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她們並沒有時間多說什麼,剛回到雲院,大夫人就派人來說要參加那些宴會,並指定申屠雲要參加。

這就讓趙如凡更加迷惑,如果這樣多的宴會都要申屠雲參加,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刻扣她的用度跟衣飾。

富可敵國的申屠家四小姐,活得只比農家女好一點,這是什麼理由?

更讓她咋舌的是,在申屠家,要用什麼,都要透過賭博。

她親眼看著申屠雲為了晚餐,跟人賭骰子,要連中三把才能用餐。

…我從小就必須接受這種訓練,冷靜、穩心,在任何時候。

申屠家是精通賭博的…

這幾句話此時想來,才覺得無比的沉重。

宴會中,她看著亮麗精緻的申屠雲,心理卻有些悲哀,她親眼見到,如果不是申屠雲賭技高超,她真的能白衣素服去參加iO-VUs(ATd%6wMg1iZl+d41(=shhBltFkBnWNcU#Xk1^ej*&82宴會。

「彩香呢?」趙如凡問。

申屠雲低聲說:「彩香是夫人的人,稟報完,明天才會回來。」

趙如凡看著她:「那你身邊沒有任何的丫頭?」

申屠雲搖頭:「只有你。」

趙如凡狐疑地看著她,申屠雲卻神SUHL9=AN6BlDuj3VT9%DQfxnjm57bw1ILK1u4#DAEh%N)xSVcN秘的微笑,湊到她的耳邊:「為了想要跟你獨處,所以我把所有人都支開了。」然後她親了如凡一下。

趙如凡先是開心了一下,又突然想到,大庭廣眾的,這女人怎麼這麼大膽…

她看看左右,幸好女子這種說小話的行為並不是很突兀,她才放下心來。

「雲小姐?」一個公子的聲音傳來。

只見一個青衣公子他走過來,一臉癡迷的看著申屠雲。

「今天你還是這樣美。」

「左公子?」申屠雲禮貌的點頭,對他微笑。

一旁的如凡卻有些醋意,幹嘛笑得這樣溫柔,你就沒對我這樣笑過!

「如凡要有禮貌。」申屠雲微笑的說,然後輕聲地說:「等等你先去花園等我。」

趙如凡只好點頭先退下。

到了申屠家的花園,真的可以說是美輪美奐,她站在湖石旁,突然感覺有人要碰她,她一閃身,赫然看到了自己的師兄QgWD1AlgT4HL2!l9#cjC%&nZUFpdT#WduORnkZFQ(2R$%C9hw(,周武智!

「師兄?你怎麼會在這?」趙如凡有些驚訝。

「我是受人所託,來護送從申屠家的珠寶。」周武智說,他看著趙如凡:「如凡呢?你跟那女人…」

「雲小姐,會安排我去帳房,我們應該快查到我娘跟姐姐的下落zU86eK+6N#ePGrMwSKhNxPv$cCgVvh*&WlBE^eT#%*h_Y_hE=5了。」趙如凡說,她沒發現,當自己提到我們時,周武智的臉色變得很差。

什麼時候,討厭賭博的如凡,居然跟申屠雲這女人這麼要好?

想到申屠雲喜好女色的傳言,還有之前玉旖梅跟如凡的衝突,周武智就有些擔心,如凡該不會喜歡上申屠雲了吧?

應該不可能吧?

「如凡,你應該知道,兩個女子,是有違倫常的事情吧?」周武智看到如凡刷白的神色,他又加了一把勁說:「你想,你娘如果知道,你跟那種女人在一起,不只你的閨譽受損,你娘跟姐姐也會一輩子被ryJ-^[email protected]人瞧不起的。」

「師兄…」趙如凡看著眼前的男子,一直對她疼愛有加的師兄說出這種話,她卻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她喜歡申屠雲,但是若是娘跟姐姐知道自己這樣,他們還會接受自己嗎?

