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被關押起來,雨鈴憐背靠著窗,天光照進黑暗的地,她依然高傲端坐,儘管有人連那一地的鈴鐺都帶回來,丟在她面前用意明顯的諷刺xBts6O)KjdHyRcdUBHbn%k6G8DE9^3(D1v^lQRB*BrI_3AW9PE她。

顧霜雁隔著地牢,看著這個讓小時候的她夢魘的女子。

「怎麼,霜雁還想要問什麼?」雨鈴憐冷笑的看著她:「去跟你的小夥伴慶祝啊,扳倒我,你很得意?」

雨鈴憐看著顧霜雁,[email protected]$M^ofB4i8!hT%B0#只覺得她的容貌還是討厭的讓人煩躁:「你也不想想,若不是我網開一面,你憑什麼活下。」她語氣不屑、歪著一邊嘴角說。

此時的她根本就沒有她刻意營造的表象,那個溫柔大方的師尊道侶,根本就是假的。

霜雁聽到這話,就知道當年水嫣的事情,雨鈴憐一定是清楚的。

她踏出一步,桃薰的聲音卻在心底,給她許多力量。

我不能幫你,你的難題要自己面對,但不管什麼時候,我會在你身邊、在你心底。

我知道。

顧霜雁在心底回應著,在踏出第一步時,她就知道了,GCo0Adak1ECaQ$Q$G%P+iPh(g!*8t*F8^*1upCs(z1Q-SPY=7&因此她才能踏出第二步、第三步,然後走到牢房前,看著雨鈴憐。

「鈴憐上仙。」顧霜雁微笑的喊,她看著眼前的女子,是她oR%#dn(%xy!t^O)h([email protected]+eXYzV4JGR4rl5%1wXCPcwT的嘴命令五師兄鞭打她,也是她那雙優雅的手,織出困死自己的網,利用道觀的眾人,利用她渴求朋友跟娘親的幻想,將她推入死亡的深淵。

「怎麼,讓我這樣狼狽還不夠嗎?」雨鈴憐看著顧霜雁,她的臉這麼冷,卻又這麼美,還是如當年她初見她[email protected](0uUz0vQ7IoEh#b1%6yd的模樣。

「不夠。」顧霜雁看著她:「下咒的事情、提取別人精元的事情、監視的事情,你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你自己決定,你自己咎由自取怎麼狼狽都是應該的,但你憑什麼傷9sR7vd0fhQO&R*Y2+ilU5_o!yt=!WU44lppDnHkNXq1Nkeu_ZC害我?」

霜雁感覺內心最黑暗的一塊在怒吼,體內的魔氣幾乎要壓制不住,她恨不得斬殺眼前的女子,一洩當年的怨恨。

雨鈴憐笑了起來。

「呵!」她不屑的看向旁邊,然後又轉回來:「恨你就恨你,哪來為什麼,我就是討厭你,討厭妳受到觀裡的重視,討厭你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她恨恨地看著牢外的顧霜雁,慢慢走到牢前撿起地上的蓮j(B$O4UqSA!v^=mCwlZkjZiti5oSzk+U&F=NTafKr%=vzoJCHF花與她對視。

「討厭你那張臉!」雨鈴憐朝霜雁吐了一口,卻被她閃過。

「水嫣的臉事嗎?你忌妒她美貌?」霜雁冷著聲音問。

「美貌,我雨鈴憐不需要那種東西,就足Ly4_zhmU9_jq%H13#J%=M6Jb3R!f5V&X7tzGsAtUQ!Q&f*U^t7以控制整個道觀,你看!一個一個,都是被我控制的!」雨鈴憐踢著牢裡的鈴鐺,嘲諷的說。

