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我不叫雪瑤,我叫趙如凡。」趙如凡說。

申屠雲看著她:「然後?」

看著申屠雲了然的模樣,雪瑤在心裡打了一個勾,她果然早就知道了。

趙如凡苦笑,她都能知道自己賣了籌碼的價錢,又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

「那一行人裡面,有一個人是我的大哥,趙如虞。」她看著申屠雲眼神請求:「能請你放了他嗎?」

申屠雲對她勾勾手,讓她過來。

在雪瑤…呃是趙如凡面前,申屠雲總是會露出骨子裡比較調皮誘惑的一面,她壞笑的看著趙如凡警戒的走過來。

直到她清秀的小臉湊到自己面前,申屠雲看著她魅惑一笑然後說出自己的答案:「當然不行。」

背拒絕的趙如凡抗議:「可是我幫你找到假籌碼的!」她用眼神說,總可以給點獎勵吧?

申屠雲湊到她臉旁低聲地說:「謝謝喔!」然後親了她一下。

趙如凡看著她:「就這樣?!」

「就這樣。」申屠雲理所當然地說。

她走到那二十一枚假籌碼面前,從自己的袖中,拿出一個袋子,袋子拿出一個黑色的石頭,她拿出那個&eP8U#y=YzC*4CjF%#49HW+k=OzRQhYExoYRJ=gne7kn7eg&3y石頭,往那些籌碼那掃過。

咖!

一個籌碼被吸了起來。

「你早就有防範的手段了?」趙如凡呆呆地看著她動作,所以申屠雲在玉裡面還裝了磁石?

「對。」申屠雲拿著那枚籌碼笑說,把籌碼放到真的籌碼盒裡。

「那你為什麼不說!」趙如凡瞪大眼,她為什麼還藏著這一手?

「一個賭徒不會Sa8i$hNrTub=U7jJ!C^^)&=lEYc+ffWHrOHh(2PAhHrzn1(eLO在第一把就把底牌亮出來。」申屠雲說,她拍了拍如凡的臉,看著她呆愣的表情,總覺得她很可口,她忍不住舔唇。

趙如凡卻覺得可怕,她問申屠雲:「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因為要找出自E5g%LOQyJJxWDS6wea=zUjzMhgrwRm5^0sTuWKHt$a81CVlRt4己娘親跟姐姐,所以化名混到我身邊,以我好女色的傳言,被哥哥哄騙進賭場?」申屠雲承認:「對,我知道。」

「那你還讓我靠近?」趙如凡不解的看著她。

「有呆子送上十年為我工作,為什麼不賺?」申屠雲問,她在那些假的籌碼中找尋著。

「你就不怕我別有居心嗎?」趙如凡忍不住的問,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大膽。

「那你打算怎樣?毀了申屠家?還是毀了永盛?一把火燒了這裡?」申屠雲看著趙如凡問。

看著她這樣有把握的模樣,如凡忍不住的問:「如果我真的做了呢?」

這句話讓整個房間陷入了寂靜。

趙如凡看著申屠雲,她還是那樣的淡定,那麼可恨,什麼都無法動搖她嗎?

「我知道,你做得出來,也做得到…」

申屠雲一邊說,一邊在假籌碼中找尋著,她拿出其中一枚假籌碼,走到趙如凡面前,看著她,兩個相似的女子面對面,眼中有著同樣不屈眼神wtYh9IDB$Bs9m(X5mAbX7fBC2k8O7g$&_HRYp^JA-ad4C(DbLP

只是趙如凡知道,自己是寧死不屈,但申屠雲卻是極有把握而不需要屈就。

「你有辦法面對嗎?」申屠雲的聲音傳來,她看+lB))vMOxcR+q_1v#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q$=6CrhE著趙如凡:「申屠家族上下百餘口人,其中僕人、員工更是上千,這些人只要有一個,一個人走到你面前,說你是殺了他親人的兇手,你受得住嗎?」

我受得住嗎?趙如凡問自己。

申屠雲把玉往地上一丟。


(圖/123RF)

一聲脆響,那個玉籌碼碎了。

也像是趙如凡的心。

如果有個陌生人站在自己面,哀傷的說自己害死了他的親人,她monnRUP#!K2wlqPHj8d([email protected]#=YpLuVOtvN_(u#[email protected]@&q確實無法承受,她看著申屠雲,她嘲諷的眼神中,像是告訴自己,她經歷過這種事。

這是一種怎樣的愧疚跟不解的心情?

光是想像,就讓趙如凡很難受,那申屠雲呢?

她突然想到,自己不也曾這樣站在申屠雲面前指責她嗎?

