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雨後清泉繞舍流,懸知耘耜遍南州。

佔相歲事端無恙,勞苦農人亦少休。

在平凡的農村中,家家戶戶都是差不多的建築,但這樣平凡無奇的模樣,卻是許多人心中的家。

離家多年,不曉得如今父母兄姊可好?

趙如凡一邊想,她穿著一身俐落的丈夫衣,走進了自家的小院子。

但迎接她的,卻不是熟悉的風景,而是家門緊閉,她手一抬從旁邊的小院翻進去,發現家裡到處都蒙上了灰塵。

一股不祥的預感讓她衝進去大喊:「爹!娘?」

周圍安靜無聲,她繞了一圈,也沒發現任何人。

趙如凡感覺心臟被人掐住,她的親人呢?爹、娘、哥哥、姊姊,她們都去哪了?

家裡的雞舍空蕩、農地荒廢生長著雜草,她走進房間,卻發現裡面只有滿屋的灰塵,難道家人搬走了?

[email protected])5vg!2zo#k*4%wn8*I=C8這時,門外卻傳來一陣鎖鏈聲,有人在粗魯的搖晃自己的家門,她又從小院的牆翻了出去,看到一個男子,大白天卻衣衫不整的醉臥在門口。

她走出去,有些熟悉的面容,讓她喊出那個人「哥?是大哥嗎?」

趙如虞也抬頭,看著眼前的女子「如凡?」三妹?

當年被賣出去的如凡,已經這般大了?

趙如凡點頭,她焦急的詢問:「是我,哥,你怎麼了?爹跟娘呢?」

趙如虞看著她詢問的臉,他別過頭,一臉痛苦的咬牙,「爹…跟娘…」

趙如凡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搖晃趙如虞,「哥,爹娘到底怎麼了?」

趙如虞扯趙如凡,恨恨地看著她,「爹…死了!」

死了?

趙如凡瞪大眼,「怎麼可能,爹的身體還很硬朗不是,我離家才五年,爹不至於…」

「是永盛賭場!是他們!」趙如虞痛苦地喊,他扯著趙如凡,「他們把爹賣到礦場,甚至把娘跟如全都帶走了!」

娘跟姊姊都被帶走了!

「為什麼?永盛為什麼要帶走他們?」趙如凡不懂得問,他WTaOoDeanhV^-GKnDx2EYO*ILni1L$uIO-qXpFI6tPJXq131Is們只是平凡的小民,爹一生為人勤奮競競業業,一輩子在田裡種地,不可能得罪那些達官貴人的!

「是…」趙如虞有些遲疑,這樣的遲疑也提醒趙如凡。

她想到,剛剛哥哥有提到,永盛…賭場?

她心裡用上一股失望,當年就是因為哥哥愛賭,家裡還不出賭債才將十二歲的自己賣掉,如果不是師傅的善RhBS=YwhZOh=kzd_PfjJhxvo+im726xaNHqEN9*[email protected]心,收留被賣還債的她,自己會被賣到戲團或者窯子那種髒污地方!

但沒想到賣了自己還不夠嗎?

趙如凡表情失望看著自己哥哥質問,「所以你又去賭了?」

趙如虞趕kUpZ6c5Tva1+XgXYq([email protected]_^[email protected]$r5KbyX(T9rU=緊拉著趙如凡搖頭「不是的,如凡你聽我說!我原本打算輸光就算了…」他抓緊趙如凡的手臂,「可是他們…是他們哄著我簽下那個高利錢的借據!」

「所以你還是賭了?」趙如凡失望地說,隔著門,憑著武藝她甩開如虞扯著自己的手。

「如凡!如凡你聽我說!」趙如虞想拉著妹妹,卻發現趙如凡要離開。

趙如虞為了挽留住妹妹,他趕緊喊:「我知道如全被賣去哪!」

趙如凡停住腳,她背對著哥哥,低聲地的問:「姊…如全被賣去哪了?」

「我…」趙如虞遲疑著,他眼神飄移。

「哥,到底賣去哪裡?」趙如凡看著趙如虞心裡卻是不敢置信,這還是她認識的哥哥嗎?

