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國王。」甄凱琳看著手上的牌,卻無法說出牌的意義。

當下抽出的塔羅牌,都是)u9Yd!NHOe)H8fmz-YL^BmD36lKmkF70EcctSFbX_eh2D8IgU&有意義的,如果只照著牌面解釋,這張牌的意思,就是經由落實精力在有創作的目標上,可以達到所追尋的成功。

但她要落實什麼啊?

她只是想要找到小恬,這一個禮拜她都在躲著自己,雖然生活上其實沒有困難,可是她比較想要的是小恬在她身邊嘰嘰喳喳的,叮嚀她要喝水,陪她一起走過每個AE2ikn1BFZm_^ETtQ2F8vV0aDHXv7Z6MZkEpQL2h6c^8hLBGTr打開課本的日子。

有時候跟小恬在一起,太舒服了,她便將小恬的存在當成了理所當然,直到小恬不在,她才發Su#[email protected]=oPBv3fmWh6ZjtHj8wjioUcPK(現自己有多需要小恬,不是生理或課業,就是一種寄託,她歸類成是友情依靠。

「羽恬先去體育館了,我們一起去吧!」她們班上的田潔說,然後就要來勾自己的手。

「抱歉!我不習慣跟人靠這麼近。」她笑著拿起書,順便躲過田潔的手。

「可是妳整天跟羽恬黏在一起耶,還是妳們是一對?」田潔有些神秘的問:「妳是攻還是受啊?」

「什麼公獸?是動物嗎?」

「妳真的不懂喔?」田潔拿出自己書包珍藏的好料,「就是這個!妳看!」

「田潔!」一旁的導師在整隊,看到田潔的動作,低聲的警告她。

田潔感覺到班導的眼刀已經殺過來了,只好放棄推坑的好機會。

「喔!改天再推妳入坑……」田潔可惜的說,她還以為羽恬跟凱琳是一對,還有些開心ylzUiC(MI$CXI^%Bz22pCSu4pjzJ89u6M^U$^[email protected]自己有糧吃,兩人顏值身高都很棒說,可惡!

她哀怨的看著向班導,壞人好事如殺人父母啊!

不需要妳這樣增產報國!班導眼神說。

她們班導是個剛上任的老師,據她說是永遠的十八歲,私底下這個班導都會關心每個學生,甚至對同性戀沒有歧DC5=C%*EQfLn3Vz_^uA!X81bjLEo)7N7fpcnX+=mUccKfOH)dK視,只是要她們還記得功課就好。

「現在把成績弄好,以後賺大錢才能滿足妳的興趣啊!買更多百合漫畫之類。」班導正經的說。

老師,妳這樣哄著學生唯利是圖沒問題嗎?

在兩人眉來眼去時,甄凱琳已經跟著隊伍走到體育館了。

「……」但想到那個身影,甄凱琳感覺腦內的思緒又凌亂了。

亂到無法理解塔羅牌想傳達給自己的意思。

她嘆口氣,習慣性的抬眼看向自己的手邊,卻發現梁羽7fbZ8(+s!BUgUIQsW14Z*[email protected]!EI7EyAG-1lQyvVlQ恬不在自己的身邊,空蕩蕩的沒有任何人,一股寂寞讓她有些生氣。

小恬,妳好任性。

甄凱琳舉步往強烈的震動聲,從體育館裡傳來,伴著尖叫,&K_x#fjHs+7n0WDkLc$5Xdv3_hFjvt*Kdeb-)xQ#4O0WC(I4lZ跟時不時的拍照的閃光,微暗的空間,打著彩色燈光的舞台上,卻是所有人的注目所在。

熱舞社的表演永遠都是最多人看的。


(圖/123RF)

看著年輕女孩、男孩上台,或者強烈的奏、或者妖嬈的舞步,都能快速[email protected]$TLZZxy#ivSbLC勾起人心裡的刺激感,尤其音樂跟肢體,即便台下的人,也都能跟著熱血起來。

女生熱情的尖叫,更是快要掀翻屋頂似的。

甄凱琳看著台上那抹身影微笑,看來不是國王,而是女王吧!

不曉得她知道自己來,會不會生氣。

只見台上女生都穿著清一個色的白襯衫、熱褲,一雙雪白的腿,下面是黑色的鞋子,非常性感,而男生穿著垮褲T恤,)3)eo*mSI$oY!YpKE$q%sEOEKYc5TbFiZHhqiOD!v&#bJ=!%(*但他們都帶著墨鏡,看起來有些難以親近。

而梁羽恬正站在台上,踩著音樂的節奏的舞動身體,這次選用節奏感很強烈的C+6C6qL%j&ln2Dx^^3fFV4GdmqQ#[email protected]@Fi3mSj#^MB(qj音樂,因此如果動作不夠迅速果斷,就很容易落拍,看起來不夠整體就會讓人有種凌亂的感覺。

她喜歡熱U^K_36U*2PW#(Uv)-nAy3i-IKnsvZ!SIz3cGZLGm11upqvK2iA舞社,喜歡舞動身體的感覺,也喜歡掌聲,她喜歡迎戰,每個人期待的眼睛,對她來說都像是一種挑戰,怯場是什麼?

