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如凡快馬在官道走著,直到一個小茶店,她才停下休息。

「之後我該怎麼辦?」自己迷惑的問著申屠雲

「別慌,所有買賣都會留下紀錄,rPlY1$rA#N94g%%HX74#(Iad=A-pY$Rq!sTCAbob1R1Cayra%b你到牙婆那查看看,賭徒的家人,只有幾個流向,你一個一個查過總會找到的。」申屠雲的聲音說。

以娘跟姐姐的烈性,是不肯賣與窯子的,雖然如凡知道,哥哥趙如虞並不在乎。

申屠雲卻安撫她說:「賭場要的並不是有去無回的收益,遇到這樣烈性的女子,通常會派去(jveCYECzBeoZcoyM!Xlmgc!6q^IYlskC+TaWuset%*kCr*o-a做幫傭、打雜之類的工作。」

如凡苦笑,雲,你這般聰明才智,為什麼要困在申屠家?如果是我…

「這不是四妹的侍婢嗎?」一個男聲打斷了趙如凡的思緒。

趙如凡抬頭,看到一個男子朝自己走過來,她遲疑地問:「你是?」

「我是申屠杭。」申屠杭看著如凡的打扮,知道她是要遠遊,他詢問:「是四妹交代你辦什麼事情嗎?」

「我叫趙如凡,雲…雲小姐,讓我先去尋家人。」趙如凡說。

尋家人?

申屠杭心裡卻很不高興,他表情擔憂地問:「四妹這個時候肯放人?...怎麼會呢?」

這個時候?

「杭公子是什麼意思?」如凡問。

「看來我說錯話了。」申屠杭拿摺扇輕敲自己的嘴。

「還請杭公子明說。」如凡攔住他說:「這個時候,難道是什麼重要的時刻嗎?」

「這…」申屠杭遲疑,一會才搖頭:「不行,四妹既然沒有告訴你,那我也不能講。」

「杭公子!請你告訴我!」他越是這樣隱瞞,如凡心裡的不安就越重,臨別前,申屠雲的回應也讓她緊張。

明明她是如此喜愛親近自己的人,但那天她卻沒有任何動作,像是…那是一場訣別!

心裡強壓下去的不安,此時都被申屠杭挑起,她一定要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一定要知道?」申屠杭問。

「是的!」

申屠杭遲疑一會,想了想,又嘆口氣才開口:「也是我心疼四妹,我實話告訴你吧!明天就是申屠家Iz0$uF*B_h9=#Jzav(%gQvWDN#8Tp7=98gHvPgyOIrIA!-GIIi,家主間的比賽了。」

如凡已經知道人獵比賽,但家主間的比賽又是什麼?

「四妹應該告訴過你吧!申屠家會舉辦人獵比賽。」申屠杭看到趙如凡點頭,他才繼續說。

「我們還有一個家主的比賽,是反過來,給我跟其他兄弟姊妹參賽的,凡舉申屠家的僕人都可以賭錢,贏的狀元,除了衣食豐足外,還能得到永盛賭場的[email protected](hU61R4b4fqFRjqk$_y經營權,經營期間的收入都歸那個人所有。」

「那是很危險的比賽嗎?」如凡不懂得問。

「其實…也不會吧?」申屠杭困擾的說:「要看你賭什麼。」

「什麼意思?」如凡不懂得問。

「就是看你賭什麼,像我每年賭的,就是跟永盛差不多收入的三間舖子,若我這次[email protected]+ei^KZuhx+MNKa6weYmJQR=T-Z=j3tQ7T&ZLO#QIW比賽沒有贏,這三間舖子就會充入申屠家的公中。」

「那雲小姐呢?」

「四妹每年都是賭她跟秋姨娘的平安,就賭資來說算小,但聽說[email protected]^&xzcQrS7JPPME%W(**QAKCWStihZc1vldTH#^PfZOnlJ&O今年,她把自己的命也賭上,我聽說她帶著你,你也懂武,我還以為是要你替她參賽,我還鬆了一口氣,沒想到你居然出現在這?」

「若是雲小姐輸了怎麼辦?」

「四妹輸了,申屠家雖然不會殺人,但她恐怕要嫁給家族選定的人,然後一輩子做牛做馬吧?」

聽到申屠雲要嫁人,如凡就慌了,她看著申屠杭問:「雲小姐,怎麼會賭這麼大?」

這時,申屠杭卻看著趙如凡,笑著說:「這就要問你啊!」

問我?