申屠雲撿起其中一塊,走到趙如凡面前tao39KeMbv=OOn-vcnVbiBO^f)z3-W82Q8q_r*HHim6EidVzF7,拉起她的手,把碎玉放在她的手中:「你的家庭支離破碎,你忍心讓別人的家庭也支離破碎嗎?」申屠雲握緊她的手。

看著趙如凡呆呆的任她擺布,申屠雲微笑的說:「那NK+F5YcDazXLgwxKqLb1EgN&pu63RHyHhOz*r!!J32h-R^Bv!y些人甚至跟申屠家沒有任何關聯,只是來工作,就像你這樣。」

身為一個r9dS1s#[email protected]@dvY)=rk%%HOxORyvB5nRu(V3(Bie-ZSe$1賭博世家的小姐,申屠雲習慣了用語言去掌控對手情緒、心理,影響控制那個人,也等於控制了輸贏的結局。

趙如凡感覺手中一痛,玉片割破了她的手,她張開手,手中是qyxNu35zM4i)6NxrG(B$!WO57+26zx5erWv9kA)qG(W2S$C(c=半塊碎玉,染了她的血,雪白的玉跟殷紅的血,形成強烈的對比。

耳邊傳來申屠雲輕蔑的聲音說:「可愛的趙姑娘,你以為在賭場半年,就已經是見過多大的場面了?」

而申屠雲也撿起另外半塊,她割破了自己的手。

「我答應$uNSBxprYRn4Ryhg(oQ4mXBD7kSVYDshmBBVa(+77h1Dt9Ut33你,將你帶回本家,讓你在我申屠家珍貴的庫房,查找你娘跟姐姐的來源,但這件事情結束後,你就必須離開,你答應嗎?」申屠雲看著趙如凡,伸出自己帶血的手。

趙如凡忍不住的點頭說:「諾。」

一雙帶著鮮血的手握在一起,象徵她們的誓言。

趙如凡握著她的手,兩人手中的溫熱相貼在一起。

但是申屠雲,我會帶著你離開的。

趙如凡在心裡偷偷地說。

最後,申屠雲還是放了趙如虞,只是打了他一頓。

當彩香知道,申屠雲要帶著趙如凡回本家時,她不太贊同,但也只能從命。

她給趙如凡介紹申屠家有哪些人。

「申屠家,連小姐目前能主事的只有四個主子,再上去就是老爺跟夫人。」彩香一一介紹了申屠家的所有人。

「申屠家在小姐這代,大公子申屠芻平時都板著臉,個性狠辣凌厲,二公子申屠杭看似溫和,但個性狡詐,三小姐申屠雪是個冷人,至於下@[email protected](H4AXi)sPptNT(N2=IlC$+AsMfYVTDt#ptnA_a*D-6HVd+面兩個妹妹申屠雨跟申屠曇,則是年紀還小,但也有申屠家的作風。」

「大公子跟二公子你不用擔心,我們都會在內院不太有機會碰^*(nHUx-8MDYotoi^kE22m(Sd8F$Kr9YxoD#_DSo=K30#jgR6H面,但是跟其他小姐時,小姐不會吃任何東西,必要時,你必須替小姐擋下。」

「為什麼?」趙如凡問。

「申屠家有人想要取小姐性命。」彩香說。

「誰?」趙如凡問。

「不知道,或許是夫人,也可能是三小姐或者其他,總之,申屠家跟其他家族很不同。」彩香說。

趙如凡還想問,卻被申屠雲打斷:「到了不就知道了。」她對趙如凡勾手:「過來,我累了。」

趙如凡默默進了馬車,她坐在車內,旁邊是申屠雲,被Qnn+&2cL^DU6Z&mxD6=fwfZ*@G5N&jwT$e8E-ni#Rw=BXXN!w-她當成靠墊,現在是冬天,申屠雲的腿貼著她,讓如凡不得不摟著她柔軟的身體。

「替我揉額頭。」申屠雲給她一罐薄荷腦油。

趙如凡只好讓她靠在自己懷裡,然後用手沾了一點,雙手替她揉著。

這樣的姿勢,她可以清楚看到懷裡的申屠om)&*zTSpu6ZQtdM)SGyVbnnAfX!$fD)5PQ^Kl!!_gbu5ZE02w雲,她忍住又看向她的唇,數不清第幾次,她想親吻申屠雲,但是又不敢,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為什麼她會喜歡上這個女人。

明明有比她更好的人,可是申屠雲的聲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樣,讓她像條忠犬,整天就是待在原地,隨時準備Iz0*NB4Bz!d^qCm3v9$R2Qm30lgnEwr2J-^R4ZEo!UhUh&Z2M1被深屠雲使喚。

「你想親我?」申屠雲問。

「對…不是!」趙如凡紅了臉,懊惱的看著申屠雲壞笑的模樣,她乾脆傾身,吻住她,省得她嘴裡!AL!51Z$YXQOXDJuqfa2CP*[email protected]^%87XEV^9VJ4又說出什麼氣死人的話。

申屠雲卻也不反對,只是由著如凡在自己的唇上,享受著這所剩不多的溫柔。

到了申屠家,她看到申屠雲從馬車下來後,居然把所有首飾珠寶都脫了下來,交到+yoZym10*sSnG&Ta9Ee^tnomE0orJVNPk8HPXmsINk^h2w)vaO一個樸婦捧著的盤上,旁邊還有人在清點。

