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自從兩人在一起後,桃薰感覺自己的肩膀跟腰好像不是自己的,因為總有隻手會搭在上面。

桃薰看著(xosVK5%QO(LXaeqr(S5RShELfUn9CJCdSG22Nv_RI)8jJ*MOJ南風,她們剛練完雙心訣,南風卻已經整個人都要掛在她身上了,她拍開從腰要往上爬的手爪子,南風的體力越來越好了,但她卻越來越累啊!

「我家高冷的南風師妹被妳藏哪了?」桃薰狐疑的問,南風該不會被攝魂了吧!

不然為什麼性格轉變這麼大?

以前南風跟她對打,扭傷都不帶哼的,現在劃破手指都要她包紮,前後對照,像是換個人似的,太不對勁了。

南風面對桃薰疑問,不高興的回應。

「妳還敢說,以前動不動就跑走,我不冷著,難道眼巴巴的像小狗似的等妳,我才…」她甩頭嘟著嘴說:「我才不想讓妳+FGE$fAuQlNGGeQJ_U-iqORx3KADDQ^3#BzyioklP5n)!5^rOw覺得我可憐。」

桃薰看著她,她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會讓她這樣緊張,她抱緊南風:「乖,師姐在這,不跑了。」

南風滿意的抱著桃薰:「恩,不許妳離開了。」好不容易桃薰是她的人。

從小被她救回,有救命之恩,又是她心裡最崇敬的大師姊,她自然是傾心的,只是以前的桃薰,是整個教裡的大師姊,她又是個外人,hpgtn0sU=pyxMrT+aCJ!ah6mynK)UWKTGO)cy(njUqGPVNlxrz就算心裡不快也不敢說。

可是現在,桃薰是她的,獨屬於她的薰風。

她們是一對的。

南風滿意地抱緊桃薰。

桃薰嘆息,南風總是勾起她心底最深的憐愛,她心疼的抱緊南風,直到感覺腰上的手往下走$H1%2T%3$kIbtJ(v17ZbjO#VK%o2edMqmz%[email protected]_Dacx:「等等…妳…住手!恩!…」她喘了一聲,因為南風的手輕捏著她的臀。

「師G6%tm7OngL!l0l*toRRMZwR*&pYNWzx&8tDo%hLzrdFI=N-Yc1姐,我要妳疼我。」南風貼著她的耳邊說,她想要桃薰屬於她,全部都是,因此內心的獨佔都變成了情慾,她恨不得把桃薰拆吃了。

而且,她們每次都必須裝作感情不好,然後她晚上才偷偷溜進師姐房裡,這讓南風很不滿意。

桃薰是她的!

她抱緊桃薰,兩人親密的貼在一起。

其實不是真的有多愛色,而是喜歡的人在眼前,她就是想要碰觸佔有。

「別在這吧!」桃薰緊張地說:「我們先回房好嗎?」

「好。」南風點頭,兩人牽著手回去桃薰的藥爐。

「南風其實妳-TI)pg%v78E3(JeaGmDRb2#azyUMEvQlCuZYu5ZPIARO8yd*wc真的可以說的,我當時…沒想這麼多,也沒發現妳如此不安。」桃薰是不想讓人擔心,她第一次走,是去替南風受過,私帶仙族本來就該罰,那是規矩,後面幾次,則是去人界調查半緣道觀的事情。

「我不要妳可憐。」南風貼著桃薰的耳邊,手環住她的腰眼神侵略:「我要的是妳的心。」

桃薰喘息,她親吻著南風的頰,直到她的耳邊,她的手也爬上南風的胸:「我的心現在妳這。」

南風恩了一聲,將桃薰壓到了床上,只是外面的沙漏傳出了聲響,南風該走了。

「我不想走。」南風不高興的說。

桃薰親了她幾口:「乖,做個樣子。」

南風只好無奈地離開,到了房間,跟附近的師兄姐打了招呼,她藉著手環的桃木,又傳回桃薰的房裡。

「南風,我想妳應該也察覺了,雙心訣的問題。」桃薰說。

南風嘟嘴,她一回來就講這種事情,但是桃薰在意,她只好乖乖地點頭:「師姐,妳不想練上去對吧?」

桃薰點頭:「雙心訣有個招式,以少昊血脈為祭,可以達到對人不死不休的追殺,我們練習這種功法,妳若以身為祭,我必定也會相G6BGp7TXj%Hnf_8P!a(8fkFiTCvnZM%kZ06CmJpi#OLM^!=*9u隨。」

所以這是買一送一的人命買賣?