如凡還迷惑,但接下來申屠杭的話卻讓她如墜冰窖。

申屠杭慢@V9*IoY_-Cw$0jORal80cMsx0Lm)Tke8G^[email protected]*T7LAuiF8P條斯理的說:「趙姑娘,你那天偷進帳房,夫人可是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如果不是四妹兜著,你還有辦法在這裡嗎?」

他意有所指的眼神,讓如凡坐如針氈。

所以雲是為了自己?

「我必須回去!」趙如凡看著申屠杭,她不能讓雲替自己承受。

這時她才懊惱,是了,申屠家的帳冊,這樣珍貴的東西,雲怎麼會隨便給自己看,而不用費任何代價?

她能平安的從申屠家出來,是雲替她擋著,到頭來,她一身的武功沒有保護到雲,還一直被她保護著!

趙如凡喃喃的說:「是我…害了她。」被申屠雲濃情的表現騙了,她自己一個人扛了所有事情,而且打算不告訴[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H93fbaF7A4CA6BUw0r=#她!

「看來趙姑娘還算有良心。」申屠杭微笑,他看著趙如凡主動說:「如果你想回到雲的身邊,我可以幫你,但我XKYtP5X(YLnbyG)3!qA7b0kvxC9&t*WhN4%wrObXGG3F+yTerU更希望…四妹可以幸福。」

趙如凡警戒的看著眼前的申屠杭。

…二公子申屠杭看似溫和,但個性狡詐…

彩香曾經介紹過,她看著申屠杭,自己會出現在這純屬偶然,但是她知道,在大nNi3tTlgDPwF*pQS6uRwb4*[email protected]#e5Jlh戶人家沒有偶然,只有用心操弄的一切。

申屠杭的出現是為了什麼?

「看來四妹將你教得很好。」申屠杭笑說,看著趙如凡的臉:「而且她很疼妳,給你留了後路。」

趙如凡紅了臉,她不確定申屠杭的意思,但如果是自己想的,申屠杭難道知道自己跟雲的關係?

「二公子…說什麼如凡不懂…」

「我的意思是說…」申屠杭打開摺扇,靠近如凡輕聲地說:「你們一起了吧?四妹跟你,很親暱呢!」

趙如凡全身都緊繃起來,被人發現了!她警戒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申屠杭感覺到她的鬥氣,他卻鎮定地說:「其實我不反對喔!」

看著如凡迷惑的樣子,他笑:「只要四妹幸福,為兄我也是支持的,畢竟,你們也沒有做錯什麼啊。」他像是想到什麼,眼中的陰狠閃過:「只要不要被其他人發現,這個[email protected]*R$CYgrTUpI秘密我不會說的。」

聽到他這樣說,如凡心裡更困惑:「你想要什麼?」

「我要你回去,代替四妹比賽。」申屠杭說。

「為什麼?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如凡問。

「因為我心疼四妹,而你,不也是?」申屠杭說。

這是一個陷阱,如凡想,以申屠杭的能力,他不可能做不利己的事情,但確實如申屠杭所說,她想回去。

看著申屠杭,如凡有些遲疑,該回去嗎?

「如果不要就算了,既然四妹打算自己出賽,那應該是有3)%!VF^5i7Alu!syXD-NKtNA!t9_D(j!r7&6OAIOl0Mqa9gZ_0一定的把握,趙姑娘就不用費心了。」申屠杭也沒有勉強如凡,他起身,準備離開。

一旁的東青也沉默地跟上。

一步、兩步…

「等等!」趙如凡的聲音在申屠杭的背後響起,他微笑地停步,他知道趙如凡會上鉤的。

「那是什麼樣的比賽?」趙如凡問。

他轉頭說:「那是用生命拚搏的比賽。」


(圖/123RF)

申屠雲走進那間她厭惡的房間,罪惡藏在黑夜中,也折磨著她的心神。

她穿戴著華貴的衣服首飾,早已經習慣,甚至認同,把所有能利用的人事物,盡情利用!

