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這個之後,一等就是半年,她已經接手了申屠雲的所有私產了,卻還是等不到她的消息,想要去尋她,m!xL1a8Cpv(DxO$gfsqkCBnFs4B*qGW+Vtkmw_*rfTYRyb9+Tq但是手上的事務卻又放不下。

「雲,你再不回來,我就要把你的生意都毀了。」趙如凡不高興的說。

但卻是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房間。

「你敢?試試?」申屠雲的聲音在耳邊,她若在,nDSz6sW(r!eqUp3(N8^_TyQydVwcp!xhX2icmKki^2H7f4j4t*肯定是一挑眉,用那一副似笑非笑的狡猾模樣,然後腦海裡默默的想出十八般欺負她的刑罰吧?

可惜,她卻不在。

趙如凡習慣的走到二樓,看著永盛賭場的方向,那AjdWWAFG*2YaUeBg#iIT%-vfD(8vHDQ^phCEPztX(NPfcB*Mja個她第一次摟抱申屠雲的陽台,她跟玉旖梅隔著籌碼親吻的身影,那些她們之間的回憶,伴隨著強烈的相思在折磨著趙如凡的思緒。

「到底什麼時候你才回來?」趙如凡習慣的朝著永盛的方向問,問一座不會說話的樓。

但她卻發現以往熟悉的景色,那門板上有vI-au%J#^pHnAmh3rYjd-OwyKUOn4mvO^NdtgggGP8z0z#eD41著一張紙,她皺眉,起身走了出去,外面的管事看到她,紛紛點頭打招呼:「趙東家。」

「永盛怎麼了?」她問。

「永盛被查封啦!昨天好多官兵都進去搬東西呢!」那個管事說。

「什麼!查封?」

「是啊,我家那口子也很驚)X([email protected]^@)Hm96(TujM$OV%DM!7Y6e_MSwzth8bwjQk07訝呢!畢竟永盛在這也有百年了,聽說他們背後是首富申屠家呢!不過也難怪,畢竟申屠家被抄了…」

「你說什麼!」趙如凡生氣的模樣嚇到管事,她按下怒氣又問了一次:「你說申屠家被抄了?」

「是啊!說是跟什麼洗錢案有關,然後就被抄的,告示昨天才貼出來的。」

趙如凡抓著抵報,確認了三回,真的,說申屠家破產,男丁充軍,女眷賣為官奴。

申屠雲!

趙如凡驚慌起來,那女人這麼嬌貴,怎麼可能做官奴,況且她的美貌…

想到她可能被人買走,趙如凡就不鎮靜了,將自己手上可動用的資^SLSe4lniGy%pEjGLPxMlsCn1al4anUeswhMagd=pRD%zCu=Oj金全部領出來,她衝到官奴處時,申屠家的人已經不在了。

她驚惶的去找那個登記人,但是登記上卻什麼都沒有留。

申屠雲失蹤了!

她只能挫敗的回到產業,唯一能做的就是派人盯著永盛。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驅使,又等了一個月,她才在門前找到了彩香。

看著眼前的彩香,她已經梳了婦人的髮型,她看到自己時,只是軟語哀求:「如凡,請救救我夫君。」

「彩香姊,你慢慢說。」

「我夫君是老爺身邊的管事,如凡,你走後的一天,申屠家就被官府以勾結袒護的-_u=z6)3ZtXdpILSx$h6LkXZNffmH_YVj4ZQ8FCR4afoAdDE^Q名義被捕了,之後老爺被拷問致死,所有相關的人都被收押起來。」

「那雲呢?你們四小姐呢?」趙如凡問。

「幾個月前四小姐跟二公子被叫出去,之後就沒回牢裡了,之後聖旨就下來了。」

「所以你也不知道雲小姐去哪了?」趙如凡沮喪的問。

「奴婢不知。」彩香也只能安靜地說。

趙如凡點頭:「我會盡力幫忙的。」

救出那名管事,得到的消息是申屠雲被買走了。

她有種難受的感覺,但是彩香卻安慰她:[email protected]@+W2*$$(tz*FLNET0PHY^[email protected](NZ)RDf「四小姐不會這麼容易就死的,而且小姐曾給我話,說如果趙姑娘真的放不下,就該好好經營她的私產,別對不起她。」