南風皺眉,她自己死了頂多是不甘心,可是桃薰若是損傷,她是極度不願的。

「可我只有一半的血緣。」南風說,她的母親是是人族。

「所以魔尊才讓昱灼拿藥給妳。」桃薰說:「那藥我有請哥改了,但妳還是別吃,我不希望妳受傷。」

講到昱灼,南風又吃醋了:「當然不吃,誰知道那狐狸給什麼藥。」

桃薰看著南風吃醋的模樣好笑:「幹嘛,昱灼是我義兄。」

「哼!」南風高傲地冷哼,義兄了不起阿!

「妳跟他不同的。」桃薰捧著南風的臉親:「而且人家有喜歡的人了。」

「可妳們還有婚約…」南風不高興地說。

「那就是敷衍的,我早已經有主了。」桃薰貼著她哄。

「什麼主?」南風緊張起來。

桃薰看著南風:「不是你麼?」她貼著南風的耳朵,「妳不想解除我們之間的契約,)OVkMUqL%Jx7u0=OHpL1BpuelL7^IXIW(s%KR3sERBs6IFn5wj那我的主人就是...南風。」

忍不住伸舌,輕舔那白嫩著耳垂,南風很可口,桃薰用貝齒輕咬,一點一點的「吃」著南風耳邊的肉。

桃薰知道了!

南風有一瞬間的驚訝,那個魏無與桃薰的契約被她接收後,她並不想解除,這件事,桃薰早就發覺了吧?

這種獨佔的事情,若是互相喜歡,就是甜蜜的,南風深深地體會到,她無比慶幸,她喜歡桃薰,桃薰也喜歡她。

感覺耳邊是桃薰溫熱的呼吸,還有耳垂傳來一點點被嚙(y5AN=EsVEXb$qW1^([email protected])rXqUXb)=%1咬的感覺,南風感覺桃薰正一下下地挑逗著自己,她說的每句話都讓自己心蕩神馳。

「主人,我們睡覺好嗎?」桃薰誘惑地問。

南風摟緊她,眼神黑暗地命令:「上床。」

桃薰微笑地上了床,看著南風在自己旁邊蓋上了被子。

「答應我,別用那個招式。」她要南風好好地活著,就算不報仇也沒關係。

「好的。」南風抱著她,埋進她的頸窩,伸手撫過她的手臂然後滑到她的手掌,與她十指相扣。

人間有言,一夜金簪敲枕,形容男女歡好。

她卻捨不得桃薰傷了,抽掉了桃薰所有的簪。

看著她披散的髮,在自己身下柔媚呻吟的模樣,南風微笑地欣賞。

這獨屬於她的風景。

魔尊的考驗,與南風想像的非常不同。

南風收到傳訊,來到魔尊的門前,她伸手推開門時,看b$kvM=!J#(Ff*2$dA)Bt)cJbGgmlcOUkaQpWIXiD^=)ZxXtZgs到魔尊正端坐在位置上,她的魔壓又更重了,但自己早已不是當年的弱小。

她昂然地站在魔尊面前,這一次,她有能力抵抗自己的命運,也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只要打敗顧君緣,她就能帶著桃薰離開,跟桃薰在一起,成為她最堅定的目標,也是她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魔尊看到南風的渾身的鬥氣,滿意的點頭。

「很好。」魔尊開口,他看著南風:「現在妳有了可以與半緣道觀一敵的實力了。uWh(gG*5%kj#NqBJg2VBSIKIK#eGT32HO&TQJcG$0ORx^KQYAo」南風愣了一會才點頭,她等著魔尊的試煉。

「明日妳跟桃薰、紫菱一起,替我送件東西。」魔尊看著她說:「送完,妳的試煉就結束了。」

南風愣住,她看著魔尊:「是。」但其實她內心有的緊張。

難道魔尊發現什麼?