這是申屠家,她是申屠雲,甚至,沒有什麼罪惡感,平衡利益,找出賭博裡面獲勝的方法,遊走在規則中。

但是記憶裡,如凡的出現,像是喚醒什麼,那種天真單純的模樣。

申屠雲看著送上來的狐狸面具,什麼時候起,她習慣了罪惡?

從出生起吧?

你們怎麼這麼殘忍?記憶中的有人這樣說著。

「因為,我叫申屠雲。」申屠雲輕聲地說。

看著銅鏡裡的自己,緩緩地戴上狐狸面具,代表黑色的冥狐,走到台上。

閉上眼,告訴自己,生在申屠家,她就注定沒有退路。

所以,微笑吧!她看著天上的月亮:「不能哭喔!」

她申屠雲怎麼能哭呢?

既然不能哭,那就笑吧!

感謝自己女子的身分,感謝這張臉皮,她的微笑,在滿是男人的賭徒世界裡面,還能有點魅惑的成分。

當台下的燭火亮起,她走上去,優雅的行禮:「歡迎各位貴客,來到申屠家。」

戴著面具,她漂亮的唇抿著笑容,像是月下的狐狸狡猾而機敏:「今天的拍賣會,要被拍賣的對象是誰呢[email protected]=*n9nwBM6d6!WT?」她說,看著旁邊的家丁拉開布幕。

一群男人被Gr#qXrt7ljR4#ADsHPz*apLv+-ezGWhDJ%oUOec8ad8#$09mDB關在一個鐵籠裡,她讓人請出一位白頭老翁,走上前,她友善地笑:「老伯別怕,在場的諸位都是能幫助你的,只要你如實回答幾個問題。」

那個老伯才稍微放鬆的點頭。

「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申屠雲笑問。

「我叫松大志,今年四十。」那個老伯說。

「那你住哪?」

「石家莊的南邊。」

「你為什麼想要參加這個遊戲?」

「我缺錢。」

「你要這些錢做什麼?」

「我家婆娘生病了,所以需要錢。」

「那老伯你缺多少?」

「不要怕,盡管開口,這裡的人能給你很多的錢,只要你付出一些代價,而且不會傷及性命。」

聽到不會有生命危險,那個老伯遲疑的說:「一…兩貫,兩貫錢!」

「兩貫錢?」申屠雲微笑地說:「這位老伯,若是沒有這個遊戲你打算怎麼辦?去礦場?還是做點針線活去賣?」

聽到她這樣說,台下有人笑了起來。

氣氛鬆快了許多,這時p=$459O=xwLzI%#U7#qqjjGb!1t5Qb4qgp8hb^[email protected]申屠雲才開口:「一文錢能逼死人,老伯,我們這邊不要你賣力氣,也不用你操心,只要賣掉你的痛苦就可以了!」

「痛苦能賣?」那個老伯驚慌的看著申屠雲。

「當然可以,而且這些人KCX6NyY-wC5^[email protected](U&B都想買。」申屠雲微笑的說,她對著台下的人:「老伯的底價是兩貫錢,在我們拍賣會的規矩,若無人標,兩貫錢的代價,就是砍去一根腳指。」

她讓人推出一台機器,看著老伯:nz8#4Y*3^isfWHN5NMM+10$Wf6UHF=cDaq0yFOMPdbgblVkSd$「你看,手起刀落,一眨眼的工夫,您就有兩慣錢,這可是您夫人的救命錢不是?」

「可是…」

「少了一根腳趾,你還能走不是?」申屠雲說:「況且這不是不得已嗎?您想想,若是在最有錢的人家,也頂多百文錢,等你賺到兩慣錢,一年都O4a#Ltpdc$aotQ0HooV0fMy5GSvo+NSeMVX1qO#[email protected]沒了,您躺在病床上的老伴,難道等得了這麼久?」

