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之前桃薰是採藥被綁架的,現在她好不容易回來,又有昱灼狐君在身旁,兩人出入相伴教裡的眾人都在看他們。

桃薰早上要負責煉藥,中午則跟南風練習雙心訣,只是自從曦灼長老公佈,要再W*ubw11eVXIqn-KNtP6Xm#=4I&Rxp7iRY97D8201CwzJ3%PjBq選一位長老出來時,所有人都躍躍欲試。

桃薰當然報名了,只是她沒有想到,南風也跟著報名。

「南風?」桃薰看著南風交了報名,她對南風打了招呼。

「師姐、狐君。」南風看著桃薰,還有她背後的男子點頭:「我來報名,師姐不會不許吧?」

「不我…」桃薰想上前,但好像顧忌什麼,昱灼一拉她,兩人就轉身走了。

南風看著桃薰的背影,心裡還是有些酸。

以桃薰的實力4ydFAX%Ago1T)@^4VHTjg^Q_+x#BpVXnJvA#BehuY8rjUPkTh_,要搶上二十還是可以的,但是越往後,就越艱難,魔界每個人的功法、武器都不同,名次越高,打起來越來越吃力。

但同樣桃薰也不是吃素,曦灼放了話,要在長老儀式見到她。

她毫無懸念的打進前四,與南風齊名,或許是魔尊的安排,她與南風一路對戰,卻始終沒有碰到對方,而她只要打過眼前的師弟,下一場[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對手,就是南風。

桃薰認真了。

帶著甲辰myHi0VOE%[email protected]#CiWItvU*8q1MRlZZhe8NrA5e90劍,她執劍而立,眼前卻是拿著鴛鴦鉞的師弟,鴛鴦鉞走八方,動中求變,隨心所欲,變化萬端,易攻難防。

「師弟,你又多練了什麼?」桃薰有趣的問。

這個師弟是隻烏鴉妖修,走多變莫測的路線,跟桃薰有些像。

武道除了平時多練,也跟修道很像,講求個人體悟,桃薰除了鑽研,除eiMtQbO%Y&dp-zj4y47l(Sdx21m9$LZ6rFc6#f+yvLGQsBVEbq了日日跟南風對打,還有入世修行以及武玉帶來的災難。

有時候疼痛跟瘋狂,會讓人看到不同的世界。

她與那個師弟纏鬥,因為她接受所有自然給她的東西,比起人類給自己的規則,自[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7ww%5&W60DyzD然更加莫測,但其實任何事情都機緣。

他靠著一招雙蛇戲鳳逼住桃薰,劃破了她的肩膀,卻被她的劍抗住。

「師姐,這一次,你輸了。」師弟微笑,他偷練許久這兵器,終於能克制住這個創教就存在的師姐。

桃薰卻有了體悟,她抽劍轉手,就佔了中場直攻師弟門面,最後橫劍在他頸邊。

桃薰贏了,南風站在場邊看著,直到桃薰贏了,她放鬆握著劍身的手,手掌微麻,才發現自己剛剛居然如此緊張。

桃薰站在場中,靠著雙心ycpAyJpgGc2Uq0uQ4cn)_1XKrZ17aiEV-Ty$n)iHO(dTsP63H^訣的感應她看像南邊,南風站在場上面色沉靜,她微笑想說話,但肩上一暖,昱灼趁著替她披衣的空檔,在她耳邊說:「先回去治傷。」

桃薰只好乖乖跟昱灼回去。

但這場長老的選拔另一個看頭,也是邪影教創教以來,爬升功力境界最快的弟子,南風。

同樣是劍,桃薰的木劍夾著風刃,木劍更是她本命枝枒所制,熟悉宛如身體長出,變幻莫測,隨意調動。

但南風的劍,卻是帶著殺意Z9Qc9hg0Wru*#iD*gDf$NH9hB(e_&zl&mK9^[email protected]_o0B的,金屬的凡劍被她日日涵養,揮劍如虹,變換如靈,她心裡有魔,個性雖冷但也韌性,這也反映在她的招式上。

