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桃薰乖乖的在房間寫字,滿滿一張紙,上面是她娟秀的字跡寫著:「以後不可以再騙人。」

「我覺得這樣很丟臉…」桃薰無言的看著南風。

「會覺得丟臉,不該騙人!」南風原本站在窗邊,她不高興的看著桃薰,想到紫菱跟雨澤師兄的笑聲,oaq8+Jp#p8U-C7#[email protected]@=UhfAMjME9HyMl)qTHbx#-她還是臉有些燙。

她看著桃薰低頭寫字的背影,南風垂下眼,她才不會說,自己是為了…

可以跟桃薰共處一室。

她喜歡這樣hkXDd-v-e!gwlGT%00QhF5Msz$3^B_VuuIVGZcP8hc23ru-X=O看著師姊的背影,看她困擾、煩惱,但是轉頭對自己撒嬌時,那抹明顯的壞笑,明知道自己被她戲弄,但卻覺得開心,因為那時候的桃薰師姊,是獨屬於南風的。

桃薰感覺背後灼熱的視線,小師妹的眼神都快燒穿她了,桃薰摸摸脖子,總覺得幾分緊張。

耳邊傳rt_nPxE#g770aJo0M4E*zlzyr$N!E&A#Og1TFx$2Q6%s890&xO來一陣溫熱,桃薰看著眼前的字,南風的聲音就在她耳邊「師姐,脖子痛?」然後她以指勾起自己的髮絲,指尖滑過她的耳郭,然後手掌輕搭在自己的肩上。

桃薰心裡抖了一下,一抹粉色染了頰,她隨口說:「想喝甘蔗汁,還有竹筒飯。」拜C5701Y^Q(q0ZCU7$dW3^[email protected]$DdyC6-ZQGBC8rrrg^-l託南風趕快離開,不然她好想轉身壓倒南風!

南風僵住,不滿的看著桃薰:「師姐不想見我?」她哀怨的是,我在你身邊,你淨想著吃?

「不是,只是…有些渴。」桃薰幾分澀然,她不敢看南風,因為面對南風,她確實有幾分動心,可她總不能對自己Q34SD6TSXuYFf7Bim14os%v*UJOP#A7mMvARDaR=+&qkJGQoEN師妹…

更何況兩人共處一室,她會忍不住想要親近自己喜歡的人,這是常理嘛!

「好。」南風看著桃薰一會,有些賭氣的轉身。

看著南風轉出去,桃薰才鬆了一口氣,轉而專心罰寫。

其實都已經修道了,飲食本就不用太多,更多時候吃東西比較像是…解饞。

桃薰寫完字後,看著外面桃花9pO&ap$Pe0!#KS)kZ$jnFaQssOAJYJ3j6(9^-+-^DL=Ju(o=!C開的豔,隨手拿筆撇了一個白衣女子,坐在窗前手握桃花,然後提上字:「暖日春睏倚微風…」她一筆一畫的寫著。

剛剛ZVFLaL#MtJrKOb01-r8^*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iERKbukOL南風站在窗邊,日光撒在她身上,那時桃薰突然意識到,那個自己撿回來,倔強早熟的孩子,已經是個姑娘了,愛戀的情感讓她看起來美好,而人總是會被美好吸引的。

桃薰看著外面的桃花,時間到了就是盛開,就如她的戀心也這樣無預警的開始。

或許花開花落自有時,可是桃薰喜歡這樣,不去恐懼感情的凋零,而是享受當下的美好。

只是…

她看著手上的紙,對於這份美好,她只想止步於欣賞,對於南風,她清楚這個小師妹有多麼的執著,她不確定自己能給[email protected]!Of_c*J$BH9EzAOC+l=bBDOCckA一生一世的承諾,因此她也不願去惹南風。

就停在這裡可以嗎?