「可…」

「難道您的老伴不值得您的一根腳趾?」

「我…」

「既然您這樣遲疑,那也沒關係,您去旁邊想想,這後面KljQX5=p1U5wh3_aimdihIzhA_)InmnBn9Jc-Ri1k6ZjoR7&G(有的是別人想要做這筆交易。」申屠雲微笑,要讓人帶走那個老伯。

他們換了另一個人上來。

這次是一個男子,他一上來就想對申屠雲動手,申屠雲也不惱bZ5rD13l*-1JcdQv_qzvjd#9B)i=bqk4QDU)*ZN!qQqbgrYXpX,反而對他笑著,將引到台前:「這位公子,你缺多少錢?」

那個公子看著周圍,傲氣地說:「我要銀子五兩。」自從知道主持的人是女子,他就存有輕視之心,看她對剛剛那個老伯這樣IC^QFk%7WDAv%ervfstB#[email protected]$382ZN#c#s慈軟,他就獅子大開口。

反正這個女人也沒什麼好招,剁指對他而言,根本就不怕。

「既然公子要價這樣多,那也懂了我們的規矩吧?五兩大概是五根手指的代價喔!」申屠雲說。

那位公子點頭。

「那公子是要競標,還是直接來呢?」申屠雲和善的問。

「競標?」那個公子看著申屠雲。

「競標就是將公子的底價設為五兩,若是有人願意標下公子,將由那個決定公子Yuiz#oI((MQ-E+ijB8Gn(+dQV2-*[email protected]&!Zh痛苦的方法,當然,這是不會死人的。」申屠雲說:「我們有最好的大夫在旁邊,能保證公子性命無憂。」

那個宮子聽到性命無憂,他馬上點頭:「標!當然!」

因此,拍賣會開始了。

台下的人,清一色的都戴著白色面具,而以申屠雲為首的人,則戴著黑色面具,誰也不知道誰。

台上有個小鐘,敲一聲代表開始競價。

五兩,很快的漲到七兩、八兩…

最後,在十二兩定案。

一個男子標下了那個公子。

申屠雲讓人送上一個盤子,上面有十幾個木牌,送到那個男子面前挑選。

只見那個男子挑選一下,拿出一個牌子。

僕人把盤子捧到申屠雲面前,她從盤子拿出那個被挑出的牌子:「公子挑選的是爪刑。」

那個白色面具的男子點頭確認後。

申屠雲讓人按住那個[email protected])piel3gJJ4+=WX+)NFUhDSM09ITJouONzo公子,旁邊有人拿出一套器具,是極為漂亮的十根玉指套,有點類似女人用的護甲,但十根手指都有,而且造型大氣漂亮。

申屠雲舉起來,給眾人看:「這就是爪刑的刑具,戴起B0bTRUAYDv^(A3f&EKDwq!L8pTW1YN^A2WoY^sGAx1RQghVYU3來就像是爪子一樣,當然,也是因為你的手,會變成爪子,拿不動任何筷子或筆。」她微笑地說,面具下的笑容顯得殘忍而嗜血。

她讓人將那個公子按住,然後自己上前,那個指套前端有個小孔,她展示在眾面前:「各位可有看到這個小孔GxJH8UQ1!!g-bi6HL*xgGzPFboU=1dVKuP5lUw40ayf1+eld=o,當帶上指套後,我們還會帶上爪子,這樣才是完整的爪刑喔!」

她轉身,示意家僕按住那個公子,並且扳出他的手指。

「十二兩,公子只要痛一會,就有這麼多的錢,想必公子也覺得這筆買賣很划算吧?」

那個公子看著眼前的玉指套,套進他的食指,冰涼的玉質讓他吞了吞口水:「對!」

「既然是公子自願,那可怨不得別人,畢竟這是您自己選的。」申屠!*(pS3)L-0#@Y1%_=hsBHj0FMBCgsrGx2bNTav(w48xcbgaK+j雲說,示意人替那個公子套上指套,然後她拿出一旁的爪子,那是雕刻尤如獸爪的玉,只是玉的底連著一根針粗的鐵條,前端特別的尖銳,並有螺紋,在燭光下,散著寒光。

