_6swbA8MlQPy=-XJtFMyORm^7%5D([email protected]在冒冷汗。」 鄭安婷長嘆一聲,「謝謝妳,我已經沒事了。」

「可是妳看起來並不像是沒事,妳剛剛一直在睡夢中叫著她的名字。老JdgWNXmB3=(ApTIf3QBA!22Z+cv$_#noCNxVdyiw-uyMJNcWro師,妳的事我聽安汝學姐說了,妳的前女友要結婚了對吧?」

「她…總算對我死心了…我應該要鬆一口氣的…可我……」

「妳為什麼不老實承認妳還愛她?妳到底在堅持些什麼?」翟書璟溫柔的握住鄭安=wCN-BBQI&T!X-YjKG)Ego8wdG)g3VcpX5wxggcfZunGWI)6lE婷的手 ,「老師,妳好傻……」 翟書璟手心傳來的溫度實在是太炙熱了,看著翟書璟那對美麗的雙眼,鄭安婷心裡不由自主的一片混亂。

「老師,我知道那一晚妳是+J(1LYJ1vOtus*mPeLpl8G7HG+WC8LDe_YmRaze94$*L*upK0D把我當成她的替代品,我…跟她長的有點像吧?」翟書璟的語氣漸漸有些哽咽,「可我…一點也不後悔……」 原來她都知道…了啊?鄭安婷瞬間羞憤交加,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不知不覺中把對韓尹的感覺轉移到翟書璟的身上,給了過頭的溫柔跟關心,才害得、害得她……。

「書璟…我……」

「老師,沒關係的,我不會再勉強妳接受我的感情,我只想讓妳知道我會一直陪伴EF5%7c8u2iYJOwU7EE15xRH5^XokZTZ+dS)-_kUiHn1UwDl_d1在妳的身邊,直到妳走出來為止,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妳的。」

「我沒有妳想像中的那麼好…我只不過…是個懦弱又膽小的人。」 翟書璟輕輕一笑,「不對喔,在我們學生的心裡,妳永遠都是那個溫柔又堅強的鄭安婷老師,這一點是永遠不會^M3cYyNNVEaNU$DOQjHgwgbr!+Jv*[email protected]#K(fYpXB3xBGs0NIB變的。老師,妳是我們的依靠,妳一定要趕快振作起來回來學校, 大家都在等著妳。」 這時忽然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翟書璟便站起身道,「安汝學姐好像回來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老師,答應我,不要再這樣勉強自己了好嗎?要打起精神、然後記得要吃點東西, 妳已經夠瘦了,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

「嗯…trZX)A!H+soMp#)3Tt1ZuQFGjfr^H6G6doc2Ca64a+dYTm5jm=書璟…謝謝妳。」 等到翟書璟離開房間,鄭安婷才總算下了床,進去浴室好好梳洗一番。 是啊,翟書璟說的對,她總不能為了自己的私事而放棄自己的學生跟自己的人生,就算失去了韓尹,日子還是一樣要過的。 若是韓尹最後決定放棄她們的感情,就算再怎麼痛苦,鄭安婷也只能選擇尊重了。


​(圖/visualhunt)

--

一個悠閒的假日午後,王雨熙抱著書,正打*[email protected]^(4reyf-Py_HO4mKqX&ofuvdu算去圖書館和林敬瑞換班時,卻忽然看見翟書璟鬼鬼祟祟的走進了導師辦公室。 她心中不禁疑心大起,今天是禮拜六,應該只有進修班的課才對,日間部的翟書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想起翟書璟那天對她說的那番話,翟書璟…原來從來就沒有把她當成是朋友…… 自從那天以後,兩人的關係就瞬間降到冰點,在班上也不再像剛開學時那樣同進同出了。

幸好王雨熙個性獨立,就算沒有了翟書璟,校園生活也不至於過不下去,而且她還有林敬瑞跟季允宸這兩CfhRH4dBKrE%42$)bsQFRMy8E^nSjavCB#e7ABm4Ofj%vX-946個對她萬般疼愛的學姐,每天的噓寒問暖讓她感到欣慰多了。

王雨熙小心翼翼的站在導師辦公室的窗外,偷偷瞄著裡頭的翟書璟。只見她躡手躡腳的走到了辦公桌前,迅速的翻著放在椅子上的包包,從裡面拿出手機一臉認真的按著。 這個辦公桌的位置、不是二班的班導師鄭安)dO5#7UxnvwL&Xq5LLGgo+yN=o6aMlmbQaTKLxAS^OIB+*#m%C婷的嗎? 王雨熙背脊一涼,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翟書璟難道是在…偷看鄭安婷的手機嗎?這麼做…好像不太好吧?而[email protected]))w=*7UhNhk8QQ8Af)XJXtszg9F8A8ezZTF且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難道林敬瑞的猜測是真的嗎? 鄭安汝和林敬瑞大吵一架的那天,後來在公園裡盪鞦韆上,林敬瑞忽然開口對著王雨熙說道,「雨熙,我覺得書璟跟二班的鄭老師之間應該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什麼意思?」