她問著窗外的桃花樹。

風吹拂過,樹葉沙沙卻好似無數的私語,桃薰卻有些聽不清自然的聲音。

感悟是一種天道的禮物,而桃薰對zaJIJHzWn&E(NU7MuKbB8-F#[email protected]%FyZV=Xq*天道的感悟,雖然沒有讓她的境界提升,但卻讓她更加通透,原來戀情沒有這麼可怕,那是如飲蜜茶的微甜,短暫卻緩解了躁動的心。

她意識到自己喜歡南風,不是對妹妹的那種喜歡。

只是女子對女子這樣的情感,世人不接受,所以變成心底的恐懼跟壓抑,可是情就是這樣簡單的東西,如花盛開。

情就是相處會產生的東西,她因為在意,格外的注意南風,心疼這個孩子,憐愛自己的師妹都是情。

為她的功力進步歡喜,為她的努力肯定,她對南風放情,但不該困於情,還有情所帶來的慾望。

我想要親近南風。


(圖/pexels-cottonbro)

9EOsgv*[email protected]!riJ7KVezOcG([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9)$M-)z2-ew桃薰承認自己的心意,但我並不想傷害她,因此不該靠近,也不該脫口,因為若是許下無法實現的誓言,那就是一種欺騙。

我不想騙南風。

她知道如果自己主動親近南風,南風會欣然接受,可是她若真心愛著南風,她就要想清iE88nEYrE#k33yErk&S9Xs^fWCy()pZCu=(MuoIhOQRs*NU$wI楚這個世間對她們的影響,她不想讓南風被人言語中傷,她要想清楚才能踏出下一步。

只是她還在發呆,等她感覺到有別人的氣息時,紫菱已經站在窗邊。

「那是南風?」紫菱看著桃薰,她拿著的紙上,有著一個女子的身影,幾筆墨痕卻能勾勒出南風傲骨的姿態。

「就是亂畫的。」桃薰把紙揉成一團丟掉,她有些緊張地解釋:「只是擔心她而已…」

紫菱看她的模樣卻突然說:「其A_iBa!)TG+arNw10Nl$FI)aQNyBQ$3w-XW_UI61O%[email protected]!r8實就算你們打算雙修也沒關係啊!這樣雙心訣的進度應該能更快。」她並不在乎桃薰跟南風如何。

或者說,對紫菱而言,只要能達到殺了顧君緣的目的,桃薰怎麼樣都無所謂。

可是對桃薰而言,她既4bx4lsK8([email protected]=F#zpvpbC8W#6M=*e&JIa9Om5SM!NRwa$mYB然喜歡南風,當然不想她被人詬病,她知道如果這種事情被人知道,很多人會用可怕的眼神看她們。

而南風以前已經受了很多這樣的苦,她不捨得再讓南風被人這樣看待。

我的南風是很好的。

桃薰紅了臉,她看著紫菱:「不要胡說…我對南風並不是那樣的情感。」

「桃薰,我看得出來,南風對你很上心。」紫菱點出南風的態度。

「那只是因為我照顧她,她念著舊情而已。」桃薰緊張地說,她看著紫菱解釋:「我們沒有…」

碰碰碰!

突然一陣拍門聲傳來,桃薰驚訝地看向門口,怎麼會有外人來拜訪?

她走出門去看,但她沒注意到的是,跟在她身後的紫菱,撿起了那團紙,收進了袖口。

桃薰來到門口,正好看到南風一個人,一手拿著一個布包,另一手扛著一根棍子似的東西,她落了鎖以背抵著門。

桃薰這才看清,那是一根甘蔗。

「臭娘們,你出來!長這麼漂亮,沒想到是個賊婆娘,偷我家甘蔗!不付錢。」門外的人怒喊。

南風則是一臉通紅站在門內,像是被抓到做錯事情一樣。

紫菱一挑眉問:「南風你偷人家甘蔗幹嘛?」。

「我沒有偷。」南風頭一撇,非常高傲的否定,只是耳朵有些紅。

「…你應該…」桃薰看著南風又看著外面:「是…不知道要付錢而已,對吧?」

「噗!」紫菱撇著笑,默默轉頭離開。

留下尷尬的南風,而桃薰拿了自己的錢袋,打發了那個上門農夫。

南風紅著臉,扯著桃薰的袖子解釋:「fT^77JM^VOCvI8Lc7G(1We%rZg4r0*#UxJwgC4wOtb9LX()CD*我有給他東西…」她拿出懷裡的藥瓶,那是桃薰給她的丹藥,她聽桃薰說過,這一顆可以抵千金的,這樣買一根甘蔗不算過分吧?