「周公子說笑了,如凡只是賣與我的奴僕,我怎麼可能會喜歡這樣的女子,更和況…」申屠雲突然出現,看著周武智,一臉V4gq#[email protected]=M6exrShlG*#[email protected]微笑,但如凡知道,她已經生氣了。

「這裡只有你我、如凡三人,若是她的閨譽有損,也是你說出去的,不是嗎?」申屠雲微笑的拿著摺扇,她腰上的蟲珀閃爍著金光,讓她看&QSs^2-2U&([email protected])7WzKMH+!7A9TUDxdiG7YS-rF!O#起來像是陰險狡詐的壞女人。

看著周武智申屠雲客氣的說:「周公子若想帶走如凡,只要taq&sGQ&e0v6jCvP+#qQ8%vCPI(qj2(pPvuC2qy9*Jrn2H=98=付了贖身銀子,盡可將人帶走,我申屠家可不是不講理之人。」

「師兄!」趙如凡看著周武智說:「我還要留下來找我娘跟姐姐。」

周武智看著如凡,深吸一口氣:「好吧。」他瞪著申屠雲:「你敢欺負如凡,我定要教你好看!」

申屠雲卻絲毫不怕,等到周武智走了,如凡才嘆息,拉著申1vJLw6eKdr7g#A72sBIgR*bRuq$GzYV_lyG3SnMV%2_4y#DufI屠雲到一旁:「你怎麼敢跟師兄槓上?他可是江湖前十的實力。」

「因為我知道你會保護我啊!」申屠雲笑說。

如凡看著她,不高興的啄了她的唇:「真該封住你的嘴,老是講這種氣死人的話。」

申屠雲挑眉,看著她:「誰准你這樣跟我說話的?」

「是,我的雲小姐,這樣總行了吧?」如凡對她行禮。

申屠雲親了如凡的頰一下才低聲:「真的把你寵壞了。」

如凡微笑。

「後天,所有人會去參加一個宴會,到時候我會帶你過去,但是我們只有一盞茶的時間,所以你必須要快。」申屠雲=oV^247hy5DgQGWZZA41Y^R=DgStE5i(@kv^B#CX-S$qf%c!pD說,她把地圖跟某個令牌都塞到如凡手上。

看著如凡把那些東西收起來,她緩緩的說:「讓人發現,我就是死。」

如凡愣住,她看著申屠雲「你…」為什麼把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我?

遠處有人喊申屠雲,因此申屠雲就交代了一些工作,將她支開。

如凡握著那些東西,緊張不已,手心都發熱了。

她轉頭去辦申屠雲交代的事情。

因為只是拿個東西,她貪圖方便就沒有點燈,卻聽到外面有人經過雲院的討論聲。

「這不是雲小姐的院子?」

「對阿!聽說她還帶一個女子回來。」

「你們說,雲小姐真的喜歡女人?」

「我看未必,說不定是障眼法。」

「怎麼說?」

「雲小姐是不想嫁出去呢!」

「不想嫁?」

「你剛來沒多久不知道,雲小姐,當初是不願參加那個遊戲,可[email protected]$!因為秋姨娘才願意去參加遊戲的,說起來雲小姐也是個可憐人…有那種不省心的娘親。」

「可她不是經營著永盛的賭場?」

「那也是她跟老太爺的條件,說是經營賭場的錢來補[email protected]%X#L*g7sD&bNXfJpr1Q*g(^OfGt+6!33QVO6秋姨娘捅出的簍子,要不是這樣,你看秋姨娘還能好皮好肉的在那邊顯擺?」

那兩個人說什麼,趙如凡已經聽不下去了,她愣愣地看自己的眼前。

所以申屠雲經營永盛,是為了自己的母親。

她很驚訝,那不就跟自己一樣?