同樣打入前四,她對上的人是雨澤。

雨澤偏水,使用的武器是可以任意變換型態的水刃。

「我不會把桃薰師姐讓給你的。」雨澤說。

南風看著他沉默一會,才緩緩抽出劍:「如果你說的是站在她身邊的資格,我不需要你讓,況且…你早就yP#EgNka9C68Li(W9Vqx=PBpRP*G%V$P31K$cMR_S!aQx3B391沒有了。」

兩人兵刃相擊的聲音,蓋過了他們交談的話語聲。

「就算你在武力上贏過我,可是你終究是女子!」

「…那又怎麼樣?」南風原本猛攻的攻勢停了一下,她看著眼前的雨澤,手纂緊虹靈。

她心裡有點緊張,自己跟桃薰師姐的事情…被眼前的師兄發現了?

「你能娶她嗎?你能給她名分嗎?」雨澤在南風耳邊說。

南風垂下眼,她沒有資格。

隨著她的攻勢轉弱,雨澤卻高歌猛進,南風轉為弱勢,她看著眼前的雨澤猶豫起來。

現在打輸了,她就不用跟桃薰劍刃相對,但是…

也證明了雨澤說的對,她敗了,不但是失了輸贏,更是等於承認,她沒有資格在桃薰身邊。

該往前,還是認輸?

周圍的教oJxk5XQ=WX+w9$1xJOGb=pCBORfNa_ZldtrDXAS)KnBueHSLVZ眾也看著南風表現,討論的聲音也飄進了南風的耳邊,儘管她的實力讓她突飛猛進的打進前四,可是所有人還是支持雨澤。

但在人群之中,桃薰微弱的聲音,她卻可以聽見。

「南風!」

桃薰站在場上看著自己的師妹。

南風轉頭看了桃薰一眼。

她的師姊站自己的背後,微笑如桃花般嬌豔,明亮和煦的風吹過她的臉,撩起她的髮,美的如花朵盛開。

桃薰看著南風認真的說:「師妹,不論輸贏,我都以妳為榮。」

那一句話很輕,南風卻聽得很清楚。

或許是因為,對她而言,就算與世界對立,只要桃薰在她身後,她就從來不怕。

南風轉頭,將劍刺向雨澤,原本的攻勢更加猛烈,並且毫無懸念地贏了這場比賽。

當雨澤的法器脫手,南風站在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雨澤:「師兄,承讓了。」

雨澤氣的跺腳,撿起自己的法器離開。

南風轉頭,她想看桃薰,想要被她稱讚,但是一轉頭,桃薰卻已經跟煜灼離開了。

她只能冷漠的迎接別人的拍手叫好,心裡卻空了一塊。

晚上,南風站在桃薰的藥廬前,卻不知道要不要進去。

從門口看進去,昱灼狐君正跟桃薰聊著天,她看著桃薰,在那個狐君面前,她總是這麼放鬆,甚至會使小性2_+Un2Q&cT1_l([email protected]+XbZHYQ1%CKktt子,拿東西丟人。

那是她從沒有見過的桃薰,南風僵硬的站在門外。

我是不是只是個外人?

那種意識到自己不是桃薰最重要的人,心底泛出酸意的感覺。

但偏偏自己又很沒有骨氣,沒辦法移動腳步,只想一直看著桃薰,看她笑、看她說話,看她偶OBBfS6QoCEW0Unn*u)TVJN9hK9kRVI-lTsQ_*$bhug+9anz0dX爾脆弱又使性子的模樣。

貪心的想把她的一切都裝在眼裡,可又氣讓她展現自我的人不是自己。

「如果你夠強,桃薰就會看你。」

紫菱站在陰影前說。

南風愣住有些尷尬的說:「我…我只是想來關心師姐而已。」

「可是看來她現在好像在忙呢!」紫菱說。

南風恩了一聲,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她想到房間是桃薰給她安排的,心裡又有些沉重,但[email protected]%(#qe-+vt*[email protected]@6w+少有的居然有人來拜訪她。

叩叩!