桃薰嘆息:「那個農夫不懂這藥的價值,與人族交易他們只認金銀錢幣。」

6Au$Rxvu_t!JYLcH#z6#lN5f9!6_%6a%zhD([email protected]+MK那又不能吃,也不好看,甚至不夠堅硬,又不能拿來鍊到劍裡。」南風不解,她從小就被桃薰帶在身邊,今天還是她第一次一個人上街買東西。

之前因為她@@*[email protected]!!x2O(=L$JO-v!qyta2=qghhS9AP=是孩子,桃薰有跟街坊打過招呼,所以她跟大妞買了什麼,若沒有付夠錢,別人只會轉頭讓桃薰結帳,所以南風一直不清楚貨幣的價值,更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妙藥,在普通人的眼中,只是不知用途的藥丸子。

「我不是故意的。」南風沮喪地拉著桃薰的袖子,可憐兮兮的看著桃薰,會不會在師姐眼裡,她還是很幼稚?

「我知道…呵,咳!」桃薰憋著笑,南風楚楚可憐的樣子是很可愛,可是…

她還拿著那根甘蔗啊!

你見過有人拿甘蔗求情的嗎?

南風更尷尬了,她把甘蔗塞到桃薰手上:「都你啦!說什麼要喝甘蔗汁!」

桃薰呵呵笑了出來,她拿過甘蔗看著南風手上的布包:「那什麼?」

南風卻把布包抱在手上:「沒有,你不要過來!」

「我看看嘛!」桃薰好奇的湊過去。

南風把布包放在桌上:「你不是說想吃竹筒飯,我就弄了竹子跟糯KYHbLYNbN5FJWKdLMv(f=mtpaq)mnad(_yzbhJ=K&pYdVnh_(A米…」她解開布包,裡面是被切成段的青竹,還有著沙沙的聲音,似乎是要準備拿去廚房蒸熟。

桃薰了解,正當她要開口時,桌上的竹筒滾到了地上。

這原本是很普通的事情,但不普通的是…

那個滾到地上的竹筒,爆、炸、了!

碰的一聲,雖然不響,但足夠兩人都安靜下來。

桃薰看著焦黑的地板,還有陣陣米香跟煙霧,她心底有了不祥的預感:「南風,你在裡面放了什麼?」

「就是米…還有一些佐料,蝦米、香菇、肉、油…」南風說的遲疑,言外之意就是還有些難以啟齒的東西。

肯定不止這樣吧!

桃薰繼續追問:「還有吧!」

南風臉更紅了:「我想說加熱要有火,所以…」

「所以?」桃薰狐疑的看著她。

南風臉紅的承認:「我加了你煉丹用的…硫磺。」

桃薰深吸一口氣。

她突然伸手將南風拉到身邊,一臉慎重的看著她:「南風,以後想吃什麼,師姊都給你煮,煮一輩子KpVhdh(wG#9c&Y#aD7LxstVk$(nqS0%8Jfb3jAM+br+B#^BoLb都行,你以後、千萬、不許、不准再碰火了。」

南風看到桃薰這樣,當然知道自己弄錯了,雖然聽到師姐給她煮飯一輩子很開心,但她的意思卻很讓人不開心啊!

南風掙開她:「討厭!」她只是不知道嘛!

南風的背影跑遠,桃薰卻沒有打算追,現在已經不是傷害到南風的顧慮了!

她走到那竹筒前,一一把那些竹筒打開,倒出裡面的硫磺、油、火石渣子,她無比(RR([email protected](aUVn*-tLbY=c_)rGsERXgX2NFX慶幸,幸好南風還沒有下鍋去蒸,否則她大概雙心訣也不用練了。