「她才不會這樣說,她肯定說,自己嬌貴的很,如果敢敗光她的家業,肯定做鬼也不放過我。」趙如凡說。

彩香嘆息:「還是如凡了解四小姐。」

趙如凡也說不出該高興還是難過,只是木然的回到自己的私產。


(圖/123RF)

如凡回到家,趙娘煮了雞蛋麵,母女倆在桌前,一會姊姊帶著姊夫也過來。

他們一家吃著飯,今天是她的生辰。

大家吃的正歡,突然有個人影撞了進來,趙如凡起身,忍不住的喊:「雲…」

但來的人卻不是她想的那人,而是趙如虞。

趙如全拉了拉她的袖子,趙如凡才低頭,收拾著自己的情緒。

終究還是自己的家人,面對趙如虞的回來,趙如凡也沒有說什麼,倒是一旁vgMK#LJnKNV!z!T%oUyz3=+RHBNAO)*UY0DX#G%[email protected]@bt如全恨恨地拿起掃把要把趙如虞趕出去。

但趙如虞還是留了下來。

賭是天性,從古代,人出門就是賭,賭會遇到獵物,種田的人賭老天會下雨,這就是人性,只是人後來被馴1CfX&nM2O7z3()^-=kxOzHMsmnHV0uUeFGQ(FCCKpHxuyM0J^J化了,知道什麼能賭什麼不行罷了。

「只是你哥…如果他還活著,你最好盯著他,賭徒的誓言比廁所的草紙還x8Kmz_o#khD#^[email protected]!rTFtZ53CM+c81gEKxaiZm#wSb82G_輕賤。」申屠雲說,那時自己還反駁過她,現在她卻親眼見證了。

看著自己的房間被搜刮一空的飾品,其實她不太在意,就如xVcjmK7pe69aJtDGJCPg$&_IV2fzR02sh8w4FcXOwHLop1dnn(申屠雲說的,那些首飾只是比較漂亮的手銬腳鐐,但這些東西也是通行證,帶著,只是一種身分的象徵。

如果談生意要讓人相信,你就必須展示財力,那些首飾就是你財力的證明。

她照著申屠雲的教導行事,成為第二個申屠雲,現在M7tb0amm5%fYGxhE2(Kqk#Z5^[email protected]=5ZzVksn$sk才懂她臉上的疲憊,那時的自己,那麼天真跟愚蠢,雲,你肯定很困擾吧?

趙如凡有些懷念的想,她撫摸著手上的蟲珀,那金蜜似的琥珀裡,裝著一隻螳螂。

這也是申屠雲給她的。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申屠雲說,她看著這個蟲珀:「戴著這個,提醒自己,不論我做什麼,永遠有敵人在背後虎視眈眈,我從不認為自己已經無敵,只是那個對手還不肯現AR1p1nZU7Q#[email protected]+s#Juo(HJ#[email protected]#=R2^*dWzNeML&Wn身罷了。」

