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雪瑤拿著牛皮水袋,輕晃,裡面傳來嘩啦的聲響。

真是低調矜貴的申屠家,居然連冰塊也有,她暗暗咋舌,上好的傷藥、美食,講實在,富貴有腐蝕人心的魅力。

過了幾天,申屠雲回去申屠家了,離開前一點都沒有提到她。

也是,她只是個小人物,有什麼好提的?

雪瑤無奈地想,看著白玉上的紅色胭脂,想到那天晚上,眼角餘光的一眼。


(圖/123RF)

那兩個女子,妖嬈的跟優雅的,兩個身影就在窗前,兩人雙唇就隔著這塊玉緊貼。

她皺眉,把玉上的胭脂擦去。

像是這樣就可以把心裡的異樣擦掉,她怎麼可能喜歡申屠雲,她只是想要從申屠雲身上拿到自己想要的消息罷了。

還差一千文,一貫錢,她就可以拿到娘親跟姐姐的消息。

她已經在這裡一個月了,從原本的百般不適應,變得冷靜。

今天是她難得的假日,她看著街道上的人,其實申屠雲說T!mTDXNi9QmsHpdxMe$)9ubGCpc6gUcX([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沒錯,進賭場的人,可沒有人拿刀逼著,他們都是自願的。

妄想著一本萬利,把那些活命的錢壓在牌桌時,可沒有想過家裡的老小,但就算永盛不開,還是有其(AHd_%X)SFz!+52=tp&&l+y$aO$reI9iQGYYE0DDR9tA!yH3r4他賭場,更狠、更沒有原則的賭場。

她坐在茶館,等著哥哥。

一直到傍晚,她才等到哥哥趙如虞的出現。

「哥!」趙如凡不快地看著自己哥哥,入秋了,趙如虞還是穿著夏裝,看到妹妹趙如凡,眼神一亮。

「如凡,聽說你贏了一貫錢對不對?」趙如虞眼神熱切地問。

「哥,娘跟姐姐呢?還有爹,你說爹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如凡問。

趙如虞卻只是追著她要那個籌碼。

「趙如虞,你還記得自己是誰嗎?」趙如凡不可置信的問。

似乎這個名字,冷靜了趙如虞的思緒,他拉著趙如凡,兩人左彎右拐的進了一個農舍。

裡面有三四的大漢,看著他們。

「人帶來了?」其中一個人問。

趙如虞點頭。

趙如凡看著趙如虞「哥你在做什麼?」

「你就是趙如虞的妹妹的吧?聽說你已經成功地混入永盛?」其中一個人問。

趙如虞點頭「對!我妹妹化名雪瑤,就是那天被花魁玉旖梅打的那個。」

這種丟臉的事情有什麼好說的?趙如凡不快的想。

「那我們就進入正題吧!」其中一個大漢說。

他們給了趙如凡一張紙,還有暗語,趙如凡這才反應過來,她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你們要出千?」

經營賭場的人,為了讓人繼續來這消費,其實不太會報官,甚至懲罰也只是打一頓,對於那些長期勞動的人來說bS6Lr!z-0KAY=#Tjefy#86^C$IGut44vT&ZK9)&ZGGBHqf&6rR,其實也沒有太大影響。

但是,出千,要是被發現,是可以直接處死的!

而且沒有任何人會同情。

甚至官府不管。

趙如凡被自己哥哥拽到一邊,她看著遠處的幾人,又看著自己的哥哥。

「哥,你想要永盛的新籌碼?」趙如凡問。

「對!」趙如虞點頭如搗蒜,眼神熱切地看著趙如凡「二妹,你乖,把這個給哥哥。」

「哥,你把爹跟娘還有姊姊的去處告訴我吧!」趙如凡說。

趙如虞看著她認真的表情,只好摸摸頭,像是想到什麼,他一咬牙「好啦!」

「就是我欠了錢,然後賭場的人就用去礦場工作抵債,原本我已經戒了,可是不知道怎麼搞得,還是有債主上門,後來那%[email protected])2yMrZCdu2KX!+O6FI=YFVUU)*nD2pX&-ZMPA8x+&UMoJqG些人就抓走了如全跟娘!」

「那些人真的是永盛的人嗎?」

「當然,他們都穿著永盛的衣服。」

「所以,真的是永盛的人把娘跟姐姐抓走的?」趙如凡看著他。

趙如虞點頭「當然!所以,如凡!…你看他們這些人是不是很tb4E1+vIFe*a#GJ^a!*)OE4)uA4V!2M^q9TVr)&r!t_rlY4H+W可惡,那我們只是用點小手段,把屬於自己的錢拿回來,有什麼不對?」

趙如凡握緊手。

「趙如虞,你到底跟你妹要說到什麼時候,快滾出來!」其中一個大漢說。

趙如虞縮了縮肩膀,他虛弱的說「再一刻!陳兄,再一刻就好…」

趙如凡看著他,如果哥哥這輩子要怕什麼人,大概就是債主吧?

