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你們不要阻我!」

飛雪掙扎地喊,她看著眼前幾個師弟妹,直到被拖到靜僻處才被鬆開。

「飛雪師姐,那個人不是霜雁!」五師弟爭明說。

「誰說的!我根本沒有看清!」飛雪反駁:「我原本就懷疑,明明是那個魔族女子擋著,不然霜雁一V8x^[email protected]+--GzgFl9sUwSoDhjD$gSX0%bbxEu9D9arjj)lkb!定會認出我們的!」

爭明皺眉「大師姐,你搞錯了,你感應到她們身上的魔氣沒有!那些!v8B3HNzdtby&U2!_bAF*RlP!%-v+axyWjMvceflf_QMw#QLcJ人是魔族,就算真的是霜雁好了,她也早就不是當年的霜雁了!」

「我…」飛雪愣了一會,她才冷靜一點,她看著眼前的爭明,「g#u9Tu3Rr*[email protected]%*zXxU+Fzmz(6yr6cAG22*jE*aXhV)cLyu我一直都懷疑,為什麼當年霜雁會失蹤,她只是偷了劍才受罰,為什麼要罰得這麼重?」

她看著眼前的五師弟,「爭明,當年是你負責執法,霜雁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都不說。」

爭明看著飛雪執著的模樣,在場除了飛雪,還有瀑桾、流機兩個師姐都看著自己。

「三師姐、四師姐,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瀑桾聳肩,領著流機先一步出去,留下爭明跟飛雪放下了無法透聲的結界。

結界一放好,飛雪馬上追問爭明,「師弟,霜雁到底怎麼了!」

爭明原本想要開口,但是看到飛雪身上的掛件,他又沉默了。

「總之,霜雁已經死了,我在最後一次去執法時,就再也感應不到霜雁的氣息,大師姐,這麼多年你可以放棄了吧!霜雁師妹是不p7Vn_1xyfyRV5_vH(yC1lAZbb24i)D0Gy_PP0TcC142NXHAdOP可能回來的。」

「我不相信,霜雁當年不是IkZUqiGz4ILFks#Q$9o%zO2vC)1RpZ^gCMxMOgVR+*BGNhL6#Y只有偷劍而已嗎?」飛雪激動地說,她看著爭明,「我之前聽湍蒼也問過你不是,道觀丟了人,為什麼你都不在意?」

只有偷劍而已?

她忘了?

爭明看著眼前的飛雪,還有她身上那個雨鈴憐送的掛件,眼神暗下來,飛雪不是忘了,而是有人要她想不起來吧?

爭明選擇岔開話題,「飛雪師姐,你不是討厭霜雁嗎?當年你還找她比劍,現在為什麼又這麼在意?」

「我…」飛雪想開口,卻說不出什麼,她很在意霜雁嗎?

「師姐,忘了霜雁吧!」爭明真心地勸告。

「霜雁…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WDhWS%P+^T=Ud7gBB=ydjU)qca+師尊的女兒不是…更是我們的師妹,為什麼,你們都沒人在意呢?」飛雪不解,她看著爭明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可是他們明明是最親密的師門弟子不是嗎?

「師姐,如果你真的那麼在意霜雁,那為什麼你當年還要百般為難她?」爭明問飛雪,當年飛雪總是找霜雁麻煩,這是1tSU2POlfvdZZ_+aL92gapaGRnZd-_n__+*3)S5(4uN(v3zv7c所有人都知道的。

「我沒有為難她!」飛雪有些難堪的別過頭,她握著自己身側的融羽劍轉身,「我只是…只是在訓練她。」

爭明不解:「訓練她?」

「鈴憐上仙說,如果對她太好,她就不會努力練功了yuCX&8$o!Kj^-vZwF1tK=H9Yla6AjgQJCiaVMR4mo#$4pk^DOp,所以我就,將她逼得緊了些,我是為了她好,我沒有想到,她會因此記恨我偷了我的,可是就算…」