抱著疑問的心情,她回到了宴會,卻正巧看到申屠雲在寫字。

酒醒一清風,夢斷窗殘月。

如凡雖然懂字,但她並不會寫,只是為了武笈上的講解,才會認字,但申屠雲的字,一手楷書渾厚穩健,結體略帶橫勢,很有個人風格,甚^fISVHpGp8MK&nsw+=yIL7icS!De*o05(7vH9hRK9p%yo#nZlz至沒有什麼閨閣之氣,讓人觀字就覺得,此人極有主見。

如凡看著申屠雲,手握著筆,自信沉穩的模樣,別人說什麼她都是這樣沉靜,站在人群vJX#(PJ%La-9kq9J6&o_HjqIkdw(UgM$AOclh0!7lW%mDE2FJq中看,跟站在申屠雲身邊是兩回事,從人群中看著她。

會覺得這個女人冷靜、神[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LLF=H9jBsA0ZE)nA^n)m秘,溫婉的氣質,還有她唇邊的淺笑,像是風雪中的寒梅,哪個男子不會為她傾心,不會被她的冷香迷亂?

但是靠近她才知道,她的冷漠就像是一堵牆,沒有找到正確的路,你永遠只能站在遠處觀看。

趙如凡很慶幸,自己是少數幾個離申屠雲比較近的人,但又不滿足這樣的距離,她想要貼緊著申屠雲,想要她只屬於自己,再不要2VYj*[email protected]&mM&qwA^$u&e$ILlB9HgZyfAz3uHzd4I4tLQVnXojMD讓其他人看到她脆弱柔軟的模樣。

「如果你是為了你娘,為什麼你要裝的好像自己是個壞人?」她偷偷靠到申屠雲身邊問。

「當壞人是我自己樂意的,更何況…」申屠雲看著如凡壞笑:「就算我MTuwqvE1hCH)O6fMb2UZ0dRT1XNjuBD^#[email protected]是為了娘親,也不需要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阿。」

「所以你…覺得我很幼稚對嗎?」如凡不快的問,她就是那個為了娘親鬧到她面前的人。

「挺可愛的。」申屠雲笑說,軟軟的倚著如凡,回到申屠家,她只用了一餐,到現在有些頭暈。

如凡身上有著乾淨的味道,那是染遍薰香的她所沒有的,平凡,其實是她所不能碰觸的。

她伸手勾起如凡的髮,拉到自己眼前,纏繞在指尖,她露出一個魅惑的微笑。

可我申屠雲,就喜歡碰觸禁忌!

趙如凡伸手扶著申屠雲的腰,剛剛又是彈琴又是寫詩,那些婦道人家就沒有一刻消停的,只是要挑選媳婦而已…

想到申屠雲萬一被誰看上,趙如凡就有些驚慌,她不快的說:「這種相親宴有什麼好參加的?」

申屠雲看著她:「吃醋?參加這個只示展示這些珠寶,夫人需要我替她推廣那些珠寶。」

敢情她是來推銷的?

趙如凡無奈,從懷裡拿出一塊點心餵到申屠雲嘴邊。

「我不…」申屠雲轉頭。

「這是我從廚房拿的,我自己吃過,沒毒。」如凡說,看著她放心地吃下,心裏掠過一陣疼。

回家不是應該要開心嗎?

家,不是應該是全世界最讓人放心的地方?

她為什麼活得如此小心翼翼。

「如凡,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申屠雲說。

如凡點點頭,扶著她回去。

有些故意的站在申屠雲的左邊,把那個要追上來的左公子擋住,讓申屠雲看不到他。

雲脆弱的一面,只要交給我就好,趙如凡想。


(圖/123RF)

申屠雲告訴她,為了獨處,把所有人支開的話根本是假的。

打聽清楚後,趙如凡瞪著申屠雲,她根本就是為了自己娘,把所有的用度減到最低,甚至連吃食都被苛扣,[email protected]@U(GPN#@nd0C1nDn&6FJm6k)pHq&BgYNPN!tJP*只為了補當初秋姨娘被人哄著,騙了十幾萬錢的賭債。