她說話的語氣這麼冷,但卻傲氣沖天,但這幾句話卻像是她手中的蟲珀,琢磨再琢磨才說出的。

那時她就覺得,雲就像是那螳螂,被困在這個蟲珀裡。

永遠有敵人在背後虎視眈眈…

趙如凡看著被抓回來的趙如虞,臉上也有了跟申屠雲相似的冷酷。

「妹妹,我只是借了一些。」

「是嘛?哥哥要借,也沒見欠條一張,看來哥哥也不把我這個妹妹當回事嘛。」趙如凡說,示意那些人動手。

「趙如凡,你還姓趙呢!」趙如虞不甘的說:「不就是借你一點首飾去賭嘛!我贏了就給你贖回來。」

「不需要,哥,你已經被斷了一手,這還不夠你長記性嗎?」趙如凡問。

趙如凡因為對趙如虞逼得太緊,因此,受到了反咬,虧空了一筆錢造成周轉不能。

但讓趙如凡驚訝的是,第一個借給她錢的,居然是玉旖梅。

條件是要接待她吃飯。


(圖/123RF)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條件。

趙如凡想,以玉旖梅的財力跟人脈找誰吃飯不好,為什麼要自己請她吃。

但是趙如凡還是照做了,訂好了酒樓,並親自接待了玉旖梅。

「我當年還打過你呢!妹妹也不記仇?」玉旖梅笑問:「若是我再要你給我打兩巴掌呢?」

這時,玉旖梅身邊的侍婢卻打翻了酒水。

「奴婢該死。」那個侍婢跪在地上。

玉旖梅瞪了她一眼,然後去屏風後換了衣服。

但趙如凡卻聽到屏風後面傳來巴掌聲,玉旖梅打了那個叫雲兒的侍婢。

原本,這是與她無關的事情,可或許是因為那個侍婢叫雲兒吧,所以她格外的留心了。

看著雲兒安靜的摀著臉,趙如凡有些異樣的感覺,但是看著雲兒跟自己對演時的恭敬跟茫然。

不可能是她。

她的雲,是天上的鳳凰,有著天生的傲氣,而這個雲兒,只是一懼怕主人的奴婢。

不一樣的。

但趙如凡還是開口:「玉姑娘何苦傷了自己的手,還是先告訴我,到底怎樣你才願意借這筆錢吧?」

「借錢也不是不行,但我要兩成利。」玉旖梅說。

兩成利,那已經是高利貸了!

「另外…我要你給雲兒打兩巴掌。」玉旖梅說。

「奴婢不敢!」那個雲兒跪在地上說。

「怕什麼,雲兒,趙東家是最講理的,她不會跟你計較的。」

「可…」

「打吧!」趙如凡說:「我知道不是你的錯。」

「聽到沒,雲兒,給我狠狠的打。」玉旖梅說。

啪!啪!

兩下極快的打在趙如凡臉上,那個雲兒卻先哭了出來。

趙如凡苦笑,被打的是自己,打人的卻先哭是怎麼回事?

「雲兒,你下去吧。」玉旖梅吩咐。

雲兒點點頭退了出去。

「既然如此,就請趙東家簽了吧。」

趙如凡微笑:「玉姑娘,那個雲兒也賣給我吧?」

玉旖梅挑眉:「她叫雲兒,但可不是申屠雲,你確定?」

「就當是買個念想,更何況,被打了巴掌,我總要回禮的不是?」

「看來你也有些長進嘛…」

「所以玉姑娘,這個人你賣不賣?」

「…讓我想想」

趙如凡依約去還錢,將錢袋遞給玉旖梅,卻發現她身邊的侍婢換人了。

她只是挑眉,卻沒有再說什麼。

反而是玉旖梅自己主動提起:「說起那個DbVIyg%_gjnS=Y#GbNe9AV09ao)kvND&CeA6Ia(o*Z1Pw5W17n雲兒,倒是不錯,人機靈、動作俐落,不過體弱了些,這幾天冷,她又染了病,現在賣給趙東家,我怕給您帶來晦氣。」

趙如凡喝茶的手一頓,她放下茶看著玉旖梅:「玉姑娘這是不想賣?」

「也不是,就是捨不得。」玉旖梅笑說。

「捨不得便算了。」趙如凡也不強求。

告了聲擾,趙如凡便離去了。

玉旖梅坐在房間,看著趙如凡離去,她看著桌上的茶J61E4r#KaNR9yImTCL4S_h=^9hd5DN%LsIJOxfOiQXjVu3Qs%2水,輕輕地用指,推翻了那茶杯,看著桌上被茶水潑了一桌,她若有所思。

送趙如凡出去的侍婢回來,她挑眉:「趙東家離開了?」

「離開了。」侍婢點頭:「而且並沒有詢問雲兒的下落。」

「是嗎?」玉旖梅有些詫異,她纖巧的手指,學著人走路一樣踏出一步:「這倒是有些奇怪…」

她用手指,一步一步的走到趙如凡傾倒的茶杯前:「看來…她已經查到雲兒在哪了?」她手指將那個茶杯踢出桌。

匡噹!