只是一地的鈴鐺被踢,發出鈴鈴的聲響不斷。

霜雁煩躁的說:「夠了!」她心念一動,將地上的鈴噹都定住,這才安靜下來。

「這麼強大的力量,顧霜雁,你回來沒有這麼簡單吧?」雨鈴憐冷笑的湊近她:「殺了自己的身邊人,為了一個愚蠢的報仇,這滋味好受嗎1^fKSGmlnf$C^m+#5Z1Q79c6aa7+n&Yx7+*NL$f*6Ul6*CCL(S?」

顧霜雁瞪著雨鈴憐:「你知道什麼?」

「不是只有妳會打聽消息,那個魔族女子叫桃薰吧!聽說你跟GgYW!(463IsmnJ2)qRIQ)[email protected])*a-GZ620=Gpy4DLcqI她有許多隱情,要不要說說?」雨鈴憐嘲諷的說:「你該不會是小時候沒娘,才要跟個魔界女子有什麼吧?」

顧霜雁看著雨鈴憐,眼神卻只剩下黑暗:「[email protected]%wdBXE那你呢?這個道侶你當的舒心快意,這個觀主夫人的位置,坐得舒服嗎?」

雨鈴憐拍著欄杆後,慢慢退後並且鼓起掌:「很好,妳果然是他的孩子,講話一樣狠毒。」

啪啪啪的鼓掌聲,在洞裡顯得空洞而響亮。

但雨鈴憐忽然停住,如同毒蛇盯著顧霜雁露出得意獰笑:「但是,你以為我能做成這些事情,是因為什麼?」

「因為我爹愛你?」顧霜雁滿意的看著雨鈴憐的表情變化。

雨鈴憐突然笑了起來:「呵呵…是啊!你爹…呵呵呵…爹?」

她擦著眼角的淚,看著眼前的顧霜雁:「顧霜雁,我告訴你,就憑我想伸手半緣道觀的禁閉室,還差一點。」雨iT_iU=jFavXNP3v2LPVR*i+EpGv09h-$W1jurMDWhWIP)e7s3W鈴憐走到牢前看著顧霜雁笑了:「顧霜雁啊!顧霜雁,你以為想要你死的人只有我嗎?」

「你什麼意思?」顧霜雁瞪著雨鈴憐。

「你為什麼要回來?我9vjPl9ql^j77N_SvHew$e$p5j!uQP^7GOc#-c$ktVYWa=OiZ9y們好不容易才殺死你。」雨鈴憐語氣輕鬆地說,她悠閒地走回去,看著顧霜雁巴在欄杆看著自己的模樣。

「我們?哪個我們?」除了雨鈴憐自己,還有誰是她的合謀者嗎?

但除了顧君緣,還有誰會讓雨鈴憐親密的自稱我們?

想到這裡,顧霜雁感覺周身開始冷了起來:「你說清楚!」她激動的喊。

雨鈴憐卻沒有管她,一邊笑一邊走回自[email protected]*IV+G^pX*k8$b55NiyfaPOi&=wzViarC6!%+zpK1己的位置:「在道觀的水源下咒,你以為你是第一個發現的嗎?如果沒有人允許,我能做得成那些事情嗎?好好想想吧!顧、霜、雁。」

她笑的得意,但顧霜雁在她的眼睛裡,卻看到瘋狂的精光。

多年來,她一直在為顧君緣做他想做的事情,她的精神早已經在崩潰,只是沒有露出來而已。

k&gaLR&&mPDOL*-n-FeiVyyOD!fGe&g7It7#ja!zV1&IlPaUQ&但自從顧霜雁回來她就陷入極大的壓力,而桃薰將那些咒水還有給顧霜雁的湯藥,藉著飛雪的手,又放回去給雨鈴憐,因此她現在早已陷入癲狂的狀態。

雨鈴憐像是想起什麼,她看著顧霜雁:[email protected]=*Bs)&ZcugBZnkH7「對了,你其實不是顧君緣的孩子你知道嗎?你應該不知道吧?哈哈哈…認賊作父這麼多年,很噁心對不對?」

她什麼意思?

顧霜雁心裡驚悚,難道顧君緣不是她爹?

