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逆位惡魔嗎?」甄凱琳看著手上的牌,不知道算好算不好呢?

惡魔將代表的是墮落、絕望、壓抑、誘惑sBo%[email protected]%l7%%UNsDTn*+flZ9iw0l2RX&D_P+c、物慾,但逆位表示,你會突破約束,從肉體或精神上的不自由走出來,結果會慢慢好起來,也能順利的達到自己的目標。

誘惑啊?

甄凱琳有些分神的想,她傳了訊息讓小恬別等她的訊息。

經過一個週末,她看清了自己的心意,但還有許多的問題,她手上大量的資料也需要消化。

因為是對象小恬,她不想任憑感覺行事,把兩人的感情弄砸了,她可悲的學生個性,習慣把資料全看完再說。

而現在,甄凱琳正紅著臉,看著手機[email protected]&-fiY3^L!%EKTCsN9Qk9(TkQ2E_6K8vF_NEI8hVSui,那畫面裡面,女生跟女生交纏的畫面,有動畫、跟真人,她雖然很冰山,可還是一個青春少女,對於十八禁的還是有些好奇。

但是她沒想到自己手那麼賤,居然不小心點開一部GL漫畫,兩個女生穿著制服,紅著臉喘息著貼近,似乎剛剛做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地點就在I^6Qp#jXU!u+Yq=#CPUhFh!dboo_=GYX9n0(Yc3q&L)bKrk=qH教室!

甄凱琳紅了臉,現在她應該怎麼面對小恬跟認真上課啦!

突然手感覺一緊,熟悉的香味傳來,她馬上意識到是小恬在抱自己的手!

感覺小恬柔軟的身體貼著自己,隔著制服,明明是每天一成不變的打扮cjpZRlRtjdT$GvnzLFnuiNpqLOGiC4nsz&Sm5aBBjpC(12xqB*,但經過漫畫跟影片的薰陶,她也感覺到曖昧的氣氛,尤其她又高了一些,可以看到小恬領口的鎖骨,跟她美好的身體曲線,她其實還知道那制服下的身形,還有那天兩人撲在一起時的柔軟……

甄凱琳!妳怎麼可以對小恬有這樣的想法!

測驗中的一段話又浮現在腦海。

你會幻想和對方有一段親密關係?

答案是,對的。

但……小恬現在出現在面前,怎麼辦啦!

不然她會很想戳梁羽恬的胸看看有多軟,還想要把她抱緊,而且周圍還有其他上課的學生呢!

甄凱琳的心裡是混亂的,但表面上就更冷了。

但梁羽恬一點都沒有發現的說:「琳,早安。」看到甄凱琳,她還是克制不住自己貼上去。

但是甄凱琳卻拉開她的手,冷淡僵硬的說:「早。」

看到她這樣的反應,梁羽恬深吸一口氣,看來答案是否定了!

她低下頭,放開抱著甄凱琳的手。

梁羽恬感覺心裡空空的,像是有種疼痛,痛到她不想看到甄凱琳,不然她怕自[email protected](6PFkGORSdd7ps*[email protected]+6O己做出什麼傷人的事情,她默默的跟著甄凱琳進了教室。

小恬為什麼沒有貼著自己?

甄凱琳發現自己有些失落,她伸手想要拉住小恬,卻被她閃開了。

心裡像是揉了碎沙子,刺痛著,不是真的忍受不了,但就是失落,小恬被自己拒絕時也是這樣難受嗎?

她之前是不是讓梁羽恬很難受,想到自己居然這樣傷到小恬,她就有些心疼。

甄凱琳完全沒有發現,自己已經開始計較小恬跟自己的距離,她開始使吃醋跟注意梁羽恬。

「恬,陪我去廁所好不好?」甄凱琳說,看著梁羽恬小心翼翼的說。

梁羽恬停了一會才點頭,「……好。」她暗罵自己沒出息,可偏偏只要是琳琳開口,她就是沒辦法拒絕。

「小恬最好了。」甄凱琳笑說。

梁羽恬則有些吃驚,琳琳怎麼會這樣笑,讓她有點不適應。

因此被甄凱琳牽手時,她也沒有馬上甩開。

甄凱琳洗完手後,弄乾了手,才主動拉著梁羽恬的手,一手勾著她,兩人無話的往教室走。

兩人的關係顛倒了過來,不再是梁羽恬纏著甄凱琳,而是甄凱琳不放梁羽恬。

甄凱琳是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梁羽恬想問她的答案,但還是放下這個念頭,她們就這樣靜靜的往教室走。

