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膽戰心驚的滋味並不好受,雪瑤也就是趙如凡心想。

但是為了娘跟姐姐,她無數次從夢中驚醒,想著自己就要拉住她們的手,她們卻消失了。

賣身給永盛的名單,她已經買通帳房先生看過,沒有母親李金花跟姐姐趙如全的名字,恐怕用的化名。

她不能再等了,拿著那兩千貫錢,被發現也沒關係,她只想找到自己的家人。

但是當她要找申屠雲時,卻聽到她已經回本家的消息。

她咬牙瞪著空空的房間,最後,自己還是什麼都不能做嗎?

整整兩個月,她等到的只有申屠雲的口信,指示著永盛賭場,她卻不見人影。

她坐在酒樓,除了等待申屠雲她也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滲透申屠家?

偷溜進去?

不可能,她不知道申屠家族在哪,她只能等待申屠雲,只有她才是自己的蜘蛛絲。

但她沒有想到,這一等,就是從秋涼的jJ7t0kqd^W)8c&8SE(TL+tf5*GkgsFw=V_([email protected]八月,等到了一月開春,她沒想到自己會這樣想念一個女人,到了望穿秋水的地步。

終於等到了申屠雲的馬車,雪瑤站在人群中,眼神熱切地看著彩香走了出來,然後她被點名,在眾人的面前。

「雪瑤。」彩香喊。

雪瑤走上前「彩香姐?」

「去抱小姐下車。」彩香吩咐。

雪瑤點頭,她走進馬車看到的,是申屠雲更加精緻的衣著,還有更憔悴的容貌。

她走上前,抱著申屠雲下了馬車。

比起上v_GW73)xV6k(_iUNDNBJAG0va+Qua(+GO6Kdg$mC7rV*+0t(9X次,她的體重沒有什麼減輕,但人卻更憔悴了,看著申屠雲臉上,連水粉都蓋不住眼下的青,她有著一點惱怒。

她不最嬌貴的千金小姐嗎?

怎麼連睡覺都不好好睡?

不對!我幹嘛心疼這女人?

雪瑤皺眉,我現在最該做的,是問出媽媽跟妹妹的下落才對!

到了申屠雲的房間,雪瑤熟悉的把申屠雲放到床上,然後才說:「我有錢了。」可以跟你買娘親XzVxsgP%[email protected]$z0Zst%0d=G*!D!oh2Lrv$c_YYQ9&fGPO跟姊姊如全的消息。

申屠雲閉著眼嘆息一聲才說:「知道了。」

隨著她的吐息,濃郁的香氣吹到雪瑤臉上,這香味讓她皺起眉,但思緒還沒組織出一句話,申屠雲已經打發她了。

「明日再說吧。」申屠雲說,她現在只想好好睡一場。

「好。」雪瑤看著申屠雲躺到床上,替她卸了釵環。

她看著拿下來整個人輕了一圈的申屠雲,戴著這些有什麼用?

拆了髮,那一頭黑絲散了下來,申屠雲的眉頭鬆了,雪瑤替她蓋好被子,看著她!GSu8Blajs(NKt$edP_sr6eT3)E5#)#qXsm32$hxMhML*jD)X9疲憊的模樣,輕聲的說:「你真奇怪。」

感覺申屠雲不愛戴那些東西,但又不得不戴。

但她並沒有要申屠雲的回答,只是自己關上門,跟彩香打了招呼後離開。

而床上的申屠雲聽到她離開後,露出一個虛弱的笑,然後才閉眼,沉入夢鄉。

隔天,雪瑤進了申屠雲議事用的房間,今天她的打扮樸素了些,但比起一般的人家還是華貴無比。

「你有錢了?」申屠雲問。

「有。」雪瑤點頭,她把錢袋放在桌上:「兩貫,我要姐姐跟娘親的消息。」

一旁的彩香叫人過來點,申屠雲只是看著她「這錢…」

「是我存的。」雪瑤說。

申屠雲點頭,讓彩香把錢收下「走吧!」她說。

兩人走出了房間,七彎八拐的DScY4y#7xl$QXWAwGIW7bGlAG*jO1758&-6w9D!(IRul%%csZ%走到別的街道,來到一間小商鋪,雪瑤看到申屠雲對著管事秀了一個牌子,管事點頭行禮後,兩人走進了商鋪。