那她的生父是誰?

她看向雨鈴憐:「是妳!你為什麼要誤導我!我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顧霜雁搖著牢門。

雨鈴憐哈哈大笑起來,笑到仰頭後才抬頭看著顧霜雁,她突然衝到牢門前,伸出手要抓撓顧霜雁的臉皮。

「我也想問為什麼!你幹嘛要出現!你怎麼就這麼討厭!奪走了所有人的喜歡!」她攀著牢門,恨恨地看著閃過自己攻Z9gf5+*Nv([email protected]擊的顧霜雁:「我就是恨你!恨不得你去死!哈哈哈哈!」

她已經陷入癲狂,而顧霜雁摀著臉,她低聲的問:「是水嫣對吧?水嫣搶走了顧君緣的在意,讓你忌妒對不對!」

雨鈴憐在聽到水嫣時,有一瞬間被MW9tw=v$P3e^Rv=g_B0Ekr#$hS7ya!VDjEm+%lEYzo*U2DHqT4猜中的反應,只是很快又笑得甜蜜,她看著顧霜雁,滿臉惡意的微笑:「你猜,但我不會告訴你的,你跟那女子都該死!」她哈哈笑著。

笑出了眼淚,然後淚流不止。

她看著霜雁,彷彿又看到了水嫣,她冷著聲音說:「你們都該死!…當初,不該相遇的…」她的tF7AtLl$XE4)pquv%CNBmsHeDE(@gs4vFHJZ_cb7QPo1gN6V$g眼神又從霜雁的身上透了過去。

像是在與誰道別。

顧霜雁還想問,但不知道何時,顧君緣已經出現,他二話不說的=KcCddX^li=fs3Ia8%pxg0(ryt2YYyakRBM0z9WE(sK+ze(_F*推開顧霜雁,打開牢門,衝進去就是兩巴掌,將雨鈴憐打吐了血。

「閉嘴!」顧君緣暴怒的吼。

雨鈴憐含著sawZaX&TwP5X7$hXhMB91yE7Lf9oDtqw9c=Ppn-ZdG*ZZ1xc9c血,整個人被打到跪到地上,「從那個女子出現後,我就一直活在痛苦之中,但憑什麼只有我一個人痛苦?」她五指用力指甲摳在地上都摳出了血。

「我痛苦,我就要你們所有人都痛苦!顧霜雁,你沒資格活著,你是用著你母親的血出生的!是你害死了她!」

「我叫你閉嘴!」顧君緣暴躁的說,他點了雨鈴憐的啞穴,並且封印了她所有的功力。

雨鈴憐雖然安靜,但是顧霜雁瞪著顧君緣,「可是我還沒問水嫣…」她沒說完卻被顧君緣怒喝。

「出去!都滾出去!」顧君緣卻沒有管,粗暴的把顧霜雁轟出牢門。

顧霜雁按著虹靈劍想開口,可是想到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她就轉身走出了牢門。

直到牢門關上的聲音傳來,顧君緣看著雨鈴憐。

「我才剛出關,你就給我做出這種事情。」顧君緣的眼神變的冷酷而無情。

他提升的境界才道一半,就收到弟子的緊急消息而出關,一路上有人已經稟報他所有事情,讓他非常惱怒。

「我是你妻子,我有權決定這些事情!」雨鈴憐爭辯的說。

顧君緣沉默了一會,才突然看著雨鈴憐開口:「你病了,那些水你也喝不是。」

「你說什麼…」雨鈴憐突然想到:「沒有!我沒有生病!我…」

顧君緣直接帶著被綁住的雨鈴憐要離開,出去時正好遇到爭明。

「師尊!」爭明上前行禮:「恭喜師尊出關…」

顧君緣卻打斷他:「我帶你師母回去,她病了,需要照顧,這次我是暫時出關,之後還要回去。」

「是!」爭明親自送走了顧君緣,無視雨鈴憐哀求的表情。

世事番騰似轉輪,也終於輪到雨鈴憐嚐自己的苦果了。

「你病了,該喝藥了。」

男子的聲音說,如果光是聽聲音,那溫柔的聲線還有聲音裡的關心,一定會讓很多少女著迷吧?