趙如凡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哥哥「哥,你欠他們多少?」

趙如凡心裡判斷,人以群分,她站在門口也看多了,像哥哥這樣瘦弱的泥腿子,身邊總是有些壯漢,或哄或拱的帶到賭場,若是沒錢了,o=xb4wwU8uXPZj5p%jPH4+Dr=Ww6mjwTqz0NA_pI6l$n29Q4yv就簽下借據抵押房產、妻室、兒女。

哪有什麼朋友,有錢了,才是朋友,沒錢,誰也不曾出現。

「也沒多少,就…幾百文…」趙如虞嚅囁的說。

幾百文?!

趙如凡瞪著他。

在妹妹的瞪視下,趙如虞才輕聲的說「七百多文吧。」

七百文錢!

那是一般人家兩年多的用度阿!

「所以趙公子很需要這一貫錢呢!」有人慢慢地靠近了趙如凡。

趙如凡戒備的看著他們。

「我們是猛虎賭場的,趙女俠,如果你願意,我們願意出錢跟你買你手上的籌碼,並抵銷令6)[email protected]*&NWt8%[email protected]&bNTBpZp)qBdx^Di兄的借貸。」其中一個被稱作陳兄的人說。

他是裡面最矮小的,但是那兩個壯漢卻都站在他身後,隨時準備抽出腰後的刀。

趙如凡看著他們,要帶著趙如虞跑是沒問題的,但是今天跑過了呢?

哥哥的賭癮沒有這麼簡單戒掉,少了爹娘的管制,他更是別人勾手就會進賭場。

「你要出多少錢?」趙如凡問。

「這種玉片拿去永盛,就可換得一貫,不過聽聞這玉片r%=E0ba2vjpFJc=r$7Bcu8&^8l)h0Hewn-2=nTm-_ra*8pUJte有雲小姐跟頭牌玉旖梅小姐親過,那價值就更高了,這樣吧…兩貫錢?」陳兄看著趙如凡說。

「兩貫錢,那可是僅夠趙女俠五年的吃穿吧?」其中一個人說,他勾著趙如虞「趙兄,你有個好妹妹啊!」

趙如凡卻搖頭「沒辦法給你,不是我不願…彩香姐說,那玉片怕人仿造,要先幫我收著。」

「這樣啊…」

趙如凡卻突然開口「可是我可以回去拿再溜出來。」

「那太好了!」陳兄笑說,看著趙如凡。

「但不是現在,要深夜,還有…」她看著賭場的人「我哥的債務,我不會替他背的,我要兩千貫錢。」

那個陳兄卻沒有還價,他冷笑,I_7etcfGIOl2A$af0lA!WHDTbQN*VRM7LCzAeSxxOQ(hep^ej_像趙如虞這種人,他們賭場一抓一大把,看著趙如虞如墜冰窖的臉,他就覺得快活。

他喜歡看那些人,貧窮人家漸漸絕望的表情,偶爾,會有些剛o9xCyTGnV#ZLGHQ-7e1(ql6B5=mTriZJEijIJ-jm$Em$Q(+!nr烈的女子,或母親、或姊妹、女兒,她們會極力的抵抗,甚至拋棄父兄。

每當看到那些背債的人,臉上絕望的表情,他都樂此不疲。

「好,今夜子時,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陳兄微笑。

趙如凡點頭,不顧趙如虞的呼叫離開。

k&(%=34-BB*42GyGE^difUKfbN(pbfhFO=9y0EduEUO+9ZwB8O剛一瞬間,她想明白很多事情,哥哥不可能吐出娘親跟姐姐的下落,因為就連哥也不知道她們去哪了,她唯一的線索,只有永盛當鋪。

兩貫錢,兩個名字,她有這個資本跟申屠雲談條件了!


(圖/123RF)

趙如凡晚上偷偷從自己的床位爬起來,在月色下,她順著牆根的陰=7KH^x+shOOozXI4_edW(*%DbTmaX#dt7UM5M3Ib7U*p1QB6Bu影溜出去,看著月色下的那個玉片,她有些遲疑。

該去嗎?其實申屠雲讓她賺這個錢,已經很好了,如果不是娘親跟姐姐下落不明,她並PNj+==ecx+bkSZz!fppWFT-IF0-8Fw&veH^7WfiVr0(u3V^wjt不想背叛申屠雲,但賭場,真的是很可怕的地方。

一個月前,她還相信仁義道德,但在賭場一個月後,她才知道,這個世間通行的只有利益。

世人來往只為利。

但是她嘆息,錢真是好東西,能買錦衣玉饈,也能家破人亡。

申屠雲,抱歉,會違反你的規則,但我還是必須以家人為重,她看著那片白玉。

上面只有一抹淡粉,因為申屠雲的唇親過,想到那個女人,剛見面的驚艷、在房間的嘲諷、jc4Dw4rU*kQ*Nga$ScYuQ%JOPcIOd1t!A=wvaxZzQ+hPiaJ!uV在床上那毫無規矩的睡姿、氣急敗壞的模樣,還有那門口的淡然跟冷漠。

以及…跟玉旖梅的那一吻,她忍不住地拿起玉,貼在自己唇上。

一片冰涼,跟親一顆石頭有什麼差別?