(圖/123RF)

地下居然開闢了一個靜室當賭場,這女人怎麼去哪裡,都有賭場給他經營,雪瑤忍不住的想。

「你娘跟姐姐的名字知道嗎?」申屠雲問,但她其實還有些頭暈,回到本家,對她而言是一種折磨。

不管是肉體還是精神上,因此,來到永盛,她反而因為可以鬆泛一下,身體反而虛弱了起來。

「我知道。」雪瑤看著眼前的申屠雲,她知道自己走路像極了女鬼嗎?

這種步伐虛浮的走法,讓雪瑤主動伸手牽著申屠雲:「你走路還在飄呢!你[email protected]*cvsYqGDD5U=S!iuDHNd1SlVz0!+Y#Ar^ocb6jfBH到底去做什麼了?」不是錦衣玉食的小姐嗎?

為什麼她一別半年回來,人卻更瘦了?

申屠雲有些好笑,她問雪瑤:「怎麼?關心我?」但人卻靠在她的身上,有人願意照顧她,她也不會客氣的。

「怕你死了,我的線索斷了。」雪瑤說,得到申屠雲幾聲銀鈴似的輕笑。

申屠雲故意說:「我喜歡你。」等雪瑤轉頭看著自己,才壞笑的接下去「…的誠實。」

但她卻沒有注意到,剛剛雪瑤轉過來時,臉上表情,還有之後的收斂的沉默。

雪瑤皺眉,她不該相信申屠雲,她嘴裡沒有一句真話,雪瑤勸自己。

兩人又往商鋪的裡面走,來到一個房間,申屠雲讓雪瑤點起燈。

裡面的擺設表示這是帳房。

「這裡是我的私產,這間則是我的帳房。」她拿出一疊帳本「這是全部人的名單。」

雪瑤點頭,她翻過了每一頁,除了人名還有年齡特徵等,但厚厚五本的人名,卻沒有她娘跟姐姐的名字。

她沮喪的搖頭,她知道了娘跟姐姐用的化名,但不管是化名還是本名,她都沒有找到。

「那恐怕…你娘跟姐姐在本家的紀錄了。」申屠雲說,她讓雪瑤寫下她們的名字。

「五日後,我會回去本家,到時候你再跟我回去吧。」申屠雲說。

但她剛說完話,上面突然傳來震動聲,申屠雲皺眉,吹熄了蠟燭,並用手勢告訴雪瑤。

現在必須安靜,不要動!

「你要去哪?」雪瑤趕緊拉住她,兩人在走道的最底,但是帳房鎖上了門,她只來得及把申屠雲H2TNfwNe^[email protected]+gML*^Mpe%w6+A78iwJT1v=*4r_47ns7j7m壓在門上,兩人一起屏氣凝神聽著頭頂的動靜。

「過來,噓!那些官爺過來查看,是否有人過來私設賭場。」申屠雲悄聲的解釋,但她的氣息卻吹到雪瑤耳邊。

雪瑤也靠在申屠雲耳邊的問:「既然本家就是做賭場的,你幹嘛要私設啊?」

靠近才發現,申屠雲比自己矮些,但這女人總是能在氣勢上壓過人。

「…我討厭人管。」申屠雲卻說:「還有你再靠近我,我會想親你。」

她故意的,雪瑤轉頭看申屠雲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申屠雲看著雪瑤,她以為自己不敢?

她仰頭,用自己的唇貼著雪瑤。

雪瑤嚇到,這女人什麼時候這麼重諾,說到做到?