雨鈴憐bq=MM%[email protected](keRX2M_K8*[email protected]瞪著眼前的男人,曾經她跟他也曾甜蜜過,那時她因為拜見尊長太緊張而病倒,顧君緣也是如此溫柔的拿著湯杓,一點點的將藥湯餵給自己。

但為什麼,那個溫柔男子的身影,會跟眼前暴戾的模樣重合?

雨鈴憐卻掙扎著,她拒絕喝下這碗藥湯,但是她被封印了功力跟經脈,又怎麼能夠抵抗眼前男人的蠻力。

「嗚…咳、咳…嗚嗚!」就算用盡力氣尖叫,卻只能發出這樣虛弱的聲音。

「乖,不喝藥,就不會好的。」顧君緣掐著雨鈴憐的嘴,把藥灌進了她的嘴裡,掐著她的喉嚨,逼著她嚥下。

直到灌完藥水,藥效的發揮,讓雨鈴憐冷靜了下來。

看到雨鈴憐冷靜下來,顧君緣放下調羹微笑:「好點了嗎?」

雨鈴憐看著眼前的男人,這個她曾經以為是一生依靠的男人。

「你怎麼老是這麼衝動呢?這樣我會擔心的,憐兒。」顧君緣溫柔的拿出手帕,替雨鈴憐擦著藥汁溢出的嘴。

雨鈴憐恍惚了起來,她記得當年,她剛剛成為顧君緣的道侶時,他也曾這樣溫柔的對待自己過。

這種熟悉讓她沉默的任由顧君緣動作。

「我有個打算…」顧君緣低聲的說,他看著雨鈴憐溫馴的模樣,這才解開她的啞穴說:「既然你3RfwFrzrL_Y)Z%sG+8PK=%iBSmXih9f0p2mI0TRTkZq^5O7d6i已經幫我講了,那就對教裡的人,公佈霜雁的身世吧。」

雨鈴憐驚訝的看著他「為什…什麼?」她艱難的問。

如果公佈顧霜雁的身世,那水嫣的死怎麼交代?

「因為我要娶她,憐兒,你會幫我對不對?」顧君緣看著她問,溫柔的伸手替她勾好頭髮。

雨鈴憐卻只覺得可笑,眼前這個男子到底在想什麼?

「她是你姪女。」雨鈴憐低聲的說。

顧霜雁是顧君塵的女兒!

顧君緣點頭:「是啊!但沒關係的,我們對外不是都說她是遠親嗎?就說是我的表妹,只要你替我牽線,憐兒,你不mNz9ATS8X=By$1FIkA(99qOkAcmjEONrM(S(B0X$V9YNUZ7S2U是最愛我的,你會幫我做吧?」

「顧君緣你瘋了7=es_si6uT8c$Vf75!GB7u*gd*kASnSqk!R%J)$5s6_d0h(q-O嗎!」雨鈴憐破口大罵:「你當年可是任由我欺負她的!怎麼你現在看她越來越像那個女子,你就打算將她收進房中嗎?」

啪!

顧君緣打了雨鈴憐,力道甚至大到將雨鈴憐,連同綁著她的椅子一起掀翻在地上。

顧君緣粗喘著氣,一會才冷靜下來,他扶起雨鈴憐,口氣溫柔的說:「鈴憐…憐兒,你不是最愛我的嗎?你不是為了我什麼wfE_M0UNGjAPsCanB9o0nvjcoA88MJFueLhSjaBZvBE-iPyb^M都會做嗎?」他輕聲問。

雨鈴憐卻不可置信的搖頭:[email protected]^K2-FY8*!R=mDdgzWOdltVS1s-(C+0-6&VK*l=ER-4HtA#「你瘋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她回來只是為了跟你天倫之樂嗎?你的名聲不要了?」