只見走廊上兩個女生,穿著制服跟百褶裙,手挽著手,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一個帶著溫靜的笑容,一個靜默著,走在長長的廊e$uYbgDSM14Uz3pSwJXNwPm1UI5(uwo6CU4ainOko3UiM^#wVn前,調皮風吹過她們的長髮,髮絲被風撩動糾纏,陽光灑在髮上,一切都很乾淨美好。

一時間,笑聲、鐘聲都模糊了,只剩下兩人走動的步伐,彼此身上的香味沁染著。

歲月靜好。

梁羽恬希望可以一直走下去,但她卻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她的教室前。

「嗨!」少爺笑說,拿著一枝玫瑰,看樣子是在等人。

「怎麼跑來?」梁羽恬看著她,狐疑難道班上有少爺喜歡的人?

如果e#d^4%j0cV9y6(Sd2S6bgYpr6E%wv(zQC7XPXJ4m^q1tu$X7U4說,有人喜歡少爺,那是很正常的,因為她是個滿漂亮的女生,五官很接近黃金比例,因此不管哪種性別的打扮,她都非常出色,即便她穿著男裝制服。

但如果少爺有喜歡的人,怎麼可能不想辦法遞情書之類,難道少爺不知道自己班級?

少爺的目標是她們班的誰?梁羽恬看著她手上的花。

「來找妳啊!」少爺笑說。

「找我幹麻?」梁羽恬不懂,熱舞社有什麼緊急通知嗎?她拿出手機看著通訊紀錄。

笨蛋小恬!甄凱琳垂眼,這個人明顯是來找妳告白的啦!

想到這,她就緊張的看著梁羽恬,她們不但w-tq7#8ipj&-^[email protected]#3X=YWzrP1uZPV$KC&gIK%ctdBhgBQ1都是女生,而且很搭配,比自己還要適合站在小恬身邊,想到這甄凱琳就覺得心裡酸酸的,她抱緊小恬的手臂貼緊著,有些示威的看著邵顏。

「找妳聊天啊!」少爺看著她們互動笑說。

「有事嗎?」梁羽恬無言,聊屁天,不說少爺跟自己的圈子十萬八千里遠,她們在熱舞社也沒啥好聊的。

看著梁羽恬一點都沒來電的模樣,jT+)jzoqXMM3Oiw_T0fFU+tRth93g1CdKu+PFBFKGo=M#[email protected]少爺笑笑,看來自己是沒希望了,本來就是要一個死心的答案,她也沒有太難過。

少爺反而發現那個叫琳琳的女生,一臉醋意,看來她們有戲了!

「沒事了。」少爺笑說,把花隨手夾進一個正在看漫畫的女生書裡,她揮手走回教室,她_$ymCCPT8WUf+Ru8uKMtW%JH91%AS!shTGKg3*f_h47Xx(BLA*需要回去買個餅乾安慰一下自己受創的心靈。

一旁梁羽恬不懂,現在是怎樣?

但是感覺手臂一緊,甄凱琳不但整個人貼著自己,兩人的手已經從抱手臂變成牽手了。

梁羽恬突然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琳琳現在在自己身邊。

那就夠了,且就珍惜這三年吧!

等畢業了,就該結束了,梁羽恬微笑,珍惜當下就好!

甄凱琳看著她,似乎小恬已經有了什麼想法?

「小恬……」甄凱琳想說什麼,可是梁羽恬看向她時,她又說不出口了。

跟我在一起,這樣的話,真的能開口嗎?

甄凱琳忽然聽到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就維持這樣就好。

等到畢業,她們分開了,這段說不出的曖昧,就會結束。

一定是因為高中整天都要上課的關係,所以她們才生出這樣奇怪的感情。

勸是這樣勸自己,但甄凱琳總覺得這就像是……惡魔的低語。

「沒事。」甄凱琳說,她抱緊梁羽恬的手臂,「我們是好朋友對不對?」

好朋友?