「這…」趙如虞多遲疑一點時間,趙如凡心裡不祥的預感就更深。

「哥,你到底把姐姐賣去哪裡了?」趙如凡問,她默默地轉過身,揪起哥哥的衣領,看著他心虛的臉。

最後,趙如虞只是重複一句話。

「永盛賭場!」


(圖/123RF)

 

就算不為了哥哥如虞,但是如全跟娘的下落,還是讓如凡留下來跟哥討論。

「永盛賭場的主事人是會變動的,申屠%[email protected](_=zgT&bt75A2LCVdWNtqYSEuL^U家族每兩個月都會舉辦一次主事人,由賭博贏錢最多的人當上主事。」趙如虞說得很詳盡。

趙如凡困擾的問:「所以?」

趙如虞卻繼續介紹,「但是申屠家最近出了一隻黑馬,她們的四小姐,申屠雲,已經連續半年都是賭場主事了,如果能滲SSwQSHMo-i1^&8U5tTqxS7t9BM0-XWWBj+PoD4-#bYekC+^hK9透她,說不定就可以找到永盛賭場弱點。」

「可是怎麼滲透她?」

「聽聞她賭技高超,但她有個缺點。」說道這趙如虞有些遲疑的看著如凡,將她上下打量到讓她毛骨悚然。

「什麼缺點?你快說!」趙如凡覺得很不自在,她瞪著趙如虞。

趙如虞只好慢慢的說:「…她好女色。」

「啊?你再說一次!」趙如凡瞪向趙如虞,他不會是要自己去做那種事吧?

趙如虞卻肯定的看著趙如凡繼續說:「她好女色,聽聞她只讓女子近身服侍,甚至傳出有她追求妓女的留言。」

「所以你是要我…去服侍她!」趙如凡驚訝的說,要她去服侍一個女人?

那可是比妓女還不如的事情耶!再說她又不知怎麼跟同性…

「你武功高強她總不會強了你,放心吧!j+zjjKhg!Mdob*[email protected]=O&M2Ig%YpZr4EI7$E6ux2_dK」趙如虞卻一點沒有遲疑的點頭,把妹妹推進火坑這種事情,他還補充:「而且隱姓埋名之後,誰又認得你?」

我為什麼要隱姓埋名?

趙如凡不懂的想,但是她還是更在意另一件事,「我並不會服侍女人。」

趙如虞卻說:「這…但申屠雲是眼前最有可能的人選,其他,難道你願意去找其他申屠家的公子?」

「好吧。」趙如凡點頭。

因此,她化名為雪瑤,跟哥哥扮成少爺的服侍丫環,進了永盛賭場。

她原本以為,賭場會跟她下山時經過餐館,那些吃飽飯的人,抽著菸管,光著膀子,各種髒臭跟男人的吆喝聲。

但並沒有,他們進去時,雖然有吵鬧聲,但是從招待的小二Ou8axF%W2Al^9sKjwgQ7UZWXX#IqTW4%jHhnz=DxgN+D_71zs=到替人換牌的侍婢,都安靜有度展現一種富貴卻低調的樣子。

「這位公子,所以你要換一百文錢?」小二態度親切的笑問。

一百文?

那可是一般人家一年的糧食阿!

趙如凡看著自己哥哥直接將那一百文錢就換了五個竹片似的東西,約兩指寬半個手掌大。

「對。」趙如虞點頭。

「我們永盛二十文一竹,公子看清楚了嗎?」小二指著牆上,確實有寫明二十文錢一竹。

「當然。」其實趙如虞早NDwVSQrTzFcuN&NBD&*grK^2m*%IIAgjZsufI8w4ao=jDO5fBf就想來永盛試試手氣了,無奈這是大賭場,直到如凡拿出自己的盤纏,他又借了一些,才湊齊這一百文。

「那祝公子手氣昌旺。」小二恭敬地端上一個托盤,上面是五個竹片,刻有永盛賭場的字樣還有面額。

趙如凡注意到,小二換籌碼時,除了一大^i^[email protected])Qa^[email protected]&ac&cIU2%^Iqj=rTy#^b排的竹片,還有玉片,她好奇的問:「哥…不是!少爺,那玉片是什麼?」

趙如虞看著那個,把她拉走,「別看!看到那個你也別碰!」

「為什麼?」趙如凡好奇的問,那應該也是籌碼的一種吧?