申屠雲拿著玉的一端,像是拿著一個特殊的鑽器,她oNDn_bfP!b$C!tNIf*&pg3fBqak*Oi3O4SOtC=-_$6lBj0*@YA展示一下後,讓人將那鐵針對準那個指套的小孔放入直到碰到那個公子的指尖。

「這位公子,你可怨不得人,錢是你自己要賺的。」申屠雲說。

那個公子在套上指套時,還顯得不怕,但當他了解那個小孔,還有那玉爪子是如何安裝時,他的臉色就發白了!

渾身顫抖,他看著台下,那一個個白[email protected](Ofv*^YIrs_U&sE%EMP)hA3uX7i9LLYTS色面具的人,都如同惡鬼,而申屠雲更是鬼中之王,為了預防他逃跑跟掙扎,他早就被手臂粗的麻繩綑綁著,根本不能動。

「人們常說十指連心,而指甲又是手指中d*$mLWnnK!n$^=IqrmsPU-7ANaumem2_5dcsNF2Rho91Qp1Nxz最敏感的部位,這針下去,會有怎樣痛苦的表情呢?」申屠雲聲音清脆的說:「讓我們拭目以待。」

聽了申屠雲的話,恐懼到達了心底,那個公子ydrHrX2CiC^7N1U)8kpB0hh*Lye0H8CfKygv8byCcMPm*Nouu6感覺到指尖的冰涼,然後他眼睜睜的看著,那根鐵針就這樣刺到自己的指尖,然後一點點的鑽進肉跟指甲裡面。

「啊!啊啊啊!」安靜的房間內,只有男人痛苦的哀嚎聲。

申屠雲嘴角噙著殘忍的笑容看著這一切,跟台下的觀眾們一起。

YWr42Vgn*[email protected]!UAf)JrhK=L%*[email protected]+Wu_(VVYe是一根手指,就如此的疼痛,那鐵針其實並不長,也就指甲蓋的大小,但帶來的疼痛,卻是能讓人撕心裂肺的哭喊。

這也是那群拍賣場的人追求的!

極致如同酷刑的痛苦,還有那痛到屎尿盡出的表情,而且簽了生死狀,是當事人同意的。

那種傷口只要養個一個禮拜就好,但那種痛楚卻會切入到靈魂。

「疼痛,會教會一個人什麼該做跟不該做,這個爪刑也是,原本是賭場用來折磨老千的手段,倒是叫%FF=&48)=osXIyyi7wxgaMvLV!Hj%MUJMIfI+Q5z%ekk4Pa$lK公子長見識了。」申屠雲冷冷地說。

將爪子安上後,家丁將那個公子的手舉起,讓周圍的人觀看。

只是一根爪子,就足以讓人痛到面白氣促,豆大的汗珠流下來,已經浸濕了他的衣領。

「繼續,總共要十個手指,讓這位公子不想當人,就好好享受當畜牲的滋味。」

申屠雲冰冷的聲音,如同敲在耳邊的喪鐘,讓那個公子慘嚎。

「幹!你這個賤婦、殺千刀!」不絕於耳的臭罵,卻只換來申屠雲的冷笑。


(圖/123RF)

她走到那個公子面前,攤開扇子掩口笑著。

「我們是做生意的,公子你開價,有人買,天經地義的買賣,這可是你心甘情願的啊!」申屠雲的聲音不大,但是在如此安靜的室內,卻清楚地gb7b^rKwthRCu0Sdbd3FV0lQO+Lxs6qqPd7tDGWXwbYU!=qw=&傳到每個人耳邊。

「你會不得好死!呸!」那個公子依然繼續罵著,甚至吐了一口唾沫,讓申屠雲閃過。

她無所謂擺手:「各位,這位公子肯定是痛迷糊了,我們就放慢調子等他一等。」申屠雲對著行刑的僕人說:「動作慢些,讓公子好好享受,畢竟FSWJt*+xJ+XHTcWjvAPmxra4u^)4og#Qb^PktLigZQqHYN4c#0十二兩可是大數目。」