兩聲敲門聲,南風驚喜的轉頭,但來人卻與桃薰相差甚遠,她眼神轉RiJr+fTjs7EGht*JLlRPHuc=^=^xL_Z91r2rXZ0*$=pAC%xHT)為冰冷:「昱灼狐君。」禮貌的打了招呼,卻不打算請人進門。

昱灼並不在意,他拿出一包藥,放在南風的桌上:「這個,是魔尊要我給你的。」

「謝謝。」南風默默收下後,要開口趕人時,卻被昱灼搶先說:「我來這裡有些時日,聽說你跟桃薰很親近。」

南風看著昱灼:「我跟師姐感情比較好。」

昱灼有趣的看著南風:「小師妹,你的比較二字,是跟誰比,我嗎?」

南風沒想到只是一句話,昱灼就察覺了她的心思,她戒備的看著眼前的人:「狐君說什麼,我不懂。」

「我就直說了吧!桃薰『目前』是我的未婚妻。」昱灼有趣的看著南風眼中一閃而逝的厭惡。

南風冷著聲音回應:「她這麼迷糊又大辣辣的,有人肯要真的…恭喜。」恭喜二字她說的咬牙切齒。

昱灼觀察著南風:「你很了解桃薰?」她的外貌不錯,可惜個性跟桃薰天差地遠,昱灼很迷惑,桃薰這麼軟和的WnYk7*fDhNHY&HKTDIf+Cchgdp3Hy1S8=#^HIcC_H+cqb)-aG4人,怎麼師妹跟塊冰似的。

「我從小跟師姊一起修練,自然了解。」南風理所當然的說。

昱灼看著她,大概…是被桃薰寵著吧?

一個人的個性能這樣,恐怕背後都是桃薰在替她委婉吧?

「那妳知道桃薰身受重傷嗎?」昱灼追問。

南風卻疑惑:「她哪裡受傷?」

xn1z3dSI2NU*76AvsbA%xIMgSd*lCEMiz1+FE9fHYrJo7X%L2q昱灼了然說:「妳不知道,因為桃薰一直在瞞著你,怕你跟曦灼長老擔心,她強行封閉自己的氣穴,好讓自己看起來很像是健康的。」

包含今日的比賽,桃薰正在休養,卻還是偷溜出去看,甚至耗費內力傳音給南風,只為了鼓勵這個小師妹。

南風很驚訝,她從沒有想過桃薰是這樣,她原本還覺得桃薰的生命力太強悍,原來並非如此。

「既然你知道了,以後麻煩妳不要再來找桃薰了。」昱灼說完抬步欲走。

現在就是昱灼對南風的考驗,她可以任性、粗心,但身為兄長,他看的是南風真心的對桃薰好,只要這一點足矣。

「我不要!」

南風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昱灼轉頭,心裡很滿意,因為這小師妹拒絕了自己。

「就算…你是她的未婚夫,可是我跟師姐還有雙心訣要練,我們還有要一起完成的目標,你不能…341bLHz&lS8#J0wslqBnzv)3)#^lQcQOLfbiA_QPY=UFQ3GTA)阻止!」南風說得艱澀,但她還是展現不想讓步的決心。

桃薰是她的…師姐。

這是她唯一可以堅守的地方,她不會讓步。

就算…她看著眼前的男子jop0BMT=l)[email protected]%Re-K0Pa,她在教裡已經聽了很多他的事蹟,他是很優秀的大夫,如果那是桃薰的選擇,南風知道自己比不過人家。

她會默默退到桃薰的背後,但是雙心訣跟對顧君緣報仇這件事情,那是她可以獨佔桃薰的時光,她不會放手。

感覺到南風的掙扎,昱灼滿意了,這個南風並不dljE2CWN5HDAYOA(WrdXa4xF86%qt7p9lO=YyUZxmHl9_z0y+7是享受桃薰的好卻不回應,這個小師妹也在成長,只是她跟桃薰都不知道彼此的心意而已。

「其實這個藥有問題。」昱灼看著南風語氣輕鬆的說:「這藥會刺激你,讓你的能力大大的MtHrhXpHYLRDC_j$XJDDB7!vWspxjDnYYE*CS8BT_^wh_11!58提升,甚至有可能展現少昊血脈的強韌,只是同樣的會損傷你的生命,在持續兩個時辰後,藥效不在,所以你要自己慎選時機。」

南風愣了一會才回應:「喔。」怎麼突然轉了話題?