茶杯掉在地上碎了,玉旖梅沉默地看著碎掉的茶杯,還有侍婢慌張收拾的模樣。

「雲,你又贏了?」她忍不住的問。

一旁的侍婢收拾剩餘的杯子,發出瓷器的碰撞聲。

一陣瓷器碰撞聲傳來,雲兒手扶著桌子,看著桌前的茶杯,她很渴,想喝水,但高熱的體溫、模糊的眼前、還@#w%[email protected]%eVWkkzU8tUWQlf(1N-2ckPSeeLO$!RC%%^有虛軟的手腳,讓她沒辦法倒水。

她撐在桌前,突然感覺眼前一片黑,耳朵翁鳴,她感覺自己失重的倒下。

但接住她的,不是冰涼的地板,而是一個溫暖的懷抱。

她迷糊的抬起頭,認了許久才發現這個人的身分:「…趙東家?」

趙如凡看著懷裡的人,她大概已經病到暈了,才沒有馬上離開自己,「是我,你還好嗎?」,把雲兒扶到床上,摸著她的被子,已經入秋了,被子很厚實,玉旖梅並沒[email protected]&8NjDIowtFa7%njwy-&7zMNn4BB-TT$B)RiS#有苛扣下人。

「謝謝,趙東家。」雲兒小聲地說。

「你該不會是晚上踢被子,所以才著涼的吧?」趙如凡看著雲兒臉紅的模樣。

「我…咳、咳…」雲兒還沒說話,開口就是一陣咳。

趙如凡倒了水,送到她的手邊,然後去旁邊,拿出一個小爐子,把水放上去燒。

「不,趙東家咳!咳…您這樣,雲兒咳!雲兒受不起!」她一急就咳得更嚴重了。

趙如凡走過去順了順她背:「沒關係的,你想,萬一你死了,死者為大,我照顧你也是應該的。」

雲兒瞪大眼睛:「趙東家,這死不死的別掛在嘴上亂說!」

趙如凡卻沒有管她,把厚被子往雲兒身上一蓋,把熱好的水兌了冷水,然後給她飲下,便離開了。

雲兒看著她離開,只是嘆了口氣,她便躺下了。

朦朧要睡,腦子都迷糊之時,她卻聽到開門聲。

「起來,吃點東西。」趙如凡的聲音說。

雲兒愣住,她在床上揉揉眼,才起身,看著趙如凡。

「趙東家,您想要做什麼?」雲兒有些害怕的問,她有什麼值得趙東家為自己做的?

「讓你吃飯。」趙如凡說,把食盒放到桌上,拿出她買的飯菜,看著雲兒呆呆的看著她,還不mKW2I6gzAG#[email protected]!wWk1oS-v)#h_Q3sNHs33D&vs肯過來的模樣,她冷冷地說:「或者,讓我餵你吃飯。」

雲兒乖乖的下床,走到桌前,接下她遞過去的飯食。

用餐完畢。

看著她乖乖的把所有飯菜都吃光,趙如凡眼中卻有些失望,眼前的雲兒不是她。

如果是申屠雲,她最討厭吃香菜跟蔥,但這個雲兒卻一點都不挑食。

趙如凡有些感慨,她坐在雲兒對面,看著她:「如果她像你這麼乖就好了。」

雲兒愣住,她看著趙東家:「趙東家,她是您喜歡的人嗎?」

趙如凡想看著桌上的食盒,問雲兒:「想知道?」

雲兒有些遲疑的點頭。

「想知道,就把飯菜吃光。」趙如凡說。

雲兒只好點點頭,她把飯菜吃光,她要走[email protected]_G*UanIMl4-P9z#DG&cgKYeMHR3TuJz%D出去刷碗卻被趙如凡搶了去,她根本就敵不過趙東家的力氣,只好看著她俐落地把事情做了。