「不用說了!」爭明苦笑,他看著飛雪,「反正,霜雁不會回來的。」

「為什麼你這麼肯定!」飛雪激動地問。

爭明看著她一會,LV#SK#%9MAZ4wuXK$9e+q(_LoT=iC+^7+XqZwkNVKf*x8OTP_b才沉重的說:「你想知道的話,就去問鈴憐上仙吧!」說完,他解除了結界,留下飛雪一人不解的看著他。

飛雪知道就算怎麼追問,爭明都不會再透露半字了,她是觀內最年長的弟子,所有師弟妹的心性她多少都清楚,爭明雖然個性不突出,但卻是最倔最有原則的,他說得這麼肯定,那就是確定霜gQD7=tr$(q#mS1VJlA$#pFtS+YwXC5+!2(pvHxWY&f$+zs9_Kn雁不會回來。

但是當年到底怎麼了?

她只0Z)%OJHQ*_1C3_dz%MATWpo(vsKAd=jwUmOSC+sL6Qp-3kG=63知道霜雁因為偷了她的劍被罰,本來觀裡偷盜就應該受罰,她只顧著驚訝霜雁居然這樣討厭自己,想著等她被放出來,兩人再好好講開,可她卻再也等不到霜雁出來。

飛雪看著爭明,她是大師姐,總是領著大家玩,她永遠記得第一次見到霜雁,被一個門外弟子的婆子帶過來。

那個羞怯的小師妹就這樣躲在人後,不懂地看著所有大人,但是當自己伸手,霜雁就這樣跑了過KGG!L!*FR(#!ETbRd^+$EEQ%*G$-Do-my5D9e5zkvh3GsF9h8C來,那個柔軟的小師妹,很可愛又害羞,但是大家都是喜歡她的。

可是隨著時日推進,飛雪發現周圍的人都變了,她也變了。

對霜雁很嚴厲跟激進,不管言語包裝得多好,她欺負霜雁是事實。

想到爭明的質問,飛雪心裡有著後悔,她並不是多討厭霜雁,只是她也不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看著自己的融羽,她其實從沒有生氣霜雁偷自己的劍,她只是驚訝,但事情發生的很快,她根本就無法反應。

但是…

她想到那個魔族女子背後的人,如果是那些魔界的人控制了霜雁呢?

不行!我要救霜雁!

飛雪肯定的喃念,「霜雁,你是師尊的女兒,你不可以離開。」飛雪握緊融羽。

飛雪在心裡下了一個決定,我會救妳出來的。


(圖/pexels)

桃薰與南風拜別了清江仙君,既然紫菱先回去,他們也打算回到魔界。

遇到飛雪的事情,南風雖然驚P+%UDClIuEQ)vJH^rLqd(WZv(eNUjjHN1!Mhnd!m7p&RwsuMg0訝,卻也沒有太大的想法,她現在心神都在桃薰身上,只想著把禮物送回,就可以完成魔尊的吩咐,到時候桃薰就可以當她的道侶。

但在路途中,兩人飛到一半,卻遭到了伏擊。

「師姐!」南風驚訝地喊。

桃薰險險地閃過射過來的暗箭,她反轉桃枝看著眼前的女子:「來尋仇的?」

飛雪一人凌空而站,憤恨的看著眼前兩人,尤其是那魔族女子身後的人,那熟悉的臉孔還!O+RHit+g)[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7bNY*pM2I有看到自己時,那種了然的目光,她很肯定,站在魔族女子身後的人就是霜雁。

「魔界的人,怎麼能綁走我師妹。」她說完,舉起融羽就攻了過來。

飛雪的境界在桃薰之下,她自然不怕,舉劍擋住飛雪的劍,「這位仙君,你的師妹是誰我怎麼沒看到?」

南風也抽出虹靈劍,她看著眼前的飛雪要攻向桃薰,自然心急的要打退。

「霜雁!你不認得我了!竟敢拿劍對著我?」飛雪看著兩人,她們招式自然流暢,像是演練上千萬次。

這樣的熟悉,若不是朝夕相處是不可能有的!

