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戰車……逆位。」甄凱琳喃念著,看著眼前的梁羽恬有些緊張。

「是不好的牌嗎?」梁羽恬好奇的問,她請甄凱琳替她占卜戀情,卻好像拿到了糟糕的牌。

「目前你遇到了無法解決的問題,雖然很努力,但一切都是徒勞無功,愈幫愈忙……陷入困境。」甄凱琳說出塔羅牌的答案,0Zf&#[email protected]!C=fWT8Ixxa8pFbyUZ=j_rcacd6q8ti*F9+=她看著眼前的梁羽恬擔心。

「這樣啊!」梁羽恬彎彎的眉毛皺成一團,看著甄凱琳關心的臉說:「確實,很難攻略呢。」

「小恬不要難過啦。」甄凱琳沒聽出她的弦外之音,輕聲的安慰,「或許是還不到時候啦!」

她看著塔羅牌,如果可以,她想要抽到戀人或者皇后這樣正位,可惜塔羅牌給出的意思就是這樣,$SV9af33Ae(bbuhmqlz4)Z+&RXcxh3t))PYIlNxPw6*$H=oJ!a要再占卜,只能等一週後。

因為塔羅牌是靠靈感的東西,如果一直問就不準了!

「沒關係啦。」梁羽恬笑說,她們還有一年的時間,才高三畢業,或許她還有機會吧!

「嗯,我們一起回教室吧!」甄凱琳笑說,她習慣的勾起梁羽恬的手。

兩人回到教室,中午大家都在午休,通常午休會等到第一節上課,老師進了教室,大家才會起來,她偷偷的@q)q2Kp!)*F2ok1Nl5bw([email protected]@9H_le=TWu%Ne6GhY#KSvNlf)看著甄凱琳,她勾起的長髮跟脖子,最近她臉上有些痘痘,大概是前幾天熬得晚了,她最近又迷了哪個韓星,又要兼顧課業,所以老是熬夜冒痘,要盯著她多喝水。

她貪看著甄凱琳,喜歡一個人,琳琳怎樣都是美的,她有痘痘又怎樣,只要是琳琳,她都喜歡。

對於自己心裡喜歡琳琳的重量,梁羽恬卻有些害怕,不是說暗戀是一種朦朧的感覺,甚至可z&-EeQ_KqA=I-gh-tS3s&T3RKHo0lM2gOixlW^+w32)T^7DI^i能只是喜歡暗戀別人的自己,可是她心卻是已經塞滿了琳琳,而沒有自己了,這樣子,她還算是暗戀嗎?

但是若是真的愛情,她又能做到什麼呢?

「她是我的。」


(圖/123RF)

雖然自己嘴上說的霸氣,但她知道,甄凱琳屬於她的時間是破碎的,早上一起走去學校的二十分鐘、午休的十分鐘、放學的二十分鐘,連一個小時都不到TQ)Vx8F^[email protected]%&L!BN4k0*N-tT7wVq)FyRJ啊!她心裡哀號著。

喜歡就說啊!

少爺的建議在她腦海。

可萬一說了,就失去了怎麼辦?

現在可以坐在一起的,可以當好友似的牽手、笑語,但如果說了,甄凱琳離開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p1FbYKpV5ba8=)o-N6X_E*u-FGGpsWLS%Xcb%[email protected]撐到畢業。

暗戀兩個字浮在腦海,卻覺得很煎熬,每一點的時間,都是偷來的,但是甄凱琳要是知道了,她會不會就失去了?

雖然懦弱,但她寧願就這樣悶著。

至少現在琳琳是我的。

古人說過,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就是好事不會給你兩件,但是壞事卻會一直來的意思,如果你想停住腳步,但命運一定會推著你往前走。

2utNVKrG+BjNsc8GmGmkVR07$K2kHWp2JiRcH*wGr-SZa#vONn熱舞社的比賽完,她站在講台上領獎時,真心覺得琳琳就是她的幸運女神,塔羅牌神準啊!她們比賽真的得到一個優勝,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她,因此她趁著社團時間,偷溜到塔羅社。

卻看到了很難受的一幕。

她心愛的琳琳,滿臉羞紅,被社長林佑峰雙手撐著,困在柱子前。

「哇賽!柱咚耶……」有人說。

對啊!還是韓劇裡的那種。梁羽恬在心裡補充。

只要是個女生都會喜歡吧?

更何況琳琳最愛看韓劇了。

梁羽恬苦澀的嘲諷自己,如果她也有那樣的身高,也……沒辦法吧!

為什麼別人覺得很美的畫面,她卻覺得心裡酸的難受。

更讓她痛苦的是,周圍的其他同學在起鬨。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整齊劃一的起鬨聲,像是一把槌子,一句句敲碎了她的希望,果然還是男生比較好吧?

看看多少人支持他們,可是如果今天換成是自己呢?

又有多少人會支持兩個女生?

梁羽恬轉身離開,她握緊拳,再留下來,她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不會衝去揍林佑峰?會不會把琳琳搶到自7KThHGSZ#qkIAx=v90%ZhDtLq08412X3uFm)(cyXM+orwmKjpw己身邊?