不過,但也不是這麼討厭,雪瑤想,美人送上香吻的感覺還不錯,她的唇很軟,身上的香氣在鼻尖。

不對吧!雪瑤發現自己居然不討厭,難道她真的被申屠雲迷惑了?

「你不躲?」申屠雲問,難道雪瑤能接受這樣親密的行為?

雪瑤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她想到一個理由說:「你想做什麼,我不能抵抗,不是嗎?畢竟我賣身給妳十年。」

申屠雲沉默了,有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可笑又可悲。

她怎麼會以為眼前的女子,會真的喜歡自己,雪瑤看到的,也不過是打扮過後,光鮮亮麗的自己。

心裡的黑暗傳來聲音。

等她看過那個殘忍黑暗的自己時,她就會知道你是怎樣的人了,申屠雲。

昨晚,將她抱到床上時,那個心疼的眼神,只是自己幻想罷了。

雪瑤只是盡自己的本分而已,申屠雲,你見過許多別有居心的人,難道還會被迷惑?

難道你以為會有人喜歡自己?申屠雲嘲弄的自問。

她低聲地對雪瑤命令:「那我命令你,不准動。」

對於申屠雲的命令,雪瑤真的不動。

申屠雲卻覺得悲哀,她只是受制於我,但只要把手中的掌控放開,誰也不會留在我身邊的。

飽含著嗔怨的想法,申屠雲這次直接的親了雪瑤,她伸手抱著雪瑤的腰。

這次不是那種調戲似的輕啄,而是一種帶著怒氣與挑戰,她貼著雪瑤的唇,一點點的摩擦然後伸舌,用濕潤的舌尖描繪著她^rTD!8A!d_V&Zb9d)1upQa-%npxWY1tTO9^@(MKSZ(pj3hGrAm的唇形,然後鑽入她的口中,按著她頭,調戲勾引著她的舌頭。

兩人在昏暗的室內,氣息都有些不穩,雪瑤沒有跟人這樣親吻的經驗,只是謹記著申屠雲說的不可以動這件事。

但讓她有些喘息的是,申屠雲在親她時,她的另一手,環著她的YPDNJAduTeC6!pTCZ7IJvDF+Oa*Q-V^[email protected]+FrPsb(W腰,然後極度曖昧的從她的後背,隔著衣服滑動,從後背的正中滑下去,然後在後腰畫了個圈,然後停在她的臀上。

她感覺身體有些軟。

申屠雲低聲問:「是為了你娘跟姐姐的消息,才忍住的?」

「什麼…」雪瑤過一會才反應過來,她撇過頭「…對。」

真的嗎?

申屠雲用打量的眼神問。

雪瑤看著申屠雲,她有些迷惑,自己怎麼了?

她本來就是在討好申屠雲吧?

趙如凡,你忘了自己為什麼要到申屠雲身邊嗎?

頭頂傳來人的腳步聲,雪瑤只能沉默。

過一會直到腳步聲離開,申屠雲的手從她身上收回,她才回c8fn!2DBRT36HhvDUv&)jhCKtJjSfhHv=)[email protected]_=yKKa)Sma神,強押下心裡的感覺,她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女子。

尤其是申屠雲這種,膽大妄為,絲毫不把禮教跟道德放在心裡的女子?

兩人走了出去。

她還是拉著申屠雲,然後兩人往永盛賭場的方向去。

似乎應該說什麼,可是雪瑤忘了,她滿腦子只有疑問,申屠雲為什麼親自己?

為什麼自己不反抗?

可是女子間的相處本來就比較貼近,那她們這樣,也還好吧?

但趙如凡心裡又有聲音問自己,你在替申屠雲找藉口?

GcN-H6D+u2r6wt8+iOxB&a_SwNm-1hS$(pu_!mYHFXTEX$v$Yj還沒有搞清楚自己的想法,她們已經走到永盛的門口,而有個女人又跪在永盛的門口,當那個女人看到申屠雲時,眼神一亮的模樣,像是野狼看到了肉。

這讓雪瑤很不快,她擋到申屠雲面前,卻被她拉住手。

申屠雲的動作卻安撫了雪瑤,卻也讓她有些混亂,難道她真的喜歡伸屠雲?