她看著申屠雲,不懂這女人是什麼養氣功夫,為什麼就這樣沉得住氣

「你為什麼不說?」

「說什麼?」

「你根本就不是為了跟我獨處,而是為了你娘…」

申屠雲卻吻了她,很熱情的那種,早晨青鹽的微鹹滋味,還有申屠雲身上的香氣,讓如凡迷亂了一下,但她很快就知道,那是申屠雲要轉移話題的伎-xX+KMp0Eaip)[email protected]!A#^&bdCedCrf(!u5+G0Q%xK)ZJ倆。

她乾脆抱緊申屠雲,將她整個人抱坐在自己腿上:「你為什麼要這樣倔?」她問申屠雲,明明她是這樣一個懶媚的女子,有這樣好的頭腦跟眼光,在永盛吃香喝辣,y!q!uT_^392Dqi0qMTqWovi1+3#hV&x(@$&%Nm5bWPu&*rqfKE使喚著一堆人團團轉,但一轉身,就活得像個苦行僧。

明明委屈又不講!

「如凡,我不這樣倔,早就死了。」申屠雲享受著她的吻,笑著說,心裡卻有些酸楚,這麼多年來,終於有個人看到_No3%8VZzik$=+A63=JWut6dq)[email protected]^o8#AFA自己的委屈,並露出心痛的表情。

申屠雲卻覺得已經夠了。

她不願把自己當成苦旦,現在的日子不論富貴貧窮,都是自己選擇。

自己選擇,自己承受,她覺得很公平。

她吻著如凡2vSIdo([email protected]=_VwsWf7fsGCTnG=97ySnbb7bW,一點點地輾壓她的唇,勾引著她的舌與之交纏,兩人的氣息越來越粗重,她忍不住的伸手摸著如凡的手,然後慢慢往上到肩膀,如凡也簍緊她的腰。

「四小姐…」遠處的腳步聲分開了兩人。

打開門的小婢女,看著申屠雲正在用早點,一旁的如凡則站在旁邊。

「知道了,我用完餐就過去。」申屠雲說。

負責通知的小婢女確認後,就退離了雲院。

這時如凡才轉過頭,她順著申屠雲招手,走到她面前。

「先裁翡翠裝成蓋,更點胭脂染透酥,vZirn+FDPgtWin+HdJjwHt25Q#^5atr#xjaO(P_6(%MADvASx4如凡你的唇這樣…很可口呢!」申屠雲伸手,將如凡唇上的胭脂抹勻,她微笑,那一點紅在自己的指下,模糊的擦出一道粉色,就如自己染了如凡一樣。

她多希望能像這胭脂,在如凡的人生染上一抹粉嫩春色。

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找到了名單,就是如凡離開她的時候。

她甚至壞心的希望如凡不要找到那兩個名字,這樣是不是如凡就能永遠的陪著自己?

申屠雲微笑,但卻在心裏,把那個貪婪的想法斬殺,她不願意在如凡眼中,有一點卑劣,既然如此,她只能賭。

賭自己從一開始的勾引誘惑,還有如凡的承諾。

雖然她自己知道,敗局已定。

宴會中,申屠雲依然扮演著交際花的角色。

周武智在宴會中卻很不快,他原本就是受申屠夫人所託,等三日的宴會結束後要護送那批珠寶。

但是看著申屠雲跟如凡親密的模樣,他就覺得噁心,這種妖媚的女人,他不該讓她們太靠近,染髒了如凡怎麼辦?

可是為了如凡的娘跟姐姐,他還是忍下來。

更刺激他的一幕卻是,如凡居然拿出一塊糕點,餵進申屠雲嘴邊,而申屠雲吃了之後還舔了她的手指,如凡卻一點都不生氣,用手指輕壓著申屠雲的唇,然後用帕子替她擦嘴之後,在申屠雲轉身時,她居然將手放在自己唇上,像是在吻申yVwR6gI#M9rWOs=VruKR36HPfvlPXygpSHPdQPFQrcD7vxjh=8屠雲的帕子!