「她在茶會上一直盯著鄭老師看,而且那個眼神似乎不太對勁。」

「那有什麼嗎?鄭老師是書璟以前的班導師啊,所以才會特別注意她的吧?」

「或許是這樣沒錯,但妳剛才說,書璟是故意把允宸學姐對我的心意告訴安汝的,因為q&GRTLFHz#4e%[email protected])f^LLi)@)[email protected]她想要安汝依賴她、身邊只剩下她一個朋友,對吧?」

「嗯,但是那又如何?」

「還有,妳說書璟之所以會放棄第一志願的學校而來到這裡,是因為這裡有她想要的東西 ,ZFge1)m2yA!$*xf7FhB7vsjMj7$xurjko1pzCV_w9UVwu#dy$V而她可以付出所有的代價去換來那東西。我在想書璟想要的東西大概就是鄭老師了。」

「鄭老師?為什麼?」

「很明顯啊,書璟喜歡鄭老師吧?她望著鄭老師的視線,我總覺得異常的火熱……」


(圖/visualhunt)

「可是…書璟剛才那樣說…她喜歡的人不是應該是安汝學姐嗎?不然她要得到安汝學姐的信任跟依賴要做什麼?」

「雨熙yovb^jq^(8D3Pu=W(HPyWBKZ)8gf9c8-jV4e$eBSHc(a4KbN_1,妳應該還不知道吧?鄭老師是安汝的親姐姐,要是書璟能得到安汝的信任,她要靠近鄭老師也會方便的些。」 王雨熙喃喃說,「親、親姐姐?所以…?」

「妳自己之後觀察看看吧。」 當時的王雨熙還是[email protected](A+350=9&BHA-IJ_pTN#0Tb半信半疑的,但如今她看著翟書璟的行徑,忽然覺得,林敬瑞說的大概是真的了。 雖然知道自己不該這樣雞婆,不過王雨熙還是覺得很想把事情弄明白,於是她便在門外等 著。 她祈禱著,希望事情不要是她猜測的那樣,絕對不要。

翟書璟一踏出導師辦公室,看見王雨熙明顯有些愣住了,但她w)s9hEWu5FWCT1oMuufOS9QRc+K%[email protected]隨即恢復平時的表情,一臉戲謔的對著王雨熙說道,「雨熙,妳,都看見啦?」

「書璟…妳為什麼…?」

「跟我來吧。」翟書[email protected]$**9A=gs#&2k12^JYXLBj0k璟語畢,便自顧自地的向前走,王雨熙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了空無一人的綜合大樓頂樓,看來…翟書璟叫她來這裡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吧?但翟書璟只是冷冷的凝視著王雨熙,她是打算等王雨熙先開口嗎?

王雨熙嘆了氣,喃喃的說,「書璟,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妳是不是對鄭老師……」 翟書璟咧嘴一笑,「啊…妳知道啦?是敬瑞學姐告訴妳的吧?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她跟我是同一種人。」[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 王雨熙沒想到翟書璟居然會這麼爽快地承認,她想起林敬瑞當下那張受傷的表情,不禁感到一陣心疼。 她忍不住怒道,「敬瑞學姐跟妳不一樣!她是會真心為別人著想的人,而妳只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是嗎?妳覺得她為什麼要替她人著想?真心的?毫無目的的?哼,那怎麼可能?她不就是想在大家面前裝好人嗎?雨熙,尤其是像妳這麼單純的人,就很容易被她騙了。說難聽 一點,就是『偽善』,她充其量也不過跟我一樣,是個自私自利的人xxiL)1iP8$rwJGvF!P&#Nru!b!!Wk3&MeRpz=uZ=g7xqmB)3bB,只是她比我更懂得自我保護罷了。」

王雨熙氣沖沖的說,「我不准妳這樣批評她!」

「雨熙…妳就這麼維護她嗎?」翟書璟忽然哈哈大笑道,「還是,妳把對我的感覺,轉移到敬瑞學姐身上了嗎?」

「妳、妳…說什麼?」

「雨熙,妳喜歡我對吧?從新生入學那天開始,我就注意到妳看我的眼神不太對勁了喔? 所以我說我從來沒有把妳當成朋友,那是因為妳不也沒有把我當成單純的『朋友』看待的 ,不是嗎?」 王雨熙啞口無言,瞬間脹紅了臉。 她喜歡翟書璟嗎?確實她對翟書璟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但與其說是戀愛,她覺得更像是一 份憧憬。翟書璟總能輕易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是那麼的完美…那麼的耀眼… 她好想成為翟書璟,成為像她那樣的人hrM&Rjni#Y1bXvSAbVLr!-61!xuS8=Av0Mzv4z_KL(cZd9bmZA。 但如今……。

「雨熙,妳對我是認真的嗎?在女校很容易有這種錯覺喔?」 王雨熙囁嚅的說,「我才、才沒有對妳……」

「但我對老師是認真的喔,我是真的很愛她,為了她,就算是叫我下一秒奮不顧身的馬上去死我也願意。所以關於我跟老師的事,可以請妳幫我保密uITcV*DtghuclMD([email protected]&!Jewudd+Ck=K_%j6sP7q(o9u嗎?尤其是…安汝學姐。」 翟書璟說完,忽然把臉湊了上去,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王雨熙的唇上輕輕的一吻。