南風恐怕會炸了廚房順便把自己給玩沒了。

什麼報仇都不用想,她們就死在竹筒飯上了。

「以後不許嘴饞,太危險了。」桃薰默默告訴自己,這不是身材的問題,是性命的問題。

另一邊,紫菱拿出在桃薰房間撿到紙團,遞到雨澤手上。

「你看,我勸過她,可是她對南風就是情根深重,我想…我們就支持桃薰吧?」

雨澤一臉不敢置信:「可是…她們都是女子啊!」

紫菱嘆息:「可你看南風對桃薰這樣,況且南風現在跟桃薰又有了契約,這樣像是能分的開嗎?」

「這是不對的!」雨澤高聲起來:「桃薰師姐…不是那種人!她…對誰都很溫柔…所以只是…」

「包括南風。」紫菱提醒雨澤:「桃薰對南風特別溫柔,不但讓南r%[email protected]#Y53^jkZSDLs*[email protected]_^O%風住進桃嫣的房間,還很護著她,就算這次的事情是因為南風,可是你有看過桃薰怪過南風嗎?」

雨澤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的茶杯,想到自己幾次不經意間,看到南風看著桃薰的眼神。

那種執著的眼神,跟自己有什麼差別?

「你好好想一想,說不定把你的心情告訴桃薰,她會回心轉意也說不定。」紫菱提出建議後,只是轉身離開,留給雨澤思考Jn_jmRN1hE3k+Rg-uwQGQHIezaf%tEm#[email protected]+zB+Rev的空間。

離開了雨澤的院落,她走過小門,來到桃薰跟南風的院子,看到了拿著甘蔗汁哄南風的桃薰。

「喝喝看嘛!很甜的!」桃薰拿著一個竹杯,遞給南風。

南風喝了一口,她轉頭:「你喝啦!都滴出來了…」

桃薰把杯子放下後,拿著帕子要替她擦嘴。

南風感覺唇上摩擦的感覺,她抿唇隔著帕子,用唇輕碰桃薰的指尖。

一時間,周圍又圍繞著一種無法言說的微甜。

桃薰感覺自己還沒喝到什麼甘蔗汁,但已經嚐到了甜味,看著眼前的南風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兩人貼得很近,像是她再有勇氣*SCxXcQV$LGe3iRj8DMJS!^O1xuIOi1C&RM+Iaz4euZkDI+IXj點,就會親上南風,而南風已經準備好的等著她親近。

沙!

落葉被人踩到的聲音,像是刀切開了兩人。

南風轉頭,看到紫菱一臉了然的看著她。

「紫菱師姐!我們只是…」

桃薰收起帕子,拿了旁邊的甘蔗汁:「紫菱,你要不要喝,很甜的!」

紫菱搖頭,她看著南風:「南風,我有話要跟你說。」

桃薰想開口,但紫菱看著她:「只是幾句話。」

桃薰還在因為被撞見的事情尷尬,所以也沒有攔住紫菱。

等兩人走過轉角,沒了桃薰的身影,南風才問紫菱:「紫菱師姐,你要說什麼?」

「我收到一個消息,明天雨澤會跟桃薰告白。」紫菱說。

南風看著紫菱不解:「師姐,你…是什麼意思。」她心裡緊張起來,紫菱師姐發現了什麼?

她會不會罵自己?

紫菱卻沒有露出態度,只是意味深長的說:「只[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whs!g是通知你一聲,畢竟,你是桃薰的師妹,應該會希望桃薰…幸福吧?」

南風卻只能沉默以對,袖下的手握緊。

紫菱看到南風的沉默,她裝出驚訝後了解的模樣:「喔!我不知道,你#nFJk=W8uu9B6nE1ZLNqq7AD6=wd$vzo=H_mc*5&wh$Yd!b0ei不喜歡雨澤師兄…那個…我有事先走。」她說完轉身離開。

南風看著紫菱離開,她在問自己,我憑什麼阻止桃薰跟雨澤一起?

我只是桃薰的師妹。

她握緊手,在心底告訴自己,我只是…只是!