「桃薰知道這藥的時候,她是不希望你吃的,但你若是她的小師妹,應該會聽話吧?」昱灼故意的說。

南風看著他卻沒有點頭,因為她內心無比的掙扎。

昱灼見到已經t^im-cu_UgL980UQ0e1gUBWHGdyTK+Y0NPotN4==qPJYz5T7N*達到目的,他微笑的離開,看著周圍的擺設,竟然跟桃薰當年跟他說過的一分不差,他壞笑地弄倒那個據說是桃嫣心愛的玩具。

「你不是桃嫣。」昱灼丟了最後一句,就離開了。

南風走上前關了門,但是看著那個擺設,她內心也動搖起來。

「我當然…不是桃嫣。」南風低聲的說,她如果是,就不用擔心桃薰不愛她。

也不用為了兩人的親密找遮掩的藉口。

她與顧君緣的父女關係是由血脈相連,卻憎恨彼此,但她與桃薰之間,除了報仇這個薄弱的藉口,什麼都沒有。

昱灼離開南風的住處,他四處晃,直到後山的桃樹,他有趣的看著這株桃樹。

桃薰也出現在他面前:「南風有接受嗎?」

「拿了藥,吃不吃在她。」昱灼聳肩,他看著樹:「這就是你的本株?」

桃薰卻搖頭:「是我娘的本株。」這棵桃樹巨大直上雲霄,花繁枝茂,甚至自帶著一股清氣靈韻。

曦灼的本株種在邪影教的後山,但當初桃薰聽自己娘說的,是魔尊親自選定現在這個地方當邪影教的教址。

以陣法來說,相當於將自己PnLZ_sz#vr!QRz7R-3smt*=O$bZY$ZG!aJczKHgalq*RLcp3Q1娘親放在一個陣的陣眼,但這個陣太大,涵蓋了太多人事物,導致她也看不清,這到底算不算是一個陣。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離開邪影教,除非魔尊點頭。

昱灼好奇的想靠近,但是才走幾步就停了,桃樹周圍的結界太厚,他九尾妖狐的真身也無法進入。

他看了樹又看了遠處的邪影教的建築,他在地板上畫了幾撇,桃薰也跟著看了一會,然後對他點頭。

昱灼笑了出來:「說起來,曦灼長老似乎已經要進入元嬰了?」

桃薰點頭:「對。」

「那你們的報仇計畫怎麼辦?」他好奇的問。

「雙心訣的部分,有我跟南風。」桃薰說。

「妹妹,你那小師妹…個性很倔啊!」昱灼有趣的說。

「南風出身曲折了些,個性也要強。」桃薰解釋。

「我們妖族一出生就是自行修練,也沒有誰喊過委屈。」

「可南風又不是妖族。」桃薰苦笑。

昱灼看著桃薰:「妹妹,你這一行凶多吉少…」

魔尊的安排不對勁,桃薰跟南風修練雙心訣,但真正的實力卻沒dq(1)[email protected]%z%[email protected]=c1Gp+nI&有發揮出來,其他人教眾卻沒有參與這場復仇,好像整個事情,只打算讓桃薰、曦灼、南風、紫菱幾人知道。

這樣…難道是方便滅口?

那報完仇之後呢?

可是桃薰可以不去報仇嗎?

昱灼看著這棵桃樹,妖修雖然武力、體力好,但若本株被制,恐難逃離。

桃薰為了曦灼,也不會走的。

「那也是命。」桃薰坦然的說。


(圖/pexels-engin-akyurt)

昱灼跟桃薰離開後,南風才從樹後閃身出來。

跟雨澤的對戰中,最影響她的是雨澤的話。

她不是男子,就不能保護桃薰嗎?

她不是男子,就沒資格成為桃薰的道侶,與她相伴嗎?

不是的。

南風看著桃樹,在場上,桃薰的喊話就讓她明白,她要做的事情。

桃薰不是女蘿,她也不是松柏。

她們是並肩走在修練這條道上的姊妹,她們有同樣的目標要完成,她們之間的牽絆比誰都深。

而她會用自己的劍贏來勝利,讓桃薰以她為榮。

她也會用自己的武道讓桃薰知道,她有資格站在桃薰身邊。

我也可以像個男子一樣保護妳。

長老的資格賽最後,南風跟桃薰兩個師姊妹,還是在擂台上對決了。

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南風看著眼前的桃薰,帶著甲辰,她喃喃的喊:「師姐…」你還好嗎?