「因為那個是一貫錢的面額。」趙如虞低聲的解釋。

「一千文錢!」趙如凡瞪著那個玉片,雖然那玉本身就足夠那樣的價值FzZ!22o2i(Tx4j5n4%CPsoaU2Su!MDpx(jI7E3%2vK*+J92_Xq,但…她居然看到,有人出手這樣闊綽,可以一口氣換十個。

他們家十年的口糧,只是有錢人拿來消遣的數嗎?

趙如凡瞪著那個人換完錢,隨便的把玉片丟給旁邊的下人,她都替那人心疼啊!

「走了!」趙如虞拉著自己的妹妹。

他們走進賭場,沒什麼大聲喧嘩,反而如同進入仙境一樣,廳堂內飄盪著花香,可以用很低廉的錢,買到酒水跟食VfSutR#aa(()uRvYGSWljIoyW)W-(k%a4=_=KZaky!NaobnCt$物,但那些美味的食物,卻沒有人看。

所有人都熱切盯著牌桌。

趙如凡看著哥哥,他眼神都直了,牌桌上是普通的押寶,就是猜莊家碗裡的骨子,骨子的KqSgqz-py7xYvHsF1lN=D+250pJ0_(x0elDy9g8my-$WJqY+aB六面刻有圖案,其他人就壓注在可能會出的圖案上。

只見做莊的人,是個身穿黑衣的的男子,他的身上有繡名字,乙生。

趙如凡看了一遍,這裡共六桌,每桌的莊家名字分別為,甲乙丙丁戊己。

她看著哥哥已經壓了兩個竹片在其4tGg5wRon_LaE&dgR-EQpb1vE-*l)p2(8bXRicJqa82U-!ugxd中一個圖案上,她皺眉想阻止,但卻被哥哥按住,「我們這次,是要混進去。」趙如虞看著自己妹妹。

但他的眼神卻跟這裡所有的賭徒一樣,都帶著一種狂熱。

趙如虞繼續說:「只要我們賭輸了,到時候,我會把你抵押ywfBb+Bvy1uB=^DH#!jmt1ciq#e2Q6IDVUOYAJUK-cCkUx#f7=在這,這樣,你就可以混進去了,記得,我們約好,一個月後,你到酒樓那邊等我信息。」

「知道了。」趙如凡點頭。

她看著趙如虞下注,總覺得這裡的每個人臉上,都有同樣的表情,那種自在而沉迷的模樣,讓她極度的不舒服。

過了一會,賭場的遠處卻有著騷動。


(圖/123RF)

趙如凡看過去,只見一個白衣女子,她穿著華貴的衣服,步履緩慢地走進來,她身穿華麗衣服,yGrd71&7y)su3G_Z#_SoZrX8rB1OCl&($uDfI+tR9*KjAMyt-g但更讓人注意的是,因為她全身雪白,所以配帶著三個紅髓玉環,就格外的顯眼。

或許是她的目光太明顯,那個女子往她那邊看了一眼。

趙如凡趕緊轉過頭,裝作乖巧的根在哥哥趙如虞旁邊,「哥,外面那個是誰?」趙如凡好奇的問。

趙如虞正在專心的看著,等開了寶,被收了錢,他才恨恨地轉頭,看到遠處的白衣女子,他了然,「那就是我跟你說過的申屠雲,看到她那三個紅髓玉還沒有。5b*qcVAGa4#)f!mZ#+CaXgL_=Q*Q4ePZI0-Btz$Kysg*!m8q4G

那三個紅玉環嗎?