看到這,周武智覺得一陣妒火中燒,趙如凡已經喜歡上申屠雲了!

不行!我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

忍不住的,周武智又找了落單的如凡。

「如凡,你不該對那個女人這麼親密!」周武智氣急敗壞的說。

「師兄?雲她不是…」趙如凡皺眉,她看著周武智解釋,但周武智已經聽不下去,他瞪著如凡Jnbr)%)VVRdP*xH)e&ge6HQbfS60BqFWPDSjA2IuVzYZjPDST=:「你一定是被那個女人下藥了!或者下蠱,不然你怎麼會喜歡上這個女人?」

如凡看著他,qCtlM3CT2NYForVKndSi*DY-67!*[email protected]心裡不高興,她的心事被點破就已經很羞窘,但是周武智這樣說,卻讓她不快,你根本就沒有了解過申屠雲,憑什麼說她不好!

周武智看到如凡敵意的神色,才冷靜一些,他哄著如凡:「如凡Ien#MGH3z3fbJUZFchzzLnGb$*^gh1hQRcpN9%aDe8yZ#X(C4*,你只是迷惑了,畢竟關係到你娘跟姐姐,你只是太想要找到她們,所以在討好申屠雲不是?」

是嘛?如凡問自己,什麼時候她忘記自己的初衷?

是為申屠雲心疼,她把所有人都支走的孤獨?

還是她為了自己娘親,那種子女盡孝的同命感?

還是每次她親吻自己時,那種快樂的感覺?

她不知道,但就是喜歡上了,然後就沒有辦法忘記。

但是周武智的話,卻也提醒了她,她有可能中蠱嗎?

不然她怎麼會喜歡上同為姑娘的申屠雲?

「看[email protected]&6Dk__#5!(@[email protected]**8(thpffnD來這位周公子高估了小女子,我申屠雲精通賭術,可不會下蠱製藥。」申屠雲微笑的走到她們中間,隔開了如凡跟周武智。

如凡走過去,申屠雲順手牽著她,只是這樣,她就安心了下來,那種驚慌的感覺也消失了,她恨不得能抱緊申屠雲,把她柔軟的身子揉進體內,不i9D(FEO5%0k7jSk*xd$K7*0r(y+m5TodVO!rKegegHCKNJSd-d許有一點分離。

「雲小姐,你什麼意思?」周武智看著如凡,自從申屠雲出現,如凡就癡迷地看uamne8&(hqJkDRXYWM1n&jE^XAQFcf726&Gf5KyardTPr33xAt著她,眼神中的戀慕讓周武智不快。

「就是這個意思。」申屠雲kB_S$zLCDWIwX&mAb$qY1sM07BfOwB*QdWyF9#[email protected]說,她勾過如凡的下巴親了她一口,看著如凡欣喜臉紅的模樣,申屠雲轉頭看著周武智耀武揚威的說:「如凡喜歡誰,很明顯吧?」

「你有辦法保護如凡嗎?看看你自己申屠雲,你都還需要人保護,跟著你這種人,如凡早晚會受傷的!」周武智-6B2u%THb2dXVrhn!lz^GU4TrBKaxqKQJKtiOG+FEW!ORdH_9%說。

「周公子,女孩子的芳心,可不是武力高低能決定的。」申屠雲微笑的看著他。

「申、屠、雲!」周武智一拍桌就要抽刀。

周武智一露出殺氣,如凡馬上把申屠雲護在身後:「師兄,你要做什麼?」

「不要這麼生氣麻,周公子,如凡喜歡我,也是正常,畢竟我比你漂亮多了。」申屠雲壞笑。

看著申屠雲媚OdBpRme#)#)BbNK9DwBPffXR_W6ZF2ly1nN&0R94(AziXzR75&笑的倚在如凡懷裡,笑得放蕩的模樣,周武智覺得額上的青筋又要出來,氣得兩掖生痛,偏偏如凡卻只顧著申屠雲這個妖女,絲毫沒有注意過自己這個師兄。