她緩緩放開手,看著掌心,被桃薰牽了無數次的手,兩人掌心相貼多次但…

執子之手的資格,她卻沒有。

「我…只是師妹而已。」南風喃喃的說,她握緊掌心,所以我不放手。

桃薰,你一輩子都不准離我。

另一邊。

回到房間,紫菱拿出布擦拭著自己的蛟麟劍。

劍刃反射出她的臉,帶著狠意的笑容。

自己先放鬆桃薰的戒備,然後慫恿雨澤告白,並讓南風看到,這一切的行為,都是因為她心裡的計畫。

唯有讓南風看到桃薰跟雨澤親密,南風才會想起,只有兩人繼續在雙心訣內,她才可以合理的獨佔桃薰。

而兩人的雙心訣進度越快,她的計畫就越可能成功。

「顧君緣,你想我嗎?」紫菱露出微笑,只是一閃而逝的劍光,遮掩住她反射在劍上的倒影。

我倒是很想你。

想殺了你。

早上,南風被紫菱派出去買東西,而桃薰則被雨澤喊出去。

桃薰並沒有太驚訝,她看著眼前靦腆的師弟。

她不是真的木頭,當然也感覺的到雨澤的心意,其實雨澤很好,斯文俊逸,只可惜,自己可以欣賞,卻無法喜愛。

就像別人會覺得高山上的松柏很好,卻不會說要娶松柏,梅妻鶴子的清幽不是她想要的。

雨澤看著桃薰,眼神帶著柔情,只是望進桃薰的眼中,她又太清醒了,那溫笑的表情,是每個I2hnU)POQMn2SZ_9K*lO6JT*ux(!!V^ncE+Lp$-x4e7hY+Rck+人師弟妹都能分享的。

除了那個南風師妹,她得到更多!

「師姐,我…我喜歡你。」雨澤說出他的心意。

桃薰是創教長老之一,曦灼長老的女兒,是最年長的師姐。

當年,也是桃薰將他撿回來的。

桃薰看著眼前的少年,剛想開口,就被他擋住:「我知道師姐沒有那個意思,[email protected]%nfV)5uSBG)FZiuAg6s2可是我看著師姐好久,我知道師姐對我無心,可是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我想娶你,只要師姐作我的道侶,我會對你很好的。」

桃薰看著他說,眼神卻毫無波蘭,對這樣喜歡,她只有一句話:「我不能答應你。」

雨澤其實也清楚,他看著桃薰,艱澀地問出藏在心中的猜測:「是…因為南風師妹嗎?」

桃薰卻沒有承認:「是我自己。」

「可是師姐喜歡師妹對嗎?」雨澤追問。

其實,應該說謊的,如果她還想要和諧的在邪影教裡生存,但是對於這個師弟,她pW!Rk+LoMs!EBv%mx*dW9FZLFZoqyiDrK2m8B&yO7afYMFt+Cs卻想到南風,如果是南風,她一定不希望自己騙她吧?

桃薰掙扎了一下,還是點頭了:「…對。」她喜歡南風,所以拒絕雨澤。

看到桃薰承認的這麼乾脆,雨澤忍不住的逼問:「可是你們若想一起,曦灼長老會同意嗎?」

桃薰聽到這句話時,表情有一瞬間的不安,雨澤知道,他抓到了桃薰的弱點。

其實他不是要為難桃薰師姐,但他認為桃薰還是要面對現實,畢竟她們女子與女子一起,並不是對的。

但他真正的私心是,如果因此桃薰清醒過來,就會喜歡自己不是,畢o)kV*61xcLwVXR&9q%[email protected]&*R^!^Vcpy3竟他才是桃薰師姐最好的選擇,而且現在他握有桃薰的秘密。

女子相戀,有違陰陽。

而桃薰,則因為這句話沉默,自己的娘若知道…

桃薰內心最柔軟的地方,確實被狠狠的重擊,她不知道娘知道了會怎麼做,但她看著眼前的師弟。

「雨澤…」桃薰看著他認真的說:「這是我自己的問題。」

聽到桃薰這樣說,雨澤說出自己思考的許久的對策。

「我知道你喜歡,但你還是可以嫁給我阿!我甚至可以為你們掩護…」但他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了。

「雨澤!」桃薰突然厲聲:「不要糟蹋你自己!也不許你糟蹋承諾,F8dVrS&4g(PfQoJygb)(W=)z7#x*d%n*3xYWCUJAYrcT)fq!zN如果你覺得這種讓步只是權宜,我不許你這樣看待誓言!」

桃薰非常不喜歡雨澤的提議,因為,這是在汙辱誓言。

對她而言,如果愛一個人,願意給出相伴一生的誓言,那便是真誠的完成,她不能接QlMUY8T(ssemSbu2d2ueqHi6m$VjVeCOLwYsqf=ApoqoaBd6BF受用一個男子的情,來當她跟南風的遮羞布。

尤其這個男子,還是她的師弟。

雨澤還是不死心的用問題攻擊,「那南風有想好要負責嗎?她能給你什麼?」

南風能給我什麼?