但是…如果隔著這個玉片的是申屠雲呢?

想到這,趙如凡就有些心亂,但是很快的又掩蓋在對家人的擔憂下。

她收起玉,走出永盛的牆,在夜色中離去。

在約定地點,她看到了被五花大綁的哥哥,還有陳兄跟十幾名手下。

「趙女俠果然守信。」陳兄微笑,直接把那兩貫錢丟到趙如凡手中。

趙如凡接住錢確定數目沒錯,她把玉掏出來放在陳兄手上。

看著趙如凡點錢,陳兄微笑「趙女俠,我們再做一筆生意如何?」

「如果是出千,我沒辦法。」趙如凡警覺起來。

「趙女俠既然不願意,我們也不會勉強的,畢竟這Rr4#jOu(c$mP+^_XzybT)Zc5oO#ZS0M(&25H&UzRtAk3XjfChM種事情勉強反而壞了計畫,我們只是想請趙女俠賣點消息…這應該不難吧?」陳兄笑說。

「什麼樣的消息?」趙如凡問。

「都可以,只要是大家關注的,哪家公子、夫人等等,或者U_m4W)VwZl1Lz3zM=JC3FYAS$xqllcyVfWpJGW46W0g3Zbo9e-我們也會請您幫忙注意一些人,就只是這樣,很簡單,你甚至不用動手,只要聽,就好了。」陳兄說。

「好。」趙如凡說。

「那每個月,我們都約在這,感謝趙女俠。」陳兄笑說,直到看到趙如虞他才有些為難「至於趙兄弟…」

「我不會管他的。」趙如凡說,她轉身離開,不給那些人威脅自己的機會。

她偷偷摸摸地回到永盛,所有人還在睡覺,她也脫了外衣上床。

但是二樓卻有人坐在夜色中,將她的行動盡收眼底。

申屠雲握著摺扇的玉手,無意識的撫摸著扇柄。

「小姐,她回來了。」彩香穿著夜行衣進來行禮。

「恩,她帶著錢了?」申屠雲問。

「目測約兩貫吧!」彩香回答。

「兩貫啊?...」申屠雲搖頭,輕嗔了一句「也不知道抬價。」她申屠雲親過的東西,價值連城耶!

彩香擔憂地說:「小姐,那枚籌碼是小姐新制的,要是被人拿走,那…」我們花費的心血就白費了,她看著申屠雲悠O&-*1fMH)%W^#[email protected]#g6J683h*=PE^q8WgSu&S閒的模樣,有些擔心。

「沒關係,正好測試。」申屠雲看著扇柄說「她的本名呢?有打聽到嗎?」

「她叫趙如凡,似乎因為哥哥被猛虎賭場的人威脅,才把籌碼賣了。」

「如凡?倒是不錯的名字。」申屠雲微笑,平凡,是她這個申屠氏怎麼都求不到的。

「小姐,她已經答應猛虎要當線人了,這樣的人,我們還留嗎?」彩香說。

「水至清則無魚,留著這條傻的,總好過其他的。」申屠雲笑說。

彩香還是有些不安,但是申屠雲卻似乎另有打算。

「彩香,你覺得她會等多久?」申屠雲垂眼,看著扇子。

把籌碼換成錢,跟把籌碼賣出去是兩回事,賭場的籌碼如果流出去,會造成損失,甚至如果偽造的籌碼混入,被人詐領錢財,嚴重的話,永盛可能因為虧損3$BNvX+QGaUqRJ!fPfAAU=#xfDQHNnW21+bgdW6RXxk0ih(B2F而永遠關門。

「那些人跟她約好每個月見面,可見打算放長線,小姐的籌碼是名師打造,恐怕沒有這麼快,奴婢推斷,最快半年,最晚一年,0hKiDYZthLj-s=M&7EDyQNh^Mdv54&Nyaq2FLB&nq1m_PMxmLf那些籌碼才能打造好。」彩香說,她看著小姐說:「可是小姐…主事的資格,一個月後就要開始了…」

「所以我們等不到那個時候,不管是我還是那群人。」申屠雲說。

如果雪瑤能撐過一個月,那恐怕就是要等到她存到錢來掩人耳目,她一個月是兩百文錢,最快也要五個月。

這件事情要是拖過五個月,萬一下一任主事不是她,也可以當成暗棋,但若這個月就發生…

申屠雲想了想,倒也有可能,她看著遠處的房間,罷了,有些事情,就讓老天爺決定吧。

對趙如凡,她也在賭。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在美國愛達荷州的首都波夕,一個很不尋常的產業正在蓬勃發展中。這座城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美國最大的代理孕母重鎮,導演貝絲艾拉緊跟著四名身為代理孕母的另類媽媽,以及她們肚中小孩的親生家長,從她們的懷胎過程中🤰發掘孕育生命的偉大力量💪

對於無法親自生子的家長們,代理孕母徹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令他們也能享受獲得「好孕」的無比喜悅👶

🎥《祝你好孕》電影傳送門👉bit.ly/2WdeDEl

質感雨傘品牌亞伯尼任選2支雨傘只要1498元,提早為梅雨季做準備!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