魔尊高深莫E0Z*gDEZ9p(46Dok6LV#B0moV_WwAm=nCDhmY+EaTdgHr71gYX測的微笑,他撐著手看著南風:「我與清江仙君是舊識,希望你替我送禮過去,參加青江仙君的萬年飛升大典。」

「清江仙君?」南風有些迷惑。

「妳有聽過人界的小說白蛇傳吧?」魔尊問她。

南風點頭,依著腦海的印象說:「似是描述的白娘子修煉成人形,是蛇妖與凡人的愛情故事。」

「白娘子與許郎如何不說,你們這次要拜會的,便是當年的青娘子,她如今修煉有成,妖族與我#[email protected]=c8*)a)wE)@8m$e&OOC=250t-7S4_ayHcl們魔族親好,所以才派妳跟桃薰、紫菱送上賀禮。」魔尊說。

南風點頭,她看著桌上的盒子:「弟子定當不負使命。」

「那就麻煩你們了。」魔尊說,只是她的眼神卻多了一些興味。

南風卻沒有注意到,因為她開心的是,可以跟桃薰一起了。

她就這樣帶著賀禮離開,忽略了魔尊看著她的表情,似乎帶著一股陰鬱跟算計。

隔天,她與桃薰、紫菱兩人一起出了魔界,她是少昊血統有翅膀,而桃薰卻只是折了那黑色桃樹上的JG_ltHy+U8Z*iffrYZ%W^Nypg!gfcg6!G6CX$djp$aX3R+C#O*枝枒,踏枝浮飛,而紫菱師姐則是御劍而走。

她們要前往西山清江仙君的洞府。

花了十幾日,兩人才到,因為三人都專心趕路的關係,竟然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一日到達。

站在洞府門口,三人有些遲疑。

「師妹,我們早了一日,還是明日再過來吧?」桃薰說。

清江仙君雖然是蛇妖,但早已修煉成妖仙,仙部眾人也會來慶賀,zdVU653Lt^[email protected]@NHIXI)dBA_z$qs^5+hY+%[email protected]她把仙族跟魔族分開,一個月,前十日是妖族,中十日留仙族,後十日則是魔族。

她們卻剛好撞到仙族的最後一日。

雖然大部分有大能的仙人已經先離席,但裡面的仙氣也讓人難以忍受。

南風點頭:「好的師姐。」她捧著禮物,兩人正要轉身,卻剛好撞上一群仙人離開。

原本也沒有什麼,魔族跟仙族互看不順眼,但今日來送禮,自然就是互相避讓。

桃薰不識來人,只是將南風掩在身後,跟紫菱並肩站著,兩人讓出了路,表示禮貌。

而對方見桃薰識相,也沒有說話,就要離開。

兩方無事,如果不是後面的女子見到魔族,心生不悅她回頭想說幾句,正好一陣清風吹過,吹起南風的EaUiP8558csoEAh-tsRfv0s12%NhIyitPOfjl4_xUsEtGIfh6_髮,讓女子認出,她也不會出聲驚叫。

「顧霜雁!」

五百年沒聽到這個名字,南風都要忘了,她愣了一會才回頭。

看著那位白衣的女子,就是半緣道觀的大師姐,飛雪。

但南風只是很快就低頭,準備跟著桃薰離開。

飛雪卻不肯放過,她衝上前就要EjIxjX(vSBJooV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8VdBNj=3E扯住顧霜雁,卻被桃薰拿著桃枝阻止:「這位仙君,我們今日來送禮,還請不要為難。」

桃薰面上帶笑,但釋出的魔壓卻讓飛雪停步。

「顧霜雁,妳偷了我的劍,還拋下教派,不需要解釋一下嗎?」飛雪卻頂著魔壓質問。

想到當年的構陷,南風瞪著她想開口,卻被桃薰暗住手:「南風,妳什麼時候改名的?」

南風看著桃薰眨眼示意,她配合地說:「師姐,我也不知道,許是我長得像誰吧?」

桃薰對她微笑:「妳這美人面,倒是太惹眼了,不過我們這次是來送禮的。」說完要將她拉走。

洞府前的管家也走了出來,這管家也是修練過的妖,她見兩方人馬在門口,連忙上前,將桃薰跟南風招呼進去。

兩人沒有理飛雪,一起走了進去。

「顧霜雁!」飛雪還在喊,卻被其他半緣道觀的師妹拉住。

「大師姐,妳大概是認錯了!」

「是啊!大師姐,妳認錯人了。」

「不可能,那明明就是霜雁,我很肯定她…」飛雪不信的說,她看著那個神似霜雁的女子,KR-r*Kv!db+ODraiS0XB=7f%6&FPz%tw)[email protected]當年她總是堵著霜雁,怎麼可能不認得!