但是我又有什麼資格呢?梁羽恬問自己。

她不想要在琳琳的眼裡看到猶豫,甚至是噁心,所以選擇離開。

果然,隔天她在座位上,還是習慣的把甄凱琳拉走,但兩人下課卻沒有像往常聊天,只是各自沉默。

甄凱琳看著梁羽恬,想到昨天的情景。

「甄凱琳,我喜歡妳!」林佑峰說,他霸氣的將自己抵在柱子。

我不喜歡你。

幾乎是馬上,在甄凱琳腦海閃現,可是這句話太傷人,還是婉轉的講好了。

明明她之前一直覺的柱咚什麼的很浪漫,可是看著眼前放大的男性臉孔,她只有種想要逃離的衝動。

周圍的人起鬨著說在一起,她不懂,只覺得她跟林佑峰有什麼好在一起的?

眼前這個人,根本一點都不了解自己,她的喜好、興趣、個性,難道就是憑著外貌就可以動心?

但他沒有想過之後嗎?

她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會哭泣的人,不是故事,更不需要滿足誰的期待,幹麻要答應?

對一個不了解的人,有這種莫名其妙的喜歡幹麻!

你們有小恬了解我嗎?

想到小恬,甄凱林細想過去,以往她身邊總是有小恬,只要有人對自己J^eaQJLdGZMa%s1z5+y-p8dvE%coip=MLFu)G_&PKWiWYdKXSg告白,她還沒問的質疑,小恬都會替她問,她只要躲在小恬身邊就好,但現在,小恬卻不在自己身邊。

這讓她很生氣,尤其聽到周圍的人喊在一起,她就很煩躁,隱藏在淡漠底下的脾氣也被惹動,讓她臉都被氣紅了。

在一起?你們說了算啊?

那我往後的幸福你們買單嗎?

甄凱琳想著脫pjm-7fxvSuTezBUzitNsbpuon&OvwGmMTP%59(VwlY+X=MmdMG身的理由,看向門口,卻意外看到梁羽恬轉身離開,她轉身想追,但卻被周圍的人牆擋住,手上一緊,她又被拉回林佑峰面前。

「妳還沒給我答案!」林佑峰專注的看著甄凱琳說。

「答案在課本裡。」甄凱琳冷淡的說,趁著其他人都愣住的當下,她排眾而出,w%z%RyFnhgGO)FM+T)Z^@SKIGvUvIEvxpT1v2!x*z-cG2JG$1f想追上梁羽恬,但她的腳程太快了。

她只好無奈的推想,梁羽恬會去哪?

大概是熱舞社,之前看小恬跟一個T很好,現在還在社團時間,她應該會回去。

她往熱舞社走,腦海還轉著要怎麼跟梁羽恬解釋。

但是她突然停下問自己,為什麼我要跟梁羽恬解釋?

還有梁羽恬為什麼要跑走?

如果她是自己的好閨密,應該也會像那些人一樣起鬨吧?

就算梁羽恬很了解自己,可是普通朋友對這種事情……多半……是贊成的吧?

但是她看到的小恬,卻是不高興的跑走,這代表什麼?

難道小恬她……喜歡林佑峰?

甄凱琳細想,難怪她特別喜歡氣林佑峰、還會注意林佑峰的動向,還老是要隔開自己跟林佑峰!

原來她是在吃醋啊!

甄凱琳點頭,想通這個s!Ly*rYU%6UFoYRO=4SId9_GLHu*@_2w+RoMko$6T-qbMCcm*N關節,有很多事情都說通了,難怪她動不動就問自己有沒有喜歡的男生,肯定是怕自己喜歡林佑峰吧?

甄凱琳好笑,總覺得小恬也太可愛了,這種事情跟自己說就好,她根本就不喜歡林佑峰,怎麼可能會搶她的人呢?

不過想想,林佑峰人不錯,長得高高的開朗大方,確實是好男友的人選,可是居然只看外貌這樣的人……

她是不是該勸小恬放棄?

可是這會不會是小恬第一次喜歡人,如果是的話,那自己潑她冷水,會不會太過分?

噹—

她還在想,上課鐘已經敲了起來。

看來現在沒辦法做什麼了,她看到小恬轉身跟自己一樣拿出課本,或許下堂課,或回家的時候講好了?

可是,甄凱琳沒想到的是……

有些話,當時說不出口,恐怕以後都沒辦法說了。

因為梁羽恬在躲她。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22》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2016年年底,台灣立法院朝野黨團紛紛提出婚姻平權修法草案🌈同志權益露出曙光,社會上卻出現一波波的反同聲浪。

三對不同世代的同志伴侶,也有各自要面對的難題,相愛相守超過三十年的王天明和何祥,正經歷著疾病的考驗;Jovi為了女兒的權益,和新伴侶Mindy把多數時間都投入在爭取婚姻平權的運動中;阿古從澳門跨海來台,和男友信奇共同生活,創業的困境、向父母出櫃的壓力都考驗著他們的感情…

🎥《同愛一家》電影傳送門👉bit.ly/2WQeN4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