她不屑扭捏,當人站到舞台上時,她用無聲的肢體語言說,你們就是要看著我!

這樣的自信讓梁羽恬看起來,比女神還要耀眼,她是女王,征服別人的目光是她的使命。

「克制點,妳快把學弟妹吃了。」社長叮嚀梁羽恬,她是很棒的社員,熱情大方,可是熱舞社現在要開始招人,梁羽恬再不收斂些,那些人只敢遠觀,都不E3#%H)rTP)j76(hU*[email protected]#XsTM)uy%46lt!yFrEys敢靠近啦!

「說不定她家的琳琳在台下呢!她不會收斂啦!」少爺笑說。

「知道了,C段就不會了。」梁羽恬卻沒有太大的起伏說。

社長嘆口氣,等著男生那邊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比較緩和的音樂。

果然接下來是甜蜜的情歌,她馬上換上了另一種面目,那種纏綿的柔軟,都讓人想要上台去告白了。

一曲終了,所有人停住,熱烈的掌聲響了起來,所有熱舞社的社員,謝幕後都輕快的跑向後台。

看到許多人來報名參加,社長才內心欣慰看向後台,所有人都疲憊的靠在台上,還有人在喘息著。

而梁羽恬只是靠在牆邊喘息著,手拿著水發呆。

直到一隻手拿走了她的水。

「好渴。」少爺笑說,把她的水拿去喝。

梁羽恬已經緩過來了,她沒什麼表情的說:「那是我的!」

「朕徵用了。」少爺壞笑想演出那種皇帝的霸氣,看起來卻像是抽搐的猴子。

「那賞妳吧[email protected]&S7zBarx*OTZ1&ZB^4IXKfQL13*W3W(qa43I8*N!」梁羽恬沒趣的說,去旁邊穿了外套,準備去外面招生,想到外套就想到以前,都是甄凱琳替她穿的,她就喜歡把自己的東西讓琳琳替她拿,這樣她就會在台下等自己。

可是現在……她卻不知道怎麼面對琳琳。

萬一她說,我跟林佑峰在交往。

她怕自己會想要殺人。

但她還沒回神,就被甄凱琳堵到。

看到她哀怨的模V5BHxjHESv9nw9O8lqe=mYwUnKy5=KIqMoMm%iZ^so5tJU^Hta樣,她就知道甄凱琳今天不會放過自己的,看著她專注的眼睛望著自己,那種無辜的表情,她還是乖乖的過去。

梁羽恬覺得甄凱琳就是她的魔障,明明她想要勸自己忘記,但是她還是想靠近甄凱琳,而且她了解甄凱琳,那種了解到靈魂的地步,或DBlF+YX8B8-zbwQ#sH7HT4*L^yenPNeLP8=1fCDPfl$yuNvsKz許就是古人說的相知、知己。

因此,哪怕是甄凱琳眨眨眼,她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她在想要不要用強,雖然自己體力好,但自己剛剛跳過舞,而甄凱琳卻還有體力,甚至有辦法知道自己的行動。

最主要的是,她捨不得甄凱琳失望,所以她選擇開口。

「怎麼過來了?」梁羽恬走過去,習慣的看她抽出面紙替自己擦汗。

「小恬,妳已經躲我一週了。」甄凱琳說。

梁羽恬深吸一口氣,卻沒有開口,她不知道要跟甄凱琳說什麼,她想逃避一切跟林佑^L8aL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40*@c_GCHH*)b5eXFBB1AgxL峰有關的話題,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

就如梁羽恬瞭解自己,甄凱琳也了解小恬,知道她現在很緊張跟害怕。

「我沒有接受林佑峰。」甄凱琳說。

看到梁羽恬的臉上瞬間綻放出喜悅,甄凱琳竟然也覺得開心,果然還是笑著的[email protected]+q_TeZ4^R^aL$bRS^UI06PcjQG=Vjnjst3sAMBLDd7小恬最好了,她主動伸手拉著梁羽恬。

梁羽恬開心的跟甄凱琳牽手,太好了!琳琳沒有接受林佑峰,那是不是她可以留在自己身邊?

她感覺現在什麼飲料,都比不上這句話來的甜!

正當她想跟甄凱琳開口,說她們一起去哪時,她不會再跟甄凱琳嘔氣時,卻聽到甄凱琳說出讓她嚇到的話。

「所以小恬,我支持妳喜歡林佑峰!」甄凱RWDPn*&Q+2IX#KbVt#lztKJ#sn=%1IhQmDdo$3fNn6HFd%Wev2琳說,雖然說完她就有些後悔,可是……她想或許自己真的耽誤小恬太多了。

這幾天她想了很久,她對小恬太依賴了,雖然她表面上很冷,但其實她總是躲在小恬背後,讓她照顧自己,所以才會耽誤了小恬的戀情,但她應該要有Lk(EkacQIgJPjm8bvLEEj5ugObPEAR&Zo1fJn9fB$95WZhp#cE成人之美。

誰喜歡那個雞窩頭!