「如果真的是霜雁,那看到五師兄她還不嚇死,畢竟當年是五師兄打…」其他師兄妹說。

「少幾句吧!」師妹也勸飛雪。

飛雪雖然被拉走,「我不相信!當年一定是誤會,你們怎麼將霜雁罰得這樣重…」

幾人的聲@X)#kQMK4GI^0&Z&lu40*[email protected]_6Zod&D9rl%Be$QE!7Xc音終於遠去聽不到,而桃薰也收回地上的桃花枝,她原身是植物妖,桃花血緣讓她可以利用自己的桃枝,在桃枝安了竊聽符後,她便可聽到那些人的話。

五師兄?

桃薰心裡了然,走進洞府,順著管家的指引拜會了清江仙君,紫菱卻突然腹痛先回去了。

只留下南風雨桃薰兩人進府。

只見清江仙君,一身碧色衣裙,模樣妖嬈地靠在椅上,受了她們的禮。

「仙君,我們魔尊賀您萬年飛升。」桃薰說。

清江仙君笑著受了禮,讓管家接過了南風手上的禮盒。

「魔族中妳們到是最早的。」清江仙君掀開盒子,她淺淺一笑:「這是魔尊的特意為我煉的魅璃丹吧!」

「是,師尊知道禮薄,便吩咐弟子早早過來,賀個頭彩。」桃薰笑說。

南風雙手空了,就站到桃薰身邊,兩人肩併著肩,她的手輕輕地碰著桃薰。

清江仙君看著兩人親密的模樣,剛剛洞府外的衝突她也早就注意,只是故意不出,想看看這個邪影教[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女子怎麼處理。

這個桃薰恐怕就是魔尊選定的人吧?

看著那個叫南風師妹偷偷蹭著桃薰,那神情分明就不只是看姐妹的眼神,卻讓她有一點恍惚。

那一年,她也曾用這樣的目光看著那白色的倩影,聲聲地喊著姐姐。

她們之間是姐妹之情?

清江仙君苦笑,拿起一顆丸藥輕聲,「以前她總讓我不要只靠丸藥,罷了,這兩粒賞了妳們。」

桃薰一愣:「仙君?」這總共就十粒,給了她們兩個,這是何等大禮?

「賞了就賞了,仙族拖拖拉拉的,怎麼妳們魔族也囉嗦地緊?」清江仙君一抬手,就是兩道光進了兩人嘴裡。

「好了,下去休息吧。」她揮揮手,懶魅地歪在椅上,讓管家把這魅璃丹收起來。

管家點頭。

桃薰只好跟南風告辭出了門,兩人走在廊下,桃薰是師姐,走在南風前面,兩人前行,南風卻盯+#exk9bOQrsDud(I9RFL+WsoQ=!uezT^3E7(x*Dvw1)e_+BVDV著桃薰,因為剛剛她只是輕輕碰了桃薰,桃薰卻把手移開。

她心裡有些失落,但一會她忽然覺得手一暖,桃薰趁著轉彎時牽了她0HsWhPK^cr!Z8&0=0YnvP3M0#qDnT#^78f_eG5-6TY13tfb2Uz的手,南風微笑牽緊桃薰的手,兩人的手用袖掩著,但指掌相扣牽的緊。

管家將兩人帶到客房,連同未歸的紫菱,共三人一間,她們也沒有意見。

等管家離開,桃薰才鬆了一口氣。

南風卻直接關了門,摟著她的腰:「薰!」她欺近桃薰討了一個吻。

「等等!」桃薰謹慎地推她。

「為什麼這麼緊張?」南風問,她伸手勾住桃薰的腰,手就往她的胸前爬,卻被桃薰制住。

桃薰皺眉抓著南風的手:「這裡是別人的洞府,別太過了。」

南風卻不肯,她撒嬌:「那妳親我。」


(圖/pexels)

桃薰無奈,只好在南風的嘴唇前,輕吻了一下。

南風正開心桃薰的靠近,卻只是蜻蜓點水地唇肉貼一下,她不滿意的抗議:「才這樣…」

「乖,等回去好不好?」桃薰哄著她:「而且紫菱也快回來了。」

南風只好嘟著嘴,摟著她一下才放開:「我忍了好久!」一路上她都捧著禮物,而且只有親親抱抱哪夠啊!