這個問題是尖銳的,桃薰露出一點狼狽,她能因為自己的喜歡,就叫南風負責嗎?

這樣不就是在勒索南風,她不能允許自己如此。

桃薰低聲的說:「我…不需要她負責,如果有天我們分開了,那就是緣盡了。」

雨澤看著桃薰肯定的說:「你們這樣是違反陰陽的。」如果今天南風是男子,他還能罷[email protected]&_B%+*dp9z*[email protected]+hb5d7手,可連一個女子都比不過,他不相信!

桃薰看著雨澤執迷不悟的樣子緩聲問:「雨澤,你還記得什麼是陰陽嗎?」

「道生一,一生二,二為陰陽,互根互依,互相轉化。」雨澤講出最基礎的修道者都知道的知識。

「我心悅她,她若回應我,那我們便是陰陽相合。」桃薰看著雨澤說。

喜歡和被喜歡的人,兩人互有情意,都需要對方,這才是平衡。

雨澤反駁:「可…你們終究不是男女!」。

「若只問一男一女就是陰陽,那為何事上會有無根無靠的人,那流於風塵女子如何?她們每日的陰陽魚水,可有男子願意與[email protected]!TaMO5O3mKHmPS$cr3U#oWU9!2!J^$wuH)nAw=Aw+之一生?」桃薰問雨澤,同樣也是問自己。

「若男女相合才是正理,為什麼即使是修道者,結為道侶也會有問題?」桃薰繼續續問。

雨澤還是嘴硬的說:「可是你們這樣…非世間常理。」

「何為常理?不論三道六界,常理與非常理之事都有的,更何況,我們修道者突破天生壽命,甚至我以桃花妖屬修練,本就非天生常理,我若不容於世,那我為何在此?」桃薰問著([email protected]&n^qcL9-K-TZ82a_77WT^[email protected]=FawEg1zc)TtbL9(雨澤。

雨澤還是不死心,他以為找出他不如南風的地方,就能讓桃薰回心轉意,「所以我[email protected]@lAolZ+O0^)dkCD-4YrIgN+wDeiSkHRM+Y2t比不上她對嗎?」他看著桃薰:「所以你不選擇我,為什麼?因為我沒有南風漂亮嗎?」

南風的皮相鉤的上美人二字,難道師姐喜歡的,是她的外表?

「我不懂人族的美醜,但我看南風每一次出擊,必定拚盡全力,這讓我覺得她極美。」桃薰誠實的說。

「所以你不會放棄?」雨澤頹喪的問。

桃薰肯定的搖頭:「不會。」

「若她不愛你呢?」雨澤質問桃薰:「你有想過這一天嗎?」

「我想過,若南風真的如此待我,我也會接受離開的。」桃薰誠實的說。

「你不覺得不甘心嗎?」雨澤扯住桃薰,他就不懂,南風有什麼資格被桃薰喜歡,為什麼這份喜歡不屬於自己?

桃薰慢慢掙開他的拉扯。

「雨澤,花開花落自有時。」

桃薰肯定的說,她身為桃花妖,跟天地自然的感應更親近,她也在這方面的體悟很深。

她對南風喜愛,就願意多付心力去照料,但這是因為她心甘情願,並不是要南風的回應。

南風對她,是落花作塵被拂去,或者放在手心的寶貝,那都是自己的命,她不強求。

雨澤看著桃薰,幾次開口,卻發現自己已經無話可說,他唯一的錯誤就是,他不是南風。

看著雨澤離開蕭索的背影,桃薰就這樣坐在院子,直到他的身影消失。

紫菱從陰影中現身看JDvi)B!8x#m=Hw!D4DHTOnHYdvc$K04rxER-qKJZ&837dwp9Ax著桃薰:「你不怕他告訴長老嗎?」她從一開始就在偷聽,對於雨澤的提議,如果桃薰真的是個冷靜理智的人,她應該會答應吧?