飛雪感覺內心像是被人用火點燃了,她氣急敗壞地喊:「你不認得我了嗎?霜雁!」

那個多年未被喊出的名字,突然被人喊出來,南風亂了心神,她瞪著眼前的飛雪,但劍勢卻有些弱了。

但桃薰卻沒有任何顧忌,她微笑地擋在南風面前,「仙界的人都這樣無禮嗎?南風師妹,我們走吧!」她拉起南風,兩人轉身要走,但1d_8Tx(+m&1yH$O)lG#LN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又被飛雪阻攔。

「你想拐帶我師妹去哪!霜雁!你忘記我了嗎?我是飛雪啊!」飛雪激動的對南風喊。

「莫名其妙。」桃薰拉著南風,兩人轉身要走,卻被飛雪仗劍幾招攔下來。

這時爭明也趕過來相助,不管在觀裡怎麼吵,但是對外,他們就是一體的,因此飛雪執意要攔w4rg3P%[email protected]^XPWhnxi+F^z+ip=(TXSn_JKFd+5Pjp下那兩個魔族女子,他也只能配合。

%sQr5#hik5#$kkCHB7gZ#yb2QZ1qN2#Fo$I8C61ZdW09T=uRfd桃薰對飛雪原本是游刃有餘,但是加了爭明跟其他兩人就不同了,一對四,她還要照顧失神的南風,這讓她不慎被爭明劃破了手。

「是你!」爭明看到桃薰的臉,突然認出來,昨天他遭人偷襲,還想N!PcszBKcBYH#paR&uhpM1X^5*Le-eh^D!dO%2U3c*J8NZA7zk說自己得罪了誰,最後他跟那人戰成平手,兩人身上受了傷,而眼前人的傷口也讓他認出來了。

桃薰壞笑:「看來大家都認識呢?」

「誰要認識你這個妖女!」飛雪不高興地喊,她執意要帶走那妖女護著的霜雁!

霜雁一定是被迷惑了!

飛雪認定,只要IdyvQO5kg0+%3&S_cCL)(FXTmdeC9W))[email protected]#fD9pinq-))R)回到觀裡,霜雁就會回復正常的,她抓緊一個機會,眼看爭明治住那個女子,她執劍要殺了那妖女。

噹!

一把劍就這樣擋[email protected]^Na+phu在飛雪的劍前,南風舉劍看著眼前的女子,「我沒有忘記,你是飛雪…」南風說,她抬劍攻向飛雪門面。

飛雪先是驚喜,但接著又是驚訝,因為眼前的人並沒有因為認出她而停手。

「等等!霜雁…」

南風拿起劍猛攻,而爭明則被桃薰制住,就在兩方勢均力敵時,瀑桾、流機兩個師姐趕過來助攻。

南風因此而受傷,桃薰眼看敵不W^Ia_F_YXwrrJN0td6IAW9G-s)fHh*O(m^4!ZXgDxVKqICaezZ過,她拿出一個東西丟過去,被飛雪一劈,反而露出大量煙塵,一轉眼,兩人就消失在眼前了。

「她們去哪了!」飛雪驚訝地喊。

「應該是逃了。」瀑桾判斷。

幾人這才收拾起來,他們既然送完禮,那兩個魔族女子也消失在此地,他們也該回去道觀了。

只是飛雪還是大受打擊,她想到那個攻擊自己的霜雁。

「為什麼?」她有些失神的問:「霜雁為什麼會這樣?」她居然對我舉劍。

爭明與其他兩個師姐將飛雪拉走,飛雪卻執意要追回霜雁。

因為飛雪是大師姊,爭明評估有pCy)zMZx7&Ax7XbIr_y*[email protected]!tm$贏面,他也順著飛雪的意思追擊,況且他也有些好奇,那個魔族女子為什麼要替霜雁挑戰自己。