她好不容易才把桃薰拐上床,只要這次任務完成,她就同意當自己的道侶了。

這時紫菱回來,她們只好先分開。

「我出去一下。」桃薰突然說,她順手拿了甲辰劍。

「師姐,我跟妳去。」南風也起身,但卻被桃薰攔住。

「晚點宴會就開始了,那時我會回來。」桃薰說。

「等等…」南風要追出去,但卻已經沒有有了桃薰的蹤影,她只有抬在身前的手,抓到一把涼風。

而桃薰離開時,錯身而過的是剛回來的紫菱,南風只顧著戀棧不捨的看著桃薰的背影,卻突然被人拉住了手。

紫菱拉住南風,一臉驚訝地問她:「這是誰的東西?」

南風手上的手環,不是教裡面的東西,只是之前上面的桃薰的氣息,讓她當作桃薰送南風的首飾,並沒有太注意SKb7=#sE5PJ+1+h(*zEZtdnaPI8*%*[email protected]+a0JLa%IU0,直到南風抬手時,露出手環的全貌,她才注意。

南風不明所以的看著她:「這是我娘給我的。」也是桃薰替她帶回來的東西。

她的手環是當年半緣道觀中,南風生母的唯一的遺物,被她丟到火裡燒了,卻意外打開裡面的引qxP89f7eZK4kwpFNY_E!FMbjT&h8P_SFqQ3lLo8CasbD1KlgR*魔咒,這才有桃薰將她撿回來的事情。

後來桃薰除了替她把虹靈劍帶回來,還有這是這串手環,只是因為當年用火燒過_fcHfCc&C)3$aY3gx$(JeXM3DZe&HZPiO31nGBBt_s#C4fSj5*,所以木環上面被燻黑了,桃薰用自己桃木拼好,又刮掉焦黑的部分重新涵養過,因此紫菱初見時,並沒有發現這手環的不同。

「紫菱師姐,妳怎麼了?你認得這手環?」南風迷惑的問。

這木手環雖然不是什麼特殊珍貴的材質,上面的花紋也普通,卻是桃薰除了必要衣物之d#6-gdCM)_H^[email protected]#R=57%[email protected]^2I^fbdl#M外,額外送她的東西,南風自然寶貝珍視。

紫菱收到南風的詢問,緩過神回答:「沒有,只是式樣很眼熟而已。」

紫菱平淡地說:「Ph+$DlB9bN42b$xQ-y3uFr([email protected](dY4aVN5+我想起我落了東西了,你跟桃薰先在此地逛一逛,我們之後在通道匯合。」說完,她化為一陣紫光消失了。

南風被她搞得一頭霧水,要想追已經趕不上了,但似乎不是什麼緊急的事情,她覺得等桃薰回來再說好了。

結果師姊妹三人,卻只有南風獨自參加宴會。

南風坐在清江仙君的飛升宴上,冷著臉坐rbB*HJbc9a1L))e4$9Ld5(SS#S)!%LBv3zdKvhYDNWk+0)[email protected]在椅子上,她食不知味地吃著東西,一邊擔心著桃薰,想想她還是夾了一小盤食物,藏起來,打算等等給桃薰送去。

但在走回房時,她卻迷路了。

奇怪,怎麼回不了房?

南風不解地端著食物,明明她想往南邊走的,卻越走越近北邊。

直到一個月亮門前。

她從門的欄杆看去,只見一個白麗人站在門前,看到南風,麗人微笑:「我原想自己遲kELI_qBj*F)8tJo8!5hX!t-Syd_TswhK9#uw^iMljm!vRb%8ON了,但遇到妳正好,請妳給青兒帶句話。」

南風愣住,但此女的功力更加高深,她不敢打擾,只是點頭。

「就說五日後,仙台上相約謫世,我當還她。」她說完便轉身,化作白龍雲影消失了。

只是白龍在盤旋時,落下一片花瓣似的白光,是一塊麟片。

南風看著女子留在地上的一片白麟,她拿起麟片,走回去找青江仙君。

她第一次看青江仙君失了儀態,那癡笑的模樣雖然只有一瞬,但那當中的情意卻讓她震撼。

「她心裡終究是有我的。」青江仙君微笑,她拿過那片麟,溫柔的喊,「白姐姐。」好似那鱗片是多麼珍貴的iVP-wbP44U2=!1EVkmtxf#=PkAMZW44^$xOU(yA1cyik_pjq()東西。

那一聲白姐姐中,南風彷若聽到了纏綿淺捲的情意,似gs7oT6sfr1pY-xpkbPyPiSe8f&oifs)[email protected]!Kzrrv*xNZPVZ2aJ是等了許久,終於在望眼欲穿中等到了那人般,如甘蜜般的歡喜。