「要說就說,那是我的因果。」桃薰敷衍幾句,然後拍了拍身邊的椅子,讓紫菱一起坐下。

「紫菱,你還記得嗎?魔尊剛創教時,我們經常偷溜出去,後來我們就撿回了雨澤。」

雨澤是水妖,那時還不3o2Lg=vgoWe4*ce(VSR4=ymDwD_y%[email protected]會控制妖形,被人關在籠子供人參觀,她跟紫菱偶然在人族的表演團內發現他,一起將他帶回魔界。

「對,你也是膽大,什麼死的活的都敢撿回來。」紫菱順著她的話說。

「那時我就想著,我們要報仇不是?人多力量大啊。」桃薰笑著說。

啾啾著鳥鳴伴著樹葉的綠,還有陽光點點落在庭院,歲月綿長靜好的模樣,讓人都有些懶散了。

「只是…不是每個人都有一樣的目標的。」桃薰看著落葉:「雨澤qeMJ4FDICyGayXv7C5bB)WnN8wMTBx&(t30^RWX2f15uevyce4當初也如南風這樣黏我,但漸漸的,他就越走越遠了。」

紫菱好奇的問「所以這是你拒絕他的原因?」雨澤跟桃薰目標不同嗎?

桃薰剛剛講話時,一邊講一邊從地上撿了一堆石頭,放在涼亭的桌上,「紫菱你看,這是我們教裡的人。」

然後她拿起樹枝刮開外圈的幾顆石頭,指著圈內的石頭:「這些人則是在教裡,又有能力的人。」

然後她又拿走一些:「這些,則是有能力又有強烈復仇心願的。」

最後她指著最裡面的幾個石頭:「這些是有能力、想復仇,又跟顧君緣有機緣的人。」

她看著紫菱:「如果不是有共同的目標,我們是不能走下去的。」同樣,如果不是要msHbm4#Z7f$U0zD1_ciwTlVem8oWS-OTuPB)DiLA0vevLql-Z3對顧君緣報仇,她不會與南風這麼靠近。

她自己I)(4XwPVVq80)g*5)a6ZNsB)Kb=N+&gH8Ivba5F*yZr*1Qat^P也分不出,是靠近南風,才喜歡她,還是因為喜歡,才靠近,只是目前,她跟南風有最接近的目標,所以她跟南風在感情上,有同樣心願的共鳴。

紫菱看著桃薰猜測,她說的是她跟雨澤不可能在一起,還是其他事情?

桃薰卻沒有說什麼,只是慢慢的走回去,留下紫菱一個人看著那堆石頭沉思。

南風照著紫菱的名單,花了點時間才回來。

但她一回來,看到的就是雨澤拉著桃薰的手說話,只是兩人隔的遠沒有發mlM^R^M0X)[email protected]^=cTT0bZxkoCkeDVJU1hBEFChgyQf$9現自己,她心裡一陣不高興,於是躲在旁邊偷聽他們說話。

「我還沒辦法放棄。」雨澤拉著桃薰的手,看著桃薰師姐,心裡的喜歡還是這麼洶湧,他不知道怎麼辦。

「你還是我的師弟,最近不是要忙著參加西山的法寶大會,你先忙完再說吧。」桃薰微笑的說。

「真的不能在一起嗎?」雨澤還是有些不捨。

「我不想利用你當掩護,這不公平,也不希望你捲進這是非中。」桃薰勸他。

雨澤只好嘆息的放手。

等雨澤離開,桃薰轉身要走,才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南風。

南風看著桃薰,在她見到自己的驚訝後,把手上的東西丟到地上,就離開了。

「看來南風是誤會什麼了。」紫菱靠在角落說著風涼話。

桃薰垂下眼,沒有說什麼。

「你不追?」紫菱問桃薰。

「追不上。」桃薰對紫菱聳肩,她身體還沒復原呢!

「可人家要你哄呢!」紫菱點出南風的心態。

「沒空,不是要給顧君緣報仇嗎?」桃薰卻嘆息,她們該辦正事了。

「是啊!」紫菱微笑:「差不多該回魔界了。」她的目的達成了。

桃薰點頭。

是啊!差不多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