她被按躺在床上:「你躺著吧。」

吃飽了,身體暖暖的,雲兒也不咳了,她躺在床上有些昏沉想睡。

趙如凡把碗洗好放回去,她搬了張椅子到床邊,看著雲兒。

「我喜歡的人,是申屠家的四小姐,申屠雲。」她看著雲G!x!SMg7DyNp4wbRKAI#P&!GQVm^hDoKr%*iP=)9B&qq&tFY%6兒迷糊的點頭,卻沒有任何反應,趙如凡正要繼續說,卻被雲兒打斷。

「趙東家,我跟申屠小姐不像吧?」雲兒問,她不懂,如果趙如凡想要找個慰藉的對象,應該要找個像一點的吧?

趙如凡看著她:「確實不像,她比妳漂亮多了,而且她從不做自不量力的事情,還很懶。」

聽到自己貌不如人,雲兒還是有些介意,但面對趙東家,她苦笑:「難道因為雲兒的名字,趙東家認為雲兒是…」

趙如凡卻打斷她:「我知道妳不是她,我查過妳的背景。」看到雲兒要說話,她搶著說:「但我等她很久了,我很想她[email protected]&sB*HS0!QK&qT!_6L(2n%v)rWcrHqq_cr_wrRkct。」

那話語中的惆悵,讓雲兒有些心軟,她知道思慕人的心情,因此,也沒有打斷趙東家。

趙如凡看著雲兒:「我想找個人聊聊她,反正妳也病著不是?或者,我付妳錢?雲兒,我知道妳不是她,你們長相、身高,連個性都不同,[email protected]#Yy=2MIWHqn9但我只是想要有人聽我說。」

「如果趙東家不介意雲兒身%h71WSDMSqq%SM&M0L#[email protected]@=+BB%nsn(RR_6+!zhHsnoyrQ&Fq分卑賤,那雲兒便聽著。」雲兒看著趙如凡驚喜的模樣,她接話:「但我要收錢,而且請不要告訴玉姑娘。」

「好。」趙如凡點頭。

兩人達成了協議。

趙如凡繼續說:「我喜歡的她,是一個任性、囂張、自私的女人,她經營著永盛賭場,我剛認識她時覺得她很冷血、殘酷,而且賭博害慘了多少人的CG((W3c5!z!Z%yEujPvwT&m+ti&oDl72yeehx^CJu1TrZ2^Z#q家庭,但是為了追查我娘跟姐姐的下落,我化名跑到她身邊…」

「趙東家的娘跟姐姐被賣到賭場嗎?」雲兒好奇的問。

「是別的賭場把她們賣給永盛的。」趙如凡說。

「那後來有找到嗎?」雲兒關心的問。

「有,後來我在一個產業找到了她們。」趙如凡說,看著雲兒安心的表情,她繼續說。

她告訴雲兒許多事情,她跟申屠雲之間,她們糾纏的感情。

雲兒是個很好的傾聽者,她很沉默,讓趙如凡可以盡情的沉在她跟申屠雲的過往。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習慣了每隔十天見一次面,雲兒靜靜的聽著如凡說。

直到三個月後,似乎沒有什麼可說的,雲兒好奇的問如凡:「趙東家,那您打算繼續等著申屠小姐嗎?」

趙如凡看著她說:「對。」

「可不是有個男子一直在追求您,您為什麼不嫁給她?」

「我不想。」趙如凡給自己倒了酒:「我喜歡現在的生活。」

「喔。」雲兒沒有說什麼。

「上次我們說到哪?」

「那把扇子。」

「對,申屠雲的那把扇子,我後來打聽才知道,那是別人要害她…」趙如凡又叨叨絮絮地說了起來。

講完那把扇子,趙如凡跟雲兒告別,看著她俐落上了馬的身影離開。

雲兒只是垂眼,繼續自己的事情。

趙東家思念的人,與自己無關,她只是個聽故事的人。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浪漫七夕 濃情蜜意👩‍❤️‍💋‍👩情趣用品免運優惠🥰
📌下單再送PLAY&JOY潤滑液隨身盒2盒👉https://bit.ly/3g8pZAo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