梁羽恬僵硬的點頭,「嗯。」她離不開甄凱琳的。

但兩人都不再提這事情,一起進入了高三。

鄰近考試的壓力,讓感情什麼都成了浮雲,成績的高低才是真正的重點。

「關於性自主與性gtsnhOlCvL&K)W7$SIK(oAmb+b&J-fsX^3wK1*[email protected]+72MoJA侵害犯罪的防治……」甄凱琳喃喃念著,看著眼前的小恬昏昏欲睡的模樣,她拿課本敲了她一下,「欸!」


(圖/123RF)

「嗯?」梁羽恬懶洋洋的拿起書做考題,她原本今天有練習的,可是因為甄凱琳說要幫她補習,她就推了熱舞社的練習[email protected]+i9pL!Y&-g$JTg%[email protected]%Hwsr,想說可能是琳琳想要跟自己說什麼。

結果真的是補習啊!

她哀嚎,看著甄凱琳那漂亮的眼睛,用專注到可說是熱情的眼神看著課本,她多希望那是看著自己啊!

「琳,我頭痛。」梁羽恬撒嬌。

看到梁羽恬這樣躲避的模樣,甄凱琳無奈的說:「那去我床上睡啊!」

梁羽恬開心的鑽進甄凱琳的被窩,幸福的想,這是琳琳的味道耶!她開心的滾來滾去。

「等等要寫一份試卷。」甄凱琳吩咐。

梁羽恬在被窩裡悶聲的拉長音,「喔—」

甄凱琳專注在自己的習題中,直到做完一章,又自己訂正後才抬頭,發現梁羽恬已經睡著了。

她靠到床邊,看著梁羽恬熟睡的模樣。

只見她的頭髮披在自己枕上,那閉緊的眼睛,還有微彎的唇角2V13gtT1&3!uNEt=TDQ6$cFczz&L3dCqtFIc!zogDYycLCW6Tj,那淺淺的笑意,只是睡在自己的枕上,她就如此開心嗎?

甄凱琳在心裡問梁羽恬,看著她放鬆的模樣。

捨不得吵她。

這幾個月,她除了看一堆漫畫小說,還看了許多,包含同志出櫃的困難跟痛苦。

她對梁羽恬動心是無庸置疑的,但她想要的,不僅僅是高三一年,她想要的戀情,是可以走一輩子的。

如果可以讓梁羽恬的成績跟自己一樣,到時候兩人就可以讀同一所大學,這是她的貪心。

可是看著梁羽恬[email protected]%aWNLqJ1xZBbtgwaZA*眼下的眼圈,她知道,小恬不是不努力,只是讀書真的不是她的長項,她有很棒的外語能力跟交際手腕,業務或許是她的興趣跟工作,但她背不起國文的格律還有數學的公式。

但還是忍耐著在自己身邊,接受她施加的課業壓力,這是梁羽恬給自己的寵溺。

但是看到小恬的模樣,甄凱琳問自己,真的該這樣逼她嗎?

她又有資格這樣對小恬要求嗎?

她們的關係一直是曖昧的,她不想說破的原因,就^=pEZeUj-^([email protected]&1UprIg是她害怕,只在一起一年,之後就要分手各自去不同大學,她會瘋掉。

經過少爺的事情後,她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佔有$([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zRMH+)=3miyf8tnGsWvKzc%慾很強的人,她沒辦法看自己喜歡的人,不在自己的視線中,因此她才選擇先按下回應不表,等到大學確定她再回應,這樣應該比較好吧?

她心裡有股害怕,想到少爺,她看著小恬,她是這樣活潑lj(HPp-LL-jZhZk(@DH#jNz_(F$W(OnAksNqQcP%[email protected]可人的女孩,到了大學,就算她對男生沒興趣,但還有其他的女生,難保那些人中不會有人喜歡她,那到時候,她還會記得自己嗎?

她伸手輕撫著梁羽恬的臉,好想親她,好想要靠近她。

梁羽恬其實ETb)OHAj-v+ui17rny#[email protected])LyX0zmg%K$*8Mon4sM0並沒有睡,只是躺在甄凱琳的床上,她並不是真的不懂甄凱琳的行為,如果可以她也想要跟她上一所大學。

可是成績跟個性擺在那邊,她不適合走讀書這條路,但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她感覺甄凱琳走過來,坐在她身邊,她的手指撫摸著她的臉,她張開眼,跟甄凱琳對視。

梁羽恬感到欣喜,因為甄凱琳看她的眼神,讓她知道,琳琳也喜歡自己。

梁羽恬看著僵住的甄凱琳說:「我不只想親妳,還想TVfmouLF#DFKZX%RXtLh^3Nq6KeD!4=r0!-Rk1cO8JY9dZTi5y跟妳做更多事情……」牽手、旅遊、結婚,她想邀請琳琳,兩人一起走在未來的道路上。