這麼顯眼當然看到了。

「每兩個月當家人就會進行一次賭博,決定永盛的主事人,這表示她已經是永盛這半年的主事,永盛賭場的盈餘聽說有天價,在這當中撈到的油水…」哥哥嘖了幾11eiGePU8_Oe=-b_Uag=%JbQT(rqRdcV!0oj8j_Xaccf^PFZhH聲。

又是賭!

趙如凡厭惡的看著那個女人,整天跟群男人混在一起,如果不是哥哥也在這,她真想報官,讓這些人消失算了。

「既然她在,你就有理由了,等等你要盡量鬧,盡量到那個女人身邊。」趙如虞交代。

趙如凡點頭。

很快的,趙如虞手上的籌碼就輸光了。

趙如虞拉著趙如凡去小二那,「我要換籌碼!」

「少爺,您已經把夫人給的錢都花光了。」趙如凡勸他。

「雪瑤,你別勸我!」趙如虞將趙如凡一推,然後他突然想到什麼,把趙如凡拉到小二面前,「那我i9(GA1jqSWHssuM(zec_X8u*5yD$jGL6xLou*f1aSM*XlYJIO8典當她,總可以吧?」

「這位公子,典當行就在永盛隔壁,若公子缺錢,盡可去隔壁,那怕是找個牙婆也行…」小二恭敬的說。

趙如虞卻把話當耳邊風,「雪瑤,你願意留下來吧!你看,我就差一點...差一點就可以翻本了,到時候我把你贖回gD)6ZYrtY5wkU0b7NF%J%%)^9rR^fr$Q#FtoJ(jBwDDJxOPElj來…」

「公子!」趙如凡喊著趙如虞。

但是趙如虞已經大吼起來。

這時,遠處的門開了,一個白衣丫環走了出來,瞪著他們,對著遠處的護院說:「把他們打出去。」

「知道我是誰麼?」趙如虞瞪著她。

「小姐說了,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就別來這種地方。」那個丫環也不怕,只是冷冷看著趙如虞。

趙如虞舉起手要揍她,一旁的幾名健樸已經圍了上來。

就在氣氛劍拔弩張的時候,門又打開了。

那個白衣女子走了出來,赫然就是申屠雲,她帶著淺笑,看著眾人,「彩香,外面怎麼這麼吵,讓人頭疼。」

「小姐,這廝一定要賣丫環,我們這裡是賭坊又不是牙所,哪能隨便把人就要抵進來。」

「喔?」申屠雲走了過來,她看著趙如虞,「這位公子,你要賣的就是這個丫環?」

「是。」趙如虞點頭,但手心已經冒汗。

一旁的趙如凡也跟著緊張,這女人就是好女色的那個申屠雲?

「我討厭人家鬧,公子你開個價,這丫環我買了。」申屠雲笑說,看著自己摺扇上的花紋,語氣輕鬆。

一旁的小二卻阻止申屠雲,「二小姐,這…老爺有規定,我們這…不做買賣人口的生意。」

「是嗎?」申屠雲這才抬起頭,她看著小二,冷冷地質問,「那你還讓人在這鬧半天?」

小二遲疑,「可這公子不肯走…」

申屠雲嘆息一聲,「永盛的掌櫃真的是越活越回去,連請人回去的手段都沒有了?」她看著xAaNxGrD(psg+P&R&s4rTI(AB47$WdEZl7taj([email protected]==9bN一旁的丫環,「彩香,把掌櫃連同這個公子扔出去。」

那個叫彩香的丫環指揮著一旁的護衛,要把兩人轟出去。

「申屠雲!你不要太過分!」那個換籌碼的小二瞪著她,他是這fQqlGj8s%nYJ^wlg-b1^UUOiWCG2S3Vps2=#@mvk$a4Wxn#Mb%個永盛的掌櫃已經十幾年了,一個上位半年的閨閣小姐居然敢把他丟出去。