站在申屠雲的房門口,她有種恍然的感覺,半年前,她是房間裡的人,而彩香站在門口,現在輪到她站在門口。

那房間裡面的人呢?

難道也會在申屠雲面前脫下衣服?

她有些不快的想。

「雪瑤。」申屠雲的聲音從房裡傳來。

雪瑤進了房間,看到那個女人已經快貼到申屠雲面前,而申屠雲則是皺眉。

「雪瑤,把她丟出去!」申屠雲說。

雪瑤點頭,她u(8SA(wW4UF+s4FXbDEs(8b83LnUdjSv3!JsD+!sgB([email protected]上前拎起那女人的領子,但那女人很快地轉頭,隨著她的動作就是一陣刀光劃過她面前,這女人會武!

雪瑤想,她剛制住那女人,卻突然qXIYVs8(!^@25hLGUx#[email protected]^IfKcwFQfCH+1RzVGQPG有人從窗口鑽了進來,要攻擊申屠雲,她把這女人往那個人推,那個人卻不閃不避的,將手中的長刀直接刺穿女人的胸口!

還要刺往雪瑤跟申屠雲的方向。

但雪瑤動作更快,她護到申屠雲面前,隔著那個女人的身體,將那個人踹了出去。

一擊不中,那個男人被踹到旁面,對面的樓台一陣銀光,有人拿武器在瞄準申屠雲!

雪瑤意識到後,她將申屠雲整個人拉到自己懷裡,將伸屠雲壓在牆邊,自己則護著她,看著窗口。

申屠雲看著剛剛自己站的位置,現在已經有了三枚弩箭。

如果不是雪瑤動作快,恐怕現在申屠雲已死。

但還沒反應過來,地上的男人卻又趁勢爆起,攻向自己。

「後面!」申屠雲說。

雪瑤反身,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武器,她舉起手抵抗,卻被劃了兩道,但她一腳往那個男人心口踹。

碰!

男人撞到牆上,頭在牆上敲出了血,不死也暈過去了。

這才結束了這場混戰。

雪瑤喘息著打量附j#Rzj8RzU53rWxc(Q+!E2=JQte3TS-pL2x94^X+S3!5#!DfqJ9近,確定沒有事了,才鬆了下來,她離開了申屠雲面前,這才發現她雪白的衣服上,被自己的血染紅。

「你受傷了。」申屠雲說,她吩咐:「下去包紮吧。」

「你不問那些刺客從哪來嗎?」雪瑤看著她習以為常的模樣。

「沒什麼好問的。」申屠雲卻搖頭,想要她死的人很多,身為申屠家的人,想要她死的更多。

「那些刺客,他們想要殺你。」雪瑤說「不問是誰派來的嗎?」

「想要我死的人很多,不差這一兩個。」申屠雲搖頭,她看著自己沾血的衣服,她比較煩惱的,是又要換一套衣[email protected]_uIWM+TaLPHui!0x0eiP!d0ejw7C(ZMtc服了。


(圖/123RF)

雪瑤守在門口,背後是屏風,而申屠雲就在她的背後換衣服。

必要的時候,申屠雲表現出的樣子確實不輸男子,正常的姑娘要是遇到這種事情,不是哭哭啼啼,就是驚惶不已。

但她卻冷靜的像是被刺殺的人不是自己。

聽著申屠雲換衣服的摩擦聲,雪瑤卻分了心。

幸好,申屠雲不懂武,不然以她聰慧的程度,一定看出自己跟那人的招式是同門。

她皺眉,不懂為什麼門派會派人來刺殺申屠雲。

「雪瑤。」申屠雲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她轉過頭,看到的是打扮精緻的申屠雲,心裡冷不防被撞了一下,她感覺自己有些異樣。