但經過漫畫和電影洗禮的甄凱琳,卻以為這是另一種邀請,她遲疑一會還是低下頭。

親吻梁羽恬。

在梁羽恬驚訝的抽氣聲後,她已經無暇顧及小恬,只覺得她的唇好軟,剛剛喝過飲料的她好甜,她的呼吸有些熱,讓她有點害羞,但!%#@)[email protected]!tz又忍不住繼續,甚至伸舌品嘗勾畫著,頭有些暈,但又想要繼續。

她抬起頭,跟小恬羞紅的臉面對面,過一下,她想還是去洗手間冷靜一下吧!她起身,卻被拉住手。

「妳又想要逃嗎?」梁羽恬低著頭說。

又想要把她丟下,讓她一個人尷尬嗎?

這是妳房間,琳琳,妳還想逃去哪?

梁羽恬眼神熾熱的看著甄凱琳,她甚至有些命令的看著甄凱琳,既然妳回應我,那就不許妳逃。

「我……」但她還沒說完,就被梁羽恬拉過來,她坐在床邊,被梁羽恬扣著脖子,兩人這次是直接嘴對嘴的親吻。

她們親吻著對方,像是渴求著,吸盡對方的每一點氣息,柔軟的唇瓣緊貼著。

甄凱琳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都不重要,她只想要梁羽恬,想要親吻她的唇,撫摸她的身體,想要與她……

咖搭!開門聲從遠處傳來,讓甄凱琳回身。

叩、叩、叩!一雙腿踩著可愛的兔寶拖鞋,走到甄凱琳的門前。

房間門被打開了!

只見甄凱琳跟梁羽恬在房間,甄凱琳的床前面有個小桌寫著功課,兩人都在攤開書看。

而甄凱琳拿著從課本中抬頭,轉過頭看向門口的人,「媽?」

「妳們在讀書喔?」甄媽媽看看房內,自己女兒跟隔壁的小恬正低頭寫什麼,小恬似乎是很困擾的樣子。

「對啊!小恬要我教她數學。」甄凱琳平靜的說,但桌子底下的手卻放在梁羽恬的腿上。

梁羽恬笑著打招呼,「甄媽媽好!」她感覺腿上一熱,有人摸在她的腿上,還很壞心的畫圈圈。

「好,那我等等出門,妳就跟小恬自己煮!」甄媽媽點頭,她等等還有急事要處理。

甄媽媽又補充說:「最好是小恬煮給妳吃,免得妳燒廚房!」

「媽!」甄凱琳無奈,她就是沒有廚藝天分嘛!至於這樣看低嗎?

到底誰才她的親生女兒?

甄媽媽已經沒空了,她有一個很緊急的會,因此沒有管她們,就自己下樓出門了。

這時,梁羽恬才拍開在她腿上肆虐的手,她瞪著甄凱琳輕聲說:「妳很壞耶!」

甄凱琳手被拍紅,卻一點都不在意,她走到門口,確定她媽出門,她轉[email protected]!J^$gwG*T4F&89V3D*tqpktrQ0i+1K_N-*xip0tTMNd)bY身,把梁羽恬按到床上,一臉壞笑,「妳也聽到了,我媽說要妳餵飽我。」

「等等,不是這個意思吧!」

梁羽恬閃躲著,但是甄凱琳那美麗x80-)rtTCcdm1uNFxej-3!Bbn=C2PD*SJe^3G*rUBaT$-+G#$&的臉上已經染了些什麼,她微笑著舔唇,那粉舌舔過唇邊又調皮的躲進嘴裡,濕亮的嘴唇,卻讓她感覺臉熱心跳。

結果反而是梁羽恬吻了甄凱琳。

兩人又撕鬧一會才停下。

甄凱琳坐在床上,背靠在牆上,一旁的梁羽恬也是差不多的動作,靠在她的肩上,「琳琳,我們在一起了嗎?」

甄凱琳牽過她的手,兩人十指交扣。

「一起。」甄凱琳聲音肯定的說,她已經決定要跟她一起了。

那大學怎麼辦?

梁羽恬想問,卻不敢,或許是現在房間的氣氛太好了,她實在不想打破這樣的溫和甜美的氣氛。

甄凱琳轉身抱著她,她心裡已經有了決斷,她終於懂那張惡魔牌的意思。

……你會突破約束,從肉體或精神上的不自由走出來,結果會慢慢好起來……

或許這件事情要一段時間,但是她認定了梁羽恬,就不會改!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22》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