南風跟桃薰飛了一段路,直到沒有感應到飛雪的氣息後,兩人才停下。

南風下意識要拉桃薰,卻拉到了一掌濕熱:「妳怎麼了!」她看著自己手上,上面有桃薰鮮紅的血。

「很重要嗎?」桃薰語氣卻有些冷硬,剛[email protected]@9A*U1wxz7QDNBjHNIpMHd3gLMqoRuBK3oW*DB4$6f9Z1Nu剛跟那個男子打的時候她就受傷了,但這一路上南風都沒有發現,她心裡有點委屈。

想到剛剛那個飛雪,桃薰其實是認識的,根據她打聽到的消息,南風在半緣道觀裡時,就是這個飛雪師姐特別針9DLGWIy8X9r)qK_6WfUhVyFE*[email protected]#X-9lgcYN6)V$iRbd對南風。

但…

桃薰咬了下唇,剛剛TE24Q_!Sz#R4rTbJ0fEgNbPuEYqU9OcLidMUVnpC3uwq7Y-N^X的對峙中,她知道那個飛雪不是真的討厭南風,而是另一種相反的感情,今天她看著那個飛雪喊南風的樣子,心裡就更清楚了。

只是南風的態度卻讓她有些不快。

「阿薰,你生氣了?」南風拿著藥過來想替她上藥。

「沒有。」桃薰卻甩開她的手。

南風趕快拉著桃薰的手「別生氣!我剛剛只是嚇住了…」她討好地拉著桃薰,細心地替她上藥。

「今天那個男子,叫爭明行五,當年就是他負責對我執法,所以我tWz_(Ut^uLjshMBaPn#q&Cp45I+(B&K9*%4MN3NZ*Tc8of^3HZ有點嚇住了。」南風解釋,想到當年受的委屈,她心情也不好。

「爭明是吧?」桃薰點頭,她知道這個人,昨天她就是去找這個人私鬥的,今天卻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南風也想到了爭明的話:「你昨天消失jcF#IG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5gKAXQTEg)_(#2FT7u^H就是去找他是不是?」他還認出桃薰,前後的事情一合她也反應過來,大概是桃薰偷偷去替她出氣吧?

這個傻瓜師姐!

她看著桃薰,心裡又暖又甜,她這個師姐雖然看似漫不經心,可是最是護短,以前她會為了帶自己散心去人xCum)RB!NaLxba%KEh&nn%H&z([email protected]%E82界,現在又為她去找麻煩。

「是又怎麼樣,妳一看到他們魂都差點被勾走。」桃薰不高興地別過臉,她也是Gw_qfJ_A=y2Qv10)[email protected]#6Xy(T70pIfQV*224lT有脾氣的,南風是她從小照顧到大的,可她卻跟那個什麼飛雪同樣是師姐,這叫她怎麼肯。

南風卻心情很好地湊過去:「師姐吃醋?」難得看到桃薰這樣在意自己,她心情轉好,忍不住的想逗一逗桃薰。

桃薰哼了一聲。

南風討好地摟著桃薰:「阿薰。」她親了親桃薰的耳垂。

「別想用色令智昏這招!」桃薰架住她,將她拉到自+oA$DfQuU3)uK761=h8lZcPTn&KkaXHR1(_U1T0vCWv^@njp=J己腿上:「從實招來,那個飛雪是誰?」她可沒有錯過那個飛雪看重南風的樣子。

南風坐在桃薰腿上,提到飛雪她眉頭一皺:「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那樣,當年明明是她說我偷劍,可我明明uyHxrKg4*kjw((IrB8)[email protected](sQ=FRXzgexQWThi沒有!」她緊張地看著桃薰,深怕桃薰真的相信自己是偷東西的人。

「我知道你沒有,那時你說你被罰禁閉室,若是偷了也不該藏在那,太容易被抓到了。」桃薰點頭說。

「我才沒有偷!」南風強調。

「好,沒有、沒有,我們南風這麼高風亮節,才不會偷!」桃薰哄著她。

這下換南風不高興了,她哼了一聲,要桃薰哄。

桃薰無奈又好笑,幸好南風對別人都是冷漠以對,不然任誰看到南風這樣撒嬌,都會嚇呆吧!