梁羽恬在心裡尖叫,看著甄凱琳似乎打算開口說什麼,但背後卻有KM=MS1c$L%G9CHcqMlFGs+7iL*ld$#NYONb&)&Q=cBhe7XDmOi腳步聲,鬼使神差的她拿手摀著甄凱琳,躲到旁邊的道具間。

甄凱琳,我喜歡的是妳!

這句話卻怎麼都說不出口,她把甄凱琳拉到房間後,就將她壓在牆上,注意著外面是否有人注#eif7%L!2ggZ#[email protected](@h5v#X=IB-jq2Kk^Pps意到她們,卻沒注意甄凱琳有趣的看著自己。

小恬的身體好暖喔!

甄凱琳想,而且,還滿有料的,尤其她整個人貼著自己時,她忍不住的用手偷戳一下,兩個字的評語,飽滿!

而梁羽恬驚呼,「妳幹麻啦!」

因為比梁羽恬高的關係,甄凱琳可以看到她的模樣,梁羽恬剛剛才跳舞完,外套93ZEwWGz%x^[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UyuX也是開著,加上她的呼吸還有些微喘,所以胸部起伏著,而且因為自己的話,梁羽恬的耳根子紅了起來,那白裡透紅的耳朵,感覺好可口喔!

……經由落實精力在有創作的目標上,可以達到所追尋的成功……

那是不是她要不要試著對比梁羽恬開玩笑?

她對梁羽恬說:「欸!小恬,我們這樣好像在偷情喔!」

昏暗的道具間,還有梁羽恬喘息的呼吸、兩人貼的緊緊的。

「開什麼玩笑啦!」梁羽恬說,偷情什麼的……太快了!她跟琳琳連接吻都還……呃,不是!

我到底在想什麼!梁羽恬暗罵自己。

她抬頭,想跟琳琳說不要鬧了,但看到甄凱琳有趣的看著自己,她又無法動彈了!

剛剛她的手就沒有用力,只是虛虛的摀著她,連重壓都不敢。

甄開琳看到她終於肯看自己了,她有趣的伸舌,舔了一口梁羽恬的手心,示意她放手,不然自己就要被她摀死了!

但梁羽恬卻被刺激到了!

自己手心突然傳來一陣濕熱,而甄凱琳的興味盎然看著自己,美麗的臉低垂的眉眼,眼睛卻閃著精光,加上她的嘴唇[email protected](NB_6uKk%[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抿了抿,那動作說明她剛剛……舔了自己!

她溫熱的呼息在自己的手心形成一股熱氣,一臉攻樣的看著自己,梁羽恬都覺得自己被她看的有些腿軟了。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

「小恬,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甄凱琳低聲的說,她主3pI(xYFrb0_Y4#SWnaRUW-#CSWs7*$QVYiYslu^#ImLVvcEv9c動伸手抱著梁羽恬,沒有小恬在的日子她很難受,班上都分好小團體了,沒有了小恬,她只能一個人流浪,而且她並沒有接受林佑峰,又怎麼能怪她?

她只想趕快把這件事情說開,兩人可以回到友情的甜美溫暖狀態。

看著甄凱琳低聲,梁羽恬點頭,這一週她也很不好受,尤其要克制自己不要去抱琳琳的手,還有不要轉頭跟她聊天,其實她也快受不了Xm851(CmAd8JFO!7#WFdiY5$u9Ck&rKX5(4X^+Uq2pcby$%[email protected]了。

尤其剛剛,vw=l$JUssw_GAzfIEPui&s+Wie8ctZz3-fU89qxfcguBJYo0ph琳琳說並不喜歡林佑峰,這點讓她被琳琳抱緊時更加快樂,她貼在甄凱琳懷裡,享受這只有自己的特權。

「妳應該不會認為我搶妳喜歡的人吧?」甄凱琳的聲音在她頭頂。

「其實……」梁羽恬有點遲疑,她該不該說自己喜歡甄凱琳。

「妳放心,身為妳的朋友,我會幫妳把林佑峰追到手的!」甄凱琳認真的說:「我知道小恬之前為什麼那麼怪,都不讓6mf&RnctML_*[email protected]$cUlpo*A-D我跟林佑峰說話!所以妳放心,只要妳看上的,我絕對不會跟妳搶!」

等等!小姐……妳是否誤會了什麼?

我不讓妳跟林佑峰說話,是我會吃妳的醋!

但看著琳琳的義正嚴詞,梁羽恬發現自己沒辦法解釋,或許誤會了更好?

她問自己,這樣她又能回到琳琳身邊,也可以阻止林佑峰接近琳?

或許這是一個好主意?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22》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在美國愛達荷州的首都波夕,一個很不尋常的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這座城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美國最大的代理孕母重鎮,導演貝絲艾拉緊跟著四名身為代理孕母的另類媽媽,以及她們肚中小孩的親生家長,從她們的懷胎過程中🤰發掘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對於無法親自生子的家長們,代理孕母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令他們也能享受獲得「好孕」的無比喜悅👶

🎥《祝你好孕》電影傳送門👉bit.ly/2WdeDEl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