「果([email protected]!6o%HL_hEGQO$j1g^BGba然,我沒有算錯,妳叫南風對吧?」青江仙君微笑的看著南風,她從自己的腰間摘下一把配劍:「這是我當年用的法器,便贈予妳吧!」

「小女受之有愧。」南風說:「只是傳一句話,我不敢受。」

「是麼?」青江仙君這才從失態中回神,端起了仙君的架子,「那我便幫妳一個忙吧!」她微笑伸手一揮,南風HT!a=VEpQ2MV1NdIHBSo45e7CYNcVgmyrC7rXfok*lBL*MA#9g感覺到原本擋住她的氣息消失了,從她跟桃薰的房間傳來桃薰的魔氣。

「師姐回來了?」南風喃喃的說,她行了禮,沒有等清江仙君說話就自行離開了。

青江仙君微笑的目送著南風,她離開的身影是這麼雀躍。

就如當年的她一樣。

世人都說情字誤人,可又有多少人知道,走過紅塵也是一種修行。

她看著南風的背影微笑,希望這孩子撐的過去接下來的風雨。

南風在趕回廂房E7zdba!9s5mpK8%NQ0%Gdly3UdrHH_2rBlai5iu$IlVQ!JI2-Y時,卻只覺得背後的視線讓她悚然,總覺得高人就是這樣,話都說一半,還特愛打啞謎,尤其是她的師姐。

想到桃薰,她就無法克制的意動,其實她也曾問自己,為何就是對桃薰有了情意,不說女子與女[email protected]^uON=0G-^ApbM(7oZId6*WmA子之間無法生子成婚,但她就是對桃薰情根深重。

可她又覺得,桃薰雖然老是喜歡戲耍她,卻又是對她最[email protected]^yYP2GrWkL354(3Gs8pth!LN=7ssvvt9UOGhGiHhs好的,她可以很放心的信任桃薰,而且桃薰能力這樣的好,又會醫懂毒,她為什麼不喜歡。

況且…想到兩人的床笫之間,桃薰溫柔的耳邊低語,那迷情的憐愛,她就覺得戀色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她回到(plw#xK)%dk(lQm8+e%n#_$ml_)57Me0SA#!XFR8KoV4obK7GW房間,就感覺到桃薰的氣息,她馬上打開門:「師姐,妳回…」當她看到桃薰的裸背上一條傷口,她趕忙關上門,走到桃薰身邊。

「師姐,誰傷了妳?」南風焦急的問,這傷口明顯是仙界手段,師姐是最軟和的個性,她跟誰起了衝突?

她走上前,桃薰卻連忙把衣服穿起來:「沒事,輕傷。」

南風走過去要靠近她:「妳怎麼了?去做什麼?」

桃薰卻沒有說,只是對她伸手:「過來。」

南風沒有說話,但還是靠過去,她希望桃薰告訴她怎麼了,但桃薰只是緊緊將她抱在懷裡。

埋在桃薰的懷裡,南風覺得又安慰又失uEHzfhLPmxNlDEwekmZ=BZNmw0mH)yLW8&f*8d3sEEuZReZWZ-落,她沉眼,自己是不是就是永遠的小師妹,她不能問桃薰,桃薰也不會說。

「等回去,稟明魔尊我們就結為道侶吧。」桃薰低聲地說。

南風卻驚喜,她抬頭看著桃薰:「當真!」

「對。」桃薰抱緊她,直到南風捧著她的臉吻,她才有些掙扎。

「薰,妳愛我嗎?」南風執著問她。

桃薰肯定地點頭,然後低聲的回問:「那妳呢?」

南風卻是愣住一會才點頭:「當然!我最愛你了!」她笑得甜蜜。

南風不知道的是,這樣的笑容狠狠的抓住了桃薰的心,她內心最後一絲疑慮也消失了。

桃薰微笑說:「我心同妳。」她看著眼前的南風,偷偷在心裡說。

我會保護妳的,我的風。

兩人相依一會,桃薰才發現少了個人,「對了!紫菱呢?」

「紫菱師姐抓著我的手,問我這手環怎麼回事,之後她就說落了東西,大概是落了首飾回去找吧?u)[email protected]$Sue87bSiSxsM8ATfe83x=I67WS*GkP&3S」南風交代紫菱的話。

桃薰看著那手鐲,沉思一下才看著南風:「我們該回去了。」

南風也點頭,她握緊自己的虹靈劍。

作者:馥閒庭

《調笑令》最終回漫畫試閱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