幾日不見,桃薰反而更憔悴了,只是那雙眼睛卻很有神,盯著自己,裡面有著奇特的光彩。

桃薰看著眼前的師妹,她還是溫柔的微笑:「南風,我們還是見面了。」

南風一身白衣,拿著虹靈劍,她早已不是那個需要自己照顧的小女娃,也不是那個抓著自己袖子的&tb1L#OZ$Zqck5JcGuhite37$A^[email protected]!ET8V^iOp師妹,她是一個對手,值得一戰。

南風看到桃薰的笑容愣了一下,她點頭:「師姐。」

桃薰抽出自己的甲辰:「我其實很期待。」她直指南風:「我們從沒有對打過,現在是個機會。」

南風也拿出虹靈。

「不要克制自己的實力。」桃薰攻過來時說。

南風也點頭同意:「好。」

她們之間,有些東西該結束了。

戰場上的兩人對打,曦灼卻有些擔憂,她看著一旁的魔尊:「魔尊,是否點到為止就好?我們只是要選長老…」

「不用。」魔尊擺手:「這樣正好。」他看著場上的兩人,她們雙心訣中,覺心境已3Hz!$*nY3eKkH3zOB3PxS2Mv4k2O3NNxtDdfmfRQty^U#awt1z過,但知心境卻遲遲未入,如果不是丹藥跟武器,那兩人打一場說不定也不錯。

曦灼卻有些擔心桃薰。

但昱灼卻擋住曦灼:「沒事的長老,阿薰有她的分寸。」

曦灼被昱灼擋住,想到他們兩人的感情不錯,那應該就沒有問題吧?

但是在昱灼的內心,卻是發虛的。

問題大著呢!

昱灼想到今天出門前,桃薰跟他要了藥。

「你要這個幹嘛?」昱灼不解的拿出藥,能暫時讓人忘記疼痛的藥,藥效一個時辰。

「我想痛快的打一場。」桃薰微笑的說。

「痛快什麼,你身上的傷要是不注意傷了根本怎麼辦?」

桃薰看著他認真的說:「哥,我想清楚了,明天是我跟南風的對決,我不想留下遺憾。」

「你們是爭取長老之位,不是戰場廝殺。」昱灼無奈的提醒。

「對,但我是妖族。」桃薰微笑的說。

「跟你是妖族有什麼…」昱灼一會才反應過來。

妖族、妖屬、妖修,都是外人給他們的1)JS09CbS&ez_0b%Bbr(1%BlZ9w0N&__DP%R4fJMPIi+uUCNsQ稱號,但他們終究是妖,由動物或植物經天地日月精華,或遇特殊機緣成妖。

但他們比人族更重視能力,這讓他想起一個連妖族都要忘記的傳統,妖族在尋找伴侶時,必須要是有能力之人。

未必是拔山填海的力氣,但是必須有足以讓人折服的才能。

甚至會自己去挑戰攻擊心儀的人,因為她選的人,不可以是個弱者。

桃薰若要@[email protected]&R3xF8(ilZ*s7u7KXz9fxCllR-Hb9X!X^Fc5rls告白,除了內心思想的掙扎,還有要確認,南風值不值得她託付,這一場戰她要盡全力,而南風也必須如此。

昱灼看著場上的兩人,希望桃薰還能收斂一點,他是大夫可不是歛屍人。

場上的南風看著桃薰,她的衣服被劃破了幾處,桃薰看著自己的表情不再只有溫柔的面貌。

南風驚愕的問桃薰:「師姐,你要殺了我嗎?」

桃薰搖頭:「我不希望你死。」她看著南風:「但我要你值得一戰。」

南風看著桃薰,舉劍抵擋,但桃薰的攻勢卻非常凶猛。

「不要只是防守,想像我是顧君緣,發揮你的實力!」

「不要!」南風搖頭。

桃薰不高興的問:「還想要撒嬌嗎?」

「不是!我沒有!」

「那就拿出實力,南風,不要留情!」

「我…」

「還是你所有的報仇都是假的?」桃薰繼續刺激她,直到劍劈到南風眼前,她露出了酣戰的表情喊:「顧霜雁。」

顧霜雁!