這麼可愛的南風,是獨屬於我的。

桃薰摟緊她:「還在氣啊?」

「師姐,我…我只想在你身邊就好。」南風細聲說。

看到桃薰受傷,她才發現,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她要的只有這個人,會摟著她、疼著她,會歡喜的喊她南風,8!8TIa$#@iv1dX8Pc^8dQ228HP!tmqvbimqao%2PZQ-_28n0mg她要的,只有桃薰這個人。

桃薰的神色有些低落,兩人看著對方,她們現在是箭在弦上,苦修多3cU5d*C1cT9eZSb_yjh&Fr^qCe*6g0utAU#C6LPg75eOjpHCWD年的雙心訣,還有魔尊的交代,南風的報仇,若是現在放棄,她們等於是得罪了仙魔兩界。

桃薰看著南風,我不能讓南風跟自己落入這樣的境地!

她牽緊南風的手,南風也堅定的看著她,她們彼此內心都有同樣的想法,要保護對方。

遠處,突然又有人的神識探過來,桃薰把握時間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南風,現在的你,有強大的功力跟清楚的識想,如果有機會回到半緣道觀重新開始,你願意嗎?」

這是一個足以困擾南風的問題。

如果這句話早幾年出現,南風知道,自己會毫不猶豫的點頭,她不想再讓半緣道觀的眾人看低自己。

可是現在,她看著桃薰,比起那些傷痕,她更…

「他們往這邊去的!」飛雪的聲音遠遠傳來。

南風皺起眉,桃薰分辨出這次除了半緣道觀的四人,還有誰跟他們一起!

「他們找了幫手!」桃薰皺眉說。

「恐怕是遇到別的仙門,他們肯定會殺了我們立功,師姐我們要先回去!」南風說。

「不行,魔界的通道符令在紫菱那,現在被人追殺,我們不能去人界躲。」桃薰困擾的說。

「只能先在入口附近了。」南風御劍,桃薰也踏上桃枝,兩人決定先離開再說。

「別想逃!」飛雪卻帶著其他人出現,堵住兩人的生路。

有人見到桃薰身上魔氣,已經拿出法器攻擊!

桃薰眼見無法走脫,只能留下,南風瞪著眼前的飛雪,眼神戒備。

這是一場惡戰。

對桃薰跟南風而言,唯一能喘息的原因是飛雪還想帶走南風,所以沒有下殺手,但也讓她們陷入苦戰。

兩人帶著傷要逃,半緣道觀的人卻追在身後,提著劍不死不休的模樣。

果然!

桃薰內心嘆息,笑笑道長的占卜沒有錯,而他們早在確定要送禮時,就已經踏上了命運安排好的道路。

他們唯一的生路,只有那裡。

桃薰裝作輕鬆一笑:「我知道有路回魔界。」她突然摟著南風,踏枝一轉。

南風愣住,但身體下意識地順著桃薰走:「師姐,這並不是回魔界的方向啊!」

桃薰沒有說話。

南風還是選擇相信桃薰,兩人飛了一會,突然有人對桃薰射出一箭,居然突破了魔氣的防護,竄入了桃薰的背。

桃薰悶哼,南風這才反應過來,她舉起虹靈劍護著桃薰離開。

隨著桃薰的帶領,南風發現兩人離魔界越來越遠,最後兩人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半緣道觀眾人眼前。

作者:馥閒庭

《調笑令》最終回漫畫試閱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