「憐兒,我可以不計較你在水池做的事情,我知道妳想要掌控道觀,但只要你幫我一件事,你想想,如果霜雁嫁給7z4dkjXm$ShvAwybPIsNUTBVMM*ij9HDnImKdhBwfoTSepGzFE我,那你就是大房,這樣多有臉面?」顧君緣卻還是執著的說。

「這是亂倫啊!顧君緣!你是她爹的事情,觀裡多少人知道!」

「只是遠親!」顧君緣對著她吼:「只要你幫我澄清,這樣就沒有問題了!」

雨鈴憐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她認不得眼前這個男子,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顧君緣看著她溫柔憂傷的問:「…妳不幫我?」

雨鈴憐憤然的搖頭,她可以為顧君緣算計,可以為顧君緣搶到道觀的繼承,但她怎麼可能幫顧君緣這件事情!

顧君緣嘆息,他轉身走到床邊,似乎在DA(MJFPVOM*f3kY*3o)cUCqDf%5BMGSL1^N8sJjl)[email protected]%xLU冷靜什麼,但只是一瞬間,他突然衝到雨鈴憐面前掐住她的脖子,慢慢掐緊。

「妳不幫我!你給我惹出這麼多的事情!妳不幫我!你以為我不0=sCrJmkHt%#&aSCRBl87I7LcuoS%o!I#%nHH$!UIZHhuIkcTT知道你那些骯髒的破事!我是你夫君!我叫你做什麼,你!就、要、做!」

說完,他撕了雨鈴憐的衣服。

雨鈴憐尖叫,但她再次被點了啞穴,她只能發出幾聲的氣音,她的雙手被反綁在椅子上,怎麼掙扎都沒有用。

現在沒有人敢靠近這裡,連門口的啞奴看到她求救的眼神,卻只能乖乖的關門退下。

因為這是她的夫君,夫君對她做這種事情是應該的,外人無權置喙。

雨鈴憐痛楚的看著房樑,流下了憤恨的淚水。

窗外,一陣風!vhIwqZN&$MtKSsJ)45dmiMmAuPj8#ubk7we8e(x6B6ka$B0WG吹過了桃花樹,躲在樹上的桃薰轉身,她不想再看到如此殘忍的畫面,藉著狂風她跑回了南風的房間。

果然,回到房間後,桃薰發現,發現八卦盒上山艮的位置,也就是代表顧君緣的刻紋也被按下去了。

等著南風的時候,她不得不感嘆,一切都是報應。

當初雨鈴憐對著水源施法,讓所有沾到水的人都會討厭南風,而南風則將她送來的湯藥,藉著飛雪的手送回去。

誰也沒有想到,雨鈴憐的那些藥,不僅讓她瘋狂,更讓與她同房的顧君緣也中了同樣的藥。

甚至因為顧君緣修練吐納的關係,他吸入比雨鈴憐更多的藥量,最後做出這樣威逼的事情。

她曾經打算用污辱白的方式逼死南風,現在她卻必須自己去承受那份痛楚。

一切都是因果。

「當年雨鈴憐構陷南風,讓她無辜受罰還被灌了啞藥,甚XZgPz4$fHop$iL4howTC61rGPT&Py*Km0k)pIE)[email protected]=(V5至還下藥迷惑瑞蒼去傷害南風,現在卻是所有的因果都回到她的身上。」桃薰感嘆,這一切都是自己選的。

咖、咖!

八卦盒又發出了細微的聲音,坤地的位置按下了,她們解開了南風的身世。

南風是水嫣的女兒,顧君緣的姪女,而顧君緣上面還有一個兄弟。

桃薰細數,「除了我跟南風,顧君緣、水嫣、雨鈴憐、碧雲、飛雪,還有一個位置,這個人是誰?

應該是某個關鍵的人吧?

桃薰在外面的桃樹等著南風回到房間的身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