王雨熙嚇了好大一跳,使勁的把翟書璟推了開來,「書璟!妳、妳幹什麼?」

「如果妳願意答應我,除了我的心以外,妳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妳喔,吶EN+OUu1!=-=k-=a&dL$mBroQGtG974u7PN=Ni67fClT6u=uIOr,雨熙…」翟書璟把臉湊近王雨熙的耳邊輕聲說道,「妳會想要我嗎?」

「妳說什麼?」

「妳不是喜歡我嗎?要我陪妳睡一晚也無所謂喔。」 王雨熙脹紅著臉道,「那、tLIxIR1S4Gno&Eg$&NxT!r0B^1u=c+2c=W+cNSPHMpzW2dwJEm那種事…我根本想都沒想過……」

「也是,雨熙妳,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上,還只是個小孩子罷了。」

「…什麼?」

「我之所以會試著想跟妳當朋友,那是因為老師叫我去交朋友,我才那麼做的,不然我根本一點也不需要朋友。而我會加入籃球隊,那也是因為老師建議我去的,我這輩子只會聽老師一個人的話,只會愛老師一個人WLNPFHfw)[email protected]@z%9)[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直到後來我才明白,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老師而存在的,我出生就是為了要跟老師相遇的…只要有老師在我的身邊…我就一點也不會覺得孤單寂寞。」

王雨熙對翟書璟的這番話感到不可思議,「書璟…妳就…真的對鄭老師這麼的……」

「雨熙,妳知道嗎?我真的很羨慕妳。」

「什麼?」王雨熙愣愣地重複了一次翟書璟剛才的那句話,「妳說妳羨慕我?」

「妳是那麼的單純,那麼的涉世未深,彷彿這個世界上完全沒有)J2vO(Sm&Me-*+D$OgiMcQDQSbd#!bPzeevU6QHs#+#7oxq)Xn能讓妳煩惱的事,我真的很想成為像妳這樣子的人,可惜…我…做不到。」 翟書璟語氣落寞,臉上的神情略顯僵硬,「雨熙,要是我是妳就好了。」

「不、不對,不應該是這樣子的才對。」王雨熙實在是覺得太過可笑,她緊握著拳頭,低聲喃喃的說,「妳是我的目標、我的憧憬,妳說妳羨慕0(_EGCX()jRNW-JNZ#bsHqwmBxBi9W#80%c8X%sz*4v#91#0UD我?這怎麼可能?」

「雨熙…我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是妳想的那樣,只不過是一個醜惡的平凡人罷了。」翟書璟似笑非笑的,「所以,妳放過我吧,假裝沒看到今天發生的=ldlT9=RaTiDYe8!RAvx-Z)[email protected]*(xjQJyW0g事,可以嗎?」

「不、不行。」王85bP0xXxpO-M^qrg^68ehirz4([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Lhr8#TH雨熙拼命搖頭,「我不能裝作事情都沒發生,妳剛剛肯定…」肯定,做 了些什麼不可饒恕的事了吧?

「雨熙,拜託了。」 不…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翟書璟的語氣變得有些可憐兮兮,「求妳了。」

「書璟,我不能眼睜睜的…」

「我,已經回不去了。」 翟書璟的語氣變得異常的冰冷,她緩緩走到這棟有七層樓高建築的牆邊,然後往牆下一看 ,「我的人生只剩下老師了,如果我失去老師了,我大概…也只能出現7u9iW#3ka4kR4r7rGGZ)RiT!rBV3J4amuV7uStK8UTU-_5ZNZ7在那裡了吧?」 王雨熙一怔,「妳…妳這是在威脅我?」

「我知道妳是個正義感十足又性情耿直的人,妳有自己的原則,不過我也有。」

「書璟,妳…」王雨熙多想說些什麼話來反駁,可翟書璟的表情是那麼的認真,一點也看 不出是開玩笑。 「總之,這件事情就拜託妳了,千萬別說qkpATfDeUVMXk6b5dY2jRPVIm91SEMfSllArdgfE!YNb=1C2=r出去啊,不然我可就頭疼了。」 翟書璟說完便轉頭走了,王雨熙望著她的背影,心中微微一酸,當初在她心目中那個完美耀眼的翟書璟彷彿已經從這世界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總想為她做點什麼,AnSOTeh&Eww7FB!sN!gvOBN1Rf7=TqgfW0g_j3Z9CTuj=In0)H只不過不管怎麼努力,不管怎麼做,那些好像都不是她所需要的呢。 王雨熙很想離開,但雙腳像是被黏在原地,她呆呆望著天空,空氣裡還殘留著一點翟書璟身上的香氣。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實現成家的夢想,同志也可以成為爸爸!

幫助同志成為爸爸的機構「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難得來台!舉辦《孕嬰爸爸:2019台北同志育兒集代孕會議》!

* 前輩和專家建議
* 美/加兩國選擇
* 提供經濟協助
* 20多個同志育兒廠商

前往了解更多活動訊息!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