只見申屠雲身穿月白紗,上面繡著湛藍c09SwwetJ46A776LM6IwI7e9BW0cHhcmNOT)T6v3UhZGkfVD-4的紋飾,環佩叮噹,但她卻沒有畫太濃的妝,更顯清麗不食煙火,但如凡卻想到,等等她還要下去招待客人,想到那些男人的狗眼盯在申屠雲身上,她就有種不快。

「好看嗎?」申屠雲對她微微一笑。

「好看…很好看。」雪瑤轉過頭:「小姐要下樓了?」

申屠雲挑眉,故意的走到她面前:「你不敢看我?」是做了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

看著她美艷的容顏,尤其那塗得紅潤的雙唇,想到剛剛的親吻,她紅了臉:「別靠這樣近,不然我會…」

她會?

申屠雲有趣的看著她,整個人貼近雪瑤,與她對視:「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雪瑤茫然的看著她:「什麼?」

申屠雲微笑的臉,[email protected]!Lxn$BDIk+sMa4T%2nQRcgo突然轉為冷酷的說:「你只是我的玩物而已。」看著雪瑤瞪大的眼,她微笑的提醒:「你的娘親跟姊姊還沒找到喔!」

雪瑤的臉馬上變成慘白。

申屠雲轉頭踏出了房間,將雪瑤留在那邊。

等到雪瑤收拾好情緒,申屠雲已經在樓下巡桌跟招呼客人了。

而彩香走過來遞了一把劍給她。

那是一把很好的劍,凌厲的鋒刃還有那不祥的冷光,都表示著那劍的價值不5Iq16jpYP-lt$4Rf+5uyhujT#SO4yLoLuXlp2&0l^^[email protected]凡,雪瑤愣愣地問彩香:「這是小姐要給我的?」

「對,雲小姐說賞你。」彩香說,眼神戀戀不捨的看著那把寶劍。

她們都是有練武的人,對於兵器都有著喜愛,更是一眼就能看出,那把寶劍的珍貴。

「很貴重。」雪瑤說,但那個女人剛剛才用語言刺傷了她,這是補償還是道歉?

「這是為了我的安全。」申屠雲看著眼前的雪瑤說:「我不喜歡浪費。」

「浪費?」雪瑤迷惑。

「讓武林高手去端茶倒水,有一百文錢的價格,我卻只用十文,這太划不來了。」申屠雲微笑的說:「從今天,你就跟在我身邊,保護[email protected]%*!i+jnv9NHmN*2Oo&n!TAXAZDXyIuE#我的安全,我就是替你減掉5年的合約。」

雪瑤點頭。

申屠雲卻突然湊近她。

那張美麗勾人的臉湊到臉前,雪瑤有些動搖,她想板著臉,裝出冷漠的模樣,但在申屠雲面前卻無所隱藏。

她故意貼著雪瑤的耳邊說:「當然,若是你願意做的更多,那我可以減少你的年限,或者多給你錢。」

雪瑤感覺耳邊&WUO0465y2eAckm^6Ms26uT%%iJJzP$V#78LyUTGhLjx=Y)xS!一熱,申屠雲的脖子就在眼前,她動了動嘴唇,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很想將唇貼在申屠雲雪白的脖頸上,吮吸她身上的香氣,但她心裡卻覺得害怕。

她在誘惑自己。

而自己真的動心了。

你只是我的玩物。

這讓她羞恥的低頭,她現在突然很想逃開,離申屠雲跟這團事情遠遠的。

但是娘親跟姐姐的下落又勾動自己的心魂,申屠雲的離開l%5H6Zl_Jpjes-&vkRx&aV-50trb%[email protected]@l=$49AZ,更讓她抬頭看著申屠雲的背影,她差點開口,想要同意申屠雲的條件。

申屠雲看著她掙扎,她微笑,有種快感跟失落,利字可以染黑許多人。

眼前的雪瑤呢?

她被染黑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日本FUNY迷你手持USB風扇🥺
讓你涼爽一整個夏天👉https://bit.ly/2C8EKVZ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