周武智看著她們,知道此時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他只能轉身,等如凡找到NFZHZ#%AZu5fucHhgLZ%by^c&9TYbE%FKva^7lFQ+9XLHfU7Jj了名單,他再出手好了,他看著申屠雲被如凡護走。

哼!就讓妳再囂張一陣,等如凡拿到名單,他就殺了申屠雲!

這樣…如凡就會清醒吧?

周武智握緊拳,站在宴會的角落,恨恨地看著如凡把申屠雲護走。

那個女人憑什麼?

女子本就應該跟男子在一起,如凡為什麼會被申屠雲迷惑!

如果今天,追求如凡的是申屠家的公子,他就算不甘心,只要如凡幸福他願意放手,可為什麼,偏偏是個狐狸精似dHJ0fM$XxfJU*l(%#e=Kw7X=j5YXDgDRff22iFF_WV!rAmRhwV的女人!

如凡,你趕快清醒吧!周武智在心裡喊。

他憤恨的模樣,卻被一旁的一雙美目看到。

「你是為娘親護送珠寶的周護衛?」一道好聽的女聲傳來,冰冷的聲線,還有她一身華麗的衣裳。

「雪小姐?」周武智認出,此女就是申屠家的三女兒,申屠雪。

「周護衛怎麼會跟四妹吵架?四妹身旁的那位是周護衛的親舊嗎?」申屠雪問,一張面容如冰雪雕就,氣質霜華。

「那是我師妹,可是跟雲小姐…」周武智說。

講到這,申屠雪皺眉,她點頭有些難以啟齒的說:「我知道了,讓您見笑了,不如我讓夫人把您的師妹贖出來?」

「不,先不用…我的意思是,如凡很堅持要留在四小姐身邊。」周武智很困擾的說。

先不用?

申屠雪心裡捉住這句話,看來四妹真的在計畫什麼,否怎麼會有這個「先」?

她微笑,看著周武智:「或者你們有什麼困難,如果有小女子可以幫忙,周護衛可以提出來。」

「…不,謝謝雪小姐的好意,我有事先離開了。」周武智拱手行禮說。

看著周武智離開的背影,申屠雪卻微笑了起來。

「小姐,四小姐恐怕在計劃什麼。」申屠雪的貼身侍婢說。

「是啊!我這個妖孽四妹,什麼都會,可討人喜歡了…」申屠雪冷笑:「派人盯著雲院。」

申屠雪看著桌上的茶點:「四妹啊!四妹,好好的嫁人,你不願…那就莫怪申屠家狠心。」

她拿著筷子,插入那柔軟的桂花糕,像是插進申屠雲的身體。

身為申屠家的子女,你居然妄想逃出去,那就太愚蠢了!

四妹,你可以逃,但你逃不了!

申屠雪將雪白的桂花糕,送進鮮紅的唇中,糕體染了胭脂的紅。

像是申屠雲流血了一樣。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2016年年底,台灣立法院朝野黨團紛紛提出婚姻平權修法草案🌈同志權益露出曙光,社會上卻出現一波波的反同聲浪。

三對不同世代的同志伴侶,也有各自要面對的難題,相愛相守超過三十年的王天明和何祥,正經歷著疾病的考驗;Jovi為了女兒的權益,和新伴侶Mindy把多數時間都投入在爭取婚姻平權的運動中;阿古從澳門跨海來台,和男友信奇共同生活,創業的困境、向父母出櫃的壓力都考驗著他們的感情…

🎥《同愛一家》電影傳送門👉bit.ly/2WQeN4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