一旁的護衛也不動手,都看著申屠雲。

申屠雲嘆口氣,「丟了一個掌櫃,這個空位,總會有下一個人,你Oh4Gh5fZ9Q&=wU=l)[email protected]%j5h*JIF%T-Udvtsrdx070&KI13=們是要聽我的,表現好還有機會上位,還是繼續讓這個掌櫃叫你們看大門?」

聽到這有人動手了,拉著那個小二跟趙如虞要往外丟。

申屠雲看著彩香,「把我剛剛說的跟他們說一遍。」

「我們小姐說了,敢爬回來就打斷腳,敢喊就毒啞了。」彩香說,看著一旁的人,「怎麼,這還不好Be%Q=%QRnpXX_9zjrrbFelgGg8_p9a9BMHjFg(!AmJ!sNbCe36,斷了腿又啞了,他還能對你們怎麼樣?」

趙如凡皺起眉,這個女人嘴上說得斯文,但卻完全不把人命當回事!

但是趙如虞已經把她推出去求情,趙如凡只好跪到申屠雲面前。

「怎麼?一個兩個沒了膝蓋,護院也不會擋人了?」申屠雲並沒有看她,反而冷冷地問旁邊的人。

一旁的護院趕緊上前要拉走趙如凡。

「雪瑤!快幫我求情阿!」趙如虞看著趙如凡示意。

「那個…申屠小姐,求你不要趕走我家少爺。」她跪地祈求著,用力磕頭。

申屠雲走到她的面前。

趙如凡只覺得面前一香,那個女子靠近自己時,那種柔軟的香氣也B$MbYRrR-$z#St#w)[email protected]$&tK3rcfoA(靠近了她,一隻扇子出現在她的眼前,扇子精刻的花紋,伸到她的喉下,扇柄抬起了她的臉。

趙如凡看著申屠雲,近看才發現,那個女子妝容精緻,年齡約二十往上,但她並沒有梳已婚swyt6u!rFI6zMNz72dERbj&20e^9BcTd_vFJ4$K99*uy=^&xzL婦人的髮型,而一雙眼睛烏黑靈動,嬌容嫵媚帶著微笑,她是一個連女子都會心動的人。

不過也是個一開口就能氣死人的女子。

「你傻嗎?」申屠雲抬起她的下巴,眼前的少女,濃眉大眼英氣銳利,她絕對不是沉迷賭博的人,申屠雲很肯定,她8lwcGsYGypZ=tcUc+1BTAP^KeTWe&r%gu(H*s4ZWQwlz4Cz)%w垂眼,那就是有心想混進來的人。

「啊?」趙如凡看著眼前的女人,不懂她的話。

「呵呵,我是問,你是不是傻子?」申屠雲笑問。

「我不傻!」趙如凡皺眉說。

「不傻,那我把你家少爺打出去還不好?你難道要讓你家少爺再這樣賭下去?」申屠雲笑說:「雪瑤姑娘?」

趙如凡看到她的笑,心裡有點慌亂,她們年歲並沒有差很多,她卻覺得眼前的申屠雲特別可怕。

像是能看透人心似的。

「賭博有什麼好?」趙如凡忍不MZgC5H4A9ogEza(J^Y5MmB(Otv7Ji=mbY!wKbN4#R2DWx5dFSC住的問:「你開這個賭場,害死多少人,何必要在這種地方賣弄憐憫?」她很不屑申屠雲施恩似的語氣。

申屠雪看著她,微微一笑,「現在,我倒是對你滿有興趣的,你說的對,我何必在這裡賣弄憐憫。」她起身拿了一疊竹片走到雪mukm&klGieYtaeJ7Ys9_h8!H6^6kp2wv(B5lC!de!wfeF79e6u瑤面前。

申屠雲拉過她的手,把那竹片放到她手上說:「來,拿著,把這些交給你家少爺。」

趙如凡握著那疊竹片,呆若木雞的看著眼前的申屠雲,她…瘋了嗎?這是很多錢耶!

申屠雲則眼含著笑意,輕浮的拍了拍她的臉,吐氣如蘭的對她說:「而你留下來…伺候我。」

說完,她就起身,進了那個房間。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願者上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