這個名字像個開關,打開了南風所有的叛逆!

她舉劍反抗這個師姐,甚至用力到沒有發現,自己的額上浮現的魔化圖紋:「我不是!」

「你若不是,就證明啊!證明你有殺死顧君緣的能力!」桃薰看著南風的模樣笑了。

她從沒有小看南風,她比誰都執著,比誰都認真,南風早已經長大,她該放手。

南風轉守為攻,舉劍逼上桃薰,她們練習雙心訣時,早已熟透對方的招式,但就是這樣,在急怒的狀態下,她總能突破桃薰的sH$65tvJkhYmgdH#hGZ7#OBJpTyZhX#GUP%DNSC2sYQqZRUrIb變化,攻向桃薰的弱點。

在一次擊刺中,南風用力將桃薰擊退,桃薰撞到了場邊的結界,讓結界發出牙酸的刺耳聲。

「很好。」桃薰微笑,她放出自己的魔威,也解封了所有的實力。

南風也同樣。

兩個結丹期的境界,像是兩團颶風對抗,場邊的%Xp9J!*qg7kF=yk-Wdr1(eq+v#eL#eIRFoJa-_7kig#ACDDNLn教眾都紛紛拿出自己的法寶,一邊鞏固結界,一邊看著兩人的對戰。

算是千年難見的對打,每次的攻防都讓人心驚,卻又讓人看得津津有味。

這對教裡師姊妹反目成仇的討論,隔著結界不斷傳來。

但兩人已經不在意了。

「師姐,你到底心裡有沒有我?」南風問桃薰。

若對桃薰而言,根南風對戰是以命相搏的考驗,那對南風而言,與桃薰對戰就是一種叛逆的爆發。

拿劍對著自己心裡最敬重跟喜愛的人,是她極度不願意的事情,但這樣也讓南風的實力無法發揮。

但在桃薰的刺激下,她終於鼓起勇氣舉劍。

「顧霜雁,用實力讓我開口啊。」桃薰挑戰的說。

南風氣得攻擊上去。

這一場戰,南風被逼出了返祖的羽翅,而桃薰則打到身體都木化來強化身體,但確實是一場酣戰。

所有的精神、能力都被逼到了極限,結界如果不是魔尊出手加持,絕對會崩毀。

而最後,桃薰還是敗了。

用盡了力氣、精神,她徹底釋放了自己,她看著南風,閉上眼迎上她的劍。

南風在看到桃薰閉眼時,緊急將劍一偏,除了划破桃薰的領子,擦出一點血痕外,並沒有太多的外傷。

而桃薰則抱住她:「很好,真的。」她承認,南風有勝過自己的實力。

她知道,這裡就是她武道的極限。

肚子被狠狠的衝撞,她腦子空白,眼前也是一片黑沙似景象,因為脫力而看不清楚,最後陷入昏迷。

南風下意識的抱住桃薰,這時她才清醒過來,解掉自己身上洶湧的鬥氣,抱住桃薰。

此時她站在場上,看著所有人。

她成了打敗桃薰的最後贏家,取得了長老之位。

但當上長老,卻不及懷裡的人讓她注意。

昱灼過來擋住了其他人的視線:「高興點小師妹,阿薰交給我吧!我會治好她的。」

南風抱著桃薰,直到昱灼接過桃薰,感覺懷裡一空,她的心也跟著空了,EBgrCO&MI)DS!7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8p7rt看著昱灼把桃薰抱走,她強迫自己彎起笑容。

那一刻,她看起來桀驁不馴,也有了高傲的資本。

南風贏得了邪影教長老的位置,台下一片驚訝的呼聲跟掌聲。

曦灼坐在位置上,從看台望向南風。

「長老別生氣。」魔尊勸她。

曦灼卻沒有生氣,她看著南風許久才說:「也好,能者居之。」說完,她就離席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