僕人點頭,放慢速度。

更可怕的疼痛折磨那個男子,指插之痛,錐心之感,他痛到最後,根本無法咒罵任何人RgOtNW4m-$9vb+^o-^I#[email protected]@dEJqti^_3xzqP0=4,只能發出如野獸般的單音。

等到十根手指都安上了爪子,他已經痛到氣若游絲,甚至檔間濕了一塊,一股臭氣讓人捏鼻。

僕人舉起那個公子的十根手爪子給大家觀看,盡興之後,才將他的手又綁回去。

「看來十二兩真的難賺,這位公子,還請你卸爪。」申屠雲說。

僕人將那人的爪子徒手一拔。

「啊!─」那個公子慘嚎起來。

很快了十根爪子都被卸下來,展示在%w*8yXxk7V8GfZAkg_ahZ4X!%aMBv&hg!GRNCMkRxF0fu6f8JQ眾人眼前,原本的扇手如玉,那修剪渾圓而好看的手上,指甲蓋下有著一條條的血痕,看起來可怖又可怕。

一旁有大夫上前,替他上藥包紮,然後僕人將那男子架起。

將那十二兩塞進那男人的衣服內,申屠雲還是笑著行禮:「恭送公子。」

然後僕人將那個公子帶了下去。

這就是申屠家舉辦的拍賣會。

以拍賣別人痛苦為商品的拍賣會。

終於熬到結束,申屠雲摘下了面具,她還是不能習慣。

誰能習慣這種事情,把痛苦加諸在自己不認識的人身上,但她不得如此。

那些人,都是欠申屠家錢的e3uQHV$&nUTBcUQQ=3Ih^PFbc*_a*nCNYc2-$e5&*4z*LM*DQm人,這場拍賣會有四天,剛好分給現在成年的四個兄妹,剛剛看了一眼台下,她應該是最多人的。

像是大哥就不會這樣玩,他只會選擇把人丟到滿是蠍子的池子或者關進獸籠,讓獅子殺了那些人,三姊則是選擇各種[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4的兵器將人折磨死,說起來,她最佩服二哥,他會亂配毒藥給人,然後看著那些人中毒的慘狀。

以前,她不會覺得痛苦,因為那與她無關。

甚至會自豪,自己至少讓那些人活了下去。

可是她現在卻會害怕,如果如凡出現,或者如凡的家人出現,看到這樣的自己,她還能有這樣的冷靜嗎?

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申屠雲轉過頭,在人群中,有個戴著白色狐狸面具的女人看著她。

這人是誰?

她認出自己了?

不可能的,申屠雲安慰自己,不說他們兄妹身高差不多,這種宴會,她從沒有讓誰知道,但是那個戴面具-w8pL0ZJ-YBhb%$8P*68_F&cfo&gatblvZs!RbfDm3%dkHnGB^人卻看著自己,她的動作顯示,她認識自己。

然後申屠雲注意到那個人帶著她熟悉的頭飾,申屠家婢女的頭飾,她也曾給如凡戴過。

難道那個人是如凡?

她要克制自己要上前的腳步,但那個人卻跟自己錯身而過,看著那人離開的背影,申屠雲告訴自己。

是錯覺吧?

剛剛那頭飾上的鈴鐺響了,那不是她送如凡的頭飾,申屠雲嘲笑自己,她只是太想如凡了。

想念自己放走的蝴蝶。

申屠雲的動作,都落在申屠芻的眼裡。

「四妹口舌功夫又見長了。」申屠芻看著自己的妹妹,他一直摸不透這個四妹,甚至他會擔心,申屠雲有著其他兄妹沒有的特質,這讓族裡著長老都把眼睛盯著她,也讓4NbgOmBP8vHTLaUVErfDyOoD5t7&F#[email protected])ZSeEqIF!eyv)zI0自己的家主之位很危險。

「大哥,怎麼有空出來?」申屠雲C7(*22!m$hbGX+IZ-a)gemlHd4RbJgTw64DF4ts-R%unM90qB&行禮,但眼神卻戒備,申屠芻是他們四兄妹中,對家主之位最在乎的人,也是她最大的敵人。

「四妹不會這樣天真無聊,只是站在這邊賞月吧?」BOTIdIoaPMf*1SfQLzs30JI(lwRqPthXTfeaZ9Fd6^2sHMH0i#申屠芻猜測她的意圖:「該不會是在等妳的那位趙姑娘?」他思考著,申屠雲難道是在等趙如凡給她傳遞消息?