她傻眼,看著申屠雲跟彩香都一臉習慣的模樣,這難道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但是更過分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之前,趙如凡曾經覺得,申屠雲如果不要打扮的這樣華麗,說不定更加清麗。

也如她所想,卸盡釵環的申屠雲,清麗的不可方物,但她已經摘下身上所有的首飾了,但那個樸婦卻沒有放過她。

「夫人有言,所有首飾都是公中,小姐贏得比賽可以配戴,但小8^[email protected])18i#I3bZI9mp%ionc)3np#CecycMJRMtJqlgLv4姐自行放棄,那便什麼首飾都不可戴。」她說完,便拔去申屠雲頭上的最後一根簪。

把簪拔下,一頭青絲落了下來,彩香卻轉過頭不忍看,當眾脫簪落髮,那相當於裸身於眾,是對一個jGx)Sfnj5rGM4_x$8WOK2r)(ZYRR#pmBWJ6xKJ=G(A0A3%-9El女人極盡的羞辱。

其他的僕人,不是嘲笑就是掩面覺得丟臉。

但申屠雲依然滿臉的冷漠,任由她們剝去自己的身上的首飾。

雖然已經到了內院,周圍都是女子,但也不該如此。

如凡皺眉想,她脫下自己身上的披風,蓋住了申屠雲。

「黑!你這個生面孔!這披風也是公中…」一旁的樸婦想要上前搶,卻被如凡抽刀擋住。

看著眼前白晃晃的刀子,劉媽遲疑了。

「劉媽別說瞎話,就這織工布料,連申屠家的下人衣服都不如,怎麼可能是公中的。」申屠雲冷然的說,她看著如凡苦笑,fr)mS1p0ZHvrWXbt_3%w=hX4NLsp#X71O(hJ$JuA2qax)(WnT_在她替自己繫披風時,低聲的說:「好姑娘,總算沒白疼妳。」

如凡忍不住的輕掐一下申屠雲的臉。

「這位是小姐的侍婢吧?」劉媽看著趙如凡,眼神在如凡身上刮著。

趙如凡敢打賭,自己身上有超過十文錢的物品肯定會被收走,幸好她的物品全部都是外面買的。

「如凡是秋姨娘給我的侍婢,不屬於申屠家。」申屠雲說。

劉媽發現自己拿捏不了申屠雲,那個侍婢又殺氣騰騰的看著自己,她只好暗罵幾聲,言語刁難了幾句才放人。

到了申屠雲的雲院,如凡看著房間簡單到可以稱做清貧擺設,這是那個奢華女子的房間?

「不用懷疑,就是我的房間。」申屠雲說,她走回自己的房間,卻拉開抽屜,卻發現自己連髮簪都被人收走了。

如凡走過來,看到她散著髮找髮簪,她突然想到自己上次買的雲紋簪,她拿了出來。

「不介意的話,用這個吧。」她看著申屠雲走過來,忍不住說:「我幫你。」

申屠雲點頭同意:「麻煩了。」她坐在椅子上,讓如凡替她挽髮。

看著鏡子裡認真的如凡動作,她開口:「一綰青絲深,如凡,你不怕這一綰,我賴上你怎麼辦?」

結髮夫妻信,一綰青絲深。

綰髮,是結為夫妻的儀式,也是相守一生的承諾。

如凡想到這,手停一會才繼續替_0-W)uKYB+DG&59yRd7dFcc4jJ-3=OwBw0JHXI&Y0fw_0!v27J她綰好,簪上了那根雲紋簪,原本只是她在街上買的,但是冥冥之中,卻好像自己注定要陪在申屠雲身邊。

看著申屠雲白皙的脖頸,白嫩的耳垂,她忍不住的低頭說:「我願意的。」說完,趁著申屠雲發呆時,趙如凡[email protected](z4nw#[email protected]*CFQ%GtVIK5_!uR2z6G&K*O4bD親了申屠雲的頰。

難怪申屠雲喜歡這樣調戲自己,看到她呆呆任由自己索取的模樣,確實有種快意。

她願意。

申屠雲愣住,趙如凡是說真的,她是與自己說笑吧?

她們都是女子,自己在申屠家更是一貧如洗,趙如凡卻說,她願意,願意什麼?

她真的知道自己許下的是什麼諾言嗎?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在美國愛達荷州的首都波夕,一個很不尋常的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這座城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美國最大的代理孕母重鎮,導演貝絲艾拉緊跟著四名身為代理孕母的另類媽媽,以及她們肚中小孩的親生家長,從她們的懷胎過程中🤰發掘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對於無法親自生子的家長們,代理孕母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令他們也能享受獲得「好孕」的無比喜悅👶

🎥《祝你好孕》電影傳送門👉bit.ly/2WdeDEl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