「趙姑娘已經跟我解約,她人都離開了,我只是無聊在庭院走走罷了。」申屠雲笑說。

「四妹真的捨得趙姑娘離開?你自己放手的?」申屠芻看著申屠雲,他當然知道身塗雲有喜歡姑娘的傳言,他推測著申屠23J_i9lWASiRz^%%qtOg2Oe*8H)S2Ufu)[email protected]=VnnK雲的意圖:「你這是要成全趙姑娘?」

「當然。」申屠雲微笑地說,卻被申屠芻打斷。

申屠芻諷刺地看著自己的四妹:「不可$iKEnxvtT2Ny-LtlJ#1iE%#fm(Nt95(aD#[email protected]能,四妹,申屠家沒有善良這種情操,否則玉旖梅對你不算差,你卻從不出手幫她一把不是?」

rsyZND6GVRJP!4d290i_#mf*t$A!#6MK+R0&V9%hc=NM*%PBl+「大哥這是再責備妹妹?」申屠雲挑眉,她知道申屠芻想從自己身上拿到任何消息,可惜,自己只是靈機一動的站在庭院,並沒有任何企圖。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如果這次比賽輸了,你便無力擁有自己的人生,申屠雲。」

申屠芻看似要走過申屠雲,在擦身時,卻突然說:「不要指望那個趙姑娘會來救你,她不會。」

申屠雲沒有說話,任由申屠芻走過自己的身邊,他經過時,晚上的冷風吹過單薄的身體。

涼颼颼的感覺讓申屠雲看著空曠的庭院,沒有任何婢女服侍的她,孤寂的站在庭院當中。

「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有點想她而已。」申屠雲悄聲說,說給自己聽,她只是想念如1#jPpa-mZOhRetTH=QMPx7lp3jerGm9Dca5PYXhg18fVtV3hb=凡,貪戀她身體的溫暖而已。

但申屠芻的出現,又提醒著她,玉旖梅對她的背叛,把她平靜的心湖攪亂。

心裡有個聲音不以為然的嘲諷。

喔?等到趙如凡一臉厭惡的看著你時…

在街上,說不認識你時…

你還能如此平靜嗎?

那聲音蠱惑著。

後悔了吧?

其實毀掉趙如凡,斷了她所有的退路,剪斷她的翅膀才是對的,只有這樣的人才不會背叛你。

你把一切給她,她會回報你嗎?

月色寂靜,她走到花園的池塘邊,看著池水映照的自己,她輕聲地說:「如果可以成全如凡,那很好的。」

申屠雲從袖中拿出那跟雲紋簪。

定情物嗎?

申屠雲苦笑,不可能的。

哪個女子會喜歡女子?她只哄著自己,就像是當年,玉旖梅哄著自己。

更何況,如凡的家人,怎麼會願意自己的女兒跟一個女人在一起?

還是申屠家這種,把人命輕賤的人。

申屠雲放手,看著那根雲紋簪落進池塘。

咚!

看著簪著落入漆黑的水中,就像是自己,在深不見底的潭水中,往下沉,直到沒頂溺斃。

點點的漣漪之後,水面平靜如鏡子,映著月。

她對著池水微笑,她會捨棄掉這份感情,因為我是申屠雲。

一旁卻有人走到她的身邊,她轉頭,看到熟悉的身影,一個外貌與申屠芻相似的公子。

「二哥?」申屠雲看著他,衡量著申屠杭看了多少,這會不會給如凡帶來危險?

「我有事情想拜託四妹。」申屠杭說。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日本FUNY迷你手持USB風扇🥺
讓你涼爽一整個夏天👉https://bit.ly/2C8EKV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